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次晚安

一千次晚安
  • 主演:尼古拉·科斯特-瓦尔道,朱丽叶·比诺什,玛丽亚·多耶·肯尼迪,克洛伊·安耐特,劳琳·坎尼,小拉里·穆伦,伊芙·麦凯林
  • 导演:埃里克·普派
  • 地区:挪威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挪威语
  • 年份:2013
瑞贝卡(朱丽叶·比诺什 Juliette Binoche 饰)是一名战地摄影师,整日穿梭在世界各地,越是危险的地方,就越能吸引她前往拍摄。某日,在一场自杀式炸弹袭击中,瑞贝卡受了伤,就这样,她放下了照相机,远离了战场,回到了丈夫马库斯(尼可拉·科斯特-瓦尔道 Nikolaj Coster-Waldau 饰)和女儿的身边。一直以来,家人都无法理解瑞贝卡对于工作的热情,这一次,他们希望瑞贝卡能够彻底的和这份危险的工作告别,重新回归家庭。   女儿要写一份关于非洲的报道,于是,瑞贝卡和她一起来到了肯尼亚难民营,让两人没有想到的是,武装分子袭击了难民营,而瑞贝卡竟然选择丢下女儿,去拍摄难民营混乱的场面。马库斯再也无法忍受瑞贝卡对工作的痴狂,他命令瑞贝卡离开这个家庭。

一千次晚安第一集

刘星皓此时一脸大写的懵逼,嘴里真想狠狠地飙几句脏话出来,怎么什么乱七八糟的罪名都往自己头上按?软柿子也不能这么捏吧!

他压抑着心里的愤慨,一脸严肃的说道:“尊敬的警察同志,请问我到底干什么坏事了,无端端的怎么就沦为走在邪路上的小伙子了。”

张为民“嘭”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勃然震怒道:“你小子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不到黄河不死心啊?拒不交代是不是?想让我给你上点手段?”他一边说着,一边挽起袖子,露出胳膊上粗壮结实的肌肉,眼见就要上来为难刘星皓。

来硬的,刘星皓还真不怵他这一套,他梗着脖子怒目而视,倒要瞧瞧这人民警察会对他用上什么手段!

就在这剑拔弩张的一刻,坐在一旁的老于头悠悠开口道:“小张啊,你去帮我倒杯水吧,晚上吃的有点咸了,我这嗓子眼跟要冒烟似的。”

张为民知道这是老于头给他的暗号,红脸的戏可能唱的有些太过了。他狠狠瞪了刘星皓一眼,转身开门而去。

有老于头的这一声缓和,审询室里的气氛稍稍轻松了一些。他从兜里掏了包烟出来,抖了两颗,客气了一下,问道:“抽烟吗?”

“不会。”刘星皓摇了摇头,仔细打量了下眼前这位年长的警官,他看起来怎么也得有五十来岁的样子,估摸着他的官阶应该比刚才那个张警官的还要高啊,不然咋能使唤他去倒水。

“小伙子,我查过你的档案,你的跆拳道练得不错嘛,大学时期还获得过全国锦标赛的金牌,两次冠军,一次亚军是吧?”老于头点了根烟夹在了自己嘴角,老辣的眼神直视着刘星皓的眸子,仿佛能看到他的心底一般。

但凡做了亏心事的人,是不敢直视警察目光的,特别是老于头这种有多年刑侦经验的老警察。

“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好汉不提当年勇。”刘星皓注视着老于头射来的犀利眼光,毫不避讳。猜不透对方又提起这件陈年旧事来有何用意。

“呵呵,好一句‘好汉不提当年勇’啊!那你能跟我说说,跆拳道的这个‘道’字,如何解释吗?”

“我的师傅曾经跟我说过,道,是一种修为,是一种坚持的力量。我才疏学浅,仅能理解到一些皮毛而已。”

“嗯,我只是一介粗人,武功更是没怎么练过,不过我就明白一个道理,一个能把跆拳道练到全国第一的人,我相信他最起码会有一颗正直的心,你觉得我说的对吗?”老于头向前倾了倾身子,一双眼睛直直注视着刘星皓,期待着他的答案。

从刚才的荒郊野外到现在的审讯室,这小子的目光,始终是那么的不卑不亢桀骜不屈,以老于头多年来的阅人经验,还是看不出有任何破绽。他决定赌一把,和这小子正式摊牌。

刘星皓坚定从容的点了点头,一脸正色说道:“我刘星皓,自始自终都是一个正直的人!”

“好!我等的就是你这个正直的人!”老于头点头赞了一声好,他也不拐弯抹角了,翻开卷宗又拿出了几组照片摆在了刘星皓眼前。

照片上的画面是一位女子手臂被绳索捆缚后留下的淤痕,还有她后背、肩头上触目惊心的几处刀伤。

另一组照片更是惨烈,一具具已经被火烧得焦黑的残躯,那惊悚的影像扑面而来,实在是让人有些肠胃翻搅招架不住。

“近一段时间以来,本市连续发生了多起女性失踪案件,我们根据目前掌握的线索,怀疑这背后是一个有组织的犯罪团伙在运作着什么。他们绑架那么多妇女准备干什么?是否要运去哪里?是不是要卖给谁?目前这些我们都不清楚。”老于头指了指江国涛的照片,接着又说道:

“这个江国涛,他虽然人在看守所里,可他与这件案子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再过几天他就要刑满释放了,我们警方希望你能与我们合作,尝试着接近他,做我们安插在他身边的眼!”

“你的意思……是让我去做卧底?!”刘星皓要不是被手铐困着,差点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作为一名从小看香港警匪片长大的热血青年,有谁对“卧底”这份神秘而又刺激的职业会不向往呢!

老于头猛嘬了最后一口烟,云淡风轻的说道:“准确的来说,是让你做我们警方的‘线人’。”

卧底也好,线人也罢,刘星皓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这事竟会落到自己头上,他疑惑的问道:“查案不都是你们警察的差事吗?为什么会选中我这个小小老百姓?”

“其实不是我们选中的你,是他选中的你。”老于头掐灭手中的烟卷,拿眼神瞟了江国涛的照片一眼。

“不瞒你说,我们之前确实有尝试过派人去接近这个江国涛,可他警惕性很高,并没有成功。我们知道这个江国涛在看守所里特别器重你,如果你愿意卧底在他身边的话,相信会很容易就能获取他的信任。”老于头也不藏着掖着了,把实话都告诉了刘星皓。

闻听此言,刘星皓甚至有些欣喜骄傲,可他转念一想,还是有些事放心不下,不禁问道:“做线人危不危险?我父母可就我一个儿子,我的安全有没有保障?”

“呵呵,你害怕了?”老于头笑了笑,故意使了招激将法。“做任何事都会有风险存在,喝水还有呛死的呢。我只能说,会尽我最大的能力保护你。”

“话说帮你们查案,有没有什么破案奖金啥的?”刘星皓狡黠的眯起了眼,港产片里那些卧底线人都是这么演的说,不给点甜头谁会轻易的答应。

“这个当然有,从你参加行动的那天起,警局会给你一份特殊津贴。等破了这个案子,视情况还会为你申请破案奖金。”老于头眼见这事有门,嘴角不禁有些上翘。

刘星皓沉吟半晌,突然抛出了这么个问题:“如果我不答应你的话,你是不是会特别失望?”

老于头目光如炬,坦然说道:“小伙子,有些事情,你不做,他不做,一样会有别的人会去做,这种东西,叫正义!”

一千次晚安

一千次晚安第二集

真么想到,华宇的BOSS竟然是同性恋!!

啧啧,他不歧视同性恋,他只是觉得太劲爆了!!!

“李纪年,你在国外待的太长,中国话都听不懂了??”

战御冷冷的回了一句,慢悠悠站起来。

漆黑的眸子凝望着夏曦,战御这一刻,突然很想做个围观者,他想看着这个纤细的少年,主导全局的样子。

一定帅呆了!

“夏曦,我们要怎么做??”

这一瞬,所有人都看向夏曦,这个少年就像是有魔力似的,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可是,问这么一个青嫩嫩的少年真的有用么??

战御至少是战家的少爷,从小对商圈耳濡目染,战家还请专门的教授来教过课,可以说理论过也实践过。

可夏曦行么??

一个学生,一个刚出道的新人,她连营销号怎么封都不知道吧??

李纪年犹豫了,他心里没底,更担心,把一切压在夏曦身上,到底有没有错。

“简单,今晚大家都回去好好睡一觉。”

“睡觉?!!”

李纪年揪住头发,他要疯!!

自己急三火四的跑过来,夏曦就这么轻轻松松的丢给他一句回家睡觉??

有没有搞错!!

这种情况,他能睡得着才见了鬼了!!

“明天早晨七点,叫上洛希明和凌浩天,来S市最大的电影院!”

“你要干嘛??”

李纪年紧张问。

“打脸啊!”

夏曦笑的灿烂。

她不但要借这次的东风,还要把某些人,一巴掌拍进泥土里!

让她们啃土去吧!!

“……你、你能行么??”

说的好轻松的样子,还打脸??你想打谁的脸??

你能摸到张大德一根头发都算你牛!!

“呵呵,李导,放心回去睡吧,晚安!”

夏曦摆摆手,把人送出家门,而后转身,关门,睡觉。

大门外李纪年和刘映红互相看了一眼,皆是一脑门问号。

什么鬼??

“算了,李导,你相信小曦吧,既然她这么说,就一定不会有问题的。”

“天!你也信她??刘映红,你可是华宇的金牌经纪人之一,这种话你也信?!”

“嗯,她不但是新人,还是苏氏的小少爷,能把一个快倒闭的企业拯救成现在这个样子,我觉得夏曦还是有能力的。”

“……”

苏氏又是个什么鬼??

李纪年皱了皱眉,思来想去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回家睡大觉。

不过在梦里,他还是痛揍了长大的一顿,揍的心情舒爽。

第二天一早,李纪年起了个大早,匆匆赶到了市区最大的电影院。

而门口,夏曦等人已经赶到。

早晨七点,往来的人不多,但是不少看电影的客人已经等在电影院门口了。

《驴三炮》首映大获好评,引来更多的人准备抢票看电影。

但夏曦他们几个人的出现,却让排队等开门的队伍骚动起来。

“天,是洛大神!好帅啊!十几年了都没变过!”

“哎,那就是夏曦么??不说她都要牛逼上天了么??但看着好像不是那种人啊!”

“人不可貌相嘛!”

一千次晚安

一千次晚安第三集

第356章 欢快的脚步

这宋财主也不是傻子,听到李西月这么说,便越发动摇了,神情古怪的瞥了眼一旁的黄大夫,半晌后才开口。

“黄大夫,劳累你过来走这一趟,这些银子就当是你的幸苦费了,我儿的病情我想还是在慎重考量比较好些。”

一边说着,宋财主让一旁的管家从荷包中取出二两银子递到这黄大夫面前。

黄大夫本来还觉得心里有气,眉头紧皱,正要开口说几句狠话的,但一看到管家手里拿的银子,他的面色当即顿了顿,眼里有精光闪过,随机松开眉头。

“既然宋老爷你有你的考虑,我也就不过多勉强了,不过我这一大早过来这边,耽误了不少功夫,这银子我就收下了,若是今后还有问题,宋老爷你另请高明吧!告辞!”

黄大夫语气恨恨,但手上动作一点没有慢,眨眼间的功夫将银子立即收入自己的囊中,那样子生怕再慢一步就会被人抢走似的。

拿了钱 黄大夫转身要离开,离开前,他很没好气的瞪了李西月一眼,“小丫头片子,咱们走着瞧!”

本来 如果不是李西月突然出现打搅,这黄大夫打算从宋老爷这里压榨更多的银子,再怎么说也绝对不止二两,现在可好,人家像是打发叫花子一般只给他二两,他自然是心中有气。

不过这些,李西月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她反而觉得,这宋老爷出手未免也太大方了吧,这黄大夫什么也没有干呢,不过是过来跑了一趟,就拿了足足二两银子,要知道在这个地方,二两银子是大部分人家一年的收入啊,这还算是好的呢。

不过,也就是因为有宋财主这样的人这样干多了,所以才会助长某些败坏职业道德的人都嚣张气焰。

“李姑娘,这房契在这里,你拿去便是,不过我之前对李姑娘你说的话还希望李姑娘你可以好好考虑考虑,我不着急要答复 你何时想好了,随时都可以来找我们家宝财……”

宋财主让管家整理好房契合约之类的东西,然后同李西月进行屋子交接流程。

他好像还不肯死心,脸上露出些许遗憾的神情,继续开口,“若不是当初我家宝财突然犯浑,你早就是我们宋家的儿媳妇儿了……我家宝财从小就是被捧在心尖儿上的,这脾气确实不太好,但是我看他方才那样,属实是心里还有姑娘你,你看这……”

李西月听的是一个头两个大,他说着不累她可是听着累,“宋老爷,我说了,这事儿你莫要再提了,你也知道我已经同裴大哥订了亲事,你这话要是传出去,对谁都不好,我敬你是个长辈,做人也算是爽快,这才同你好好说理,你若是再提,可莫要怪我翻脸了!”

说完这番话后,李西月小心的收好房契和合约,起身准备离开。

“宋老爷,我李西月向来恩怨分明,先前过来借钱的时候你那么爽快,我自然不会忘了你这番恩情,所以呢我会再帮你做最后一件事情,我同镇上那医术高明的华大夫有些交情,我可以帮你将他请来给你家少爷看病,从今往后,你我两家不要再有任何往来的好。”

宋老爷听见李西月说话如此决绝,也明白了她的态度,只能无奈的点头,“如此,那便麻烦李姑娘你了……”

“不客气,那我先走了。”李西月转身离开了宋宅,袖囊里揣着房契和锁芯,一想到自家马上就能住大房子,她这心情就越发畅快,连带着脚步都变得轻快起来。

难怪总听人家说,何以解忧,唯有暴富!果然是至理名言!

才走出宋家没一会儿,突然刮起一阵寒风,吹的李西月没来由的打了个寒颤,倒吸了好几口凉气,好冷!

她抱住自己的手臂,环视四周环境,原本郁郁葱葱的树木早已经变得是七零八落,树上的叶子也全都黄了枯萎了,不仅如此,今天的天气似乎格外冷些,地面上一些低矮的灌木丛上的露水仿佛结冰了似的,格外的晶莹剔透。

要入冬了,也就意味着快要到过年的时候了,说起来,从自己到这个地方还真没有经历过这边的春节呢。

现代的春节年味并不重,再加上李西月前世家中根本没有什么亲人,就更没有过年的意义了,所以李西月从来不觉得新年有什么可热闹的。

但是现在不同,李西月想,等过年时候,要给全家人买新衣服,全家人围坐在一起吃热气腾腾而丰盛的团圆饭,然后同裴大哥还有南林一起放炮仗,还可以去镇上逛热闹的街市,放花灯……

光是想想,李西月都忍不住勾起唇角,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这个年一定会过得很有意思!

也不知道裴大哥在武馆那边情况怎么样了,李西月往自家方向走去,打算回去和爹娘商量商量搬新家的事情。

回到家里,可以看到杨淑兰又坐在院子里缝缝补补。

“娘,外面风这么大,你进去坐着吧,可别吹风寒了。”李西月走上前,帮着杨淑兰将东西收进去。

杨淑兰笑着摇头,“没,没事儿……我给你爹补补衣服,他穿衣服是最厉害的,转眼的功夫就是一个破洞……”

李西月低头看了眼杨淑兰手上的衣服,也不知道缝补了好多次,而且也因为浆洗的次数太多,颜色也早就褪成了灰白色。

“娘,这衣服我看都已经变成这样了,还是重新买一件吧,眼看着也快要入冬了,我看娘你也买件新衣服吧。”

“没事儿……衣服都是这样,缝缝补补,这样才暖和,南林去学堂要花销,家里还得过日子,能省就省些……我看你和东昭的婚事儿也莫要拖久了,我得给你留些嫁妆,让你风风光光出嫁!”

听到这个,李西月的脸红了红,“娘,好端端的说这个干嘛……我和裴大哥的事情不用着急的……不就是买件衣服嘛,你看看你都说多远了……”

“呵呵,”杨淑兰和蔼的笑了笑,“闺女大了,总是要出嫁的……留不住哦……”

李西月不打算继续在这个话题上说下去,当即转移话题,“娘,早上裴大哥是不是过来接南林了?”

杨淑兰点头,“嗯,东昭过来接南林去镇上了,他好像也得去镇上武馆做教头吧?”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