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救赎者

音乐救赎者
  • 主演:朱利安·多雷,格莱高利·嘉德波瓦,乔纳森·科恩,YacineBelhousse,奥德雷·弗勒罗,亚历山德拉·阿斯提耶尔,DéliaEspinat-Dief
  • 导演:Martin Le Gall
  • 地区:法国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法语
  • 年份:2013
从他们青春期开始的每年夏天,Dead MaKabés乐队就会出发参加一些欧洲音乐会和音乐节,他们把这次旅行称之为“夏之旅”。但是,如今他们四人都处于而立之年,这周的旅行是他们最后的冒险

音乐救赎者第一集

屋漏偏逢连夜雨!

这可以说是洪芳芳家庭现在状况的最真实的写照了,母亲的心脏病越来越恶化,没药可救也没钱可医,然后碰上父亲洪兴国下岗待业在家,偏偏今年又恰好是洪芳芳考大学的一年。

事情都赶在一块了,现在的洪家真的是风雨飘摇,动荡不安。所以洪芳芳每天到学校的心情都是很沉重的,表现的笑脸什么的也都是装出来的。也许,只有在讥讽林烽的时候,才能够找到一种安慰吧!

不过,今天算是被好运临幸了。洪芳芳今天还和同桌秦嫣然商量着要怎么找那个雷烽的,岂料傍晚一回家,护士姐姐刘艳茹就已经帮她求到了能治疗心脏病的神水。对于身体状况越来越恶化的洪母来说,这一杯神水简直就是救命的水呀!

“不过……”

看到洪芳芳这么兴奋,刘艳茹又有些顾忌地说道,“芳芳,虽然这一杯神水是那个臭小子带我找到的,可是……到底有没有效果,我还真的不敢打包票……”

刘艳茹将怎么遇到林烽,然后林烽带着她从医院的急诊室值班室饮水机那装来的这杯水,整个过程都告诉了洪芳芳。当然了,刘艳茹很自然地将其中的一些无关紧要的小插曲给自动忽略了,比如在方德峰面前谎称自己和林烽是娃娃亲,还有她理直气壮地挽着林烽这个娃娃亲未婚夫的手臂走在医院里的事情等等。

“啊?说了半天,艳茹姐,你端来的这一杯什么神水……原来就只不过是你们医院其中一个饮水机里面的水而已!这……这能有什么用呀!那不是很普通的桶装矿泉水么?我们学校班上也是这个牌子的,要是这水真的有这么神的话,这个水厂还不早就发了?”

听完了“神水”的来历,洪芳芳那本来热情如火的希望,瞬间就被冷水扑灭了。如果刘艳茹告诉呀她,这杯神水是祈祷烧符得来的,或者是收集了什么雨水无根水之类玄乎的说法,洪芳芳肯定还会抱着一线的希望。

可是偏偏,这一杯水一点牛叉的来头都没有,只不过是从医院饮水机里面接来的再普通不过的一杯饮用矿泉水罢了。洪芳芳自己在学校里面,天天都喝这种水,哪里有什么神奇的力量可言?

“这……芳芳,话虽然是这么说,可是……那天真的是那个臭小子端来的这么一杯水,叶老的心脏病就好了的。”

被洪芳芳一质疑,刘艳茹也动摇和疑惑了起来。她本来就不怎么相信神水之说,可是偏偏眼见为实的案例又让她被迫相信真的有这样的“神水”。

“艳茹姐,这个我知道。你说的那个老奶奶叶老,就是我同桌秦嫣然的姥姥,原来她就是陈市长的女儿,还隐瞒得那么深。嫣然也说她姥姥是这么好的,可是这……”

带着深深地疑惑和不相信,洪芳芳端着这一杯神水,仔细地瞅了瞅,又闻了闻,说道,“这真的就是一杯普通的矿泉水呀……真的有效么?”

“芳芳!我也质疑了那个臭小子,他说……他说心诚则灵!也不知道真的假的……而且,我竟然又没问到那臭小子的姓名……”

说到这里,护士姐姐便有些懊恼地说道,她前后碰到林烽三次了,竟然现在连林烽叫什么都还不知道。

“啊?心诚则灵?这是什么说法?艳茹姐,我看呀!这什么神水,肯定是那个臭小子骗你的,逗你玩的。连个名字都不敢留,他还真的以为他是做好事不留名的雷烽啊!”

噘了噘嘴巴,洪芳芳感觉像是被人耍了,手上端着的这一杯神水,作势就想要倒掉。不过却被刘艳茹赶紧给抓住了,急忙叫道:“等等!芳芳,不管是不是真的……试一下总不会有什么损失吧!倒掉多可惜啊!不如……就让谢姨试试?”

“让我妈喝这神水?万一这水治不了心脏病,反而还有什么病菌怎么办?艳茹姐,之前你还笑我不相信科学,现在你自己怎么反而变成这样?我算是想通了,连医院的专家都确诊我妈的心脏病没法做手术了,估计这个世界上也没有其他的办法能救我妈了。这种什么神水之类的无稽之谈,不过是给人希望的一种幻想罢了!我还是趁着妈现在身体还健康,多陪陪她吧……”

洪芳芳自嘲地笑了笑,然后将那杯神水还给了刘艳茹,便朝着自己家门走去。

“这……芳芳,还是……试一下看吧!”

虽然觉得洪芳芳说的有道理,可是此时,林烽的身影出现在了刘艳茹的脑海当中,她总觉得林烽肯定不会骗她的,说心诚则灵,肯定就会灵。如果不去试试的话,真的是太可惜了。

“不必了!艳茹姐,我和我爸昨晚都已经聊过了。刚好我爸现在也下岗待业,就趁着这段时间,多陪陪我妈,陪着她安静地走完人生最后一段时光吧!我也要争取,考个好大学,在妈走之前让她高兴高兴……”

洪芳芳刚说完,一打开家门,却看到了自己的母亲正躺在家里的沙发上捂着心口,张大了嘴巴却呼吸困难,两眼发直,正在痛苦地抽搐着,这是心脏病发作了。

“妈!你怎么了?妈……你别吓我啊!来人啊!救命啊……快叫救护车啊……”

一见到眼前的一幕,洪芳芳是彻底地傻了,第一反应就是一边大声叫喊着,一边上前帮助母亲按住胸口,另一只手托住母亲的背,想要将她给扶起来。

“什么?谢姨病发了?怎么会这么快……”

在门外的刘艳茹也吓了一跳,她赶紧掏出手机第一时间就拨打了市立医院的急救电话,然后立刻上前想要先用一些护士的急救措施来缓解洪母的病情。

不过,当刘艳茹刚想放下手中的手机和纸杯的时候,眼睛却死死地盯住了这杯神水,有个声音在她的脑海当中回响了起来,那是林烽的声音“心诚则灵”。

于是,死马当作活马医了,即便洪芳芳不相信,在这么紧急的时刻,刘艳茹还是毅然决然地拿起这一杯神水递了过去,对洪芳芳道:“快!神水!芳芳,给谢姨喝这神水……”

(ps:第六更!以后每天都会恢复五六更以上的,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多订阅,多投票!多帮忙宣传本书!)

音乐救赎者

音乐救赎者第二集

江峰的脸色显得极为难看。

本来他还想跟着浑水摸鱼,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

到了这个时候,跪地求饶也是没有用的。

他藏匿的暗器被释放出来,朝着唐傲飞了过去!

这么近的距离,一旦被击中,不死也要重伤!

可惜他忘了,唐傲是拥有金身的人。 不用说暗器,哪怕就是削铁如泥的宝刀,都未必可以伤他分毫。

唐傲甚至避都没避,直接就是拍出一掌。

这一掌,打的对方口吐鲜血,倒飞出去。

“阿傲,你为什么不一掌将他打死?”唐天豪有些不解的问道。

“他做了那么多的坏事,杀害了不知道多少无辜的人。如果他就这样死了的话,那么有很多的案件都会成为无头冤案。我要让他将自己做过的坏事都说出来,然后还那些被害者一个公道。”唐傲回答道。

“像他这种人,哪怕就是死一百次,都不足以弥补他犯下的滔天罪行。”叶枫说道。

“这件事我会妥善处理的。”唐傲说道。

“嘿嘿,小子,我劝你还是别做梦了!我是不会给你折磨我的机会!”江峰说到这里,用仅存的内力震断了自己的心脉。

唐傲见状,想要阻止,也已经来不及。

“是我大意了!”唐傲显得有些懊悔。

“他做了那么多的坏事,也知道自己最终也是难逃一死。这样的死法,已经算是便宜他了。”唐天豪说道。

“是啊!”唐傲点了点头,转身冲着无尘子喊道:“老前辈,没想到你也来了。”

“我也是接到消息以后才赶来的。幸亏来得及时,要不然按照岭南四凶的修为,哪怕就是你能够击杀他们,也要付出很大代价。”无尘子说道。

“是的。”唐傲点了点头,说道:“所以我才会故意示弱,先斩杀其中一人,剩下的三个相对来说好对付一切了。”

“不对。”无尘子上下打量着唐傲,问:“你是不是服用了什么药物?”

“我服用了自己研制出来的一种丹药,可以将我损失的内力补充回来。”唐傲如实回答。

“糊涂啊糊涂!你这样一来,短时间内修为不会有任何的增长。”无尘子颇为失望的喊道。

“是啊!一个月之内,我的修为会停滞。我知道这个后果,也愿意承担这个后果。毕竟,大敌当前,相较于生死而言,损失一个月修为也算不上什么。”唐傲微微一笑,说道。

“你完全可以找帮手嘛。对方这么多人,你找帮手也无可厚非。哪怕你就是不找我,找全真教的那帮人也行啊!”无尘子说道。

“情况紧急,哪里还来得及。主要是我先前大意,独自一人对付黑白双煞,导致内力耗尽。”唐傲说道。

“怎么?黑白双煞也来找你了?”无尘子显得有些吃惊。

“是的。他们被我击杀以后,岭南四凶才来的。”唐傲回答道。

“你跟霍天擎到底有何深仇大恨?他竟然找来这么多人对付你?”无尘子皱着眉头问道。

“我跟他根本就不认识。”唐傲回答道。

“怎么会呢。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你跟他不认识,他干嘛要找你的麻烦,而且可以称得上是不遗余力。”无尘子颇为惊讶的问道。

“可能他是想从我的身上得到一些东西。”唐傲说道。

“这个理由还是合理的。你打算怎么办?”无尘子问道。

“报仇,除掉他。”唐傲说到这里,眼睛里已经充满了滔天的杀意。

“你恐怕不是他的对手。”无尘子皱着眉头说道。

“前辈,你跟他认识?”唐傲问道。

“不但见过,我还跟他交过手。不过,那都是很多年前的事了。”无尘子回答道。

“这个人的修为很高?”唐傲问道。

“很高。多年之前,我跟他交过手,我当时也是侥幸赢了他。这么多年过去,他的修为肯定更进一步,再跟他交手,谁赢谁输,可就不好说了。”无尘子回答道。

听完他的话,唐傲陷入了沉思。按照无尘子的陈述,他肯定不是霍天擎的对手。更何况,霍天擎还有很多的帮手,这些帮手的实力也都不弱。如果他硬要报仇的话,成功的几率很低。

另外就算是他不找霍天擎报仇,也不意味着霍天擎会放过他。

一时之间,他似乎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无尘子看出了他的担忧,拍了拍他的肩膀,微微一笑,说道:“你也不用过于担心,不是还有我嘛。”

“老前辈,你修炼到现在也不容易,我不能再拖累你了。”唐傲说道。

“我明白你的意思。放心吧,像他这样的伪君子,暗地里不知道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必须要想办法将他铲除才行。要不然,还不知道有多少人被他祸害。”无尘子说道。

“可是我担心这样的话尽管可以铲除他,但是你的修为可能会受到影响。作为一名修真者,非常明白修为对我们的重要性。我…”唐傲似乎还想努力的说服无尘子。

“你什么都不用说。我活了这么多年,孰轻孰重还是分得清。当然,你也不要以为我就是为了你才出手相助的,我也是为了自己。”无尘子说道。

“为了自己?”唐傲显得有些错愕。

“像他这种牙呲必报的人,早晚会来找我报仇的。我还不如先去跟他做个了断。”无尘子说道。

“老前辈,你该不会是想直接去找他吧?”唐傲皱着眉头问道。

“不。”无尘子摇了摇头,说:“我现在去找他,充其量就是两败俱伤,这种不划算的买卖,我是不会做的。”

“那你想怎么做?”唐傲问道。

“我们在这里守株待兔。我相信,霍天擎一定还会派人来的。”无尘子回答道。

“他已经派了两拨人来,每次都是铩羽而归。我觉得他应该亲自出马了吧。”唐傲说道。

“不会的。相信我,不到万不得已,他绝对不会亲自来的。”无尘子非常有信心的说道。

音乐救赎者

音乐救赎者第三集

第1327章乌玉晴的承诺

“我知道这里是偏远了些,但我也没打算跟谁争宠,所以让她给我找一个僻静的地方。”伶贵人知道萧千寒要说什么,提前说道。

萧千寒笑了笑,“新任皇后,恐怕不会住苗人仙的旧宫殿吧,不知道皇后寝宫的新址可曾选定?”

伶贵人刚要开口,忽然眸光一凝,闭口不言了。

“以后无事的时候,你倒是可以常跟新任皇后闲话家常了。”萧千寒嘴角的笑意就不曾抹去。

乌玉晴虽然还没搬到新的皇后寝宫去住,但是打听到新皇后寝宫的具体位置并不是难事。对于伶贵人,同样如此。

新的皇后寝宫,距离这里说只有一墙之隔有些夸张,但也就隔了三四个宫殿。

这在偌大的皇宫里来说,已经算是非常近便的了。

而这些,显然是乌玉晴有意为之。

伶贵人沉默了一下之后,抬起头,十分认真的看向萧千寒,“如你之前在外面听到的,兹事体大!听我的劝,你们还是什么都不要知道的好。我知道乌玉晴的想法,同样的也有人知道你们的想法,并且时刻盯着你们的动作!如果稍有逾越雷池的举动,等待你们的将是毁灭般的后果!”

“我知道。”萧千寒的淡定,出乎伶贵人的意料。

“你知道?”

萧千寒点头。

“那你还要知道真相,你要……”伶贵人为自己所想到的事情而惊讶,惊讶异常!

“我们还没决定要如何做,至少在得知全部真相之前是这样的。至于得到真相之后,我也不知道。”萧千寒的回答很诚恳。

“你取过天牢了?”伶贵人忽然想到了什么。

“嗯。”萧千寒点头承认。

“原来如此。”伶贵人了然,目光审视的看向萧千寒,带着几分意外的佩服,“能够撬开苗人凤的嘴,你们确实有你们的厉害之处。既然你已经得到了苗人仙的答案,又何必来找我。她知道的,远比我多的多!”

“我不信她说的。”萧千寒继续直言不讳。

“那你就信我的?”

“不信。”

“那又为何要问我?”

“因为不信,所以要问。”萧千寒说完之后,双眸直视伶贵人的双眼,郑重道:“从我进到这里开始,一直是坦诚相待!所以也请伶贵人能够如实相告。”

……

两刻钟之后,萧千寒从伶贵人的住处离开,没有从屋顶飞身离开,而是走的正门。

她如愿得到了伶贵人的答案,但同时也得到了一个任务,夺回伶贵人儿子的尸体!

“萧千寒,你果然在这。”刚刚走出正门几步,迎面就被去而复返的乌玉晴拦住了去路。

“皇后娘娘起的还真是早。”萧千寒抬眸看了一眼,脚步不停。

此时的乌玉晴,并非孤身一人,身后站着好几个丫鬟太监。

现在天色已亮,乌玉晴是以皇后的身份,光明正大的出行。

“大胆!见到皇后娘娘竟然不行礼!”乌玉晴身后的丫鬟出声呵斥。

“啪!”一个耳光极其响亮。

萧千寒还没无聊到那种地步,是乌玉晴亲手打的。

“娘娘……”丫鬟被打懵了,有些委屈。

“跪下!”乌玉晴一声冷喝,把丫鬟吓的噗通跪倒在地,“你知道本宫跟萧小姐是什么关系?是你一个丫鬟也能呵斥的?自己张嘴一百!”

话落之后,她再转头时,萧千寒已经走出去十米。

“萧小姐,可否借一步说话?”她扬声道。

萧千寒无意留下,但想到了一件事,便站住脚步。

乌玉晴见状,直接挥退下人,独自一人走来。

萧千寒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乌玉晴体内的魂力压制还在,即便有高深的修为,也不是她现在的对手。

“有一句话,本宫知道你不愿意听,但本宫还是要说。关于云默尽身世的事情,无论是你还是云默尽,都不要再查下去了!那样对你们没有丝毫的好处!”乌玉晴没有开口说话,而是用的传音,一脸郑重。

“我若执迷不悟,还会有杀身之祸,对吗?”萧千寒淡笑着开口补充了一句。

乌玉晴的双眉立刻皱紧,紧盯着萧千寒!那目光,仿佛要将萧千寒看透一样!但是她能够看到的,只有一团迷雾!

不过有一点,她无比清楚:无论她说什么,萧千寒都会继续调查下去!

所以……

“你不必对本宫如此,在这之前,你和本宫就算不是朋友,但也算不上敌人。本宫只是直言相告而已。”乌玉晴显然已经放弃了继续劝说的打算。

萧千寒的嘴角勾动了一下,带着的一抹冷淡的笑意。她明白乌玉晴的意思,下一句话就会引到之前结盟的事情上了。“皇后娘娘言重了。当日在城外小院,你我之间曾达成约定!如今你已贵为皇后,那约定便就此作废吧!”

如今乌玉晴已经是皇后,如果被人知道跟人约定要杀了皇家子嗣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乌玉晴叫住自己,为了劝说是假,要解除约定是真!

而她站住,也正是为此。

跟乌玉晴的约定,本来就是可有可无!云天涛等人,必有一死!

所以,解除约定对她来说也只是嘴巴一张一闭那么简单。

“额。”乌玉晴明显停顿了一下,眼中闪过浓重的意外。但那些也只是一闪即逝,瞬间就恢复了之前的表情,速度之快若不细看根本无从发现。

沉默,根本没来得及发生,就被萧千寒的转身离开轻松破掉。

事情已经说完,自然没有留下的必要。

乌玉晴目光复杂的看着萧千寒的背影,迟疑了几次之后,忽然扬声道:“等我修为恢复,你若有难处可随时找我!”

话语中没有再以本宫自称,而是用的‘我’。

萧千寒脚步没有停顿,径自离去。

乌玉晴远远的看着,直到萧千寒身影消失,才缓缓转身,离开。

离开之后,萧千寒的面色沉凝,脚步沉重,仍旧没有用魂力快速赶回去,而是用脚步一步一步的走着。

只因为走步所需要的时间,要慢上许多。

她现在需要的,正是时间。

把苗人仙和伶贵人的话进行重合,有必要跟云默尽说一说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