唇上之歌

唇上之歌
  • 主演:新垣结衣,木村文乃,桐谷健太,恒松祐里,下田翔大,葵若菜,柴田杏花,山口麻友,佐野勇斗,室井響,渡边大知,真岛秀和,石
  • 导演:三木孝浩
  • 地区:日本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日语
  • 年份:2015
坐落于五岛列岛福江岛上的五岛中学,由于合唱团指导老师松原晴子(木村文乃 饰)待产休假,她便委托好友柏木由里(新垣结衣 饰)代课一学期。柏木美艳冷漠,学生们对她既好奇又忌惮,虽然听说她曾是某交响乐团的钢琴家,可是却因某种原因而辞职回家,并且决然不愿指导学生们练习。女神般的老师从天而降,吸引一帮原来对何尝没有任何兴趣的男孩加入这个清一色的女生团体中来。而女孩子们与男孩争吵不断,她们也对柏木老师的不闻不问颇有微词。一年一度的NHK全国学校音乐比赛即将召开,合唱团积极练习指定曲目《信~敬启 致十五岁的你~》。在此期间,柏木老师深藏心底的秘密逐渐浮出水面,而孩子们也在音乐的熏陶中找到人生的方向   本片根据作家中田永一(乙一)的同名小说改编(又译《再会吧,青春小鸟》)。

唇上之歌第一集

各大小伙伴轮番敬酒,很快冷斯城面前摆了四五个酒瓶了。大伙一看时机成熟,立马开始搞事情。挑头的肯定是莫东阳这个肇事者:“那个,斯城啊,你看看你这么多年也不容易,当然要好好庆祝。我们能,也不会让你多为难,毕竟今天是你大喜是吧,就是搞了几个小小的余兴节目。不要紧张啊。”

他笑眯眯的,给程秘书一个眼色。程秘书乐颠颠的退下去,冷斯城什么也没说,看了程秘书一眼,淡淡开口:“我是无所谓,但是一则最近青青身体不好,不要闹太过了。”

他刚说完,凌一川马上接话,笑眯眯的解释:“不用担心,我们都是绅士,不会欺负女人。再说我们欺负嫂子,斯城他还不得跟我们拼命啊。我们就可劲儿怼着他一个人欺负就行。”

顾青青还要说什么,冷斯城拦住她:“可以,但是这里毕竟还在宴席上,有什么不太合适的,都回去再说好吗?”

“放心,我们有分寸的。”宇泽晓也跟着起哄。

很快“刑具”被抬了上来,毕竟还是酒席,他们也不好意思闹得多黄多暴力,但是让小两口一起吃一个苹果这种总可以吧?看到只是这个“惩罚”冷斯城也有点震惊,这不是惩罚,这是福利好吗?

然后程秘书快乐的挥舞着小手帕:“还有这个,冷总要蒙着眼睛和太太亲。”

“程秘书。”冷斯城吼了一句,程秘书立即发现不对,缩着脖子。想起这是他的婚礼,冷斯城也不敢说他什么不好的,他又有信心起来。

“这么多年也辛苦你了。你工作一直很好,我决定给你升职。”

“太……”“好”字没说程秘书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他马上转口,“太不应该了,这都是我分内的事,我觉得我一直做的不好。”

“不,这么多年辛苦你了,还从冷氏一路跟我过来,从最艰难的时候做起。你劳苦功高,我不会忘记的。”冷斯城眼睛看着他,唇角勾起一丝笑意,“这样,我刚好在发展海外业务。那边也缺一个能让我信任,又有能力的人,不如就派你去吧。以后整个非洲分部都靠你了,加油。”

“冷总,冷总我再也不敢了冷总!”程秘书一脸哭爹喊娘的表情,冷斯城也没理会,转头就看向莫东阳,脸上笑眯眯的。

莫东阳从他的笑容里觉察出一点危险,他莫名其妙的退了一步,“你,你,你想怎么样。”他又不可能去非洲摘香蕉。

冷斯城笑着说:“没有。我就是想问,闹洞房虽然一直都是新郎新娘主力军,但是也可以伴郎伴娘代劳吧?”

莫东阳总算知道这小子什么意思了,大怒:“你放屁你混蛋你……”

转念一想,诶,伴娘里有徐子佩诶!卧槽跟大明星一起啃苹果也不错,虽然他对徐子佩没有什么企图,但是亲一下也没什么吧?

小眼神刚一脸期待的看着徐子佩,冷斯城眼睛一转就落在李悠悠身上:“女方那边就拜托你了。”

唇上之歌

唇上之歌第二集

“一切小心。”姬安白低语了一声,在狄远泽的侧脸留下了轻吻,带着状态诡异的归一迷与金嘉玉离开了霍宅,狄远泽一个人深入霍家寻找霍方邬更安全些。

带着金嘉玉他们,反而是多了许多累赘。

虽然现在日头已经高高升起,但是在姬安白已经恢复了部分实力的前提下,想要离开并不是什么难事,只是带着金嘉玉和归一迷要稍微麻烦一些罢了。

金嘉玉和归一迷的身上都只裹着窗帘,这还是狄远泽不知道在哪个屋里随手扯下来的,姬安白一手拎着一个,在霍宅中辗转挪移,直至离开了那件屋子,也没有任何人发现她的存在。

根据狄远泽留下的地址,姬安白顺利找到了归一元,两个人守着三个昏迷的人,满脸的无奈,归一元皱眉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他们俩怎么变成了这样?生命气息这么微弱。”

“不知道,我找到他们的时候就已经这样了,可能这就是那个老爷子所谓的实验,只是看起来,绝对不像是什么好事。”

姬安白淡淡说着话,又将三人的情况仔细探查了一遍,这次狄远泽留在霍宅,除了要救出霍方邬之外,还得将她的悯人戒找回来,不然那三分之一的伏魔宝珠可就拿不回来了。

只要伏魔宝珠能够完整合一,那么他们应该就能够回到佛魔世界,这是姬安白与狄远泽之前研究得出的结论,所以从始至终,他们都没有去考虑过拿到伏魔宝珠之后该怎么离开这件事情。

归一元找的地方是一间民宿,屋子虽然不算多大,但是安放三个昏迷的人也勉强够了,两人试了很多方法,都没有能够将金嘉玉与归一迷弄醒,没有办法,最终只能去求助花落白眉心中的黑衣青年。

至于白衣青年的躯体,现在也在悯人戒中。

“他们两人的状态很奇怪,他们自己认为自己是醒着的,所以才不愿意醒来。”黑衣青年摇头道:“让他们醒来其实也简单,只要他们自己愿意便可,这事儿谁也帮不上忙,听天由命吧。”

留下这一番话后,黑衣青年重新回到了花落白的眉心中,对于花落白现在的状态一句话都没有多说,只是用一种怪异的目光,多看了归一元几眼,而归一元也总是心虚的低下头。

这时见到黑衣青年,归一元竟然有一种诡异的见家长的感觉,手脚都不知该如何摆放了。

姬安白倒是没有注意到两人之间小小的互动,只是皱着眉头看着归一迷与金嘉玉,最终还是决定等狄远泽回来再说,毕竟黑衣青年已经说得很清楚,擅自去帮忙,说不定会适得其反。

“安白,若是落白的娘亲不接受我怎么办?”归一元状似无意的询问了一句,语气中小小的担忧暴露无疑,让姬安白都愣了一下,花斐会不接受归一元吗?为什么他会担心这个问题?

将给花落白擦拭的毛巾放进水中之后,姬安白略带疑惑的问了一句:“你在担心什么?”

“我也不知道,落白是个很好的姑娘,但是我……”归一元说着便紧紧的皱起了眉头,显得有些局促不安,姬安白看了他一眼没有再多说,这种事情,旁人说多了反而不好。

还是得自己去体验才行。

但是又不由的想到,她的夫君,是不是也曾有过这样患得患失的时候呢?想着想着,嘴角便扬起了一丝笑意,直到归一元惊呼了一声:“安白快过来玩,他好像不行了!”

不行了?姬安白愣了一下,立马扔掉了手中的毛巾跑到了归一迷的身边,他们到这里来已经整整两天,这期间归一迷和金嘉玉除了无法醒来,并且生命气息比较微弱之外一切如常。

但是现在的归一迷,全身赤红滚烫,比发高烧还要烫上两分,身体上排出了大量的汗水,不过片刻,身下的床单就已经被浸湿了一片,姬安白皱眉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

因为男女有别,所以花落白是姬安白在照顾,而金嘉玉与归一迷都是归一元在照看着,这一时之间,姬安白还真是不太清楚这是发生了什么。

归一元也有些慌张,但还是沉声说道:“不清楚,我本来准备给他们二人擦擦身子,但是才刚刚碰到,就被他身上这温度给吓了一跳,这才叫你过来的,不过那时候,看起来还远没有这么严重。”

就在归一元说话的这个空档里,归一迷的状态显得更危险了,身上四处都长出了一种红褐色的斑块,每一块都有半个手掌大小,密密麻麻的出现在身体各处,看起来十分渗人。

然而醒着的这两人,拿着这种情况,完全束手无策。

姬安白紧紧的皱着眉头,咬牙说道:“不管了,我现在去放一池凉水,阿元,你想办法将迷公子弄到浴室中去,不能再让他再继续发烫了。”若是再这样继续发烫,恐怕人就会被活活烧死。

准备去浴室时,姬安白还顺带看了一眼金嘉玉的情况,而金嘉玉虽然还在昏迷着,但是一切情况如常,并未有丝毫不妥,也没有产生任何高温的现象。

归一元是直接将归一迷睡的那张床给抱到了浴室门口,然后与姬安白一起,一前一后的提着床单,硬生生的将人给扔到了浴池中,还没有来得及缓一口气,浴池中却猛地散发出了许多白色蒸汽。

姬安白见状张了张嘴,但是却说不出话来,这是得多高的温度,才会产生这样的效果?但是为什么,在这么高的温度下,床单居然都没有燃起来?

狄远泽找到姬安白他们的时候,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整个屋子里都弥漫着浓浓的雾气:“这是怎么了,你们在做什么?”说话的同时,狄远泽将身上背着的霍方邬放到了沙发上。“归一迷突然全身发烫,我怕这样下去回出事,就让阿元将他扔到了浴池中。”姬安白有些无奈的将情况大概跟狄远泽说了说,现在她真是无比想念沈玉书。

唇上之歌

唇上之歌第三集

虽然李小宝说的自信满满,但肖群山根本就不相信,一阵冷笑的说:“那你倒是说说看。”

肖群山认为,李小宝就是在故布疑阵,他来这里的原因,就只有他和主人两个人知道,李小宝是绝对不可能知道的。

李小宝一笑,说:“你既然想听,那我就跟你说说,你的主人苏伯林之所以让你来这里阻拦修士前往神擂平原,就是因为从这里前往神擂平原的修士中,有一个可能会威胁到你主人的地位,为了防止这件事情的发生,就让你来这里对前往神擂平原的修士进行阻拦。”

任小飞和任小杰也是一脸的好奇,他们和肖群山一个想法,认为李小宝不可能知道苏伯林让肖群山来这里的原因。

可是二人发现,当李小宝把话说完后,肖群山的脸色顿时就变了,这说明李小宝的猜测是对的,心里就是一阵惊骇,想不明白李小宝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你……你怎么会知道这些?”肖群山就像是见了鬼一样,这么机密的事情,李小宝是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会知道?”李小宝哈哈一笑,“你们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我就是怎么知道的。”

肖群山一愣,惊讶的说道:“你懂得占卜之术?”

“当然,我领悟的就是未卜先知的法则,这种能力叫做预知。”李小宝信口胡说道。

一听李小宝有预知的能力,肖群山急忙问道:“既然你能够预知未来,那你能知道这个人是谁吗?”

“你的主人还真是可笑,他也不想想,一个可以战胜他的修士,让你来又怎么可能拦的住,现在距离神力榜排位战还有不到十年时间了,你觉得这十年时间他还能有多大的提升空间?”李小宝一阵冷笑着说道。

肖群山的额头上已经冒出冷汗了,他已经听明白李小宝的话了,能在十年后的排位战上战胜苏伯林的修士,现在的修为已经是不在苏伯林之下了,别说是他,就是苏伯林亲自来,也未必能够阻挡的了。

“难道就没有解决的办法了吗?”肖群山问道,言语中已经变得非常客气了。

“告诉你们这件事的占卜师,就没有说这件事根本就无法改变吗?”李小宝反问道。

肖群山沉默了,占卜师还真的说过,这件事改变的机会不大,但并没有像李小宝说的这么绝对。

“占卜师说了,改变的机会不大,但也有百分之二三的希望。”肖群山说。

“百分之二三,”李小宝一阵冷笑,“那你就继续在这里等着吧,我们三人可是要过去了。”

肖群山看了李小宝三人一眼,说:“你们不能过去,虽然你们三人的实力不高,但我是拧了错杀一千,也绝对不会放过一个的。”

李小宝一皱眉,说:“肖群山,你也就会在我们这些弱小的修士面前耍耍威风,真正能够威胁到你主人的修士要是来了,你连个屁都不敢放。”

“不过我们就算是弱小,也不会在你面前屈服的,你要是不肯放我们三个过去,我们三个就跟你在这里耗上了,等那个正真厉害的人过来了,我们就和他一起联手,到时候别说是你,就是你的主人苏伯林也一样会有生命危险。”

肖群山的实力是十分强大的,他在神力榜上的排名是第二十五位,就算李小宝三人联手,也不是他的对手,所以李小宝就只能用语言来威胁他,让他投鼠忌器,最终放他们三个过去。

果然,李小宝的话让肖群山犹豫了,虽然以他的实力,并不惧怕李小宝三人,但三人真的要在目标出现的时候与其联手,他还真就不好办了。

犹豫再三,肖群山最终还是决定将李小宝三人放过去,毕竟他已经见识到了李小宝三人的实力,别说十年,就是再给一百年,要想超越他的主人苏伯林也是不可能的。

“你们三个过去吧,但这件事你们三个要发誓不会对任何人说起。”肖群山说道。

李小宝一笑,说:“这个你尽管放心,我们可没有那么大的胆子去得罪你们主仆二人。”

任小飞和任小杰兄弟俩也是一个劲的点头,承诺不会讲今天的事情说出去一个字。

肖群山这才让开,三个人立刻就迅速的飞了过去,像是生怕肖群山会后悔一样,一直飞出去一个多时辰以后,才放慢了速度。

“李道友,你真的会占卜之术?真的有预知未来的能力?”任小飞好奇的问道,他刚才听李小宝说过了,这也是一种法则之力,加上这种法则之力,那李小宝不就是已经领悟到了三种法则之力了吗?

才刚刚突破主神几个月的时间,就领悟到了三种法则之力,而且境界还都不低,拥有这样天赋的人还能算是一个人吗?

李小宝是哈哈大笑,说:“任道友,这种话你也会相信,我哪里会什么占卜之术,预知能力,都是信口胡说而已。”

任小飞有点蒙了,不解的问道:“你不懂得占卜之术,也没有预知未来的能力,那你是怎么知道苏伯林让肖群山来这里的原因的?”

任小杰也同样是十分的好奇,瞪着眼睛盯着李小宝,等待着他的回答。

“这还不简单,猜的呗,你们俩也不想想,苏伯林是神力榜排名第二的高手,而他的随从肖群山排名也是第二十五位的高手,却在这里阻拦其他修士去参加神力榜排位战,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原因就只有一个,有修士威胁到他的地位了。”李小宝说。

虽然李小宝分析起来看似非常简单,但要是想到这些就没有那么容易了,所以兄弟俩对李小宝的聪明是更加钦佩了。

“怪不得你的悟性这么高呢,脑子还真是聪明。”任小杰称赞道。

“就是,这种事情,你就是打死我我也想不到的,你能够拥有这么表态的悟性,也不是没有道理。”任小飞说道。

称赞完李小宝,兄弟俩又问他能不能想到那个要取代苏伯林的人会是谁,李小宝摇了摇头说道:“我才刚刚来到天神大陆,对这里的高手们都不熟悉,怎么可能知道是谁,如果你们俩非要问的话,那我就只能告诉你们,这个人是我。”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