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天才!?渡边谦的喜剧挑战~

你是天才!?渡边谦的喜剧挑战~
  • 主演:渡边谦,长谷川京子,要润,池田依来沙,北村匠海,平祐奈,松重丰,千叶雄大,田中健,佐藤蓝子,山中崇
  • 导演:细川彻
  • 地区:日本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日语
  • 年份:2019
コメディー特番『君は天才!~渡辺謙がコメディーに挑戦!!』が、8月10日にNHK BSプレミアム、9月28日にNHK総合で放送される。   渡辺謙がコメディーに挑戦する同番組は、広告代理店「電報堂」が舞台。渡辺演じる親分肌の営業部長?五十風を中心に、注意されるとパワハラをちらつかせる新人、ネガティブ発言ばかりの営業マン、発言がストレートな帰国子女、女性タレントにだけ積極的なコピーライター、たまにヒットを出すプランナーらが繰り広げる人間喜劇を描く。   共演者は、キャリアウーマン風のチームリーダー?向坂塔子役を演じる長谷川京子をはじめ、要潤、池田エライザ、北村匠海、山中崇、上川周作、バッファロー吾郎A、平祐奈、千葉雄大、久本雅美、田中健、JUJU、松重豊ら。演出?脚本はドラマ『深夜!天才バカボン』『

你是天才!?渡边谦的喜剧挑战~第一集

这个家伙,还真是……让人无语啊!

原本那微微带着伤感的气氛,被他这么一弄,瞬间,变得有些怪异起来了。

“你才是奸细!”

真是的,这个家伙,说出来的话还真是……煞风景啊!

她掏心掏肺的说了那么多,可是换来的却是他云淡风轻的玩笑话。

陶之湘觉得自己刚刚掏出来的肺腑之言,全都喂了狗。

而她原本还想哭,可是现在,眼泪都给堵了回去。

没了!

陶之湘有些羞赧,早知道的话,就不要跟楚慕城费这么多话了。

干嘛还要将自己的心事告诉他呢?

现在,这些话在楚慕城听起来,肯定都像是幼稚的笑话一样了吧!

这样想着,陶之湘有些恼了。

“楚慕城,你放开我,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话!”

她想要找个东西把自己的脸挡起来……

这样的话,才不会让楚慕城看到自己脸上那一片赧色。

楚慕城却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将她的手压在了床上,禁锢着她,让她根本就没有逃走的可能。

“现在我终于知道你的秘密了,原来,你在老早老早之前……就爱上我了!”

楚慕城笑着,很是得意。那双眼睛里面,也全都是温柔的色泽。

原本还想着不着急,一点一点慢慢挖,可是今天晚上,他忽然间来了兴致,结果没想到,竟然挖出了……这么大的秘密啊!

原来,他跟她之间,早就已经纠缠上了啊!

陶之湘更是羞红了脸,这个人……

非要这样说吗?

“切,你少臭美了,只是喜欢你而已,而已!”

真是的……这个男人要不要这样恶劣?

楚慕城看着眼前的女人羞红了脸,可还是不想放过她,于是笑着问道:

“只是喜欢而已?”

“恩!”陶之湘斩钉截铁的说道,“只是喜欢而已!”

楚慕城的脸上带着促狭的笑意,然后低下头,凑到她的耳边。

“呵呵,只是喜欢而已,你能跟我上.床?而且,一上就是这么多次?恩?”

他的呼吸落在她的耳边,而他的唇似有似无地从她的耳垂上擦过。

陶之湘身子颤了颤,只觉得浑身的神经都绷紧了。

她微微偏开头,想要躲开楚慕城这样的撩拨。

“我那还不是被你强迫的?”

这话一出口,楚慕城呵呵一笑。

“被我强迫的,恩?那第一次呢?”

楚慕城伸手捏住她的下巴,不让她避开他的眼睛。

陶之湘的心砰砰跳着,对上他的眼睛。

“第一次,是我强迫的你吗?恩?”

楚慕城幽幽笑着,可是那笑容……却有点危险。

陶之湘深吸一口气。

“除了第一次!”

其实第一次的时候,楚慕城原本给了她机会让她离开的,可是她……选择留下来。

所以,那一次……不算。

“可是除掉那次,后面的好几次,都是你硬来的。”

这一点,她很肯定。

楚慕城看着她,目光幽邃,仿佛若有所思的样子。

须臾之后,楚慕城又笑着问道:“那么,你告诉我,第一次的时候……你为什么决定留下来?是不是早已经垂涎我很久了?”

你是天才!?渡边谦的喜剧挑战~

你是天才!?渡边谦的喜剧挑战~第二集

“放肆。”龙仁贤胸膛剧喘,“你胡说八道什么,你给我滚开。”

“不,你不许走,我不要你走,你今天必须说清楚,你是不是忘不了那女人?是不是?”李玉梅已经失控,她抓住龙仁贤的衣领,将他从轮椅上提了起来。

两人拉扯间,龙仁贤差点摔倒在地。

他扶着轮椅,站了起来。

“不许走,龙仁贤,不许走。”李玉梅抓扯龙仁贤的衣服,龙仁贤扶着轮椅移动,躲避。

“够了!”龙老太太忍无可忍。

她颤抖的指着二人,“你们这样成何体统?”

“母亲,你要为我做主啊。”李玉梅跪倒在龙老太太身前,“他一定是忘不了那贱女人,一定是这样的……”

“闭嘴!”龙老太太怒喝,“你明知道仁贤双腿膝盖以下都截肢了,他常年被腿痛缠绕,只能坐轮椅休养,你还如此折腾他,玉梅,你这样怎么配做龙家的儿媳?”

“母亲,我,我……”李玉梅心有不甘。

“你们回去吧。”龙老太太意味深长,“刚刚的话,你永远别再提。”

她猩红的眼神,发狠的语气让李玉梅心惊。

李玉梅下意识看了一眼一直泯唇沉默的龙君御。

她抹掉眼泪,“我知道了。”

她走到龙仁贤的轮椅后,“仁贤,我推你回去吧。”

“不用。”龙仁贤扶着轮椅坐下,他按动按钮,自行操作,轮椅缓缓驶出锦苑。

龙君御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久久收不回视线。

“哎,我头疼,王嫂,你扶我回房休息吧。”龙老太太脸色很差。

“好。”王嫂赶紧扶住她。

“奶奶,他们口中的那女人是谁?”

闻言,龙老太太浑身一震,她淡淡道,“那是你三叔曾经留下的风流账,以后莫要再提。”

龙老太太像是疲累至极,她脚步虚浮,在王嫂的搀扶下离开了。

见龙君御若有所思,肖正问道,“御爷,怎么了?”

龙君御收回飘离的思绪,他看向肖正,“刚刚三叔和李玉梅拉扯间,他扶着轮椅走了两步,你注意到了吗?”

“许是你眼花了吧,三先生双腿从膝盖处截肢了,他的下身处于瘫痪状态,即便是依靠假肢,也绝不能走路。”

“你确定?”

“确定!”肖正重重点头。

“呵,那就有意思了。”龙君御唇角勾起,一双漆黑的墨眸暗流涌动。

见四下无人,肖正担忧道,“御爷,你的掌心明明是匕首所伤,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没事。既然你已经知道了,就给我开一些补血的保健品,还有,这事不能告诉任何人,包括晚儿,明白?”

肖正更担心了,但还是点头,“好。”

龙君御看了看时间,此时他的小太太应该正在电视台录综艺节目吧。

他打算去电视台看看,刚走出锦苑,风影便打来电话。

“御爷,影子和他师傅想要见你。”

“约在老地方,我马上过来。”

挂断电话后,龙君御吩咐肖正,“这瓶药的成分是否存在问题,你尽快给我结果!”

闻言,肖正心惊,“御爷,你怀疑这药有问题?”

“嗯。”龙君御一双墨眸讳如莫深!

肖正重重点头,“我现在就回实验室研究。”

帝皇会所。

“风影先生,您对我们师徒俩似乎很有偏见?”中山服男人陌离笑问。

“哼,我若知道你们俩动机不纯,我绝不会放过你们。”

“我们和风先生一样,一心一意追随御爷,怎么会动机不纯?”

“如此最好。”

风影话刚落,包间的门被推开,龙君御一身禁欲系黑色,凛然的走了进来。

“御爷。”陌离和影子恭敬颔首。

龙君御在主位上坐下,连续两天的喂血让他英俊的脸看上去有些苍白,配合着他一身禁欲黑色,端坐在酒红色的天鹅绒沙发上时,像是一只矜贵冷艳的吸血鬼。

他浑身强大的气场,让影子不自觉悄然咽口水。

龙君御挑眉凝向师徒二人,影子慌忙垂下了头。

“你们找我何事?”

“御爷,我师弟在南非找到了一整块千年水沉木,若将它打造成木棺,用它来养唐晚小姐的遗体,以此镇魂,再好不过。”

龙君御冷沉的视线射向陌离,一双眼充满了审视,探究。陌离面具下的眼睛不卑不亢,“这块水沉木千年难寻,两个小时后,它将在南非最大的拍卖场进行拍卖,我得知这个消息后,便第一时间通知御爷,您若想要它,我便让我

师弟将它拍下来。”

“一块千年水沉木雕刻的小人便要价二十亿,那这块得多少钱?”风影冷哼。

“这块估价60亿。”

“60亿?”风影勾唇,“一块破木头60亿,陌离,你好大的口气!”

风影看向龙君御,“御爷,这师徒二人刚拿走你20亿,现在又狮子大开口,要价60亿,你别被他们骗了。”

“风先生,我们都是御爷的人,为他办事,肝脑涂地在所不辞,这60亿不是我陌离获得,是千年水沉木的持有者所得,你如此讲,可真是冤枉我陌离了。”

龙君御把玩着手中的打火机,打火机所发出的啪嗒啪嗒声,每一下都让几人心提到了嗓子眼。

“御爷,千年水沉木棺材加上鲜血喂养小人,必定能镇住晚晚小姐的魂魄,她的那些异样也可消失,我敢保证,她会和健康人无异,余生安泰。”

“呵,区区60亿算什么,就算倾其所有,我也愿为她求镇魂方法。”

陌离颔首,“御爷对太太真是痴心一片。”

“御爷,你的意思是要竞价这木头?”风影急了。

“不是竞价,是势在必得。”龙君御看向陌离,“我给你60亿,你务必将整块水沉木给我拿下!”

“是。”陌离恭敬应声。

“御爷,不需要再调查一下么?”风影问。

“不需要。”龙君御勾唇,“我相信陌离师傅。”

陌离一副受宠若惊的表情,“谢谢御爷。”

“60亿也不是一笔小数目,我要问问我的财务,尽快将钱转到你账户,你先去办此事吧。”

“是。”陌离和影子恭敬退下。看着陌离怪异的走路姿势,龙君御剑眉挑起,“陌离师傅的腿似乎有点问题?”

你是天才!?渡边谦的喜剧挑战~

你是天才!?渡边谦的喜剧挑战~第三集

理智告诉他,在这个不是家庭但又酷似家庭的离奇组合面前,自己的确是个不受欢迎的人,所以应该果断抽身离开。

但他不会轻言放弃,或许不是真一点机会都没有?

这个叫沈崇的男人不肤浅,他并未因为林知书的容貌就喜欢她,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

另外,从这短时间内的观察得出结论,沈崇是个极度自我为中心的人。

林知书的“单恋”未必能得到结果!

那就还有机会!

或许以前我们都错了,林知书习惯被人注视,习惯身为人群的焦点,所以反而对淡漠的男人特别有感觉?

这种淡漠还不能是装出来的,她不会在这等拙劣的技巧下上当,必须发自内心的无感!

难怪以前我们都失败了,这原因真是荒诞又滑稽,让人哭笑不得。

我们这些年到底是有多蠢,连这么简单的逆向思维都想不通!

但我想通了又能怎样呢,能瞒得过她吗?

幸好现在我发现这点为时不晚。

林知书迟早会明白,选择自己爱的人,不如选择爱自己的人。

或许以前林知书年纪尚小,再天才的人也有没能想通的道理,但她迟早会在感情上真正成熟。

她迟早能明白,沈崇并非能长相厮守的人。

只要我能抢在沈崇对她也动心之前成功的做到点什么,那机会就来了。

想左右林知书的观念很难,但我可以试着动摇沈崇。

莫问山自以为抓住问题的要点。

其实他知道个屁,他最核心的判断依据是沈崇拒绝把守门员装备给林知书看这一个小“细节”。

但这事其实一点都不细节,沈崇第一次拿出来时心里就在发毛。

这可是灵能者专属装备!

后来林知书仿佛回味出点这东西的异样,再次讨要,沈崇当然打死都不肯再给她。

等让服务员拿着黑金卡去结了账,林知书看时间快到七点半,打算收队。

莫问山却主动与沈崇说道:“沈先生,我们能不能到那边去聊聊。”

他这话说得有点开门见山,意图明显。

林知书下意识想帮沈崇拒绝,但沈崇却一口答应下来,“好,没问题。”

大家英雄所见略同,老沈也挺烦这破事。

他觉得今天戏演得差不多,该让这莫总死心了。

我看你仪表堂堂,又挺有钱,找女人有那么难?

你可别告诉我,你们是什么见鬼的世家联姻的戏码好吧。

老林把娃都给我生了,还联个蛋的姻,这都能联姻的话,脸皮也忒厚。

另外,沈崇绝不相信这事背后有林知书长辈的压力。

闹呢,老林的长辈连她生娃都管不住,还能管她结婚?

所以,莫总呐,大家各自守好自家碗里的回锅肉就好,别盯着别人的菜,你吃不到。

“哎,沈崇!”

林知书在后面叫住沈崇。

沈崇回头,“什么事?”

林知书本想说让他收敛着点,别和莫问山闹僵。

但不知道怎的,话出口前她却又改了主意,“你刚吃那么多,我要不要下去给你买点消食片?”

“孩子妈你……咳咳,不用不用。”

他本想说你咋突然这么贴心,但转念想可能老林是故意要在莫问山面前演出个贤良淑德,好让他绝了念想,赶紧强行配合。

目送着两个男人走向餐厅一角,蒋玉略显不安的说道:“他们会不会打起来啊?”

林知书叹口气,“放心,莫问山打不过沈崇。”

蒋玉:“……”

林总我担心的不是这个啊!

林知书又道:“蒋姐你回去把我们和莫家的所有业务往来都整理个报告给我。”

蒋玉噤若寒蝉,她明白了,林总这是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

如果沈崇与莫问山彻底闹僵,莫问山就此记恨上沈崇,掌舵人的私仇很可能会给两家商业合作带来不利影响。

如果有必要,她愿意为沈崇斩断所有与莫家的商业合作!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沈崇竟成了林总的逆鳞?

两个男人走到角落,再要了张桌子面对面坐下。

沈崇大大咧咧道:“莫总,你有什么话先请直说。”

莫问山打量沈崇几秒,再道:“我先重新介绍一下我自己。”

“行,你讲。”

“我叫莫问山,今年二十七岁,比林总大一岁。小学、初中与高中和林总都是同年级的同学。”

沈崇眼皮一抬,心想这是在向我炫耀他和老林是青梅竹马?

这个我是比不了。

但这有什么值得骄傲的,老林从小就读私人贵族学校,一条龙服务,三段同校的人绝对一箩筐,别人全同班的都没说什么,你这同校的有什么了不起?

莫问山又道:“我父亲是莫氏集团董事长莫中运,我是他的唯一继承人。”

沈崇继续淡定,炫耀了和老林的旧识,现在又炫耀钱?

咱能不这么俗气吗?

“在我和林总同校的这些年里,她一直都是第一名。我,是永远的第二名。”

“我说莫总,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不是活在幼儿向的童话故事里,能别提第一名第二名这么幼稚的事吗,你到底什么意思?”

莫问山没理沈崇的打断,而是继续自顾自的自我介绍着,十分钟后,他终于闭上了嘴。

沈崇懂了。

这哥们是挺厉害,家境、学问、运动、社交、领导力等等各方面都很全能,简直是活在电视剧里的白马王子标准模板。

就连自己今天随口扯个淡的踢球当守门员都撞他枪口上,莫问山读大学时竟是校队队长,穿十号,还带队拿下过全国大学生联赛冠军!

这哥们是个全面天才!

“沈先生,我与你说这么多,你可以理解我是在炫耀,但我的根本目的是想告诉你,我是个很优秀的人,非常优秀。”

沈崇点头,“行吧,就当你说的都是真的吧。你为何如此优秀。那么,你下一句是想告诉我,如果我有自知之明的话,就应该在你这样优秀的人面前瑟瑟发抖,然后乖乖滚蛋?”

莫问山摇头,“不是,不敢。”

“那你到底什么意思?”

莫问山的表情突然严肃,极度诚恳道:“沈先生,算我求你了,你放过林知书吧。”

沈崇一脸茫然。

我闯了个鬼,你特么来挖我墙角,还求我放过老林,你脸咋这么大?

沈崇给他气笑了,笑得特别开心,然后嗖的一冷,“给你脸了?”

莫问山与他对视着,毫不畏惧,声音突然放得很大,“我对你没有丝毫冒犯的意思,但你明明根本不喜欢她,为什么不肯干脆放手,这样对她公平吗?”

沈崇漠然,“我发现你比我想象的还厚颜无耻。”

“你一直在欺骗自己的内心,也在欺骗林知书!你喜欢欣欣,这不假。但你喜欢的也只是欣欣!你不能这样对待林知书,她或许很强势,但她再强势也是个女人,一个完整的女人!她理当拥有被男人宠爱的人生。但现在她却被你困住了!你不能那么自私,因为喜欢女儿就去束缚住她!”

沈崇面色愈加阴沉,“你可以别再胡说八道了吗?”

“你的眼神做不得假,我一直在观察你们!你知道在你来之前,她是什么态度什么气质吗?她冷得让人彻骨生寒!但自从你来了之后,她整个人就像是重新活过来了一样。这都是因为你,你在利用她对你的感情折磨她!如果你还算个男人就该给她个了断,让她从你的困境中走出来!”

“她是个如此完美的女人,理当拥有幸福!沈先生,你敢不敢在这里扪心自问,对天发誓,你问问你自己的内心,你到底喜不喜欢她,到底爱不爱她!如果你现在敢站起来,大声回头对她说‘我爱你’!那我现在二话不说掉头就走,就当我从没来过!你敢不敢!”

沈崇沉默了。

他不想在这件事上撒谎。

莫问山的确是个劲敌。

这人最恐怖的地方不在于他有多优秀,能讨林知书喜欢,而在于他看穿了自己。

两人后面这大半截对话,同样被相隔仅有十余米的林知书与蒋玉听得一清二楚。

场上气氛急转直下,沈崇竟被逼到了悬崖边。

因为,他真不敢!

“沈先生,你大声说出来。哪怕你骗她再骗我,又或者继续骗你自己都好!你说出来我就信!”

林知书攥紧了自己的拳头。

她也没想到莫问山会用出这釜底抽薪的一招。

沈崇到底喜不喜欢自己?

这个问题她曾经仔细的想过,但不敢去追问答案。

或许她也懒得去追问答案。

因为她自己一直在心理暗示,自己不喜欢他,肯定没那些想法。

她觉得现状就是自己需要的。

她本来想的是就这样迷迷糊糊的过,或许一辈子就这样过去了。

很多人一辈子难得糊涂,何必事事都问清楚。

她也相信以自己的优秀,只要真肯如蒋玉建议的那样,拉下脸面去更主动的追求他,他一定会上套。

但到目前为止,她并未下定这决心,只想等待时间给个标准答案。

只是没料到莫问山这不速之客竟突然打乱了她的计划,提前把致命的问题抛到沈崇的面前。

如果沈崇真信了莫问山的胡言乱语,打着要为了我好的幌子放开手,我该怎么办?

但她却又隐隐在期待,希望沈崇能在这时候站起来,转过身大声的对她说出那三个字。

哪怕你撒谎都好。

时间仿佛在此刻静止,空气安静了十秒,并没有等来她期待的答案。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