月之阴面

月之阴面
  • 主演:尤尔根·普洛斯诺,莫里兹·布雷多,诺拉·冯·瓦尔茨特滕,安德烈·赫尼克,多丽丝·施雷茨迈尔,伊恩·T·迪金森,吕克·费
  • 导演:施特凡·里克
  • 地区:德国,卢森堡,英国
  • 类型:恐怖片
  • 语言:德语
  • 年份:2015
2015德国汉堡电影节最佳影片提名作品。导演是斯蒂芬·里克,曾凭借《双重罪》入围第十四届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参赛。这部新作和平克·弗洛伊德的专辑《The Dark Side of The Moon》并没关系,而是改编了“瑞士当代最成功的作家”马丁·苏特的2006年同名畅销小说,而主角莫里兹·布雷多,他之前作品如《罗拉快跑》、《死亡实验》想必大家都很熟悉。故事讲述了他饰演的一位律政精英,因为一场毒蘑菇的冒险之旅,生活渐渐失序,往不可控轨道发展的故事导演特别擅长气氛营造,摇晃的镜头、迷幻的视角,让观众与主人公一起陷入不可知的恐惧中。

月之阴面第一集

和华辰风商量完以后,我准备打电话请二哥照顾华辰风一天,我回海城找林南问清楚。但华辰风不同意,他说不需要找别人照顾他,他可以自己照顾自己。

我说那怎么行,你现在眼睛看不见了,再怎么也不能让你一个人留在这里,我不放心。如果你不同意,那我就不回海城就是了。

华辰风说那不回就不回呗,时间太久了,林南肯定也记不住那个医生的联系方式了。你去也是白去。

关灯以后,我躺在床上,心里一直想着医生的事。我觉得还是有必要问一下林南,万一她还记得那个医生住在哪里呢?丧失一次让华辰风复明的机会,那得多可惜。

第二天早上我给华辰风做好早餐看着他吃了,我就出门。我打电话给二哥,请他中午抽空过来给华辰风送一下午饭,帮我看看他。然后我打车去了高铁站,一个小时后,我到了海城。

我直接打车到了林南上班的附近,打电话给她,说想跟她谈谈。但她拒绝,她说她没时间见我,如果要见,那也是下班以后。

我没办法,只好打给了海城电讯的一个副总,让他帮我找一下林南。我说我有事要找她。

虽然华辰风暂时退出了华氏集团,但他把名下的股份转给了我,所以我现在是华氏的大股东之一。再加上华辰风前妻的身份,那位副总不敢怠慢,很快找到了林南,让她接听电话。

我直接告诉林南,你要是不马上出来见我,我直接叫人开除她,马上开除!

她这才出来了,我和她在附近的咖啡厅见面。

“我现在已经不见华辰风了,你为什么还纠缠不休?”林南有些生气问。

“我只是找你有事,并非是你说的纠缠不休。我也很忙,所以问完我马上走。”

“那你在电话里问一下就好了,为什么非要见我呢?”

我说我要是能在电话里问得清楚,我也不会来找你了。

“那你说吧,你到底找我什么事?”

“好,我们直接进入正题,当年华辰风看不见了,他说是你请一个医生帮他治好的,那个医生是谁?你现在还能联系上他吗?”

林南瞪大了眼睛,“华辰风又看不见了?”

“不是,是我另外一个朋友看不见了。所以我想找那个医生帮我朋友治治。”我尽量平静地说。

林南好像舒了口气,“我以为是华辰风呢,时间太久了,我不记得那个医生的事了。”

我盯着林南,想确认她是不是撒谎。以我的判断,她倒也没有撒谎。

这让我很失望,我以为她至少仔细想一下的,但她一点也没有考虑,直接就说想不起来了。

“你是不记得那个医生的住处,还是完全不记得那件事了?如果是不记得那个医生的住处,倒也情有可原,但你要说完全不记得那件事了,这恐怕说不过去吧?”

“那件事我是记得的,但不记得医生住哪里了。”林南有些改口的意思。

“那他是住在哪个城方,姓什么叫什么,当时你是以什么样的形式找到他的,总归是有些记忆的吧?那么大的事,要说一点印像也没有,那不太可能。请你好她想想,就算是我请你帮忙了,如果能找到那个医生,我必有重谢,条件你可以随便开。”

“那说明就是华辰风生病,要是别人,你不可能舍得这样下血本,让我条件随便开。他真的又看不见了?”

我点了点头,“确实是他,我也不是想要瞒你,只是他的身份特殊,如果传出去,会有很多的麻烦。希望你能理解,也希望你能帮帮他。”

林南叹了口气,“原来真是他。可是……”

“可是什么?”我紧盯着问了一句。

“没什么,我就是真的不记得了,时间太过久了,很对不起。”林南说。

“可是我总觉得你有什么事瞒着我,欲言又止的样子,我现在是很真诚地表你帮忙,这对我和华辰风都非常重要。如果你能帮我找到那个医生,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如果我要你离开华辰风,你也愿意?”

我愣了一下,还是答道,“行,只要你把华辰风的眼睛治好,我愿意答应你所有的条件。”

她又叹了口气,“看来你是真的爱华辰风,我也只是随口一说,我真的不记得那个医生住哪里了,我脑海中一片空白,什么印像也没有。”

我非常失望,“可是那么大的事,你怎么会一点印像都没有呢?这怎么可能,至少记得那个医生姓什么也好啊。你要不你再回去想想?如果想出什么线索,你再告诉我。”

“好吧,那我仔细想想,如果我想起什么,我会告诉你的。对了,你不是说你是苏南吗,你不是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吗?”林南说。

“我不们不扯这事,如果你想起什么了,记得告诉我,我还是那句话,你只要能帮到华辰风,我可以答应你任何条件。还有就是,就算你帮不上忙,也请一定要保密,不能把华辰风看不见的这件事给说出去。”

林南点头,“放心吧,我知道这件事说出去会有多不好的影响。我不会说的,谁问我也不会说。但医生的事,我真的想不出来。你得另想办法。”

我还是不死心,“你再好好想想再回答我吧。只有一点点的线索也好。”

和林南分开后,我马上又打车去了火车站,我得赶中午十二点的火车回去。

结果刚到火车站,林南又给我打来电话。问我回去没有,如果没回,想和我一起吃午饭,她还有些话想和我说。

我说我们不是刚分开么,刚才你为什么不说,现在又要让我回去?你想和我说什么,我们可以在电话里说。当然了,你也可以到火车站附近来,我请你吃饭,我们一边吃一边说。

林南说那你等我,我马上过来,一定要等我。

火车站附近有一家海鲜自助餐厅,我买了餐票,在那里等她。这附近也没什么好的餐厅,只有这一家将就了。

月之阴面

月之阴面第二集

树根下,年轻男子靠坐在那儿一动不动,双眼紧闭,不过气息有些微弱,显然并不仅仅是打晕这么简单。

“投名状?”王掌门脸色发黑。

乾坤派胡掌门名下只有一个女儿,侄儿倒是有几个,门里又不像是逍遥派几大长老分割势力,不出意外,这几个家伙都有继位的可能,虽然面前这个不是胡掌门最喜爱的那个,可真要杀了,事情绝对没办法平息。

紧张的左右张望,心跳加速,血压升高手冰凉,感觉今天命犯太岁。

他在这里迟疑不决,旁边蒙巍然的脸色越来越沉,一股气息慢慢散开,地面上的尘土开始呼呼向四周吹动散开,灵力波动,周围气机已经被掌控,空气都冷了许多,王掌门急忙的说道,“我做,不就是投名状,我做。”

步履沉重的走向年轻男子,站在他面前,伸出手掌又停了下来,挣扎着说道,“蒙道友,非要这样吗?”

蒙巍然面无表情,静静地看着他。

“罢了,罢了。”

王掌门最后盘算了一下两人之间的实力差,感觉自己没可能逃脱得了,叹了口气,手上灵力涌出把手掌包裹,举起就要拍下。

“别急,先等等。”

蒙巍然笑了,周边的冷意一下消失不见,气息收敛,灵力停滞,伸手在怀里摸出个手机,摆弄几下,对准了他,笑呵呵的说道,“拍个照留影纪念,好了,开始吧。”

王掌门木然的看着他,抬手照着年轻男子的脑门拍了下去。

嘭。

一记轻击,七窍顿时鲜血直流,血红的血液里都带着细碎的白色脑浆,这一下,直接把颅脑里面都给震烂,神仙都救不了。

对于蒙巍然的拍摄,他已经不在意,人都被逼着动手,留下影像那家伙也不可能主动拿去给胡掌门看,也就是个威胁逼迫的手段而已,让他没办法回头,不过,既然都走到这一步做了决定,威不威胁对他一点意义都没有。

“不错不错。”蒙巍然看着手机屏幕笑呵呵的说着,随手揣进了怀里,赞叹着说道,“还是你们这边好,这玩意比起什么留影符回溯符好用得多,连灵力都不需要,发明的人太聪明了。”

王掌门苦笑着转头,“蒙道友,下面我们去哪?”

蒙巍然冲着地上年轻男子伸手一弹,指尖飞出一点火星落在尸体上,随即腾起大团的火焰,瞬间就将尸体给烧成了灰烬,等一阵风吹过,灰飞烟灭,地上就只有少许的焦黑,连他靠着的树干都只是表面烤得有些焦枯。

“好精准的控制。”王掌门忍不住惊呼一声。

这样的操控太过惊人,别说他,就是那些后期的大修士估计都做不到,王掌门甚至都没听说有人能做到这样的精准。

烧毁尸体容易,可旁边的物体都没背烧坏,这对于火焰的掌控就太可怕了,他要是出手,估计旁边树干起码要被烧掉小半。

“这不算什么,随便一个古尘教的弟子都可以做到。”蒙巍然说道,“你既然全心为老祖做事,这样的小技巧我不会吝啬,放心好了,跟着我你只会越来越强。”

“欧阳清华也学会了?”王掌门问道。

蒙巍然脸色一沉,转身飘飘荡荡的飞掠出去,飞出百多米远,这才是淡淡说道,“那家伙死了,去人世间给人灭了。”

王掌门正紧追上去,突然听到这消息顿时愣了,“人世间,谁有这本事?难道是那边的政府出手?”

“庄剑,就是这次的冠军。”蒙巍然说道。

“怎么可能?他不过是个先天。”王掌门喊了声随即醒悟过来,可又不敢相信,“他晋级了?我靠,这是什么个状况?我记得有消息说他去年才开始修炼的,这不到一年就成了大修士?蒙道友,这家伙有问题。”

蒙巍然深以为然,“确实有问题,不是功法就是他手里的洞天福地,不过,我们现在没时间对付他,走吧,先把修士界搞定了,回头有的是时间找他。”

修士界不大,也就是一个省不到的范围,大修士全力飞掠,一天都能转一圈,一个多小时,两人在一处山门前停了下来。

清远门。

看着面前的牌匾,王掌门顿时就明白了蒙巍然的想法。

这家清远门的大修士和他实力相差不多,也都是二流门派垫底的那一类,虽然都是中期,可比起那些老牌的中期差得太多,蒙巍然显然是从他们这些人着手,等聚起足够的人马再一路杀上去。

“清远门的冯掌门和我有几分交情,接下来蒙道友看我的好了。”王掌门说道。

既然做,那就做个最好,王掌门已经想得很清楚,作为第一个被收编的,态度决定了以后他的地位,就冲刚刚毁尸灭迹那一手,跟着古尘教没有坏处,反正现在天极门也不过是二流门派,忙活一圈也就是换了个老大,没什么大不了。

蒙巍然满意的点点头,背着手跟在他的后面,见到他想要开口通报,轻声说道,“不用管他们,直接上去。”

王掌门诧愕的回头看了眼,疑惑的往前走。

山门前,两个弟子懒散的站在那里,看着他们两人靠近并没有拦下询问,扫了眼像是没看到一样。

“该死的,刚刚应该就是这样闯到我山上的。”王掌门心里嘀咕。

大修士脚步极快,有着王掌门领路,连气息都不用追寻,一路就找到了冯掌门的门前。

冯掌门此时正站在书桌前挥笔泼墨,一副江山锦绣图慢慢展开,等到最后一笔落下,往后退了一步,满意的欣赏着自己的佳作,正准备拿起旁边的印章加盖,突然就听到身后有人说道,“不错,心系江山,看样子冯掌门并不情愿死守清远门啊。”

“谁?”冯掌门吃了一惊,身体往后飞掠退开,周围灵气迅速波动起来。

“别大惊小怪,是我,老王。”王掌门咳了一声说道。

冯掌门显然和他关系不错,看清来人松了口气,“该死的老王,不声不响跑到我这里干什么?又想混酒喝?”

“我来是你大好前途。”

王掌门淡淡一笑,身体往旁边让开,露出身后的一道身影。

“蒙道友?”

冯掌门吃了一惊,看看蒙巍然再看看王掌门,神识展开迅速的往外探出,几息之后,苦笑着看着他们两人,“老王,不用说了。”

“见过蒙道友,清远门任凭差遣,愿做犬马之力。”冯掌门拱手说道。

月之阴面

月之阴面第三集

“呀!”

看到石子,几头高大三眼灵猴瞪大眼睛,随后朝四周快速看过去。

很快,它们便发现了站在树上的林熙晨。

竟然有人族进入它们猴群的重地!该杀!

“呀呀呀!大家快去抓住这个人族!”为首的高大三眼灵猴怒喝道。

下一刻,其他的三眼灵猴,都立刻快若闪电般的朝林熙晨扑了过去。

林熙晨见状也不慌,身体在空中一个空翻后,稳稳地落在一块石头上,然后继续朝面前的三眼灵猴们丢石头,“哈哈哈哈,一群小泼猴,来追我啊!”

然后,便朝四周快速不断闪掠。

猴群很快就被林熙晨的拉仇恨方式给挑起了怒火,一时间,更多的三眼灵猴,对着他冲了过去。

动作灵活敏捷的,直接朝上方翻了七八丈高,而后双爪一抓山壁上的藤蔓,对着林熙晨就扑了过来。

……

“打死他!”其他三眼灵猴都愤怒地嘶吼起来。

“对!打死他!”

整个猴群都喧哗起来,喊大声响彻天空,很快,成百上千的三眼灵猴,从各处疯狂地冲过来,密密麻麻的朝林熙晨杀了过来。

饶是奔跑速度宛如闪电的林熙晨,见状也有些头大如斗。

三眼灵猴太多了!而且速度又快,动作又格外的灵活。

再这样下去的话,他就得不得不杀了他们了。

但说实话,林熙晨是不太想杀这些三眼灵猴的。

因为它们会酿酒,既然他已经知道了这个地点,那十年后,没准还能过来再取猴儿酒。

若是杀了这些三眼灵猴的话,那不就等于是断了自己的猴儿酒之路吗?

可眼下他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这些猴子都狡猾极了,怎么都不肯离开洞穴附近,这样的话,灵儿如何去取那猴儿酒?

思及此,林熙晨眼神一寒,旋即拿出好几把薄若蝉翼的小飞刀。

“咻咻咻!”

鲜血飞溅而出。

只见没有一道白光闪过,就有一头三眼灵猴喉咙中喷出鲜血,然后十分无力的轰然倒下。

见状,剩下的三眼灵猴终于被彻底激怒,然后愤怒地嘶吼起来,开始和林熙晨拼命。

见状,拉住了仇恨值的林熙晨立刻趁机撤退。

霎时间,立刻有大片的三眼灵猴朝他追了过去。

一时间,下方洞穴附近的猴子,少了很多。

夜灵兮见状,不再犹豫,趁着三眼灵猴们陷入愤怒和混乱之时,隐匿好自身的气息,便朝那藏着猴儿酒的大树直接连根削了过去。

下一刻,她便将整颗腐朽的大树都纳入混元珠内,随后迅速撤退。

……

猴儿酒被盗,剩下的三眼灵猴们顿时出离愤怒了。

这可是他们酿造了一千年的猴儿酒!

狡猾的人族,果然是为了猴儿酒而来的!

夜灵兮并不恋战,只不断逃走。

可她没想到的是,自己刚掠出去,迎面就遇到了刚回来的猴王。

这三眼猴王,此时已然愤怒的张开了第三只眼,对着夜灵兮就爆发出来一道恐怖的金光攻击。

夜灵兮连忙躲开,下一刻,便看到她后方的一块大石,被那金光轰成了齑粉。

见状,夜灵兮心中一个咯噔,随后继续狂奔,等她到了其中一块大石的后面时,突然灵机一动,变回了本体。

下一秒,三眼猴王从她头顶上一闪而过。

看了一眼夜灵兮后,三眼猴王也没当回事,直接继续往前追。

见状,夜灵兮不禁心中一松,然后快速朝另外一个方向狂奔而去。

而没多久,夜灵兮便听到了一道愤怒的咆哮声响彻天际。

想来这是那三眼猴王找不到自己,气的在咆哮。

不过好在他们已经距离极远了,应该不成问题了。

……

确定安全了之后,夜灵兮才恢复人形,然后去和林熙晨商量好的地方去会和。

等她到的时候,林熙晨正一脸悠闲的躺在石头上,翘着二郎腿。

见夜灵兮过来,他立刻身体一跃而起,“我听到了猴王的咆哮声,是不是到手了?”

不然的话,猴王不会那么愤怒的。

听到林熙晨的话,夜灵兮微微一笑,然后点了点头。

下一刻,她将还装着猴儿酒的大树拿了出来。

见状,林熙晨懵了一下。

他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夜灵兮居然会连带着那棵树一起给搞过来了。

不过很快林熙晨就不去管这些了,凑近猴儿酒就闻了闻。

很快,林熙晨便面露惊喜之色道:“巧了!这猴儿酒,刚刚到年份了!”

话落,便伸手掰掉了上面的大树枝干。

而树干掰开之后,便露出来一个巨大的果实外壳。

外壳的上面,留了几个小小的窟窿,那酒香味就是从这里冒出来的。

闻到那诱人的香味,林熙晨咽了咽口水之后,立刻伸手将外壳的盖子揭开,然后拿出一个酒壶。

……

盖子一揭开,一股浓郁的酒香味便传入两人的鼻翼之间,似乎叫人闻那么两下,就能醉倒。

一时间,夜灵兮也不禁面露期待之色。

这时,林熙晨拿出打酒器开始盛酒。

在两个晶莹剔透的杯子里倒了两杯后,林熙晨将其中一杯递给夜灵兮,“来尝尝!这是千年猴儿酒!”

听到这话,夜灵兮点了点头,伸手接过和林熙晨碰了一下杯子后,一口饮下。

酒液刚进入体内,立即化为一股滚烫的热流,滚滚流淌过夜灵兮的一条条经脉,最后在腹部丹田位置汇聚。

霎时间,夜灵兮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腹部在发热,那感觉格外的舒服。

不仅如此,这猴儿酒汇入丹田之后,夜灵兮便发现,仅此一杯,她的丹田,就似乎扩张了一些。

难怪那猴王见猴儿酒被盗走后那般愤怒,这些猴儿酒,里面绝对添加了某种极为珍贵的灵药,不然的话,不会一杯入口,就叫她的丹田扩张几分。

这种丹田扩展的感觉,她只在渡劫期之前体验过。

……

林熙晨自然也发现了这一点,随后惊呼道:“这猴儿酒,果然是个好东西!”

夜灵兮听了不禁笑道:“这里面怕是添加了特别珍贵的灵果灵药,不然不会有这样的效果。”

她不是没有喝过猴儿酒,但是这般效用的猴儿酒,可是没有尝过的。

这未央仙境,果然不一般,难怪席靖前辈说他们必会收获不菲。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