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族领主

异族领主
  • 主演:VictorDante,PaulLauden,NinaSallinen,BetteSmith
  • 导演:理查德·劳里
  • 地区:美国
  • 类型:动作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8
不明飞行物,外星人,黑衣人,政府阴谋和议程。像许多人一样,汤姆·基廷认为这些东西是妄想狂和疯子们的产物,他自己也是个怀疑论者,直到他遇见了斯宾塞,一个真正的黑衣男子,一个精英内幕人士,在临终前在床上揭露了外星人议程的骇人真相。斯宾塞去世后,汤姆被迫向世界透露一个可怕的警告,警告人类即将到来的危险,从一个精英组织,统治人类活动的各个方面。

异族领主第一集

拐着脚我原本不想去上班,可没办法,太多事情要办,就算我现在想找个地方把自己藏起来,好好想想接下来的路到底要怎么继续走,也不得不先老老实实出门。

刚走到楼下,就被一辆骚包的兰博基尼吸引了目光。

眼皮狠狠一跳,我祈祷这车里坐的不要是上官翊。

昨天在医院大吵一架,虽然他强硬的给我办了住院手续,可我也趁他出去办事的时候偷偷溜走了。

我知道接下来肯定要和他面对,但并不想是现在。

然而车窗摇下,露出上官翊那张绝顶妖孽脸。脸色阴沉,目光冰冷。

“上车!”他看起来还在为我昨天偷跑的事情生气,声音冷漠。一说完就把车窗摇了上去,一副懒得理我的样子。

靠,既然这么不想见我,那你来干嘛?碍眼的吗?!

既然已经下定决心要和他划清界限保持距离,我又怎么可能在这当口上他的车。当没看到一样走到门口拦了辆出租车跳上去,“师傅,快走!”

再不走,我真怕上官翊会冲过来拉开门把我拽下去暴打一顿。

师傅约莫以为我赶时间,一脚将油门踩到底,车子蹭一声蹿了出去。我满车找安全带的时候,看到上官翊愤怒漆黑的脸在面前一闪而逝。

到了办公室,何晓婉看我拐着脚进来,一脸担忧:“姐,你这又是怎么了?”

“没事,你跟我过来。”我不想多说,坐下之后从包里翻出一个U盘递给她,“里面的方案你帮我打印好,然后送到总裁办公室去。另外,昨天的董事会结果怎样?安迪当代言人的事情拍板了吗?”

昨天上官翊之所以从医院离开,就是为了去开董事会,要不然这厮肯定盯我到死。

“姐,我正准备跟你说呢。昨天翊总从外面回来之后,宣布董事会延期,具体延期到什么时候,也没说,所以……”

“延期?”我听完差点跳起来,这货又搞什么幺蛾子,“理由呢?”

“翊总没说!”

“靠!”我气得一把将桌上的文件摔出去。

办公室门打开,罪魁祸首一身冷气的进来,只淡淡扫了一眼何晓婉,后者就被吓得飞也似逃了出去。

瞪着很没出息的某人背影,我俯身把地上的文件捡起来:“我还有事要忙,翊总请回吧。”

“告诉我,你又在闹什么?”

闹?原来我现在看起来,真的很像无理取闹的小女人啊!

可惜,我并没有当小女人的资本。

“翊总误会了,拿着翊总给的工资,我总要认真做事才对。翊总,请你离开吧!”为什么,看着他这张俊美到发指的脸,我还是会热血沸腾心跳加速。

“给我一个足够说服我的理由!”

理由,我凄然一笑,怔怔的看着他:“上官翊,在你心里,究竟把我当成什么?”

“……”他有些呆住,看着我的脸。

“我很笨,也很冲动,最重要的是总学不会管住自己的心。别人稍微对我好一点,在我困难的时候伸出援手,我就会傻傻的为他心动。就算曾经它被伤害得面目全非,让我痛不欲生,可却又莫名其妙的重新为了一个人而恢复跳动。”

我竭力扯出一抹笑,却显得格外恍惚:“曾经,我发誓再也不要喜欢任何一个人,绝不再给任何人伤害我的机会。可是,我居然这么不争气,誓言还回绕在耳边,可是心却就那么沦陷了。我是个很没出息的人,一旦喜欢上一个人,便是执着的一生一世。所以我受了伤,伤口也会很难愈合。上官翊,我玩不起感情游戏,我真的玩不起。”

眼泪,就这么不争气的落了下来。毫无防备,却又支离破碎。

我能看见上官翊眼底一闪而没的心疼,可是心疼之后更多的却是挣扎纠结。

这样的纠结,让我的心瞬间沉入谷底。

“我……”

我不屑一笑,骄傲的擦掉眼泪扭头:“所以,翊总,请你离开!”

他一把抓住我的肩膀,让我正视他激动的神情,咬牙切齿,“沐沁瑶,你为什么一定要这样逼我?!”

原来,我一直是在逼他。

逼他承认原本子虚乌有的感情,逼他放弃自己好容易看到的猎物。

心,像是被人捅了一刀,窒息的疼痛让我连呼吸都不敢太用力。

我惨淡一笑,直直的看着他,无力的道:“好,我不逼你。那么,现在你可以离开了么?”

“你……”他很气恼,却又不知道怎么发泄,浑浊的热气扑打在我脸上,让我直观感受到他的怒气。

“你现在受伤,脑子不清楚,我不和你说。等你冷静一点之后,我们再谈。”

我伤的是脚,不是头。

可是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我却无法把心底的愤怒大声吼出来。

只能无力瘫软在椅子上,茫然失措。

我们之间,到底算什么?

“喂……”办公室的门忽然被人撞开,顾梦晨一脸震惊尴尬,“你没事吧?”

我镇定抹泪,“没事,你找我什么事?”

“刚刚宋芊羽派人过来通知,她找到了合适的代言人,让你去看看。”

“好,我马上就去。”

深吸口气,我收敛心神,整理了一下衣服从容起身。

路过顾梦晨身边时,却被她捉住了手腕,对上一双充满担忧的眸子:“你,确定没事?”

我嚣张一笑,挣开她大步离开。

怎么会没事,心就像被挖开一个大洞,比过往的伤痛更加疮痍。

我无法直视,只好假装看不见。

宋芊羽的办公室里,上官翊脸色阴沉。看到我进来,也只是淡淡扫了一眼便收回目光。

“沐总监来了,”宋芊羽倒是格外和善的站起来和我打招呼,一脸热络笑意,“我听说你一直没找到合适的代言人,正好我发现一个不错的人选,所以带来让沐总监参考一下。翊也觉得不错,不过到底是沐总监要用的人,还是要你觉得合适才好。”

这是让我做参考么,这是直接通知加炫耀好吧。

心被狠狠揪了一把,我侧头,看到一旁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穿藕荷色雪纺裙的女孩子,眉宇划过一丝冷笑。

“不好意思,我已经找到合适的人选了。”

异族领主

异族领主第二集

裴俊爵没料到她会是这样的反应,他紧皱着眉头反问道:“你笑什么?!”

“俊爵哥,死我都不怕了,我还有什么可怕的……而且我可能是忘记告诉你,如果……你没有跟我履行承诺,可能秦玖玥随时都会有危险……毕竟她不在我的手上,但却在我的保镖手上,他们可以为我卖命,只要没有得到我的指令,第二天早上,他们便会开始执行任务,让秦玖玥死得更加难看点,我想,这并不是你所希望看到的一幕吧……”夏颖星都有些喘不过气了。

裴俊爵的瞳孔顿时放大了,他紧张的追问:“你再说一遍!你到底是想对玥儿做什么!”

“我只是在惩罚她而已……是她从我的身边抢走你的,从小到大,只要我想要的东西,我都会争取得到,唯有你,我再怎么努力,都没有办法得到你的回眸。有时候我在想,是不是因为我不够优秀,但直到秦玖玥的出现,我才知道,你要的并非是有多么优秀的女孩,但是……我真的很不甘心,我们认识了这么多年,你却因为小时候那件事情对我耿耿于怀了那么多年……”夏颖星还在纠结这件事情。

裴俊爵看着她的眼神除了冷漠就只剩下厌恶了。

但是夏颖星还是温柔的对他说着:“俊爵哥,为了你,我甚至可以掏出自己的心给你看,我对你,从以前到现在就很执着,除了你,其他人,我都不敢兴趣……”

“除了玥儿,我对其他人也同样不敢兴趣,所以你说再多也是没有用的!”裴俊爵毫不留情的拒绝她。

“是吗……唉,早料到了……俊爵哥,你亲我一口,我跟你说一个秘密好不好?”夏颖星突然话锋一转,又开始要求裴俊爵做事情了。

但是裴俊爵现在是全身心排斥她,所以压根就不会听她在胡说八道,他依旧是那副冷漠无情的表情盯着夏颖星。

“是吧,我连这么低的要求你都不愿意答应配合我一下,要不,你还是让我死吧……”夏颖星的眼睛里面有什么东西在陨落。

这也是裴俊爵第一次看不懂她内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有时候这个女人表现得很端庄大方典雅,有的时候却无辜清纯,但有的时候却是十分的邪恶丑陋。

人一旦复杂,理智总会有那么一刻是会被恶魔给吞噬的。

“死?当然会让你死,但是怎么可以让你死得那么痛快呢?……只不过在此之前,我希望,你最好把玥儿的下落说出来!”裴俊爵强忍着杀人的怒意。

夏颖星现在的做法根本就是在拖延时间,裴俊爵不知道她到底想玩什么,但是他绝对不会让夏颖星得逞的!

夏颖星的眼睛往地上瞄了一眼,裴俊爵看到她另一只手艰难地伸进睡衣内衬……

“该死的,你以为你的诱惑对我来说很有用吗?我告诉你,你做梦去吧!”裴俊爵用另一只手想要阻止她掀开睡衣的冲动。

可惜,却并非裴俊爵想的那样……

异族领主

异族领主第三集

急救室门口突然发生的争吵把现场所有人都惊呆了,也进一步证实了赵家兄弟俩素来不和的传闻。

对于春江四大家族的其余三家,当然是乐见其成。

赵家如今在春江枝繁叶茂,如日中天,外人很难撼动其根本,不过一旦赵天龙死了,赵家兄弟俩再出现矛盾,那就给了他们一个趁虚而入的最佳机会。

同样,对于赵家本家人,以及那些和赵家关系密切的官员和商界大鳄来说,这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

一旦赵家现任家主赵天龙不治身亡,赵家的下一任家主肯定会是赵普和赵彬两兄弟中的一个,看他们现在的样子,想让他们精诚团结绝对是痴心妄想。一旦出现变故,那绝对不是小事。对他们这些依附在赵家这棵大树上的人来说,一旦大树出现危险,那他们也随时会毁于一旦。

所以当赵家两兄弟眼看就要当场撕破脸的时候,很快就有人围了上来进行劝阻,其中不乏春江官场的重量级人物,以及和赵天龙关系非常密切的商界大鳄。有了他们出面,赵普和赵彬就算再生气,也不得不消停了下来。

很快,急救室外再次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之中,所有人都在焦急地等待着急救室里传出的最新消息。

在角落里,阿五对白如烟低声说道:“小姐,要不你先回去吧。”

白如烟微微摇头,蹙眉道:“我有种不好的预感,今晚可能会出事,而且是大事。”

说完,她还朝赵普和赵彬兄弟俩的方向瞟了一眼。

“小姐,你是说他们?”阿五注意到白如烟的眼神,低声问道。

白如烟放低了声音,“外人都以外赵普和赵彬是亲兄弟,但是据我所知,他们其实是同父异母的兄弟。赵彬的母亲曾经是赵天龙的秘书,生了赵彬之后不久就死在了一场非常蹊跷的火灾之中,传闻赵普的母亲,也就是赵天龙明媒正娶的妻子可能就是这场火灾的始作俑者,当然,这只是传闻,谁都不知道真相是怎么样,不过从那以后,赵天龙就再也没有找过其他女人,而且后来的人都以为赵彬和赵普一样,都是一母同胞。”

阿五面露惊讶之色,低声道:“如果是这样,那赵天龙死了,他们俩十有八九要闹腾。”

朝赵家两兄弟看了看,阿五继续说道:“不过赵普做事非常沉稳,很有他老子的风采,赵彬估计很难争得过他。”

白如烟微微摇头,“不一定,赵彬这个人心思阴沉,做事情不择手段,赵普虽然成熟稳重,但是优柔寡断,最后谁赢谁输,真说不好。不过我肯定是希望赵普能赢,否则真的让赵彬当了赵家的家主,对我们这几家来说,绝对不是好消息。”

就在这时,急救室的门开了,赵普快步走了过去,对着从里面走出来的王教授问道:“王教授,我父亲现在怎么样?”

王教授摘下脸上的口罩,脸色非常凝重,说道:“病人全身多处骨折,内脏也受到损伤,不过这都不碍事,最麻烦的是头上的伤,非常严重,随时都有死亡的可能,所以希望你们做好思想准备。”

赵普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无比,身体不由自主地晃了两下,差点摔倒。

他急忙抓住王教授的胳膊说道:“王教授,你是我们春江最好的脑科大夫,请你一定救救我父亲,不管需要什么药你尽管说,我马上派人去买!”

“我们肯定会尽力的,不过——”

“不过什么?”赵普急忙问道:“王教授,你有话尽管说。”

王教授确实挺犹豫的,因为在脑科方面,他对秦海是非常推崇的,但是眼下的事情非同小可,秦海要是能治好赵天龙当然没话说,可是他要是治不好,或者赵天龙一下子没撑住,死在了手术台上,那赵家很有可能会把这笔账算在秦海身上。如果是这样,那他就等于害了秦海,所以他非常犹豫。

不过看到赵普殷切的眼神,王教授本着一颗医者父母心,有些于心不忍,最后还是说道:“其实我们春江最厉害的脑科大夫不是我,而是另有其人。如果能把他请过来,那病人存活的希望就会增大几分。”

赵普激动地道:“那太好了,王教授,请你告诉我他的地址,我现在就去请他过来。”

“他叫秦海,是雅芳集团保安部的部长。”

王教授的话让赵普楞了一下,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问道:“你说的人叫秦海,二十来岁的那个秦海?”

“没错,就是他!”见赵普认识秦海,王教授高兴地道:“你既然认识他,那就更好了,小秦的在治疗脑科疾病方面非常厉害,你们最好马上把他找来。”

说完之后,王教授又回了急救室里面。赵普则一脸古怪地朝白如烟看了过来。

白如烟见赵普面色古怪,走过来好奇地问道:“医生怎么说?”

“他说想救我父亲,必须请秦海过来。”

“秦海?”白如烟也瞪圆了眼睛,惊讶道:“怎么会是他?”

赵普却毫不犹豫地说道:“王教授肯定不会骗我,我这就给秦海打电话。”

说完,他立刻拿出手机拨通了秦海的号码。

此时,在玉龙岛1号别墅里,秦海叉着腿坐在真皮沙发上,正像一个万恶不赦的地主老财似的,享受着两个女孩的殷勤服务。

“姐夫,是我弄得舒服,还是臭萌萌弄得舒服。”

“秦海哥哥,是不是我的手法更好?”

“嗯,都舒服,都很好!”

秦海手里捧着一碗葡萄,眼睛看着前面的电视屏幕,嘴里嚼得吧唧作响,吃得那叫一个爽。

而韩筱筱和金雨萌则分别坐在他两边,挥舞着粉拳不停地帮他捶腿。

一阵手机铃声忽然从他面前的茶几上响起。

秦海头也不回地喊道:“盈盈,帮师父把电话拿过来。”

正忙着做卫生的王梦盈急忙飞奔过来,从茶几上拿起手机递给秦海。

刚刚下楼的林清雅看到这一幕,顿时“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这个臭家伙还真把自己当成老爷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