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属于我们的一天

只属于我们的一天
  • 主演:王祖蓝,蔡卓妍,黄德斌,汤怡,郭伟亮,谢宁,邓树荣,卫诗雅
  • 导演:李敏
  • 地区:中国香港
  • 类型:爱情片
  • 语言:粤语
  • 年份:2021
在身患“渐冻人症”的城市速写画家马赛克(王祖蓝 饰)眼中,人和物都在“渐冻”,他需要在病情彻底恶化前收集一些快乐的回忆,自小暗恋小学同学神仙鱼(蔡卓妍 饰)的他终于拿出勇气,提出一个遗愿:“给我一天,当我的女朋友,可以吗?”

只属于我们的一天第一集

第四百二十二章 聪明反被聪明误

“二师兄啊,你何苦呢?师父他老人家眼瞎,难道,你也看不明白形式吗?大师兄,才是独孤医术最合适的继承人,你我都不行。”

躲过那一根毒针之后,萧尘看清了放毒针之人的样貌,“呵呵呵呵”

“三观不正,何以为医,你们两个别废话了,快点动手吧,玄乙九针和怨鬼索命的秘籍,我是绝不可能交给你们的!”萧尘说着,运起了真气。

他这辈子,有两件事,必须去做,一件,是保护那个曾经对他有恩的女人,另一件,就是杀了这三个背信弃义的叛徒,为师父他老人家报仇雪恨!

而今天,其中的一件马上就能坐到了,“师弟啊,我知道你现在已经拿到了两种草药,你的身手的确非比寻常,但是师兄我?已经把火焰草也吃下去了,所以,你还是不如我厉害。”

这话,说的萧尘心火怒涨,这是在气他吗?“别误会,雪巫山火山里的火焰草,我是一株没动,只不过,三原山里的火焰草,师兄我收下了,叶师弟,你认命吧!”

“我叫萧尘,我的字典里没有认命。”说着,萧尘的手中,两根毒针脱手而出,不错,他的身手是不及这两个贱人,但是他的医术要比这两人高明。

用毒自然也比这两人厉害的多,萧尘今天为了来见他们三个人,准备了数百根毒针,每一根上都涂满了剧毒。

“二师兄,你......”这第一根毒针发射的时候,云霄和他们的小师妹梦灵显然都没想到,萧尘还有这么一手。

云霄身手略好,躲开了那根银针,但是身后的梦灵,因为刚才说了那句话,现在躲已经来不及了,一转眼,毒针入骨。

伴随毒针入骨的还有那切齿的剧痛,梦灵捂着刚才中了毒针的腹部,直接倒在了地上,“师弟,看起来,你也不怎么滴啊?居然用毒?”

萧尘冷笑一声,“对你们这样的人,用什么都不过分,师兄,我就看你,能躲过几根毒针。”说着,萧尘从不同的三个反向发出了九根毒针。

这样一来,云霄如果站在原地不动,会被三根毒针击中,蹲下头上会挨一针,从中间纵深横穿,也会挨一根毒针。

而向左向右?几乎都是相同的情况,云霄冷笑了一声,“师弟,你是不是太小看我了?”之间云霄一个闪身,居然将萧尘射向他的九根毒针全部接在了手里。

萧尘不得不承认,云霄干的很漂亮,但是......萧尘真的黑佩服他,居然敢空手接涂满了毒药的毒针,要知道萧尘飞出去的时候,就算带着手套也只敢拿无毒的安全区域。

“师兄,你很厉害,但是,你错就错在太厉害了。”其实,萧尘都没想到,会这么轻易得手,他今天原本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的,“你......”

云霄终于明白了,什么地方不对劲,但显然,已经晚了,“卑鄙无耻!”

“我可没要你徒手接毒针,是你自愿的,而且,我和你对师父他老人家做的比起来,根本算不了什么,师兄,要怪就怪你太过自信了。”

今天来之前,萧尘总结了之前几次失败的经验,每一次失败都是因为他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用自己的短处硬碰对手的长处,不输才怪呢。

而今天,萧尘选择利用自己的优势,去攻击云霄的劣势,虽然萧尘不确定,这个劣势还是不是云霄的劣势,但是,之前的优势一定还是优势。

幸运的是,萧尘赌赢了,“师兄,该说的话,我已经说过了,你自己下地狱找师父他老人家忏悔去吧。”

云霄楞了一下,笑了,一点都没有即将告别人世的人应有的恐惧,“呵呵,师弟,其实我很好奇,你是怎么知道是我们的?”

“因为被你们下毒的人,正好是我的朋友。”说着,萧尘开始在手中运气,准备给这个他恨之入骨的人,最后一击。

就在这时,一道强风袭来,萧尘的眼前尽是黄沙,黄沙落尽,梦灵云霄无影无踪。

萧尘苦笑了一声,“靠,忘了,他们是三个人,有个人到现在都没露面。”其实,今天早上,萧尘和哥尔赞了解了斯莱特林他们的遭遇。

他们遇到了三个人,那三个人武功远在斯莱特林之上,而且他们居然正确的使用了自己一个手下的外号。

那时,萧尘就开始怀疑他这几位背叛师门的师兄弟来了,今天早上,柳生如月的身上,离奇的中了只有他那几位师兄弟门才会用的剧毒。

萧尘直接断定,那几个人来了,于是,他抛弃了所有的理智,故意引那几个人来这里报仇,连自己能不能打得过那几个人都没怎么考虑。

“算你们运气好,下次千万别被我遇到。”说罢,萧尘正要离开,却感到一阵无力由内而外,慢慢的或散到了全身。

萧尘下意识的直接坐在了海滩,“幸好射中了,不然,我可能连毒针都发不出去了。”

说着,一口鲜血喷涌而出,刚才,云霞的那道剑气,伤及了萧尘的五脏六腑,虽然不至于丧命,却也伤筋动骨,想要恢复,可能需要一些时日了。

“不管怎么说,先运功调理一下吧,至少别让慕容婉和李姐看出问题。”话音刚落,就听到了一句话,“我已经看出问题了。”

萧尘回头,李娇娇正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着他,“既然不是人家的对手,就不要出来和人家交手了啊,这下好了吧?悲剧了。”

萧尘苦笑了一声,“惭愧惭愧,李姐,他们是我的杀师仇人,就算是碎骨粉身,我也要尽自己的全力送他们去见上帝。”

“我知道,我知道,好了,你先运功调理吧,换了是我,刚才那一道剑气可就直接致命了。”

其实,李娇娇刚才已经过来了,但是那道剑气吓住了她,她很清楚自己并不是那两个人里任意一个的对手,所以,她就没有在那个时候现身,甚至准备回头去带慕容婉去巴厘。

然而,那之后不久萧尘创造了奇迹,她自然也就出来了。

只属于我们的一天

只属于我们的一天第二集

也是,赵雅芳辞职,她作为女儿,自是陪着回家……何况,不久前,还那么丢人,自己打自己巴掌。

要是李莉不走,洛筝才要夸她,心理素质强大。

“江暮声,你刚才有没有看到,李莉跪在那里?觉不觉得解气……”

洛筝指尖戳下男生手臂,压低声音的说着。

“嗯,你做的正确,对于李莉这种人,不能带有同情。”

江暮声轻声一回,没有什么异常看法。

闻言,洛筝唇角一弯,他这样的朋友,才是自己想要的……不像有的人,站在上帝的视角,充当着白莲花,令人深深反感!

转眼,到中午的时候,洛筝瞥下江暮声,待着班里同学一一出去。

两人下楼,去到安静的地方。

“江暮声,你是不是……经济上遇到困难?”

洛筝试着一问,心下能猜到的,也就是这点。

顿时,江暮声一怔,少女猜到心事,令他感到不适……的确,和别人不同,他家庭条件不好,为照顾家里,他初中的时候,有意留级一年。

后来,考到这一高中,全是凭借着成绩,而且学费之类,学校是有补贴的。

他清楚地知道,只要考上大学,就可以一边读书一边创业,摆脱这种困境。

没想到,最近家里发生点事,必须回去一趟。

“你需要多少?我可以给你……”

对于洛筝而言,钱财方面不是问题。

算起来,只要赶走沐家人,凭着母亲留下的股份,只要洛家屹立不倒,足够一辈子生活无忧!

她这人,没什么大的野心,只想环游世界,品尝美食,体验风土人情。

江暮声神色微沉,感觉不是滋味,低声的道:“洛筝,我不是要你的钱……”

他是想借,洛筝这样直接给,令他心里不太好受。

洛筝一愣,眼珠骨碌一转,思考那么一下,突然蹙起眉:“喂,江暮声,不是吧?你以为,我是无偿给你的?才不是呢,我只是借钱,等你以后有钱,要还我的!”

越是出身不好的人,自尊心比着平常人,更要强烈一些。

刚才,洛筝出于朋友的立场,那么随意一说,没有考虑江暮声的心情,不由连忙改口。

尽管,在她的心里,就算给江暮声钱财,也是;理所应当!

他不会知道,当所有人否定她,只有他选择相信……那份信任,有多么重要,是无论多少钱,都无法买到的。

何况,他不仅相信她,借她笔记,给她早餐,还在月考的时候,有意考得差,只为让自己拥有更多胜算。

还拦下监考老师,让毒发的自己顺利离开,这一桩桩一件件,是她欠下的情谊。

江暮声听着少女所言,心下微微一松,蓦地微微一笑:“当然,洛大小姐,我这是借的,要不要打个借条?”

气氛一下子拉回来,洛筝嘻嘻一笑,抬手拍下他的肩膀:“借条不用,你以后要是不还,我就发布报道,怎么都要把你找出来!”

江暮声莞尔,知道洛筝考虑着他的尊严,心下不由一暖:“谢谢你,洛筝。”

“哪儿啊,是我谢谢你!”

洛筝推辞一说,两人相视一笑,默契的一笑。

临末,洛筝摇摇头,有点乐不可支:“算了,别再谢来谢去,既然家里有事,你就早点回去!马上高考,你别耽误成绩,知道吗?”

江暮声点点头,神色有点沉重,和洛筝道别中,交换一下手机号码。

送走江暮声,洛筝思考着事情,没有去到餐厅,而是去到操场上,僻静的地方坐下,遥望着蓝天。

算着时间,等到中午过去,再到上课的时间,洛筝没回教室,而是去到校长办公室。

一看少女进来,张校长心里发憷,想着又有什么事?

不久前,就因为洛筝,辞职一名高三班主任,他这是重点高中,被人知道脸上无光,还纵容着洛筝,惩治着李莉,不少学生围观。

总算,这件事过去,他刚刚不久前,才打去电话,告诉校方股东“薄先生”,这件事来龙去脉。

所谓薄先生,本是担心洛筝打赌输掉,让他出面劝说,不能为难洛筝。

不想,根本不需要劝说,洛筝一人搞定所有事情!

如今,洛筝又来这里,张校长不由提心吊胆。

“洛同学,你还有什么事吗?”

念着洛筝背景强大,张校长只得笑着询问。

洛筝关上办公室的门,走到张校长面前,淡淡的开口:“是有件事,过来办理一下。”

这一主意,还是不久前,她做出的打算。

张校长保持微笑,等着少女说出事情,希望不会为难自己!

事实上,随着少女说出,的确并不为难,却让人感到诧异。

“我要办理退学手续,这件事……我不希望第三个人知道!”

……

事情处理完毕,洛筝离开校长办公室。

徒留张校长,坐在办公椅上,几乎百思不得其解,洛筝没有输掉赌约,而是最大的赢家!

既是如此,突然好好地,怎么就要办理退学手续。

不管如何,她拿出好处,这是她的自愿,他自是管不着,随她就是。

正是上课时间,洛筝环视一下高中,心下微微撇唇。

深吸一口气,缓步走出高中,大有不再回来的趋势。

教室里面,关于她的东西,无非就是少量教科书,还有一件校服,别的没有什么。

对于高中,她不管前世还是今生,都没有什么留恋的。

走出高中校园,洛筝想着关于陈医生的录音,该是处理这件事情。

未料,刚一走到马路边缘,身后传来一道清澈男声:“嗨,阿筝。”

洛筝微微一怔,回头看向声源处,对上青年温和目光。

隔着一段距离,青年遥遥的走来,一身干净的衬衫,映出几分优雅,俊颜温暖如玉,颇有几分君子风范。

一步步,他走到她的面前,像是穿过前世今生,令着心中荡起点点涟漪。

莫名的,似乎那些恨意,支撑到现在,不如最初浓烈,洛筝望着青年,一时恍若隔世:“慕白学长,好久不见。”

“恭喜你,赢了这场赌约。我还以为,还要在这里等到傍晚,才能等到你!没想到,你这么快出来,逃课了吗?”

只属于我们的一天

只属于我们的一天第三集

夜色渐渐深了起来。

白夏在酒店呆到了差不多的时候,便从酒店出去了,因为酒店就在孤儿院附近,所以她只要步行就能到达孤儿院。

一路走,一路都在担心孤儿院里的那些孩子。

孩子们到底怎么样了,今天晚上会发生对孩子们不利的事情么?

这件事情到底跟沈念悠有没有关系?

满心都是等待解开的谜团。

白夏沿着白天的路往孤儿院走,夜晚,这条路上没什么人,有几个店面也早早的已经关门了,只有零星的路灯还在散发着昏暗的灯光。

因为路灯间隔比较远,整条街道有一种阴森森的恐怖感觉。

天冷了,这种感觉就更加的明显了。

裹紧了身上的披肩,白夏有一种自己穿错了衣服的感觉……

好吧,她似乎不应该穿裙子跟高跟鞋的,万一等一下情况紧急,这样行动起来有些不太方便。

虽说自己通过系统获得的武力值也已经很高了,穿高跟鞋打架完全不在话下,不过多少还是有些不太方便的。

罢了,因为没回总统府,也没衣服换,硬着头皮先去看看再说。

刚走到巷子口,忽然传来了一声惨叫的声音。

“救命啊,放开我!”

“不要,我不要!”

“叫什么叫,你这种丑八怪,有人愿意上你,你就感激吧!安静点,哥会让你好好爽爽的!”

“滚开!我不是随便让人上的,你知道我是谁么!”

“哥不想知道你是谁,哥只想好好爽爽,说起来,那是你妈么,包养的不错啊,比你漂亮多了,要不,母女两一起来?”

尖锐的叫喊声音更加强烈了起来。

随之而来的便是一阵怒骂的声音。

白夏心里猛的一沉,她知道惨叫的是谁。

白雪跟沐蓝,这两人的声音,她刻骨铭心。

她们遇到流氓了……

想要绕开,但听到那惨叫声音,脚步还是顿住了。

她要管么?

她应该管么?

她们曾经那么害她,她还要去救她们么?

闭上眼睛,觉得自己不应该救,没有必要去救这样的人,可毕竟自己撞见了……

该死!

她怎么就这么容易心软,这么容易忘记自己的伤痛,她怕不救,往后会后悔!

那边叫声实在是太惨烈了,好像这母女两人会被折磨死一样。

不不不,她不能救,这两个女人这么恶毒,她凭什么救她们?

白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往前走了一步,想要转身绕开,眼角余光却看到白雪正在疯狂的被折磨,那个男人癫狂的折磨着白雪。

白雪浑身上下满是青紫的,满脸绝望,而沐蓝则是倒在了血泊中,那个男的甚至于还在说弄完了白雪,还要搞沐蓝。

畜生!

白夏看着这一幕,顿时怒了。

不说白雪跟沐蓝为人怎么样,这个男人简直就是个人渣。

男的很快就完事了,白雪双目无神大倒在地上,她机械的扯过了一件破碎的衣服想要遮住自己。

而那个畜生男人看了一眼白雪,竟然还想来,他迟疑了一下,看向了沐蓝,“呸,女儿搞完了,老妈也搞一下,这老妈看起来比女儿都好看,让老子好好爽爽,这股子火,好几天没泄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