佣兵特战队

佣兵特战队
  • 主演:溱浩,刘洋子,海生,许建,猛子,Simone
  • 导演:梁志成,陈乐春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科幻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8
高战监制,陈乐春任出品人,房鹰任总制片人,梁志成、大黄蜂担任编剧,溱浩、刘洋子、海生、许建、猛子,Simone领衔主演的科幻动作网络电影

佣兵特战队第一集

钟浈望着眼前的温禾,开心的说,“你怎么有空过来的?我们一起去用晚餐!”

封爵尊和封唯悦虽然没有见过温禾,可是却听封天佑说起过的,尤其是最近,他更是私下同他们二人讲过她的。

不待温禾再说话,封唯悦就说了,“这就是传说中的禾姨,终于这么近的见到真人啦!”

一听这话,温禾看一眼他们三个,哈哈的笑起来,走到她面前,模仿着她的声音说,“你是传说中的小悦,他是小尊,亲爱的小包子。”她边说边走到他们三个中间,认真的说,“我可是早就认识你们的。”

其实见也是见过的,不过是没有这么的正式和面对面而已。

这样的谈话方式,让钟浈他们也不由得感叹,只能摇摇头说道,“那我们就算是认识啦,接下来先去吃饭吧?”

民以食为丄,现在正是吃饭的时候,当然得要先把肚子喂饱,才能再说其它的事情。

封爵尊、封天佑和封唯悦自然是痛快的答应着,“好!”

温禾更是明白事理,她呵呵一笑,看看钟浈和封北辰,“走吧!”

然后走到三个孩子的中间,引导着他们说,“要不要你们跟阿姨一起,让爸爸妈妈一起啊?”边说边给他们使眼色。

三个小朋友很快就会过意来,暧昧的点点头,同时看向钟浈和封北辰,“好的,禾姨,咱们四个一起玩也是很好的哦。”

钟浈和封北辰对望一眼,说不出的那种感觉,感觉彼此都像是罂粟花一般,事实明明显示不可以,可是心里却一直在蠢蠢欲动!

理智还是战胜了情感,钟浈淡定而有些遮掩的说,“那就把剩下的一点公事谈好吧。”

封北辰哦一声,配合的说,“好,随你。”

可封唯悦却纠正着封北辰,娇俏的说,“爸,你应该再绅士风度一些,妈妈可是这个世界上最动人的女人哦!”

面对孩子,封北辰却自然而然,又十分深情的说,“在爸爸心目中,最最娇俏动人的女人就是你这个小女神,其它的谁都比不过你!”

女儿是爸爸前世的情人,真的没有错,他们二人说起情话来,没有半分的违约感!这样的神情真的是让其它的女人只有羡慕的份。

孩子就是孩子,天真又无邪,她一听就笑得大大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雪白而整齐的牙齿都露出来,开心无比的说,“当然,我是最最漂亮的!”

这时封北辰才漫不经心的说,“有订好的酒店,就去哪里吧,其它的地方,现在是用餐高峰。”

钟浈和温禾当然知道封北辰所说的话是正确无误的,她们倒是无所谓,等一会儿没有什么关系,可封爵尊他们三个吵饿的小朋友,可就不一样啦。

于是她们二人相互看一眼,表示同意。

封天佑看看所有人,肚子又配合极好的响亮的咕噜的鸣叫一声,是以他有些调侃的说,“肚子都在抗议了,我们不出发去找美食,还要等什么?”

三个孩子总是无比的默契,封天佑的话音一落下,他们两个就积极的响应,“Let’s go !”

看着孩子们兴奋急切的样子,大人除了答应他们,哪里还能有其它的什么?

去饭店的路上,封北辰开着车,温禾在孩子们的要求下,一起坐在后座上嘻嘻嘻哈哈的说着话,好像他们已经认识很久,好像根本就不存在隔阂这么一说。

封唯悦和封爵尊则是盯着温禾一直在问他们以前和钟浈,小包子在一起的事情,不时发出会心爽朗的笑声。

钟浈和封北辰在前面倒也不尴尬,静静的听着他们说话。

他不时的拿眼睛看向钟浈,想要问什么,可是却有些不太如何开口。

可钟浈就不一样了,听着温禾同三个孩子的谈话,心里的感觉却很不一样,而且总是感觉心里有什么东西在撞击一般。

看到她表情不大对,封北辰关心的问,“你怎么了?不是又头疼了吧?”

不管到什么时候,什么样的情况下,她一动,他依旧是可以在第一时间捕捉到她的心情的。

温禾当然注意着前面的动向的,听到封北辰的话,立刻就关心的问,“小浈,你不是有些想起什么来了吧?”

她最是清楚钟浈现在的情况,而沈迦兴也有给她交待过,她极有可能很快就会把原来的记忆之门打开的。

这样一来,封爵尊、封天佑和封唯悦的心也揪起来,紧张而关心的说,“妈妈,你需要去看医生吗?”

封天佑更是体贴至极的说,“爸爸,你带妈妈去看医生,我们跟着禾姨就可以的,她是这个世界上除了妈妈以外 ,最好的人。”

钟浈赶紧的拒绝这样的提议,“不用的,没事,我就一点点疼而已。”她边说边自己揉揉太阳穴,又接着说,“我打开一点窗户,透透气,很快就好的。”

她不想要和封北辰单独相处,总感觉他是一个极危险的人,在各个方面!可却又有着某种魅力,让她情不自禁的想要去靠近或者说不讨厌他的接近。

封北辰体贴把车窗摇下,并不太清新的空气吹了进来,钟浈反倒是感觉到更不舒服,她自己把车窗摇上,轻声的说,“城市里空气不好,我没有事的。”

车里是有装空气净化器,所以里面的空气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宜人的。

而封北辰马上就很关心的说,“后备箱里有备着饮料和水,你想要什么?”

这还真的把钟浈给当着病号照顾起来,他这样的温情,让她感觉到不太舒服,她急急的说,“真的没有事,我忍一下就好。”

封唯悦这个女孩子却特别敏感的说,“妈妈,这是爸爸对你的心意,你要觉着接受哦。”

而封天佑更像个情感专家似的说,“接受别人的爱,也是一种能力,妈妈,你可不能一直只做女汉子哦!”

三个孩子像是在搞竞赛一般,封爵尊更总结般的说,“妈妈,你要做到缘来不拒哦!我们和爸爸都是你的亲人!”

佣兵特战队

佣兵特战队第二集

纪晨曦咬紧下唇瓣,羞恼交织,真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男人微微低头睨着她,呼出的灼热气息像羽毛拂过她的耳畔,酥酥麻麻的触感刺激下,她眼睫毛愈发抖动得厉害。

噗通!噗通!噗通噗通!

整个世界在这一刻都安静了,她只能听到自己凌乱的心跳声。

愣了足足有五六秒钟,纪晨曦才像是突然回魂,意识到两人暧昧的坐姿,着急忙慌地想站起身。

“嘶!”

然而,她刚一动,头顶上方就传来男人的闷哼。

容墨琛掐在她腰上的五指加重了几分力道,低哑着嗓音道,“不要动。”

男人的呼吸又沉又重,听得她心脏一紧,再紧!

两人离得太近,这样的距离太危险!

纪晨曦面红耳赤,咬咬牙,鼓起勇气扭头看向身后。

顿时瞳孔里清晰无比地映着男人棱角分明侧脸,斜飞入鬓的剑眉,高挺的鼻梁,削薄的薄唇,线条完美的下巴,俊美得能颠倒众生。

视线缓缓下移,男人穿着的衬衣领口处有三粒扣子没有扣,露出性感的喉结和锁骨,线条分明的胸膛若隐若现,存心惹人遐想。

纪晨曦眼睫毛快频率地扇动了几下,不敢再往下看了。

她捏着支票的手无意识地攥紧了几分,连说话都变得磕磕绊绊,“容、先生,您能不能放开我?”

从男人这个视角,恰好能看到她一张一合的唇瓣。

她的唇型很好看,色泽带着淡淡的樱花色,粉粉嫩嫩,口感肯定也很好。

容墨琛看着看着,喉咙一紧,心下突然生出一亲芳泽的冲动。

他喉结滚了滚,磁性的嗓音又哑了几分,“去见沈司夜的时候,跟他保持距离,嗯?”

纪晨曦听着他颐指气使的命令口吻,忍不住蹙起眉心,“沈先生是我的朋友,您应该没权利限制我交朋友吧?”

她的话音刚落,就感觉掐在她腰间的大手徒然收紧,低低的嗓音里透着危险的气息,“不准跟他交朋友。”

陆良川那边已经查到,沈司夜就是当初花天价雇人撞翻他车的幕后黑手。

在此之前,他们从没有见过,更没有商业往来,沈司夜针对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来者不善,容墨琛怎么可能允许她跟这种人有过多的交集?

纪晨曦看着他突然转冷的眼神,心下也蹿出一股愤慨的情绪。

他装病骗她这事暂且不说,他只是她的雇主,凭什么干涉她的社交?

想到这里,她语气平静地回道,“沈先生人挺好的,是个值得交的朋友。”

容墨琛盯着她,眸光沉沉,“你才跟他认识几天?就觉得他好?那你跟我说说看,他哪里好?”

纪晨曦对上他漆黑幽深的眸子,不答反问,“听说容氏最近在跟沈先生他们公司谈合作,他如果不好,您怎么可能跟他签合同?”

她最近经常陪男人去公司,对容氏正在跟沈司夜洽谈合作的事也略知一二。

容墨琛低头看着她,口吻淡淡,“我是商人,跟他签合同只是为了利益,他人品是好是坏跟我有什么关系?”

纪晨曦抿了抿角,“我不喜欢欠别人东西,沈先生的修理费已经拖了好久,再不还我肯定会过意不去。”

不知道她这句话里哪几个字眼取悦了男人,容墨琛听她说完,俊脸上神色缓和不少。

他终于收回掐在她腰上的手,慢慢悠悠地点头,“也是,我也不喜欢欠别人东西,明天的假批了。”

她能早点把钱还上,也能提前断了她跟沈司夜的联系。

见男人松口,纪晨曦顿时松了一口气,“谢谢容先生,钱我会尽快还给您,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出去,不打扰您工作。”

说着,她立刻从男人腿上站起来,眼角余光都没往男人身上瞟,便头也不回地朝门口走去。

手还没有握上门把手,身后又传来男人慵懒性感的嗓音,“等一下。”

纪晨曦脚步一顿,转头看向他,“容先生,您还有什么吩咐?”

容墨琛眼风往墙角方向一带,淡淡道,“你把棉花糖带出去吧。”

纪晨曦顺着他的目光看向墙角,发现墙角的青花瓷瓶里插着五根颜色鲜丽的棉花糖。

孔雀蓝色的瓷瓶瓶身莹透净白,古典雅致,跟可爱软萌的棉花糖明明是两种不同画风,此刻放在一处,竟有种说不出的和谐美。

她想了想,婉拒道,“容先生,您之前说得很对,棉花糖吃多了对牙齿不好,还是把它们留在这里吧。它们做得很可爱,就算不吃,时不时地看一眼,也能让人心情愉悦。”

她说完,拉开书房的门径自走出去。

容墨琛视线一转,落在蓬松柔软的棉花糖上。

他盯着它们,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唇角不自觉地微微上扬。

纪晨曦离开书房,后背贴着走廊的墙壁,抬手慢慢抚上自己左心房的位置。

她的心跳依然很快很快,心脏像是随时要从喉咙口跳出来。

纪晨曦低头望着手里捏着的支票,眼底浮起一抹困惑的表情。

她不懂容墨琛刚才为什么要那样对她,但是她很清楚两个人之间的差距,这个男人是华城万千少女的梦,而她是个有牢狱史的女人。

哪怕她对他有那么一点点的好感,那样的男人也不是她能肖想的。

他们只是雇主和看护,除此之外,不可能再有别的关系。

所以,她要心如止水,绝不能对他生出一丝不该有的遐想。

月底离开后,他们大概再也不会有机会碰面,她务必守住自己的心。

纪晨曦在心里说服自己,深呼一口气,努力调整情绪。

她站直身体,准备下楼找小易,不过还没有走到楼梯口,突然想到了什么,脚步猛地一顿,然后直接转身走进自己的卧室。

既然注定要分开,她现在有必要提前适应。

小易那么好的孩子,跟他接触越多,对他的喜欢也越深,她怕离开时会更加不舍。

每次只有看到他,她才会暂时忘记在监狱失去孩子的伤痛。

可是,关上卧室门的那一刻,纪晨曦感觉自己左心房的位置莫名疼了起来。

她抬手用力揉上心口的位置,那股疼痛依然萦绕在心头,久久没能散去……

佣兵特战队

佣兵特战队第三集

哗啦啦。

人群自动分开一条道路,让一行人通过。

晚宴正式开始之后,大家就可以随意走动,不需要一直坐在桌子前,所以很多人看到这边有热闹,立即围了过来。

一眼,就认出了为首之人的身份。

吴少,盛世娱乐的少东家吴法。

这一次明星慈善拍卖晚会的总负责人。

听说举办这一次明星慈善拍卖晚会,就是盛世娱乐的董事长吴盛世给儿子吴法的一次考验,如果能够办的妥妥当当,就会将盛世娱乐的部分产业交于吴法管理。

这也是吴盛世给吴法铺路,让娱乐圈的人都知道有吴法这么一号人,将来便于管理公司业务。

吴法也很有手段,这一次明星慈善拍卖晚会办的红红火火,邀请的当红明星足有二十多位,还有诸多富豪、大佬也都前来捧场,拍卖所得的慈善金额近一个亿。

这一切,都让吴法倍感自豪,自信心一度膨胀,已经幻想到自己正式接管公司业务,纵横娱乐圈的美妙画面了。

然而,在他左拥右抱两名二线嫩模享尽人间风流的时候,岳老二前来找到了他,哭诉不已,痛斥一个家伙搅乱晚会,一点都不给吴少面子。

吴少当即大怒,同时眼睛一亮,觉得这又是一个自己树立绝对威严的绝佳机会:担当冲撞我吴少,必定没有什么好下场。

所以,他带着一帮人,气势汹汹的赶了过来。

“吴少。”

周围的诸多明星和富豪大佬都面带笑意,对吴法微微点头示意。

吴法很享受这种万众瞩目的滋味,穿越人群直接走向叶昊。

一眼就看到了他和刘芳菲谈笑风生的画面。

尤其是,刘芳菲绝美的脸上露出的灿烂笑容,还有美眸中闪烁的异样光芒,都让他怒火中烧!

妈蛋,本少还没去找你算账,你丫就敢和本少抢女人?

吴法一直以来都对神仙姐姐刘芳菲有所觊觎,却苦于一点机会都没有:来硬的,人家也有后台背景;来软的,正眼都不瞧你一眼。

然而,得不到的往往是最诱人的,所以吴法一直没有放弃过得到刘芳菲。

长时间的挫败,让从小到大要什么有什么的吴法,心中滋生了邪意与恨意:等本少得到你之后,一定狠狠蹂躏一番,然后狠狠的甩掉。

“在本少的地盘,打伤本少的人,就想一走了之?”

吴法走到叶昊身前站定,一双眼睛泛着寒光,死死的盯着他。

岳老二站在他身后,一脸得意和狗仗人势的样子。

“吴法,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刘芳菲见吴法来者不善,脸色微变,不着痕迹的站到叶昊的身前,看着吴法说道。

叶昊目光一凝,有些诧异的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刘芳菲,对她的感官更好一些。

“误会?”吴法脸色阴沉的看着站出来的刘芳菲,伸手一把将岳老二抓出来,“他的右手被他给打断了,难道是误会吗?”

岳老二很配合的捂着右手,大声惨叫起来。

“哎呀,好疼啊,疼死我了。都是他打的,无缘无故把我的手给打断了。”

之前有不少看到那一幕的宾客,此时也都出面作证。

“岳老二的手的确是被这小子打断的,之前我们亲眼看见了。”

“是啊,当时还踹了一脚,岳老二都被踹倒了。”

“年轻人总是脾气火爆,一言不合就动手,这样是不对的。就算起了冲突,坐下来慢慢谈嘛,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和平解决的呢?非得动手不可吗?”

“就是,不管什么原因,动手打人总归是不对的。”

“历史经验告诉我们,武力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友好协商才是王道。”

……

这些人都是本地富商、大佬,从事的很多都是与娱乐有关的产业,自然会想着巴结吴少,站到他这一边。

转眼间,叶昊就成为了一个动手打人的暴力分子。

刘芳菲也是面露难色,人证物证具在,她也不好携私偏帮了。

仰冰玉和周小玲此时也都俏脸苍白,被这个阵势吓到了,另外也是担心叶昊。

肖文军则是心中暗爽:让你丫装逼,这下遭报应了吧!我就等着看你的凄惨下场!

只有白灵儿站在一旁,脸上毫无惧色。

她是在场唯一一个知道叶昊身份和实力之人,刚刚以一人之力覆灭了华山派,岂会害怕这些世俗公子哥?

吴法这时也注意到出尘脱俗的白灵儿,比之刘芳菲少了一份成熟和稳重,多了一丝稚嫩和清纯,是难得一见的绝代佳人。

“妈蛋,这个家伙身边竟然有这么漂亮精致的小妞?竟然还敢来撩刘芳菲?想把爪子伸入娱乐圈?本少就剁了你的全部爪子!”吴法心中暗暗想到。

“物证人证都在,你还要狡辩吗?”吴法一切尽在掌握的看着叶昊。

叶昊伸手将刘芳菲拉到自己身后,一步上前站了出来,直视吴法,气定神闲的说道:“人是我的打的。”

“好,你承认就好。”吴法眼中露出一丝得意与欣喜,环视四周大声说道,“我不是不讲理之人,这小子主动承认动手打人了,那么我也依法办事。”

“你,还有你,跟我走一趟。”

吴法用手指着叶昊和白灵儿。

他心中想着:只要到了自己手里,还不是随意揉捏,那个漂亮的可人儿也将被自己压在身下,狠狠蹂躏,想想都有些小激动呢。

叶昊何等心思聪慧之人,一眼就看出了吴法的花花肠子,目光一冷,语气在今晚第一次变了,变得冷酷冰寒,如同寒冬腊月一般让人感觉浑身发寒:

“自作孽不可活!”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叶昊,认为他是不是真的疯了?竟然敢这么和吴少说话?这是当面挑衅啊!

以吴少睚眦必报的性格,还不得弄死他!

果然,吴法脸上的得意一下消失了,眼神唰的一下变得杀气腾腾,用一种看待死人的目光看着叶昊,“小子,你是不是天真的以为这个世界是光明的?没有黑暗?以为我说依法办事,就不会拿你怎么样?”

“错!大错特错!我说的依法办事,依的是我自己的法,我的法让你生你就生,让你死你就得死。”“小子,就因为你的这句话,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无法无天!”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