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克拉姆:瑜伽、大师、性侵犯

比克拉姆:瑜伽、大师、性侵犯
  • 主演:BikramChoudhury,LarissaAnderson,FrancescaAsumah,SarahBaughn,JohnDowd,MukulDutta,MickiJafa-Bodden,CarlaMinnard,理查德·尼克松,MarkQuigley,ValSklar
  • 导演:伊娃·奥尔纳
  • 地区:美国
  • 类型:纪录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9
《比克拉姆:瑜伽、大师、性侵犯》审视了颇具争议的高温瑜伽创始人比克拉姆·乔杜里跌宕起伏的一生。20 世纪 70 年代初,乔杜里从印度加尔各答来到比弗利山庄,他很快就拥有了一批名人追随者,并打造了全球健身帝国,这为他带来了巨额财富。但直到 21 世纪 10 年代,随着大量性侵指控的出现,以及有关他充满攻击性、类似邪教的训练环境的故事浮出水面,诉讼开始增多,乔杜里的非法教学风格成为头条新闻。Netflix 原创纪录片《比克拉姆:瑜伽、大师、性侵犯》由奥斯卡金像奖得主伊娃·奥尔纳(《开往暗处的的士》《避难亦遭难》)执导,萨拉·安东尼(《神山》《反叛者》)担任制片人,讲述了那些打倒乔杜里的女性的故事,并针对这门疗愈性学科如何在帮助人的同时给许多人带来伤害这一问题,探索了其中的矛盾。

比克拉姆:瑜伽、大师、性侵犯第一集

萧柠嗷呜一声,伏在她心口:“我也想,可是……柒柒,我们之间的事情,真的一言难尽。不过你放心,他不会伤害我的,真的。”

“都怕成这样了还没受伤?”

“我……我只是心理惧怕……”

顾柒柒:“……”

你确定没有身体惧怕?

你那腿肚子抖成什么样了,以为我眼瞎么?

不过,萧柠没说破,她也不好点破。

叹息复叹息,终究长叹一声,叮嘱:“保护好自己……特别是,万不得已的时候,要做好安全措施,该戴的套就要让他戴,懂吗?”

她真的不想看到这一世,萧柠重蹈覆辙,一尸两命啊。

萧柠小脸“嘤——”地红了:“柒柒!”

套什么的……太羞人了!

“别不好意思,我们自己是学医的,更要懂得自我保护,这是常识好么。”

“咳咳咳,柒柒,你忘了我们是兽医……”

顾柒柒:“……!”

擦,真忘了。

“还有,柒柒,其实我刚才一直想对你说一句话。”

“不用太感谢我,我一直懊恼没替你把那个渣舅舅KO了!”

“咳咳咳,不是这个,是……我怎么觉得你的小包子比高考前,长大了许多啊……”

顾柒柒:“……!”

感情她在抱着萧柠安慰,萧柠在揩她的油!

好气又好笑地,把这小混蛋推开:“看来你是没事了,还有心思和我开玩笑,走吧,趁着天还没有黑透,快回家。”

“什么家啊,那是白家,又不是我们萧家……”萧柠小声嘀咕着。

不过为了不让好朋友担心,很快又扬起笑脸,“明天见啊!柒柒,听说兽医学院第一节课老劲爆了,第一节就是解剖课呢!小爷我要拿着手术刀,凶残地大开杀戒!”

顾柒柒:“……”

得了吧,你什么时候能对白渣男动刀子,我就服你。

目送萧柠离开,顾柒柒一个人往宿舍走。

开学第一天,没想到遇到了这么多波折困难。

果然命运不会对她太仁慈,看不得她过一天舒坦日子。

随着脚步临近女生宿舍,她步子越来越慢。

冰冷的宿舍里,没有萌萌哒萧柠小爷,没有乖乖女杨小兰,更没有她的云乔,只有个脑残学霸,回去还真是没什么意思。

要不,趁着月华正浓。

去湖畔打一套五禽戏,精进武力值吧,最近蹦哒的渣渣这么多,感觉早晚要打起来呢。

于是顾柒柒刚走近门口,脚步又折了回来,准备去白天遇见老爷爷的湖畔练功。

谁知道,门里却响起了匆匆的脚步声。

先是一黑衣女孩冲出来,凶巴巴嚷道:“顾柒柒你这个不务正业只知道和男人鬼混的学渣,还招惹男人进女生宿舍,我一定要投诉你!举报你!”

顾柒柒:“……”

这孩子幼儿园没毕业么,动不动就是给老师打小报告?

弱智!

再说她什么时候带男人回宿舍了?

随即,她就看到了黑衣女孩后面匆匆推门而出的男人。

“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很不好意思,是我太心急了,想找柒柒而已……”

男人风度翩翩地道着歉,黑衣女孩这才脸色缓和了几分:“要鬼混外面去,别影响我看书!就饶你们这一次。”

“是是,谢谢姑娘大人有大量,我和柒柒一定会注意的。”

男人仍是一脸笑容,小心地陪着不是,姿态放的很低。

怪不得连那么难搞的脑残学霸,都被他哄得脸色好转。

比克拉姆:瑜伽、大师、性侵犯

比克拉姆:瑜伽、大师、性侵犯第二集

“我,我不出去!晓薇你一定是被他给骗了!”

张若智却继续坚持着,他完全没有半点离开的意思。

说起来,这张若智是省医科大学的医学博士,毕业于一所世界著名的医学院,系统的学习过最先进的西医,主攻的是外科。

回国后,他便到南华市第一人民医院,担任心脑外科主任医师。

以张若智才30岁出头的这个年龄来说,在医学领域里头能够做到这一步,已经是个很厉害的人才了。

而且张若智在西医方面的造诣的确相当的高,还时常在国内有名的医疗刊物上,发表过一些论文,颇受好评。

再加上他本身长得就斯文儒雅,风度翩翩,父母又是商界和医界的名流,所以他这种人,完全可以被称之为天之骄子,人生的赢家。

也正因为如此,这张若智条件实在太好了,所以他的择偶标准特别高。

但是,自从张若智来到了南华市第一人民医院,见到了李晓薇以后,便立即被她给迷住了,可以这么说,他对李晓薇简直是一见钟情!

因为,李晓薇无论是在样貌,气质,身材,年龄,学识,家庭条件等等各方面,简直就是出类拔萃,在整个南华市的医疗系统中,也是鹤立鸡群的存在。

而且李晓薇身上那种传统的古典,温婉纯洁的气质,深深的打动了张若智。

而且李晓薇本人在事业方面,也不比张若智差多少,又出身中医世家,家庭条件也是非常优越的。

并且张若智还通过各方面了解到,这些年来,李晓薇都一心扑在事业上,从来没谈过男朋友!

这一点,对有处子情结的张若智来说,简直是最最重要的!

张若智一度觉得,李晓薇就是上天安排给他的女人,他甚至很自信的将李晓薇假想成了自己未来的妻子!

于是张若智对李晓薇展开了相当疯狂的追求,但是李晓薇却对他没什么感觉,更是以发展事业为由,屡次拒绝了他…

但是张若智依旧对李晓薇锲而不舍,他相信,只要他坚持真诚,总有一天,能够打动佳人。

可是,事情的发展,并不是张若智想象的那样…

尤其是见到李晓薇竟然给一个陌生又年轻帅气的男人跪下的时候,张若智真的懵了,然后他的情绪迅速上升,变成了巨大的愤怒!

因为李晓薇是张若智苦苦追求而不得的女人,在他心里头,已经将李晓薇列为女朋友,并且是唯一的女朋友!

任何追求李晓薇的男人,或者跟李晓薇有半点“亲密”举动的男人,都被张若智当成了敌人!

可以这么说,外表平静而斯文的张若智,内心里头是个有强烈占有欲的人,甚至可以说,是个为爱痴狂的人!

许多有小鸟依人性格的女性,如果遇到这像张若智样的男人,也许会很幸福,但是像也李晓薇这样,性格和个性都很独立的女子,那就是一种负担,真正相处的话,甚至会容易酿出悲剧。

也正因为李晓薇了解这一点,因此她一直没答应张若智的追求…

而周游也没想到,这素不相识的张若智,会对自己有那么深的成见,这让他感到很不爽,但是他也不想跟张若智一般见识,于是干脆冷哼一声,转过身就朝病房外边走去。

叶青眉和洛紫琳见到周游生气离开,也忙跟在他后面走了出去。

“师傅啊…你,你别走啊!”

李晓薇见状急了,忙站了起来,狠狠的瞪了张若智一眼:“你坏了我的事,我不会原谅你的!”

说完这句话,李晓薇拔腿追了出去…

张若智被李晓薇的话给惊得傻了眼,但是他很快就回过神来,然后握紧了拳头:“不行!我绝对不能让那小子把晓薇给骗了!我一定要揭穿他的真面目!”

抱着这样的想法,张若智也追了出去。

周游刚刚一走出病房外边,就看见前面的走廊通道上,涌上来一大群人。

这群人大多西装革履,气势凶悍,还戴着大墨镜,一看过去,就知道是保镖,打手之类的角色。

“有医生在吗!医生呢?赶紧出来救人啊!”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名身材高大的保镖,他一冲上通道,便急吼吼的扯开嗓子嚷起来。

周游见他们那么焦急,于是便往边上一站,打算等这群人过去以后,自己再下楼…

由于这群人突然出现,而且动静闹得挺大,旁边的一间医务室里头,走出来了一名穿着白大褂的男医生。

“你们是什么人?这里是病房,请不要大声喧哗…”

那名男医生拦在他们面前说道。

没等那男医生说完话,那名身材高大的保镖就冲上前去,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狠声说道:“擦,老子不大声喧哗,你们都不出来!”

“你…你别这样…”

那男医生没见过这样的阵势,被就吓得语无伦次。

“少他妈废话,你是医生是吧?马上给老子救人,要是耽误了我们老板的病情,老子宰了你!”

那名保镖恶狠狠的掐着那男医生的脖子说道。

“唔…唔…”

那名可怜的男医生,被他大力掐得根本说不出话来,憋得脸色发紫,又挣脱不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从李晓薇科室追出来的看见了这一幕。

当下李晓薇脸色一变,她也顾不上去追周游了,而是疾步走上前去:“你想干什么?这里是医院重地,可不是街头酗酒闹事的地方!马上放开他。”

那名保镖看了看李晓薇,然后松开了那男医生,然后问她道:“你是这里的主治医生吧?”

“对啊!我是外科的主治医生,请问你有什么问题?”李晓薇问他道。

“医生啊,那你赶紧救人啊!”

那名保镖急忙冲李晓薇说道。

“这位先生,你先别激动!你的病人在哪里?”

李晓薇冷静的问他道。

那名保镖立即转过身一挥手:“你们动作快些,赶紧把老板带上来。”

人群迅速分开,然后几名身材高大壮硕的保镖,用一副担架,将一名男子抬了上来。

李晓薇凑上前去,一看清楚那中年男人的模样,她脸上的表情,立即发生了变化,变得很是惊讶…

“额…他是…于佑铭?!”

李晓薇叫出了这样一个名字。

比克拉姆:瑜伽、大师、性侵犯

比克拉姆:瑜伽、大师、性侵犯第三集

第1135章 我为什么在乎?

哭声停了,区少辰的心也不再那么痛了。

“为什么那么久才来?”穆井橙有些责备的声音响了起来,沙哑的语调像个孩子。

“对不起……”区少辰轻轻的松开她,愧疚的望着她充满了伤痕和泪水的脸,“对不起,我来晚了。”

穆井橙看着他,瞬间泪如雨下。

她不是害怕死,而是害怕失去自己。

死,一切都会变的干净,可如果自己不干净了,就算死也会变的污浊,不堪,甚至肮脏。

所以,刚刚那一刻,她最怕的就是自己的身体被胡鸣碰了,幸好,幸好区少辰来了,否则的话,她会连死都觉得对不起自己,对不起区少辰。

那样的肮脏,她无法承受,也承受不了。

感谢上天,感谢区少辰,感谢她还有活着的权力。

穆井橙紧紧的抱着区少辰,紧紧的抱着他,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牢牢的堵在心里,闷闷的,酸酸的。

“好些了吗?好些的话,让我看一下伤口。”正在这时,一个女人的声音响了起来。

穆井橙惊讶的看向那个声音的来源处,随即惊呼,“聪玲?”

冰雪聪玲蹲了下来,一脸担心的看着她,并将她拥在了怀里,眼睛也不由变的酸涩了起来,“亲爱的,你受苦了。”

一瞬间,穆井橙的眼睛再次湿了起来。

她看到了易俊阳,更看到了他担心的目光。

顷刻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谢谢,谢谢你们……”

“傻瓜,说什么谢谢?”冰雪聪玲松开她,看着她脸上的泪水和血水交织在一起,心疼不已,“我们先回车上,我给你清理一下伤口,其它的事情,我们回去再说,好吗?”

穆井橙轻轻的点了下头,而原本存在眼眶里的泪水,也随着她点头的幅度,大颗大颗的滚落而下。

区少辰轻轻的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看着被泪水和血水覆盖的脸,心里阵阵抽痛。

正在这时,方伟德处理完桥下的事情也赶了过来。

当他看到穆井橙全身的伤痕以及后背被扯碎的衣服时,双手不由紧紧的握成了拳头,“区少……”

“你处理一下!”区少辰看向方伟德 ,声音里没任何的温度,“不留任何痕迹!”

“明白!”

易俊阳看了一眼晕死在地上的胡鸣,又看了一眼区少辰有些阴冷的背影,无奈的叹了口气 。

这些人,真的是阎王催命,他们谁不惹,非要让区少辰?谁不招 ,非要招区少辰的女人?

这次,他们不止保不住命,或许……连魂都保不住了。

————

仁爱医院

虽然经过冰雪聪玲的初步处理,看起来已经好些的穆井橙,此刻送到医院来,还是让人有种触目惊心的心疼。

她的身上虽然没有致命伤,但大大小小的伤口却有几十个。

尤其是以腹部为重。

穆井橙知道,那是刺伤胡鸣的那根铁棍刺中的地方,当时虽然感觉到了疼,但不知道竟然是那样深的一个伤口。

那个时候,她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而现在,躺在手术台上,看着区少辰站在自己的身边,穆井橙突然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有我在,不用怕!”区少辰紧紧的后着她的手,“小伤口而已,处理一下就没事了。”

虽然他心痛的要命,可是安慰穆井橙时,却一脸的温柔平静。

他不想让她有负担,更不想让她害怕,这一切都是自己的责任,他要承担,更要陪她一起度过。

“嗯!”穆井橙轻轻点头。

此刻,麻醉药起了作用,她的思绪有些缥缈。

她知道陪在自己身边的人是区少辰,更知道他会保护自己,可她还是不由的紧张了起来。

因为她的大脑里不停的重复着那些可怕的情形,不管是稻田的,还是草地的,全都无法控制的在她的大脑里徘徊。

挥之不去。

“救我……”穆井橙紧紧的握着他的大手,眼睛有些迷离的看着头顶上的光洒,然后无力的,渐渐的闭上了双眼。

区少辰看着她,看着她紧握着自己却又渐渐松开的手, 眼睛不由的酸了起来。

手术进行的很顺利,不到一个小时就结束了。

回到病房,区少辰一直陪着她。

直到第二天早上,穆井橙醒来,他都寸步不离。

看到穆井橙睁开眼,却一直不说话的盯着自己看,区少辰微微的扯了一下唇角,轻轻的吻着她的手背,目光温柔的望着她,醒了?”

穆井橙轻轻的眨了眨眼,却没有说话。

看着她的眼角再次有泪水溢出来,区少辰轻轻的为她抹去,心时酸酸的疼了一下。

“都过去了,没事了……”

穆井橙还是点头,却依然没有说话。

因为此时此刻,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傻瓜!怎么又哭了?”区少辰温柔的抚着她的发丝,抹着她的泪水,目光心疼的看着她,“别哭了,好吗?”

“你在乎吗?”穆井橙一开口,眼泪便流了出来。

区少辰不由的一怔,不明白她此话的意思,“怎么了?”

“我……”穆井橙的声音变的哽咽了起来,眼睛也泛着红,“我差点儿被……”

“胡说什么呢?”区少辰心疼的看着她,“原本就是没有的事,你不要再胡思乱想了好吗?事情已经过去了……”

“如果有呢?”穆井橙探寻的看着他,那件事情像是恶梦一样缠绕着她。

即使什么都没有发生,即使那只是一场恶梦,但她还是怕的要命。

她怕那个时候区少辰没来,她怕一切来不及,她怕……

所以,就算死里逃生,就算什么都没有发生,她还是无法忘掉,无法逾越那道砍儿一般,总觉得自己不干净了。

“不会有的!”区少辰很坚定的看着她,“就算有……我也不在乎!”

“不!”穆井橙却突然拒绝了,“你在乎!”

看着她如此坚定的神色,区少辰不由微微一怔。

他看着穆井橙一副陷入自责,陷入回忆的神色,虽然心疼她,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才能帮到她。

“我为什么在乎?”区少辰直直的看着她,“就算事情发生了,那也并非你所愿,而且……”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