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情人

兄弟情人
  • 主演:朱莉娅·莱莫兹,法比欧·阿孙桑,吉安·皮埃尔·诺厄尔,露易丝·卡尔多索,卢卡斯·考特林,加布里埃尔·卡乌夫曼,拉菲尔
  • 导演:阿卢希欧·阿巴瑞
  • 地区:巴西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葡萄牙语
  • 年份:2009
托马斯(Rafael Cardoso 饰)刚出生时,好几个星期双眼仍旧紧闭,身为医护人员的母亲认为,只要孩子准备好,便会自己睁开眼。而最先映入托马斯眼帘的,便是比自己大6岁、同母异父的哥哥弗朗西斯科(Jocatilde Gabriel Vasconcellos 饰)。那一眼,似乎注定了两人无悔的爱情。随着年龄增长,托马斯对弗朗西斯科日渐崇拜,弗朗西斯科对托马斯更是呵护备至。两人互动亲昵过火,让父母不知所措。虽担心兄弟俩逾越「常轨」,但家人仍选择包容他们相爱的可能。经过人事物的变迁,弗朗西斯科和托马斯终于成为爱侣。然而托马斯需要为奥运赛事远赴俄国泳训三年。血浓于水的两人是否禁得起分离的考验?   本片为巴西最具争议的同志电影。导演跨越血缘与性向,讲述一对兄弟间至死不渝的爱情,在梦幻与冲突、乱伦与唯美之间传达动人的画面效果。

兄弟情人第一集

萧柠的话,一句句敲打在白夜渊的心上。

看着心上人落泪,白夜渊心都要碎掉了。

他紧紧抱着她,抚着她的脊背,

是啊,因为彼此的不够坦诚,他差点失去了他第一个孩子。

让她独自担心,独自猜测,独自难过。

他不能再让她过那样的生活了。

“好。”他沙哑着嗓音道,“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

萧柠泪眼婆娑,扬起小脸:“小舅舅……你,只有我一个女人吗?我是说……你只和我,做过……那种事吗?”

白夜渊脸一黑。

一言难尽!

身为一个男人,承认这辈子只有过一个女人,是不是太没有面子了?

这岂不是显得他很……经历不丰富?

就在他犹豫的这一秒。

萧柠哇一声哭了:“原来视频上是真的,柳如诗说得也是真的,你真的需要十几个女人才能治病……”

白夜渊皱眉:“什么十几个女人,什么乱七八糟的!什么视频,拿给我看看!”

半小时后。

萧柠的卧室。

看着男人脸色由黑变臭,此刻如暴风雨来临前的海面一样深不可测,又危险可怕。

萧柠也不确定,自己这个决定正确与否。

但不管怎样,这一次,她真的不想东猜西猜,自己瞎想了。

既然要结为夫妻,那就要坦诚一点,有什么事情摊开来讲,再做决定。

半晌后。

白夜渊指着屏幕上的十几个女人:“这些女人,是真的来过我办公室。”

萧柠心头一提!

“你承认了,小舅舅?你真的……”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当白夜渊亲口承认的那一刻,她还是觉得心里好痛好痛好痛啊。

然而。

白夜渊紧紧搂住她:“来过办公室是真的,被我赶出去也是真的,其他,统统是假的!”

“啊???”

峰回路转!

萧柠猝不及防,傻掉了。

开头和结尾是真的,中间是假的,这是什么情况?

白夜渊没好气地指着屏幕:“你看这个男人,轮廓像我吗?你确定?我就那么丑?胳膊连个肌肉都没有?你再看看那条腿,这是瘸子的腿能做出来的动作?”

萧柠呆了一呆,仔细看去,果然,被白夜渊这么一说,录像虽然模糊,男主角虽然被十几个女人挡住,但,仔细分辨,还是能看出,男人和白夜渊明显的差异。

毕竟,这世上要找到一模一样的人,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更何况,是白夜渊这样,气质独特,或者说独领风骚的男人了。

那是个赝品。

萧柠一瞬间,觉得心花都怒放了。

她经受住了最后的考验,用信任换得了真相。

“小舅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紧紧贴在他胸膛,知道这件事并不简单,既然开头和结尾是真的,那么……

“我是得了病,海难之后,身体和精神一直不好,特别是每隔十天半个月,头疼欲裂,整个人暴躁地想要毁灭世界,甚至会……”白夜渊抿了抿唇,“甚至严重的时候想要自残自杀。”

萧柠心头一疼,她就知道,小舅舅受的苦,远远比想象中要多得多。

兄弟情人

兄弟情人第二集

魔都守夜人办事处的小屋子里,穿着西装三件套的中年男子正坐在椅子上,一本正经道:

“季德恳,代号:绅士。”

“原乌城主事人……”

他还没有说完,就被一个稚嫩的声音打断了。

“闭嘴吧肯德基!一如既往的啰嗦!”

话音刚落,季德恳面前的总裁椅就转了过来。

黑色的总裁椅很大,比寻常的转椅都要大上一号,看起来逼格很高。

但椅子上坐着的人未免小了点。

确切地说,是小过头了。

稚嫩的脸庞,甚至还带点儿婴儿肥。

那是一只萝莉,“三年起步,最高死刑”的那种。

而且她还顶着一张冷酷脸。

热裤,紧身小背心,外加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本该是辣妹的打扮才对。

可身型也未免过于娇小了。

“凶什么凶嘛!来,让叔叔抱抱!”季德恳笑道:“叔叔会举高高喔!”

一脸冷酷的小萝莉指尖轻轻敲击着宽大的椅子的扶手,一副高冷女总裁的作派,只不过配合上她那一张稚嫩的脸庞,有点像是个小大人。

“季德恳,你真的一如既往的很无聊。”小萝莉冷冰冰道。

“我哪无聊了?我听说最近有个小猪佩奇的手表很火,我还准备给你买呢!”

“你是不是想死?”

小萝莉如此粗鲁,季德恳对此也不生气,推了推自己的圆框眼镜,拄着龙蛇伞道:“小樱柠,永远长不大应该挺烦恼的吧,总是要换身份。”

“要你管?”被称为樱柠的小萝莉道。

“搞不懂,寻常的狐妖,那身材!那样貌!啧啧啧!可你们白狐一族,外形怎么都长不大,全族都是萝莉控吗?”季德恳自顾自的继续道。

“肯德基!!!”小萝莉樱柠用力的拍了拍桌面,脸色越发冷酷。

林小七和路一白说过,守夜人内部就存在一些妖魔,一直致力于“人·妖和谐相处”这一事业。

他们和妖魔里为祸人间的那一批“激进派”相反,他们和人类很亲近,也热衷于融入人类社会。

可谁又能想到,魔都办事处作为守夜人组织最大的办事处之一,管事人居然是一只白狐!

还是一只萝莉狐!

“好好好,我不废话了,直接说正事。”季德恳看着火山爆发的樱柠,赶紧道。

他拄着龙蛇伞,手指微微抚摸着蛇头,低声道:“我已经找到继承人了,由他接管了乌城。”

“你?继承人?”樱柠翘着二郎腿,摇晃了一下自己的小脚丫,有些讶异道:“我之前给你介绍了那么多的新人,你都不满意,我倒是很好奇,他有什么特殊之处?”

特殊?特别废材算吗?

“也没什么特殊的,就是极其适合我这一脉。”

樱柠微微皱了皱自己的眉头,小鼻子都起了褶皱,小巴掌轻轻拍着总裁椅道:“乌城虽然安定,但完全交给一个新人,恐怕也不大好……”

“没事,小七在呢!”季德恳随意道。

“那个死女人没跟你来魔都?”樱柠有些讶异道。

“她懒嘛!”

“也对。”

“话说你干嘛这么讨厌小七?就因为她的身材你这辈子都达不到?”

“你给老娘闭嘴!你个死基佬!别以为老娘给你点颜色,你就把自己当老娘闺蜜了!”

说着,她还不忘气愤地跺了跺自己的小脚。

腿太短,没够着地板,只能凌空蹬两下。

“老娘就是不喜欢那个死女人!”

“好好好。”

不过,虽然嘴上喊着死女人,但可以看出,樱柠小萝莉对林小七很放心。

平息了心中的怒火后,她继续翘着二郎腿道:“魔都已经整整三年没有主事人了,让你当乌城的主事人,的确有点大材小用,这次就好好升职吧,这个位置本来就该属于你……”

“好好好!我超喜欢大城市的!大城市里,【同道中人】也多一些。”季德恳开怀道,一如既往的gay里gay气。

小萝莉似乎也习惯了,拿出了一份文件道:“签字。”

把季德恳签完的文件收好后,她道:“现在,江浙沪这一带的审核工作都由我负责,最近比较忙,到时候我抽空去审核一下乌城的那个新人。”

“我丑话说在前头,如果我觉得那小子不过关,乌城的主事人我会再安排一个。”

季德恳点了点头,一脸的无所谓。

“一白啊,过几天你就可以收到装着小萝莉的快递了,江浙沪一带还包邮呢!”季德恳在心中道。

他似乎并不担心路一白会不达标。

“对了,我先把那个新人的档案注册一下。”说着,小萝莉就把双手伸向了电脑键盘……手太短,依旧够不到。

本来把腿伸到地上蹬一下,拖动一下转椅就行,可她的小脚丫也够不到地板。

很气!

“麻烦!”她一边冷酷地说着,一边跳下了超大的总裁椅,绕到椅子背后,把椅子往前推了推,然后又跳起来坐了上去。

一整套动作极其熟练。

呼!终于摸到键盘了。

身子这么小,超烦!

“姓名?”

“路一白。”

啪啪啪,她飞快敲击着键盘。

“代号?”

“玩家。”

【玩家】,路一白最终给自己定下的代号。

……

……

魔都办事处的大门,在几分钟后推开了。

小萝莉樱柠龙行虎步的走在前面,像极了一个缩小版的小太妹。

而季德恳则静静站在她的身后,有点儿像是她的管家。

二人一出来,原本闹哄哄的大厅很快就陷入了平静。

毕竟这二人一个是出了名的脾气火爆加傲娇,另一个则是来自于乌城的传说级人物。

小萝莉樱柠微微咳嗽了一声。

然后,大厅里所有人就跟军训时,教官喊“蹲下”的时候一样,全部都半蹲了下来。

小萝莉不喜欢仰视别人。

但她真的很矮。

她伸出自己的小指头,指了指在场除了她之外,唯一还站着的季德恳道:“我就不过多介绍了,你们应该都听说过他。”

在场的所有人一致点头。

传说中的人物啊,无数人崇拜的对象啊!

“他以后就是整个魔都的主事人了!”小萝莉樱柠大声道。

“哗!”一瞬间,好像是炸开了锅。

传奇人物要来当我们的领导了!

爽啊!

“你和他们聊聊,我先进去了。”小萝莉对季德恳道,说完,她就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来来来,都别蹲着了,大家靠近点,我们就随便聊聊就好。”季德恳显得很平易近人。

然后,他就在人群里走来走去,很亲切的和大家聊着天。

守夜人虽然一个个都是超凡的存在,但内部其实烟火气很重,和普罗大众没两样,这不,还有人问季德恳:“老大,抽烟不?”

季德恳在人群里逛了一大圈,所有人都觉得这个新老大好像很好说话的样子,堂堂传奇人物,居然如此和蔼可亲,吾辈楷模!

只是在场不少男性守夜人纳闷:刚刚好像有谁摸了下我的屁股?

……

(第二更~)

兄弟情人

兄弟情人第三集

华都不愧是华夏国第一大城市,这座城市的包容性很强。

当初在省城,像已经衰落的武道,几乎看不见其踪影。

吴良相信,既然有庞大海这样的人存在,那就一定有高手。

庞大海只是华都武术协会的一星会员,属于最低级的那种,协会的五星会员,实力肯定要比庞大海强很多。

这时,吴良突然接到电话,是宋浅浅打来的。

原来,宋浅浅要来华都录一期综艺节目,晚上就能到华都。

几天不见,甚是想念。已经有段时间没有见宋浅浅了,吴良很想念宋浅浅身上的香味,还有柔软的身体……

晚上,吴良要亲自去接宋浅浅,然后再为她“接风洗尘”。

当得知吴良的女朋友要来华都的消息,于丝柔脸色有一丝失望。

她也说不出来,这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只是心里有点酸酸的。

华都,武术协会,会长办公室。

一个面容清瘦,身材矮小的中年男子,坐在办公椅上,看着今天的新闻。

虽然庞大海被路人打进医院的事并没有在华都掀起风浪,但在华都武术协会还是有一定影响力的。

毕竟庞大海是武术协会的会员,虽然地步一般般,但最近为了招收弟子变得很活跃。“现在的新闻小编真是瞎写,鸡毛蒜皮的小事也要炒作一把,拿来博博眼球,还说什么神秘路人,有什么好神秘的,不就是把庞大海一拳撂倒了么,其实庞大海在我们武术协会就是个混子,实力真的一般般

。”

华都武术协会的会长,认为新闻小编是在博眼球。

新闻小编确实有博眼球的嫌疑,但吴良的真实实力,绝对恐怖惊人,他打庞大海的时候,将自身实力强行压制,不然庞大海的小命早就断送在吴良的拳头之下了。

看来,这位武术协会的会长,还并没有注意到吴良这个人,这也可以理解,毕竟吴良并没有展现出恐怖的实力。

能否展现出恐怖实力,只是吴良愿意不愿意罢了。

布鲁斯先生,又将大小股东和公司高层召集在一起,开了个会议。

富丽打算在华都再建一家高档餐厅。

这次高档餐厅,是脱离酒店之外的。

布鲁斯的战略计划,是想把富丽这个品牌彻底的打出去。

餐厅的规模,要比富丽酒店囊括的餐厅,要大。

而且在规格档次上,还要更加好一些。

吴良对此没有异议,因为他根本没把富丽放在眼里。

说白了,富丽还没有足够强大,比起吴良的败家子集团,还要逊色一些。

吴良将来是要买下全华都的人,区区富丽真的无法让吴良投入太多兴趣和精力。

整场会议,吴良都听着很随意,新项目管他鸟事,说不定过几天系统来了新任务,又要去入股新的企业了。

不过,新餐厅出来之后,必然需要一个负责人前去管理。

而这个管理者,很有可能从吴良和徐岚之间产生。

最终的决议,布鲁斯先生还没有决定,但一定是吴良和徐岚中的一个人。

布鲁斯先生还需要进行考量,毕竟这个计划也是他刚刚提出来的设想,能不能成,还不一定。

吴良自然是无所谓的,他根本不会在意这个屁的新项目,光是他败家一个月的钱,就能支付得起新项目的所有经费了。

不过,对于徐岚女士来说,就比较上心了,本来吴良出任新股东,就对她造成了与一定威胁,而新项目的出现,更是让她压力倍增。

而且在所占股份的份额上,徐岚女士就落后吴良一半,这就更大程度上造成了压力。

所以,徐岚女士十分想要争取到新项目。

在会上,徐岚时不时的观察吴良的表情,当看到吴良一脸淡定与冷静,徐岚就心里没底。

徐岚的内心是很复杂,她正在试图揣摩吴良的心思。

“这家伙脸色淡然,当布鲁斯先生宣布新项目的时候,他竟然毫无波动,难道他对这个大项目不动心吗?”

“不可能吧,这是好几个亿的项目呢,一旦做成,那将会在华都的高档餐厅界占有一席之地,加上富丽的品牌效应,甚至能在业界跻身前列。”

“按理说,这家伙没有理由不动心啊,究竟是什么原因呢?年纪轻轻不可能如此淡定吧!”

徐岚女士,在心中万分猜忌。

她并不知道,在她眼里几个亿的大项目,在吴良这里狗屁都不是,有时候来个任务,一下子就要败出去几十个亿,而且这还是零花钱而已。

档次不同,所以眼界不同,徐岚和吴良根本不在同一个世界,所以徐岚根本无法揣度吴良的内心想法。

一个只想着怎么做才能赚大钱,而另一个则是想着如何做才能更大程度的花钱,两人根本不在一个维度上。

会议结束以后,吴良满不在乎的让9527开车,在市里溜达,还是跟前几天一样,在华都这座城市的各条街,各个角落,兜兜转转,加深对这座城市的了解。

徐兰女士,却是脸色凝重,在助理的护送下,匆匆坐上车。

在路上,徐岚女士一直脸色凝重,眉头紧锁,破有心事。

回到家后,徐岚女士就把女儿尹梦丽给从房间里叫了出来。

“梦丽,你出来一下,妈有话对你讲。”徐岚的语气有些凝重。

“妈,什么事?我正在忙着呢。”尹梦丽正在做面膜。

“你能有什么事,整天就知道玩,老大不小了,也不知道来帮帮你妈。”徐岚有点恨铁不成钢的心情。

她觉得,当初如果生个儿子,起码能帮她分担一些,即便生个女儿,懂事的那种,也能替她分忧解难,可是女儿尹梦丽,从小就被娇生惯养,整天除了吃喝玩乐,就没别的事了。

现在,徐岚女士面临着一个大难题,让她心情尤为欠佳,正有一肚子牢骚。

本来她还想着等钱赚够,就从张大胜那里买来一些股份,不说与布鲁斯的45%平起平坐,最起码也要达到30%,可是吴良的突然入局,令她的计划成为泡影,而且如今的格局对她来说也极为不利。面对不利的局势,徐岚只能拿出女儿这张牌。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