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国语

黑金国语
  • 主演:刘德华,梁家辉,孙佳君,吴辰君,郭静纯,钮承泽,赵文瑄,李立群,金士杰,郎雄
  • 导演:麦当杰
  • 地区:中国香港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粤语,汉
  • 年份:1997
调查局机动组组长方国辉(刘德华)为人干练嫉恶如仇,与手下对周朝先(梁家辉)经营的电玩场进行监拍时,拿到其经营地下赌场的证据,将其告上法庭,岂料法官被收买,周朝先被判无罪当庭释放。与黑金挂勾的侯部长(李立群)暗中施压,调查局勒令方国辉休假,停止对周朝先的调查。   周朝先为进一步控制台湾的政治,在记者会上公开声明要退党参选立法委员,欲与代表党竞选的黑帮老大丁宗树对着干。方国辉沮丧之际,得电视台女记者凌飞(吴辰君)和法务部冯部长的鼓励重回工作岗位,却被丁宗树盯上,欲将他杀死后再嫁祸周朝先,好一石二鸟。

黑金国语第一集

眉眉长叹了口气,果然不该发生的都发生了。

其其格登时羞红了脸,甩开了任茜茜的手,将衣领扯上一些,盖住那些草莓印,埋怨道:“你干什么呀,跟强盗一样。”

“我强盗?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你昨晚都干啥了?一夜不归总不可能同你家常师兄聊人生吧!”任茜茜恨铁不成钢,怎么就不守住最后一步呢,忒不争气了!

其其格脸更红了,又羞又委屈,忍不住说:“我是想回来的,可当时已经晚上,宿舍都关门了,就只能……”

“你们都干啥了,怎么会那么晚,难道不会看时间吗?”

“我们就在一起吃饭喝酒,一不小心就迟了。”其其格辩解,昨晚她和常青松都有些喝高了,然后就顺理成章地发生了美好的事情。

其其格一点都不后悔,她是真的喜欢常青松,也想同他过一辈子,所以早发生还是迟发生都没有区别,反正迟早都要给常师兄的嘛!

她只是害羞了,尤其是在朋友面前讨论这种事。

眉眉拽住了撸袖子的任茜茜,冲她使了个眼色,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再骂只会让其其格反感,还是不说为妙。

“其其格,你爸爸回来了没?”

眉眉话音刚落,其其格包里就传出了呼机声。

“我阿爸找我,我去回个电话。”

其其格准备去找公用电话亭,眉眉拿出她的手机,“用我的打吧,你把上回我们说的事问问你爸,看他怎么说。”

“嗯。”

其其格突然有些心慌,她没想到自己的婚事会遭到朋友的反对,原本她以为会得到祝福的呢,可现在……就算她再感觉迟钝,都明白朋友都不赞同她现在结婚。

也不知道阿爸会不会也一样反对?

其其格没避着眉眉她们,同她父亲闲聊了几句,便说到了常青松母亲提出早点抱孙子的想法,眉眉和任茜茜都竖起了耳朵。

“阿爸你要过来吗?就现在?”

其其格惊呼了声,很快那边电话就挂了,她愕然地看着手机,心里的不安更加强烈了。

“我阿爸说现在就过来,下午能到。”

“那我去订酒店,再订桌饭,给你爸接风。”任茜茜却很高兴,很明显,其其格父亲是不赞同的,否则怎么会大老远跑过来,明明忙得要死。

巴根大叔来得比她们想像得还快,风尘仆仆的,眼里还有着红丝,其其格的二哥开车,同样也一脸疲倦,可见一路马不停蹄的,气都没喘口。

“阿爸,我叫常师兄也过来吃饭。”

去酒店的路上,其其格小声提议,父亲和兄长过来了,于情于理都得让常青松过来见面。

“以后再见吧,我有话同你说。”

巴根大叔一口回绝了,他现在一点都不想看到那个臭小子,他冲眉眉和任茜茜笑了笑,邀请道:“一起吃个饭吧,我也有事想问你们。”

“好啊,我正好也有话想同伯伯您说呢!”

任茜茜求之不得,可把她憋坏了。

到了酒店,马根大叔和其其格二哥去冲了个澡,看起来精神了些,几人一起去了餐厅,巴根大叔根本没胃口吃饭,开门见山地说:“其其格,你的婚事延迟吧!”

黑金国语

黑金国语第二集

什么叫做沈傲娇喜欢她,祁任性她妈就喜欢她?

“祁薇。”沈淮冷冷的叫了一声祁薇的名字。

“哎呀!白讨厌,我刚刚开玩笑了。”

她表哥可不就是傲娇,明明喜欢白讨厌,偏偏就是爱在心头口难开。

何苦呢?何必呢?

这时候,李婶端着新鲜出炉的手抓饼过来了。

“先生,小姐,厨房做了三份。”李婶笑意盈盈。

自从白小姐上次割脉自杀,整个人跟变了一样,从来都不对他们这些下人乱发脾气,先生也时常会回来。

这让他们这些下人惊讶的许久,对现在活泼开朗的白筱离很有好感。

“谢谢李婶。”白筱离伸手就要去拿。

白皙的手指刚刚碰了上去,就被烫得缩了回来。

“你急什么?”沈淮皱着眉拉过她的手,烫得有些发红。

“小姐,你别心急啊!这手抓饼又不会跑。”一旁的李婶也有些哭笑不得。

“不就是烫了一下,哪那么矫情?”一旁的祁薇无语的吐槽道。

“你们不一样。”沈淮冷冷的一句话让祁薇心里凉凉。

怎么说她这个表妹和他也算是从小玩泥巴长大的,居然一点面子都不给她?

好吧,一般玩泥巴的是她,然后沈淮小的时候就跟老古董一样,板着脸不理她。

“李婶,医药箱。”沈淮有转头朝李婶吩咐道。

李婶就连忙跑去拿医药箱了。

“其实也没多大事,痛一下就过去了。”

白筱离见沈淮搞这么大阵仗,有些无奈的开口。

“还想吃就乖乖闭嘴。”沈淮接过医药箱,神色沉静的说。

节骨分明的手指在医药箱里拿出烫伤膏,用棉签蘸了点,涂上白筱离发红的手指。

清凉的触感让白筱离不禁松开了有些皱起的眉头。

扔掉了棉签,白筱离头疼的看着手抓饼。

吃手抓饼的乐趣就在于用两只手去抓,可是……她的手有药。

“唔,真好吃!”一旁的祁薇吃得脸颊鼓鼓的,还做出一副陶醉的模样。

她就是故意的,谁让白讨厌之前居然要吃独食,现在轮到她干看着了吧?哈哈!

洗完手回来的沈淮就看见女孩耸拉着耳朵,像极了被遗弃的小猫,眼巴巴的盯着祁薇手上的手抓饼。

他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迈开长腿走了过去,抽出纸巾擦了擦还有些湿润的手。

伸手拿起一块手抓饼,撕了一点送到女孩嘴边。

白筱离闻道鼻尖的美味,毫不犹豫的张嘴咬住。

果然,沈家厨子专门做的手抓饼就是和外面的不一样。

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是沈淮喂给她的,白筱离嘴角扬起,“我还要!”

沈淮没有说什么,节骨分明的又撕了一口送到她嘴边。

即使那双修长的手沾了油,可是却让人看着赏心悦目,也许这就是是与生俱来的贵气。

祁薇:“……”

每次都是这样!她快疯了!她居然还想让白筱离干看着?人家是两口子!

祁薇一边咬着手抓饼,一边庆幸自己已经打算明天回家了。

不然待在这个有白讨厌沈傲娇夫妇的沈家别墅,她这个花季少女迟早要变异成吃狗粮的单身汪。

黑金国语

黑金国语第三集

人们常说的三大境界为,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

讲的是什么意思,其实林萧已经不用去多纠结这是个什么意思了,毕竟大家都懂。

曾经的他,看这个世界,那就是这个世界,没有什么与其他不同的地方。

可现在的他,看这个世界,却是与此前有了有了一个更大的差距。

他就如同是带上了一个显微镜一般,能够更加清晰的看到这个世界其本质的地方。

如果真要用什么东西来形容的话,林萧只能说,这个世界,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就本质而言,他心中许多的猜测,其实在现在,已经是得到了一个更多的验证。

当然了,除了这些东西以外,林萧更多的,还是自身的一些变化。

曾经在天地的压制下,林萧的力量,自然是无法得到一个彻底的释放,这就如同是天地在他的身上,加上了一层巨大的束缚一般,束缚着他无法动弹。

可现在,这股束缚解除了,林萧也是察觉,不提自己提升的力量,就说以曾经同样的力量,所释放出来的力量,都能够是提升一倍以上。

这代表了什么?代表着从此以后,无论是在什么境界之中,林萧先天的,就会比他人强上一倍。

要清楚,这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这种说法,毕竟林萧本身,可就比常人强大了太多太多,在这个前提之下,林萧还能够是比常人更强上一倍,那是何等可怕的一件事情?

“嘶……”

就连林萧自己,在察觉到这么一点之后,也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眼中露出了振奋至极的神色。

可以肯定的是,至此以后,林萧将会超越他人太多太多,毕竟林萧这边,与他人之间的差距,实在是有些太过于巨大。

不过,这些重要吗?其实在林萧目前看来,并不重要,因为现在的他,最重要的是,该好好享受度过这一场浩劫之后的兴奋感。

“吼……”

咆哮声,蓦然是自林萧的口中传出,他尽情的释放着内心中的兴奋,以及憋屈。

这些年来,他一直都是在担忧着这最后一层的斩灵,会让自己折戟沉沙的死在这里。

可事实却是告诉了林萧,那就是他的担忧,其实是多余的。

这一场战斗,虽然他度过的不算轻松,但其实也并不算难,毕竟那鸿蒙灵珠,是帮他阻挡了神魂以及灵力方面的攻击。

林萧所需要做的,仅仅只是让自己的肉身不至于散掉而已。

如果这个,林萧都无法做到的话,那才真的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不过就算是如此,那个可怕无比的幻境,依旧是让林萧感到了惊骇莫名,却也满足了林萧心中的一个愿望,让自己是过一次如同普通人生活的那个愿望。

自从走上了修炼这一条道路之后,林萧的心中,未尝是没有怀念过曾经的那段岁月,那些岁月中,自己就如同是普通人一般,生活着的样子。

在那场梦境之中,自己与楚婉悠,是和谐美满的,过完了整整一生,虽然那都是虚假的,可林萧却是真正的,付出了自己的感情。

那种感觉,真的是让林萧很是舒服,甚至林萧还准备,在回家之后,将这一段记忆,是直接分享给楚婉悠,想必,她也会非常开心吧,毕竟,这其实也算得上是自己与她的一份记忆。

微笑着,林萧也是将这些东西,给直接抛开,将眼神放到了前方,嘴角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而器灵,也已然是在第一时间来到了林萧的身旁,并深呼吸了一口大气道,“你,成功了?”

……

“我的确是成功了”,嘴角是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对于那器灵的询问,林萧自不会选择否认,毕竟自己是真的成功了,成功的走通了这么一条,他人是未曾走过的道路。

尽管,在这条道路之上,自己也是差点跌倒,而且通过的也很侥幸。

可至少,林萧已经是证明了,这条道路是通的,并不是走不通不是?

自己可以借助外物来走通这条道路,他人同样是可以去借助不是?

这个世界是公平的,外物什么的,也都是林萧辛苦得来的,能够在这等地方起到应有的效果,这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吗?

毕竟,凭本事得来的东西,怎么就不能算是本事了?只能凭修炼来抵抗这些攻击,才算真本事?那你有本事,就在与人战斗的时候,不适用器物好了。

“啧啧啧……”

实在是没忍住,器灵当即是啧啧称奇的看向了林萧,对林萧的这次成功,是感到了无比的讶然,因为在他看来,这件事情,林萧能够成功的几率,真的是不高,甚至说是低的可怕。

斩掉天地的束缚?这个疯子一般的言论,居然在此刻得到了一个无比深刻的论证,那就是他居然是真的能够走得通。

当然了,这还并不是让他最为惊讶的,让他最惊讶的是,在林萧是将自己所获得的好处讲出之后,器灵沉默了。

先天性的提升一倍的实力,这是何等可怕的一件事情?

甚至,在两人看来,斩掉天地的束缚之后,肯定还会有着更多的好处存在着,等待着两人去发现。

“嗡……”

器灵明灭不定的闪亮着,很显然,他在林萧的蛊惑之中,已经怦然心动。

如果,如果他跟随着林萧一同离开的话,会是怎么样的一番场景?

只是想想,他就觉得一阵激动,毕竟林萧这边,实在是太过于强大了,强大到了就连创造自己的那位主人,在这个境界的时候,与之相比较起来,都是差上了不少。

而自己的主人,曾经是获得了怎样的一番成就?那可谓是惊天动地,就算是在那天骄辈出的仙界,那都是首屈一指般的存在。

林萧现在,居然还要比他更强,那么未来的他,又将会搅动起怎样一番惊人的风暴?

所以,器灵心动了,真的是心动了,他想跟林萧一同离开,一同见证着他成长为一个顶天立地的大修士。……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