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出我人生

舞出我人生
  • 主演:查宁·塔图姆,珍娜·迪万,马里奥,德鲁·西德拉,瑞切尔·格里菲斯,乔什·亨德森,蒂姆·拉卡特纳,艾莉森·斯通勒,HeavyD
  • 导演:安妮·弗莱彻
  • 地区:美国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06
个性张扬的街头嘻哈与高贵典雅的芭蕾可以在舞台上完美的契合,就像泰勒(钱宁 ?塔图姆饰)与诺拉(珍娜?迪温)的结合一样。这是一个奇迹,还是一种宿命。   泰勒是来自巴尔的摩的底层社会的反叛青年,诺拉是就读与贵族艺校的优秀的芭蕾舞学生。诺拉要参加的高级舞蹈比赛,需要一个舞技超群的舞伴,而泰勒刚好因为被罚在艺术学校社区服务而闯入诺拉的视野。泰勒随意自如的街头舞蹈吸引了诺拉,舞台上的一次次合作,让这两个同样执着于艺术的孩子擦出律动的火花。   两条原本平行的直线,交汇于舞蹈的光辉。

舞出我人生第一集

“李红玉早就是我们家的媳妇了,跟我们家的水生都睡过好几次了!”

“李红玉为了回城,什么事做不出来?把我们家水生给蹬了。”

“李红玉就是个卖的,为了少干活,跟哪个干部都可以上床睡觉!”

谣言可畏啊!

李红玉的名声从此坏掉了!不但厂里取消了她去参加高考的名额,就连她的家人走在哪都被别人指指戳戳到哪。李红玉不堪忍受被牢牢扣在头上的屎盆子,最后竟然一点点地变得有些疯癫了,见人就说:“我不是卖的!”“我不是卖的!”

结局真的令人唏嘘不已。

一刷新前世的记忆,贾二妹就觉得不能让好朋友陷入这么悲惨的命运里,她一定要帮她,一定要帮她改命。

既然贾二妹可以重生,琼妹崽可以变成石小菊,小灰可以重新活来,那么李红玉的命运就一定可以改变的,她坚信人定胜天。

李红玉不是上过高中吗?她还可以参加高考,她还有崭新的路可走的!

好了,这是后话,现在只剧透一下。

接下来三人赶场各自买了些生活用品,贾二妹又去供销社商店买了几本新出来的连环画书。

李红玉买了三张手绢,分别送给了贾二妹和石小菊一张,她自己留了一张,手绢上各印着一只花蝴蝶,蝴蝶四周还开着五颜六色的花。

李红玉说:“我就要回城了,这手帕就当作是我们的留念吧。”

话说李红玉真的能顺利回城吗?这事留着以后来交待,时间还没到呢。

很快就到了腊月间,快过年了,学校和幼儿园都放假了,各家都准备着过年了。

腊月二十七到了。

这两天降温,是这个冬天以来最冷的天气了,从昨天起就刮着寒风阴冷了一天,今儿中午饭过后就开始飘雪了。

雪越下越大,虽说不上像北方那样的鹅毛大雪,但也如同小飞絮一般,甚为壮观。

在西南部下这样的雪还是挺少见的,几年遇得到一次吧。

所以,贾二妹今天兴奋了一下午,她和狗狗小灰在院子里淋雪,欢快地追逐嬉闹。

晚上七点她就和小灰吃过了晚饭,小灰照例去猪圈房“值班”守屋,她窝在被窝里听收音机里的节目。

没法,这个年底没有电视看,没有手机玩,唯一的娱乐项目便是收听收音机里的节目。听新闻,听红色歌曲,听广播故事连载……

立柜上的煤油灯已经被她吹灭,因为一直点着会很废煤油的。

她一边躺着听收音机一边想着她的男人什么时候回来,能不能请得到假,要是男人不回来她就只有自己一个人在家过年了。

想着想着,伴着收音机里的红歌声,她渐渐地有些迷迷糊糊了……

猛然间她恍惚听到了狗叫声,但狗叫得很奇怪,只叫了两声就歇菜了。

她心想:狗狗也许不过是听到了外面风吹断树枝的声音才叫的吧……或者是外面路过的人的脚步声惊扰了它……

于是它也没太深想,脑袋继续往迷迷糊糊的深处陷下去。

“嘟嘟嘟!”

房门突然响了三声。

将贾二妹从昏昏欲睡中惊醒过来。

舞出我人生

舞出我人生第二集

罗曼是在次日下午醒来的,当时李唯西正在林婶的帮助下学习如何给不同的花浇水。

只是在家里闲着,李唯西也觉得很无聊,就想学着做些什么事。

罗曼下楼时,看到的就是女孩认真学习的模样。

即使不是工作,她那认真的神态,却看得罗曼心中升起了一股熟悉感。

她走过去站到了两人身后,探头去看了看花,“这花倒是不错,叫什么名字?”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李唯西和林婶都吓了一跳。

两人齐齐转过头去,见是罗曼,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李唯西笑道:“罗曼姐,你醒了?身体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的?”

罗曼动了动身体,“没什么不舒服的,就是饿的没什么力气。”

“是吗?看起来林婶一直照顾你很有效。”李唯西故意提起林婶来邀功,“林婶做饭也很好吃,你想吃什么就告诉她。”

林婶顺势道:“正好家里刚买回来了菜,罗小姐想吃什么尽管说。”

“随便做些就好了,我不挑食。”罗曼说道,“谢谢您的照顾。”

“客气了,那我就先去准备饭菜了,两位聊。”林婶将水壶交给了李唯西,就转身去了厨房忙活。

罗曼走去沙发上坐下,打量着屋子说道:“这就是总裁和你住的地方吗?我竟然还能有机会来做客,也不亏了。”

对于她的调侃,李唯西倒是没什么感觉。

她放下水壶走去跟着坐下,看着罗曼故作轻松的神态,有几分心疼,“罗曼姐,你要是不开心,就别这样了,这里没有别人的,林一一早也已经出了门。”

“是吗?连你都能看出来了?”罗曼笑了一下,带着几分自嘲的意味,“我竟然喝醉到要麻烦别人的地步,昨天没有给你添多余的麻烦吧?”

李唯西摇摇头,“没什么事,昨天正好十三爷也在,没人敢碰我们,也是他送我们回来的。”

“哦,十三爷啊。”罗曼了然的点了点头,十三爷和林一的交情,她自然也是知道的。

看了看时间,她说道:“一会儿吃完饭我就走了,这附近能打车吗?”

“能,往前面走走就可以,一会儿我送你。”

“好。”

两人都沉默了下来。

李唯西望了望天花板,冷不丁道:“昨晚我给安溪姐打电话询问了你和她的事,她好像有什么苦衷,但是没有说。”

“我知道。”罗曼淡淡道,“她就是这个样子,什么都不喜欢说出来,你问了也没用的。”

“那……”

“没什么好说的,不管什么苦衷,我的想法都不会改变的。”罗曼转头看着她,“既然她不愿意说,你也不要勉强了,她那个人倔得很,不会告诉你真话的。”

“好的。”

李唯西点了点头,既然罗曼心里已经有些决断,她做这些,确实是没有什么意义,向记安溪询问的初衷,她并非是为了自己的好奇心,只是想让两个人和好罢了,既然无法做到,那也没有问的必要,反而会给两个人都增添麻烦。

罗曼拿起手机看了起来,选择了几个重要的消息回复着。

李唯西无意间瞥了一眼,都是关于工作上的。

消息回的差不多时,林婶也过来喊她们,“两位小姐,可以吃饭了,我做的简单了些,希望见谅。”

“够吃就好了。”罗曼笑着收起了手机,“麻烦林婶了,还要照顾我这个客人。”

“应该的,您是小姐的朋友,我当然要多照顾些。”林婶笑了笑,“两位快去吧。”

“好,罗曼姐,我们先去吃饭吧。”

“嗯。”

两人一起走去了餐厅。

饭桌上精心搭配了三菜一汤,看上去就很有食欲。

罗曼正是最饿的时候,一口气就吃下了两碗,“你以前还说十三爷会来蹭饭,我要是他我也来,菜做的确实好吃。”

李唯西愉悦的眯起了眼睛,就像是在夸奖她自己一般,“是吧,林婶做菜很棒的。”

“嗯,好吃。”罗曼点着头,口中又塞了饭菜。

吃的差不多时,她看着李唯西说道,“你那里有我能穿的衣服吗?这身衣服沾了酒气,太难闻了。”

“已经准备好了,在你浴室里,一会儿你洗澡的时候就看见了,要是不满意就告诉我,我给你换。”

“你选的我放心。”罗曼向她挤挤眼,“你现在可算是我们公司的首席珠宝设计师了。”

“首席什么的,我还不够格呢。”李唯西不好意思道,但因为这样的夸奖,还是让她十分开心。

吃过饭,罗曼就上了楼去洗澡换衣。

再下来时,她整个人都清爽了许多,面色也红润有精神,看起来又是往日里的模样。

她手上已经提了自己的包,看起来是现在就想离开。

李唯西和她打了一个招呼后,就上楼去换好衣服,和她一起出了门。

走在空旷的街上,罗曼深吸了一下空气,玩笑道:“有钱人住的地方的空气都比我们的好啊。”

李唯西笑了笑,对这话并没有搭腔。

往前走了一阵,迎面驶来一辆车,李唯西习惯性的拉着罗曼向旁边让去。

但车却忽然转了弯,向她们这边驶来。

“是林一?”罗曼小声问道。

李唯西轻轻摇头,但语气里仍有几分不确定,“不是吧?我没看见林一有这样的车啊。”

两人都没有说话,干脆停下了脚步,看着车驶到了面前。

车窗被摇了下来,露出里面人的面庞。

“学长?”

“下午好啊。”霍展白露出了一抹笑容,温温和和的和李唯西打了个招呼,“这位是你朋友吗?”

“啊,是的,这是罗曼。罗曼姐,这位是霍展白,我的学长。”

李唯西互相介绍了一下,看着两人打过了招呼,就说道:“学长这是刚回来吗?”

霍展白点了点头,“是啊,今天参加了一个大会议,刚结束,你们打算去哪?我送你们去吧?”

“啊,不用了吧。”李唯西和罗曼对视了一眼,“我们去前面打车就可以了。”

舞出我人生

舞出我人生第三集

这个悠长的夜晚,我们三人围着这张符咒静静的盘坐在那里,也许这是因为有了这张符咒,这一夜,竟然能够平安度过了。

天蒙蒙亮,只听见公鸡打鸣。,鸡犬狗吠,一时间空气当中又是嘈杂声不断。

我睁开模糊,疲惫的双眼,猩红的血丝露了出来,黑眼圈直勾勾的印在了脸上,怎样搓也搓不下去,我们缓缓起身,拿起符纸,走到房间门口,就看到迎面跑来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小孩儿,兴高采烈地来到了我们的面前。

“大哥哥,娘叫你们吃饭了。”这个亲切的一声温顺的叫喊,我心中的疑虑渐渐地就消失了,也许是我不愿意去想,一个小孩儿为什么会这样的能力,他的这身红衣和昨晚的那个血影有什么关系?

走到餐厅之前,看到一只公鸡,被妇女抓着,公鸡扑腾着,似乎不愿被人宰割,不停躁动者,左右摇摆,显然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命运,它上蹿下跳的,十分的不安分。

这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神奇的异像,这只公鸡竟然学起了小狗的叫声,“汪汪”的,我们对时愣住了,只看见小孩儿在一旁木纳的眼睛,愤怒地说道:“快快将他杀掉!”

我猛的一转头,将疑惑的眼神,看向了这个小孩儿,只见他双眼炯炯有神,充满了杀气,血丝不停的外露者,大大的眼睛看着让人有些不寒而栗,只见他的母亲连忙将这只鸡绑在石板之上,拿起刀就准备下手。

谁在一旁的那只黄色的小狗,此时也不安分起来,猛然跑上前去,汪汪大叫着,眼神充满了恐惧,好像向妇女扑来,是要救下这只鸡一样,奋力的撕咬着他,只见她腿上鲜血淋漓的,血一直流在了地上。

这时候在木板上的那只鸡获救了,小狗将它拽了下来,咬断的身上的绳子,只见他们飞快的就消失在了视线之中,这时我将眼光,转向了那旁的那个小孩儿,他愣住了。

看到地上疼痛难忍的妇女,如果是孩子的话,一定会哭着跑上前去问我,或者说连忙找人帮忙,或者拿什么东西捂着伤口,而他只是嘴角露出诧异的微笑,两眼血丝惆怅,惊恐的表情望着眼前的血迹,舌头不停的舔着一下嘴唇。

看到这里,我不禁毛骨悚然,感觉头皮发麻,原来这一切都是小孩在作怪,又为什么他要给我这张符咒呢?

看了看地上的妇女,瞥见地上的血迹渐渐的变成了暗黑色,妇女的脸色惨白了许多,望着地上这黑压压的血水,她被吓晕了过去,一头碰在了一旁的木桩上,一时间没了意识,两眼塌了下来。

这时,村民们听到奇怪的叫喊,连忙跑到了这里,看到我们正在收拾着地上的血迹,一边为妇女包扎着伤口,他们开始在那里不停的指指点点,对着我们没有一点好脸色。

“都是你你们在作怪,你们不来什么事也没发生,你们一来他就受伤了,你们真是晦气,赶快离开这里。”一个年长的老者一脸愤怒的拿着拐杖拍到走到我面前,费力地朝我们身上打着,口里还不停地发出无语。

“算了吧,是福是祸,我们都要勇敢面对,无论是谁也阻挡不了上天的安排,他们不过是恰巧碰上罢了。”一个俊俏年轻的人走到我们眼前,一脸镇定的说道,似乎是着村子的领头人。

看着村子里的人对着我们指手画脚,口中时不时的发出一些污言秽语及其难听,虽然有长者在那里指责他们,然而也阻挡不了他们小声的交谈着,俗话说人言可畏,谁能控制他的那张嘴呢,他们仍然在那里不停的议论着。

明人一看就知道,这件事情真的是很有蹊跷,很邪乎的,让人不用去想,为什么在大白天,狗竟然会为了公鸡,攻击甚至咬自己的主人呢?

我没有心思再去管别人说什么,只是埋着头体妇女处理着伤口,地上的黑色印记渐渐的消失了,她腿上的伤口似乎也愈合了,没有留下一点疤痕,这让我感到很意外。

茫然抬头看了看她红润的脸色,像是喝醉了酒一样,红扑扑的,完全不像是失血过多产生的后果,她的嘴巴上露着一丝的血迹,转眼之间,就消失了,脸色顿时滋润了许多。

看着一旁的师傅,只见他脸色顿时阴沉下来,胸口也上下翻动,有些心浮气躁,我细细看到,他的眼神中充满了一些恐惧,吓得我连忙将他抱住了,看那师傅也是心事重重的样,我已经明白了一些。

这时,小孩儿缓缓走上前去,一把推开了师傅,看着师傅精神的脸,他哇的一声就大哭起来,这时围观的人见状立刻将我们围在一起,一刻也没有情留,我们被围得水泄不通。

只见村民们一个瞪大眼睛怒视着我,想要将我们杀掉一样,眼神中充满了极度的恐慌与恐惧,这时,妇女缓缓心醒了,看到眼前水泄不通的样子,连忙大喊“住手”。

一个时间村民们缓过劲儿来,一个个渐渐离去,留出一条小路,见妇女缓缓走向前来,微笑着走到我的身边,对我说道:“不好意思,我们村子就是这个样子,无论是谁,受了伤害,大家都会奋力向前,你不要介意。”

也许是因为她受伤了,大家误以为是我做的吧,他们并不知道,妇女将我们带回了家,也许是因为这个村子很少有外人来,她一聊微笑着望着讲我,面容比之前更加有光彩。

对着一旁的村民将我们介绍了一番,只见村民们脸上顿时充满了笑容,有些不好意思的连连低下头,向我们表示歉意。

看着他们哭笑不得的样子,我顿时一种不好的念头涌上了心口,绝对心口有什么东西堵着了,让我有些喘不过气,没过多久,就见那一只公鸡和那条狗,竟然晃晃悠悠的从门口走了进来,唯一奇怪的是它们的身上无缘无故多了一条红色的绳。

看着那根红色的线,我恍然大悟,难道它们与红王有关吗?我将这疑惑的眼神投向了师傅,看着他一脸惆怅的样子,我顿时觉得一切都是那样的不可思议。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