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后与青春化敌为友

十七后与青春化敌为友
  • 主演:卡斯柏,翁滋蔓,邦邦,高艺,邱昊奇,许凯皓,赖昱宏,黄书维,尤汉翔,伊正,郎祖筠,上山博树
  • 导演:罗颂其
  • 地区:中国大陆,中国台湾
  • 类型:爱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6
十七岁的街舞天才少年阿翔(储晓祥(Casper) 饰)在排练时巧遇京剧女孩羽辰(翁滋蔓 饰),羽辰被街舞的魅力与活力吸引并加入了舞团。他们也在练舞过程中渐生好感。此时在羽辰的身边还有着一位充满神秘魅力的竞争对手陈军(邱昊奇 饰),两个男孩在舞台上、人生中的Battle就此展开

十七后与青春化敌为友第一集

朝宁医院精神科的病房内,苏崖皱眉翻看着时雨嘉送来的相册。

看着她和江黎和合影,苏崖终于相信了自己失忆了的事实。

可是,自己怎么会忽然失忆呢?而且偏偏只不记得江黎了。

“苏崖,孙昊让我再告诉你一件事,可能、可能和你失忆的有关。”时雨嘉犹豫道。

苏崖抬头看着吞吞吐吐的时雨嘉,“和那个人有关?”

时雨嘉点点头,脸上忽然带上几分愤恨。

“你,记得刘宇彤吗?”

苏崖听到这个名字,一愣,“宇彤?记得啊,怎么了?”

时雨嘉一呆,又问:“那你记得你们最后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吗?”

苏崖回忆一番,“好像是去南大,听加里的一个室内讲座。之后就没见了。”

时雨嘉点点头,果然。

时雨嘉将过程大致讲给了苏崖听,她本来担心苏崖会再次受到什么刺激,可是没想到,苏崖居然十分安静的听完了,情绪也没有太大波动。

听完后,苏崖有些出神,皱了眉头道:“所以,我是因为刘宇彤和江黎……这才受了刺激?”

时雨嘉点点头。

苏崖沉思,难道自己之前,很爱那个男人?

脑子里再次闪过江黎半蹲在地上仰望自己的画面,苏崖胸口又是莫名一滞,她抬手抚着自己的胸口,明明脑子里毫无波动,身体却条件反射般对那张面孔有反应。

苏崖低头,她这失忆来的有些奇怪。

影像记忆不受情绪影响,更不会因为她的主观意识而有悖于现实,可现在的她却调不出相册上照相时候的任何画面。

这哪里是失忆,倒像是记忆被删除了。

所有有关这个人的记忆,缺失了。

苏崖想不通这种事是怎么发生的,更不知道是不是她自己主观删除了江黎的记忆,但是有一点她很确定。

当时的她真的是太难受了,难受到超出了能承受的范围。

时雨嘉拉着苏崖的手,安慰道:“苏崖你不要担心,医生说了,这种事挺常见的,慢慢就会恢复的。”

苏崖看着她一笑,点点头。

可她心里却知道,医生用常人的评判标准来看地她的脑子的话,那估计是永远也不会对症了。

不过,既然那么痛苦,忘记了也挺好的。

想不想的起来都是一笔烂账,索性忘了干净。

但是,刘宇彤真的是让她没想到。

一直以来她都以真心待她,却不想她竟能做出这种事,还能瞒着她。

真的是,让人失望。

现在理性思考一下,苏崖觉得,以她的性格不可能是一时兴起,大概是早就有这个心思了。

脑子里闪过刘宇彤的种种,包括她极力撮合她和任子阳,可能一直都没有“为她好”那么简单。苏崖忽然又想起一事,之前湖心岛的一段记忆画面十分散乱,似是还有一个人在岛上和刘宇彤等她,苏崖觉得八成和江黎有关,会不会也是她刻意制造机会,和江黎两人

独处呢?

苏崖拿起手机,拨通了宇文校长的电话。

寒暄几句后,苏崖就问到了剪彩那日,刘宇彤是什么时候向他请的假。

——“宇彤啊,我记得是在剪彩前的两天还是三天前吧。”

果然,刘宇彤两日前就给自己请好了假,却偏偏忘记告诉她,这不能还是巧合吧。

这样看来,刘宇彤的目的,一直都是江黎。

还有刚才时雨嘉说的领带说漏嘴的事,恐怕也是故意的。苏崖不禁嗤笑出声,她可真够蠢的,大概是上辈子陆云娜的手段太过拙劣,遇见刘宇彤这种有些头脑的绿茶婊,她倒是丢了戒备心,居然还一直当她是好姐妹,对她掏心

掏肺。

时雨嘉看着苏崖,眨眨眼道:“苏崖,你给我讲的故事我都记着呢,你自己要坚强一些。”

苏崖闻言一笑,看着时雨嘉点点头。

“还有,这件事江黎是不是真的有什么苦衷啊?”

时雨嘉始终不相信,江黎会做这种事。

苏崖摇头苦笑,“或许有,或许没有,但是都不能否定它已经发生的事实,况且,如今我已经不记得他了,苦衷不苦衷的,不重要了。”

她不知道江黎是否真的是着了刘宇彤的道,但是出了这么大的事,居然还想瞒天过海,也是也不可原谅。

况且,苏崖从来不相信烂醉道没有自我意识的人能人道。

既然有意识,那多半就是经不住诱惑,又或者半推半就。苏崖想不起来江黎的所有事,也顺带忘记了他的人品如何,此刻江黎在她的心目中,不过是个道貌岸然的人渣,已然轻飘飘就将他和任子阳划进了一个分类。

十七后与青春化敌为友

十七后与青春化敌为友第二集

别看她是逗笑,其实她可是知道,擎天仇在修炼体术时,元气修为是没有上升的。

话说起来,擎天仇真正修炼的时间,可是还不满一年的时间啊!

一年不到,便达到了元气境五层。

这速度,如果认真想来,实在不能说是慢的了。

“这不运气好嘛!”

回想起自己所受的数年苦难,加上在乳池内获得的机缘后,擎天仇还是谦虚道。

青茹雪那双眸狡黠的转了转后,小嘴中吐露道:“瞧你那呆样,不过雷豹可不是简单的家伙,虽说你元气境五层了,但现在要是对上他,只怕极为危险。还是趁着这段时间赶紧提升至六层,那可是元气境的一个分水岭呢!”

“嗯!”

擎天仇诚心的应了一声,他自然知道茹雪是为他好。

所以也没有说什么逞强的话,现在的他,虽然有信心与雷豹一战,但他自己也明白,胜率不过三层。

但是,若能突破元气境六层,再加上怒马凌关式。

只要能靠近雷豹,擎天仇有信心一巴掌,就把他给拍在地上去。

至于现在,他只需要时间,就能超越!

当然,这份信心不仅仅是来自于自己内心不屈的意志,更是来自于纯阳真经与天之魂印!

望着擎天仇那呆呆的样子,青茹雪捂着嘴笑了笑后说道:“那你加油吧,我要回去修行了,而且马上就快府比了,你也不要懈怠喔!”

青茹雪说完,就招呼着小姐妹们一同上山。

而从擎天仇身旁走过时,青茹雪又像是自顾自的嘟囔道:“可别让清扬长老和大家失望呢……”

“咕噜……”

那群少女走远后,卢卿咽了口唾沫后,有些猪哥般说道:“青茹雪实力又强,心底又善良,人还漂亮。”

而擎天仇却置若罔闻,望着那甩着马尾,蹦哒着向山上去的倩影,心底想到着:“大家,也包含你么?”

到是萧天盛此时回过神来,偷偷瞟了眼天仇哥后,蹑手蹑脚的转身后就想逃走。

哪知还没走出三步,就被一只手掌给拎了起来……

一旁的卢卿见事不对,赶紧灿笑的向天仇和天盛挥了挥手,说道:“诶,那个……你们俩先聊着,我好像听到师父叫我回去收衣服了!”

萧天盛闻言,白了卢卿一眼,随后朝盯着自己的擎天仇说道:“哥,对不起……”

哪知话还未说完,就被擎天仇用眼神制止,感受着脸颊上,那手掌轻轻拂过伤口的温暖。

萧天盛在隐约间,看见了哥哥的眼角腾起了几分水雾。

“你担心死哥了!”一把将萧天盛搂在怀里,擎天仇心疼道。

“哥,我以后不会这样了。”萧天盛拍了拍擎天仇的后背,嘴上故作可怜的嘟囔道。

这可怜兮兮的语气,加上被揍惨了的样子,擎天仇就是有气也提不上来了。

望了望手中的雷稞草,心中暗想道:“等我变强了,不会再让你们吃苦!”

随后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朝萧天盛说道:“好了,走吧。回去吃饭,哥给你弄烤山鸡吃!”

“哥,吃完你带我修炼把……”萧天盛嘟了嘟嘴后,突然抬头朝擎天仇说道。

“怎么,现在知道认真修炼了?”擎天仇打趣道。

萧天盛脸色一红,先是不好意思的说道:“什么嘛!”

但又望了望先前雷豹雷麟二人远去的方向,嘴里嘟囔着说道:“要是有青茹雪那样的实力,今天别说雷麟了,就是雷豹都别想欺负我们!”

擎天仇顿时被气的笑起来,大手揉了揉萧天盛的脑袋后,宠溺道:“今天的事情就别跟师父师娘说了,省的让他们担心。”

“能瞒得过才怪了……”萧天盛心中想到。

但鬼精鬼精的他,在的转了转双眸后,就像个小大人似的,右手架在擎天仇的肩膀上,得瑟道:“那当然,咱可不是小孩子了!”

而就在擎天仇与萧天盛两兄弟并肩而行,朝着山上走去时。

不远处的一颗大树后,一道苍老的身影缓缓步出,一直凝望着他们二人。

“一转眼,两个小家伙真是长大了呢……”老者缓缓抬头,望着夕阳渐下,缓缓吐露道。

随后愣愣杵立在树旁,那苍老的面色里忽而浮现出落寞,忽而浮现出欣喜,正不知在思索着些什么。

可片刻后,又有些自嘲的摇了摇头,便沿着另一条路,向山上缓缓行去。

金黄的表皮中,夹带着三分焦脆。

篝火内燃起的火光,不断洒在那鸡皮之上,照清了外溢而出的灿灿香油。

而擎天仇的洞府旁,在这一时间,顿时弥漫出了诱人香味!

太阳彻底落下了,但洞口的篝火,却烧的正旺。

“咕噜……”

而洞旁,除了那篝火中还偶尔传出几声木柴被烧裂开后,噼里啪啦的响声外,就只有一个少年不时咽下口水的声音。

“想吃?”

篝火旁,原本还盯着烤鸡的擎天仇,摇了摇手上用竹棍插着的烤鸡,抬起眉头后,朝萧天盛诱惑道。

“嘿嘿,咕噜……”

萧天盛不置可否,却朝着烤鸡傻笑了一下,只是咽了咽口水,但没有回答擎天仇。

擎天仇见状却嘴角微抬,朝着一旁的空地努了努嘴。

随后朝萧天盛说道:“喔?不想吃就去练功吧!”

“诶诶诶,别啊哥!”见擎天仇说完后张口就咬。

见状,萧天盛立马急了,赶忙出声后就向擎天仇扑去。

喔……不对,是朝烤鸡扑去!

此时仿佛天地间只剩下了他们俩,嬉笑声不断传出,震碎了天边那原本有些阴沉的天幕。

乌云渐渐散开,露出了个盘子一样圆的月亮。

二人吃的饱饱,又饮了些清泉,此时正仰躺在洞外的篝火旁。

望着月亮,萧天盛嘟囔道:“哥,你说月亮如果是个盘子,那能放多少烤鸡啊?”

擎天仇白了一眼正躺在身旁的萧天盛,想到刚才那两只大鸡腿都被这家伙给吃掉后,摇了摇头后无奈道:“有多少也不够你这馋虫吃的”

“可是有很多的话,就能跟爹娘,还有师父师娘们一起吃了吧。”萧天盛眼角划过一条泪痕,缓缓说道。

擎天仇沉默,并没有回答他。

只安安静静的躺在地上,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久后,两人都在篝火内所传出噼里啪啦的声响中,缓缓闭上眼睛后,睡了过去……

十七后与青春化敌为友

十七后与青春化敌为友第三集

第1728章合租美女

桌子上、茶几上、沙发上、地上……到处都是各种各样的垃圾袋。

整个屋子里都弥漫着一股说不出的味道,反正不好闻。

钱多多不由得皱起眉头,捏住了鼻孔。

年轻女人瞟他一眼,很不耐烦的道:“这里的条件就这样,你要是不愿意,马上走人,老娘不勉强。”

钱多多放下手,保持一下自己绅士的形象,四处打量了一下:“这里几个人住?”

“就我一个人。这房子不是我的,我也是租客,两室一厅的房子,我跟一个姐妹合租的,几天前我姐妹搬走了,就剩下我一个,所以想找个人分担下房租。”

“两室一厅……嗯,条件还不错的,房租多少?”

“主卧我在住,800块一个月,次卧600。你要是想住主卧,我可以让给你。另外,厨房可以给你用,我一般不做饭。那边是卫生间,公用。”

年轻女人一边说,一边指点着。

这女人虽然邋遢,但是说话干脆利落。

主卧的门没有关,大大的敞开着,钱多多不经意的向里面看了一眼,里面有张床,一张书桌,桌上有一台笔记本电脑,然后满屋的鞋子,被子也掉在地上,床上还放着一些内衣内裤等。

看见主卧里面那个邋遢的样子,钱多多一点都没有兴趣,“我还是看看次卧吧。”

说罢,钱多多主动向另一个房间走去。

年轻女人跟在他的后面。

钱多多推开了房门,里面的情况跟主卧差不多,一张床,一张书桌,一个小衣柜。

桌上、床上、地上,也是乱七八糟的,什么东西都有。看来那个女孩搬走之后,这屋子根本就没人收拾。

好歹这还能住人。

钱多多决定了,就在这儿住下了。

“那个……能不能便宜点,我刚出来上班,身上的钱不多,400块行不行?”

钱多多比较老练的讲着价,他身上只有一千多点的现金,除了房租之外,还要对付一个多月的生活费,有点捉襟见肘,能够省一点更好。

年轻女人立即瞪圆了眼睛:“爱租就租,不爱租就滚蛋,老娘这又不是避难所!还有两个月房租到期,你跟房东老板说去。”

钱多多很是无奈:“好吧,我先租一个月的,可以吧?”

“行。一个月的房租加水电,650块,先交后住。”年轻女人伸出了右手。

钱多多也不啰嗦,立即从裤兜里摸出了钱来,数了650块给女人。

女人接过钱,看了钱多多一眼,一向凶巴巴的面孔柔和了许多,估摸这是想到以后就在同一个屋檐下了,也就没那么不近人情了。

“我叫袁小青,你可以叫我名字,不要叫我什么小姐阿姨的。”

钱多多点头:“行。”

袁小青指着卫生间的方向说道:“卫生间是公用的,你的私人用品不能放在里面,特别是什么内衣内裤的,我看一次扔一次。”

“行。”钱多多欣然答应,“还有什么规矩你都可以说一下。”

“没了,其余你随便,别随地大小便就行。”

钱多多笑起来,这女孩儿还挺幽默的嘛。

不但幽默,而且还很漂亮。

此时此刻,钱多多跟她挨得很近,更加能够将她的皮肤五官看的清清楚楚,瓜子脸,高鼻梁,丹凤眼,樱桃小嘴,身材挺拔、丰满,标标致致的一个美人相。

跟这样的美女合租,也是一件好事。

要是她的脾气温柔点,该多好,两个人相处一定会很愉快的。

“小青……”

钱多多刚刚开口,袁小青就打断了他的话,很不客气的道:“叫我袁小青,我跟你没那么熟。”

说罢,转身向外面走去。

钱多多气得翻了个白眼,追到门口:“哎,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袁小青没有说话,连头都不回,走进自己的房间,砰地一声,重重的关上了房门。

好吧,不说也罢。

钱多多回到自己的房间,开始收拾起来,在屋子里找了一圈,终于找到了扫帚……

钱多多的动作很麻利,半个小时之后,房间里就大变样了,干干净净,整整洁洁。

嘭——

外面又响起一声重重的关门声。

有客人来访?

钱多多好奇的走出去,只见袁小青从自己的房间走出来,穿一条黑色的短裙,雪白修长的大腿很是晃眼;上身是一件粉色的吊带衫,将她饱满的身材衬托得毕露无遗,很是诱人。

一头乌黑的秀发也梳得整整齐齐,额前还有几缕好看的刘海。

两边的耳朵上还吊着精致的银色耳坠。

脚下一双恨天高,肩膀上还挎着一个白色的小坤包。

钱多多不禁呆了呆,这女人打扮起来,跟刚才判若两人,完全就是一个高级女白领的样子。

只是,她这身打扮未免太暴露了,很容易引起一些小流氓的注意。

钱多多咽了下口水,很是好心的提醒道:“那个……袁小青姑娘,天都黑了,外面有点凉,你多穿点衣服。”

袁小青甩了他一个白眼,面无表情,踩着高跟鞋,向门外走去。

“哎,你去哪儿?”

“……”

“要不,你把我的手机号记下来,有什么事情跟我打电话。”

“……”

“我的手机号是136XXXXXXX。”

“……”

袁小青脚步不停,一律以沉默作为回答,打开房门,大步走出去,砰地一声关上。

这时候,还不到晚上的九点。

“何必呢,我又不是坏人。唉……”钱多多很是无奈的叹口气,走回自己的房间。

屋里面就他一个人,钱多多到卫生间洗了个澡,还是将就那条撕破了的内裤穿在身上,要是这样子被袁小青看见了的话,多半骂他是流氓。

明天晚上才上班,上午无论如何也要去买两条内裤。

一切都收拾好了,就已经是九点半了,钱多多躺在床上,盖上被子,感觉很舒服。

只是,这么大的房子,就一个人住在家里,感觉太孤单了,要是袁小青没出门,两个人在外面看看电视,聊聊天,该多好。

这么晚了,那小妞出去做什么呢?

看电影?

逛街?

她应该还没有男朋友吧,有男朋友,家里就不会是这个样子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