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痛侠

无痛侠
  • 主演:里瓦·阿罗拉,阿布希曼努·达萨尼,古山·德瓦亚,萨蒂亚吉特·加努,萨尔塔吉·卡卡尔,马赫什·曼杰瑞卡
  • 导演:瓦桑·巴拉
  • 地区:印度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印地语
  • 年份:2018
男孩苏雅还在襁褓时期,出了一场车祸,导致他无法感受到疼痛。童年时,他因为不小心伤害了邻家女孩的父亲,被软禁在家,而香港动作片的录像带竟成为了他人生的启蒙老师。成年后,他必须要用自己的方式面对社会上的黑暗势力,来保护自己的爷爷和青梅竹马的女孩。

无痛侠第一集

他眉头微皱,道:“没。”

毕竟还有精力跑出去喝酒。

上官璃韵维持着脸上的笑容,连连点头道:“那便好。”

每一次呼吸都透露出尴尬,倒是秦止思索着什么,没有察觉到空气中的诡异。

上官璃韵又开口道:“王爷,我准备明日启程。”

“刚回来?”

“嗯,本来就是准备回京城拿东西,顺便看看王爷,如今连王妃都看过了,王府方方正正,我一直待着,反而闷了。”

秦止颔首,“一切小心。”

“多谢王爷。”

上官璃韵的头垂着,呼出一口气,好像把她这些年藏在心里的情也呼了出去。

她从孩童时期就仰望的人,终究还是没能看见她。

她转身,想要迈开步子,双腿却像是灌了铅,怎么也走不动。

指尖颤抖,上官璃韵猛地转身看着秦止,眉心拧紧,道:“王爷!”

两个字喊得十分用力。

“嗯?”

秦止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上官璃韵看着秦止的面容,手掌攥的紧紧的,终于开口道:“临走之前,我能抱抱你吗?”

好想……圆小时候的一个梦。

秦止的目光凝住,看了上官璃韵半晌。

上官璃韵的头仰着,正视着秦止的目光。

她害怕自己一低下头,便会害怕地逃开。

时间从未过得如此缓慢,秦止不动,上官璃韵也不动。

良久之后,秦止总算开口,道:“对不起。”

三个字,上官璃韵已知道了秦止的态度。

她想说些什么来掩饰自己的尴尬,却发现喉中像是堵了东西,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身子僵住,好像连动也不会了。

她只能看着秦止的眼眸,耳边响起秦止的声音,道:“本王有妃,若和你做出亲近的动作,本王有愧。”

他说的认真,一字一顿,不像玩笑,是真的在认真道歉。

上官璃韵点点头,猛地转过身子,不想让秦止看到她眸中的眼泪。

秦止看着她的背影,又道:“但本王答应过上官兄,会照顾你,不让你少一根毫毛,一直到你出嫁,除了某些特别的事情,你想要什么尽管说,你我的信笺,如期寄送。”

泪水从上官璃韵的脸颊划过,冬日的风真疼,像是刀子割在脸颊上。

王爷不知道,大哥当年让他照顾她,从来不是说的这样的照顾。

她的心思大哥很早就知晓,她以为,每年的信笺能证明自己在王爷的心里有一席之地。

可惜这个一席之地,只限于王爷对大哥的承诺。

“璃韵?”

秦止开口,蹙眉看着她。

上官璃韵匆忙擦了擦自己脸上的眼泪,背对着秦止笑道:“好的,我还会一直用信笺和王爷报平安的,祝你和王妃都好好的,我和她说了很多话,她是个很好的女子,一个……我比不上的女子。”

后面的声音变得很淡,却是她的心里话。

说罢,上官璃韵迈开步子,逃也似的走了。

大哥,五年了,我总算彻底明白。

这个男人从不是你说的慢热,他的心,只为他爱的人留。

她真的挺喜欢君令仪的性格。

王爷爱君令仪,她心服口服。

如果可以,她想再见见君令仪,说清楚一切,好好地告别。

可惜,她没有这个勇气。

她早已听说了王妃的事情。

初听这个消息,她的心里有些难受,以取大哥遗物的名义回京,也是希望能见一见秦止。

将自己多年小女儿的心性告知。

她以为,秦止能够娶一个冲喜王妃在王府,必定也会容许她做个妾陪伴身边。

可惜,终究是一场梦空。

拿了大哥的遗物,她又要继续看这乱世的大好山河。

那个做了很久的梦,总算可以彻底地醒了。

……

秦止看了上官璃韵的背影良久,眉头皱的越发紧。

五年前的那一日,尸横遍野,黄沙漫天。

上官泽受了重伤,气息奄奄地躺在他的面前。

上官泽道:“五哥,我这一生最放不下的人就是璃韵,如果我死了,你能代替我成为璃韵的大哥,不让人碰她一根毫毛吗?”

秦止未言,上官泽道:“只要到成亲就好。”

他的喉中哽咽,吐出一口血来。

秦止握着他的手,道:“好。”

听着这一声好,上官泽走了,面带笑意。

因为一声好,五年,无论秦止在哪,从未忘记给上官璃韵寄出书信。

他问:“可安好?”

她答:“一切都好。”

回忆是时光唯一留下的。

他在承诺里能做到的,只有这么多。

秦止转身,推门走进子规阁。

君令仪不知在和慕烟聊些什么,说说笑笑的声音入耳,秦止眸中的温柔更甚,绕过屏风走到床榻边。

看见秦止回来,慕烟眨眨眼,笑盈盈道:“父王。”

“嗯。”

总算不是有了母妃便忘了父王的孩子了。

慕烟又看了秦止半晌,道:“父王还不出去?”

“……”

少倾后,秦止方开口道:“一炷香过去了。”

“哦。”

慕烟掰了掰手指头,面上颇为不悦。

君令仪憋着笑,慕烟也算把喜新厌旧演绎得淋漓尽致。

杜宇敲门进来,道:“王爷,皇上请您入宫。”

“嗯。”

闻声,君令仪从床上跳下来,抱住慕烟道:“王爷有公务要忙,我先和慕烟回孟宇轩了。”

慕烟笑眯眯道:“好。”

秦止的眸子眯起,“去做功课。”

慕烟的手臂抱住了君令仪的脖颈,完全没有要松手的意思。

君令仪的眸子转了转,笑道:“慕烟若是完成了今日的功课,母妃就给你送好吃的,好不好?”

话音刚落,慕烟的眼眸亮了,狂点头道:“好。”

他松开手,君令仪将他放在地上。

慕烟虽有些不舍,却还是乖巧地出门了。

临出门前慕烟看了秦止一眼,伸手抱了抱秦止的腿,道:“父王再见。”

秦止一怔。

慕烟又看了一眼君令仪,道:“母妃教的。”

说罢,慕烟蹬蹬蹬地跑走了。

君令仪看着慕烟的萌状,鼓了鼓腮帮子,笑的甚是欣慰。

熊孩子可教也。

君令仪正笑着,秦止伸手,揽过她的头。

温热的唇瓣印在君令仪的额间,秦止道:“多谢娘子帮为夫照顾孩子。”

无痛侠

无痛侠第二集

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方月歌如遭雷击,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瘫软在床上,呢喃:“怎么会是她,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是她!”他心心念念的被毁容貌竟然是他嫁的人所害!为什么偏偏是楼昀!慌乱的摇头,“证据呢?你有什么证据?”

“很简单,如果你嫁给本殿下,方家就会站在本殿下这边,再加上当时楼芷宠爱我,楼昀心生恐慌自然会极力阻止这场婚事,虽然本殿下不知道她到底跟楼芷说了什么,直接让楼芷不再提这门亲事,不过事实却是如此,信不信由你。”雅君怜悯的看着方月歌,站起身走到一旁,当年他还是一个天真单纯的孩子,艳绝元国京都,可只是因为政治斗争就被无辜的祸害了,导致容貌成了他这么多年的阴影从未破灭,到底是个可怜人儿。

方月歌不傻,反而很聪明,瞬间想到了其中弯弯道道,而且以他母亲的聪明不可能没看出这些问题,除非是母亲是故作不知道的!想到这方月歌瞪大眼,忽然觉得很好笑,感觉大家都知道真相,只有他一个人似傻子般的疯癫。

屋内一片安静,方月歌深呼吸口,冷静了下来,这也才反应过来自己没穿衣服,连忙缩到被子中,声音那么冷:“这么多年我都在众人的耻笑的目光中度过,就连下人都在背后议论我,这些都是楼昀害得!她竟然还有脸娶我,呵。”

雅君闻言,没有说话,她知道这一直都是方月歌的多年心病,以他的性子知道真相后肯定会进行疯狂的报复,站在一旁静静等待下言。

方月歌抬头死死的盯着雅君,黑眸中燃烧着无尽的火焰,似要燃烧一切,一句一字道:“放我回去,我去杀了她,元国定会顷刻间瓦解,对你而言只有好处而无坏处!”

雅君挑挑眉,眼眸深处闪过一丝精光,故作苦恼的皱眉:“这恐怕不妥,楼昀昔日如此陷害本殿下,本殿下发过誓必定亲自手刃她!”

方月歌现在只想一心杀了楼昀,见雅君不答应瞬间急了:“反正都是死,你杀我杀不都一样吗?这次你们抓了冥皇,夜国现在处境并不好吧,正好放我回去杀了楼昀,这样于你予我都好不是吗?”

雅君转过身,勾起一抹温柔的笑:“这里是本殿下的寝宫,你先休息吧,此事日后再说。”说完便出去了,留下一脸愤然不甘的方月歌。

一直在守着的歌儿语儿看到雅君出来,立马上前:“主子。”

雅君微点头:“里面是方月歌,最近两天都住在这,你们伺候好,现在去打点水让他沐浴。”

歌儿语儿都到这名字都是一愣,方月歌不是在牢房吗?怎么被主子抱回来了?难道主子对方月歌起了心思?只是这话他们可不敢说出来,只得诺诺的领命。

雅君穿过宫宇走廊,想起刚刚似乎看到冥红了,朝冥红所在的宫殿走去。

自从雅君回来住进东宫后,冥红身为她的王君自然也搬到了东宫的后院中,相隔并不是很远,不一会便到了。

守在门口的清儿看到雅君眼睛一亮,刚准备说话行礼,雅君挥手阻止了,径自走了进去。

宫殿里隐约传来哭泣声,不用想也知道是谁了,雅君微微蹙眉走了进去,果然看见冥红趴在桌子上哭的一脸伤心,嘴里还不停的骂着:“死雅君,臭雅君,刚回来居然还凶我,呜呜。”

雅君闻言,一阵头疼,她什么时候凶他了?恍惚间似乎想起刚刚那一幕,额,好像她为了防止冥红跑进来看到方月歌狼狈的样子,然后不小心说话重了点。

走过去从后将他抱进怀中,故作不解道:“谁又欺负本殿下的王君了?恩?”

冥红见是雅君,哼的一声转过头,凶了他还想给颗甜枣是不是想的太美了!坚决不能原谅。

“啧啧,瞧这哭的梨花带雨的,实在是惹人怜爱。”雅君伸手抹掉他的泪痕,将他抱进怀中坐下,看着冥红那美艳绝伦的容颜,不由感慨,这家伙生了孩子后似乎更有韵味了。

冥红一向听雅君的话,耳根子及软,顿时捏住她的腰,凶巴巴道:“除了你谁敢欺负本宫!”

“是是是,都是本殿下的错,本殿下给你道歉,别生气了好不好?”雅君下巴搁在他的肩头,对着那雪白的耳坠吹了吹口气,冥红耳根霎时红了。

“就你讨厌,哼。”冥红气哼哼的噘/嘴,但那娇嗔的模样在雅君看来不过是害羞罢了。

“想本殿下没?”雅君坏起大起,含住他的耳坠,含糊不清道。

吓得冥红一声惊呼:“你个流氓,这大白天的也不怕别人看到!”

“看到又如何?你是本殿下的王君谁敢说什么?”雅君本想只是逗弄逗弄他,奈何冥红身上香软的味儿瞬间勾起了她心中火,倏然横抱起他走向床榻。

冥红看清她的动作,脸颊微烫,早已不记得刚刚的委屈,羞涩道:“半年不见,你怎么变得这么饥渴了。”

雅君挑挑眉,唇角勾起一抹邪笑:“难道王君不想?”说完还故意使坏的在冥红股沟里摸了摸,羞的冥红将脸藏在她的怀中。

来到床边,雅君三两千脱了冥红的衣服,将他紧紧的抱在怀中,低头吻住他的香唇。

冥红自是不会拒绝,自然而然的伸手勾住她的脖颈,回吻起来,半年未见,两人自然是干柴遇烈火,唇舌狠狠的缠绕在一起,她的手不客气的伸进他的里衣,撩拨着每一寸都不放过。

冥红身子一向敏感,特别是生了孩子后,不一会就瘫软在雅君的怀中娇/喘着,媚眼如丝的凝望着雅君,软声喊道:“妻主··”那声音柔软的不能再柔软,似猫儿般温顺的躺在那,看的雅君喉咙直干,眸色渐深。

“乖。”雅君邪魅一笑,欺身压下,再次捕捉住他的唇,如同狂风暴雨般亲吻着,室内的温度似乎也渐渐升高···

无痛侠

无痛侠第三集

杨逸风忐忑的心放松下来,一屁股拍在沙发之上,不解地问道:“那是什么原因?请帖都发出去了,怎么能够说改就改?”

“杨总,你别着急。其实不是我和刚子之间关系的问题。而是杀害我父母的仇人至今都在逍遥法外,我实在是没有心情成婚。”苏芷香说出了自己心中的忧虑。

韩成刚深深地叹了口气,“芷香的父母就是我的父母,现在楚冷廷不知所踪,我也没有心情成婚。”

杨逸风微微颔首,笑道:“好吧,我算是明白了。如果不能够消灭楚冷廷,你们心中还是有隔阂的。这个好办,根据可靠的情报,楚子明出现在洛杉矶。楚冷廷应该也在那,我正准备带人去找他。”

“这样正好,我们和你一起去。”苏芷香开心地说道。

杨逸风却摆摆手,“让刚子和我一起去就行了。你就留下来好好地准备婚事。等刚子替你报了杀害父母之仇后,他就可以回来和你成亲了。”

韩成刚握住苏芷香的手,笑着说道:“芷香,你就听我们老大的吧,报仇和婚事准备同时进行,不耽误。”

苏芷香点了点头,“好吧,我全听你的。”

“杨大哥,我们也要和你去洛杉矶。”叶紫潼她们请求道。

“你们还是算了吧,留下来帮助苏芷香准备婚礼。”杨逸风有着自己的打算。

三位女人听到之后,点了点头,“好吧,我们听你的。”

“我们去给你收拾行李吧。”她们朝着卧室走去。

…………

飞机在洛杉矶机场降落了。

刚刚走到出站口大厅,杨逸风就看到了晓月举着牌子,而她身边的正是上官云溪。

“她怎么知道我来洛杉矶了?”杨逸风的脸上立刻地升起了狐疑之色,甚至怀疑上官云溪在跟踪他。

“老大,干嘛想这么多?有人接应是好事啊。”韩成刚笑着说道。

他们对洛杉矶不是很熟悉,而上官云溪就不一样了。她从小就是在洛杉矶长大,对这里那是相当的熟悉。对于杨逸风此次任务应该有很大的帮助。

杨逸风他们走了上去,来到了上官云溪的面前。

“欢迎你们来到洛杉矶。”上官云溪看到杨逸风之后,显得相当的高兴。她走上前来,一把搂住了杨逸风,“逸风,这么久都没有见到你了。”

杨逸风有些惊讶,没有想到上官云溪这么的激动。和她之前的形象和身份,完全的不符合啊。

“小姐,注意一点,这里是公共场合,要是被记者拍到了,那可要上新闻了。”旁边的晓月提醒道。

“没关系,反正我和他之间是有婚约的。”上官云溪满不在乎地说道。

杨逸风尴尬不已,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笑道:“云溪,这里毕竟是公共场合,不要太激动。”

上官云溪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太主动了。于是赶紧地放开杨逸风,尴尬地笑了笑。

“杨总,上车吧,我们的车队都给你们备好了。”晓月走上前来,笑着说道。

杨逸风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看到了五六辆车子排列在这里。

“云溪,现在你出门都带这么多的保镖啊。”杨逸风笑着说道。

上官云溪扫了一眼车队,回答道:“没有。自从DTU组织美利坚总会被你连根拔除之后,我就安全了许多。每次出门带上两三个保镖就可以了。”

“那你怎么来了这么多车子?炫富?一人一辆?”杨逸风调侃道。

上官云溪拍了他一下,“你不是带了不少人来么?要是车子少了,坐不下这么多人。”

这次为了对付楚冷廷,杨逸风确实带了十几名红魔鬼小队的成员来此,但是上官云溪是怎么知道的?难道她一直都在派人盯着自己?

“云溪,你怎么知道我带了这么多人来?”杨逸风不解地问道。

“我不告诉你。”上官云溪嘴角扬起了一抹坏笑。

“大家都上车吧。”在晓月的招呼下,大家行动起来,将行李放到了车子的后备箱之中,进入到车子中。

晓月来到杨逸风的面前,竖起了大拇指,“杨总,你真是太棒了。佩服你。”

晓月说完了就要离开,但是被杨逸风一把拽住了。

“晓月,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我还真没听懂。”杨逸风满脸狐疑地问道。

晓月满脸的坏笑之色,“你这么聪明的人,难道不明白我的意思?”

“我不明白。”杨逸风摇了摇头。

“以前从来没有哪个男人能够让我们家小姐如此的挂念,除了你之外,好好地体会吧。”晓月走进了车子里。杨逸风也走了进去。

商务车里面比较宽敞,地方也挺大的。

上官云溪倒了红酒给杨逸风递了过去。

杨逸风摆手,“红酒,我喝不习惯,还不如给我白酒。”

“白酒?喝醉了怎么办?”上官云溪有些惊讶。

杨逸风笑了,“云溪,不要误会,我不是要喝白酒,给我茶就行。”

晓月递给了杨逸风一杯茶,杨逸风接了过来,抿一口,润润嗓子。

商务车在道路上疾驰,上官云溪抿了口红酒,打开了话匣子,“逸风,你这次来为何带了这么多人?是不是敌人势力很强大?”

“应该不小,具体的实力不太清楚。”杨逸风也不太清楚流星阁在美利坚还有多少的实力。

“到底是什么人啊?能让杨总你亲自出动。”晓月很是好奇地问道,伸着脑袋,眼睛直勾勾地朝着杨逸风的方向望去。

“流星阁,做了不少危害华夏的事情,我是要来收拾他们。”杨逸风面色瞬间阴沉下来。

“杨总,你不是个商人吗?怎么经常做这些类似的事情?”晓月歪着头问道,有些不解。

“这就说来话长了,因为这件事和刚子的未婚妻有关系,不管是于公于私,我都不会放过流星阁这伙败类的。”杨逸风眼眸之中闪现出寒光。

杨逸风只是回答了部分的问题,没有全部的回答。

“杨总,很多时候我都怀疑你不是个正经的商人。”晓月笑着说道。

“不正经?我哪里不正经了?”杨逸风脸上升起了绯红之色。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