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贾斯汀·比伯

信仰贾斯汀·比伯
  • 主演:贾斯汀·比伯,斯库特·布劳恩,RyanGood,亚瑟·雷蒙德,PattieMallette,JeremyBieber,MikePosner,麦克斯·马汀,威廉姆·亚当斯,RodneyJ
  • 导演:朱浩伟
  • 地区:美国
  • 类型:纪录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3
头条的背后,众多的聚光灯…是贾斯汀的真实故事。了解贾斯汀·比伯的 只有少数幸运的——诚实、有趣并且完全迷人——通过不可思议的表演和独家采访明星本人。这是一个引人注目的纪录片,后台显示贾斯汀的真实故事:他的见解进化作为一个艺术家,他最重要的关系,是什么样子来的年龄在聚光灯下。它还包括惊险从未演唱会的实况,前所未有的幕后从经理-布劳恩,访问和特殊表象的斯特拉特福和许多更多。

信仰贾斯汀·比伯第一集

第两千三百三十一章:仙界再续

“咳咳……”

实在是没忍住,林萧忍不住开口道,“我说红月姑娘,你这又是何必?”

“你说这天大地大的,你何处不能去?比方说,游历天下,比方说,创建一方宗门。”

“如果说实在不想麻烦,那我去给仙阁打个招呼,你立马可以进入仙阁,成为其长老级人物。”

“选择这么多,你又何必一定要跟我走?”

没错,这就是林萧的看法,红月这边,去哪不是去?跟着自己,有什么好的。

然而,红月却只是抬起了头来,眼神略显幽怨道,“你明白的。”

四个字,已经不需要再继续多言,林萧便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他真不明白红月的心意吗?答案是否定的。

红月心中所想,他知道的一清二楚,但知道归知道,他却依旧是想要尽量避免。

儿女情长这种事情,他已经没有了太大的兴趣,因为自己后宫中每多一人,都会有着一份责任需要林萧去顾忌。

所以一直以来,哪怕明知红月心意,林萧都是避让着的。

可现在,已经无法避让了,林萧能怎么办?

他能做的,仅仅只是叹了口气道,“行吧,你要跟我走,那就跟我走吧,不过……”

“不过什么?”红月眼中闪烁着一抹兴奋,林萧能让她跟随,其实她都已经很开心了。

哪怕,在跟随的情况下,林萧会在她身上,加诸上诸多的限制,可她依旧是不会有丝毫的后悔。

这不?在犹豫了一下后,林萧只能是叹息道,“你也知道,其实我们都在经历一个非常重要的阶段,那就是蜕凡成仙。”

“这个阶段,我们更应该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到修炼上。”

“毕竟你也很清楚”,稍稍一个停顿后,林萧眼神闪烁道,“除非我们从此以后,不求长生,不求大道,只求活在这个世间,那么仙劫那一步,始终都要面对的。”

“而仙劫这东西,谁敢轻言说我能够百分百度过?”

“渡过了,我在仙界等你,渡不过,那就忘掉这一切,不也是挺好的吗?”

红月怔了怔,她想要说些什么,可话到嘴边,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

因为她知道,林萧说的一点没错,两人现在所面临的,将会是修行路上,最大的一个关卡。

就连自身,都无法保证能够活下来,更何况是儿女情长?

与其是孤注一掷的,赌上自己的终生,何不如,是给自己留下一条退路?

很显然,这是一个很让红月心动的想法,但下一刻,红月却是浑身一颤。

“啪……”

重重的给了自己一巴掌,这一巴掌,红月却是没有丝毫的留手,眼看着,那一张脸就肿胀了起来。

“你干嘛啊?”林萧一把拉住了她的手道,“干嘛打自己啊?”

“对不起”,红月眼眶,瞬间红了,并直接扑进了林萧的怀中,痛哭道,“都是我不好,我刚才,我刚才居然犹豫了。”

“呃”,林萧明白了,为何红月会如此的自责了。

很显然,她在自责自己不是那么的坚定,居然在这一刻,选择了犹豫。

如果,放做是妙音清与董十七的话,她们会犹豫吗?肯定不会的。

什么渡劫后才在一起,她们要的是,与林萧每时每刻都在一起,哪怕身死道消,她们也不会有丝毫的后悔。

她们在乎的,不是天长地久,只是曾经拥有。

“我能,好好抱抱你吗?”

宛若喃呢般的话语声,自红月的口中传出,让林萧不禁一个点头道,“当然可以。”

……

时间,仿佛是在此刻被冻结,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一轮明月高悬的时候,红月,终于松开了束缚着林萧的双手。

她很是认真的凝视着林萧,随后闭上双眼,轻轻的,在林萧的唇上,如蜻蜓点水般的触了一下。

下一刻,她已腾空,宛若嫦娥奔月般的,直奔远方而去,只留那动人的言语道,“我们,仙界再续……”

“仙界再续吗?”

凝视着红月,一点点的离开了自己的视线后,林萧这才长吁了一口大气,心中有着一抹怅然缠绕。

说实话,红月这边,林萧一直以来都拒绝,是夹杂着很多因素的。

但其中最大的原因,还是红月这边对林萧的感情,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纯粹。

可能有人会说,一个女人,喜欢上另外一个男人,本就是不纯粹的一件事情。

毕竟唯有一个优秀的男人,才值得女人的喜欢。

而优秀本身所代表的,就不是那么的纯粹。

但红月这边,却显得比较复杂一点,因为她一开始,想要的就是借林萧,摆脱现在加诸于她身上的宿命。

而在宿命接触之后,她想要跟自己在一起,那也是因为现在的她,已经是无处可去,跟随着林萧,不光是因为林萧的确是满符合她的心意,而且还能给她带来巨大的帮助,至少在渡劫上,林萧能给予她很多的建议。

至于方才那一番言语,林萧真没有抱着什么套路的想法,而是真的想要给红月一条退路,只要还没有和自己在一起,那她就还有得退。

如果真与自己在一起了,虽然在修炼者漫长的寿命里,有几个男人,几个女人,那都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

但真正的天骄,会不在意你曾经跟其他男人在一起过吗?答案是否定的。

哪怕你能够去进行掩饰,但也总会有被察觉到的那一天。

可结果,这一番言语,却是让红月,彻彻底底的明白了自己的内心,觉得对不起林萧,才会选择了直接离开。

虽然,这会有很多的不舍,也会有很多的愧疚,甚至这一生,都不一定能够再遇到林萧。

但现在的她,的确是需要冷静下来,好好的想想自己的未来,以及,与林萧相处的方式。

对此,林萧所能够做的,也只能是在心中深深的祝福,祝福她能够在未来的日子里,能够遇到一个与她情投意合的男子。

自己这边,本就不是什么好的选择,跟着自己,未来的她,将会享受太多太多的孤寂。

……

信仰贾斯汀·比伯

信仰贾斯汀·比伯第二集

“我说,你们买归买,我可不会付钱的,我是穷人,跟你们比不了。”

看着眼前那一排排名牌服饰柜台,吴胜第一时间向她们表明自己的态度,并且还把钱包翻出来,里面也就剩下几百块的闲钱。

当然,吴胜并不是没钱,他的银行卡里可不止有千万。

他这么做的目的只是让三个女孩认为他小器,好放过他,不让他陪着一起逛街。

可就在吴胜掏钱包的时候,秋灵好似看到什么似的。

她绕到吴胜身后,看着破烂的T恤问道:“吴大哥,你的T恤怎么破了啊?”

“这个……”

吴胜当然不能告诉她是被唇钉男用刀子给划破的,只得尴尬地说道:“可能是刚才出来的时候,不小心被钉子什么划破了,不要紧的。”

秋灵显然并不理会吴胜说的话,而是斩钉截铁地说道:“怎么能不要紧呢,你可是跟我们三个大美女出来的呢,必须要注重形象,我们给吴大哥挑选衣服怎么样?”

“赞成!”

“同意!”

姜昕和唐若宁两人立即举着玉藕的手臂,声音欢快地说道。

进入商场的顾客被这清脆悦耳的声音吸引,纷纷朝着他们这里瞄过来。

看到三个漂亮时尚的女孩围着一个衣衫破烂的男人,不禁露出羡慕好奇的目光。

吴胜露出无奈的苦笑说道:“这里的衣服蛮贵的,我可没多少钱,还是算了吧。”

岂料秋灵直接抬起染着红指甲的小手拍着吴胜的肩膀,露出狡黠得意的笑容:“吴大哥,你就当是被我们三人包养的小白脸就好了,我们只管给你买东西,不会让你付钱的。”

“啊?”

吴胜感觉自己的三观都即将要破灭,现在这女孩未免太开放了些,这情节发展的完全跟他想像的不一样。

姜昕和唐若宁两人一左一右地挽着吴胜的胳膊,而秋灵踩着白色小短靴游走在各个柜台前。

她们不时给吴胜买套名牌衬衣试试,就是给他买块腕表戴戴……

一路下来,吴胜已经被三个女孩给打扮的今非昔比。

银色阿玛尼西装,卡地亚腕表,意大利皮鞋,他的那件T恤和黑裤早就不知道被丢到哪里去了。

吴胜身材均匀高大,比之那些塑料模特还要有型,把适合西方人穿的西装也能完美地衬托出来,直把唐若宁、姜昕和秋灵三人看得眼睛闪亮,就好像是打造出最完美的男友似的。

“不错,挺有型的,只是我觉得好像还少些东西。”

秋灵在吴胜的身边转了个圈,小手托着下巴,若有所思地说道。

姜昕和唐若宁两人也同样盯着吴胜,似乎是在想着到底少了什么。

吴胜被这三个丫头盯的有些不好意思,有些尴尬地抬手挠了挠头发,说道:“你们就不要再折腾我了,我觉得这样就可以了,你们还真把我当成香饽饽啊!”

秋灵听到最后三个字,眼睛骤然一亮,惊喜地打个响指:“对了,男士香水,就是这个,我怎么给忘记了呢。”

说罢,秋灵立即转身朝着对面男士香水的柜台跑去。

吴胜本想把秋灵给拦住,姜昕和唐若宁两人立即挽着他的胳膊,说什么也不让他去。

咣咣!

就在吴胜郁闷无奈的时候,突然听到两声刺耳的枪声,震得整个楼层都在震荡着。

听闻枪声,吴胜立即把姜昕和唐若宁两人给搂在怀里,快速带着她们来到安全地带,示意她们蹲在这里不要乱动。

原本有些热闹的商场此时一片喧哗,到处都是尖叫声和哭喊声,就连那些专柜的服务员也纷纷捂着耳朵躲到柜台下面。

吴胜把姜昕和唐若宁安置好后,他立即逆着人群朝着枪响的方向跑去。

吴胜透过四下逃窜的人群,寻找着秋灵的身影。

很快,他在电梯口瞄到五个穿着夹克黑裤的劫匪,他们五人手里各劫持着一个人质,拖着她们走向电梯。

这五个人质清一色的是女人,有穿着制服的商场女经理,也有柜台女售货员,还有两个看起来像是高中生的女孩,最后一个俨然正是秋灵。

秋灵的眼睛充满着惊恐和绝望,她双手抓着劫匪手臂,眼睛慌乱地四下看着,似乎是在寻找什么人。

当看到逆人流而行的吴胜后,秋灵绝望的眼睛透露着希望之色,伸出小手朝着吴胜抓过来。

发现秋灵的身影后,吴胜如一头猎豹般在逃窜的人群中穿梭,渐渐地朝着劫匪们跑过来。

四名商场保安跑过来,举枪对准劫匪。

可是劫匪狡猾地把人质当成面前,使得商场保安不敢开枪。

劫匪却毫不留情地举枪射击,砰砰的一阵枪响,保安们溅血倒地,呼救增援。

很快,电梯门打开,劫匪们挟持着人质退进电梯里。

透过缓缓关闭的电梯门,秋灵涌动着泪花的眼睛望着吴胜。

吴胜给秋灵比划出一个OK的手势,然后他直接窜向楼梯处,蹬蹬地踩着楼梯下去。

吴胜下楼梯的方式令人惊叹,他隔着十多阶台阶纵身跳下,然后抓着栏杆再翻到下一层,速度快的匪夷所思。

从五楼到一楼,仅仅花费不少十秒的时间。

当吴胜从五楼下来时,劫匪们还没有到达一楼,但一楼早已被闻讯而至的警方给团团包围。

随着叮的一声响,电梯门打开。

劫匪们把五名人质围成一个圆圈,他们躲在人质身后,喝令警方退后。

警方的狙击手早已在商场隐蔽的位置就位,可是劫匪们太过狡猾,拿人质当盾牌,而且经验无比丰富,根本不给他们留下任何空隙。

“退后!所有警察都退出商场!不然我们就开枪杀人!”

其中一个劫匪用凶恶的声音怒吼着,并且举枪朝着地板射击,把地板给打出一个洞,吓得人质们失声尖叫。

“撤!都撤出商场!”

一声清脆的娇喝声响起,一个女警员举起双手,带领着警察纷纷退出商场。

吴胜闻声露出诧异之色,朝着女警员望去,发现那人竟然是钟欣红。

此时的钟欣红跟往常一样,穿着黑蓝色的警帽,戴着女式卷边警帽,白皙的脸蛋露出坚定沉稳之色,红润的嘴唇紧抿着,带领警员们退出商场。

等警察退出商场之后,那个凶恶的声音再度响起:“十分钟后,给我们准备一辆大巴车,不然我们每隔十分钟就杀一个人,反正这商场里有的是人,我们耗得起时间!”

钟欣红通过微型耳麦跟领导沟通,向他们汇报商场的情况。

领导的意思是,务必要保证普通市民的安全,伺机行动。

钟欣红闻言派遣警员去准备一辆大巴车,并且命令特勤队的狙击力重新寻找位置潜伏,争取做到一击必杀。

十分钟的等待时间非常煎熬。

吴胜知道,如果这十分钟不能混进这些劫匪里。

等他们上了车逃离城市,这些女人质的下场将非常凄惨,恐怕不是被轮,就是被暴尸荒野。

“灵灵!”

吴胜想了想,突然从隐藏的位置冲出来,举着双手朝着秋灵跑过来。

“什么人,站住!”

劫匪看到有人突然跑过来,立即将黑洞洞的枪口对准吴胜,厉声喝道。

吴胜连忙高举着双手,朝着劫匪百般乞求道:“各位劫匪大哥,你们需要人质就拿我当人质,我是苏氏集团京城分公司的总经理,我更有价值,求求你们放过我的女朋友,她肚子里刚怀了我的孩子!”

看到吴胜果真为了自己冲过来,秋灵的眼泪哗哗地流下。

劫匪们见秋灵真的哭了,再看她看向吴胜的目光也如情侣无异,不由得心下大喜。

虽然他们手里有人质,但这些人质都不过是普通市民,万一警方来个强攻鱼死网破,不顾这些人的生死,那他们肯定完蛋。

得知眼前这个男人竟然是苏氏集团京城分公司的总经理后,他们觉得警方肯定会顾忌这个大企业公司总经理的身份,不敢贸然冲进来。

“你说你是苏氏集团京城分公司总经理,你有什么可以证明!”

劫匪终究是狡猾,虽说吴胜身上的穿着已经够资格,但是为了慎重起见,他们还是想见吴胜为自己证明一下。

吴胜立即摸出手机,给萧雅沁拨通电话,说道:“这位是苏氏集团京城分公司萧副总,她可以证明我的身份。”

劫匪们见吴胜果真是苏氏集团京城分公司总经理,同意拿吴胜当人质,但是也不肯放了秋灵。

劫匪告诫吴胜,只要他们平安离开京城,那他和他的女朋友也肯定会平安无事。

吴胜心里再清楚不过,以他们的作风,到时候肯定会杀人灭口,不会为自己留下后患。

吴胜当然不会拆穿他们,而是露出欣然同意的表情。

劫匪立即拿枪顶着吴胜,警察商场外面的警察不要轻举妄动,他们手里可是有苏氏集团京城分公司的总经理。

听闻苏氏集团京城分公司总经理也在里面,正在向领导汇报工作的钟欣红连忙将视线投向商场。当看到西装革履的吴胜高举着双手站在劫匪面前时,钟欣红英气秀美的脸庞露出惊喜交加的复杂表情……

信仰贾斯汀·比伯

信仰贾斯汀·比伯第三集

迷迷糊糊中醒来,庄剑漱口洗脸换了一身衣服,捅着双拖鞋就下了楼。

超市收银台里,一个漂亮的小妹正在结账,庄剑扫了眼,没有在意,等走到了包子店,突然发现没了根叔的踪影,他急忙的左右乱看,忍不住问道,“根叔啦?”

“根叔昨晚就走了。”

以前的那个伙计笑着说道,“瞧见没有,里面那个是新来的老板,听说是根叔家的亲戚,根叔走的时候把包子店交给他了。”

庄剑脑子里有些乱,接下来伙计老板说了什么都没有留意,浑浑噩噩,拿了包子,坐在门口索然无味的吃着。

“庄先生,根叔跟我交代过了。”

新来的老板趁着人少,坐在庄剑面前,毕恭毕敬的说道,“以后药膳每天都会准备好,这一点您不需要担心。”

虽然根叔没有提庄剑的修士身份,不过这些代言人哪个不是人精,听他一说,再看交付的那张药膳,顿时就知道这人不凡,等到随后一打听,庄剑还是两项世界纪录的保持者,用屁股想都明白这也是个修士,人没有露面,却把事情都给交代清楚。

一日三餐的药膳花不了多少钱,别的不说,光是根叔给的那张改良过得药方,就足够庄剑吃一辈子了,更别说,和一个修士打好交道家族的帮助有多大,如果不是根叔交代了不要过多打扰,他早就赶过来请安了。

“谢了。”庄剑勉强的笑笑。

吃了早餐,再坐这里喝茶已经没了以前的气氛,庄剑叹了口气,踢踏着往回走,还没走远,电话就响了起来。

“龙公子,龙岳西。”庄剑听到里面的声音,咬牙切齿的说道。

“咦!?小庄,这是怎么了?大清早有人惹了你吗?”龙公子在那头疑惑的问道。

庄剑愤恨的说道,“你告诉我神雷山的只会来几个小喽啰,结果啦,该死的,差点我就没办法再接你的电话了。”

“什么?”

龙公子大吃一惊,等听完庄剑诉说,尴尬的说道,“抱歉了,我的错,都是我的错,这样,给我几天时间,回头我一定补偿回来,不过你可够厉害的,恭喜了,先天,没想到比我还要快就踏入了,看来下次见面,我应该叫你庄师兄了。”

按照修士界的划定,后天期的见到先天期,叫一声师叔才是合理,只是龙公子觉得他也在突破边缘,再见面,两人同是先天,也就是时间上有些差距,叫声师兄还是可以接受。

“算了,我就那么一说。”庄剑说道,“人赶走了,他们不会再来了吧?”

“绝对不会来了。”龙公子拍胸打肚的保证,“不过,这次你有人帮忙,他们吃了个亏,最起码短时间是不敢动手了,你晋级先天,欧阳清华不出手,再来其他的人也是送死,完全不用担心。”

挂了电话,庄剑有些烦躁。

感觉就像是根叔说的那样,人有多大力量就会遭遇到多大的事,这刚刚晋级,在欧洲就怼准备晋级的狼人伯爵,回到家,又和几个先天修士怼上,要是以后再晋级,岂不是要直面练气士?

庄剑虽然喜欢上了这种刺激的生活,可是却也不想每天都生活在危险里面。

正常生活不能打破,喋血疯狂,这些只能作为调剂品,作为正餐时时享用,这可不符合现代都市人的需求。

回了家,在屋里转了两圈,看到那本从狼人手里得到的册子,眼睛一亮,拿了就往刘静怡家跑。

这玩意昨天请教了根叔,还别说,真是一门修炼功法,而且就像是他当初在飞机上说的,这是双修功法,也不知道当初狼人从哪里弄来的,看得根叔都眼红,抄了两份,和五哥是人手一本,气得胖婶大骂他不要脸。

在没有取得功法之前,刘静怡可以先行修炼这个。

庄剑心头火热,出了门,叫了个车就直奔刘静怡家而去。

菲利斯那边还有一个亿准备打过来,有钱了,当然没必要再去挤地铁,而且地铁人多,他都忘记了戴口罩眼睛,走出去遇到狂热粉丝,签名合影就是个麻烦事。

坐在车上,司机不时的偷偷看着庄剑,似乎是看出了他是谁。

一米八的身高,又是个大光头帅哥,身材魁梧,前段时间的报刊电视到处都是他的照片,想要让人不记得都不可能,庄剑是假装不知道,侧头看着窗外,下了车给了钱,不给对方说话的机会,飞一样的就跑开。

“你来干什么?”刘爸开了门,看见是他,没好气的说了声。

庄剑探头往里面看了看,陪着笑说道,“叔叔,我来看小怡的,她好点了没有?”

“哼,真有这个心,当初就不该让她受伤。”刘爸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直接把门给关了。

这倒不是刘爸想要棒打鸳鸯,只是,这女儿养这么大,说是捧在手里怕融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是一点都不为过,陪着庄剑出去治病,才是几天功夫回来,这脸肿了,几个手指头都少了肉,把他们两个是心痛得不行。

要是这样倒还算了,把事情说清楚,到底是什么个情况,要是意外,他们倒也并不会怪罪庄剑,只是,无论怎么问刘静怡,识破了谎言后,剩下的就只有支支吾吾,问得急了,直接就躲进房里不出来,把刘爸是气得够呛,不拆散他们,起码也要让庄剑知道知道厉害,以后再出门,看他还敢大意随便没有。

庄剑在门口站了半天,终于还是无奈的走了。

刘爸的心思,刘静怡早就跟他说过了,可是这玩意怎么说?

修士世界,黑暗生物,这些东西说出来会有人相信吗?

下了楼,庄剑沮丧的往外走。

一辆黑色轿车停在楼道旁,见到他出现,按了一声喇叭,见庄剑没有反应,打了火,缓缓地跟了上来。

车超了过去,车门开了,下来一个中年男人,看上去有点发福,穿着件两颗扣的西装,撑得扣子都有些绷,庄剑扫了眼,没在意,继续的往前走。

“庄先生,庄先生。”那人追了上来。

庄剑一愣,“你是?”

那人伸出双手握着庄剑的手摇了摇,“防洪办,梁欢。”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