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曼纽尔的真相

伊曼纽尔的真相
  • 主演:卡雅·斯考达里奥,杰西卡·贝尔,阿尔弗雷德·莫里纳,弗兰西丝·奥康纳,阿奈林·巴纳德,吉米·辛普森,GabrielaDias,斯宾塞
  • 导演:弗朗西斯卡·格蕾
  • 地区:美国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3
片中卡雅·斯考达里奥饰演伊曼纽尔,她迷上了长得酷像她死去母亲的新邻居(杰西卡·贝尔饰)。为了照顾她新生的孩子,伊曼纽尔陷入了一个虚幻易碎的世界,并成为了那里的守门人…

伊曼纽尔的真相第一集

第0183章 什么叫撤案?

几个混混显然没想过事情居然会变成这样,叶尘这速度,简直了……

“喂,你们要说打架什么的,我还真没服过谁!”叶尘一把将硬币赛在了最近的男子嘴里。

“喏,没钱了,这是钱,吃下去,你也许就变成钢筋铁骨了。”

四周看着的人都诧异的议论纷纷,这群家伙在镇上横行霸道习惯了,一般的小车过来,那不被他们打秋风就算好的了。可是,眼下的这群人这么多人揍一个人,没想到居然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被叶尘全部给放倒了……

就在这时候,派出所的警察也迅速跑了出来,把这群人全部包围了。

“你们,你们敢抓我,你们知道我是谁么?”就在这时候,一个男子忽然惊怒,放声大吼了起来。

这让他蒙圈了,平日里面嚣张跋扈也不是没有干过,但是今天怎么回事,这群从来不敢出来的派出所警察怎么会突然出来了,他们怎么出来的,他们怎么敢出来?

“抓的就是你们!”这时候,派出所所长轻轻的哼了一声。

“你们会倒霉的,你们所有人都会倒霉的,抓了我……我爸是……”

“你爸是李刚?”叶尘这时候轻轻的拍了拍男子的脸颊,随意的笑了笑。

“现在这个社会就是好啊,随手拍个视频也能放网上,喏,看看,你爸是李刚!兄弟,我很佩服你啊,你要火了,估计是火的一塌糊涂。”叶尘笑了笑,看着眼前的男子,轻蔑的笑了笑。

派出所所长伸出手看着叶尘,叶尘耸了耸肩和所长握了握手。

“小兄弟好身手啊!”

“都是这十里八乡的,要是没有个好身手,那还不被这群恶霸给吃的骨头都不剩下啊。”叶尘笑了笑。

派出所所长也咧嘴一笑……

派出所所长是正规警察,老早就看这群人不顺眼了,只是没有办法,这群人要是真的发起疯来,或许真能不要命……

这种事他不敢赌!

所以派出所所长也只能忍气吞声,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他被发配到了这小镇上,基本上是别想有什么作为了。

别看警察那么好当的,其实脱下一身警服,他也就是一个普通人,所以在真正面对歹徒的时候,警察也有害怕的。

要是以往,那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算了,但是所长回头瞄了一眼之后才发现,叶尘居然三下五除二就把这群人全部给放倒了。

而且派出所所长还从特殊渠道得知,眼前的这小子似乎是在市局里面任职。

所以,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派出所所长可不想放弃,立即执行抓捕,并且通知县局的,准备来收人。

“这个,还得麻烦你一起回去做个笔录了。”

所长看着叶尘,轻轻的笑了笑。

叶尘耸了耸肩,转身跟着回到了警局。

很快,笔录做完,一个电话响了起来,所长接了电话之后,顿时脸色有些难看。

叶尘伸手对所长轻轻的接了接。

所长看着叶尘,顿时心里微微一动。

叶尘接过了电话!

“喂,你他娘的给老子回话!”叶尘刚接过了电话,电话里面顿时响起了这么一声巨大的臭骂声音。

叶尘笑了笑,道:“你爷爷我在这里,你嚣张什么!”

“小子,你是谁?”

“你就是李刚?”

“我李你麻痹,我告诉你,小子,你速度撤案,否则的话,老子要你全家都玩完!”

叶尘笑了笑,道:“不知道阁下尊姓大名啊,我瞻仰瞻仰。”

“听好了,老子是县……”

苏若雪早已经录音了,叶尘笑了笑,道:“好好好,我知道了,你是县里面的某某老大什么的,若雪,你帮我把刚才的这段录音发给那个谁去。”

“我手机通讯录里面的那个谢景曜,他知道怎么处理!”

苏若雪看着叶尘,顿时奇怪的道:“谢景曜是谁?”

“我让你发你就发,怎么这么多废话呢,要不你发给市长也可以。对,发给市长,就发给市长!就是那个通讯录里面的,朱成宏,看到没有!”

“我呸,你个小兔崽子,我告诉你,你死定了,你还敢威胁老子,你特么还认识市长,你怎么不告诉我,你认识总书记呢?老子告诉你,你真的死定了!”

电话里面,那家伙顿时吐槽的吼了一句。

叶尘叹了一口气,道:“我说大哥啊,死到临头了还不自知,还真以为自己是天下第一了,我告诉你,就你这态度,你可以在监狱里面蹲到死了!”

很快,朱成宏的电话打了回来。

叶尘顿时将电话拿了过来。

“喂,朱市长!”

“叶尘,我这刚休息五分钟呢,你连五分钟都不给我消停,怎么回事?”

叶尘顿时将刚才说下车被人围攻,还有被人威胁的话给朱成宏说了一遍。

“呸,你他妈的放狗屁,老子告诉你,你如果不撤案,老子立马要你死翘翘!”电话里面听着叶尘将事情说完,顿时破口大骂了起来。

“你是谁?”

朱成宏淡淡的问了一句,很有威严。

“老子是你爸!”

“他叫什么名字?”

朱成宏问了一句。

“好像是叫刘峰,是县区的什么局长来着。”

“好的,我知道了!”朱成宏直接挂断了电话。

“那个,哥们,我真是佩服你,不对,是大叔,我真是佩服你,你居然能和市长扛……啧啧啧,你的这番言论啊,我觉得你要出名咯,比你儿子还流弊,我简直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叶尘朝着座机里面的电话淡淡的哼了一声。

“小子,你特么到底撤案不撤案?”

“哎,什么叫做撤案啊?”

“好,好,好!”刘峰愤怒的吼了一声,啪的一下子将电话挂断了。

这时候旁边的派出所所长才有些惊慌的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早听说那流氓在县区里面有人,没想到居然是什么局长的……

完了,完了,我完了!

“喂,所长,你这是怎么了?”叶尘回头看了一眼派出所所长,顿时奇怪的问了一句。

“叶尘,你认识警察局局长?还认识市长?你不是吹牛的吧?”苏若雪看着叶尘,顿时有些惊奇,也有些愕然。

“我早就认识市长了啊。难道我没有和你说么?”叶尘回头看着苏若雪。

伊曼纽尔的真相

伊曼纽尔的真相第二集

苏星河将一切看在眼底,内心得意的冷哼。

她就是喜欢看林可柔着急的模样!

苏星河故作委屈的垂下脑袋,可片刻后又猛地抬了起来,对着林可柔厉声争辩道:“可是,就算是我带她来的,可她确实喝醉了啊!总不可能是我把她灌醉的吧?”

“怎么不可能?我看就是你把她灌醉的!”林可柔搂住昏昏沉沉的苏洛昔,哭的梨花带雨,“苏星河,你简直太过分了!苏宴安,你还愣着干嘛?你女儿这样,你都不知道教训她的吗?”

苏宴安愣了愣,这他也说不清楚到底是谁对谁错啊?

他清了清嗓子,正想着怎么缓解一下这样跋扈的气氛,忽然听到两声敲门声。

扭头看去,一个长相帅气的男人正端着酒站在门外。

“你是谁?”苏宴安并不认得对方。

然而苏星河在看到对方的时候,完全被吓傻了。

陆漠北??!

等等,他这是什么装扮??

服务生?

陆漠北双眸明亮,如同镶嵌了星子一般耀眼,他嘴角扬起一抹洒脱的笑容,温柔的开口解释道:“是这样的,一个叫做苏洛昔的小姐说,让我来给她送酒,还说.....”

气氛瞬间凝重起来!

苏宴安眉头紧蹙,双眸透露出愠怒的神色,他抽了抽嘴角,问:“还说什么?”

陆漠北继续道:“还说,让我给她找个帅点的男生给她,不知道苏洛昔小姐醉成这样,还需不需要?”

顿时,底下一片鸦雀无声。

苏星河默默地吞了一下口水。

她未来老公!是真厉害!

简单的几句话,比她哭的昏天黑地有用!!

看看林可柔那张黑下来的脸就知道了。

苏星河使劲的憋着,才没有笑出声。

苏宴安把陆漠北打发走之后,就恼羞成怒道:“林可柔,看看你教的好女儿!”

林可柔抿了抿唇,气不打一处来。

苏宴安继续吼道:“都不许跟我闹了!回家在收拾她!”

一听这话,林可柔就不满了,“苏宴安你要教训谁?!我女儿洛昔就算来酒吧喝酒,那肯定也是为了借酒发愁!说不定还是苏星河怂恿来的,什么找帅的男人找乐子,苏星河你老实交代,是不是你教的??”

林可柔说完,随手拿起一个酒瓶,就朝着苏星河扑去。

幸好苏星河躲得及时。

她错愕的看着林可柔,哭笑不得,真是佩服林可柔这张嘴了!

不过此刻她更好奇的是陆漠北怎么会在这里?

苏星河假装害怕的擦了擦眼泪,“爸,我真的没有做过,呜!你们为什么要怀疑我?我不活了!”说完,苏星河撒开腿就朝着外面跑去。

苏宴安一愣,害怕苏星河真的因为受到委屈想不开,正要追过去,林可柔立刻拦住了他,“苏宴安你不许走,你给我说清楚了。”

林可柔大吼着,此刻就如同一个泼妇一般。

苏宴安彻底忍不下去了,虽说他不想让这个家出现矛盾,一直处处让着林可柔,可此刻,他更担心苏星河的安危啊!

“林可柔你放手。”

“我不放!”林可柔凶巴巴的嚷道:“你不说清楚,我就不放.....”

“啪!”

苏宴安一巴掌打过去,顿时把林可柔打懵了。

而此刻。

苏星河跑出去之后,就四处找陆漠北的身影,她猛地一个拐弯,忽然撞到了一度肉墙,惊讶的抬头,唇瓣顺势蹭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上面!

“唔!陆漠北!”

苏星河双颊立刻红炸!

伊曼纽尔的真相

伊曼纽尔的真相第三集

“能,当然能,知道相公是心疼我呢。”,陈娇娘笑着道,赶紧顺毛。

李林琛哼了声,有些傲娇,“知道就好,没心没肺的丫头。”

陈娇娘笑着挽着他的手臂,“嘿嘿,相公最好了,去看祺祐吧,我得吩咐碧澜些事儿。”

他本想说你有什么事儿是我不能知道的,不过想了想,到底还是没开口,捏了捏她的手心,去看祺祐了。

碧澜被叫进来,陈娇娘神色不大好,碧澜问道,“可是出事了?”

“颖儿的胎不好,胎位不正,生产时多半是要难产的。”,陈娇娘语气凝重地道。

碧澜听了也吓了一跳,愣了愣才道,“那怎么办?”

“现在已经晚了,不敢轻易再用转胎的方法,不然的话也许孩子活不成。”,陈娇娘抿唇,“还好颖儿回来了,这样凶险的状况,若是只让产婆接生,怕是命都保不住。”

碧澜听了这话更是吓得不轻,夫人都这么说来,看来情况的确是凶险了些,女人生孩子就是鬼门关走一遭,最怕遇上的就是难产,也许大的小的都保不住。

林家一家子都和善,为什么就遇上这事儿了呢?

陈玉兰那么尖酸刻薄的,不是还稳稳当当地生了个儿子吗?老天爷可真是不公平啊。

“夫人打算怎么做?”,碧澜知道,夫人不会不管的,林家对她有恩,就算不是因为这个,医者仁心,她是行医之人,也不会不管的。

陈娇娘脸色凝重,做了个艰难地决定,“去准备大量的纱布,全都上锅蒸两个时辰然后封好,还有剪刀,刀片,都准备好,消毒用的药酒也准备好,明白了吗?”

碧澜脑子里转了转,顿时吓得不轻,她以前听夫人说起过,若是妇人生孩子不顺利,可以划开肚子将孩子抱出来,大人小孩都可以活,夫人这是想划开颖儿小姐的肚子吗?

当初听陈娇娘说的时候碧澜就很不敢相信,如今事到临头了,她依然是不敢信,把肚子打开了,那人还能活吗?

“夫人……”,碧澜有些不确定,若是颖儿小姐死在了夫人的手上,那夫人以后该如何面对林家众人?

不不不,一定不会的,颖儿小姐不会有事的。

陈娇娘点点头,挥手,“去准备吧,记住,不许声张,也许到时候根本就用不上。”

“是,奴婢明白。”,这事现在不能传出去,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哪有让人划开的道理?更何况那可是划开肚子啊。

在迎龙村这样的地方,是少有人能理解得了的,所以不到最后关头,一定不能让人知道了,若是传出去,村里人还不得把夫人当人茹毛饮血的怪物啊?

陈娇娘这个决定做得十分艰难,她不能眼睁睁看着颖儿因为难产丧命,可是她对剖宫也没有把握。

首先,她前世是内科医生,主攻针灸,并不是外科医生,虽然跟过许多台手术,也将剖宫产的步骤熟记于心,不过到底没有自己亲自完成过一台手术,她心里不确定。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