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想要大声呼喊

心灵想要大声呼喊
  • 主演:水濑祈,内山昂辉,雨宫天,细谷佳正,村田太志,高桥李依,石上静香,大山镐则,古川慎,藤原启治,吉田羊,津田英三,宫泽清
  • 导演:长井龙雪
  • 地区:日本
  • 类型:动画片
  • 语言:日语
  • 年份:2015
少女成濑顺(水濑祈 配音)有着一段不堪回首的童年往事,曾经,年少无知的她因为口无遮拦,导致了家族的悲剧,而她本人亦被封印了言语,无法再开口说话。这样的顺终日生活在悲伤之中,和所有人都保持着距离,紧紧的关闭上了心门。   某一天,浑浑噩噩迷迷糊糊的少年坂上拓実(内山昂辉 配音)、因为受伤而无法完成棒球梦想的田崎大树(细谷佳正 配音)、深陷令人苦恼的恋爱之中的拉拉队员仁藤菜月(雨宫天 配音)以及顺,这四人被老师任命组成了“地域沟通交流会”,他们要在交流会上表演一出音乐剧,可是班级里的大部分学生对此兴趣寥寥。在一片争执声中,顺突然出声,担下了演唱的任务。

心灵想要大声呼喊第一集

“桑塔,有客人来了,怎么不跟为兄说一声?”男人的声音十分的洪亮,隔了老远就传了过来,但也不是那种卯足了力气的大喊,就好像这样洪亮的声音对他老说十分简单一般。

内力深厚,白若竹脑海中冒出了这四个字。

桑塔的脸色变的有些难看,强忍住怒火说:“我的客人,大哥何时有兴趣了?”

原来这人也是蛮族的一位王子,也是个有着兽队的王子,还是桑塔的大哥。白若竹一看这架势就明白了,皇族为了继承权内斗的事情不在少数,这人肯定跟桑塔是死敌了。

说话间男人已经到了跟前,脸上带着坏笑的说:“桑塔,不给我解释一下吗?”

“大哥,这是我结识的新朋友白术夫妇,白公子,这位是我的大哥桑殿。”桑塔淡淡的介绍了一下,语气还有些不太好。

桑殿也不生气,脸上依旧带着笑,“你这是要送人去丹梁边境吧?我正好无事,也陪你们走这一趟,刚好听白公子讲讲丹梁的风俗,增长增长见识。”

“不必了,大哥事忙,何必把时间耽误在我这里,再我这朋友不善言谈,大哥你勉强人家给你讲话,实在不怎么友好。”桑塔之前的客气和忍让都是不想桑殿跟着他们,两方不起冲突,可一听到桑殿要跟着,他也不想像之前那么客气了。

“你这态度可不好,再说我要送的是白公子,该问的也是白公子的意思。”桑殿说着就看向了江奕淳。

江奕淳冷冷的扫了他一眼,说:“不熟,不麻烦。”

桑殿的脸一下子变的十分难看,晨风急忙解释道:“请桑殿王子见谅,我家主子性子冷漠,说话是这样,您不用放在心上。”

以为的江奕淳是冷漠,但多少会寒暄几句,可如今江奕淳还没完全恢复,什么都不管不顾。

桑殿一时间下不了台,冷哼了一声说:“白公子架子可真大,还是说你眼中只有桑塔,没我这个大皇子了?”

“没听说过。”江奕淳冷冷的答道,白若竹在旁边差点笑出来,她也是没听说过桑殿整个人,如果不是今天突然出现,她还不知道桑塔有个大哥呢。

“你……”桑殿眼中露出阴狠之色,看样子是把江奕淳给狠上了。

桑塔见状,骑着白虎拦住了桑殿,说:”大哥还是先回去吧,我们两支兽队一起去丹梁边境,不知道还以为蛮族要攻打丹梁,闹出误会就不好了。“

“别以为我不知道那个女的是你找的预言的那个人,你这样私藏着,是想自己去父皇面前邀功吧?”桑殿一下子变了脸,没了之前的气度,表情也狰狞了起来,“你要弄清楚,我的生母才是皇后,而你只是个低|贱|的女人所出,你真以为你争的过我吗?”

桑塔眼中露出恨意,他身下的白虎感觉到了主人的情绪,冲着桑殿怒吼了一声,桑塔飞身朝桑殿攻去。

“你没资格说我母妃的坏话,你生母是皇后又如何,还不是生了你个废物,父皇看上的是有能力的继承人,而不是你这种刚愎自用、心胸狭窄的小人!”桑塔一边朝桑殿出手,一边愤怒的说道。

桑殿明显不是桑塔的对手,唤了两名下属帮忙,这才没被桑塔从兽背上打下去,但看他的情况很不好看。

“我带了母后的懿旨来接预言的女子进宫,桑塔你敢抗旨不行?”桑殿拿出了皇后的懿旨。

桑塔动作一顿,他没想到那边这么快就得了消息,看来他的部下里出内奸了。

白若竹没打算去蛮族的皇宫,路上已经耽误的太久了,皇帝跟着他们回去复命,而玉鬓公主也等着救命,就是凤绾的情况也不能在路上多耽搁。

她本来不打算插嘴,以为只是蛮族皇室的家务事,但是如今扯到她身上了,就不能再不吭声了。

“桑殿王子,请代在下多谢皇后的美意,我家中还有急事需要立即返回丹梁国,等下次再去蛮族皇宫做客吧。”她说着朝桑殿行了个西域的礼,但眼底没有多少温度。

对方如果真的诚心邀请她,刚刚一见面就可以明着说了,可桑殿刚刚还说要一起送他们去边境,现在又拿出了懿旨逼他们就范,根本就没把他们当贵客,反倒是要抓他们一样。

“这里可是蛮族的地界,白夫人不会不知道吧?”桑殿声音里带了笑意,可谁都听出来了,这话是在威胁!

白若竹冷哼了一声,“既然说我是蛮族预言中的贵人,难道你们就是这样对待贵客的?我这人最讨厌别人威胁我了,今天我们是一定要离开,桑殿王子难道还要抓我们不成?”

“那就是抗旨,我劝白夫人别不知道天高地厚!”桑殿眯起了眼睛。

白若竹怒火中烧,小黑直接朝桑殿扑了过去,却被桑塔的老虎一巴掌给拍到了一边。

“哈哈,中原人会养什么兽?我姑姑那只黑豹的后代交到你手里真是糟蹋了。”桑殿得意的大笑了起来。

白若竹急忙唤回了小黑,她都没好好训练小黑,小黑打不过人家的老虎也不是它的错。

她身边一个黑色身影冲了出去,是江奕淳愤怒的朝桑殿攻去,他内力了得,又是发了狠的拼命,没几下就听到啪的一声脆响,他给了桑殿一个响亮的耳光。

“闭上你的臭嘴,再敢惹我妻子,我就不会像现在这么客气了!”他退了回来,冲着桑殿大声说道。

白若竹心中有些暖意,他以前就是这样维护她的,只是他原本都是说“我娘子”,如果却说的是“妻子”,看来他还是没记起来他们之间的事情啊。

“你……混|账,敢打本王子,你们别想离开西域了,都给我上,把这几个奸细统统拿下!”桑殿眼中泛红,指着江奕淳大叫了起来。

桑殿的手下全部出动,桑塔带人拦在了白若竹他们前面,瞪着桑殿说:“大哥,你非得得罪预言中的贵人吗?你知道西域圣殿的玉茉夫人对她不敬,最后被天火烧死在圣殿大门外,大长老几番害她,最终落了个惨死的下场,你一定要亲自试试吗?”

----

亲们,昨天破了日销两万的目标,某咔谢谢大家的支持,撒花~不过现在存稿一点都没了,某咔只能现码,尽可能的多更一些吧~

心灵想要大声呼喊

心灵想要大声呼喊第二集

清晨六点三十,酒店走廊上响起急促的脚步声,阮小六快步冲入临时指挥中心:“妈的,居然让她给跑了。”

李云道噌地站起身:“没逮到人?”

“嗯,估计早就跑了,家里有很明显地收拾细软的痕迹,我已经通知海关了。不过这娘们儿是个名嘴,现在案情还不好公开的情况下,不能直接发通缉令,以防打草惊蛇。”阮小六将身子摔进柔软的酒店沙发,忙了一夜,他整个人都累得连眼皮子都抬不动了。

“我猜她应该不会跑出西湖,很可能她还潜伏在西湖市,或者说她暂时还舍不得离开西湖。”李云道站在酒店的落地窗前,望着窗外穿秀朦胧晨雾洒落的阳光,缓缓说道,“既然大费周运了东西进来,那么肯定有被反恐局或者国安盯上的预案,草草收场的可能性很小。”

“嗯,应该是这样的……”阮小六有气无力地答道,眼皮如同挂了铅块一般沉重——他已经连续几宿不眠不休,还没说完一句话,便已经沉沉睡去。

“找条毛毯给他盖上吧。”李云道目光又从阮小六身上转移到窗外的天空。旭日东升,天边飞霞,再过两天E30峰会将正式开幕,今天就将有部分参会国家陆续抵达,然而潜伏在暗处的危机却仍旧未能清除。

白色的凯迪拉克缓缓驶入四季酒店的地下停车场,一个身材姣小的女子推门下车,扶了扶鼻梁上的宽大墨镜,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停车场角落里的监控摄像头。

她打开后备箱,里面是一个足有半人高的超大号行李箱。行李箱似乎很重,她几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行李箱从后备箱里面搬了下来。

咚地一声,行李箱四轮着地发出一声闷响。关上后备箱,她优雅地戴上手套,对着后座玻璃整理着脖子上价值不菲的爱马仕丝巾。

她选择的停车位置很不错,站在后窗玻璃前,停车场内的情形一目了然。此时才是清晨七,停车场内除了她之外便空无一人。她满意地对着玻璃轻轻扬起唇角,那一抹笑意比起在观众在小银幕上看到的还要妩媚迷人。

她吃力地拖着箱子走到电梯旁,酒店服务生迎面而来。她冲服务生淡淡一笑,那经过严格培训才能上岗的青年微微失神,擦肩而过后才发现自己忘记按照员工行为规范跟客人说声“早上好”。他赶忙又折了回去:“早上好女士,请问需要我帮您让箱子送到房间去吗?”

她笑着点头:“箱子的确很重,那就麻烦你了。”

眉目清秀的服务生接过箱子,的确如她所说,很沉。

箱子推入电梯的时候,他听到一声闷响,狐疑地看了一眼箱子,嗯,应该是自己听错了,行李箱怎么会发出人类闷哼的声音呢?更何况,这个行李箱大虽大,但要装个人也是不太容易的吧。他的注意力很快就转移到褪下外套而显得玲珑有致的女子身上,虽然她的身材娇小了些,但的的确确是凹凸动人,加上她举手投足间都散发着一股成熟女人才会拥有的雍雅气度,他看得不禁陶醉了起来。就在他联想着这样的女子如果成为自己的女人时,这一应该永远都不会成立的幻想式命题被她的声音打断。

“这边!”

他看得愣了,连电梯到了都没能留意到,被那位女士一提醒,他突然反应过来,有些尴尬,脸烫得厉害,不过幸好他低着头推行李,也不至于让人看到发红的双颊和尴尬的表情。

她望着嫩如雏鸡的服务生,嘴角再次勾起。

服务生将行李箱推入房中,她笑着从手包里拿出两张百元大钞,优雅地递给服务生:“谢谢。”

年轻的服务生愣了愣,不知为何,刹那间双颊再度通红,飞快接过钞票,逃一般地离开她的房间,连门都忘了替她关上。

望着服务生的背影,她突然笑了起来,妩媚如妖。随后,她打量了一眼服务生卖力替她推入房中的硕大行李箱,关上房门,拉好所有的窗帘,这才摘下墨镜,面色瞬间阴沉。

打开密码锁的时候,她微微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转动密码轮打开箱锁,而后拉开箱子上的拉链。箱子打开后,里面赫然是一个只穿着内衣内裤中年男子。中年男子蜷缩在箱子中,双手反绑于身后,双脚被缚,嘴上封着胶带,显然已经昏迷了许久——刚刚进入电梯引起服务生警觉的那声闷哼,应该是昏迷中的男子无意识间发生的声音。

她将大衣挂入衣橱,去洗手间洗净了双手,这才再次回到那被绑的男子身边,缓缓蹲下身子,盯着那人的脸看了许久,最后才露出一丝毫不掩饰的厌恶。她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瓶子,打开盖子在那昏迷男子的鼻子下晃了晃,不多会儿,那男子果然悠悠地苏醒了过来。

也许是刚醒,男子并没有瞬间反应过来,等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箱子中,周边的环境也相当陌生,他想动,却发现双手双脚均被人绑住,他想开口说话,却只能发出“嗡嗡”的声音。他终于心生恐惧,挣扎了起来,转过头,却看到一个似笑非笑的熟悉面孔,只是那面孔上的表情却是他从来都没有见过的恐怖微笑。

“醒了?”她说道。

男子挣扎了几下,但用来绑他的绳子是女子精心挑选后的牛筋绳,越挣扎越紧,就如同之前她在那段虐心婚姻中的状态。男子望着她,眼神愤怒,嗓子里的沉闷的“嗡嗡”声也听不出究竟在表达些什么,但大体上也逃不脱愤懑惊愕的情绪表达。

“是不是想问我怎么突然变了个人?”女子讥笑地望向他,如同打量一只垂死的老狼。

她笑了起来,笑声前所未有地放肆:“你知道我是谁吗?”

男子皱眉,打量着在他看来应该是得了失心疯或者精神分裂的女子,微微点头。

“哼!”她冷哼一声,“你是不是以为我得了精神病?”说着,她自己也笑了起来,“嗯,不过说起来,还真有点儿像。”

她凑到男子的耳边,轻声轻语道:“我是你老婆,我是文心。”说起,她自己突然仰头大笑,笑了许久,直到把自己的眼泪都笑了出来,她才陡然止住笑声,“其实你们都不知道,我叫银环啊。”

银环毒蛇,性温胆小,被咬后只微痛,毒性却能麻痹呼吸神经至死。

男子望着她,仿佛在看一个完全陌生的人,这还是那个唯唯诺诺差点被自己逼得跳楼的文心吗?

她似笑非笑地望着他:“是不是不认得我了?呵呵,是不是从来没想到你也会有这一刻?呵呵,是不是觉得栽在一个你认为想怎么蹂躏就怎么蹂躏的女人身上,你觉得很不可思议呢?”她的笑声阴森恐怖,如刀子划过玻璃一般刺耳。

他喉结耸动,发出嗯嗯的声音。

文心轻笑道:“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

蜷缩在巨大行李箱中茫然恐惧的汤力吃力地点了点头,昨晚瞌睡得厉害,他便早早睡下,此时想来,也应该是这女人在他的牛奶中下了安眠药。

文心突然不笑了,她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仿佛想到了什么令她万分悲痛的事情:“你知道我爸妈是怎么死的吗?”

汤力疑惑地望着她,他知道眼前的女人是个环保狂人,原因就是她的父母均死于长期暴露在致癌环境中,幼年便痛失双亲给她留下了极大的心理阴影。她此时又问他,她的父母究竟是怎么死的,难不成还另有原因?

她突然呵呵笑了,凑到他的耳边,轻声轻语:“我偷偷告诉你啊,是我看他们太痛苦,拔掉了他们的氧气管啊……”

汤力双眼陡然瞪得浑圆,如同亲身经历天方夜谭一般,惊恐地望着她几乎狰狞的面孔。

父母去世的时候,她才十二岁吧?十二岁的懵懂小姑娘会亲手拔掉父母双亲的氧气管,便等同时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双亲,这是何等残忍的事实?汤力越想越觉得毛骨悚然,然而,自己居然和这样的女子同床共枕了这么多年。

汤力突然意识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她把自己装进行李箱,弄到一个酒店里来,她是想故技重施杀人灭口?想到这里,汤力愈发恐惧起来,他还有很多很多钱没花完,还有很多很多女人没有宠幸,还有无数的权力堡垒没有攻克,怎么能这样就莫名其妙地死在一个女人的手里?

“放心,我不会这么快就杀了你的。”也许是蹲着时间长了,她觉得有些累,所以她站起身,走到窗帘的边上,拉开一角看了看窗外,许久后她才道,“再过几天,就是E30峰会的答谢晚宴,你将以恐怖份子的身份出现在晚宴的当中,到时候,呵呵……”她又笑了起来,最后张开双手,做了个手势,模拟了一个声音:“轰!”

汤力瞪大了眼睛望着她,鼻息粗重,他突然意识到这个疯狂的女人也许并不只是浙北卫视主持人这般简单。

她见汤力挣扎得厉害,笑着将食指放在唇边,做了个噤声手势:“你不乖哦,不乖的话,老婆会惩罚你哦!”这是两人相识之初,在酒店幽会时她经常对汤力说的床榻之辞,放在此时此刻,却让汤力觉得胆寒不已。

心灵想要大声呼喊

心灵想要大声呼喊第三集

这架势下去,扛不住啊,这血要是再流别说孩子了,就算是大人,那也是危险的了,“这个止血药,也不定就对宝宝不好吧,你不要太注重这个,先吃了,完了,我们看看有什么办法补救,你这样再拖下去,你自己的身体都扛不住了……”

“扛不住,我陪她死!”

以为小言言现在和谢爵的关系来看,已经很融洽了,“穴位你再按重一点,小言言他们马上就把草药送过来,用那个止一下血,等120的人过来,我就马上做保胎手术,相信我,我是医生,再坚持一下……”

“坚持个屁!”

许颜气喘吁吁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头顶传来的一阵爆吼声给打断了,下一刻,一只强有力的手就从霍小萱的手里抢过药罐瓶子看了一眼,然后拧开瓶盖子,连身上的绑着的已经收起来的降落伞都没时间解,就直接将药罐子里的药倒出来放在手心直直的看着许颜开口,“吃几颗?”

不等许颜开口,就将手中的瓶子凑近自己的脑袋,快速找到药的用量,随即,很快就倒出三颗药,塞到许颜的嘴边,“张开嘴巴,吃下!”

许颜没有说话,只是将自己的嘴巴闭得紧紧的,然后直必须接扭过头就不去看他,倔强的眼神已经表达了她的决心,谢爵的目光在落到她洁白裙子上点点殷红的时候,那么点因为她不吃药导致衍生他衍生出来的那么一点的怒气顿时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心尖尖锐的疼痛,一阵高过一阵,哽咽的声音再出口的时候,就柔和了下来了,“颜颜,你现在不能再拖了,必须吃止血药了,女儿的事我们之后再说好不好,算我求你了,行不行?”

说这话的时候,谢爵都快要哭出来了,她裙子上的血触目惊心得看得她的眼睛有些发慌,“你是医生,你要相信自己,有能力解这么一点药物的副作用的……”

“正因为我是医生,我才知道,这药对于胎儿来说,副作用有多大!”

谢爵的话还没说完,许颜就倏地一下转过头来,瞪着一双决绝的大眼睛死死的看着他,坚定的开口道,“谢爵,我在尽我最大的能力保护你的女儿,这是我今生能为你做得最大的一件事情了,我希望你不要阻止我,不要让自己后悔!”

“我不后悔!”

趁着许颜张开嘴说话,谢爵直接将刚倒到他手心里的三颗药,大手一翻,直接塞进她的嘴巴里,然后很是坚决的开口,“只要你没事,这辈子,我做什么都不后悔,给我咽下去!”

然而……

“呕!”

他甚至还没来得用仰起他的脑袋将他喉咙头的药逼迫的咽下去的动作,女人就呕的一下,直接的吐了出来,触不及防的恶心和孕吐,直接将嘴巴里的药连同胃里吃过的东西一下子全吐了出来,而且吐得还是……谢爵白色的伴郎款西装,这下英俊如斯的翩翩公子形象顷刻间烟消云散了!

“谢爵,对不……起!”

“没关系,吐了再吃!”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