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棍成长记

恶棍成长记
  • 主演:艾拉·朗夫,杰尼斯·纽沃纳,塞缪尔·施奈德
  • 导演:德特勒夫·布克
  • 地区:德国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德语
  • 年份:2018

恶棍成长记第一集

“滚你妈的叶……S,你才技术不行呢,一会儿我就让你看看我的**。”

宫野叫道。

一边,QM挑眉,“哎呀,叫你S 啊,这个称呼好熟悉啊,叫的我会十分怀念过去的。”

“滚蛋!”

三个人说着,已经进了游戏。

而页面上,大家也对S有了新花样而感到很有兴趣。

“S加油。”

“S这两个也是大神吗。”

“他们说话好好玩啊。”

一会儿,三个人进了游戏后,就开始打了起来。

QM一如既往的没有人性,三个人一起进去,便开始抢起了资源来。

边抢着,两个人还边在那骂着。

“卧槽,QM,你有毛病啊,我找到的八倍镜,你给我抢走了。”

“你枪法那么烂,还没S好,你好意思要八倍镜。”

“尼玛你给我等着,麻蛋,我的红点也被你抢走了,你给还回来,不然老子打死你。”

“嘿嘿,你还想打我?我看你打啊,打啊。”

叶柠无语的说,“你们能不能别这么幼稚,我们可以好好的玩吗?,自相残杀算是什么意思吗。”

“你管管他,你看他在追着我跑,。卧槽,你敢打死我信不信我弄死你。”

“哈哈,你来啊你来啊,你不是号称你们那最厉害的黑客吗,我也没见你有多牛啊。”

“你麻痹,你等着。”

两个人不好好打,绕着游戏跑了起来。

叶柠无奈,只能在后面追了起来。

“喂,你们别跑了,我们能好好打人吗。”

叶柠对着耳麦说,“这两个幼稚鬼……算了算了,让他们跑吧……”

旁边看直播的要笑死了。

“S你弄的两个朋友上来搞笑的吗。”

“S,我的肚子都要笑疼了,他们这样,今天真的还能吃到鸡吗。”

“我觉得他们太捣乱了,这哪里是玩游戏了。”

这时,还有人直接说,“奇怪啊,我怎么觉得,刚刚骂人的那个声音好耳熟。”

叶柠看到了这么一个弹幕,赶紧看向了一边的宫野。

这都能有人听着耳熟。

宫野的粉丝也是很强大的……

这时,旁边终于有人看到了三个傻逼在这里赛跑……

直接他们便冲了过来,想要杀人。

然而这时。

QM直接一枪对着宫野打了过去。

宫野吓的赶紧趴下。

这时,子弹越过了宫野,直接打到了后面……

QM一杀。

外面观众一下子又开始叫了起来。

“哇,S,你的朋友枪法也很好啊。”

叶柠也忙找了个掩体,开始打人。

边跟QM说着专业术语。

“Q,三点钟一个,六点钟一个,我看应该是有八倍镜,你小心别冒头。”

“好,我后面包抄,你前面引一下人。”

叶柠开始对着那边打了起来。

QM从后面过去,斜着,直接将两个人打倒在了地上。

三杀,四杀。

叶柠这时换了个子弹,接着说,“Q,八点钟还一个。”

“收到。”

接着,又是一枪,最后一个,也倒在了地上。

“好的,收工。”

“嘿嘿,我就说,用不着他吧,来这里就是拖累我们的吗,我们二人世界多好。”

“滚你吗的,老娘是不屑出手。”

“哎呦,都老娘了啊。”

(七更)

恶棍成长记

恶棍成长记第二集

心宝的房间,充斥着各种元素。

以前超级喜欢粉红小公主,后来,又喜欢各种超级英雄,房间内风格不一。

大概唯一不变的,就是那张醒目的公主床。

厉漠南在心宝出生之前,就定了这张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公主床。

用的各种精料,自然不用说,昂贵的价值,不可估量。

不过,价值对外人来说,对心宝来说,它就真的只是自己睡觉的床而已。

她现在脱掉拖鞋,坐在床上,墨廷川则身体歪着,靠在心宝的床头。

床的木料自然散发的一种香味儿,让人闻着很舒服。

“心宝,想谈判什么?”

心宝小手拍拍床,“严肃!坐正了。”

墨廷川笑,坐正了。

心宝这才满意,然后小脸儿严肃下来。

虽然她这张小脸儿,就算是严肃,都看起来肉嘟嘟的可爱,没有什么说服力。

可是墨廷川还是得配这小宝贝儿。

“好。小墨哥哥,今天的事情,你做的对吗?”

心宝这一招先发制人,都是跟妈妈学的。

每次她做错事儿,许诺都会这样先质问她,心宝就会老实的回答做错了。

这小宝贝儿现在用这招来对付墨廷川,简直是活学活用呢。

“嗯,我做错了什么?”

心宝不满意墨廷川的回答,不过她还学足了许诺的姿态,继续说,这会儿小腰都插上了。

“大魔王,你做错了,不应该这么管我这么严格,我也有自由的。”

“心宝知道自由啦?什么时候学的?知道自由什么意思吗?”

墨廷川一下把心宝抱起来,放在腿上,怀中抱着肉呼呼的小家伙,抚摸着她的头顶,却得到小家伙不耐烦的反抗。

小手直接拨弄开墨廷川的手腕,小脸儿不高兴的仰着,嘟嘟嘴。

“墨廷川同学,严肃!这不是演习,这不是演习!”

“噗……”

墨廷川真的忍不住笑,这小宝贝儿学来的词儿真多。

一看墨廷川笑,小家伙真的生气了。

她重重的哼了哼,声音大了起来,大眼睛里,是非常非常超级大的怒气。

嗯,墨廷川想,至少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呢。

他顿觉有趣,可是又不敢真的让这小宝贝儿生气。

“好,不是演习,是严肃的谈判。你说,想要怎么谈?”

心宝沉着小脸儿好一会儿,才终于开口。

“我们要分开一段时间,你不能管我,我也不管小墨哥哥。”

分开一段时间?

墨廷川真的忍笑忍的很严重,这说辞,好像是个要求分手的女人,感情需要冷静的样子。

小宝贝儿还没有察觉到墨廷川的忍笑,她继续持续她的“严肃。”

“就一周。”

“咳……好,心宝说了算。”

厉心宝没想到会这么快,墨廷川就如此轻易的同意了。

她自己都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眼睛眨了眨,有些可爱。

墨廷川勾唇轻笑,捧着她的小脑袋,亲了亲额头。

“现在可以下去了吧?”

心宝点头,两人一下下楼,心宝就要赤脚跑出去,可是又被墨廷川给限制。

“穿鞋。”

恶棍成长记

恶棍成长记第三集

果然,肖晓玲再也无法淡定了,愤怒地一拍桌子,一条腿蹬在椅子上,露出女汉子的彪悍劲来,指指方奇:“方奇,你混蛋!在酒店里跟王安然怎么说的,敢不敢当众说出来?”方奇刚想争辩,刘璞玉却挺身而出:“肖晓玲,这里不是说话的事,咱们没必要闹的不可开交,让其他人看笑话。不如咱们找个地方把话说清楚,你们看怎么样?”

本来,王安然也就是大小姐脾气,当时只是想拖方奇垫背,也没成想要跟他怎么样。可是到了学校来一看,嚯,这个方奇还是流连花丛女友无数啊。是以肖晓玲这么闹,她也没在乎,事情闹的越大越好。现在听刘璞玉这么说,倒是来了兴趣,笑盈盈道:“好啊,咱们就去上面运动馆去说个清楚。”

苗苗没动,她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她闭关那段时间,方奇发生的事情,她在五彩空间知道的一清二楚。当时,她没说什么,让方奇自已去处理。

一行人来到射箭馆,刘璞玉把门关上,王安然不认识刘璞玉和吴艳,但她也听说过,这俩妹子就是方奇要保护的人。先发制人笑了笑问:“刘璞玉吴艳,是吧。我知道,方奇就是你俩的保镖。那也不能代表保镖就要偷主家的大小姐吧。雇主和主家的关系嘛,我跟方奇在酒店开过房,他还救过我,我们家都知道他是我男友。开房,你们知道是什么意思了吧。”又看看她俩的表情,又意味深长地说:“大概他没跟你们说吧。”

这话明显是带着挑拨的意思,若是吴艳和刘璞玉上当,自然会揪住方奇问他们到底是不是开房了,再不然就会气的翻脸,那王安然的目的就达到了。

可是,吴艳却没上当,抱着胳膊肘儿冷笑:“开房算个屁,我和玉玉姐苗苗姐早就四屁了呢,我们天天四屁。苗苗姐是正宗的大大老婆,玉玉姐是大老婆,我是小老婆,没你们什么事儿。要想做小黑哥的小妾,也要看我们答应不答应。”

肖晓玲除了暴躁,对斗嘴这种事却不在行,听说人家天天都屁上了,顿时憋的俏脸通红。安然跟方奇是怎么回事,她还是很清楚的,她只不过是觉得方奇这小子有点本事,可也没想到这个人渣居然会一泡三,连雇主家的大小姐也不放过,还天天屁。这叫什么事儿,这小子难道真值得安然那么喜欢吗?

其实她脑子也是简单了点,跟王安然许多年没见面了,一见面就听到她说方奇如何如何,就天真无邪地以为王安然是真爱上方奇不能自拔了,一腔热血地就想为王安然报仇。她哪知道王安然不过是一时兴趣使然,给家里逼的拖方奇下水,现在见吴艳说的这么理直气壮,自已先败下阵来。

跟吴艳那复杂的小脑瓜相比,她的逻辑就是说不赢就打,气的一指方奇:“不要脸的人渣,让我打死你再说!”说着上来便是个么么踹。方奇简直是有口难言,这些事他还真没跟吴艳和刘璞玉说的太清楚,现在见肖晓玲一言不合就开打,赶紧纵身一跳脱离人群,嘴里分辩道:“小铃铛,你听我说清楚。”

可是暴躁妞脾气上来了,哪里会听他说,追着方奇便打,方奇在弓箭靶子边躲来躲去。肖晓玲一时还追不上,顺手抽出一张弓搭上箭“嗖嗖嗖”便是三箭,方奇左躲右闪,三箭都落空,随手抽出来一把箭射出去。人一急眼,什么事都能干的出来,肖晓玲只知道方奇功夫高,她也没想到方奇能不能躲的开。

乱箭齐发之时,方奇一个没利索,啊呀地声身上中了一箭向后摔倒。刘璞玉王安然她们正在争吵呢,忽然见方奇中箭摔倒,全都愣了。吴艳一见方奇摔倒了,也是怒了,也不跟她们吵,跑步上前看到方奇身上插着一只箭倒在地上,当即“哇”地声嚎哭起来:“小黑哥,你怎么给射死了,快醒醒啊。”

肖晓玲手里拿着弓箭,还想再射的,也傻眼了,丢了弓箭也跑过来,嘴里还说:“我怎么会射死他呢,不可能啊,他功夫高啊,我打不过他的。”就见方奇左肋下中了一箭,两眼紧闭,不知道死活。

吴艳怒道:“你还脸来说,没听说过功夫再高也怕菜刀啊,你该有多蠢!小黑哥要是伤了死了,我一定会杀了你为他报仇。”伸手要拔出那只箭,肖晓玲忙说:“别拔!这里不是要害位置,你要是拔出来,他说不定就真死了。”

吴艳眼泪哗哗,一时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那你说怎么办?难道就让他这么带箭在这躺着吗?”刘璞玉和王安然跑过来,各种后悔就别说了,哪成想肖晓玲会如此暴力,刘璞玉还算冷静,忙掏出手机:“赶紧叫救护车吧。”便要拨打电话。

方奇却是“啊”地一声睁开眼睛:“啊哟,疼啊,疼死我了。”手还按在左肋下,吴艳和肖晓玲赶紧上前去扶他,肖晓玲也是一脸愧疚,急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对不起,我以为你能躲得开的,怪我不好。”

刘璞玉刚要打电话,王安然却是一把按住她的手:“先别打电话,咱们来检查下他的伤势。”来到方奇跟前蹲下,“方奇,你先放开手,我看是不是射中了。”

吴艳气道:“看个屁啊,把小黑哥的肾给射中了,你知道肾是管什么的。你们还想嫁给小黑哥,嫁个屁,肾坏了,你们都得做活寡妇!”

方奇还在装,眉头紧皱着:“别动,啊哟,我疼啊。”王安然一脸诡诈的笑笑,“方奇,都是狐狸,你就别跟我玩聊斋了,把你手放开让我们看看呗。”

方奇苦哈哈一张脸,“王安然,肖晓玲,我跟你们何怨何仇,你们到这儿都不放过我?在酒店里也是你吐了我一身,别再冤枉我了好不好,早知道我也不救你。”

肖晓玲也看出蹊跷,这方奇都中箭了怎么还瞎扯个没完?手放在方奇的那只捂住箭只的手上使劲一掰,那只握住箭只的手就从他肋下移开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