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地巫师

战地巫师
  • 主演:AlainLinoMicEliBastien,瑞秋·玛瓦赞,SergeKanyinda,MizingaMwinga,RalphProsper,JeanKabuya
  • 导演:阮金
  • 地区:加拿大
  • 类型:战争片
  • 语言:法语
  • 年份:2012
本片通过一个正值青春期的女孩科莫娜(瑞秋·玛瓦赞 Rachel Mwanza饰)的视角,讲述非洲内战的残酷与非洲人民对和平与人性的渴望。12岁,科莫娜的村庄被反叛军摧毁,她的父母也都被杀。科莫娜被当地发叛军绑架,被迫成为一名娃娃军。13岁,科莫娜不仅被残忍的反叛军指挥官训练成一名杀人工具,更成为他的一名慰安妇。在终日的痛苦与恐惧中,科莫娜与年龄稍大的白发男孩(涩吉·坎恩达 Serge Kanyinda饰)相爱了,科莫娜称他为“魔术师”。14岁,科莫娜竭尽全力逃回自己的家乡,终于摆脱了反叛军的控制。   女主角瑞秋·玛瓦赞摘取2012年第62届柏林国际电影节(银熊奖)最佳女演员桂冠。《战地巫师》并在2013年,荣获第85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外语片提名。

战地巫师第一集

时蜜退后道:“少爷,我明白你的意思,但这是时老的命令,很遗憾,就算你要求质量,我也不会是你的贴身人,我会要求总部派一个,和我一般质量的人,今天就会到。”

“拿你们时家来压我?”封非季最讨厌被威胁,面露不悦。

时蜜迟疑了一下,才说:“很抱歉,我只是必须遵从命令。”

忽地,封非季轻笑:“看来,你并不会撒谎?我从你的表情就知道,根本没有什么命令,拒绝我,完全是你个人的想法,若是我向时家报告,你觉得会怎么样?”

时蜜沉默了,只因耳机里传来了时老的声音。

“蜜,你为什么不敢做他的贴身保镖?你心虚了?”

时蜜当着封非季的面道:“不是。”

封非季以为这是她的回答,蹙眉:“那我要你解释解释?为什么要拒绝我?”

与此同时,时老说:“既然不是,那就当他的贴身保镖,但在此期间,若是发生了什么,你照样是要接受惩罚的,为了证明你没有心虚,你敢吗?”

有爷爷的命令,时蜜不敢不答应了。

她对封非季道:“好,我答应你。”

“又答应了?”封非季看出不妥,“那我想知道你为什么拒绝?”

时蜜冷冷道:“你对时家而言,只不过是客户一般,我只是觉得,以我的身边,没必要亲自保护你。”

“那你为什么又答应了?”封非季已然察觉不对劲。

“我答应你,是因为前一刻,我的上司,在耳机里对我说,这次我的佣金会加倍。”时蜜的眼睛眨都不眨一下。

瞬间,封非季的表情,是这辈子都没有过的难看。

这一切,仿佛都是他对眼前这个女孩抱有希望,然而她只是因为佣金的多少,决定去留。

“好,那半小时后,我会出门,你最好跟紧我,才对得起你那些佣金。”

几乎咬着牙,封非季才能冷静的说完这些话,转身上楼。

时蜜从头至尾的很淡定。

她看着封非季上楼,终于在这个地方有了一点快感。

她的自尊心不允许她被嘲讽,被威胁。

而且封非季说错了,他不了解她,相反,她是撒谎的高手。

只要她想,她可以顺其自然的说出以假乱真的事实,尽管她不会意识到方才说的谎言,会伤到封非季的心。

她只知道,她赢了。

……

封非季回到房间后,真的确定了,043不是他要找的人。

可043不是时蜜,时蜜又在哪……

半小时后-

大家都一一出门去上课了,且随行保镖都跟着。

只有时蜜还站在大门口等待。

剩下两个手下站在时蜜的身边,问:“小姐,真的不要我们和你换吗?”

时蜜微微一笑:“这是爷爷交给我的挑战,而且你们放心吧,我已经看透了,昨晚的惩罚,我记得很清楚,不会再让自己受那样的苦,你们放心,还有,以后,叫我的代号,不要叫我小姐,以免被他们听见,我的身份如果在这里暴露了,不值得。”

“是,我们明白。”两人小声道。

“你们走吧,我一个人在这里等封少爷。”

随即,两个手下都离开了。

战地巫师

战地巫师第二集

第733章 开始拼命!

萧千寒一开口,所有人的动作都为之一顿。

那三人看向萧千寒的目光,明显带了些轻蔑的不屑。蝼蚁就是蝼蚁,即便伤好了,也无法改变是蝼蚁的事实!

龙九清楚的听见萧千寒的声音,碍于锋利异常的凤烈剑,并没有立刻转头,而是身体一跃,到了旁边之后才转头看去,同时眉头轻皱。他忽然意识到,之前已经浪费了很多时间。虽然萧千寒实力不强,但他隐隐感觉萧千寒应该还有底牌。所以,他一直想要尽快将萧千寒击杀!而之前萧千寒受伤的时候显然是最佳时机!当然,强杀的话,也没有难度!他只不过习惯了用最小的付出换取最大的利益!

摆脱了阻拦的凤烈剑,则趁势一道光芒闪过,回到了萧千寒的身边。

至此,所有人齐聚。

之前打斗的龙钰元殊二人也默契的停手,两个人勾肩搭背的,哪里还有一丝生死相搏的意思,根本就是一对好兄弟!

从洞口开始,龙钰就开始演戏。因为他很清楚,以自己的实力恐怕只能够抵挡那五人一瞬间的功夫,而且自己至少也要身受重伤。与其拦住他们一瞬,倒不如假装投诚,多耽误他们一些时间。

结果是显著的,他不仅成功的拖延了他们时间,还将时间拖延到萧千寒睁眼。对于他来说,这已经算是意外的收获了。

如今,萧千寒已经睁眼,虽然他也知道,对付剩下的那四个人也是极难的事情,但不知为什么,心里不再紧张了,而且还有了斗志!

扭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元殊,他忽然想到什么,怼了一拳,道:“你刚才那一脚也踹的太狠了点。”

元殊憨厚一笑,“这不是逼真么。”

龙钰哈哈一笑,跟元殊二人默契的双双握紧兵器,分别站在萧千寒两旁。

感受到二人的动作,萧千寒发自内心的笑了一瞬。随后迈步向前,朝着身后一挥手,一道防护性禁制直接将所有人都罩了进去。

接下来的战斗,并不是他们能够参与的,能够保住性命就是胜利。

龙九的目光紧盯着萧千寒,半响过后,他忽然笑了,笑的很放松。“萧千寒,你很不错。假以时日,你一定会成为一个了不起的人物。不过这需要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你能够一直活下去!很可惜,你的性命将到此为止。即便你没受伤,也不是我们中任何一个人的对手,更何况你受伤了,而且伤的不轻,对么?你虽然装的很像,但是可惜,瞒不过我的眼睛。”

萧千寒冰冷的勾了勾唇角,目光蔑视,“实力强就一定会活到最后?夜郎自大!不论你们是谁,你们都将为刚刚伤害过的人而付出代价!”

赵蕊蕊的伤,小喵身上的血迹,她都看的一清二楚!也记得一清二楚!

“代价?”龙九已经确定萧千寒仍旧有伤,所以对萧千寒的提防已经降到了最低。一个受了伤的萧千寒,即便底牌尽出,以他们四个人也足以将其杀死!这一次的任务,可以圆满完成了!“让别人付出代价的时候,需要有足够的实力!不要想着用激将法,激我们逐一出战。对付弱者,我从不会留情。”

“一起上!用合击,杀了她!”他沉声朝着另外三人吩咐道。狮子搏兔亦用全力,更何况他面对的可是一只豺狼!

“是。”那三人整齐的应了一声,瞬间就摆好了姿势,就等龙九就位,然后发出合击!

就在这个瞬间,萧千寒动了。她如今只能够调用少量的灵力,并不意味着她不能进攻。

心念一动,盘古凶铃直接出现在她的手掌之上。虽然三次的机会都已经用尽,但是眼下的情形,逼得她不得不用。这四个人的实力太强了!强到她单打独斗,不出底牌的情况下都很难战胜一个,更何况她同时面对四个!

即便拼着被反噬的后果,她也只能使用盘古凶铃!只希望这是第四次使用,反噬的机会小一些吧!

下一瞬,她轻轻摇动盘古凶铃,一阵阵魔幻般的声音宣泄而出。

随着使用次数的增加,她的动作越发熟练。再加上她的实力比第一次使用的时候提升了许多,所以操控起来更加顺手。甚至,她还能控制音波的攻击方向,还能进行集中。

如此一来,原本分散的音波,被她直接集中在龙九等四个人的身上。

龙九等人听说过盘古凶铃,但是根本不可能想到盘古凶铃就在萧千寒的手中,毕竟那可是当年的无上凶物啊!

猝不及防之下,他们四人全都被盘古凶铃的音波击中。虽然他们的实力比萧千寒强,但是盘古凶铃太过逆天,这些实力的差距直接被盘古凶铃无视掉。就连实力最强的龙九,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只不过他的实力比萧千寒强的更多一些,所以竟然能够稍微对抗一下盘古凶铃的音波攻击!

一眼看清四人的状况,萧千寒冷眸半眯,杀机隐现。

就是现在!

瞬间,凤烈剑动了。因为有剑灵的存在,凤烈剑攻击可以不消耗萧千寒的灵力。

就在凤烈剑动的瞬间,龙九也表现出强烈的挣扎,仿佛要挣脱盘古凶铃的束缚!

萧千寒眸光一寒,没有去管龙九,让凤烈剑直接攻击另外三人!如今的情况,如果击中龙九,只能伤而杀不成,而且还会让龙九从束缚中彻底挣脱。到时面对龙九的攻击,她将没有机会去针对另外三人,也就是说这里仍旧是以一敌四的场面。

而先杀了那三个人,即便龙九没受伤,最多不过是一对一罢了。

孰轻孰重,高下立判!

一道寒光闪过,凤烈剑的剑刃飞快的划过了那三人的脖颈。甚至连一滴血都没有流下,那三人就齐齐倒地,死的不能再死了。

这并不是说这三人实力普通,而是盘古凶铃太过逆天,太过凶悍!而且,萧千寒还是冒着被反噬的风险。如果一旦发生反噬,那么体内被压制的毒素将瞬间爆发。都不用龙九等人动手,她自己就必死无疑了!

从她睁开双眼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开始拼命了!

战地巫师

战地巫师第三集

只是这依然改变不了明月心从第二版甚至第三版退出去的速度,现在大家谈的是魏志萍、沈雪柔与布政使家的吉大小姐,至于明月心只是大家偶尔在茶余饭后才提到一两句而已。幸亏还有人格外关心明月心,现在韩顺就笑着对彦清风说道:“嗯,那边说了七天以后让你夜闯明月阁,那边会做好一切准备到时候你可以为所欲为,笑宁你实在艳福不浅啊,早点帮老头子抱个孙子回来!

第一时间赶回来的彦清风却是锁紧了眉头,他并不认为这幕后黑手这次兴风作浪只是让他偷香窃玉而已:“张南宇相公那边有回复了没有?”

韩顺没想到彦清风一下子就问到了重点:“那自然是怒极攻心,他说了,很多事情过去几十年了,他自己都已经忘记了,没想到有心人都还记着……”

实际上这些关于张南宇的黑材料倒有一大半出自韩顺之手,韩顺虽然奉命在南京养老,但实际使命却是监视在南京的文武群臣以防有人意图不轨。

虽然不能直接过问南京事务,但是韩顺却有着直接向今上递送密折的权限,所以他手上不知有多少各个方面送来的报状信与黑材料,稍加搜集就弄出了一整套张南宇的黑材料。可对于张南宇来说在这个节骨眼出现这样重量级的黑材料自然是根本无法接受,韩铁石怕影响前程,张南宇更怕影响前程,韩顺笑着说道:“张南宇已经跟马总管说清楚,这一次咱们两家一定联起手把这个

幕后黑手纠出来!”

他又补充了一句:“他不但把他们张家大少爷派过来坐镇南京,甚至还把叶擎天都派过来,只要查到幕后黑手是谁立即动手!”

彦清风吃了一惊:“一叶擎天?没想到叶擎天居然是他们张家的人?实在想不到了!”

这位“一手擎天”叶擎天对于彦清风来说简直是如雷贯耳,那可是真正的江湖传奇,十几年前曾经创造过无数辉煌战绩,只是后来因伤退出江湖才渐渐没了他的声音。

但是江湖上依然流传着他的传奇,彦清风也曾经听说过叶擎天的许多传奇,但是彦清风怎么也没想到这么一位江湖奇侠居然沦为张家的家奴。韩顺倒是笑了起来:“他不做张家的家奴难道还有别的出路不成?现在他现在可不比以前,现在他是不但有老婆孩子要照顾,还有一大帮亲戚朋友在等米下锅都指望他叶擎天赚钱,可是他当年只知道义薄云

天根本没攒下多少钱,四处跑场子赚到的银子还不够他自己付医药费,这种情况下他除了攀附张家还有什么选择……”彦清风已经明白了,过去是一人吃饱全家不愁,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叶擎天江湖奇侠的名号换不来真金实银,而且满身是伤一个月下来都不知道要用掉多少医药钱,而且还有几十号亲戚朋友甚至是老婆孩

子兄弟姐妹指望着叶擎天赚钱养家。

而张南宇可是堂堂户部员外郎,手指稍稍动一动都能腾挪来金山银山,所以叶擎天投效张府才是最合适的选择。

彦清风点点头,那边韩顺继续说道:“有了张大少爷过来,我们这事就能成了一半,就看现在追查的进度怎么样了?”

彦清风却是突然问道:“对了,那幕后黑手让我七日后入夜潜入明月阁,除了这一点还交代了什么没有?”

韩顺摇了摇头说道:“这倒是没交代过,他只是说他已经准备好一切,你进明月阁就跟在自家后院差不多,一切都万无一失!”

“谁信这说法就是死路一条!”

彦清风冷笑一声:“明月心这样的绝代佳人,就躺着床上等着我去偷香窃玉,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也不至于一百年才出了我这么一位绝世淫贼,这里面肯定有阴谋!”

韩顺点点头:“肯定有见不得光的阴谋,或许你一进明月阁里面就伏兵四起,到时候借你个武林第一淫贼淫辱明月心的事情用来对付你爹!”韩铁石在提拔任用的骨节眼上自己儿子出现这样的大问题肯定影响很大,只是彦清风却是摇了摇头说道:“应当不是对付我爹,爷爷,你得这么想,不过是睡个明月心,有您与时留守还有张南宇在,江宁府

就是咱们开的,睡十个明月心都能摆了平,何况我只是闯一闯明月阁而已!”

韩顺觉得彦清风说得有点道理:“还真是这么一回事,那你觉得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彦清风却是笑了起来:“解铃还是需系铃侠,我想见一见明月心,把事情当面问清楚!”

韩顺十分吃惊地问道:“你想见明月心!”

彦清风重复了自己的要求:“没错,我想见明月心,我想有些事情她应当知道真相!麻烦爷爷帮我安排一下!”

“韩笑宁!还真是你这个该死的淫贼!”

明明是把韩笑宁恨到骨子里,总想着怎么斩妖除魔杀了这淫贼,但是真正看到韩笑宁的时候,明月心还是只有恨意没有杀意。

彦清风也没想到韩顺的能量这么大,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把明月心请到这小院子来:“明女侠,数日不见,您越发清丽了!”虽然现在明月心的热度已经慢慢降下来,但是她这样的绝代佳人想出门一次可不是容易的事情,而且现在明月心身边的护卫据说已经到五六十人,而且跟在明月心的主笔、访事也有七八个,虽然没法跟高

峰期比,但明月心的一举一动都受到了全城关注。

在这种情况下,韩顺才用了两天时间就把明月心在神不知鬼不觉地请到这个小院子来,彦清风不得不承认韩顺在这南京城有着一手遮天的能量。而明月心同样承认韩笑宁这个淫贼的能量大得惊人,但是她更在意的是韩笑宁这次邀请自己的真正目的:“韩笑宁,我不是已经明确说过,我不会参加南都绝色榜,也不会戴上广寒宫的秋鸾冠……”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