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长眠

深海长眠
  • 主演:哈维尔·巴登,洛拉·杜埃尼亚斯,阿尔维托·阿玛里利亚,贝伦·鲁埃达,玛贝尔·里维拉
  • 导演:亚历杭德罗·阿梅
  • 地区:西班牙,法国,意大利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西班牙语
  • 年份:2004
雷蒙(贾维尔?巴尔登 Javier Bardem 饰)在一次跳海运动中出了意外,全身瘫痪。原本英俊壮健的他要在煎熬中度过余生。他忍受着常人无法理解的痛苦中过活了26年,已经无法领会到活着的意义。他一再申请安乐死,却无法获准。他请来律师朱莉娅(贝兰?鲁达 Belén Rueda 饰),这个女人在与雷蒙的相处中慢慢认同了他的观点,她不幸也身患绝症,二人更加惺惺相惜。朱莉娅承诺帮雷蒙出版诗集后,就和他一同赴死。   有一个少妇知道了雷蒙的经历,力劝他不要放弃生命,并深深爱上这个不幸的人。然而,这一切都无法把雷蒙从瘫痪的煎熬中重生过来。然而他还等着朱莉娅一起告别这个世界。

深海长眠第一集

青稚似乎感觉得到数暖的奔波,小家伙模模糊糊地听到数暖在挨家敲门,数暖很担心。

青稚很无力地用滚烫的小手抓了抓数暖的耳朵,很难受,每次生病都很难受,可是,不想数暖幸苦。

数暖抱紧了青稚,在大雨中说:“青稚别怕,找到大夫就不难受了。”

她知道长歌商行的对街那边还有一家医馆,数暖抱紧了青稚在雨中跑了许久,很累,很冷,可是却无法停下来,她怕青稚的病情会严重起来。

滴答,滴答,雨水从油纸伞珠尾末端淌落下去。

数暖顿住了脚步。

眼前的倾盆大雨快模糊了视线,但她却很清醒地看到,蹲坐在商行台阶那淋雨的男人。

她抱着浑身滚烫的青稚,冷漠地盯着他,两行眼泪流下来,却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

……

晟千墨是明日就要离开北川了,临别前的这一晚上,不想待在客栈里,又不能去他想去的地方,最终还是游荡到了她的商行,打算就在这待一晚上再走。

他也做好了在这淋雨一晚上的准备,却没想到会碰上数暖……而且,数暖还是抱着青稚出来的……

晟千墨在雨中缓缓地站了起来,他看到了人儿红通通的眼睛,以及她怀里昏睡的小家伙,顿时便明白过来什么,晟千墨薄唇欲张,想冲过去抱她和孩子,可多年的战场硝烟让他很快敏锐地察觉到,有人在暗处,并且是一路跟着数暖过来的。

晟千墨站在原地,拳头攥紧了又拢开,却始终一动未动。

……

其实一点都不会难过才对。

他就站在这里,他为什么会站在这里,因为还记得数暖吗?

不是。

他站在这里,看着她和发烧的青稚无动于衷,他才不是那个说要护她和孩子一生一世的晟叔叔!

他才不是!

他不是!

数暖心碎到呼吸短促,通红的双眼不再看他一眼,行动陌路一般,在大雨中与那个人擦肩而过。

蓦地,晟千墨抓住了她握着伞骨的手,他的大手笼罩住她,他才发现,数暖的手儿冰凉得很,下意识握紧了。

数暖怒视着他,嘶声喊:“放手!”

晟千墨目光沉重地盯住她,沉声开口道:“等我一会。”

他去杀个人。

晟千墨走向了数暖身后的街巷拐角,并没有给那个人反应的机会,一刀致命。

血,沿着剑的尖锐末端流淌而下,很快又被雨水冲刷了个干净。

他很清楚这是北城那边派过来监视数暖的人,杀了他,也不过只是阻止他去通风报信罢了,可这么一个人突然消失了,北城那边的人不会不起疑心的,所以他也只是暂缓了这个人去通风报信罢了。

北城皇宫的那个人,生来最是疑心,若真是他派过来的人,人被杀了,此事他不会当作什么也没发生过,因此,他必须要赶在他得知风声之前,做好应战的准备。

数暖不知道他去杀人了,可她听到了,嗅到了。

刺杀的声音,鲜血的气味。

深海长眠

深海长眠第二集

“无妨,我就在这里下车就好,你先返回,去路口等我!”楚修直接将车停在了路边,朝着秦岚说道。

“好,那你小心!”秦岚开口道,尽管知道楚修早有安排,但依然有些担心。

“嗯!”楚修点了点头,和秦岚拥抱了一下,下了车。

现在已经是春天,这一带明显是荒郊野岭,除了这条刚修的公路外,两边都是山林,山林之间,开满了各色漂亮的野花,再加上天空中万里无云,温暖的阳光挥洒下来,看上去很是清爽。

“这地方风景不错,以后有时间,可以来踏踏青什么的!”

“一会儿救出了你的小情人,你可以慢慢的带她踏踏青!”秦岚坐在了驾驶座的位置,朝着楚修吐槽了一句。

“岚姐,我和她没什么……”楚修解释道。

“行了,这话留着跟别的女人说吧,我先走了!”秦岚一副懒得理你的样子,直接启动马达,调转了一个车头,绝尘而去。

楚修无奈的摇了摇头,掏出了电话,确认了屠夫等人的位置之后,则是冲入了树林之中,朝着前方掠去。

大约奔跑了十多分钟,果然来到了这条断头路的尽头,远远的,就看到两辆黑色的车子停在那里,一辆奔驰轿车,一辆黑色的帕萨特,一名身穿皮衣的男子正靠在帕萨特车身上抽着香烟。

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任何人。

反而是在断头路的左侧,有一条踏出的小道,韩天宇等人应该是沿着小道走了进去。

楚修并没有惊动那名男子,自另一个方向绕了过去,然后沿着小道朝前掠去。

大约又走了十多分钟,楚修来到了一个废弃的小山村,从那些破败的房屋可以看出,这个小山村最少一两年没住人了,韩天宇这家伙是怎么找到这样的一处地方?仔细打量了下四周,确定没有人之后,楚修悄悄潜入了山村,山村并不算大,只不过花费了几分钟的时间,楚修就来到了村子的中央的一个广场,广场边上,种着一颗巨大的槐树,槐树的旁边,是一个老

旧的宅子,两名身穿黑衣的男子守在门口。楚修知道,韩天宇必然是进了这个宅子,看了看时间,楚修小心翼翼地绕到了后面,小心翼翼地爬了上去,这应该是眼前村长的家,虽然很是破旧,但面积极大,整体呈现一个“凹”字型,前面是一个院子

,院子的左侧是一个厨房,右侧是一个房间,正中还有三个房间。

此时,跟随着韩天宇进来的三名高手有两人呆在院子中,和几名留守在这里的手下一起抽着烟,而同样消失几天的青萝正陪着韩天宇走入了正中间左侧的房间里。

因为角度的关系,楚修无法看到房间里 的一切,但在韩天宇进去的时候,他隐隐听到了一道熟悉的惊呼声:“韩天宇?”

“呵呵,迪丽雅娜,在这里可曾习惯?”韩天宇在青萝的陪伴下走进了房间,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床上的青萝。

被关在这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地方,换成其他的女孩,怕是早就神经崩溃了,可是迪丽雅娜除了脸色疲惫一点外,并没有任何的不妥。

她的眼睛还是那样的亮,她的精神,还是那样的好。

“你将我关在这里做什么?”迪丽雅娜冷哼道。当日和楚修分开后,她刚刚将楚修被抓的消息告诉王杏丹,自己就被人从后面打晕,原本以为自己会遭遇什么,可是那些绑匪将她带到这里之后就一直不闻不问,除了每日三餐及时送上外,没有对她做任

何事情。

原本她还在想,会是谁绑架了自己,却没有想到在这里遇上了韩天宇。

“做什么?呵呵,你应该知道,我喜欢你很久了!”看着清纯动人的迪丽雅娜,韩天宇咧嘴一笑道。

“你就是这样喜欢我的?”迪丽雅娜一脸的嘲讽,不过她的心里却没有表面那般平静,这个地方可是荒村野外,要是韩天宇真要在这里对她做点什么,她该怎么办?“每个人都有喜欢一个人的方式,对于我喜欢的人或者东西,我总会想尽一切办法得到,我追了你很久,你却不给我半点机会,反而喜欢一个通缉犯,这可是大大的伤害了我,没办法,我只能这样了……”韩

天宇一副很委屈的样子,让迪丽雅娜很是恶心。

“通缉犯?”不过她依旧注意到了韩天宇话中的内容。

“哦,你可能还不知道,楚修当日当街杀人,被警察带走的路上,他的同伴为了救他,袭击了警察,造成了六死一伤,现在已经被警方通缉了,所以,你不要多想了,他不会来救你的!”韩天宇淡淡笑道。

很是得意。

“不可能,他不可能袭警!”迪丽雅娜可是知道楚修的身份,那是龙牙派来保护她的人,又怎么会袭警?

“呵呵,这世上没有不可能的事情,就比如所有人都觉得我得不到你,可是我现在不依然得到你了吗?”韩天宇哈哈大笑道,一边笑,一边朝着迪丽雅娜走去。

“你……你要做什么?”看到一步一步逼近的韩天宇,迪丽雅娜心里也逐步慌了起来。

“我在想,是将你送出去,还是留在身边……”看着近在咫尺的迪丽雅娜,韩天宇一手托着下巴,轻声叨念道。

这话让迪丽雅娜整个人都是一愣?

韩天宇想要占有她,她能理解,可是送出去又是怎么一回事?“你应该知晓你自身的价值,正好有一些人愿意花费极大的代价来得到你,如果将你交出去,我可以得到很大很大一笔报酬,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你这个样子,我又有些舍不得了,要不这样,只要你答

应做我女朋友,我就回绝了那边怎样?”韩天宇饶有兴趣地看向了迪丽雅娜道。

“我就算现在答应了你,你会相信?”迪丽雅娜嘲讽道。“当然不会,不过只要你肯吃下这个,我就相信你了!”韩天宇咧嘴一笑道,然后拿出了一颗药丸,递给了迪丽雅娜……

深海长眠

深海长眠第三集

“我也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皇冠偷取成功之后,我练习你,却就再也联系不上了,然后我也想了,这里才是生你养你的地方,这里才是你的故乡,你会喜欢的地方,所以我来了,我跟秦科说好,放弃英国的一切,来了这里,想要和你好好的在一起,但是我没想到……会是这样……”

而聂琛其实在听着这些的时候,好吧,他也得承认,自己有忍不住的扪心自问,自己是不是到底错怪了一些什么,是不是又想错了一些什么……

毕竟其实师妖儿说的这些字字句句,几乎每一个字眼,都无非是在告诉他,她是真心的爱他,是几乎用尽了整个生命在爱。

而这样一份纯净无暇的爱情,这样一个对爱情执着的人,会干出那种荒唐的事儿么?

……其实到了这个时候,聂琛又发现,好像其实原本准备责问出口的话,竟然硬是问不出来了。

“聂琛?我说的话,你都有在听吗?”

“……嗯,在听!”

“那你……你还没告诉我原因。你真的就还是那么喜欢诗浅微,觉得自己压根没有办法接受我吗?”

除了这一点,她真的想不到其他的理由的!

而在她询问的眼神里面,聂琛也连忙摇摇头,否定了她的说法。

“不是你想的那样,绝对不是,我没有拿过你和微微比较,你们两个人对我来说,都有一定的分量,但是谁该在什么位置上,我还不至于分不清。”

“……那到底是怎么了?明明之前我们不是好好多么?”

“嗯……那现在换我问你,你能真心回答我的问题吗?”

“当然,你问,我绝不隐瞒。”

偷皇冠这种大事儿,她都跟他说了,几乎攸关生死了,那么还有其他的什么事儿,是不能说的?是不能对彼此抛白的了?

“我和秦科……对你来说,哪一个更重要?”

那天晚上,她和秦科说的话,其实也依旧是一个刺,一直都刺在他的心头上,一直都让他无法忘记,也一直都在让他隐隐作痛哇。

“额?怎么会这么问?”

“你回答就好。”

“……我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就好像你刚刚说的一样,我和诗浅微对你来说,也都重要似的,你和秦科对我来说,也是一样的啊,一样重要,一样的让我在乎。但是我也会分的很清楚,谁该在什么位置上。”

秦科?秦科是大哥哥!

但是他不是哥哥,她是她想要共度一生的那一个人,是她想要用尽所有的精力和时间去爱一辈子的人。

“重点?”

“什么重点?”

“我和秦科,你都分别放在什么位置上?”

“……秦科是哥哥,你是我想要的男人,这个你不应该早就知道的?”

挣扎了一下,她还是将这番话给说了出来,并且其实说这样的话,也真的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啦,所以她也硬是忍不住的红了脸。

聂琛也是一样,其实这番话从她的嘴巴里面,亲口听到她说出来,感觉是完全的不一样的,触动也是完全的不一样的。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