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侦探福尔摩斯

大侦探福尔摩斯
  • 主演:小罗伯特·唐尼,裘德·洛,瑞秋·麦克亚当斯,马克·斯特朗,埃迪·马森,罗伯特·梅耶,杰拉丁妮·詹姆斯,凯利·蕾莉,威廉
  • 导演:盖·里奇
  • 地区:美国,德国
  • 类型:动作片
  • 语言:英语,法
  • 年份:2009
大侦探福尔摩斯(小罗伯特·唐尼 Robert Downer Jr. 饰)即使在置人于死地之时也异常的逻辑清晰,然而办案时有条不紊的他在私底下的生活中简直就是个“怪胎”,至少在他的助手华生医生(裘德·洛 Jude Law饰)眼中他是这样一个人。他们亲手绳之以法的“黑暗巫师”布莱克大人(马克·斯特朗 Mark Strong 饰)在临死前说死亡即是开始,随后艾琳·艾德勒(瑞秋·麦克亚当斯 Rachel McAdams 饰)出现在他的身边要他帮忙找个失踪的人,而她身边有个影子般可怕人物。坊间传说黑暗巫师已经复活,他的墓地遭到破坏,而躺在棺材里的人另有其人。又到了大侦探福尔摩斯出马的时候了,然而调查过程从一开始就险象环生,助手华生医生在调查中更是险些丧命,福尔摩斯也陷入连串的迷团之中。   本片根据著名同名漫画改编,作者莱昂纳尔·威格拉姆(Lionel Wigra

大侦探福尔摩斯第一集

“宁村长拒绝人的话还真的经不起推敲,在通县能够将棉花种子吃下的,除了官府……”

“那就不是我要考虑的事情了。”

“宁村长今日不想谈这生意,那白某人就改日再谈。”

“我说,你是不是听不懂人话呀,我的棉花种子真的卖了出去,我骗你也没有什么意思。”

宁宴说完就把家里的大门关上了。

白延庆站在门外。

吃了一鼻子的灰尘,伸出手来想要敲门。

只是……心里琢磨着宁宴的话,真的将种子卖了出去。

不应该呀!通县没有人能够在不惊动他的时候将棉花种子运走。

嗯,肯定是宁宴骗他的。还好他有的是耐心。

这次不成,那就下去。

白大人离开了沟子湾。

身影依旧如风一般。

年节在一群孩子的期待下,到底是到来了。

只是……

陆含章并没有回来。

不仅没有回来,还往战场去了。

北疆的牛羊冻死,若是不想法子弄些吃的,冬日他们会被冻死饿死。

对于那些蛮子来说,能够想到的办法,似乎只有是抢劫大宣朝。

一次一次的偷袭,一次又一次的作乱,宣朝的将士自然是不能忍受的。

陆含章离开的那日,京城十里相送。

对于这些,宁宴也只是听说而已。

京城距离通县比较近,小心传递的也快。

宁宴知道陆含章有一天是要离开去战场的。

但是没有想到竟然这么快。

幸好……

薛先生跟着一起去了。

年三十这日。

宁宴收到一封信。

冰凉的宣纸上只有几个字,勿念,等我归来!

“……”flag不能随便立,这人懂不懂啊!

沟子湾说大不大,说小不小,陆含章去战场,陈祸周遗肯定是要跟着的,无非是先去后去的区别。

吃了除夕团圆饭,下沟湾的周遗,沟子湾的陈祸一起离开了通县。

年夜饭,宁宴吃的并不消停。

桌子上的饭菜变得冰凉。

上一辈子风里来雨里去的人,这会儿也体验了一下为人担惊受怕的感觉。

真的是不好受啊!

她上一世去执行任务的时候,也没有这么提心吊胆的。

想去看看男人。

坐在饭厅里,从晚上坐到白日里。

年夜可算是守着了。

“想去就去,家里这些你就不用担心了。”

宁有余睡了一觉,醒来之后瞧见宁宴做在饭厅的姿势都没有变,不太走心的话脱口而出。

“不能去的。”

听见宁有余的话,宁宴笑了一下。

她现在可不光是陆含章的妻子,还是几个孩子的母亲,若是没有她,陆含章从战场回来能够把孩子们带好吗?

带的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

肯定是不成的。

既然带着这些孩子来带这个世界。

宁宴就得负起责任来。

“不用担心的,你父亲走到时候将庞春等人也带上了,他们已经长大了,是时候在外面拼搏一把了,前途会变成什么样子,就看能不能把握住这次机会。”

“……”宁有余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关于朝堂上的事情,关于政客们的话题。

他也听陆含章讲过,不过限于年龄,对于有些事情似懂非懂。

现在听着宁宴的话,只能将这些话记在心里。

日后回味一下,大概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幸好,他的继记忆很好,宁宴站起来的瞬间,身体踉跄一下,保持着同一个姿势坐了太长的时间,宁宴也有些受不住。

宁有余眼睛凝了一下。

“我去休息一会儿,村里的事情交给老村长代办。”

“老奴明白。”

贾婆子嘴上说着明白,心里呢其实是不明白的。

她是真的一点儿也不明白,大娘子为什么恍恍惚惚的。

还是从听闻陆将军上了战场开始恍惚的,贾婆子就算再聪明也不会把陆含章跟家里的大胡子联系在一起的。

虽然……

不管是陆含章陈祸亦或者周遗。

身上都带带着浓重的军旅味道,但是,这次朝廷又没有将这些老兵召集回去。

陈祸跟周遗的匆匆离开,现在的贾婆子并不知道。

若是知道了,或许会理解上一点儿。

瞧着宁宴走回卧房,贾婆子往老村长家里走去。

找村长坐在院子里拿着毛笔,在宣纸上写字。

赵良跟苏氏的儿子则是坐在另一边,手里拿着毛笔,临摹着老村长的字迹。

老村长的字迹算不的好看,最多也就是整齐一些。

若是贾婆子,定然不会让家里的孩子临摹这样的字。

不过别人的家的事儿,她是管不着的。

瞧见老村长,将宁宴的话给带到了。

老村长听了贾婆子的话,眼光闪烁一些。

他还以为他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主持村子里的祭祀可是一个很光荣的事情。

尤其是现在的沟子湾越发的繁荣。

站在祠堂,得有好些人看着。

那种感觉……

老村长立了起来。

“宁丫头没事儿吧。”关心的话还得问候一下。

即使他很乐意主持这次的祭祀。

“算不上什么大事,过些日子就好了,老先生不用挂怀。”

“那好吧,老头子就忙活一下。”

见村长应承下来,贾婆子就往宁家回去。

经过老宁家的时候,瞧见大李氏坐在门前的石头上,身上穿着的是崭新的棉衣,银色的头发也梳理的整整齐齐的。

然而面上却是死气沉沉的。

一点儿生机也没有。

不知道老宁家是怎么把一个好好的人搞成这样的。

要知道……

她刚来沟子湾的之后,这位老太太是非常有活力的。

每日想着的就是搞事情搞事情,虽然……,每次找茬都是灰溜溜的离开。

但是那个时候精力旺盛的呀!

人呀!变化怎么就这么大了。

这种想法从脑子里一闪而过,随后贾婆子就不思考这些问题了。家里的事情多的是呢,哪里有时间去管别人家的事情。

贾婆子离开之后。

小李氏从院子里走出来。

脸上的情绪跟大李氏一模一样的,一个人坐在门的左边,一个人坐在门的右面,就跟门神一样,守着家里的大门。

同样的眼神,同样的死气沉沉。

宁欢儿带着冯仁青从里面走出来的时候,还吓了一跳。

家里有两个死气沉沉的人,日子并不好过。

尤其是现在还有身子。更是经不起这样的惊吓。

“娘,奶你们坐在这里干什么,大过年的喜庆一点,回家去。”

“哦。”大李氏站起来。

阴测测的视线在冯仁青身上停留一会儿。

冯仁青哆嗦一下。

往宁欢儿身后躲过去。

这个家越来越奇怪了,若不是想着在下沟湾的学堂念书,他肯定是不想在这里住下去的。

一个个的都有病。

要么精的狐狸一样,要么笨的就跟主一样。

宁家的人还真奇怪。

在这样的家庭里生活,真的是一种锻炼。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想要变强就得变态吧,在这么一个家庭里,他觉得自己都要心里不健康了。

当然……

宁欢儿也发现家里的不对劲。

在这样的家庭里生活着,是不行的。

寻了一个机会跟孔媚娘说了一下。

孔媚娘扬眉笑了一下:“你觉得这样不好吗?”

“这样……为什么会好。”

宁欢儿这次是真的被孔媚娘给问住了。

“若是冯夫子中举之后,肯定是要纳妾的,就算他自己不主动,也会有人遣送的,到时候,你若是将人弄死就会手上沾满鲜血,自己都膈应的慌,倒不如消磨了他们的意志,让他们苟且生活,岂不是皆大欢喜。”

孔媚娘说完,对着宁欢儿浅浅的笑了一下。

宁欢儿嘴唇哆嗦一下,不寒而栗是什么感觉,就是宁欢儿现在的感觉,这样的手段简直是闻所未闻。

恐惧之后,宁欢儿心里又升起了意思后怕。

幸好,幸好她没有跟孔媚娘作对,而是选择了从心,若是当初跟着孔媚娘作对,现在是什么样子呢。

宁欢儿想到小李氏的样子。

对孔媚娘敬畏的时候多了一丝畏惧。

这手段,简直是闻所未闻。

让人听着就害怕。

若是孔媚娘当初给陆大做小妾,宁宴会做什么呢。

“你说宁宴……”

宁欢儿一不小心就把心里的想法给说了出来。

孔媚娘听见,哆嗦一下。

陆将军那种人是她能够惦记的吗?

还有宁宴……浑身杀戮的气场放出来,她分分钟钟就尿了。

在军营呆过的人。

对这种杀戮的气场是很敏感的。

她是不敢的。

“给你一句忠告,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要去招惹你哪位堂姐,你招惹不过的,我也不敢惹的。”

“……”瞧着孔媚娘严肃的样子。

宁欢儿点点头,宁宴……

运气最近确实要好了很多。

她是不敢招惹的。

见宁欢儿将她的话听了进去,孔媚娘更满意了。

这种听话的,懂进退的还能心里有数的,确实不多了。

指导起来蛮有成就感的,屋子里宁欢儿跟孔媚娘说完,屋子外面大李氏跟小李氏死气沉沉的坐在院子的板凳上。

你看我我看你。

都从对方的眼睛了看见彼此的样子。

只是……

无动于衷。

生活早就没有了指望。

能苟一天是一天了。

而且……

对于小李氏来说,只要她活着孔媚娘就是一个小妾,就是一个姨娘,就不能上位。

那样也算是一种反击了。

大侦探福尔摩斯

大侦探福尔摩斯第二集

第336章一切皆有原因

云默尽悠闲靠着一颗大树,凉凉的扫了一眼头顶的赵褚:“两名尊玄境的武者对她而言在两招之内就可解决,这件事情她既然不喜欢别人插手,那就让她尽情的解决,我们在这里等着就可。”

“等着?我真的等不下去啊!真想狠狠的去抽那两个人几个巴掌,绑谁不行,偏偏要绑夜君!夜君少一根汗毛,我都饶不了她们!”赵褚咬牙切齿,眼巴巴的望着小草屋,一个摇摇欲倒的小草屋,他一个巴掌就能给弄倒,偏偏现在动都不能动,还不知道里面到底什么情形。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啊!”龙钰翻了个白眼。

赵褚眼神闪烁,有些结巴的回道:“夜君是我朋友,我担心她怎么了?”

“是吗?”

“当然是!”

“不信。”

“……”

云默尽眼眸一直注视着小草屋的动向,那傻丫头已经出招了。

……

两招!

仅仅是两招就让她们完全没有招架之力!更是失去了还击之力!刚刚还不可置信,还心存质疑,此时此刻,望着如噩梦般在她们眼前的萧千寒,她们忽然明白今日是她们自己找死啊!

这哪里是简简单单的尊玄境大圆满的实力!

这是天玄境的实力啊!那恐怖的天玄境啊!在青羽大陆上没有几个人能够踏入天玄境啊!许多人都止步在尊玄境,然而眼前的萧千寒却在短短几年的时间步入天玄境!

实在是逆天!

这等实力,现如今的她们又怎么可能是她的对手!

萧千寒收起剑,低头看着已经趴在地上无法再反击的二人,上前一一揭开她们的面纱。

何小雯……慕容月……

是她们!

刚刚觉得慕容月有些眼熟,现在才想起来慕容月的存在。当年她从紫月国离开后直接就去赤清山,当时知晓慕容策死讯后,慕容月定会来找她,经过几年时间,她差点真的忘记了慕容月。

夜君走过去从何小雯的怀中将储物袋拿回,冷眼看着面色惨白的何小雯,“我说过这储物袋里的每一样东西都不会属于你。”

何小雯杀人般的目光看着夜君,“你不会笑到最后的!”然后又看向萧千寒,“萧千寒,你以为你能够笑到最后吗?你以为你能够和太子殿下在一起吗?不,你永远都不可能跟太子殿下在一起!就算是你现在的实力是天玄境,你也永远不可能与太子殿下在一起!”

“我能不能与云默尽在一起,这一点无需你担忧。你应该担忧的是,经由你今天的所作所为,何家会付出怎样惨痛的代价。”萧千寒面无表情的回道。

何小雯面色猛地一变,何家……她没想过会变成眼下的局面。

“为了杀我,你应该筹划了很多年吧?让你的婢女彻底假扮成你,而你游走在外面提升实力,同时想方设法的设计害我?”萧千寒问。

“对!我费尽心机的筹划了这么多年,可还是没有杀了你!萧千寒,你该死,为什么你没有在几年前的赤清山真的死了?为什么老天还要让你活着?如果没有你,我断然不会沦落到今日田地,我何家定会成为北冥国第一大家族!这一切都是因为你!不过,你绝对不会笑到最后的,太子殿下迟早有一日会抛弃你的。”何小雯凶狠的目光盯着萧千寒,如果不是现在受伤严重,她但凡是还有一丝力气,一定会杀了萧千寒!

萧千寒勾唇轻笑,捡起何小雯的剑,眸色微暗,没有任何迟疑直接向何小雯的胸口刺去。

何小雯大睁着双眼惊恐的望着萧千寒,“你不能杀我!别杀我!萧千寒,你不能就这么杀了我!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

歇斯底里的话语还未说完,属于她的剑带着冰冷的寒气入体,她泪流满面,心不甘的望着萧千寒,却只能一边吐着血,一边艰难的说道:“他……不是……真的……爱……你……”

何小雯口中的他指的是谁,萧千寒很清楚,她眸光微微一动,转眼又看向了慕容月。

慕容月身体止不住的颤抖,她出身尊贵,一直骄傲,为了能够在修行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不惜以自己的身体为代价,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难道就要终结在这一刻吗?

当年的萧千寒如一只蝼蚁,她可以轻轻松松的就将萧千寒碾死,几年时间?似乎还不到四年的时间,萧千寒就已经让她无法反抗!企鹅只能躺在这里毫无反抗之力!

“放了我吧,我认输了。从今以后我绝对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或者你怕我日后再有不该有的心思,你现在也可废了我一身灵力。我和你之间本就没什么仇恨,你和我七哥的事情,错也在我七哥。是我一时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现在我已经想明白。”慕容月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很冷静,心却如擂鼓般跳的飞快。

萧千寒神色微动,脑海中响起了浅紫的声音,“主人,千万别被她的话给骗了,她修炼的方式与他人不同,即便被废了灵力,日后她再找双倍的男武者,用不了几年时间就会东山再起。她想的美!”

“我知道。”萧千寒回道。当年得知慕容月的快速修炼方法后,她对此也了解了一下。所以在听到慕容月的话后,她就已经知道这是慕容月想要脱身的计策而已。

门外。

云默尽忽然黑眸锐利的望着草屋房顶,立即身影迅速的朝着草屋而去。

“云默尽,等等我!不是说不去吗?你怎么自己一个人先过去了啊?!云默尽,你太诡计多端了!”赵褚连忙追过去。

当他和龙钰追过去时才发现,云默尽不是去见萧千寒,而是有人来了!

深更半夜的,除了他们,到底是何人会来?

那人身着一袭黑衣,整个脸都被黑巾蒙起来了,看不到容貌,他看到云默尽三人过来时,并未躲闪,反而是直接就从草屋房顶跳了下去。

萧千寒手中的剑正要落下,头上忽然掉落的几片草,立即抬头看去,房顶破开了一个大洞,月光照射进来时,一抹黑影也落在眼前。

大侦探福尔摩斯

大侦探福尔摩斯第三集

周少,那肯定就是周坤凯了,看来猜测的还真没错。

“我都说了,”正清子站起来,抬腿就想走,姜飞却是继续道:“谁让你走了,耽误了我那么多时间,还放鬼吓我的女人,能那么容易饶过你。”

“那道友你说怎么办?”正清子问道。

姜飞摆摆手,目光轻佻的说道:“很简单,赔钱还是赔命,赔钱就赔个十亿,要不就赔命,我把你炼化了,陪我倩姐玩去,给他做个小跟班。”

正清子的脸都开始抽搐了,本来以为他够狠的了,一个阴魂要一百万,没想到遇到个更加狠的,张嘴就是十亿,这不是要了他的小命嘛!

只见他眼珠子在那里打转,似乎在思考什么东西,然后伸手掏向怀中,道:“我赔钱,我赔钱。”

姜飞眯着眼睛打量他,就从他刚才的表情上来看,这家伙就没有打算赔钱。

“万鬼朝宗!”

只见他伸手在怀中,掏出了好几个招魂袋,随后一扔,阴森的鬼气就释放而出,说是万鬼,其实算起来也就几百只,不过能弄到几百只恶鬼,这正清子也不会是什么好鸟。

正清子也是下了血本了,眼看自己小命难保,把所有的恶鬼都给招了出来,想要阻挡一下。

不过这些鬼魂在小倩面前明显不够看,别说伤了她,连给她作为修炼的补给都嫌不够。

红色身影四晃之下,小倩就开始抓鬼,嗖嗖嗖的速度极快,转瞬间就收了十多只。

正清子一看小倩这么猛,伸手又掏向了怀中,拿出了一个小瓶,然后对着空中的小倩就挥洒了出去,一团不知名液体划过一道弧线,飞向了空中。

小倩因为在抓鬼,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团液体,被淋了个正着,而淋到液体之后,身上的衣服瞬间冒出一团团的黑气,紧接着就是小倩尖叫咆哮的声音传来:“纯阳水,死老道,你死定了。”

姜飞一看这要坏事啊,小倩这是真的发怒了,搞不好要干掉这正清子,最重要的是,小倩的衣服被这家伙给毁了,看样子自己又要赔了。

“倩姐,你在这收鬼,我去抓住这老道给你赔罪。”

正清子在泼出那纯阳水之后,马上脚踏飞剑,嗖的一下就流了。

“帮我抓住他,我一样要吃了他。”小倩一边抓鬼,一边咆哮道。

姜飞招出烈阳剑,脚踏飞剑赶紧去追逐正清子去了,一边飞心里还暗自发笑。

纯阳水,那是什么东西,就是传说中的童子尿,这东西最为克制的就是阴邪之物。

也不知道那纯阳水会不会是正清子那老道自己的,要真是的话,那就精彩了,用他的尿去泼小倩,等下被抓住,有他的好果子吃。

不过这正清子跑的也真快,姜飞这御剑速度够快的了,那家伙居然还在前方百米之遥,眼看就到上宁市区了。

正清子好像知道这御剑逃跑不是姜飞的对手,嗖的一下快速降落,马上就跑到了上宁大街上。

现在时间已经过了午夜,路灯还悠悠的两者,偶尔有两个行人。

正清子似乎也知道不能让凡人知道修仙者的身份,到了市区之后,把飞剑收了,一个人在前面狂奔,姜飞在后面紧追不放。

这老道跑了一段距离之后,居然伸手打了一辆出租车,灯光闪了两下之后,冲着大街上就疾驰而去。

“我勒个去,还带打的的。”

姜飞四下观望片刻,也钻进了一辆出租。

“师傅,麻烦追上前面那辆车。”

“好勒,交给我吧。”

姜飞这都还没坐稳,车子就飞驰了出去,连安全带都没来得及系上,转头一看,我去,飙车狂人车王刘。

“小飞,这大半夜的,你追什么人啊。”

“刘,刘哥,别那么快啊,不急,真的不急。”姜飞是怕了车王刘的车子,没想到在这又遇上,这就是命啊。

“上了老哥的车,怎么回不帮你追上呢,放心吧,他跑不掉的。”

车子猛然加速,姜飞一看,都一百三了,这可是在市区啊,开那么快,不怕罚单吗?

不过这车王刘是宋云轩的姐夫,有什么罚单也都是空的。

车子眼看就要追上前面的出租,正清子居然从车上跳了下去,转身向着旁边的一条小巷子就跑了进去。

“刘哥,下次请你吃饭啊。”

姜飞也下车追了过去,就看到正清子在前面一蹿一跳的,然后居然在一个公交站牌旁边,钻上了一辆公交车。

什么情况,这大半夜的居然还有公交车,而且看那样子,车上的人还蛮多的样子,就这一个站台,站着五六个人在轮流上车。

一看正清子跑上去了,姜飞也没多想,跟着就跑了上去。

上公交之后就觉得不对劲了,这公交阴气迷漫,仔细一观察,特么的一车,除了他和正清子之外,就没有活人。

其中,有着四个身穿古代衙役服装的人,手拿水火棍,坐在座位上,他们以犄角之势站在那里,而他们的中间,站着一个手脚都被铐子铐上的恶鬼。

恶鬼两米有余,青面獠牙,长相恐怖,披头散发,很是恐怖的样子,手不是人手,而像是动物的手臂,长满了毛发,身上鬼气非常浓郁。

看来这趟公交真是上错了,这特么的明明就是鬼差抓捕鬼魂,送往阴间的阴阳公交啊。

这正清子老道明显坑人,知道在这公交之上,自己不敢动手,不然阻挠阴司抓鬼,就和在阳间阻挠警察办案一样,是要被抓的。

姜飞扫视了一圈,车里除了这四个鬼差之外,还有着几个鬼魂,应该都是头七刚过,凝聚鬼体要被抓向阴司投胎之人。

而正清子那老道,正坐在最后面,龇牙咧嘴的朝着姜飞的方向傻笑,自己为自己的计谋高兴的合不拢嘴。

“你妹的,等下在收拾你。”

这车子可是开往阴司的,也就是说,要是不下去,那就要被带去幽冥地狱,他就不相信正清子敢以这肉体凡胎硬闯地府。

正阳子也是心里在打鼓,他怕姜飞真的不要命了,一直守着他,那么自己就要被带去阴司了,到时候拷问起来,问他怎么来了,这要怎么回答。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