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战争

图书馆战争
  • 主演:冈田准一,荣仓奈奈,田中圭,福士苍汰,西田尚美,桥本润,铃木一真,栗山千明,石坂浩二
  • 导演:佐藤信介
  • 地区:日本
  • 类型:科幻片
  • 语言:日语
  • 年份:2013
进入正化年间(始自1989年),为了改善混乱堕落的社会风气,日本政府颁布《媒体良化法》,并成立特殊部门对所有可能影响世人身心健康的书籍进行查封与销毁。可与此同时,言论自由也遭到粗暴遏制和打压。为了捍卫自由思想,名为“图书馆自卫组织图书队”的组织应运而生,他们为了保护书籍拿起武器,许多人为此献出生命。高中时代曾被视为“王子大人”的图书队员相助,热血女孩笠原郁(荣仓奈奈 饰)决意加入图书队,可是负责训练她的二等图书正堂上笃(冈田准一 饰)似乎总有意刁难笠原,而女孩依旧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一名图书特殊部队成员。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笠原和堂上教官、同期手冢光(福士苍汰 饰)的友情和信任日益加深。未过多久,左右言论自由的重大事件到来,图书队和媒体良化队宿命的战争拉开大幕   本片根据有

图书馆战争第一集

“呵呵,不敢不敢,皇上的话就是圣旨,皇上说臣妾去了就是去了,皇上说臣妾没去就是没去。”

夏笙暖立马怂成了一只狂摇尾巴的小狗。

“别给朕嘻嘻哈哈,左顾而言他。”宫非寒盯死了她。

夏笙暖看男人刨根问底,只能吞了吞口水,看向皇帝,一脸欲言又止的样子,艰难的道,“皇,皇上,实不相瞒,我见鬼了。”

宫非寒:“……”

捏了捏眉心,“夏笙暖,好好说话。”

夏笙暖好像想了一下那画面似的,猛的一抖,一下站了起来,一把抱住了男人的胳膊。

怕怕的道,“皇上,真的,虽然我也不敢相信,现在想想,那真的是鬼。”

说罢,又怕怕的看了看四周,更抱紧了男人的胳膊,吞了吞口水道,“今天中午,太阳当空,御花园里一个人都没有。

一个白衣女人忽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拍了一下我的肩,凄惨的道,‘姑娘,你知道佛堂在哪里吗,我已经好多天没吃香火了,你带我过去吧’。

然后,臣妾就好像中了魔咒一般,呆愣愣的带着她往佛堂去了。

到了佛堂门口,白衣女人“嗖”的一下不见了。

我好像被人当头一棒似的,一下子回过了神来,顿时冷汗狂冒,撒腿狂奔了回来。”

夏笙暖绘声绘色的说罢,身子又颤了颤,干脆一下子抱紧了男人的腰,哭唧唧的道,“皇上,你说她是不是后宫你的吊死鬼女人啊,她一定是看我得宠,霸占了她的男人,想要找我报复。

呜呜呜,好怕,皇上你到底有多少个吊死鬼女人,她们会不会一起来找我啊,呜呜呜……”

宫非寒:“……”

宫中吊死鬼女人,还真是有点多。

不过,那不是他的女人好么!

“好了,别怕,一个大活人,还怕什么鬼。”宫非寒抚了抚她的头安慰。

“我怕,我天不地不怕,就怕鬼。”

夏笙暖小脑袋往他怀里钻了钻。

“怕的话,就别乱走,跟在朕身边,朕龙气护身,恶鬼不敢靠近,嗯?”宫非寒摸了摸她的头道。

“嗯,皇上你不嫌弃臣妾就好。”夏笙暖吸了吸鼻子道。

于是,怕鬼的夏笙暖,就一直弱鸡鸡跟在了皇帝的身边。

宫非寒看着她的小样儿,简直脑壳疼。

这女人,嘴里没半句真话,还来劲了是不是!

吃完晚膳,皇帝回御书房看奏折,怕鬼的夏笙暖还要跟着。

于是便带了几碟子干果过来,没个正形的坐在长榻上,一边吃一边看话本子。

嗯,命人捧过来的,全都是鬼怪传说的话本子。

宫非寒睨了她一眼,“不是怕鬼吗?”

夏笙暖转眸看过来,一脸认真的道,“皇上没有听过吗,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我这么心地善良聪明美丽天真可爱十全十美怎么能怕鬼,我要克服它!

多看些话本子,多了解它们的习性,争取下次再看见它们,不再害怕,能好好的给他们忏道忏道,让它们早日脱离怨念的苦海,尽早过孟婆桥喝孟婆汤,投胎转世,再世为人!”

宫非寒:“……”

“爱妃真是太善良,太十全十美了,连鬼怪的世界都操心上了。”

“谢皇上赞美,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生而为人,当如此!”

图书馆战争

图书馆战争第二集

第一千四百三十四章:一群散修

静静的站在了那原地,林萧也是逐渐的品味着方才自己的领悟,这心中自然是百般的舒畅。

当睁开双眼之后,林萧下意识的看向了天空之上的那片佛国,他明白,自己能有所领悟,定然是那片佛国,可能是改变了原本的这条道路,让其神秘的特性,逐渐的觉醒了过来。

当然了,林萧也并不会是妄自菲薄,毕竟他能有所领悟,一是因为自己的天赋使然,若天赋不足,就算走个十遍,百遍,可能都会没有丝毫的领悟。

二是因为心性,若心性不够者,大步向前,自然也会是忽略其中的美妙之处。

可以这么说,林萧能够领悟到这些东西,不是巧合,而是必然,至于其他人能否领悟,他就不得而知了。

神使,在这一瞬间铺开,山顶之上,佛寺遍布,其中究竟有着多少的高僧能人,已然是一目了然。

在林萧的感知当中,这山顶之上的修炼者们,其数量已然是达到了三十有余,显然下方的那些个军人们,并没能够是将所有人都察觉。

而在这三十多人之中,林萧能够察觉到的是,他们的修为,最高的已然是达到了元婴有余,少的则是刚踏入修炼一途。

而从那些刚踏入修炼一道的人的气息来看,他们居然都是地球的本土人,有一些迫不及待的老僧人,也有着一些天赋出众被收为弟子的小家伙。

显然,那些个老僧人们,原本是有着更好的机会,进入到佛道一脉的修行之中的,但可惜的是,上方的佛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才坠落,现如今,佛教的修炼方式,早已经消失,他们不得不做出这样的选择。

让自己先行进入到修炼一途之中,待佛国降临之后,也好有着一丝的本钱,去争夺那些经文。

但可惜的是,有些路,一旦踏上了就无法回头,林萧敢肯定,这些老僧人们,恐怕这辈子,都无法再修行佛法了。

至于那些个小家伙们,倒是一场造化,他们年幼且富有朝气,若给他们一定时间的话,相信他们一定能够成长为一方巨孽。

只不过,他们在修炼成功之后,还是否会记得自己是个地球人,那就不得而知了。

此时此刻,这群修炼者们,正聚集于一处寺庙当中,正在商议着这个世界的变化,以及述说着自己未来的策划。

微笑着,林萧也是一个踏步,就如同是缩地成寸一般,出现在了场中。

几乎是所有人,都是第一时间,将眼神放到了来人林萧的身上,眼中露出了或是友善,或是惊疑不定的眼神,但更多的,则是敌意。

毕竟在这里,每一个来人,都是多了一个竞争者,而这个竞争者的修为强弱,也是决定了他们能否得到更多东西的前提。

此刻的林萧,一身金丹巅峰的修为,那背后的长剑熠熠生辉,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浑身气势更是浑圆天成,绝非是泛泛之辈可言,如何不让众人感到了重视?

就在此时,场中那位元婴修为的修炼者,就这么站起了身来,打探着林萧的底细道,“这位兄台,不知道是自何方而来?”

“修真界,天剑宗,林萧……”

并没有是报出自己地球人的身份,林萧也是报出了自己那天剑宗的身份,相信这些人,看在天剑宗的份上,自然也不会是为难自己。

果不其然,在听到那天剑宗的名号之后,现场众人都是一阵喧闹。

不为什么,他们在进入到地球的时候,都是或多或少的,与天剑宗的人接触过,也知道天剑宗之人都是剑修。

再看了看林萧的气质装扮,心中的疑惑,也是在第一时间消散了,至于敌意,更是被收敛了起来,作为一个大宗门的底子,这些人可不会是选择招惹。

……

“原来是天剑宗的长老,这边请,这边请……”

在听说林萧的身份之后,这位元婴修炼者,也是赶紧的将林萧给迎了过来,并微笑着打探道,“你们天剑宗的人,都已经是撤离了入口了吗?”

没错,修真界的入口,一直都是被天剑宗的人给把持着,并派了重兵把守着,想要进入其中的,都不会是那阴邪之徒。

他们进入到这其中,也是经过一番探查的,并被告知了不可屠杀普通人类才放行的。

可以这么说,他们的想要进入这里,还真是耗费了不少的功法,心中对于天剑宗的这个做法,同样是感受到了一丝的不满。

但这又如何?那些大宗门的人,不需要是探查,能被探查的,都是散修,散修的话,也的确是无法对天剑宗产生丝毫的威胁。

对于这名元婴修士的问题,林萧也是做出了回到道,“是的,来到这个世界的人,已经越来越多了,我们天剑宗该做的,也都做了,接下来,也就管不了那么多了,这个世界的生灵,总归是与我们有着关系的,我们能为他们做点什么,也就做点什么吧。”

没错,修真界的人,不可否认的是,其中大部分人的血脉之中,都会是有着地球人的血脉,尽管他们许多人都不承认,但却是经不起追查。

“辛苦了”,元婴修士一个抱拳,也是为天剑宗的坦荡而感到了佩服,毕竟一个能够正视自己那段被人认作是并不光彩历史的宗门,那的确是值得正视的。

“不说这个了”,林萧摇头,也是将这个话题给止住,并对这位修炼者询问道,“你们在这里,有没有推断出,那上方的佛国,将会在什么时候降临喃?好像时间,已经是越来越紧张了啊。”

“的确是如此”,这名元婴修炼者一个点头道,“据我的猜测,上方的佛国,可能在一个月以内,就会开始降临,但我觉得,他仿佛不会是在第一时间开放。”

“哦?”林萧惊异的看向了男子道,“难道,他不在第一时间开启,那还会等待一些时日不成?”

……

图书馆战争

图书馆战争第三集

“那就应该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大姑娘,我们欢喜楼里面超过二十岁的大姑娘有三十几个!”媚鸳一脸纠结的表情。

“你挨个看一眼都要一天的功夫,更不要说要详细问问身世了,你还要看人家肯不肯说。”媚鸳继续泼凉水。

寒月乔这才追问了一句:“有谁是来自魔族的?”

媚鸳闻言,脸上这才好看一点:“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们?魔族的,二十多岁的女子就只有十五个,我一会儿就可以带你去看十三个,随便你问!”

寒月乔微微一挑眉,问:“为什么还有两个不能看呢?”

媚鸳没好气地回答道:“那两个丫头都不识好歹,硬要跟我作对!现在人都被关在欢喜楼里的禁闭室,没有三五天是不可能出来的。”

寒月乔了然地点了点头。

如此看来,这个媚鸳在这欢喜楼里确实已经势力不小了。

希望她要找到那个姑娘,不会是那两个关禁闭的。

然而……

当寒月乔跟着媚鸳,挨个去女欢的客房里拜访的时候,就发现那些女子当真不是寒月乔要找的人。

他们或许有婚约,却不是指腹为婚。或许有中意的男子,却不是人族或者天族的,一圈问下来,媚鸳都烦了。

“这么多人都不是你与找的人,该不会你要找的那个人原本就不是欢喜楼的吧?”

“这个也说不定。”寒月乔点了点头。

这句话说出来,媚鸳差点气的吐血,鼓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寒月乔。

“世公子,我可告诉你,要是你敢逗我玩,我就让你跟那两个被关在禁闭房的两个女人一样!让你成为这欢喜楼里第一个关禁闭房的男欢。”媚鸳的声音变得十分的狠戾。

寒月乔反而一脸惊喜的表情。

“对了,不是还有两个人没有问吗?一会儿我们就去看看那两个女欢如何?”

“这……”媚鸳脸上露出了一丝为难的神情,“要见到禁闭房里的女欢必须要楼主的同意。”

“你没有办法直接带我去见了吗?”寒月乔挑眉看着媚鸳,目光里有些失望的神情。

媚鸳还是第一次被人用这样的目光看着,脸上无光,便硬气地道:“我当然有办法了!只是要想办法去,就要有银子!你能拿出足够的银子我就有办法,你要是拿不出来足够的银子那我还能怎么办?”

寒月乔二话不说,从袖子里掏出了五枚阴阳币,在媚鸳的眼前晃悠。

她之前来阴阳城的三天就已经坑到了,哦,不,是赚到了一千阴阳币。唯一可惜的就是阴阳城城主给自己阴阳之力竟然无法施展。

听闻此话,寒月乔也不着急,点了点头就朝着哗嘻尊者所住的三楼走去。

如今守在三楼的守卫们看见寒月乔,并没有像上次那样阻拦,只不过当寒月我从他们的身边走过去的时候,那两个守卫还是忍不住翻了白眼。

“哼,花无百日红。”

“……”

已经走过去的寒月乔立刻停下了脚步,余光向身后的两个守卫看了一眼。

“你们的意思是……我应该乘着现在人还红的时候,好好的利用我自己的权利咯?”

“你有什么权利?”其中一个守卫瞪大了眼睛看着寒月乔。

寒月乔微微勾起她的嘴角,露出了一道冷魅的笑容,然后抬起自己的手腕,给两个守卫看了一眼。

她的手腕上有一块梅花大小的金色印记,这个印记是在阴阳城城主给寒月乔传送阴阳之力的时候才出现的。

寒月乔虽然不能施展阴阳之力,但是阴阳城城主将阴阳之力传送到她的身体里之后,她就有了这个代表着金甲阴阳侍卫的标志。

在寒月乔跟前的两个守卫立刻拉开自己胳膊的衣袖,露出他们的手腕。他们的手腕上是梅花大小的三道铜色的印记,明显比寒月乔手上的印记要低了很多等级。

只是这两个守卫还是一脸不可置信的神情。

要知道,他们听说这个家伙到阴阳城不过三天的时间。三天的时间怎么可能就达到金甲阴阳守卫的实力?那可是要通过层层的考验,甚至是九死一生的阴阳阵最高级才行!

之看一眼,两个守卫对寒月乔的目光就从鄙夷变成了满满的崇拜。之前还昂首挺胸,目中无人的两个守卫,在瞬间就对寒月乔毕恭毕敬的了。

“不知公子已经是金甲阴阳守卫,我们两人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公子不要介意!”

“是啊是啊……我们错了!还请公子大人不计小人过,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们计较!”

“……”

听着两个守卫连连道歉,寒月乔眼波一转,忽然令想到了个办法。

“要我不跟你们计较也可以,你们告诉我,要怎么样才能去看关在禁闭房里的人?”

“啊?禁闭房啊?这可要得到楼主的令牌才能去看望的!”其中一个守卫一本正经地道。

然而……

寒月乔抖了抖自己手腕上的印记,对两人道:“若是都要照章办事的话,你们刚刚顶撞你们的顶头上司,这件事我要是告诉阴阳城城主,降了你们的级,你们说好不好?”

两个守卫互相看了一眼,眼中都露出惊恐之色。

铜级守卫都是他们好不容易通过考核才当上的职务,要是被降级的话,还不知道要何年何月才能考上,到时候这欢喜楼里的高等侍卫的饭碗估计也要跟着丢。

想到寒月乔昨晚和公主共度良宵,想必真有这个本事,真能说到做到。两个守卫顿时怂了。

“好好好!我们帮公子去探望,公子不要跟我们过不去了!”

“嗯,少废话了,现在就走。”寒月乔扯住一个守卫的耳朵就走。

守卫在前面叫苦连天,无奈地带着寒月乔来到了位于欢喜楼地下三层的地方。

欢喜楼的地下一层是储物的,第二层是储粮的,第三层的地方几乎阴暗潮湿的只有老鼠,蟑螂能活着,人关在这里,每天每天都不见天日,简直就是度日如年。

寒月乔忍不住好奇,问了一句:“那两个女欢在这里面关了多久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