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现拿破仑

重现拿破仑
  • 主演:未知
  • 导演:Jesse Handsher
  • 地区:美国
  • 类型:纪录片
  • 语言:法语
  • 年份:2018
军事纪录片. 滑铁卢战役200 周年纪念日当天,数千名历史爱好者再现了这场史诗之战。但只有一人可以扮演拿破仑。

重现拿破仑第一集

“难道是有什么障眼法?”凤泽说道,目露疑惑。

闻言,环视着眼前的一片废墟,灵缺走上前,眸光微眯。

想了想,灵缺当即拿出一把匕首,匕首划破手心的瞬间,鲜红的血顺着掌心飞出,在灵力之中,化成一道红色的血光,划过废墟的瞬间。

整个废墟,瞬间爆发出耀眼的金色光芒,神秘的金色纹络铺满整个大地,隐藏了百年的阵法,闯入视线的瞬间。

所有人的面上瞬间一惊!

“感受到了,他的气息,下面,他在地下!”夜轻羽说道,在感受到那熟悉气息的瞬间,眼泪瞬间划破了眼眶。

百年,她终于感受到他的气息。

“我去,难怪整个荒人界都察觉不到这臭狐狸的气息,原来是这混蛋用阵法隔绝了自己的气息。”离烨惊诧道。

然而,不等夜轻羽上前,下一瞬,却被灵缺拦住。

“不能靠近,这阵法,这阵法.......”看着眼前神秘古怪的金色纹络,灵缺说道,面上升起满满的担心之色。

“为什么不能靠近,他就在下面的,我想他,我要见他!”看向灵缺,夜轻羽湿着眼眶说道,早已经等不得片刻。

“轻羽,他已经就在这里了,跑不了,所以,你先不要着急,有一点,我必须要去确定一下。

这个阵法只有灵魂才能进入。

你们先在外面等着,守着我的本体。

我先灵魂出体进去看看墨夕到底是不是在里面。

如果是,我一定把他带出来,好吗?”按着夜轻羽的肩膀,掩盖着心中的担心,灵缺温和道。

看着灵缺,流着眼泪,夜轻羽终于,松开了手。

灵缺点了点头,双手施法的瞬间,灵魂瞬间飞出了体外,飞入了阵法之中。

夜轻羽和公孙千月当即扶住了灵缺的本体。

与此同时。

灵缺的灵魂飞入阵法之中,面上只剩下满满的凝重之色。

灵魂一点点下落,越来越接近阵法的中央,淡淡的银色星光,弥漫了整个视野。

终于,阵法的最中央,无数光芒之中,那一抹熟悉的红色身影瞬间闯入了灵缺的视线。

一袭妖冶的红衣,银色的发丝微微浮动,绝美至极的少年,闭着双眼,沉睡在阵法之中,一动不动。

他那苍白至极的面上,手臂上,脚踝上,皆布满诡异的红色纹络,随着点点灵魂气息,顺着纹络,流入阵法之中,少年的身影一点点变得虚无缥缈,好似随时会消失。

明明是百年不曾找到人,如今,看到这家伙,灵缺却忍不住想要一脚把这混蛋踹飞。

“墨夕,你是不是傻!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看着阵法中,那一抹熟悉的红色身影,灵缺骂道!

闻言,阵法之中沉睡着的身影,缓缓睁开双眼,昔日那双幽蓝色的眸子,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红色。

“你来了。”睁开双眼,墨夕淡淡道,眸中升起一抹淡笑。

“这是灵魂献祭,完成之后,即便你是妖帝,也一定会魂飞魄散,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看着墨夕,灵缺说道,

重现拿破仑

重现拿破仑第二集

运气这么背?

杨言心里有点犯怂,下意识的就想要赶紧离开。

但是,他肚子偏偏又不争气的咕咕叫个不停。

生意那么好,每天来来往往这么多人,彼此又没照过正面,应该不会记得了吧?

杨言一边说服自己,一边大着胆子走过去。

恰在此时,那个老板娘正好把脸转过来。

看到杨言!

然后一下子就愣住了。

这不是在做梦吧?

苏叶下意识的揉了揉眼睛。

上一次在这看到杨言后,她天天都来这守着,只希望上天垂怜,让自己再一次遇到他。

现在上天仿佛真的听见了自己的祷告,这个男人正推着单车朝自己走过来。

一时之间,眼前一片模糊。

是他!

真的是他!

那个让自己朝思暮想的男人。

她顾不得什么矜持,拔腿朝杨言跑去。

在一边的服务员看着自家老板突然朝外面跑去,好奇的伸头出去看一眼。

“妈的!那个吃霸王餐的又来了!这还上瘾了?”

见老板已经冲过去了,他也吆喝一声:

“兄弟们,上次吃霸王餐还把老板弄哭的家伙又来了!跟我去逮住他!”

他这一吼,店里一群人就冲了出去。

杨言看见那个女人又追来了,后面还跟着一群拿着端茶盘子的服务员,眼神都变了。

卧槽!

什么情况?

杨言撒腿就跑,边跑边往后喊:

“至于嘛,不就十六块钱吗?我给还不行吗?搞出这么大的阵容,出场费都不够!上次我真不是故意的啊!好好的做生意不好吗?再怎么说我也是一个回头客啊!这次一起给不好吗?”

“娘的!你小子有种别跑!敢吃我们的霸王餐?还敢把我们的女神弄哭!别跑,老子逮着你不卵都给你打爆。”

后面有个五大三粗,疑似厨师的汉子抄着擀面杖边跑边骂。

他们这一说,杨言跑的更快了。

不快不行啊!

没听见人家说,要把自己卵都打爆吗?

我勒个去!

不就是十六块钱吗?

这店这么大,气量也太小了吧!

不过想追上我,可没那么容易。

哥可是有单车的人。

杨言上了自行车,后面的苏叶立即就跟不上了。

见到杨言一溜烟就没了踪影,她只能弯着腰,大口大口的喘气。

后面的人跟上来看着满眼泪水的老板,虽说觉得有些奇怪,但也只能安慰道:

“老板,你放心,下一次那家伙再经过的时候,我们一定会抓到他的。”

此时,已经骑着自行车跑远的杨言,正在赌咒发誓的说道:

“老子一定要考驾照,下次开着车走你们店门口过,肯定没人注意。”

杨言回到家,周含韵正坐在沙发上,一双笔直的大长腿一晃一晃的,让他有些眼晕。

这不科学啊!

工作狂人周含韵居然会这么早回家?

“你回来了,和我去见我爷爷吧!他老人家要见你。”

周含韵看着杨言说道,语气难得有些温柔。

“为什么想到要见我?”

杨言有些不解的问道。

上一次闹出那么大的事情,按道理应该像远离瘟神一样的远离自己才对啊!

“周氏地产因为你的缘故,这次算是暂时渡过了难关,爷爷想好好谢谢你,所以叫我带你回家去。怎么,你不愿意?”

周含韵咬着嘴唇说道。

杨言想了想,终于点点头:

“行吧!等我换一件衣服就和你过去。”

不一会儿,杨言便换好衣服和周含韵一起上了那辆酒红色的宝马。

杨言依然是坐在副驾驶位。

周含韵看了他一眼也不点破,两人便驾车飞驰而去。

车开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又来到那栋给杨言留下深刻印象的周家别墅。

一进门,他便看见老爷子在院子里听着京戏,喝着早茶。

“来了?过来坐吧!”

老爷子笑眯眯的说道。

“爷爷!”

“老爷子好!”

杨言和周含韵向周老爷子恭恭敬敬的问了声好,这才坐在他跟前的椅子上。

“你做的事我听小含韵说了。这次真的谢谢你了。我老了,不中用了,现在是条猫是条狗都敢在我周家头上撒野了。”

“我一个半截入土的老头子倒还无所谓,就是放心不下小含韵。这几年,实在是苦了她了。他的那些叔伯又全是酒囊饭袋,自从亦铭出事后,他们便挥霍的越发变本加厉。难怪人家都说,富不过三代!”

“咱们周家小辈里,现在能撑起场面的,也就只有小含韵一个。现在周家的这副重担,全都压在她的身上,我知道你是有本事的人,如果在你不为难的情况下,就多帮帮她吧!”

周老爷子目光灼灼的看着杨言,带着一丝恳求。

“爷爷!周家会好起来的,我一定不会让您的心血就这么垮了的。爸爸的事,我早晚有一天也会调查清楚的。”

周含韵双目发红,有些哽咽的说道。

她的目光之中,满满的坚强与决绝。

“老爷子您的身子骨还硬朗着呢!肯定能看着周家重新崛起。您就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让含韵受欺负的。就算受欺负,也只能是我欺负她,别人谁都不行。哈哈!”

杨言胸脯拍得啪啪直响,算是给出一个承诺。

“谁要受你欺负了?哼!”

“哈哈!这样最好,这样最好!你们小两口的事,我这个老头子就不多问了。今天叫你们过来,是有事情要跟你们交代。”

周老爷子老怀大慰,笑呵呵的说道。

随即,他又对周含韵说是一句:

“去,给我把他们一个个都叫出来,老头子今天我有话要说。”

不一会儿,周含韵的几个叔伯全部出来了。

原来,他们昨天便被老爷子叫了过来,该交代的也跟他们说交代清楚了。

就等着今天早上当着周含韵的面,在所有的家族成员面前,正式再说一次。

周老爷子不愧是周家的擎天柱,还是很有威信的。

他轻轻地敲了敲跟前的金丝楠木根雕茶几,中气十足的说道:

“今天起,周氏集团在外的一切事务,全权由含韵负责。你们四个给我老实听着,以后,周氏集团的事,我不允许你们插手。作为交换,你们几个的股份分红提升到百分三十。”

老爷子说完,便把目光落在大儿子身上。

重现拿破仑

重现拿破仑第三集

第二百一十三章我上次就该捅死他

贺寒川看着向宇,凉凉地说道:“你该庆幸你是向晚哥哥。”

“我一直庆幸有这么好的妹妹!”向宇瞪着他说道:“可惜栽在了你这个王八蛋头上!”

这时,刚好有几个人过来找贺寒川,听到向宇这话,一个个噤若寒蝉,也不知该走还是该留。

要是走吧,好不容易才见到贺寒川一面,实在是不甘心。但要是留吧,这场面又实在不合适。

“向宇,你疯够了没?!”林娜璐这次也不遮遮掩掩了,直接拧着向宇耳朵说道:“跟贺总道歉!”

当着这么多人面让贺总难堪,要是他回头把这笔账记在晚晚头上怎么办。

向宇疼得龇牙咧嘴,也不挣扎,但也不道歉。

“几位找我什么事?”贺寒川瞥了向宇一眼,没再理会他,而是问在一旁还在纠结的几人。

几人早已人到中年,那个年纪最大的,看起来比向建国年龄还大一些,但在面对贺寒川的时候,却恭恭敬敬,还带着些许谄媚和畏缩。

“许久不见,来跟贺总问个好。”其中一人说道。

向晚垂了下眸子,然后站起来说道:“嫂子,哥哥,我们换个地方坐吧。”

贺寒川谈生意她不方便在旁边听,刚好她也有事情想单独跟哥哥嫂子说。

“走走走,去那边,那边没人!”向宇指着离这里最远的一张桌子,也不用向晚跟林娜璐推,直接单手转着轮椅往那边走,巴不得离贺寒川远远的。

向晚担心他这样控制不好方向,会撞到别人身上,快走几步到了轮椅后面,推着他往那边走。

林娜璐则跟在两人身旁,眼里尽是无奈。

“我怎么不记得见过几位。”贺寒川看着向晚渐渐消失在人群中,手指搭在桌上,轻轻敲着。

几人面面相觑,其中一人站出来打哈哈,“贺总每天接见那么多人,不记得我们也正常。”

一般情况下,没人会这般刨根究底地问,直接顺着‘好久不见’那句话就接下去了。

要是高兴,就多说几句,不高兴就少说几句,也没有像贺寒川这般明摆着拆台的。

“哦。”贺寒川站起来,从侍应生托盘中拿起一杯香槟,摇晃着问道:“那几位有事吗?”

那个年纪最大的人讪讪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

“没事我就先告辞了,我有些急事,抱歉。”贺寒川拿香槟冲几人晃了一下,喝了一口,算是给几人赔礼道歉。

他本是要起身往向晚

向晚推着向宇到达最远的那桌后,拉开椅子坐下,然后示意林娜璐也坐下。

“有事说?”林娜璐问道。

向晚点了下头,“等婚礼完后,我就要走了,去……”

“婚礼完了就要走?去哪儿?”向宇没想到她会说这些,一下子变了脸色,“你自己走还是跟别人一起走?是不是贺寒川那个混蛋要把你带到哪儿关起来,不让我们见你?”

不等向晚回答,他转动着轮椅就朝贺寒川那边走,“贺寒川这个混蛋,我去找他!”

“找他干什么?”向晚轻叹口气,抓住轮椅。

向宇眼底一点点爬上血丝,“你松手!这个混蛋,我上次就该捅死他!”

“你能不能安静点听晚晚说完?”林娜璐皱着眉说道:“晚晚,到底怎么回事?”

向晚把向宇拉回原位置,“贺爷爷觉得我跟贺寒川在一起,会损害贺家的利益,所以今晚他会让人带我离开。”

听此,林娜璐紧皱的眉头并未松开,欲言又止。

向晚抿了抿唇,说道:“嫂子放心,我都跟贺爷爷说好了,他的人带我离开,而且他也会保证贺寒川不会对你跟哥哥做什么。”

她的解释让林娜璐有些难堪,妆容都挡不住她发红的脸。

“嫂子不用为此觉得内疚或者难堪,你已经对我够好了。而且你是两个孩子的母亲,我哥又这般不识大体,你多考虑些也是人之常情。”向晚说道。

林娜璐眼眶有些发红,轻声道:“我跟你哥欠你太多了,要不是贺总拿我们做要挟,你也不用过得这么痛苦。”

“怪不得你们,这件事归根结底,还是我跟他之间的恩怨,只是连累了哥哥跟嫂子。”向晚说道。

从听到向晚要走的事情到现在,向宇一声不吭,只是眼底的血丝又多了很多。

“晚晚能离开贺总身边是好事,你这是什么表情?”林娜璐瞅了他一眼,想故作常态,但泪水却吧嗒一下掉了出来。

只因为两年前的一场车祸,晚晚就承受了那么多她不该承受的东西,现在也不知道能不能顺利离开?要是顺利离开了,也不知道以后会过得好不好?

“……他们要把你送到哪儿?”向宇紧紧攥着拳,抬头看向晚的时候眼底尽是血丝。

“还不知道,没跟我说,但不会是B市。”向晚笑着弯腰抱住他,“哥哥别担心,等我到了地方就跟你还有嫂子说,而且我的手机号码不变,你们也可以给我打电话啊。”

向宇紧皱着眉头,“可是……”

“哪儿有那么多可是,”向晚低垂着眸子,敛去了眼底的苦涩和恨意,“对我来说,能离开贺寒川去别的地方,这就是我这辈子最好的归宿。”

要是再一直留在贺寒川身边,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再忍多久。

也许有一天,她实在忍不住了,会把贺寒川杀了,然后再自杀,结束这短暂却阴霾笼罩的一生。

向宇紧紧抱着她,脖子上青筋蹦出,每个字几乎都是从嗓子眼里挤出来的,“那你什么时候离开?准确什么时候?我想……送送你。”

最后几个字说得异常艰难。

向晚正要回答,耳边骤然响起贺寒川的声音——

“离开?去哪儿?”

向晚心里猛地咯噔了一声,瞳孔皱缩,眼底尽是惶恐。她怕被贺寒川发现端倪,趴在向宇的肩头上调整好了情绪,才抬头看向贺寒川。

他站在他们身旁,单手插着兜,眸色一片幽深。

向晚不知道他到底听到了多少,或者有没有怀疑什么,她的心里七上八下,四肢一片酸软,却不得不努力维持镇定。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