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命警探7

玩命警探7
  • 主演:馆博,柴田恭兵,浅野温子,仲村亨,吉川晃司,菜菜绪,木之实奈奈,伊藤洋三郎,山西道广,長谷部香苗,柳原晴郎,小林稔侍
  • 导演:村川透
  • 地区:日本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日语
  • 年份:2016
被称为神奈川县横滨港警察署搜查课传奇搭档的资深刑警鹰山敏树(馆博 饰)和大下勇次(柴田恭兵 饰),在过去的岁月里经历无数惊涛骇浪的洗礼,如今他们功成名就,终于要迎来光荣退休的日子。然而这两个极不安分的老男孩根本停不下来,任凭担任搜查课课长的町田透(仲村亨 饰)如何警告与规劝,他们还是义无反顾冲向犯罪现场。在此期间,日本本土黑帮和来自中国、俄罗斯的同行相互角力,互不相让。直到某天,三足鼎立的局势突然被一股神秘力量打破。自称商业人士的恭一加西亚(吉川晃司 饰)出现在阿鹰和勇次面前,而他背后的势力令人胆战心寒。热血警察终于迎来最后的较量   “危险刑警系列”最早作为电视剧在1986—1987年间播出,累计播放76集,此后推出一回SP,并拍摄了6部剧场版,最后一部于2005年上映,迄今已有11个年头。

玩命警探7第一集

这段时间逐渐适应了学霸混成学渣,昨晚还在一个游戏里开黑的大辉背着墙面嘴角撇到两米开外,内心一万匹草泥马飞奔而过。

人跟人之间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当然,这在老师的逻辑思维中,学霸跟学渣有着本质上的区别,好比上网这种事情,搁学渣身上铁定是打游戏跟看小视频的不良工具,可搁在学霸身上,那妥妥就是蕴藏无数知识点的百科全书。

所有学霸都是在用生命热爱着学习的好榜样。

然后,在倒霉蛋大辉的怨念,老师殷殷期盼的慈爱目光下,穿着一身校服干净整洁的秦学霸顶着那张优秀学生的脸,神色淡然道:“打游戏去了。”

“啊?”老师一时间还以为幻听,张着嘴发出了一个困惑的音节。

“没有查资料。”表演功力见涨的少年面不改色,继续补刀道:“上网打游戏去了。”

学习游戏也算是游戏,近来她在皇者归来的积分已经累积到了上限,过不了多久就能攒到学分。翘课的空隙还能处理赌场跟公司的事务,这让她压力消减了不少。

可她轻松快活了,眼前的老师却差点气晕过去,中年血压飙升,指着她气得直发抖,“你,你你……你给我一起站过去,写不完检讨不许回去。”

终于,春风般的温暖宣告结束,怒火攻心的老师采取了一视同仁的态度。

大辉看着少年迈步站到身旁,抓着本子写检讨都分外端正的样子,感动得险些落泪,“学霸,你真够义气,以前疯子都没你对我这么好过。”

秦卿目光撇过去,抽了抽嘴角,终究是没打击他错误理解的兄弟情,继续低头毫不走心地下笔如飞,分心还盘算起石枫离开的时间。

十天,想来那边也该有动静了。

临到下课时间,学霸被罚站的消息在整个高二年级组传开,不少人组团前去围观,余扬拉着罗子航过来的时候,正巧赶上高一年级组的女生们在叽叽喳喳讨论。

“好帅,宋学长真的是严华第一校草,帅到不给人活路,我要是有这么一个男朋友,做梦都笑醒了。”

“那估计你做梦实际点,听说学长书桌里每天的情书都贡献给了垃圾桶。”

“不是吧?该不会学长已经名草有主了吧,嘤嘤嘤,人家不要啦。”

……

七嘴八舌里,讨论的话题从颜值到了女朋友,身份从白蓁蓁揣测到美女教师。

罗子航越听越是心烦,坐在栏杆上往内匆匆扫了一眼,视线很轻易地就被少年出挑的样貌跟身形所吸引,这人无论做任何事情都不疾不徐,自带一种优雅淡然的气场,仿佛活在光圈里,高贵神秘,让人无法靠近。

可是这人又是当着他的面承认了有女朋友的事实,而且那个女人比起十个白蓁蓁还要出色,还拿着少年贴身的帕子……

“艹。”罗子航低头咒骂出声。

旁边听得滋滋有味的余扬被吓了一跳,胳膊撑着栏杆仰着脖子撇过去,啧了一声,“罗大少最近戾气很重啊,跟你家阿叶又闹矛盾了?”

你家阿叶四个字被着重标了音调,听起来有几分玩味。

罗大少却像是被戳中了死穴般瞬间僵直了身体,丹凤眼一抬,狠狠瞪了回去,“找抽。”

死党关系这么多年,已经嫌少见到赤虎帮太子爷枪口对内,余扬还真被唬住了。

“子航。”幸好身边还有个冷静的乔南拉了拉他的胳膊,镜片下狭长的目光夹带着些许凌厉点明道:“连余扬都看出来,最近你在疏远阿叶,你有什么心事可以说出来。”

他看事情远比另一个二货要深远得多,这个星期以来罗大少看着不声不响拉开距离,可但凡宋如叶离开视线范围就魂不守舍,一听说少年出事跑得比谁都快,与其说是在闹别扭,更不如是在逃避。

罗子航避开好友的注视,拧着眉头沉思了半天,终是没能忍住,快速嘀咕道:“你们说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喜欢一个人的感觉?

余扬确定自己没听错,又瞧见自家死党一反常态的傲娇状态,思绪跑火车一样拉到了老远,轻轻叹了口气主动上前道:“子航,我承认白学妹确实很优秀,你俩也挺般配的,但感情的事情不能勉强。要我说,你就别纠结了,我看你对白学妹都没对阿叶上心。”

他原也只是想开导一下死党,劝对方别纠结。

可好死不死又戳到了点上,罗子航抓在栏杆上的手指一紧,面上表情一僵,当即就从跃下护栏,头也不回道:“我今晚回家。”

说话间,人影已经闪出了几米外,快得让人想拦都拦不住。

当天夜里,网吧刷题的秦卿收到了南絮的信息。

‘罗大少今晚开荤呢,要帮忙看着吗?’

下边附带着一张照片,映出昏暗的卡座里某个应该回家的校霸搂着女人的狂放姿态。

少年人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尤其是罗子航这种出身的太子爷混夜场也实属平常。

秦卿确认过没有危险系数后便也不再多管,继续专心挣学分。

三天后,专注学渣生活的秦卿再次翘课,一大早就前往倾城的分店开始筹备走秀。

这次是她亲自操刀出新系列,没有费昂斯帮忙,全程都得亲力亲为,而且经由第一间店面后,这次分店的消息放出去引起的反响更加强烈,不仅国内的服装大佬早早就来踩点,连带着国外一些知名的设计师跟记者媒体都不请自来,场面比赌场开业还要热烈。

上午八点整,前厅已经宾客云集伸长了脖子等秀场开始,后台这边也是忙得人仰马翻。

秦卿刚换好衣服出来,迎面就被一个小助理撞上,等不及道歉就是一脸仓皇道:“老板,还有半个小时不到就开场了,可南小姐至今都毫无音讯,我一直打不通她的手机。”

作为这次主要的模特,南絮的戏份很重,没有她到场根本上不了台。

秦卿万万没想到临门一脚,对方会掉链子。

玩命警探7

玩命警探7第二集

惊,极度的震惊,所有人都是明白,林家停下来,那真的是代表着他们真的是选好了地方。

而这个地方,自然便是眼前这处紫金山,而紫金山是谁的地盘?有心人只要一查,就明白了过来,那是魔门当中极难啃的魔丹宗。

魔丹宗为什么难啃?其实不仅仅是他们那复杂的魔门关系,更多的,则是他们所炼制的魔丹,实在是太过于恐怖。

曾经也不是没有过人对他们出手,可结果都是相当的凄惨,在那些魔丹的作用下,当真是死伤惨重。

比如说,一片黑雾飘过,只要沾染上一丝,就会出现整个人腐烂的情况。

又比如说,丹药直接化作可怕无比的血尸,当真是吞噬天地,可怕至极。

所以说,魔丹宗之人,其实本身的实力并不是非常的强大,可他们炼制的丹药,却是可怕至极。

在单对单的情况下,可能他们不强,但在群战方面,他们却是强的可怕。

那些诡异之极的丹药,更是让人闻风丧胆,所以魔丹宗这么多年来占据着紫金山,那可是稳稳当当的,无人敢去招惹。

可现在,林家的到来,却是让无数人嘴角,都是露出了一抹戏谑至极的笑容。

林家,那是什么实力?天人之上的人物,都是超过了三十个人。

这等数量的天人,几乎就相当于是整个地球的所有宗门聚集起来,才能够凑出来的一个阵容。

甚至,更为可怕的是,这里面,天人二斩,三斩的人,都有,甚至还有着一个,大乘境界的存在。

可以这么说,光是实力方面,林家就完全可以横扫这整个魔丹宗,而且是那种碾压的情况。

再说另一方面,在炼丹方面,魔丹宗就算是再强,那也不过是本土的水平罢了,而林家那是什么情况?

来自于昊天界,传承数千年,炼丹技术那是完全毋庸置疑的,他魔丹宗想与之相比,那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罢了。

所以他们那诡异的丹法,在林家面前,也只能是成为一个笑话。

在众人看来,被林家盯上,如果魔丹宗够聪明的话,那就应该主动的让出紫金山,这样还有可能是保留下几分实力,不至于是被林家迁怒。

可魔丹宗之人,却是万分的不甘,在林家到来之后,他们第一时间,就选择了求援,毕竟在他们看来,其他的所有魔门都聚集起来,未尝是不可能与林家一战。

可结果却是让他们震惊了,那些个魔门,居然是一个个的选择了拒绝,虽然话语十分的客气委婉,但他们却听的出来,他们拒绝的根本就没有回转的余地。

很显然,没有人会是傻子,林家有多么的强大?他们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他们魔门之人就算是集合起来,依旧不可能是抵挡一个邻家的脚步。

甚至,如果他们真聚集起来了,那三大的势力的人,又会坐视不管吗?答案是否定的。

恐怕到时候,三大势力的人再一起加入,那么他们魔门就会变成被围剿的地步,所以拒绝魔丹宗,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砰……”猛的一拍桌面,魔丹宗的掌门第一时间起身,也是暴怒道,“这林家之人,当真是欺人太甚,那么多的地方,凭什么他们偏偏就选择了我们魔丹宗?”

“还有那些养不熟的魔崽子们,以前求我们炼丹的时候,那是一个保证的比一个好听,可真到了这个时候,居然一个敢站出来帮助我们的都没有,真当老夫是好欺负吗?我魔丹宗好欺负吗?”

“该死的林家,我跟你们拼了!”

……

“掌门,冷静啊,一定要冷静啊,那林家实力可怕,咱们不可力敌啊……”

“就是就是,那是林家光是天人就有三十个,而且炼丹的技术,甚至要在我们之人,无论怎么看,我们都没有一丝的胜算啊。”

“对啊对啊,掌门,不能硬拼啊,这不是以卵击石,而是飞蛾扑火啊。”

看着那一脸暴怒的掌门,魔丹宗的长老们纷纷开始了劝阻,他们很是清楚两者之间的差距,是不可能真跟着掌门一样去送死的。

“那你们告诉我,我们魔丹宗该怎么办?难道就这么灰溜溜的将紫金山让出来吗?那以后其他人会怎么看我们?我们的门人又会怎么看我们?”

没错,让出紫金山,其实也不是不可以,毕竟以他们魔丹宗的实力,到时候再找一个地方进驻,那也不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

可这件事情,却是涉及到了他们整个宗门颜面的问题,如果当真就这么灰溜溜的走了,他们不得是被无数人嘲讽一辈子?

所以就算是为了面子,掌门也不可能就这么轻易离开,不然的话以后魔丹宗,还怎么发展?

这下,众长老们是沉默了,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某个长老也是眼前一亮道,“掌门,我倒是想到了一个好办法,不知道可不可行?”

“什么好办法?”众人也都是眼前一亮,将希冀的眼神放到了这名长老的身上。

在深呼吸一口气后,这名长老才是开口道,“我明白,掌门你是担心我们就这么离开了,以后威名扫地,再也抬不起头来,但如果硬抗的话,我们魔丹宗也只有是被灭这么一条路可以走。”

“所以战斗,我们不可能去做,直接离开,也不能去做,但是我们,却可以是进行一场比试啊!”

“比试?”听到这里,几乎所有人都是明白了这名长老的想法,掌门更是眼神一闪,露出了一抹惊疑不定的神色。

“没错,就是比试,咱们来比炼丹,如果是我们输了,那我们就让出紫金山,如果我们赢了,他们就离开。”

“我相信,只要我们赢了林家,那他们肯定就会离开,毕竟这些正道之人,要脸面可是出了名的,他们不可能会恼羞成怒的真对我们出手。”

“至于输了,我们也就离开罢了,这样也算是给了我们一个台阶下去,技不如人,不好占着这个好地方,所以选择离开。”……

玩命警探7

玩命警探7第三集

大厅之内寂静无声,所有的喧嚣都在门外,已经与他们两人无关。

只剩下抵住大门,气呼呼地寒月乔在喘气的声音。那喘气时候起伏的胸口,让她那对傲人的山峰似乎呼之欲出,格外的引人注目。

北堂夜泫看了一眼,就移开了目光。可不知道为什么,即使是看着那平淡无波的杯盏,他的脸上还是慢慢的有了一丝红晕。

“我只是要帮小飞飞,不关你的什么事,你不用对我做什么来报恩的。”北堂夜泫看着一旁的茶盏,低沉地道。

寒月乔听到北堂夜泫的话,怔了怔。

这货难道是以为她要在这里对他以身相许吧?

“哈哈哈哈哈……”寒月乔一个没忍住,狂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北堂夜泫扭过头来,有些不悦地看着寒月乔。

寒月乔也懒得和他扯那么多没用的,她还要继续研究给小飞飞调理身子的丹药,还要找到小昭的下落,还要查出设下陷阱害小飞飞的那个凶手。所以必须长话短说。

“北堂夜泫,我要约法三章!”寒月乔掷地有声地道,整个大厅似乎都回荡着她的声音。

约法三章,法三章,三章,章……

北堂夜泫听见,眉梢高高挑起,复又落了回去,然后整个人也跟着放松了下来的姿态。

“约法三章?”

北堂夜泫扬唇轻笑,几近邪魅。同时一撩衣摆,慵懒地坐到旁边的椅子中,斜倚着椅子的把手,偏头看着寒月乔。

“怎么个约法三章?”

“第一,你每次医治小飞飞的时候要跟我报告,不准带他私自离开我的视线!”寒月乔说这一条的时候,表情是前所未有的认真。

北堂夜泫也很干脆地点头答应了。

寒月乔见北堂夜泫还算是讲点道理的人,便继续竖起一根手指头,说第二条。

“约法三章的第二条就是,我只给你半个月的时间就,不管你有没有治疗好小飞飞,时间一到,你就必须离开寒王府,以后也不能再找未经过我同意去找飞飞见面!”

北堂夜泫眉头微微皱起,已经觉得寒月乔的这一条内容有些苛刻了。可是喝了一口茶之后,北堂夜泫还是保持了微笑。

北堂夜泫没有点头,也没有开口,可寒月乔就当北堂夜泫时默认答应了下来。继续趁热打铁地竖起三根手指头说第三条。

“我的约法三章第三条就是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可以进我的闺房!否则立刻把你赶出寒王府,没的商量。”寒月乔故意加重了自己的语气。

前两条,北堂夜泫还只是模棱两可的态度。等到寒月乔说出这条的时候,北堂夜泫眼前一亮,几乎是立刻从椅子上弹跳了起来,站到了寒月乔的面前。

那距离近乎贴着寒月乔的脸,呼吸都吞吐到了寒月乔的脸上。

寒月乔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压根没有把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当回事,依旧镇定地站在原地,一步没挪。直接很北堂夜泫近距离地对视着,气势不输给他丝毫。

北堂夜泫笑了笑:“我最赞成的也是你这条。”

言罢,北堂夜泫不给寒月乔再多说一句的机会,就已经错过寒月乔,走到了客厅大门的方向。

“哗!”

“嘭!”

仅仅是一挥袖的功夫,客厅的大门就在北堂夜泫的灵气之后,直接轰然炸开。

整个大厅就没了门。

在门口大院里聚集着的寒辰焕,赵玉蓉那些人,被这突然的炸响吓的面无人色,纷纷惊恐地做出了防卫状。就连寒王府的侍卫们也统统惊动了,拔刀出来向着北堂夜泫。

在那没有了大门的大厅门口,一片尘埃落地之下,缓缓地出现了北堂夜泫那欣长而傲然的身影,就像是从天而降的谪仙,让人望而生畏。

好强的气势!

饶是见多识广的寒辰焕,也鲜少见到气势如此强大的人。而他身上的这种气势,似乎比王者还要尊贵,令人不敢直视。

他赶紧让赵玉蓉和一众儿女们先安静下来,然后再彬彬有礼地上前,对着北堂夜泫鞠了一躬。

“敢问阁下是哪位,与我们寒王府又有何仇,为何要到府上滋扰生事?”

一旁才好一点的小飞飞,忍不住翻白眼:“我刚刚都说了,这是冥叔叔,救了我一命,现在要留在我们寒王府给我治病,要是爷爷没有闭关的话也会举双手赞成的,难道你们都不想看我病好起来嘛?”

寒辰焕嘴角抽了抽,脸色有点发黑。但又很快恢复了平静,甚至变得更加亲切,笑容和皱纹堆满了脸。

“既然如此,我们寒王府自然是无比欢迎的!只是这大门又是怎么回事呢……”

“看着太旧,拆了换新的。”北堂夜泫眼睛都没有眨地回答。

说完,云天还真的就像变戏法似的,从他们带来额箱子里拿出了好几扇雕龙画凤,样式考究,价值不菲的大门,送到了这里,动手开始装新的大门。

北堂夜泫就背着手,直接去了后院,自己给自己找他喜欢的住处了。

咔吧!咔吧!

寒王府内似乎响起了一阵下巴脱臼的声音。

寒月乔看着这一幕,竟然忘记了之前和他针锋相对的不悦,忍不住地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果然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啊!

这个北堂夜泫,不说能不能治好小飞飞,就说这个脾气,说不定能把赵玉蓉这样的人气死十回!况且,北堂夜泫长得还算养眼,留在寒王府里看几天,她也不吃亏。

想来想去,寒月乔也就这么愉快地接受了。

只是,北堂夜泫与她相克的属性,已经超乎了她的想象。

首先就是他选的屋子,竟然就在自己的屋子隔壁!

寒月乔看着已经被收拾得富丽堂皇,比主屋还要奢华的偏房,然后还看见北堂夜泫穿着一件单薄的练功服,在偏房里面挥剑起舞的时候,脸上是一种恍然如梦的表情。

这个北堂夜泫,简直是无所不能了!

寒月乔拉住起床去茅房的小飞飞,指着隔壁屋子的北堂夜泫问:“飞飞,他是怎么进来的?”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