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木之城

树木之城
  • 主演:AlexandraSwarens,OliviaBuckle,JosephMiller,TatianaIvan,KateMcIntyre,AndrewV.Perkins
  • 导演:Alexandra Swarens
  • 地区:美国
  • 类型:爱情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9
一个20多岁的女人几年来第一次回老家度假 她不仅遇到故人 而且还被迫处理未解决的感情

树木之城第一集

魏思城未及回答,那大总管又开始滔滔不绝:“哟,给昭雍王爷请安!这女帝陛下,分明是跟神仙一起飞走啦,我都说了好多遍了,可世子爷非是不听!他觉得是我们把女帝藏起来了,这不是笑话吗?!”

话音落地,连澈冷笑一声,上前朝着他的心窝就是狠狠一脚!

那名大总管整个人被踹飞出去,咕噜噜顺着汉白玉台阶滚下,嘴里喷出大口鲜血,生死未明地躺在了地上。

连澈负手而立,环顾四周,桃花眼中俱是冷意:“莫子曦呢?”

添香满脸焦色,“好似昨儿还在这里的,还陪着陛下说了两刻钟的话呢!奴婢这就遣人去莫府问问!”

她派去莫府的人很快回来禀报,说莫府里没有莫子曦的踪影。

连澈缓缓握紧腰间佩剑,唇角笑容讽刺,“本王早就劝姐姐少亲近那个家伙,姐姐却不肯听。如今好了,她自个儿也被那家伙劫走了,大约正好衬了她的心意吧?”

拂衣劝道:“王爷,如今并非是说这些的时候,还是尽早找到陛下,才是最要紧的事!”

魏思城对身后的侍卫下令道:“传我的话,封锁整座燕京城,不准任何人离开。我总觉得,皇上应该还在城中。”

连澈低头,皮靴跺了跺冷硬的地砖,随口道:“这座明天宫,是莫子曦一手设计的?”

“正是!”拂衣急忙从袖管里取出一张地图,“这是明天宫的地图,王爷莫非怀疑,陛下还在这里?”

连澈细细扫过那张地图,皱着眉头又递给魏思城:“我对建筑并无研究,你看看吧。”

魏思城托腮,一寸一寸,仔细研究过这明天宫的构造。

不知过了多久,他随手点了点其中几处:“我也学过些建筑妙法,虽不及莫子曦,但总觉得这几处不大对劲儿。我怀疑,这地图并不完整。”

连澈颔首,“明天宫就交给鬼市的人来搜查。世子可返回皇宫,暂且稳住朝廷局势。”

魏思城郑重地朝他拱了拱手:“有劳王爷。”

连澈还了他一礼,在他走后,立即调来鬼市的兵马,先把明天宫内所有的宫女内侍召集到一块儿,分别关押在两座大殿内,不许他们任何人擅自离开。

原本驻守明天宫的军队也被他遣走,整座明天宫,都被他一手掌控。

而连澈找人的做法也相当粗暴简单,既然怀疑沈妙言还在明天宫,那么就一寸寸地搜,便是掘地三尺,也要把人挖出来!

魏思城回到皇宫,明明并不是上朝的时间,可此时御书房外,文武百官竟已然都到齐了,正面红耳赤地争执着什么大事。

见他过来,那群大臣纷纷行礼,有按捺不住的大臣,火急火燎地问道:“世子,听说女帝不见了,你此行去明天宫,可有什么收获?”

魏思城冷淡地扫了他一眼,“女帝好好待在明天宫里,怎会不见了?吴大人如此迫不及待地率众前来,莫非是有什么企图不成?”

那位吴大人名为吴典,正是撺掇百官进宫之人,官拜兵部尚书,被魏思城一噎,急忙道:“自然没有!我也不过是关心女帝罢了!”

“如此就好。”魏思城面无表情,“诸位大人莫非都没什么事干,一起跑到宫里来,是打算聚众在宫里吃酒?”

众人一阵汗颜,纷纷道:“并非如此……”

然而叫他们走,他们也是舍不得的。

魏天诀做皇帝,重用的是当初随她争夺天下的那些人。

而他们这些昔日的肱骨大臣,手中的权势都被剥夺,再不复昔日荣光。

如今好不容易听说魏天诀失踪了,只要他们拥护新帝登基,从龙之功不可没,再加上小太子年幼好操纵,他们恢复权势恢复昔日鼎盛,想必并非什么难事。

魏思城清晰地将他们脸上的贪婪尽收眼底,不由心中好笑,什么东西,不曾为大魏复国出过半点儿力,如今却想来分一杯羹,当真是笑话!

张晚梨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侧,淡淡道:“下官倒是觉得,可以趁这个机会,把那领头的几尾鱼揪出来,也好还朝中一个安生。”

魏思城侧目望向她白净细腻的脸,轻笑道:“张大人出事干脆果决,丝毫没有女儿家的拖泥带水,本世子佩服。”

他的语气不阴不阳,暗含几分调笑的意味。

张晚梨冷冷扫了他一眼,负手道:“你以为,我是如何坐到正一品的位置上来的?”

说罢,不悦离去。

魏思城耸了耸肩,望着她的背影,越发觉得这姑娘好玩得紧。

张晚梨走后,那吴典又上前道:“魏世子,我等商量了一下,认为女帝不可再沉湎于声色犬马,无论如何,她今夜必须回宫!若是不肯,我等将亲自去明天宫,接她回来!”

他说这般话,显然是认为女帝的确已经失踪。

魏思城敛去脸上的玩笑神情,看着这些官吏的目光犹如看着一群闻臭而来的苍蝇,连声音都透着讽刺:“既然吴大人仍旧不相信女帝并未失踪,那么本官就陪你们去明天宫走一遭好了。只是若诸位大人触了陛下的霉头,本世子可不会为尔等求情。”

那位吴大人脸上的肌肉僵了僵,虽有些畏惧,然而想起自己得到的情报,暗道这魏思城必然只是虚张声势吓唬他,于是笑道:“我等全然是为了大魏的江山社稷着想,女帝感激我等都来不及,又岂能生气?”

那厢张祁云随着小雨点从长廊而来,小雨点背着小手,小脸清寒:“迎请皇姑姑回宫这样的大事,如何能少了本宫?”

臣子们见他过来,皆都呼吸一滞。

莫名的,他们竟觉得小太子虽然不到五岁,可意外地不好惹。

吴大人殷勤道:“有太子殿下同行,那真是再好不过!”

小雨点低笑了声,没看他一眼,转身往宫门外走去。

半人高的雪白大狼跟在他身后,慵懒地扫了眼那位吴大人,倨傲地抬起脑袋,跟着小雨点亦步亦趋。

文武百官浩浩荡荡来到明天宫外,已是暮色四合。

——

新的一年啦,祝可爱的小甜心们收入多多,学业棒棒,越来越漂亮!

树木之城

树木之城第二集

千叶带着幽灵儿往镜月国的方向去,中途要路过三个地方,分别是杨城,烟城,雾都,离齐月国最近也就是烟城,所以她们要先去烟城。

千叶和幽灵儿离开没有多久,就遇到了刺杀,还真是迫不及待呢,自己也离开这么久了,消息也一定传出去了,这么快派杀手出来,呵呵,这是想让我动动身手么。

看着那些个杀手,千叶让幽灵儿到一边去,自己也要动动了,要不然之前的那些还真的是要生疏的。

千叶对那些杀手都是赤手空的打倒在地,时间一分钟都没有用上,千叶对自己的速度还算是比较自信的。

那些人都躺到在地,千叶看着其中一个人,那个人一脸正色:“你放弃吧,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千叶冷冷说道:“我也没指望你能说什么”。

手里一刀划下去,那个人就这样死了,千叶看着手里的的黑曜石打造的匕首的样子,还真的挺好用的,而且还没有沾染到血,这个很棒。

千叶看着剩下的人,那些人都惊了一下,千叶瞟过去,其中一个人就开始跪地求饶说道:“是是齐月国……”

还没有说出口,就被他们其中的一个人给杀了,那个人恶狠狠的看了一眼那个要说出口的那个人:“弑杀的叛徒”。

最后那个人看了一眼千叶就拿着剑刺向了自己,其他人也都跟着自杀了,千叶看了一眼就和幽灵儿继续上路了。

她也没有想到杀了他们全部人,这个是他们自己的规则,她自然是不会去阻止的,这个她也看的挺多的。

弑杀又是什么,她来这里这么久了可从来都没有听到过有这么知道组织的名字,难道又是什么新的组织,算了,只要不威胁到自己,自己也不在乎。

现在是处于齐月国和雪炎国的一个交界,往西北方向就是镜月国,雪炎国其实来讲是和镜月国也不算太远,这样的话,去完镜月国去一次雪炎国。

走到一条小溪边,灵儿去把羊皮水壶装满水,

千叶就把干粮拿出来,和灵儿一起吃。

这是千叶早就弄好了的速食东西,吃起来也是特别好吃。

两个人吃着干粮,千叶把灵通书拿出来,找到地图,现在她们离镜月国还算是挺远的,还要经过三个镇,还有一些小的村庄,还可以顺路去看一下舞殇殿分支的商铺。

千叶说道:“灵儿,等到了这里,我们两个人先分开来,你先去镜月国那里的总部,我要去萤火之森一趟,我会尽快和你汇合,雪姨现在应该在镜月的总部,你先去帮她打理一下”。

灵儿有些紧张的说道:“小姐,你去萤火之森干嘛,而且小姐你还是孤身一人,灵儿不放心”。

千叶一笑:“灵儿,我去那里是有事,你去了我无法专心去,你先去那里我是自有安排的,我想一个人提高自己的实力,你放心我不会有事”。

“可是………”灵儿担心的说道。

千叶直接打断道:“没有可是,等下你就先去,我们就分开,见到雪姨把这封信交给她”千叶从怀里拿出一封信。

看着千叶,灵儿点了点头。

树木之城

树木之城第三集

想象中酣睡的人影……没有!

“陆老师?!”

意识到这个之后,唐宋双脚往双上狠狠的一压,然后直接从床上弹跳起来,翻身下床,连拖鞋都没来得及脱就直接冲进去浴室去找人,在她刚想找浴室的钥匙的时候,却发现浴室的门根本就没有关!

浴室里空无一人,干干净净的连男人的痕迹都没有……

唐宋就本能的拔腿就往楼下跑,然后卧室的门才打开,头就直接装上了一个坚硬的胸膛,头还没来得及抬,低沉熟悉的声音就耳边传来:“穿鞋!”

“陆……陆老师?”

抬头看到男人那张熟悉的容颜的时候,唐宋才敢确认他的的确确是没有什么问题,好好的站在自己的跟前,早上起来那骨子提着的心才缓缓的放下了,“你……”

“不是灿宝宝吗?”

唐宋结巴似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就被迎头撞上的男人给打断了,见她像是傻子一般没反应似的,陆灿第一反应就是弯腰低头将地上的人打横抱起,然后蹲下,将旁边的鞋子给她床上,然后直接抱着她下去,“你昨天叫我灿宝宝了,我就是你的灿宝宝了!不准反悔!”

“那你还说一日为师众生为……”父?不,他说的是夫!

本来唐宋想说的是,昨天晚上说错话的又不是只有她,他要求她,她也是可以要求他的,然后话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才发现,这个要求不行啊!

人家说的是夫,丈夫的夫,不是父亲的父啊,这要是认可的话……

果然……

“当然,灿宝宝说过的话什么时候反悔过?”

就在唐宋发现自己说的话不对劲没法继续说下去的时候,男人轻而易举的就接过她的话了,然后继续往下说,“必须说话算话,灿宝宝很乖的!”

说完还煞有其事的在她的眉心落下了一个早安吻,这利落的最后一个动作落下的时候,刚走到楼梯的最后一个台阶,谢爵刚给许颜从厨房里拿了酱油回来,就看到这一幕,没忍住就惊呼出声了!

“可以啊,陆老师,搞定老婆就是一晚上的事啊!”

就他们俩现在这副形象,再想起昨天晚上唐宋疯狂的敲他们卧室门的情景,几乎是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发生了还是没事情,这床单要是谁说没滚,打死他都不相信,毕竟,在他眼里,只要是男人那都是走这种风格的么,真心实意的趁人之危么,谢爵脸上的笑意愈发的深了,“我说陆老师,你是不是要感谢我一下啊,昨天要不是我给你们当神助攻,你有这么轻松就抱得美人归吗?”

陆灿:“……”

“见死不救什么时候成了神助攻了?”

听到这话,陆灿眼角狠狠的一阵抽搐,瞬间就反应过来,昨天晚上他们回房间以后,唐宋把他压在沙发上,就的直接冲出去喊人了,他当时觉得喊人无用,就直接把自己关进浴室了,没去多想,现在才知道,应该是去许颜房间找人了,“差点害得老子暴血而亡,你还好意思?”

“暴血而亡?”

听到这话,谢爵好看的眉头细细的蹙了起来,一脸懵逼的看着他,“什么意思?”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