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社会

黑社会
  • 主演:任达华,梁家辉,古天乐,林雪,张家辉,张兆辉,林家栋,王天林,谭炳文,邵美琪,姜大卫,尤勇智,黄浩然,车保罗,吴廷烨,郭锋
  • 导演:杜琪峰
  • 地区:中国香港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05
香港最大黑社会帮会“和联胜”举行两年一度的办事人选举,阿乐(任达华饰)与大D(梁家辉饰)作为两大地区领导,暗地里展开争夺宝座的努力,一众有投票权的元老亦为自身利益而明争暗斗,选举因此相当不顺利。   结果,阿乐再次获选成为办事人,满心不服的大D决定挑战帮规,他要抢夺到象征最高权力的信物龙头棍,组织新帮会。五名小头目(古天乐、张兆辉、张家辉、林雪、林家栋饰)牵连其中,为争夺龙头棍展开连番内斗。最终鹿死谁手,一切不得而知。

黑社会第一集

白若竹眉毛挑了挑,“或许他背后还有其他人,我想以一个在天皇眼皮子下面的皇子的身份,他没太多的机会去暗中布置那些势力。”

“那会是什么人?”普如急忙问道。

白若竹摇摇头,“还不清楚,但总是有迹可循的。”

普如点点头,“也不知道大皇子何时回来,等他回来,我找机会见见他吧。”

“不用了,我怕他对你下毒手,如果真跟我猜测的一样,他肯定是故意躲着你的,如果躲不过恐怕要狗急跳墙了。”白若竹眯起了眼睛,“能放火添油,还有什么做不出的?”

普如脸色有些不好看,突然他双手合十朝白若竹鞠躬行礼。

“贫僧是方外之人,本不该管这些凡俗之事,但实在不能任由歹人作恶下去了,否则到时候该有多少无辜之人受到牵连?”

“大师放心,扶桑皇室的事情虽与我们无关,但对方三番两次的派忍者刺杀我们,还伤了我的同伴,我也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们。”白若竹说道。

普如没想到白若竹不讲什么道义,也不讲什么善恶是非,只是坦然的说自己人受了欺负,自己就是睚眦必报,倒是坦荡的很。

“多谢白大人。”普如眼中多了赞赏之色,这样的人比那些道貌岸然的扶桑官员可爱多了。

白若竹送了普如回屋,又给他留了点药,这才返回了驿馆。

刚到门口,就见江奕淳急匆匆的出来,见到她才松了一口气,但很快脸上露出愠怒之色,“你怎么自己跑出去了,万一神宗一派人埋伏你怎么办?”

“我就是一个人才好躲避啊。”白若竹因为普灯大师重生的事情心情很好,脸上多了笑意,但很快她发现江奕淳寒着脸是真的生气了,急忙换上了认真之色。

“好了,好了,以后我至少带上剑七好吧?”白若竹先投了降,因为他发脾气也是担心她,怕她会有危险。

江奕淳脸色微霁,“到底什么事情,你怎么走的那么匆忙,亦紫为你提心吊胆半天了。”

白若竹心中有些歉疚,她当时是太急了,只想起那小和尚不对劲,又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才走的那么急。

如今想想,亦紫也没得她什么解释,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呢。

“我这就跟她说去。”白若竹快步走进了驿馆。

亦紫就在屋门口,一看到她立即冲了过来,“主子,你没事吧?”

“是我太着急了,也没跟你说清楚,没事,我就是有点事情要跟普如大师交待。”白若竹说着摸了摸亦紫的头,“害你担心了。”

亦紫甜甜的笑起来,“可吓死我了,不过更可怕的是……”

她说着声音小了下去,眼角偷偷瞄了江奕淳一眼。

白若竹明白过来,肯定是江奕淳回来找不到她,问了亦紫就掉着脸放寒气,把亦紫给吓坏了。

她使劲白了江奕淳一眼,刚刚还屁屁她来着,到底是谁吓坏了人家小姑娘啊?

见白若竹没事,亦紫和剑七就到外面守着了,白若竹和江奕淳进屋说话。

江奕淳换掉了外衣,白若竹帮他拿了居家的干净衣服,一边帮他穿,一边低声说:“你知道我今天见到谁了吗?你肯定想不到。”

“谁?断念上岸了?”江奕淳猜到。

提到断念,白若竹才想起那个少年,也不知道他的腿练的如何了。之前船在码头被抢劫时,他没有出现,恐怕并不在附近海域。

魏薇那丫头最近都住在官船上,好在黑老大他们只是抢劫货物,魏薇和一些女眷都在下层船舱,没出什么事情。

“不是,我去招提寺怎么可能见到断念呢?”白若竹笑笑,“他如果能行动自如了,也该是找魏薇,两人一起过来驿馆看大家。”

江奕淳换好衣服随意坐在桌边,倒了一杯茶喝了起来。

他想了片刻,“猜不出来。”

白若竹抿嘴笑笑,随即把她和律心接触的事情讲给了江奕淳听。

好半晌江奕淳都没说话,白若竹唤了他两声,他好像在走神,又似乎太过震惊了。

白若竹暗怪自己讲的太直接了,阿淳到底是古人,未必这么轻易就能接受死人借尸还魂这种事情。

可她自己又何尝不是借尸还魂呢?想想不由有些心酸。

“是不是多做善事,死了就会有重活一次的机会?”江奕淳的声音很轻,好像是在自言自语。

白若竹愣了愣,突然恍然大悟,心脏猛的抽痛了一下,眼眶也湿润了起来。

他是怕解不开血脉诅咒,迟早要面对死亡,他不舍得她和孩子,所以听了普灯大师的事情,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能不能有重活一次的机会。

泪水盈眶,已经模糊了视线,白若竹微微仰起头,努力不让眼泪流出来,可到底眼泪不受控制的滑落。

她转身去收拾衣服,接着背过去的时候,悄悄擦掉了脸上的泪痕,可这么一擦,眼泪又不受控制的滑落了。

“你说普灯大师变成了几岁的孩子?”江奕淳突然回过神来,对着白若竹的背影问道。

白若竹强忍下泪意,努力让自己声音正常的说:“七岁,但那孩子身体不好,看着像五、六岁。”

江奕淳又半天没说话,白若竹去收起了他的外衣,飞快的看了他一眼,不想他依旧在出神,脸上的表情十分挣扎,似乎在为什么事情而纠结着。

她心里又抽痛了一下,他在想如何去做善事吗?

可是她不打算选这条路,她赌不起,不是谁都有机会重活一回,万一不行,她就永远的失去他了。

江奕淳没有注意到白若竹哭了,他这会儿有点烦恼,万一他也像普灯大师那样,重新活回来却变成了一个几岁的孩子,那他该怎么跟他家女人在一起,她会嫌弃他比她小太多,变成了个奶娃娃吧?

“别多想了,有些事情玄之又玄,哪里是我们能看透的?”白若竹开口说道。

江奕淳抬头,突然发现她眼眶有些发红,急忙起身上前,一把搂住了她,“别乱想,我会活下来的。”

黑社会

黑社会第二集

魔意旋涡旋转个不停,天象也引之生出无尽变化。

雷声隐隐,云层越来越黑,压的归墟众生喘不过气。

即便是在太古魔界,堕落魔龙都无法和魔族的人共存,人间又什么时候见过如此强盛的魔意。

我有点担心傲风以堕落魔龙之躯降临归墟会不会引发什么大乱子,就在这时,元凤祖师曦和和始麒麟晏拓携手朝空中飞去。

阿黎也想飞过去,被我一把拉住。

曦和在空中化为七彩烈焰凤凰,晏拓也显化出始麒麟神兽形态,随后麒麟和凤凰相继没入傲风引发的魔意旋涡之中。

魔意旋涡在吞噬了两大神兽之后,旋转的速度越来越慢,像是承受着重压。

终于,旋涡溃散,一声龙吟破开黑雾显形。

身化堕落魔龙的傲风身长数千张,黑云翻墨,搅动了整个归墟的天幕。

魔意还在溃散,渐渐的向下沉淀。

如果沉入归墟境内,肯定会对生活在归墟洪荒万族造成影响。

“我知道魔道教义有教无类,傲风已经堕落入魔,难道魔道还要再接纳他回归墟么?”天师张道陵提出质疑。

“张天师,傲风虽然堕落成魔,但是内心依然属于魔道,他要走魔道不留,他要来我魔道也绝不会拒之门外。”我说道。

“这是魔道内事,我本不应该多言,只是看这滔天的魔意,只怕魔龙一旦降临,会伤及无辜。”张天师说道。

“无妨,魔道自有对策。风主何在,九天神风涤荡云层。”我对风主下达命令。

“遵命。”

风主领命,立刻以无上神通,召唤出暴风领域,集合归墟东西南北四种风之法则之力,倒卷向天幕吹去。

原本向下沉淀的魔意,被浩荡神风冲击,再度返回虚空。

与此同时,曦和所化的七彩烈焰凤凰在虚空之上降下一片火海,把魔意纷纷烧成灰烬。

始麒麟兽吼连连,以大地守护之力压制傲风体内疯狂汹涌的魔意,伴随着傲风在天幕遨游。

傲风堕入魔障深渊之后,本来已经断绝了和其它两大神兽的灵魂交流,现在随着魔意散尽,他的神魂终于被两大神兽所唤醒。

魔意越来越少,最终消散殆尽。最终一声龙吟过后,傲风化为黑衣男子,和晏拓、曦和三人一起走下云层。

“傲风拜见魔道祖师。”

“傲风,欢迎你回来,归墟永远是你的家园。”

和我见礼过后,傲风走向阿黎。

两人视线一相接,整个世界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阿黎睁大美眸不让泪水溢出眼眶,可是,这眼泪蕴含了太多的思念和柔情,根本无法抑制。

咬着嘴唇只坚持了片刻,眼泪便已决堤成海,泣不成声。

我第一次见到阿黎的时候她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我见证了她从青涩少女长成绝美圣洁的月神。

从情窦初开,到情根深重。

傲风始终陪在她身边,所爱隔山海,山海皆可移动。

生死相随,不离不弃。

阿黎是幸运的,她并没有爱错人。

当傲风战死空桑山的时候,归墟的月色染上了浓重的悲伤。

“月神陛下,你的战士回来了,以后我又可以载着你遨游天空了。”

阿黎擦掉眼泪,又伸手去抹去傲风脸上的泪。

“你一个大男人,为什么比我哭的还凶?”

“因为我爱你啊。”

听到傲风说出这句情话,阿黎再也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和傲风紧紧相拥。

在二人身后,晏拓悄无声息的牵起了元凤祖师的柔夷。

曦和自顾身份,哪里想过晏拓会如此大胆。挣脱了一下,晏拓反而抓的更紧,索性抿嘴一笑任由他牵着。

傲风和阿黎的见面,不知多少人被触动心灵。这便是有情的魔道,这便是有情的人间众生。

接下来的一整天,人仙两道都在无名宫内和魔道一起讨论如何应对三大浩劫之地和四灵神兽天谴军。

三大浩劫之地的威胁还在其次,最主要的威胁还是来自于四灵神兽天谴军。

傲风的归来,让魔道又抗下一道杀劫,三大混沌神兽联手迎战白虎神兽。

朱雀由我应对,鲲对付玄武,仙道的周天星斗大阵锁定青龙。人道和人族联手,应对层出不穷的人间乱象,并随时支援各处战场。

女帝不能轻动,因为一旦天道之战正式上演,六道轮回大阵肯定要承受前所未有的重压。  战略虽然是这样部署的,但是具体的战局还要看四灵神兽天谴军到底有多少兵力参战。而且在针对四灵神兽本尊的战斗计划中,除了鲲能力压玄武之外,我们都没有

多少胜算。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场战争肯定会死很多人,至于死伤多少无人能够计算。我们每一个人都有劫数在身,随时会在战斗中死去。

我们所能做的,便是踏着战友的尸体,不倒最后一刻决不放弃。

天灭众生易,众生灭天难。

战天不仅要联合众生之力,同时也要看自己究竟有没有和天争锋的勇气和决心。

只有下定决心,齐心合力,方可把人间三界集合成一股强大不可逆转的力量,正所谓民心所向天道为之退让。

鬼神冥冥,自思自量。

到了夜晚,人仙两道相继归去,鲲没有走,潜入北冥海中。

北冥海可以直通阴司冥海,鲲留在这里来去自如。

一直留在北冥海深处的柳芝茸趁机拜访鲲,请教神通修行之法。柳芝茸曾是归墟洪荒相柳族圣女,归墟又是鲲的玄关所化,她和鲲之间的关系要比我们更加亲近。

从道理上来讲,柳芝茸和鲲才是一个世界的人,只不过辈分不同相差了数不尽的千年。

……

归墟神殿,姜雪阳的房间。

白天只顾着和众神商议大事,对于我的私事一点也没有提,只在我送仙道祖师得娇公主离开的时候告知她元睿产子的事情。

现在一切安定下来,我来雪阳的房间向她阐述那场发生在宇宙虚空深处的神魔之战。

说完那件令人心头无比沉重的战事,雪阳问起了我的孩子。

“姑娘叫做谢秣,儿子叫做谢陵。”

“谢秣陵?”

“嗯。”我点点头。

雪阳满脸赞赏,又问道:“名字谁取的?”

“蒹葭取的女儿的名字,姽婳取的儿子的名字,最秒的是,她们两人根本不在一起,却能同时想到一块去。”

“呵呵,谢岚我真为你感到高兴,道祖的一生太苦了,当初我还真担心你会重走他的覆辙。”

“我永远也成不了他,道祖是顶天立地的英雄,而我只想做爱人心中的英雄。”

“嗯,在我心里你比他还要英雄。”雪阳不假思索的说道。

“嗯?”

自知失言,又被我眼神逼问,雪阳脸色一红转过身躯。

而我却不再想从前那般,任由她一个人冷静,直接上前一步从后面揽住她细软的腰身。

“雪阳,当初姽婳答应过我一件事,一直没有做到。天道之战,生死未卜,我不想人生中留下这桩憾事。”

“姽婳答应你什么?”

我在她耳边轻语,羞得雪阳脸红如血。

“谢岚,我觉得我们现在很好。你知道吗,对我来说最珍贵的时光便是终南山你跟我学道的那些日子。我从未想过有天会真的和你发生什么,对我来说只有八个字。”

“什么?”

“君若安好,便是晴天。”

“那我若是不好呢?”我笑着问道。

我只是随口一说,却不想雪阳的泪珠子瞬间落了下来。

她紧紧的抱着我,责备我不该乱说话。

可能当时我便有了这样的预感,所以才会口无遮拦的说出了这句话,谁知一下子戳破了雪阳的心防。  再坚强的女人,都有脆弱的一面。在我怀中,雪阳哭的手足无措……

黑社会

黑社会第三集

皇上对女色没什么偏好,加上政务繁忙,每个月翻牌子的次数很少,就是按规矩初一十五到皇后宫里的次数也减到只有每月初一才去。如果皇上沉迷女色,去了其他人的宫里,皇后自然可以去找太后做主,或者让言官谏言。可偏偏皇上一个月翻牌子都极少,常常在御书房待到深夜,她就是心中不满也是没有办法的。

而这个月皇上也只去了她那一次,便同样去了许美人那一次,在加上许美人如今气色极好,一下子就刺痛了皇后的眼睛。

白若竹看出皇后的神色,心中暗叫糟糕,这许美人没什么心机,所以到现在还是美人的位份。但她心地纯良,懂得知恩图报,白若竹实在不忍心她被殃及。

“许美人,你不懂医术不要乱说话,白若竹即便治好了你,不代表她不会误诊,你待在这里也帮不上忙,速速退下吧。”皇后板着脸说道。

白若竹急忙朝许美人微微摇头,还是许美人身边的嬷嬷会意,急忙扶了她退了下去。

“太后驾到!”外面小太监尖着嗓子喊道。

转眼间太后便进了大殿,皇后和白若竹相继行礼,太后和气的让二人平身,然后问皇后:“哀家路上就听了个大概,吕嫔如何了?”

“说是误诊开错了方子,如今毛院使他们还在救治。”皇后答道。

“怎么会误诊?哀家的身子一直是若竹调理的,她医术哀家信的过。”太后出言力挺白若竹,语气十分的肯定。

皇后心中更加不悦,“母后还是先看看证据再说吧。”

这时,景胜从屋里钻了出来,凑到白若竹跟前小声说:“师父,你那张方子后面被人多加了一味药落蓉根,而且加了五钱。”

白若竹瞳仁微缩,这是故意要陷害她啊。

“师父我也有摘抄你的方子,已经派了放心的人去取,拿来就能证明你的清白了。”景胜又说道。

白若竹微微摇头,毛院使他们大可说景胜是她的徒弟,景胜是故意包庇她的。

“先不急,先救人要紧。”白若竹说道,又看向太后和皇后,“求太后、皇后恩准微臣先救治吕嫔,之后我必当给二位一个合理的解释。”

皇后还想阻止,太后却抢着说:“救人要紧,你去吧,切莫让吕嫔出事。”

“母后!”皇后要阻止,太后朝白若竹使了个眼色,示意白若竹赶快进去,外面有她来顶着。

白若竹会意,和景胜冲进了屋里,身后传来皇后对太后决定不满的辩驳,但好在皇后还不敢跟进去硬赶白若竹出去。

屋内卫彭勃一看到白若竹就大叫:“白若竹你还有脸出现,你看看你把吕嫔害成什么样子了?”

吕嫔看到白若竹,眼中露出恨色,“你、你……”

她一句话没说出来,就两眼一翻昏死了过去。

白若竹和吕嫔认识没两天,她也知道这种情况下没理由要求吕嫔完全相信她,但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不过不舒服归不舒服,医者仁心她是不会忘的。再说了,就算赌一口气,她也要救活吕嫔,让吕嫔知道自己误会她了。

“糟了,吕嫔昏厥了,她肠胃太差,搞不好会……”毛兴才焦急的大叫起来。

卫彭勃急忙看向吕嫔,脸上不由白了几分,他是想利用吕嫔陷害白若竹,可却不敢弄死吕嫔,他没想到吕嫔的肠胃已经弱到了这样的程度,他那五钱落蓉根对吕嫔的肠胃来说太重了些!

要害他人,六钱落蓉根即可,他还跟吕嫔减了一钱,就是不想闹出大事来,却不想吕嫔的情况超出了他的预计。

“都滚开,别妨碍我救人!”白若竹见两人有点事情就傻愣住了,一股火气就冲了上来,她过去一把推开了毛兴才,景胜也急忙跟过去,推开了还在发愣的卫彭勃。

白若竹一边给吕嫔下针,一边说:“我知道有人想害我,我白若竹行医多年,落蓉根这种东西岂会用错?寻常人用六钱落蓉根便会出现此状,害我的人下了五钱,以吕嫔如今肠胃的情况,三钱就能害她不轻了,如今多了二钱,是要她的命啊!”

“我知道某些人看不惯我,但医者仁心,仅仅因为看不惯某名大夫就去害无辜的病人,这是医者所为吗?这样的不配做大夫,更不配做一名御医!”白若竹气愤的说道。

卫彭勃回过神来,急忙压下了心中的惊慌,瞪着白若竹说:“你这话什么意思?你自己开错了方子害人,反倒乱攀扯他人?老夫不与你废话,你就等着坐大牢吧!”

白若竹冷笑起来,她斜眼扫了卫彭勃一眼,“那咱们就看看到底谁去坐大牢吧。”

说完她不再理会卫彭勃,把针一一拔了下来,又给吕嫔嘴里塞了一颗解毒的药丸。那落蓉根和其他药相冲,产生了毒性,用解毒丹最快最有效。

毛兴才刚刚倒是开了解毒的方子,只可惜下面的人又要抓药又要去煎药,还不知道多长时间能送来,显然没有白若竹的药丸更有作用。

果然没一会儿,吕嫔的脸色好看了几分,人也慢慢的醒转了过来。

接下来便吃药调理了,白若竹大大的松了口气,如果吕嫔出事,她即便证明了清白,心里也会多个疙瘩。她看了眼毛兴才开的方子,确定无误,这才没再开新的方子出来。

毛兴才竟然的看向白若竹,问:“你刚刚给娘娘吃的什么?怎么这么快就见效了?”

“是一般的解毒丹,落蓉根和其他药物产生了毒性,好在毒性很弱,这种解毒的药丸刚好有效。”白若竹说道。

“难道你那药丸能解不少毒?”毛兴才激动的问道。

白若竹不知道他追问这个做什么,淡淡的说:“一般不太厉害的毒可以,厉害的毒则要对毒下药。”

这时吕嫔已经清醒了许多,她怒目看着白若竹,问:“是不是你把我害成这样?我刚刚差点……差点死了!”

白若竹默默叹气,“下官并没有开错方子,至于谁在暗害娘娘,想来今日之内一定能查个水落石出。”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