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歉大师

道歉大师
  • 主演:阿部隆史,井上真央,冈田将生,尾野真千子,高桥克实,松雪泰子,竹野内丰,荒川良良,滨田岳,小野武彦,滨田麻里,真飞圣
  • 导演:水田伸生
  • 地区:日本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日语
  • 年份:2013
在海外学习法律归来的仓持典子(井上真央 饰)撞坏黑道的豪车,为避免卖身还债,她求助于自称“道歉师”的黑岛让(阿部隆史 饰)。经营东京道歉中心的黑岛以极其专业的技巧圆满解除这一危机,之后典子也作为员工效力黑岛旗下。性格迥异的二人携手搞定了花哨白领沼田卓也(冈田将生 饰)的性骚扰案,知名演员南部哲郎(高桥克实 饰)之子的打人事件以及律界精英箕轮正臣(竹野内丰 饰)内心深藏多年的烦恼。   下跪谢罪作为国粹,经黑岛得到了极大的发扬,甚至他还被请去解决日本和蒙坦王国之间的国际纠纷。然而一向轻车熟路的他,却遇到了从业以来最大的挑战

道歉大师第一集

第61章 最好永远不见

见暮叶紫失神,墨霆钧的眼神渐沉,安静下来的她总是能唤醒他对过去那段美好的记忆。

喉结轻滚,全身开始莫名的燥热起来,这种感觉甚至让他兴奋,因为他已经很久很久都对女人没有起过任何反应了,看来他的病是好了。

这么想着,心情就莫名的愉悦了起来,突然俯下身封住了她的唇瓣。

突如其来的吻让暮叶紫有些大脑短路,完全忘了要推开他。

熟悉的温度熟悉的味道,一样可以牵动她心跳的频率,仿佛一切都回到五年前那个他们还处于热恋期的美好时光。

墨霆钧的吻很激情澎湃,或许是因为他的心里还有她,又或者是因为他的身体渴望她,总之,这一刻让他特别的忘我,恨不得将她吞进肚子里。

正当他伸手要去解开暮叶紫的上衣扣子时,暮叶紫却猛的将眼睛睁开。

立刻抓住了墨霆钧的手,她不可以再犯错,不可以再跟墨霆钧纠缠不清,否则她以后更加不知道怎么面对自己的心,万一他日后真的成为了她的姐夫……现在这种关系就更加不应该发生了。

暮叶紫的大脑最终还是理智战胜了冲动,一把将墨霆钧推开。

墨霆钧毫无防备,整个人失去重心向后倒了下去,撞到了身后的挡风玻璃上。

暮叶紫立刻伸手去开车门,却发现门根本打不开。

墨霆钧揉了揉被撞痛的后脑,眼神悲伤的看着暮叶紫,他刚才明明感觉的到她对他还是有感觉的,可是为什么她就是不肯承认?

暮叶紫连忙从他车上放着的纸巾盒里抽了几张纸巾擦嘴,虽然她并不是因为恶心他才这样刻意擦掉他的痕迹,她只是想要提醒自己,她必须跟他划清界限。

“开门,放我下去!既然你没什么话跟我谈,就别浪费我的时间,我可没有你那么多空闲的时间!”

暮叶紫冰冷的语言,反感他的态度,还有用力擦去属于他留下的吻痕,都让墨霆钧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不禁自嘲的笑了笑,他情不自禁,而她却反感至极。

“难道我在你心里已经让你恶心到这种程度了吗?难道你忘记了我们曾经的美好吗?以前你是不会这样对我的……为什么现在会变成这个样子……为什么……”墨霆钧像是受了刺激似的,一直在自言自语,像是在问她,又好像是在反问自己。

暮叶紫的手一直在用力擦拭唇瓣,她想要将他的味道和温度都擦的一干二净,因为太过用力将原本粉嫩的唇瓣已经擦的有些破皮。

她不知道是在气他还是在气自己,总之这种感觉让她觉得好难受,好像有气都不知道要如何发泄,“墨霆钧,这里不是皇朝夜宫,我没有必要牺牲色相的被你乱来!你还知不知道什么叫做男女授受不亲?还是说所有的女人在你眼里都是一样的?你想睡谁就睡谁?”

墨霆钧的眼神暗淡了几分,“难道我在你眼里就是这么喜欢乱来的人吗?如果你不是暮叶紫,你不是叶子,你觉得我会这样对你吗?”

“难道暮叶紫就能被你随便玩弄吗?我不是你可以消费的起的,如果不是在皇朝夜宫,我真的懒得多跟你说一句话!”

墨霆钧怒极反笑,挑了挑眉,邪魅的看着暮叶紫问道:“那你的意思是如果在皇朝夜宫我对你怎么样都行了?你就能陪我睡吗?”

暮叶紫反感的看向墨霆钧,“我说了,你消费不起我!”

墨霆钧不禁冷笑,“这个世界上还有我消费不起的?你可以开个价!”

暮叶紫知道墨霆钧有钱,也知道他有权有势,可是她就是反感他现在这个样子,“我不需要钱,如果你想换,可以用你的命来换!”

墨霆钧听的出来暮叶紫是在故意为难他,他也不是想睡她,只不过是不想让她离开他罢了,“可以呀!想不到你还有这种特殊癖好,看着我冰冷的尸体,是不是让你觉得特别兴奋?只不过我人死了,还拿什么来满足你?”

“只要看见你死了,我就心满意足了!”

“你就那么想让我死?我死了对你有什么好处?”

暮叶紫秀眉微蹙,眼神里的抗拒是那么的明显,“墨霆钧,你到底怎么才能放过我?你没事就来耍我,知不知道这样很让人讨厌?”

墨霆钧收敛起脸上的玩味笑容,“我不是没事就来耍你,我对你的感情怎么样?难道你感受不到吗?”

暮叶紫将头撇向另一侧不去看他,她不想再听他说什么深情的话,“抱歉,我真的感受不到,如果你真的心里还有我,就麻烦你离我越远越好,最好永远不要让我再见到你,那我就相信你对我的感情是真的!”

墨霆钧的眼神闪过一抹失落,心痛的感觉在慢慢加剧,情绪也变得有些激动,“为什么?为什么你一定要做到这么绝?是不是不论我说什么你都不相信我的心里有你?还是说因为你不再爱我,所以看见我就厌烦?”

相对于墨霆钧的情绪激动,暮叶紫的声音显得冷静平和,甚至好像不带一丝感情,“对,你说的没错,我就是不再爱你了,从分手的那一刻起,你这个人就已经从我心里除名了,更何况你的心里不是更爱暮心贝吗?现在你也找到她了,为什么不好好珍惜还来纠缠我?你知不知道这样你只会多伤害一个人而已,难道你舍得让心贝伤心难过吗?”

墨霆钧抿了抿唇,他的确不想伤害暮心贝,虽然当初的分开是逼不得已,可是如今他对暮心贝已经没有那种感觉了,想再见到她也只不过是期盼她能平安无事,还有对初恋的一种缅怀。

如今心结都解开了,他也想明白了,其实自始至终,他心里深爱的那个人都是暮叶紫。

可是暮心贝的心里却还有他,一次次的暗示让墨霆钧不知该如何是好,他甚至害怕有一天暮心贝知道他爱的是她的妹妹会崩溃,所以他的心里一直有种深深的自责感,希望有一天可以化解这种矛盾。

道歉大师

道歉大师第二集

如果这沙俄老祖寿元将至,那倒是好说,可若是这沙俄老祖还有超过百年的寿元,那么现在跟他一战,对高天意而言,就有些麻烦了!

沙俄老祖只是微笑,却是并未多言。

其实他自己心里很清楚他自己的情况。

寿元?

他已经差不多没了。

用寿元将至来形容他,没什么问题。

他自己的身体,他自己能清晰地感受到。

就像是他之前跟四老说的那样,最多打三天,他就要停下这场战斗,否则,他的生命绝对无法坚持下去!

当然了,沙俄老祖绝不会告诉高天意这些。

作为一个活了四千年的人,他很清楚他应该怎么打这场战斗!

他更清楚,他的言语上,应该怎么去说,才能把时间拖住!

如今话已说尽,那么,也是时候打了!

眯着眼,看着面前的高天意,沙俄老祖脸上的笑容突然收敛起来,表情也变得严肃了不少,而下一刻,他的身体,突然就开始了一系列的膨胀!

如果说,之前的沙俄老祖一直都是那种老头儿一般的模样的话,那么现在的沙俄老祖,身体上直接就膨胀得不像是一个皮包骨头的老头儿了!他的肌肉直接就爆炸一般地扩散开来,而他的身体,更是在这一刻直接扩张到了接近两米高!

接近两米高的肉身,这在华夏人里,绝对是非常少见的!

不过仔细想想,却也正常。

毕竟,在数千年前,那些传说中的人物,不都是这样的身材吗?

也就是年纪大了,身体萎缩了,这沙俄老祖的身体才渐渐变成了如今这般模样,可当真正需要战斗的时候,肌肉一膨胀开来,沙俄老祖的身体,还是能够恢复到他全盛时期的模样!

以及……全盛时期的实力!

如今看着面前的沙俄老祖,高天意的眼中也闪过了一抹冷意。

“既然你不知好歹,那就一战好了!我高天意倒是不信了,区区一个老头儿,还能赢我高天意不成?”

话语间,高天意的身上直接就释放出了一股强横的能量,而下一刻,他便直接冲向了沙俄老祖,同时怒吼道,“所有人都给我站好了!看着我怎么杀了这个不知好歹的老头儿!”

听到高天意的话,一旁这十个人都不禁微微一愣。

不过他们倒也很快都明白了过来。

像是高天意这样的存在,他的绝不会轻易认输的。更何况,还是面对一个老头儿?

在沙俄老祖的面前,他绝不会退缩!这一战,他必然要胜!

除非他遇到巨大的危机,否则,他绝不会轻易让这十个人动手!

高天意的攻击很生猛,不过面对高天意的攻击,沙俄老祖却是不慌不忙。

对他来说,高天意的攻击虽然生猛,但却并不是让他完全无法抵抗的那种。

这个高天意的实力虽然强横,但实际上却是比沙俄老祖略弱一线的。

并非多大的差距,也无法让沙俄老祖有太多机会击败他,甚至因为年龄跟体力的问题,高天意最终的整体战斗力会比他更强大。

不过,如果只是单纯保守的防御,不寻求机会反击的话,这对沙俄老祖来说,就不是什么难事了。

而随着这场战斗的拉开,很快,对面的高天意也感到了一阵不耐烦。

高天意的实力很强,在地球上,哪怕是面对萧明,只要他愿意,他都可以压着萧明狂揍一顿,然后在短时间内击败萧明。上次被萧明跑掉,不过是他对那可怕的攻击没有准备,这才被萧明趁机逃脱而已。若是还有下次,他有把握,一定能够将萧明击败!而且是很快就击败的那种!

二人的实力,并不是一个档次上的!

可谁知道,萧明的威胁倒是没了,可这地球上,却是突然冒出来这么个家伙!

沙俄老祖……

一个看起来就快入土的家伙!

如今看着对面的沙俄老祖,高天意的眼中也带着几分不甘。

他很不喜欢被这老头儿缠着的感觉!他现在,只想速战速走!

不过,高天意越是这样,沙俄老祖防御起来,就越是轻松。这种没什么变化跟套路的单纯高速攻击,对沙俄老祖而言,并不算难。以他的经验,完全可以轻易化解这种攻势!

而且,沙俄老祖现在的想法很简单。

他不追求任何反击的机会!

哪怕这高天意露出再大的破绽,只要不是有百分百的把握,哪怕只有千分之一的概率对方是挖陷阱让他跳,他也绝不会出手反击,只是死守!

他的任务,就是拖下去!拖得越久越好!

华夏人民,华夏官方,全世界,都信任萧明。

他也相信!

……

时间一点点过去,转眼间,便是两天过去了。

京城的四合院中,原本因为下面的震动而出现裂痕的房子还在进行着修补,挂着施工绕道的牌子。不过这会儿,青龙却是完全没管这些所谓的危险,一个人静静站在自己的房间里,来回踱步,等待着下面的动静。

四天了。

从萧明下去开始到现在,已经足足四天了!

从第三天开始,青龙就在期待。

毕竟,按照雷明的说法,萧明最快是能够在三天康复的。

只可惜,运气并没有那么好。

三天过去,萧明根本没有任何醒来的征兆。

而如今,随着第四天匆匆走过,青龙也是愈发的焦急了起来。

他这边对于沙俄老祖跟那高天意的战斗是有所观察的。

沙俄老祖的实力虽强,不过,因为一开始就是抱着拖延的打算在打,所以,沙俄老祖看起来是非常吃力的,哪怕是青龙,透过视频,他也完全看不出沙俄老祖还能坚持多久。甚至他会有种错觉,仿佛沙俄老祖随时都可能倒下一般!

这也让青龙更加期待萧明的苏醒了。

“再去看看吧。”暗叹口气,青龙思索片刻,还是直接从密道下去,一路去向了萧明所在的区域。

不过这会儿,刚进到密道之中,青龙就感受到了一阵异样。

不是别的什么,而是这密道之中,这会儿竟是充斥着浓郁的天地灵气!

那种感觉,就仿佛这儿不是什么地下通道,而是一个高山仰止的圣地一般!

道歉大师

道歉大师第三集

第204章 本身就不是一个正常人

周念筱愣了一下。

不够爱?

见傅显川没有丝毫停留转身就走,那一刻,周念筱忽然感觉到了他的绝情。

往日的傅显川,即使冰冷不近人情,也从来不会像现在这般的。

似乎他此时走了,便不会再回头了。

心里莫名其妙痛了一下。

周念筱忽然握住自己的手倒吸一口气,“好疼。”

女孩子娇娇软软的声音响起,让傅显川脚步不由自主地停下来。

他偏头,看见周念筱的手腕,白皙一片的皮肤中,有一抹红肿显得格外惊心动魄。这是刚刚他太用力造成的。

傅显川眉心微不可觉地拧了拧,阴郁一片的眼眸里,也渐渐渗透出其他的神色,却还是一言不发地离开了。

听见屋子门被关上,周念筱皱着眉头,垂头丧气地放下了手。

其实虽然手腕隐隐作痛,却还在她的承受范围内,只不过,她没想到,傅显川如今是真的动了真格了。

他是不是,要跟她分手了?

因为这个分手,周念筱还是觉得不可思议。她没想到傅显川的脾气是这么倔强,没有一丝一毫的退让。

仔细回想刚刚傅显川说的话,还有他那失望的眼神。

周念筱烦躁地将身躯抛到了沙发上翻滚。

简直烦死了。

她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为什么傅显川的脾气是这样子的呢?

这个世界上,哪里有女人能接受傅显川这般苛刻的条件,跟他处对象,就不能跟其他男人接触的呢?

但傅显川的性格,就是这样古怪。

周念筱忽然又想到了之前何文雅跟她说的话,是不是真的有什么东西,被她忽视了呢?

“你说,他们去外地了?”

第二天,周念筱来到傅荣家里,原本想找何文雅的,却被告知傅荣早就将这栋别墅卖了,带着老婆孩子离开了京城。

“是啊,听说是他老婆生病了,他也不容易啊,现在公司弄成这样子,还说砸锅卖铁也要给他老婆治病。”

“是什么病?”

“这我就不知道了。”

周念筱闻言,心事重重地离开了。

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吗?明明前几天,何文雅才来给她看照片还很生机勃勃啊,压根儿不像是生病的样子。

不过,也难说。

或许他们有什么难言之隐吧。

周念筱坐车时路过傅显川的单位,很想去找傅显川,但……两人之间这矛盾不解决,是没办法和好了吧。

说起来,确实是她对不起傅显川,当初故意欺骗他,被他发现了,他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也正常。

越想周念筱就越内疚。

可能真的像傅显川说的,她还不够喜欢他。

而他,那么的喜欢她……

周念筱眨巴着眼,一脸丧气,爱情让人烦恼,以前她是个快乐的富婆的时候,从来没有这样烦恼过的。

所以,这段感情,她应该怎么处理呢?

周念筱回到公司,开始设计苏言的代言风格。

他们这样的小公司,钱得用在刀刃上,她不允许第一次代言完全没效果。

想要代言效果好,首先,代言人就得好看到令人过目难忘。

好在上辈子,她接触过不少明星,本身也是个爱美之人。

所以,跟苏言接触的短暂的时间里,她已经摸透了苏言的风格了。

设计了一套衣服让乔暖绒帮忙制作出来,周念筱连请化妆师都不用。

到时候去乔暖绒工厂的摄影棚里拍摄就可以了。

她投入忙碌中,原先以为让自己忙起来,就会忘记傅显川的。

却没想到,歇一歇的片刻,周念筱还是想到了傅显川。

不知道他怎么样了,好久没见到他了啊。好想他呀。

但想到自己之前的行为,周念筱叹了口气,她脸皮再厚,现在也没脸去让傅显川原谅她了。

张哲并不知道傅显川跟周念筱之间发生的事情。

每天还是跟过去一样接送傅显川。

在一次,傅显川去百川公司开会时。

他出去透透气,被程誉景拉住。

“张哲,你有没有发现老板有点怪怪的。”

“怪怪的?”张哲一脸疑惑。

“你经常跟着他,你看不出来?”程誉景惊讶地望着张哲,“你变了,最近是不是处对象了?老板情绪这么不对劲,你竟然没察觉出来。”

张哲,“……”

不对劲吗?

好像是,最近傅先生格外的平静了点,说话感觉都要比过去请冷了些。

不过,他有点习以为常了。

“周小姐呢?是不是跟老板分手了?”

“妈耶!”程誉景一句话,点醒了张哲,忽然想到,最近这几天,确实没见到周小姐了。

又联想到那天他跟傅先生打小报告,是从那天开始……

张哲忽然心头凉凉,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他握住程誉景的手,“完了完了!估计都是因为我,现在傅先生才会跟周小姐闹不和。”

“因为你?周小姐我喜欢上你了?”程誉景惊讶。

张哲伸手拍了下他的头,“喜欢你个头啊!我是说,肯定是那天我跟傅先生打了小报告惹事了……傅先生这么脆弱的一个人,肯定是被我伤害到了……”

张哲还在喋喋不休,忽然察觉到程誉景的目光有点儿奇怪。

张哲回头,看见不知何时站在他身后的傅显川。

男人那冷清的眸光,如暗夜中的流星,穿破而来。

神啊,此时此刻,请收了他吧!他们这样背着傅先生说这些乱七八糟的话,傅先生肯定很生气的吧。

没想到,傅显川只是看了他一眼,便直直朝外走去。

张哲愣在原地,程誉景推了推他,“还不赶紧跟上去。”

张哲这才反应过来,急匆匆跑上前去。

一路上,他的心都是忐忑的,可傅显川一句话都没说,张哲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等他心情平静下来,好好开车的时候,忽然听见身后,傅显川的声音响起,“我对她的要求是不是太苛刻了?”

张哲原本放松下来的心情,立马绷紧。

“傅先生有自己的标准,很正常。”

正常吗?傅显川望着窗外飞快穿越的景色,陷入沉思中。

他知道,其实不正常的,可他本身就不是一个正常人。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