涤罪天使

涤罪天使
  • 主演:AndyWhitfield,DwaineStevenson,萨曼莎·罗博,MichaelPiccirilli,杰克·坎贝尔,ErikaHeynatz,HarryPavlidis
  • 导演:Shane Abbess
  • 地区:澳大利亚
  • 类型:恐怖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07
在人类称为“炼狱”的中立世界,7位身为光明守护者的亚克天使和7位身为黑暗战士的堕落天使悄无声息地斗争了几个世纪。双方每一段时期只能各派遣一名勇士降临炼狱,并伪装成人类互相争斗。然而堕落天使一方过于强大,亚克天使的前6位勇士接连遭受挫败,在这片被堕落天使统治的灰暗无望的世界中自甘堕落。   光明守护者一方最后的希望——加百利(安迪·韦特菲尔德 Andy Whitfield 饰)也来到这片土地。他一方面要躲避敌人的追杀,另一方面还要寻找并营救散落各地的战友。战扩愈演愈烈,绵延几个世纪的正邪大战终于迎来最后的决战。加百利能否力挽狂澜?

涤罪天使第一集

他没想到小时候那个总是跟在他身后叫着大哥大哥的孩子,如今竟然长成这副样子。

自私狭隘,没有是非观念。

真的是丢秦家的人。

那个公司如果不是让他调查出来捣毁了,还不知道会惹出什么乱子。

他们都不知道,那个公司其实是被国外某个富豪控制的。

干的可不光是走私,还有偷渡……贩卖人口……

有些东西他还不能和秦以杉说,因为那是属于机密。

顾乔乔眨了眨眼睛,红润的嘴唇张了张,拒绝的话就再也说不出来了。

秦以泽的心意她知道。

而他一直想将这两个房子给她。

有一次曾开玩笑的说,这是他给她的聘礼。

因为他娶她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太好的东西。

那个时候他还没有成家,太爷爷也没有将这产业给他。

是等他们结婚后,这两处产业才到他手里的。

而秦以泽其实没将房产放在眼里,但是,除了这两处房产,他似乎没有拿得出手的东西给乔乔了。

顾乔乔看着秦以泽看似云淡风轻却略带渴盼的神色,想了想,就将牛皮纸袋接过来,笑着说道,“那就放我这里保管吧。”

看到顾乔乔终于将文件接过去,秦以泽欣喜的一挑眉,伸出手,揉了揉顾乔乔的脑袋,柔声道,“放起来吧。”

男人挣钱就是给媳妇花的。

他所有的一切,都是顾乔乔的。

只要乔乔喜欢,他都会双手奉上。

第二天的时候,两个人都没有出门,而是窝在家里,顾乔乔画着自己想画的景物,而秦以泽则是整理自己的那些文件。

最近他的事情很多,有很多文件资料还有信息,需要系统的整理一下。

说是在家休息,其实依然是忙碌的。

而忙碌的两个人,根本没有时间去说话。

不过此时被秋日的阳光轻撒的书房里,流淌着淡淡的温馨。

此时此刻的秦以泽,看着拿着一块金玉石比比划划的顾乔乔,他将手里的一杯清茶放在了顾乔乔的面前。

又拿了一盘糕点和水果。

放下之后的那一瞬,秦以泽就有些怔忪。

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画面,好像曾经出现在他的梦里。

只不过有些模糊了。

秦以泽微微的摇头,可能最近太疲惫了。

所以竟然出现了这样的错觉。

于是,和顾乔乔分坐书桌的两边,开始认真归拢起自己的文件。

第二天是周一,顾乔乔去上学了,而秦以泽还有一天的假期。

他送完了顾乔乔去美术学院之后,又开车回到了秦家,他还有一些东西没整理完。

却没想到在这个时候,电话响了起来。

竟然是二叔秦朗打来的。

接电话的是秦奶奶。

秦朗和自己的母亲亲热的说了一会儿话,然后问秦奶奶,“阿泽在家吗?”

秦奶奶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秦以泽,笑着说道,“在家呢,你找他有事儿?”

“嗯,有事,妈,你把电话给他……”

随后秦奶奶就将电话对着秦以泽扬了扬,“阿泽,你二叔的电话……”

秦以泽的眉头就皱了皱,不过还是走过去接起电话。

涤罪天使

涤罪天使第二集

“坐下吧。”李拾轻轻说了一句。

愣了一下,朱醒坐下了。

李拾摇头道:“我让你盘膝坐下。”

朱醒只能照做,最终还是忍不住道:“你有什么条件可以提,不要玩我了。”

“我没什么条件,就你还用不着我威胁。”李拾轻笑着摇摇头。

一时间朱醒的表情有些恍惚,忍不住奇怪地再三看了李拾好几眼,他本来还以为李拾一定会用自己的灵慧魄提一些要求为难自己,看他那样子,似乎还真不像要威胁自己。

朱醒警惕也放下来许多,对着李拾道:“那你到底想怎么样?”

“不想怎么样。”李拾摇头,“根据我说的做就行了。”

咬咬牙,朱醒也是对面前这个年轻人彻底无语了,但也没办法,只能按照李拾说的做了起来。

“闭上眼睛。”

“手掐做临字决。”

“开始感受你的经脉。”

说起来倒也是怪,李拾倒还真没用那灵慧魄去威胁朱醒,而是让朱醒一直去感知这感知那,手上掐各种念决。

朱醒见这些东西倒也没有什么坏处,也按照李拾说的一个个乖乖做了出来。

一直做了一个小时,那飞机是肯定赶不上了,再坐的这些方南省医药公司老总们看得都快要睡着了,李拾才缓缓道:“好了,我让你做的东西做完了。”

其实李拾刚才让朱醒做的,乃是太上天尊心法。

朱醒虽然也不知道自己刚刚到底在做些什么,但是也感觉做这些东西,身体一种说不出的安详的感觉,便也一路随着李拾做了下去,听到李拾说要做的已经做完了,一时间竟然有些意犹未尽。

“现在可以把我的魂魄还给我让我走了吗?”朱醒问。

李拾摇头,“别急,你现在有什么感觉吗?可有感觉自身有何不同?”

“没什么感觉啊。”朱醒有些不解地道。

元子秋在一旁从瞌睡状态中也已经醒了过来,一听到这对话,顿时笑出了声,眼睛眯着打量着李拾,“你浪费朱先生这么长的时间,我真的都得怀疑你到底想干什么了。”

轻轻笑了一声,李拾的表情依然淡然,“我知道你不会有什么感受。”

说着,他抓着那道黑符,口中开始默念着咒语似得东西,却只见空中一道黑影顿时钻入了朱醒的体内。

朱醒看到那黑影钻入自己体内,但身体上也没有什么感觉,便道:“既然你要我做的我已经做完了,那我就先回去了,这些计划暂时不干预推广,由市场自由调控。”

说着,整理了一下衬衣,便往外走。

“等一下。”就在这时,李拾忽然又道了一声。

朱醒好奇地转过头来看着李拾,“又怎么了?”

“刚刚我教你的,其实是太上天尊心法,你现在已经全部学会了,难道现在不试试吗?”李拾问。

朱醒怔了怔。

刚刚按照李拾所说时打坐,那种安静祥和,是他毕生从未有过的感觉,比任何消遣都让人舒服,听李拾一说,倒是想按照李拾所说的,再试一试那打坐的感觉。

飞机反正已经过了,也不急于这一时回去。

而且看这少年人的表情,似乎那打坐中,还别有一番东西。

愣了一会儿,他竟然真的走了回去,盘膝就在地上坐下了。

元子秋的表情有些懵,“朱部长,您不急着回去了吗?”

“安静。”

朱醒没有回答他,只是把手指放在嘴边说了两个

接着便看到朱醒闭上了眼睛,开始了打坐。

看到朱醒这番样子,李拾嘴角轻轻扬了扬,他比谁都清楚打坐时的感受,第一次入定打坐时,朱醒的灵慧魄不在身体内,并不能感受到天地间的灵气,这第一次感受到灵气,恐怕一打坐几天几夜都有可能。

他也懒得再等,直接躺在椅子上大睡了起来。

其他人都无奈了,可毕竟朱醒可是能影响到他们这些人的财路的,既然朱醒在打坐,他们也不好走,只好一堆人坐着等朱醒打坐完。

便听得元子秋对着众人道:“大家先等等吧。”

众人只好再等下去,很快他们就明白,这等的实在太漫长了。

足足五个小时过去,朱醒竟然还在打坐中的状态没有出来。

而其他人也不敢发恼骚,只好正襟危坐地等着朱醒醒来。

时间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地过去,众人还在等着,可朱醒可一点要醒来的意思都没有,所有人都倦意难当,都不由地羡慕地听着安静的会场里那轻轻扬起的呼噜声。

这呼噜声正是李拾发出来的,从朱醒刚刚开始打坐的时候,李拾就已经躺下开睡了,似乎是早就知道朱醒这一打坐需要花这么长的时间。

其他人可就叫苦难当了,元子秋也已经眼皮子都撑不起来了,一看时间,竟然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十点,这朱醒一打坐,足足已经过了十二个小时!

元子秋也终于按耐不住,揉了揉黑眼圈,对着旁边的人道:“你给我看着,朱部长醒过来了叫我。”

说着,便只见他也在椅子上躺下了。

正在这时,却只见朱醒伸了个懒腰,从椅子上跳到了地上。

顿时众人见着朱醒简直如同看到了自己爸从棺材里跳出来般高兴,一个个心中都暗道终于能好好睡一觉了。

朱醒哪像是连着打坐了十二个小时,生龙活虎得仿佛瞬间年轻了十岁,从座椅上跳下去的瞬间,那叫一个兴高采烈。

李拾此时也慢悠悠地从椅子上坐了起来,在朱醒身上打量了两眼后问道:“怎么样,是不是很爽?”

“的确。”朱醒深吸了一口气,满脸的开心说道,刚刚打坐的时候,他能感觉到灵气在身体中缓缓流动,仿佛把每一条血管都由此唤醒了般,那种舒畅的感觉从来未有过。

李拾淡淡道:“这就是古武,通过修炼提升自己的境界,而古武者已经守护了华夏国几千年,你知道上一次打坐为什么没有这种神清气爽的感觉吗?”

朱醒愣了一下点点头。

“你走吧,以后要做什么,你自己应该已经明白了。”

说了一句,李拾已经大步朝外走去了。

涤罪天使

涤罪天使第三集

“……恩,对,黑炎,就像你说的一样,就算有心机,但是我绝对不会用到自己的好友身上,黑炎,我走了,你自己好好照顾自己吧!”

身边跟过来的那几个人,全部都在看着他们,风之圣也知道,自己跟黑炎瀛说的够多了,毕竟这里还是彬冷信义子的地盘,不是他的!

“恩,你也一样,希望你那个半年之约可以成功!”

“哈哈……我也希望吧!”

半年之约成功?不!风之圣已经看不到任何的希望了,冷鹤舞的人还在这里,怎么成功?缺少一个主角,还怎么可能成功?

“风!希望这次你的人生也会有所不一样吧。”

:“……恩,呵,我也希望,黑炎,对不起,现在的我,帮不了你!”

兄弟之间心知肚明,这里不是中国,这里不是他们的地盘,并且或许走错一步,就步步都错!甚至也有可能没有任何生还的机会,也就是因为这样,谁都无能为力,只能自救吧!

“我明白,我也不会怪你,如果可以,你还是尽快的回国吧,或许用不了多久,我会让这里一败涂地!”

他跟那些人借PSP的游戏机并不是玩的,呵……因为无聊之中,他将手表稍微的做了一个改装,所以他也打算走最危险的一步棋,子墨这两天都有用电报的形式给他陆续的发了一点资料!而手表被他改装之后,他发现可以跟PSP的游戏机连接,并且……并且只要PSP游戏机有电的话,那么手表里面的资料,全部都可以复制在PSP机里面!

呵……这或许又是一个重大的改良,起码现在还没有人敢这样尝试过,但是他敢!因为这是自救的最完美的办法,毕竟是谁都不敢想象的事情!谁能会猜到,一个PSP的记忆卡里面,会装着这么重要的东西?

“……我不懂……”

“风,你不需要懂,你要做的就是尽快回国吧!”

现在这件事情还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毕竟该知道的时候,终究会知道的,可是绝对不是现在,现在他就好比在赌场上而已,而且还玩的有点大,赌上的筹码,可是自己的一条命!

“……黑炎,你不会想不明白的,你觉得我这段时间,还可能回国吗?毕竟彬冷信义子知道我们认识,当然也会知道,我知道你的身份是什么,他还是有所顾忌的,会怕我回去通风报信,所以我可能现在只是比你多了一点走动的自由而已,其他的都已经跟你一样,完完全全的被限制了!”

……这件事情遭殃的不仅仅是他们两个人,还有他……他也已经被拉下水了,去富士山的时候,身边跟着的都是彬冷信义子的人,名义上说是导游,但是风之圣又怎么会不明白?这些人无非不就是借着导游的身份,再暗中的跟踪他,了解他的一切状况而已!

他敢保证,其实只要他当初要是打任何一个电话回国的话,那么他现在的下场,可能不会比黑炎瀛他们的好……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