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客故事

刺客故事
  • 主演:迈克尔·比奇,安娜·希尔克,GuyGarner,GaryPoux,RobRoyFitzgerald,KaiwiLyman,StanHarrington
  • 导演:Arthur Louis Fuller
  • 地区:美国
  • 类型:犯罪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3
Three assassins deal with life, love, addiction and trust as each tries to find the answers to a better life. Together, they prove to be the most trustworthy in this tangled web of murder, greed, friendship and betrayal.

刺客故事第一集

“在七三四房,这里有一个学生,嘿嘿,女学生。”

“等着我,你他玛的别乱来,劳资还要靠他们赚钱的,玛的……这里的任何一个人都是一笔财富,你丫的又是坏了劳资的好事,劳资就灭了你。”

大光头一边骂骂咧咧的,一边快步的朝着手下所汇报的那个房间赶过去。

一层楼有多啊……有将近七十间住房,这就可以看出来一层楼有多大了,想要彻底搜一层楼需要多少时间,这得根据人手来判断了。

“是老大,人我们正……”

说道这里,对讲机那边的人突然间失去了声息,片刻后传来一阵物体坠地的声音还有混乱的呐喊声。

大光头微微愣了一下,随后连忙喊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老大……有人,有人袭击了我们。”那是另外一个人的声音。

“什么人?多少人?是华夏警方还是度假村的保卫?”

“不……不知道,明哥,明哥已经死了,他……他只有一个人,我只看到一个黑影。”

“女学生呢?女学生呢?”

“还……”随着这个字所传来的,是一声枪声,通讯频道中再度恢复安静,走廊处,正在赶往七三四房的大光头愕然停下脚步。

搜索楼层,他们是三人一小组,每个楼层各三组,也就是一层楼有九个人,而现在,基本上所有的人手都在他身边,那边……只有三个人。

可现在,似乎三个人已经全部出现了意外,因为通讯器那边在枪声传出来之后,就再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动静了。

七三四房内,苏昊歪着头,有些郁闷的看着眼前的一幕,这特么的……到底算是什么事情啊。

在苏昊面前的女生是苏昊班上的一个女生,在女生旁边还有一个苏昊熟悉的人,廖海冰。

这特么的搞的苏昊差点一口气没有喘上来一口老血就这么喷出来了。

“昊……昊哥。”

地上满脸惊惧的廖海冰看到苏昊的瞬间,差点直接哭了出来,他是唯一一次感到苏昊这般的和蔼可亲啊。

廖海冰是真的怕,那些雇佣兵罗里吧嗦的说的都是英文,廖海冰根本就听不懂他们到底在说什么,他只知道他跟自己的小情人躲的好好的,然后突然间就被人闯了进来,再然后就是对他一通拳打脚踢,至于那个女学生倒还好些,至少那些雇佣兵并没有对她用粗。

原本廖海冰以为自己死定了,但没有想到,就在他已经绝望的时候,苏昊突然间从天而降,像是在门口处打晕了一个人,然后……然后就跑了。

这让原本刚刚升起一点希望的廖海冰再度绝望,只不过这绝望的情绪还没有蔓延开来,枪声就突然间响了起来,那个站在他面前说着什么的雇佣兵突然间就到底了,还有在门口处那边那个雇佣兵也倒在了地上。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快到廖海冰现在都有些接受不了,他都以为这一切是自己幻想出来的。

不过当苏昊站在他们面前,一脸无奈的看着他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不是他幻想出来的。

“我去,你们是什么状况?”苏昊有些头疼的拍了拍额头:“度假村方面不是已经通知所有人去防空洞那边了吗?你们怎么还在这里?”

“我们……我们从浴室里面出来的时候,人已经都跑光了。”廖海冰欲哭无泪的望着苏昊,这时候他也不顾上隐藏什么了,只能够老实说了。

从知道跟夏晴不可能之后,廖海冰就放弃了报复苏昊的念头,也放弃了继续纠缠夏晴的打算,以他的身家,想要泡一个大学生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在广播通知所有人前去防空洞那边的时候,廖海冰跟女同学正在浴室里面洗鸳鸯浴呢,哪里顾得上这些,等到他们出来的时候,自然就看不到任何人影了。

“你心真大。”苏昊吐出一口浊气没好气道:“迟早你得死在女人肚皮上。”

“是,是。”廖海冰现在哪里还敢反驳什么啊,他现在身家性命可都在苏昊手中捏着内,特别是看着苏昊手中的那把冲锋枪,更加是感到心惊胆战的。

“算了,这里可不是什么聊天的好地方。”苏昊按了一下手腕,看了一下红点移动,转过头望向廖海冰:“会开枪不?”

“会。”廖海冰狠狠的点了点头,枪械这种东西,不管多么懦弱的男生都会喜欢,更何况廖海冰可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富二代,怎么可能不会。

“给你。”苏昊将冲锋枪一把抛过去给廖海冰,然后按了一下手表,一副三地立体图陡然出现在三人的眼前:“你带着她,从这里走,不要做电梯,电梯那边有人把守着,从这边的消防通道走,这里一路下去,不用转弯什么都不用,给我用最快的速度跑,在那边会有接应你的人,到时候你们去防空洞那边跟我们的同学回合,给我记住了,这一次再出什么岔子,休想我再救你,知道不?”

“知道知道。”廖海冰紧张的抱着冲锋枪,一边把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一样,估计刚刚洗鸳鸯浴的时候他都没有这么听话。

“可是……昊哥,你怎么办?”廖海冰虽然惊叹于苏昊手中的高科技,但现在可不是高科技就能够救人的时刻,如果没有看错的话,他分明从那副3D立体图中看到好些个人向着他们这个方向奔跑过来。

“我?我当然是出去引开他们给你们制造机会了,别废话了,赶紧跑。”苏昊有些摆了摆手,随后朝着走廊的另一端冲了出去。

那边……正是雇佣兵他们过来的方向,如果说苏昊是往相反方向跑的,如果说廖海冰之前没有看到3D立体图,那么他估计还会怀疑苏昊是在拿他们做诱饵引开敌人,但现在,他心中一点儿疑问都没有了,甚至于他都已经感动的差点掉眼泪了。

这个世界上怎么还会有这么舍身为人的人在?最值得庆幸的是,这个人还是自己的同学。

刺客故事

刺客故事第二集

在沐挽辰这里住,和在家住的感觉不一样。

我家那么多人,大家族没有秘密,我就算在房间里也有可能被某位师姐闯进来。

但是在这里不一样了,那巫王宫根本没有闲杂人等,我怎么闹都行。

沐挽辰这家伙相当了解我的心思,恩恩爱爱的时候压根儿不留情,不像在我家的时候那么轻易放过我。

“巫王大人饶命哇,我腰好酸。”

“……那就躺着。”

“不行啊,腿根子也好酸哇。”

“……你再闹。”

我一边喘气一边笑,额头上有一层细密密的薄汗。

虽然石头宫殿看起来冰冷厚重,但是这玉榻被他层层叠叠的堆成软绵绵的锦绣堆,褥子都是上好的手工棉,躺着舒服得不得了。

我仰头看着他,他的双臂撑在我身体的两侧,微微低下头来,长发滑下垂到我的脸侧。

大概是新婚还在热恋期,只要我们在一起,基本上都要做两次或者三次,我才累得沉沉入睡。

他的身体强壮又坚韧,我这样的小豆芽菜总是被他捏扁揉圆。

不过我脸皮厚啊,我还能在中场休息的时候跟他打一架呢。

“挽辰,等再过两年,我们也生一个孩子吧?”我抬手把他的肩膀拉下来抱住。

太宽厚坚实,把我牢牢的锁在他的怀里。

“一个?”他轻笑了一声。

“……干嘛?你还想像师尊大人那样,孩子多多益善啊?”我瞪了他一眼。

他抬手将自己的头发往后梳,纤长遒劲的手指没入发中,这举动看起来潇洒又肆意,还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撩拨。

“一个就一个,我从没想过还能有孩子。”他笑着摇了摇头。

我皱了皱眉:“为什么没想过?你是巫王,怎么也该有王妃啊、小妾啊……要生孩子还不容易?就算你们这里的血缘已经有了问题,但你也可以从法门外找老婆嘛。”

他摇头道:“不,我一直以来从没想过妻子、孩子,我只想找到能种下雌蛊的人,已经太多年没有人炼出蛊王,我想知道蛊王究竟是什么样的……从未考虑过这些问题。”

“你就没有点儿私心啊?整天考虑这么多大事,也不嫌心累……”我撇撇嘴。

“我……”

他顿了顿,眉头微微蹙起:“小珞儿,身为大巫王的继任者,都有一些血脉赐予的天赋,我能隐隐感受到一些未来,但仅仅是预感,这些预感……我无法言说、也不知道该与谁说。”

“是不好的预感吗?”

我看着他近在咫尺的容颜,总觉得他对我有些欲言又止。

“沐挽辰、大巫王,我又不是那种玻璃心小公举,你要是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就直说,我会做好心理准备的。”我撇撇嘴道。

他腾出手来捏了捏我的脸,侧身在我旁边躺下,将我揽入怀里,又扯过厚厚的被子裹住。

本来他的身体就暖和,这种被他严丝合缝包裹住的感受舒服得让人昏昏欲睡。

沐挽辰看起来高大、沉默,但是他心思细腻、也很温暖。

越是与他纠缠,越是无法深陷在他的怀抱里。

“不好的预感一直都有,或许这是整个族群的事,从上一代大巫王允许炼尸人在法门内安营扎寨开始,有些齿轮就开始转动了……”

“天道生灭,适者生存,所谓劫数难逃,我总担心什么时候会面临巨大的变动……族人已经在历代大巫王的庇护下习惯了安逸知足的生活,我怕他们不能适应剧变。”

“这种预感只有你有吗?”我问道。

沐挽辰轻轻摇头:“还有一个人。”

“谁?”

“……司凰。”

哦,那位骄傲的女巫首领。

“我们可以先办法让你的族人适应一下与外界接触嘛,先从生活习惯开始……我们明天送药回去,就安排送过冬的物资过来给你的族人,从一些小东西开始让他们知道外面的世界大不同了,逐渐消除心理隔阂。”

沐挽辰轻笑了一声:“你啊,真是被宠溺惯了,什么事情在你这里,都说得简单容易……现实哪有这么容易?”

“……哼。”

我在他怀里拱了拱,心里盘算着什么时候找司凰聊聊。

司凰虽然高傲,但她也跟沐挽辰有相同之处。

那就是心里装着事情,又不知道该跟谁言说。

》》》

“又是你?!”我看这眼前的女子,立刻拉下了脸。

连珑大夫的宝贝妹妹,连初灵。

“我怎么了?”连初灵撅着嘴叉着腰站在我面前:“巫王大人有令,让我来协助你处理解药,他怕你出漏子!

“胡说八道,这些药材我不比你懂?要你来多事!我看沐挽辰是怕我一个人舂药舂累了,找你来干苦力吧?”我哼了一声。

连初灵气鼓鼓的扭头不理我。

我现在卧室的外间,药材被搬出来分类放好,我需要将这些药材舂好,做成药粉,分成二十多份,还得是好多天的量。

这个工程量颇大,沐挽辰回来需要处理日常事情,他不可能陪我坐在这里舂药舂一天。

亮小哥又在我家,他就只能找连珑来帮忙处理。

“我哥很忙的,他一会儿才能过来,先让我过来帮忙处理下,这些小事哪里用得着我哥啊,我来就行了。”连初灵走过来,一把抢走我手中扶着的药臼。

“好好好,你来。”正好我手酸,有人抢着干活,我求之不得。

连初灵脾气大,但毕竟年纪小不谙世事,我随便套路她几句,就得到了不少有用的信息。

比如关于司凰的事。

“……她们是女巫部族,灵山十巫里面就有一位女巫啊,所以她们很骄傲的,不过再傲气,也是巫王大人管辖啊……司凰还不嫁人,哼,难道还盯着巫王大人啊?出了一个前王妃还不够?还想继续抢位置啊……”连初灵狠狠的舂药,一边低声吐槽。

“醒醒吧,王妃的位置我坐了,还想让我下来?做梦去吧。”我哼了一声。

连初灵白了我一眼:“你这个王妃有什么本事,好意思么……没有子嗣,我们才不承认呢。”

》前些日子有读者微博私信我,说发现某工作室的漫画与冥王人设剧情很像,女主的名字也只差一字,经过这些天网站总公司的交涉,发了律师函,对方还在辩解和不承认,心累……感谢各位小仙女为我付出的时间和精力,谢谢你们的关心和爱护,谢谢。

刺客故事

刺客故事第三集

第940章要动手术

“五哥,你慢点!”苍弘看五月狼吞虎咽,好像真就那么饿,不是刚吃过饭吗?

五月边吃边说,“他们弄的这个很好吃。”

确实是,这可是野猪,肉的品质可比饲养的好太多了,而且他们的烤制的手法又好,大厨哦度比不上他们。

他们两个多少天了都没能吃顿好的,虽然能在柳姐那里吃了两顿好的,但是哪能跟现在手中的比呢。

手中抓着大把的肉,给人带来大大的满足感。

“是啊,五哥,确实是!”苍弘说,“要是有酒就好了。”

“对,有酒就好了!”五月也在奢望着。

这时,苍弘突然想到了什么,说,“五哥,你等着,我马上回来!”

说着苍弘就放下猪腿跑了,五月没管他,继续吃。

一会儿后苍弘扛着一件啤酒回来了,五月愣住,“你从哪儿弄来的?”

“那工地里面的厨房有,刚才吃饭的时候,被我看到了!嘿嘿,不错吧。”苍弘说着就拿出一瓶啤酒来。

这不是冰冻的,不过这难不倒苍弘,为了能喝上好的,他使用上了一点点的真气,然后压缩空气,使之在一定范围内温度降低,一会儿后,他将其呈给五月,“五哥,来来!”

五月几乎是满脸是油地看着冒冷气的啤酒,笑道,“呵呵,真有你的。”

“嘿嘿!”苍弘继续弄啤酒给自己喝了。

但是他看到五哥又是猛地灌,他有提醒道,“五哥,您慢点,反正我们这里还有很多呢。”

咕咕……

五月哪里管他,先爽了再说!狂吃猛喝,可是吃着吃着就出问题了,他噎住了,喉咙发出喀喀喀的声音。

苍弘吓坏了,“五哥,五哥,你怎么样?”

五月双手按住自己的脖子,双眼圆瞪,苍弘猛拍他的后背,但就是出不来,五月艰难地说,“酒酒……”

“怎么还喝啊……”

“快!”

五月这是想要咽下去了,既然出不来,那就是咽下去吧。

于是苍弘拿给他,他开始猛灌,一瓶酒下去,卡住喉咙的肉还真下去了。

“五哥,你真有办法,呵呵!”苍弘说着,没看到五哥动,于是看过去,发现五哥扭曲的脸,双手捂住肚子,很痛苦的样子。

苍弘又吓到了,“五哥,你又怎么了?”

“我体内的器官,肾脏堵塞,不知道是什么堵住了尿道……”五月艰难地说。

苍弘一下子就慌了,“啊,那怎么办?我,我,对对,我用真气帮你逼出来。”

“没用的!”五月几乎躺在地上弓卷着身体,头上直冒冷汗。

就在这时,早上的那位给他们两个介绍工作的扫地大姐又来了,经过这里的时候,看到他们这样子,也是吓到了,“小伙子,这是怎么了这是?”

“他说是有东西堵住尿道了!”苍弘急急地说。

“啊,这是肾结石,快快,快去医院!”大姐丢下手中的工具说道。

苍弘这下才反应过来,“对对,去医院!”说着他就把五哥扶起来,“医院在哪里啊……”

这时,五月突然说道,“不,不去医院!”

“为什么啊,五哥,不去医院不行的!”苍弘急了。

“我们没有证件!”五月说。

苍弘明白了,是啊,他们两个可没有身份证,什么证都没有,说不定又被警察抓起来。

“那怎么办?”苍弘着急着。

傍边的大姐心惊了,难道这两个小伙子是通缉犯?年纪轻轻地的落魄到如此程度?为了生存,去做了最苦最累的活儿,真难为他们了,但他们终究是做错了事情。

不过,谁没有年少轻狂的时候呢,或许他们现在已经知道错了吧。

唉,算了,人命关天,就帮帮他们吧,先治好了再说,这样的一个念头在大姐的脑子里一闪而过。

于是大姐说道,“我知道附近有个地方不用证件的!”

“快带我们去!”苍弘很着急,五哥痛得都哆嗦了。

大姐上来帮忙,扶着五月到几百米开外低矮老旧的楼房,来到一个小巷子门口没有挂牌的小诊所。

里面有点脏乱,光线有些阴暗,估计这个诊所已经开了二三十年了,柜台玻璃已经发暗,看不清玻璃里面的药瓶要盒子药品之类的,柜台上面放着一些纸啊什么的,很多灰尘,还有苍蝇,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带着老花眼睛坐在那里悠闲地看报纸。

还有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在这里打着点滴,神情呆滞。

“医生,快救人!”大姐进去就喊道。

那男医生,哦,不对,应该称作西医郎中比较贴切一些,他放下报纸,站起来,看到急急而来的三个人,说,“扶到里面来!”

屏子后面有一张小床,发灰油光的床单,似乎是二十多年不洗,上面什么东西都有,或许有不少的孕妇在上面分娩过,或者有满身是血的伤者躺在上面过,或许是全身糜烂的感染者躺过。

大姐和苍弘可不管这些,把五月放上去,五月还是捂着他的肚子,低喊着,“痛……”

“这是怎么回事?”西医郎中几乎很专业的样子,他身穿一件发黄老旧的白大褂,很像是那么一回事。

苍弘急急地说道,“他吃东西噎住了,又喝了很多的啤酒,说是肾脏部位痛!”

郎中脸色凝重着,“我看看!”

从衣服里面掏出听诊器,听五月的肚子,又按按肚子,然后说,“必须马上手术,有东西堵到尿管了,不然肾脏会被尿撑爆的。”

“啊,手术?不会吧!”

苍弘愣住,真的有那么严重啊!

“难道你在质疑我的医术,年轻人,我告诉你,我行医几十载,什么病症没有见过?”郎中看上去很生气。

“不是,医生,我……”苍弘一下子拿不定主意,刚才这医生听听按按就道出了是尿道被堵住,那肯定是有水平了。

“痛……”

五月在床上翻滚,几乎是死去活来,身上的修为真气什么的,完全用不上了。

看到五哥如此痛苦,苍弘说,“好,那就手术,麻烦医生了!”

听到这个,那大姐就想说话,但是被反应很快的郎中拦出去了,“闲杂人不能来这里打扰我,小伙子,给我看着帘子,如果不想你大哥死的话就按我说的去做。”

“是是!”苍弘应着。

大姐被推到外面了,她心里嘀咕着,要是尿多的话,插输尿管就可以了啊,很简单,为何要动手术呢?

可能病情没有那么简单吧!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