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战士

玉战士
  • 主演:张静初,托米·艾荣恩,成泰燊,马库·佩尔托拉
  • 导演:安蒂·朱西·安妮拉
  • 地区:芬兰,荷兰,中国,爱沙尼亚
  • 类型:奇幻片
  • 语言:芬兰语
  • 年份:2006
千年之前的古代中国,只有一位身为铁匠儿子的剑侠(托米·艾昂 Tommi Eronen饰)可以杀死祸害世人的恶魔(成泰燊 Taishen Cheng饰)。他在杀死恶魔后便可以得到永生。在与恶魔决斗前,剑侠爱上了一位美丽的女子(张静初饰)。剑侠为爱对抗自己的命运,放弃了杀死恶魔的机会,希望能够重生和他深爱的人再次重逢。千年之后的现代芬兰,剑侠终于实现了他的愿望。然而当得知自己千年之前的使命后,他有该何去何从。   首部中芬合拍史诗爱情电影《玉战士》,改编自极富神话色彩和抒情意味的芬兰民族史诗《卡勒瓦拉》。影片分别在芬兰、爱沙尼亚和中国浙江横店影视基地进行拍摄。如史诗般壮阔的中国古代场景配合冷峻的现代芬兰,使得芬兰异域的神秘美感和中国古城的悠然质感发挥得淋漓尽致。而本片的动作场面更是为情感故事设定了节奏,

玉战士第一集

“我知道你肯定是花费了不少心思,当然也是花费了不少钱,但是如果人家看中你这家门面做其他生意,我想这些东西人家还真不一定能用上。”

“好吧,我也只能继续坚持下去了,希望过完年生意会有所好转吧。”

“刚开张的时候,生意如何啊?”

“还行,第一个月基本上还能够保本,但是奇怪的是,第二个月开始就不行了,我男朋友坚持了三个月离开,现在已经五个多月了,这么算下来我也亏损了四个多月了。”

“你准备多少钱转让呢?”

“怎么了?你有兴趣吗?”

“陈老板,我是好奇问问,难道这是秘密吗?”

“我可以跟你说,我的心理低价是三十五万,因为我们装修加买设备乱七八糟的花费了差不多三十万,然后一年房租二十万,现在还有差不多半年房租,所以三十五万也不算是太贵了。”

“那就等于是你自己认赔十五万对吗?”

“是啊,损失十五万就当是买个教训吧,不过现在每个月都很艰难,所以我担心继续下去会损失更多。”

“这点儿地方居然房租要二十万一年?租金也太贵了。”

“你看到地方不大,其实也不算小了。这下面有七八个卡座,楼上还有四个雅座和两个小房间呢。”

“楼上还有雅座和包间啊?”

“是啊,原来你都没有上去过啊。”

“我只是坐坐而已,又不是过来参观,每次过来这里都有空位,当然是坐在靠窗户的地方了。我比较喜欢这种透明的窗户,可以看到外面的景色。”

“可惜这里没有什么风景,倒是人很多,所以你看到的估计都是人群吧。”

“人群也是风景,如果你懂得欣赏的话。”

“你倒是挺懂得欣赏的,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啊?”

“暂时没有事情做,其实我也想出来做点儿小生意。”

“早知道你是想出来做生意,我就不跟你说这么多实话了,现在我说了这么多,估计你肯定是对这个店面不感兴趣了。”

“那倒不一定,等过完年,如果我没有找到合适的事情,我会考虑接手你的咖啡厅。”

“真的吗?”

“骗你干嘛?”

“可是,你都知道这里赔钱的。”

“所以我现在还没有想好,等过完年再说吧。”

“呵呵,原来你只是安慰我而已。”

“都说了过完年再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雨停了,突如其来的的一场大雨,然后又没有任何征兆地停了下来。

咖啡厅进来了一对情侣,所以陈雅芝就过去招呼客人了,我一个人坐了一会儿,然后买单走人。

回到租住的房子里面,我的脑海里面全是陈雅芝的样子。

陈雅芝是一个乖巧可爱的女孩子,属于那种第一眼看上去很普通,但是多看几次也觉得挺漂亮的女生。

跟陈雅芝聊天的时候,我其实一直暗中观察着她,我发现陈雅芝真的是一个很真诚的女孩子,估计还没有受到过什么挫折,也没有遇到过什么坏人,所以在她眼中,世界都是一片光明和充满阳光的。

一个没有心理阴暗面的女生,所以才会如此坦荡地面对生活。

曾几何时,我们都有过自己的梦想,可是最终只有极少数人愿意实践自己的梦想,虽然绝大部分都是以失败而告终。

咖啡厅,或许就是陈雅芝和她男朋友的梦想,其实这是一种浪漫的理想主义生活。

我现在都可以想象到,当初陈雅芝和她男朋友计划开咖啡厅的时候,两个人一定说了很多豪情壮志的话语,而且对于未来也是充满了幸福的憧憬。

可是现实就是这么残酷无情,生意不好,梦想照进现实,最终有人选择了放弃。

陈雅芝坚守的或许不止是一间咖啡厅,我感觉她坚守的更是和男朋友之间的恋情和彼此的承诺。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也开始想起了张爱玲和我的儿子乐乐。

我没有离开深城,那是因为我还存在幻想,我一直都没有放弃。

之所以我没有选择深城,那是因为我想从最初的地方重新开始,而深城就是我最初追逐梦想的地方。

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我在深城,我就无法摆脱生哥对我的影响,无法摆脱张爱玲狠心离开我而对我心理造成的阴影。

接下来几天,我每天都会去咖啡厅坐着,而且还会偷偷拍下陈雅芝工作时候的画面。

我开始偷拍陈雅芝,然后把偷拍的照片和视频放到电脑里面反复观看,就这样,我居然越来越喜欢上了这个其实长相普通的女孩子。

原来看一个人看久了,真的也会产生感情,当然这是在另外一个人空虚寂寞的时候才会发生的事情。

或许我真的是无聊,或许我真的是空虚寂寞,所以每天晚上我对着陈雅芝的照片发呆,居然越来越迷恋陈雅芝的笑容。

有一次我去咖啡厅点咖啡,看到陈雅芝帮我现磨咖啡的时候,我就随口问了一句:“过年你们什么时候停业啊?”

“还有三天吧,应该就会暂停营业了。”

“那过完年,什么时候再开业呢?”

“初八,初八正式开业,好听一点儿也吉利一点儿。”

“喔,那岂不是要休息十多天?”

“刚好两个星期啊,怎么了?”

“没什么,我随便问问,因为我过年不回家,所以就好奇问问而已。”

“你家是哪儿的啊?过年不回去,你爸妈不想你吗?”

“他们刚刚回去,我爸妈应该希望我可以尽快找到合适的项目,尽快做事儿才好。”

“其实我也不是很想回去,因为我觉得有点儿不好意思,但是过年不回家,我爸妈也不会同意的。”

“你是哪儿人啊?”

“清远啊,其实跟深城不远的。”

“是可以漂流的那个地方吗?”

“是啊,你去过清远吗?”

“好像那里还挺穷困的。”

“你估计去的地方比较穷困吧,我觉得还好啦。”

这个时候,陈雅芝已经帮我准备好了咖啡,然后说道:“你过去坐着吧,我让服务员帮你端过去。”

我这次选择去了楼上,果然发现楼上真的别有洞天,雅座比楼下的卡座要舒服很多。

服务员端来了咖啡,我一边喝着咖啡,一边想着陈雅芝的家乡。

其实我并没有真正去过清远,但是我在网上得知那个地方不怎么样,所以我就想说,如果陈雅芝家是清远的,在这里投资几十万开咖啡厅,那她家里面的条件,起码在清远应该算是很好的了。

广东这边确实有很多有钱人,但是可以给大学刚毕业的孩子投资几十万的家庭,我觉得应该不会很多。

可是如果陈雅芝家里条件很好的话,那她为什么要选择在深城这个湖贝村城中村的地方,开咖啡厅呢?

很多事情如果纠结下去,就会让人很苦恼。

玉战士

玉战士第二集

女子绝美的容颜映入眼帘,他只觉轰的一声,头脑顿时一片空白,反应过来后,他定定的看着慕容雪,眸子里闪着浓浓的震惊与难以置信,策马朝慕容雪奔了过来……

慕容雪很不喜欢那男子看她的目光,皱着眉头朝着卫风命令道:“别管这些劫匪了,马上离开这里。”

“是!”卫风领命,一拉缰绳,快马如离弦之箭一般,窜了出去,朝着前方快速飞奔,手持刀剑棍棒的劫匪全都被甩飞了出去,有的掉在道路两侧,有的直接倒在了道路上,戎装男子骑着快马飞奔过来,一马蹄踩在了一名劫匪的腿上,只听‘卡’的一声响,劫匪凄厉的惨叫穿透云层,响彻云霄:“啊!”

“姑娘,等一等,等一等……”戎装男子边策马飞奔,边朝慕容雪高喊。

慕容雪充耳不闻,朝着卫风道:“再赶快点,别让他们追上了……”她不喜欢那名男子,不想莫名其妙的和他有什么交集。

“是。”卫风扬起马鞭抽打马臀,快马瞬间加快了速度,急急的往前奔……

见慕容雪的马车越跑越快,丝毫都没有停下的意思,戎装男子紧紧皱起眉头,用力抽打座下的快马,边打边急切的大喊:“姑娘,请等一等……”

慕容雪依旧充耳不闻,还催促卫风:“再快一点儿。”

“好。”卫风又给快马加了两鞭,快马飞奔了起来,渐渐和那名戎装男子拉开了距离……

眼看着慕容雪的马车越跑越远,很快就要跑出他的视线,戎装男子眸底闪着浓浓的焦急,抓着马鞭,就要用力甩几下,目光突然看到了一道熟悉身影,他眼睛猛然一亮,朝着远方,高声呼唤:“五哥,五哥……拦住他们,快拦住他们……”

喜悦中带着焦急的声音远远的传来,慕容雪目光一凛,还来不及做什么,一道洪亮的声音突然响起:“停车。”

急驰的快马猛然停下,慕容雪伸手抓住了车壁,才没被摔出去,她明媚小脸微微阴沉,挑开车帘向外望,只见他们的马车跑到了漠北京城的城门前,守在城门口的士兵,排成一排,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慕容雪目光冰冷,戒备的望着士兵们:“你们要干什么?”

一名身穿银白色戎装的年轻男子排开士兵们走了过来,礼貌的朝慕容雪拱手:“姑娘见谅,在下的七弟有事要找姑娘……”年轻男子淡淡说着,不经意,看到了慕容雪的小脸,他礼貌的笑容瞬间定在了脸上,怔怔的看着慕容雪,眸子里闪着浓浓的震惊……

“五哥!”蓝戎装男子快速奔了过来,翻身下马,站到了白戎装男子身边,目光闪闪的看着慕容雪:“好久不见……”

慕容雪目光清冷:“我们不是刚刚才见过吗?”

“不是,我的意思是……”

白戎装男子目光微闪,伸手将蓝戎装男子拉到了身后,礼貌的朝慕容雪道:“在下叶宵,这位是在下的结拜七弟孙羽,不知姑娘是否方便告知姓名?”

慕容雪望望叶宵,孙羽身上的戎装,再看看他们身后,身穿铠甲,腰配大刀的士兵,心中暗道,叶宵,孙羽都是漠北京城人,官职不低,他们铁了心问她的姓名,如果她不说,他们肯定不会轻易善罢甘休,不过就是个名字而已,告诉他们也无所谓:“我叫……慕雪。”顿了顿,她又道:“我来自千炫金城。”

孙羽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你家在千炫,这怎么可能……”

慕容雪目光一凛,挑眉看着他:“为什么不可能?”

“因为你明明……”

叶宵伸手将孙羽拉到一边,不好意思的朝慕容雪笑笑:“他喝多了酒,神智不清,慕姑娘不必理会他的醉言醉语。”

“我在办差,滴酒未沾,哪里醉了……”孙羽不服气的辩解。

“我说你醉了,你就醉了……”叶宵没好气的瞪他一眼,眸底闪着少有的疾言厉色。

“五哥……”

“闭嘴。”叶宵厉声打断了他的话,眸子里闪烁的冷冽与严肃,看得孙羽到了嘴边的话,生生吞回了腹中,心不甘,情不愿的闭紧了嘴巴,不再说话,期待的目光有意无意看向慕容雪。

叶宵没再理会他,转身看向慕容雪,礼貌客套:“慕姑娘是第一次来漠北京城吗?”

“是啊。”慕容雪轻轻点头:青焰距离漠北有些远,无论是她,还是原主慕容雪,都是第一次来。

“京城最大的酒楼,是海仙楼,最好的客栈是好运来,如果慕姑娘有兴趣,可以去看看。”叶宵轻声说道。

京城最大的酒楼,最好的客栈,京城里虽然人尽皆知,但他们也要问问才知道,叶宵主动告诉他们,是在表示友好,慕容雪便没有佛他好意:“多谢指点。”

“慕姑娘客气。”叶宵声音礼貌。

“时候不早了,我们要进城找客栈,找酒楼,告辞。”慕容雪试探的道别。

“慕姑娘请便。”叶宵没有强势挽留,非常大方的摆了摆手,排成一排的守城士兵们瞬间散开,让出了道路。

慕容雪坐回了车厢,卫风驾着马车缓缓起程,慢腾腾的驶进了城门,身后传来两道忽近忽远的争持声:“五哥,你就这么让她走了……”

“不然怎么办?人家叫慕雪,来自千炫,一没惹事,二没触犯律法,我可没理由扣着人家不放……”

“五哥,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人家已经将自己的姓名,来历,说的清清楚楚的了,你还有什么可怀疑的?”

“可她实在是……难道五哥就不怀疑?”

“不怀疑,我觉得她说的就是实情……”

“五哥什么时候开始相信感觉了……”

“就刚刚开始的,不行吗?”

“可我就是觉得她……”

“闭嘴,这件事情,以后少提……”

听着那一道道隐晦的交谈,慕容雪清冷眼眸猛的眯了起来,脑海里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

玉战士

玉战士第三集

回到别墅,林婶已经将菜洗好切好分开放在了一边,见李唯西回来,忙过去帮她接过了食材,“小姐回来的有些晚,是这菜不好找吗?”

“算是吧,不过也遇到了一个以前的同事,聊了几句。”李唯西老老实实的说着,走去厨房看了一眼,不禁赞叹了一番,“林婶你这刀功我是比不了的,哪天教教我吧。”

“当然没有问题,小姐你看看需要我帮忙的。”

“没有了,麻烦林婶了,你先去歇一下吧,有事我会喊你的。”

“好的,那我就先出去了。”

林婶出了厨房后,李唯西就围上围裙开始了做饭。

她先煲上了一个简单的营养汤,之后就开始做菜,她选的菜都比较清淡,却营养十足,正适合林一这样的病人食用。

几道菜做好时,汤也差不多煲好,她放了调料之后就一点点盛进保温盒,把所有东西都包好,她就找林婶要了袋子,一刻不停的出门去找司机去医院。

等她带着饭出现时,发现林一已经洗了澡换了身衣服,正听她的话老老实实的看着电影。

他的头发上还递着水珠,似乎刚从浴室出来没有多久。

不知是电影有趣还是洗澡洗去了他的烦躁,此刻他的面色看上去那样平静和轻松。

见李唯西来,他还轻轻弯了一下唇,“这么晚?别跟我说只是买菜耽误的。”

“确实有其他事。”李唯西走去将菜一一拿出摆在旁边的桌上,“等你先吃完饭再说吧。”

林一果然就不再多问,拿起碗筷吃了起来。

菜太过清淡,他还是忍不住皱了一下眉,不过却还是没有多说什么,将汤一点点全部喝完。

看着见底的保温盒,李唯西的唇角止不住的浮现出笑容,眼睛也跟着弯了几分。

女孩的神情看起来那样温暖,似乎晃得林一心里也跟着暖了几分,但紧接着,心中刚压下去不久的烦躁,就又浮现了出来,使他的面色也明显冷了几分,连带着对李唯西的态度也变了许多。

扔下勺子,他倚回了床上,“收起来吧,明天不用做了。”

李唯西一怔,“为什么?”

“难吃。”

难吃?

李唯西心中微微一沉,眼中缓缓浮现出一抹难过之色,方才的喜悦被这样简单的一句话就轻易击碎。

刚才不是喝完了汤的吗?进门时也还对着她笑的那么温柔,怎么就说变就变了呢?

李唯西心里莫名有些委屈和无力。

她这些天知道林一对她态度一直很差,她一遍遍告诉自己是因为林一太忙,再加上她和汤姆的事才惹恼了林一。

但是也过去这么久了,林一却还是这样冷冷淡淡的模样,就连在家中,也时常自己睡在客房,不会来找她。

她一直都忍耐着,尽力对林一好,希望能回到以前的样子,但这一刻,她忽然觉得有些累。

即使如此,在沉默了一瞬后,她还是轻轻挽起一抹笑容,乖巧的说了一声“好”。

她从不会像其他人那样声嘶力竭的质问,遇到难过的事,也只学会了如何埋在心里不让人知道而已。

默默收拾好了碗筷和盒子,李唯西看着林一拿起了文件看起来,不禁问道:“还需要我继续画重点吗?”

“不用了,你先回去吧。”

“我还是留下吧,如果工作上有什么事,你还可以直接问我,我一直跟进的。”

林一没有再说话,算是默认了。

李唯西看了她一眼,就拿着盒子站起了身,“那我先去洗一下餐盒,你先看着吧。”

女孩的脚步很轻,没什么声音,但林一还是听得清清楚楚,包括她可以放轻了的关门声。

屋中一片寂静。

林一抬头看了眼女孩离开时关上的门,眼中第一次出现了一抹困惑之色。

刚才,看到李唯西难过失望的神色,他竟然会觉得后悔说出那番话。

这样的情绪,让他觉得有些羞恼,却又觉得疑惑。

并未让这样的情绪蔓延太久,林一十分果断的将这一切推断为李唯西的过错,并不再多想,专心于手中的文件。

李唯西洗好了食盒回去的路上,又遇到了十三爷,不禁笑道:“十三爷怎么又来了?”

“西西妹子,你这样说就不对了,什么叫又。”十三爷不满道,“我这不是看你辛苦,想着让你休息一下才来的吗?”

“不过。”他顿了顿,“你看起来心情不好,怎么,他又让你不开心了?”

“没有的事,十三爷想多了。”

“真的?”

“真的。”

李唯西认真的说着,却轻轻别开了视线,端着盒子示意了一下病房门,“我们进去吧。”

她走去开了门走进里面,十三爷跟在她身后一起走了进去。

一进门,他就用夸张的语气喊道:“亲爱的,你怎么还在看文件,这样我多心疼啊。”

“有事说事,没事就滚。”林一冷冷答了一句,头都没抬。

听出他此刻心情确实很不好,十三爷识趣的闭了嘴,耸了耸肩走去坐下,拾起旁边的一个苹果扔给李唯西,“妹子,帮我削苹果吧。”

“好。”李唯西点头应下,拿了刀就自觉的走到了另一边的沙发那里坐下削苹果,没有去打扰二人。

十三爷瞥了眼他正在看的文件,见他正好看到他要说的一个地方,干脆就拿指在上面点了点,“就是这里,你上次让我查的事有了点眉目,我就从这里开始说吧,”

林一干脆将文件地给他。

十三爷毫不客气的接下,前后翻了翻,拿起笔划掉了几大段落的内容,只剩下之前他点到的那一点地方,“那些都是错的,你别看了,凌云那边很聪明,故意做了个假的,而且几乎看不出破绽。”

凌云就是这次他们TK的合作方。

看到那些被划掉的地方,林一的眸色深了几分,“有趣,你继续。”

十三爷明白他所说的“有趣”是什么意思,也省了多去解释,就直接往下说道:“说起来,你不觉得这样的手法和你们TK很相似吗?当然,我并不是说你们作假,只是说这样记录的方式。”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