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核风暴

硬核风暴
  • 主演:迈克尔·加·怀特,鲁克·高斯,兰迪·库卓,奥维度·尼库勒斯库,伊莱亚斯·费金,MadalinaAnea,GrantCampbell,GeorgeRemes,AndreeaDiac
  • 导演:基翁尼·韦克斯曼
  • 地区:美国
  • 类型:动作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9
得知弟弟在罗马尼亚执行任务丧命后,一位退伍军人与两名盟友联手向神秘的敌人寻仇

硬核风暴第一集

由梦点了点头:“那你走吧!路上开车小心点儿!”

我坏笑道:“不留下点儿什么?”

正准备趁机再向由梦索取一些暧昧和柔情,突然发现自南面驶来了一辆奥迪8,而且正是张登强开的那辆!

我眉头一皱,心想真他妈的倒霉,怎么总是遇到张登强?

由梦从车上走了下来,催促我快走。我知道她是害怕我和张登强再发生什么摩擦,但我偏偏有恃无恐,执意地推开车门,从车上走了下来。

张登强将奥迪停在围墙边儿上,却也推门而下。这家伙简直是个幽灵,不管我走到哪儿,他都会跟到哪儿。

由梦一直盯着张登强,见他走过来,马上拉开了阵势,冲他兴师问罪道:“张秘书,你不好好值班,又跑到我们家里去做什么?”

张登强淡然一笑,反唇相讥:“由秘书,我也问你,你不好好值班,跑出来跟别人幽会干什么?”

由梦气的直瞪眼:“张秘书,你也是特卫局的老干部了,我不想多说你什么。但是我必须要提醒你,少做无用功,少投机取巧!”

张登强当然听得出她的话音,但却不生气,而是振振有词地道:“那我也要提醒你,眼睛擦亮一点儿,不是所有长的帅能打架的,都是好男人!社会凶险,堤防野狼啊!”

很明显,张登强是在指桑骂槐地讽刺我!

像他这种执迷不悟的家伙,应该怎样才能改变呢?

我心中的怒火,再次充溢全身。

对于张登强的一再挑衅,我还能再忍吗?然而,这里毕竟是御权山,在这里动手,肯定不是理智的选择。无奈之下,我选择忍了!

我做了一个深呼吸,调节了一下情绪,尽量以一种平和的心态冲张登强反问:“我是野狼,那你是什么?你连野狗都算不上。还是那句话,要想过的舒服,给我离由梦远点儿!”

张登强不屑地冷笑道:“我们在一个首长处工作,能离得远吗?现在,我们是工作搭档!和你不一样,你是社会上的人,我们是军人!”

我道:“你是军人当中的耻辱!”

由梦过来拉着我的胳膊:“算了赵龙,跟他争辩什么!”

我强挤出笑来:“是啊,跟这种人,没必要计较。我先走了,你多保重。”

由梦点了点头:“那你开车慢点儿,到了以后打个电话过来。”

我扭头上了车,调转车头,打开车窗冲张登强警示地攥了攥拳头,然后猛踩油门,驶了出去。

回到望京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了!我突然觉得还是约齐梦燕出来聊聊为好,毕竟即将出发了,我得提前打通她的任督二脉,否则,出差路上总打冷战,那多尴尬?

犹豫了片刻后,我试量着拨通了齐梦燕的手机号码。但是那边迟迟没接,我连续拨了三次,得到的仍然只是那句系统提示:您拨打的号码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我将车子开到路边的停车线里,打开车窗,兀自地抽起了烟。大约五六分钟后,一个身穿制服的交警突然凑了过来,咚咚咚地敲击着车窗。我不耐烦地冲他问了一句:“干什么啊交警同志?”

这位交警向唤猴一样冲我翘了翘指头:“下车,给我下来!”

我有些生气,皱眉道:“有事儿说事儿!”

交警骂了句:“不配合是吧,找刺儿!”然后竟然强制性地将胳膊从车窗里伸进来,试图握住车门把手。

我本来心里就郁闷,在他刚刚伸进胳膊的一瞬间,我迅速升车窗玻璃,将他的胳膊卡在了上面。交警疼的呦呦直叫,开始用脚踢打车门,口里直骂:“你想干什么,给我放开,放开!”

我伸手在他卡住的胳膊上拍打了一下,然后才降下玻璃,推开车门冲他道:“你是交警啊还是流氓啊,抢劫啊还是偷窃啊?”

交警狼狈地晃了晃胳膊,开始用对讲机叫人:“餐厅路边,有人袭警,有人袭警,速来支援!”

我怒气中烧,反问道:“是你袭我还是我袭你啊?你给我说清楚,为什么往我车里伸手,为什么骂人?我违章了,还是怎么了?”

交警很职业地一挥手,指向车尾:“你的车停好了吗?”

我道:“停车位,这不是停车位吗?我的车停在停车线内,有什么不妥?”

交警伸手拉住我,把我带到汽车后备箱处:“看到了没有,你的车屁股,出线有十公分!”

我简直是哭笑不得!的确,后面有一条停车位的边界线,已经模糊的不成样子。我轻拍了一下车尾后备箱盖儿:“交警同志,你太坚持原则了吧?出线有五公分吗?再说这线也太模糊了,根本看不清楚!”

交警振振有词地道:“干我们这一行,一是一,二是二。没停到位就是没停到位。很多时候,就是因为一两公分的差距导致失去生命!你没停到位就是没停到位!”

这时候,一辆警车赶了过来,迅速停下后,三个交警涌了过来。查我的那位交警指着我,底气十足地道:“就是他袭警!”

我苦笑道:“我没袭警!是被警袭!”

但是这几位交警却不分青红皂白就围住了我,你一言我一语地骂了起来。

交警甲:你胆子够正啊,违反规则还袭警,是不是活的太安静了,想找点儿乐趣?

交警乙:怎么着吧,袭警,不是小事儿!

交警丙:

被这几位小喽啰弄的我心烦意乱,我大吼一声:“都给我闭嘴!你们说吧,想怎么处理?”

四位交警互视了一番,那位首席交警一晃自己的胳膊:“跟我们回交警队一趟,接受处理!你得数罪并罚!”

我愤愤地咬牙:“我要是不接受呢?”

交警皱眉道:“可能吗?”

僵持之下,几位交警的态度越来越不友善,我是懒的跟他们纠缠下去,直接亮出了自己辟邪的金字招牌:“要处理是吧,好啊,去天龙公司处理吧!”

几个交警相继一愣,交警甲道:“看,又有一个打着天龙的牌子逃避处理的!你蒙谁啊兄弟,天龙公司哪有长成你这样的?”

我心想今天算是遇到高手了,作为执法人员,说话语气像是大爷。我将了他一军:“怎么,你们执法都是看长相来判断对方的身份?我没时间跟你们在这里叽咯,打个电话问问吧,我叫赵龙!”

交警丙上下打量我一番,果真是掏出手机来拨通了一个号码:“天龙保安公司有一个叫赵龙的吗……有?他是干什么的?什么职务……什么,真的?哦,没什么,偶然碰到了……哪敢啊,不敢不敢”

交警丙挂断电话后,脸上已经出现了几丝惊恐,他冲其他三个交警微微地点了点头,这几位仁兄都换了一副尊容,笑望着我。

交警甲嘻嘻地道:“得罪了得罪了!”

交警丙堂而皇之地补充道:“赵大队长,陈先生的红人儿!赵哥您也别怪兄弟们,最近冒充天龙公司的司机太多了,这不昨天有一位姓程的还把我们交警打了一顿,完事儿一调查才知道,根本不是天龙公司的!是个冒牌货!”

交警乙口才倒是相当了得:“是啊!所以说,我们严查,也是为了保障警队和天龙公司的共同利益。希望您能体谅,体谅!”

那个告我袭警的交警见此情景,也换了一副笑脸,附和道:“这样吧赵哥,你看都中午了,正好我们也要下班了,一起吃个饭,算是我们几个跟您赔个礼,怎么样?”

值此之际,我已经是第次见识到‘天龙公司’的威力了!我实在是弄不明白,陈富生究竟给政府的这些执法部门灌了什么迷魂汤,为什么不管是公安还是交警,只要他们遇到天龙公司的人,都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毕恭毕敬,百般奉迎。

我也懒的跟他们计较,说了句:“上好你们的班儿吧!”然后兀自地钻进了车里。

交警甲像是突然恍然大悟一样,凑过来递进来一支烟,连声道:“多多包涵,多多包涵!”

我启动车子,迅速驶离了这个荒唐之地。在另外一个路口的停车场上停下车,我镇定了一下情绪,想起刚才的遭遇,不由得情不自禁地摇了摇头。

再一次拨通了齐梦燕的手机号码,那边仍然是一阵有节奏的待机声:嘟嘟嘟

待机三声后,那边竟然奇迹般地接听了:打电话干什么?

我赶快道:梦燕儿,出来吃个饭!

齐梦燕道:凭什么?

我道:中午了,肚子饿了,一起吃个饭,聊聊天。

齐梦燕冷哼道: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聊的吗?赵龙,你忽悠我齐梦燕忽悠的还不够吗?还要接着忽悠

我苦笑道:我没有忽悠你!梦燕,我在,我在新光酒店等你,不见不散。

齐梦燕道:不去。你等也没用。

我道:那我也得等!

齐梦燕道:你要是真想约我吃饭,为什么不回来接我?一点儿都没诚意。

硬核风暴

硬核风暴第二集

仙生劝道:“你现在一穷二白,不如就住在采薇家,等你有钱了,给她付房租也可以,平时你若是有空,也可以煮点饭,煲点汤什么的……”

郑采薇笑道:“是啊!你工作稳定了以后,如果是住着不方便,也可以搬出去嘛!现在你跟我客气什么,我们也算是生死相交的朋友了,对不对?”

“那好,我就不客气了!”楚怀点头。

当天晚上,楚怀住进了郑采薇的家里。

他没什么行李,连像样的衣服也没有。

郑采薇提前在网上给他买了几件,“我在网上淘时,顺手给你也买了,看看合不合身?”

她不想伤他的自尊心,知道这几年过得都不好,说话也委婉了很多。

楚怀接过来,“采薇,我现在住你的,吃你的,还穿你的……”

“我像不像你的金主?”郑采薇逗着他,“行了,我买的很便宜的,哪有这样穷的金主呢?晚上早点睡了,明天我陪你去面试。”

“好。”楚怀点头。

慕问鼎最近在酒吧里少见郑采薇的身影,他来时,问了夏一枫:“你姐没来?”

“她很少来了。”夏一枫耸耸肩膀,“可能是和楚怀复合了吧!”

慕问鼎的脸色瞬间变得得难看,“不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男未婚,女未嫁,而且楚怀当初为保护她断了腿。”夏一枫故意说道,“慕队长,你不是也想出手?”

慕问鼎哼了一声,喝完了杯中酒,转身就走。

他又去了医仙馆,一打听才知道,楚怀治好了,而且是住在郑采薇的家里了。

想当初,他送她回家时,她都不让他去她家坐坐,现在倒是让前前任男友住进去了。

慕问鼎自然是知道她住哪儿的,直接是找了过去。

郑采薇刚洗了澡,准备睡觉的,她见有人按门铃,倒是奇怪了。

她从门上的猫眼里,看了看外面的男人,

慕问鼎?这个不请自来的男人!

她当然是不想开门。

她拿了手机,拨打了电话过去,外面的门铃声暂时停下来了。

“第一次主动给我打电话?”慕问鼎带着调侃的语气,还是他在她家的门外。

郑采薇倒是不想和他侃大山,直截了当的道:“别按门铃了,我睡了。”

慕问鼎在门外,她也不开,还打电话来这样说。

他喝了一点酒,也有气,“怎么?和前前任睡上了?”

“慕问鼎,你这么关心干嘛?”郑采薇也来气了,“你想知道,我偏不告诉你。”

她说完,就挂了电话。

慕问鼎看着断掉的电话,他又按门铃。

郑采薇在门内编辑了一条信息:“你再不走,骚扰着邻居,我马上报警了。”

慕问鼎也回她:“你报啊,我就是警察。”

不要脸!郑采薇气得一跺脚。

她见外面的门铃声,还是没有间断的响。

她真的拨打了110电话:“我报警,有一个人在我家门外,一直一直按门铃,我让他走,他不走,还打扰到了邻居的休息,我希望你们马上出警……”

硬核风暴

硬核风暴第三集

莫宇声音一下哽咽起来,“妈…我…”

“你真当妈是老糊涂了,妈妈眼睛虽然瞎了,但心没瞎,我知道…”

说到这里大娘的声音也哽咽了起来,毕竟她是经历过生死离别的场面,用力吸了一口气,声音平稳了下来,嘴角又弯了起来:“我知道我儿子早就没了,不过我却因祸得福,有了莫警官这个儿子,我心里很安慰。”

“你媳妇来了吗?快,让妈看看,就是可惜,妈妈可能无缘看到你的孩子出世。”

大娘伸了伸手,脸上没有半点面对死亡的恐惧,只想着能好好让这个假儿媳妇陪着我。

莫宇连忙拉了拉乔曼,把她带的手放到了大娘的手里。

“呦!你这丫头手怎么这么凉,快,让莫警官给你倒点热水。”

大娘指了指窗户,望过去,天上是一片通彻的蓝天,看过去就感觉特别干净纯净。

她竖着耳朵,没听到声音:”还不赶紧的,你这媳妇怀着孕呢?怎么?知道我知道你的身份,就不听话了。”

莫宇心里承受着巨大的悲痛,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却忍不住哭了,听到质问声,匆忙抹了两把泪,“我这就去,这就去。”

水壶是隔了一个床,莫宇是个细心的人,他怕自己不在的时候,妈去乱摸,烫到她。

他倒水的手已经抖的连杯子都拿不住,哐当一声,四分五裂的碎在了地上。

大娘神色紧张的问道:“怎么了?”

着急的想要起身,无奈身子早就没有力气,只能干着急。

“妈,没事,我就是不小心。”眼泪再次迸发而出,他是男人,自然是不想让别人看到他的泪水,站起身背对乔曼:“我去收拾一下。”

“好。”大娘应了一句,然后转个身,医生在另一侧她这个能确定,冲着说道:“我想和我儿媳妇聊聊天,我没事。”

有没有事她心里明镜,最后的生命,她只想把时间留给最宝贵的人。

这是病人最后的要求,医生神色哀伤,迈着脚步走了出去,顺手关上了门。

“妈。”乔曼握着她的手,忍不住叫了出来。

大娘心领神会的笑了笑:“很别扭吧!我知道你根本没怀孕,也不是莫警官的媳妇。”

乔曼刚想反驳,大娘却安慰的拍了拍她的手:“别问我为什么我会知道,但是我看的出来莫警官喜欢你,你呢?你喜不喜欢他?”

乔曼看大娘一脸期待的样子,撒谎说道:“喜…喜欢…”

面对将死之人,她不忍心说出真相。

大娘神色严肃起来:“我不喜欢撒谎的人,我能听的出来你不喜欢他。”

“唉!那都是你们年轻人的事,我一个快死的人也不想参与。”

突然,大娘的神色变得悲伤起来:“我觉得你是一个很好的姑娘,能听我讲个故事吗?”

乔曼点了点头,才发现大娘根本看不见,用了说了一句:“好。”

大娘说的是他的儿子,说的时候她嘴角是抑制不住的赞美,对于她来说,有这么一个英雄的儿子是她一辈子的荣耀。

她说她不后悔,她说莫警官是个好人,她说如果可以希望她们能走到一起。

乔曼是看到大娘困得闭上眼睛,才静悄悄的开了门。

莫宇递给她一杯水,焦急的神色一点也没缓解:“妈,怎么样了。”

她答应大娘当什么都不知道,喝了一口水,压下心里难过的情绪:“大娘,她…很好。”

其实一点都不好,马上要死了的人怎么会好呢?

“那就好。”莫宇安慰的笑了出来,只是这个笑容还没维持一秒,病房内突然传来滴滴的警报声。

紧跟着站在病房守候的医生猛的推开门,拿着手里的仪器,贴在了大娘的胸口,一下一下的用力压住。

然而,这一刻所有的人都知道,即将面对的死亡终究没能逃过。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