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花样游泳队

大叔花样游泳队
  • 主演:罗伯·布莱顿,鲁珀特·格雷夫斯,托马斯·图尔格斯,阿迪勒·阿赫塔尔,吉姆·卡特,丹尼尔·梅斯,罗南·达利,克里斯·杰普
  • 导演:奥利弗·帕克
  • 地区:英国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8
英伦喜剧[大叔花样游泳队](Swimming With Men,暂译)卡司曝光,除主演罗伯·布莱顿外,吉姆·卡特(《唐顿庄园》)、鲁珀特·格雷夫斯、简·霍洛克斯([荒唐阿姨大电影])加盟,导演奥利弗·帕克([憨豆特工2])。影片围绕中年男主(布莱顿饰)加入一支大叔组成的业余游泳队的故事展开。明年英国上映。

大叔花样游泳队第一集

秦以泽自然知道乔乔心里的担忧,别看乔乔年纪不大,却总是像大家长一样。

她看重身旁的所有亲人和朋友!

有的时候这样的顾乔乔让他很心疼,而今天更是如此。

自己唯一的小妹出事,他同样焦急万分,但是却不希望乔乔将这件事也揽到自己的身上,如果是那样的话,顾乔乔会活的很累的。

未来的路那么长,个人有个人的生活圈子,不知道以后会遇到什么事情,总是要自己坚强独立起来才是正确的选择。

但是不管他现在说什么,乔乔都听不进去的。

在等绿灯的时候,秦以泽伸出手,握住了顾乔乔的,终是沉声的问道,“乔乔,你是在担心奶奶他们会怪你吗?”

顾乔乔沉默了一瞬,缓缓的摇头,这一点她还是有把握的,秦家人到不至于无理取闹到这个地步。

她低声的说道,“我知道,家里人不会怪我。”

不过情绪不是很高,秦以泽侧眸看向顾乔乔,不再去劝说她了,这就是乔乔的可贵之处。

秦以泽握住她的手微微的用力,手心里的热度很快的就通过了肌肤传到顾乔乔的手上。

那里还有一丝令人安心的力量。

秦以泽新转移了话题,“乔乔,你觉得的这幕后的人会是谁呢?”

顾乔乔一怔,随即摇头,眉头微微蹙起,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她的目光看向前方,有一丝犀利的光芒从里面一闪而逝,缓缓的说道,“不管是谁,如果被我知道,我绝对不会放过她。”

都说树欲静而风不止,她不明白为什么总有人贼心不死,在作死的道路走的这么欢畅。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只要不是天塌地陷,总有办法让他有去无回,就像这次的事件一样。

“乔乔,等金陵城那边审讯结果出来之后,应该会知道一半的真相。”秦以泽温声的开口说道。

“为什么是一半的真相?”顾乔乔有些不解的问。

“领头的人的身份很快就会明朗,最起码和他有关的人和事,都跑不掉,另一半是他自杀这件事情,也许是为了保全自己上面的主子。”

“想要保全上面的人,他完全可以不交代呀。”

咬牙抵抗到底,不就可以了吗?

“乔乔,有些事情你还不知道,凡是做贼者都是心虚的,而且像他这样的人手里肯定有人命。”

“反正难逃一死,所以他就选择自杀,这样就避免将自己的主子交代出来,那么他为了保护谁呢?”顾乔乔思忖道。

“无外乎是他最看重的人,比如亲人,朋友……”

秦以泽沉声的开口道,随后启动车子,继续朝着秦家的方向开去。

而顾乔乔却陷入了思索,想了半天,却始终没有方向,因为现在顾家和秦家没什么外在的敌人。

内部呢?

顾家没有,这个顾乔乔可以保证。

如果有的话,在她还没有认祖归宗前,完全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不是等到现在。

所以,这一点不成立。

吉普车里又陷入了一片沉寂之中,不过顾乔乔因为转移了注意力,情绪好了一些,秦以泽稍微放了一点心。

到了秦家老宅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钟了,今天的天气并不是很好。天空不大晴朗,大门两侧的梧桐树叶子显得有些蔫巴巴的。

当秦以泽和顾乔乔推开门,站在客厅门厅的时候,却发现秦家的三个人都坐在沙发上,沈蔓茹坐在电话机旁,电话机里传来了秦小雨的声音。

而三个人全神贯注的听着,竟然没有发现门厅处站着两个人,顾乔乔和秦以泽对视一眼,他们没有进去,而是依然站在门厅听秦小雨在电话里说着今天的事情,显然已经说了一多半了。

“……子书可厉害了,他一直在后面紧追着不放,然后那些人就说要将他引到虎头崖,把他处理掉,当时我已经悄悄把绑住我手上绳子解开了,心里想,如果他们这么做的话,我该怎么给子书提醒呢,车里人很多,我要是硬打肯定吃亏的,不过我当时觉得自己身上力气可大了,要是对付两个到三个肯定没问题……”

说到这里,小丫头停顿了一下,又接着喋喋不休的,“……不过还没等我想出好计策呢,然后就听到了车胎哐当一声爆炸了,随后就看到子书骑着摩托车就冲到前面,在前面路口唰的一下就横着将车子拦住。

你们都不知道,子书的速度可快了,他就跟百米冲刺一样,一下子就冲到了车的机盖上,然后告诉我快趴下,其实当时我没听清他说的话,但是我就知道他一定说的是这三个字,我就蹲在了椅子下,随后就听到咣的一声,等第三下的时候挡风玻璃竟然被子书给凿开了,天呐,他的力气真的好大呀……”

“子书刚才跟我说,当时他是拼尽全力的,无论如何都不会让这些人将我抓走了。

然后他就和那些人打起来,那个带头的手上还有枪呢,子书可厉害了,一下子就将手枪抢过来,然后就用枪指住了他们……

对了忘了和你们说了,就在这个时候,我和子书靠着的车厢,忽然咔嚓一下,从外面裂开了,就好像被那个电焊机给割开一样,然后车里就着了火……

那大火可厉害了,将这些人都围住了,妈妈,你都不知道那个打我的人,手被火烧得跟红猪蹄子一样,后来又被子书抓住,打了他两大巴掌,将他的牙都打掉了,也给我报了仇。”

秦小雨的声音如爆豆一般,语速很快,讲的也很详细,此时,清脆的声音依然在回响着——

“奶奶,爸爸妈妈,你们说这像不像拍电影一样,我一开始是害怕的,但是后来我一点都不害怕了,因为我知道子书在后面追着他们,那小子的手很可狠了,力气还大,当时的场面可震撼了,天上有飞机,后面有两辆军车和公安局的车,然后公安和军人就团团将他们包围住了,那些坏人都吓坏了,不过他们那个老大畏罪自杀了……”

大叔花样游泳队

大叔花样游泳队第二集

第324章 他总有办法把她捉回身边

柏拉图酒庄是鸿宇建筑集团名下的产业,始建于两年之前。

这两年之间,陆励阳几乎很少出入酒吧、夜,总会之类纸醉金迷的地方,大多数的应酬都改在了酒庄。他在这里有一件单独的休息室,应酬结束太晚的时候,就直接睡在这里。

自从顾依雪入狱后,他们那个所谓的家变得空空荡荡,冰冰冷冷,他几乎很少回去。

上周取文件的时候回去过一次,因为别墅经常有钟点工打扫,看起来和曾经没有太大的变化,陆励阳经过儿童房的时候,看到里面堆放的孩子的小床,被褥,以及衣服和玩具时,心里突然涌出一股莫名的酸涩与疼痛。

整整两年过去了,但那些曾经留下的伤痕却并没有随着时间而淡化。无意间的触及,都会痛彻心扉。

酒庄内,席城陪着陆励阳品酒。

没有应酬的时候,陆励阳也喜欢呆在酒庄里,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需要喝酒才能睡得着。否则,就是整夜整夜的失眠。

陆励阳觉得自己都要成酒鬼了,但当个酒鬼也比失眠好受得多。漫漫长夜,睁着眼睛到天亮的感觉,实在是太难熬了。

席城没事儿的时候就过来陪他一起喝,偶尔还酸不拉几的念上两句:借酒消愁愁更愁。

陆励阳懒得理他。

“你怎么还坐在这里,顾依雪今天出狱,你不去接?”席城一边倒酒,一边出声询问道。

陆励阳高大的身体靠在黑色的真皮沙发里,一身纯黑色的西装,与四周的环境完美的融合。

他的手中端着一只澈亮的水晶高脚杯,漫不经心的摇晃着,一双墨眸无焦距的盯着杯中血红色的液体。气质矜贵清冷,却永远让人猜不透他究竟在想什么。

“两年了,她都不肯见我,你觉得她会需要我去接吗?!我去了,只怕她又躲进监狱里,这辈子都不肯出来。”

陆励阳说话的时候一张俊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语调却带着淡淡的自嘲与薄凉。

两年的时间,他雷打不动的每晚开车去一趟城北监狱,车子停在高大的围墙下面,他坐在车子里,安静的吸烟,无所事事,也无能为力。

顾依雪一直不肯见他,他也无法再继续使用偏激的方式进去见她。所以,想她的时候,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守在距离她最近的地方。

两年之间,关于顾依雪的每一件事,事无巨细,他都知道。

他知道她进监狱后的第一周,她害怕的整晚睡不着觉,因为屋子里的灯一亮就是一整夜。

他还知道她进监狱的第一个月,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屋子里,不敢迈出过一步。

他知道她被其他的狱犯欺负,挨了打,高烧不退,住进了医院里。

他也知道她因此剪了头发,慢慢的开始接受现实。

他知道她在监狱里面交到了朋友,学会了适应里面的生活……

他知道她今天出狱,却连去见她一面的胆量都没有。

她逃了整整两年,逃到那个他无法触及到的,最阴暗的角落中。陆励阳真的害怕她再逃走。

“那你打算怎么做?这辈子都不见她了?”席城又问。

陆励阳抿了口辛辣的酒,习惯性的勾起一侧的唇角,流露出几丝邪魅。“这辈子长着呢,没什么可着急的。”

只要顾依雪从里面出来,外面就是他的世界了。她既然一脚迈进了他的世界里,他就总有办法把她捉回到他身边。

“我让你查的事情,你查的怎么样了?”陆励阳突然问道。

他每次提这件事,席城就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当年顾依雪的车祸事件,根本没有任何的疑点,的确就是一场意外事故,肇事司机目前还在监狱里面服刑。陆励阳却让他查了整整两年。

“我连那司机的祖宗十八代都查了一遍,没查到任何的疑点。除了丁雨琪恐吓过依雪两次,左伊言语刺激过她一次以外,我敢拿脖子上的脑袋担保,车祸真的就是一场意外。”

“我要你的脑袋没有,当球踢都不够圆。”陆励阳不冷不热的回了他一句,拿起醒酒器,往空了的高脚杯中倒了少半杯酒。

“其他的呢?我不是让你扩大搜查范围吗?”

“其他有什么好查的?”席城一头雾水,随便的回了句,“哦,刘宏明和他老婆正在闹离婚,听说是在外面养了小三。”

“我对不相干的人的私生活不感兴趣。下次,我希望你能给我点有价值的东西。”陆励阳微眯着墨眸,眸光漆深犀利。

席城头疼的要命,他现在宁愿被‘发配边疆’,也不想继续查下去。查来查去都是一个结果,而这个结果又无法让陆总裁满意。

他觉得在这件事情上,陆总裁魔障了。而他如果继续查下去,肯定也会变魔障。

“励阳,我不清楚你到底想要查到什么?”

陆励阳面对席城的疑问,眸光淡漠的散落在窗外,他的右手握着高脚杯,左手的两指间习惯性的燃着一个烟。

烟雾弥散,笼罩在他的四周,他脸上的神情在隐藏在烟雾后,不甚分明。

“我也不清楚。但依雪说车祸不是意外。”陆励阳淡凉的声音穿透烟雾,传进了席城的耳朵里。

席城单手撑头,一脸的无奈。

“顾依雪有抑郁症,她脑子不清醒,难道你难道也不清醒了?!顾依雪怀疑车祸是左伊指使的,但事实证明,车祸根本和左伊一点关系也没有。你一向都厌恶背地里使阴招,但为了顾依雪,你也让成远出手了,电梯从三楼坠下来,如果不是左伊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命大,搞不好就是一尸两命了。

励阳,无论从哪方面,你都对得起顾依雪了。我记得你说过,做人总要有底线,但只要遇见顾依雪,我看你是什么底线都没有了。”

席城带着不满的说了一堆,陆励阳却仅仅是收回散落在窗外的目光,淡淡的凝视着他。

做人是需要底线的,但爱一个人从来都没有底线。因为这个世界上总会有那么一个人,她会改变你的坚持,打破你所有的原则,成为那个例外。

只是,陆励阳懒得和席城说这些,和一个滥情的花花公子谈爱情和坚贞,无异于对牛弹琴。

陆励阳从不做浪费口舌的事情。

“你与其在这里和我浪费时间,倒不如去好好做事。”陆励阳 不冷不热的说了句。指尖的烟燃尽,他漫不经心的把烟蒂熄灭在水晶烟灰缸内。

随后,陆励阳放在茶几上的手机震动起来。

他看了眼来电显示,蹙着眉接听。

挂断电话后,陆励阳站起身,拎起了搭在沙发背上的西装外套,显然,他要出去。

“去哪儿?”席城不解的询问道。

现在已经快傍晚了,一般这个时间段,如果没有应酬或者其他比较重要的事情,陆励阳都会留在酒庄休息一晚,明天再离开。

“多多发烧被送到医院,我过去看看。”陆励阳淡漠的回答道。

多多是左伊的儿子,刚满两周岁。这孩子从出生开始就是多灾多难的。先是意外早产,左伊这个当妈的又患了产后抑郁,一直是请的月嫂照顾孩子。结果,又遇上一个不靠谱的月嫂,孩子先是起了一身的湿疹,不给擦药,而是脱了衣服晾着,结果着了凉。孩子刚满月,就患上了肺炎。

陆励阳原本并不理会左伊母子,那时候顾依雪刚入狱不久,他哪儿有心思去管那些不过想干的人。

还是一次他去医院探望生病的一位伯父,意外的遇见了抱着孩子看病的左伊母女。

孩子高烧咳嗽,月嫂就是给喂了点退烧药,整整烧了一周都没有退烧,左伊母女这才想起应该带孩子去医院。

结果,孩子抱进医院,就被诊断为重症肺炎,肺里面堵满了痰,因为孩子太小,不太会咳,憋得小脸通红,呼吸都十分的微弱困难。

孩子直接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并且下了病危通知。

左伊吓得脸都白了,哭着求陆励阳救救孩子。

陆励阳并不是一个多管闲事的人,但那个小小的婴儿,实在是太过可怜了,他狠不下心。

于是,联系了最好的新生儿科医生,孩子经过了一个多月的住院治疗,总算是捡回了一条命。

孩子出院后,陆励阳好人做到底,又高价聘请了一位专业的月嫂照顾孩子,月嫂的工资是直接从鸿宇建筑公司转账。

这位月嫂上岗之后,只认他这一位雇主。孩子有个大病小情,月嫂都会直接联系陆励阳。陆励阳是彻底被黏上了。

“你也太殷勤了吧,这两年,那孩子病了痛了,有点风吹草动的都找你,你真把自己当他亲爹了。”连席城都忍不住说道。

因为孩子得过肺炎,又是早产,身体底子不好,所以,经常会生病。按医生的话说,不太好照顾,至少要等到三四岁之后,抵抗力强一点,身体才会慢慢的好起来。

陆励阳利落的套上了西装准备出门,不温不火的回了席城一句,“左伊的抑郁症状况越来越糟糕,根本不管孩子。我不管,他只能自生自灭。”

陆励阳也说不出究竟是为什么,他可以对任何人狠得下心,却唯独狠不下心不管多多。孩子又有什么错呢!

大叔花样游泳队

大叔花样游泳队第三集

皇天会所——

这里是南城最高档的会所,以楼层区分阶级。能拿到上层贵宾卡的客户不止需要财力,更需要其家族在权势、政势上有不可忽视的地位认证!

今天这里的顶层,已经被沈家少爷包场,用来招待‘南天会’成员的!

这个南天会,其实是南城一群富家子弟组成的小团体,类似于‘长安五俊’这类的存在。

因为他们都是属于有钱又有颜的公子哥,所以自诩为南城的天之骄子。

这其中的成员包括了唐景天、沈少谦,却并没有跟他们关系很好的陆雴霄,只因为某人实在是太嫌弃这个中二的名字!

不过,今天他还是被唐景天带来了!

“陆少,也许并不是那个小姑娘的作用,而是你本来就可以接受女人了!今天沈少准备了一群美女,全都是上等货色,我特意带你来[测pingyin试]一下!”

两人坐电梯上了顶层,就能看到装修得金碧辉煌的会所内,一群端着香槟的兔女郎走来走去。能在这顶层做兔女郎的,不止要求脸蛋和身材,还得是名牌大学的在读学生,才配得上让这些英俊的富家子弟玩玩!

陆雴霄高大的身影一进去,立刻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男人刀削斧凿的脸庞俊美如铸,气质冷峻,神色严谨,宛如君临天下。

尽管他看起来并不好亲近,却仍然有许多穿着低胸装的兔女郎往他身边徘徊,柔软的躯体似有似无地蹭过男人的手臂。

然而,陆雴霄却并没有任何的反应,甚至目光都没往她们傲人的xiōng部看上一眼。

正是这样禁欲的气质,反而更让人燃起征服欲。周围的女人仿佛争奇斗艳一般,一个个使出了浑身解数,只为吸引那男人的注意。

甚至还有人故作脚扭,想要倒在陆雴霄的身上。

然而男人身姿敏捷一撇,就毫不怜惜地让朝自己扑来的大波美女与地板来了次亲密接触。

“陆少,你肯来了?”一个调笑的声音,暂时驱散了那些围着陆雴霄的兔女郎。

沈少谦怀里抱着一个身材高挑的美女,端着一杯红酒在唐景天和陆雴霄身边坐下。

他一见陆雴霄难看的脸色,嘴角就勾起一丝邪魅的笑意:“这么多美女还是没兴趣?”

“目前看来,是这样的!”

唐景天盯着自己手机上的心率[测pingyin试]图,上面显示陆雴霄的心率十分平静,体温也没有任何异常,很明显这些女人的表现并不能勾起他一丝一毫的兴趣。

甚至还能从某人微皱的眉头看出,他在厌恶!

“其实还是当年那件事的影响!陆少,我跟景天都认为你可以试试用催眠术帮你忘记过去,到时候肯定能生龙活虎,一展雄风!”

沈少谦说到这里,就挨了唐景天一记眼刀,示意他不要再提。

见状,某人挠了挠脑袋,只好另外找了一个话题:“对了,听说乔家把那个叫乔希的养女送给你了?你能把她转送给我吗?”

听到这话,陆雴霄终于抬起眸子,深不见底地睨了他一眼:“为什么想要她?”

“我可不是对那丫头感兴趣,只有有点私人恩怨,需要解决一下!”

“你跟一个小丫头片子能有什么私人恩怨?”唐景天好奇道。  “那丫头可不是个省油的灯!”沈少谦嘴角勾起一丝嘲讽的笑意,“长得就是狐狸精的模样,惯会装模作样迷惑男人,让人为她花钱,全南城有多少富二代着过她的道?陆少我奉劝你,别把她留在身边。”

“沈少,看来你对乔希的怨念很大啊,这倒是让我更加好奇,难道你也被小狐狸迷惑过?”唐景宸八卦问道。

“我可看不上她,只是……她勾搭过我弟弟。”

“少综?”

“嗯。一年前少综还在念高中,就被那丫头勾得五迷三道的。留学也不想去了,非要跟她上同一所大学,还说毕业之后就要把她娶回家。我爸当然不同意他跟一个声名狼藉的养女在一起,硬是把他提前送出国留学,还让我拿笔钱去解决掉!”

“这么看来是你们家棒打鸳鸯啊,跟人家有什么关系?”唐景天反问。。

“关键就在于我拿了钱给她,她二话不说就接受了,还主动答应从今以后都不会再跟少综见面。拿了钱那天晚上,我撞见她在夜店陪几个男人喝酒,甚至第二天又火速勾搭了另一个公子哥,肯定是早就是脚踏两条船了!少综现在还一片痴心念着她,可那丫头根本就没对我弟弟认真过,只把他当做用完就甩冤大头。”沈少谦愤愤道。

“而且我还派人调查过,那丫头从高中以来,勾搭过的男朋友数以十计,全都是有钱有势的!乔家又是那副公然卖女儿的尿性,在圈子里谁不知道她是给钱就能睡的?”

“没想到啊,一个刚成年的小丫头情感史比我还丰富!”听完沈少谦的话,唐景天自叹不如,“不过……咱们陆少的情况不就需要狐狸精吗?还是越会勾引男人越好的那种……”

“可那丫头私生活混乱,早就不干不净了,陆少应该看不上那种吧?”

沈少谦说着,看了一眼身边陆雴霄的脸色。

然而后者只是轻轻晃着指尖的红酒,满脸的沉静冷漠,仿佛那两人谈论的是跟自己无关的事,看不出任何情绪。

手边的电话响了,陆雴霄瞥见是乔希的号码,眼眸似乎有情绪微微一闪,随即快速没入深沉如海的眼底,让人捉摸不透。

任由铃声响到最后一个自动挂断前,修长的手指才拿过手机接起。

电话接通,那头就传来女孩甜美软糯的声音:“姐夫,你在公司吗?我……有点事想找你。”

“不在!”

“啊……”

乔希拧着眉头,正想着下句话该怎么问,又听电话那头道:“皇天会所顶层,过来!”

男人的声音仿佛在跟下属下达命令,说完就挂了。

听这口气乔希有点想翻白眼,但是一想到自己还有任务,也只能朝他说的地址奔过去了。

……

女孩匆匆赶过去,刚到门口就被拦住。

她没有贵宾卡连门都进不去,更别说上到顶层了。

“那个……我是来找人的,我找陆雴霄!”乔希道。

然而,门口的保安打量了她一眼,却轻笑道:“你说你认识陆雴霄?骗谁呢?像你这样的女孩我见得多了,不就是想混进去捞金主吗?”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