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法入侵

合法入侵
  • 主演:塞缪尔·杰克逊,帕特里克·威尔森,凯丽·华盛顿,罗恩·格拉斯,贾斯汀·钱伯斯
  • 导演:尼尔·拉布特
  • 地区:美国
  • 类型:犯罪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08
白人公司职员克里斯·马特森(帕特里克·威尔森 Patrick Wilson 饰)与黑人女作家丽莎(凯丽·华盛顿 Kerry Washington 饰)建立了超越种族的爱情,婚后他们搬到安详宁静的“湖景水坝”,享受着甜蜜的幸福。但是他们喜悦的心情并未持续太久,马特森夫妇的邻居名叫阿贝尔?特纳(塞缪尔·杰克逊 Samuel L. Jackson 饰),是供职于洛杉矶警署的一名黑人警官。阿贝尔严厉古板,不苟言笑,而且似乎对跨种族的婚姻存有深深的敌意,也因此马特森夫妇成了他的眼中钉,肉中刺。   在此之后,阿贝尔用尽制造各种各样的麻烦,只为将马特森夫妇从社区内赶走。双方的矛盾越积越深,直至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

合法入侵第一集

第1403章 番外之划不清的界限

“铭宇不哭,小姨这就过来找你好不好,我马上就赶过来,你等我!”许月一边不愿意让铭宇看到自己消极的模样,一边又舍不得看他因为想见她而哭鼻子,最终还是决定去找他。

挂掉电话后,许月跑到洗手间洗了一把脸,看着镜子里又颓又丧的自己,她才发现短短的几天时间里,她就像是被刮了一层皮似的,整个人憔悴到了极点,为了让自己看上去精神一些,她画了一个淡妆。

收拾好之后许月打车去了贺家。

许眉拗不过贺东,也只能默许许月给铭宇教英语的事情,反正周末她从来也不会待在家里陪孩子。

“怎么这么晚才过来?发生什么事情了?”贺东打开门,看着许月问道,那个眼神她分不清是质问还是关心,事实上她也没有精力再去在意他的任何行为举止了。

“没什么,铭宇呢?”许月朝着房间里望去。

“等你等得玩累了,睡着了。”贺东说完后走到沙发旁坐了下来。

“我去看看他。”说着,许月便准备超铭宇的房间走去。

“许月,有些事情不是你一个女人说扛就能扛得住的,我可以帮你!”贺东的话让许月停下了脚步。

是啊,有些事情不是许月想扛就能扛得住的,可又能怎么办呢,她除了死命地扛着别无选择,如果她还是一个健康正常的女人,想要依靠男人,那宋天逸早就已经是她的老公了,可就因为她不完整不可以生孩子,就被他当垃圾一样丢掉了。

造成这一切的人是许眉!

现在,那个唯一把她当成宝贝的人现在也躺在了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她唯一剩下的就是自己那点儿可怜的自尊心了……

“我的事情跟你没关系,也用不着你管。”许月没有一刻不在心里提醒着自己贺东是许眉的老公,她和他就算过去有过一段情,那也早就变成了过往云烟。

“你非要这么犟吗?”贺东被许月的话激到了,一下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她很少看到他激动的样子,想不到堂堂贺氏集团CEO竟然能够因为她的一句话而动气。

“贺东,我不需要你的同情,这段时间你帮我的已经很多了,无论是工作上还是私人感情上,你已经插手了太多我的事情,但是我不需要,我不需要你的同情和可怜,别再插手我的事情了。”许月不想把自己最不堪的一面展现在那个她曾深爱过的男人面前,与其这样模棱两可地相处,不如彻底划清界限。

“我不会看着你受苦的!”贺东似乎并没有把许月的话听进去,他用很坚定的语气对她说着,然后继续坐到沙发上保持沉默。

也许这就是他身上独特的魅力所在吧,从来不会过多的给别人拒绝和解释的机会,自己决定要做的事情从不会改变,可为什么那个人偏偏就是她呢……

叮铃铃……

这时候许月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看到来电显示是刘警官时,她立刻接通了电话。

“喂,刘警官。”坐在沙发上的贺东在听到她说了一声刘警官时,眉头紧皱了起来。

“许月,好消息,撞你妈妈的那个人找到了。”这是自从母亲出事儿以来许月听到的第一个好消息。

“真的吗?那人现在抓到了吗?”许月有些激动地问道。

“那个,你看你现在放不方便来一趟警察局,我们见面细谈吧。”

“好的好的,我这就过去。”听完刘警官的话后,许月恨不得立刻就飞到警察局去。

“我有急事儿,得先走了,铭宇醒了还请你帮我跟他道个歉。”

“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你什么时候都开始和警察打交道了?”贺东并没有要让许月走的意思,反而到追问了她起来。

“无可奉告!”许月撂了四个字之后准备转身离开。

“那是不是铭宇醒了之后,我也要跟他说无可奉告呢?”贺东竟然搬出来铭宇对付许月。

“铭宇是小孩子,你好好哄哄他就没事了。”一提及铭宇,许月的心就会不自觉的变得柔软起来。

贺东没有说话,但脸上露出了奇怪的笑容。

“王妈,一会儿铭宇醒了你就告诉他我去给他找小姨了。”接着贺东又对保姆说着。

“好的先生,您放心吧。”

“你要干什么?”许月看着贺东,不解地问。

“都说了,我要给铭宇找小姨,所以一起走吧,到时候铭宇跟我要起人来,我找不到可也没法交待不是?”他竟然跟许月耍赖皮,而且还拿自己儿子当挡箭牌,她简直哭笑不得。

没办法,抵抗无效,许月只能乖乖坐上车让贺东载着她去了警察局……

到警察局后,许月马上就去刘警官的办公室找了他。

贺东一直跟在许月身边,他也不问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因为他知道就算不问他也可以知道事情的真相。

许月忙着找刘警官询问事情的进展情况,也就没有搭理贺东。

“刘警官,人到底抓到了没有?”见到刘警官时,许月焦急地问道。

“你先别着急,坐下来听我慢慢跟你说。”刘警官的手里拿着一份文件对许月说道。

“是这样的,你报警之后我们就立刻去事故现场查看了一下,除了摩托车留下的刹车痕迹之外我们什么也没找到,所幸那个小区的监控是覆盖的,于是我们就去调取了监控录像,之后我们发现这不是一起简单的交通事故。”刘警官的语气变得严肃了起来,许月的心也随着一紧。

“你说不是一起简单的交通事故,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啊?”许月好奇地追问道。

贺东一直默默地在许月身后,一言不发。

“我们拷贝了小区的监控录像,你先看看。”说着刘警官打开了电脑上的视频。

视频里许月看到母亲正提着一袋垃圾,一边跟许月打着电话,一边慢慢地朝着垃圾桶走去,这时候母亲身后突然出现了一辆摩托车,那个人戴着头盔,连脸都看不清楚,直接就朝着母亲撞了过去,只见母亲还来不及反应就已经倒在了地上,随后那个人骑着摩托车离开了……

合法入侵

合法入侵第二集

第827章 请你吃个饭

半山园和华居。

曲一鸿刚刚落坐,淘淘已经挂掉电话,闷闷地坐到他身边。

“怎么了?”曲一鸿明知故问,“心情不好?”

“哼!”淘淘扁扁嘴。

“不会和妹妹吃醋吧?”曲一鸿挑挑眉,似笑非笑地凝着儿子,“你可是男子汉了!”

“谁吃醋啊!”淘淘不悦地反驳,“我是气妈咪只管婷婷,不管滔滔了。”

“哦?”曲一鸿缓缓眯起星眸,“滔滔不是有你太奶奶管?”

“可是太奶奶最近都没管弟弟。”淘淘不悦地辩解,“要是太奶奶最近管了滔滔,他现在就不会还在医院里。”

曲一鸿拧眉不语,若有所思地斜睨着儿子。

察觉到亲爹不悦的目光,淘淘瞥着他:“我知道你不喜欢滔滔,可是我和妈咪喜欢。”

“哎呀淘淘,吃饭呢!”老王赶紧过来打圆场,“乖,先好好吃完。等会饭菜凉了,就不好吃了哦。”

“对呀!”尹少帆在旁笑眯眯地道,“你再不赶紧动筷子,我就把好的吃完了。”

李司机在旁什么也不说,只是故意伸长筷子,将淘淘面前喜欢吃的菜,每样都挟了一点。

换作平时,李司机和尹少帆这么干,淘淘早专心吃饭。

可今天他偏不。

“我在这里吃这么好的,可滔滔还在医院。”淘淘的小脸皱成一团,看上去有些难过,“那个坏阿姨还在照顾她,都不知道会不会欺负滔滔。”

曲一鸿本以开始用餐,闻言手一顿,凝着淘淘:“你战叔叔有让人暗暗看着她。”

“是吗?”淘淘倏地瞅向曲一鸿,眼睛亮晶晶的。

“是的是的。”尹少帆在旁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你战叔叔去洛城了,这件事他交给我了。淘淘你放心,我们不仅替滔滔请了两个特别看护,还叮嘱了医院的保安,让他们加强看守。”

淘淘的小脸总算和缓了些:“真的呀?”

“真的。”李司机亦赶紧表态。

“在他住院期间,我们会保证他的安全。”曲一鸿缓缓道,“直到他回来,你太奶奶能保护他。”

淘淘想了想,仰起小脑袋:“可是老爸,你不是讨厌滔滔吗?”

亲爹怎么忽然对滔滔这么好了?

不科学呀!

“我不是讨厌他。”曲一鸿语气淡淡,“当然,也不喜欢他。”

“那你为什么要保护他?”淘淘不解地问。

“很简单。”尹少帆在旁笑眯眯地举高小手,“我来解释给你听——因为滔滔现在是太煌第二大股东。滔滔的人身安全关系到太煌的股东结构,这中的事大了去了。”

“原来是这样啊!”淘淘恍然大悟。

曲一鸿神色一缓,语气温和:“现在可以安心用晚餐了吧?”

淘淘默默拾起筷子:“嗯。”

王叔叔等人在旁松了口气的同时,心里却压上块大石头。

淘淘和滔滔两人的交情真够深。这对于两人的未来而言,到底是好是坏呢……

淘淘吃了两口,忍不住咕哝着:“婷婷真贪玩。”

“哟,婷婷来了?”尹少帆故意夸张地笑问,“小美女来了,正好给你作伴,这还不好?”

“她都偷偷把我妈咪拐外公外婆家去了。”淘淘牙咬咬地道,“妈咪那么单纯,这么容易就被拐去了。婷婷还比我小两个月哎,都能把她拐去。妈咪真让人担心。”

“噗!”尹少帆忍不住乐了。

餐厅内总算恢复温暖详和的气氛。

用完餐,曲一鸿出去饭后百步走。

“老爸我也去。”淘淘赶紧跟上去,“我吃得好饱。”

曲一鸿懒得理会小家伙。

“哼!”淘淘冷冷一哼。习惯了亲爹的冷板凳,他也就那么哼完,还是屁巅屁巅地跟上去了。

父子两个沿着甬道,漫无目的地散步。

“老爸慢点儿。”淘淘忍不住抗议,他指指曲一鸿的腿,又指指自己的,“瞧,你的腿比我长那么多,你应该慢点走。”

曲一鸿斜睨着儿子:“平时没这么粘我,今天怎么了?”

“嘿嘿。”淘淘摸摸后脑勺,尴尬地笑了,“真是什么也瞒不过老爸。”

曲一鸿冷冷一哼:“如果想替那什么滔滔求情,就免了。”

“……”淘淘的笑容僵了僵,“老爸,我不是求情,我就是觉得我那张床太大了,一个人睡不舒服。如果滔滔陪我一起睡就好了。”

曲一鸿连哼都懒得哼了。

这儿子和他妈真是一模一样,明知他不欢迎那孩子,非得磨着他答应。

要他领养曲沉江的孩子,那是不可能的。

更别说,曲沉江还活着。他可没像童瞳那么单细胞,没脑筋地给自己招个不定时炸弹回来。

“老爸——”淘淘忽然一把抓住亲爹。

曲一鸿微微拧眉:“滔滔的事,等你妈咪回来再谈。”

只要婷婷发挥正常,婷婷能把瞳瞳拖上十天半个月。事情冷上十天半个月,说不定不知不觉迎刃而解。

“不是妈咪,老爸你看——”淘淘瞅着前面。

曲一鸿缓缓看向前面,眯起星眸。

他缓缓停下脚步。

“我就知道你下班了。”曲老太太扯开淡淡的笑容,“吃过晚饭了吗?如果没吃,到我那里去吃,我今天让厨师做拿手好菜了。”

曲一鸿淡淡凝着面前颤巍巍的曲老太太,唇畔缓缓浮起个淡淡的笑。

他从来没见过如此殷勤的奶奶。

这么热情的曲老太太,实话他有点不太习惯。

“太奶奶!”淘淘小小声地喊了句,顺便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亲爹。

“淘淘真乖!”曲老太太赶紧道。

曲一鸿冷淡,曲老太太正尴尬得不知该怎么好,幸而淘淘打破这尴尬的场面。

淘淘正要说什么,已经被曲一鸿提到身后。

“奶奶今天也出来散步了,真不错。”曲一鸿似笑非笑地凝着曲老太太。

昏暗的路灯下,有点看不真切曲老太太的神情。

但曲老太太那笑容里的尴尬,父子两个都能深深体会到。

“我是特意过来找你的。”曲老太太赶紧道,“吃个饭。”

“已经吃过了。”曲一鸿淡淡一笑,“奶奶如果想提滔滔,还是别提了好。”

合法入侵

合法入侵第三集

“老三虽然脾气暴躁些,但实力方面一点不差,想当初碰上老三的对手,无不是缺胳膊断腿的惨状。就算是老三与杨逸风真的碰上了,也还是能够一搏的。”火护法对虎豹护法也是有着一定自信和底气的。

“我知道虎豹护法不是善茬,但杨逸风更是不是,赤奇文,你们总是知道的吧,就是虎豹护法与赤奇文相比如何?顶多打个平手,但如今赤奇文都败在了杨逸风的手中,虎豹护法焉能不败?”王凌柔更加着急了。

“王队长,你不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我对虎豹护法还是有信心的,这样好了,我们大家现在就出去找他,这总行了吧?”火护法皱皱眉,就要走。

王凌柔虽不满他们的反应,但也只能够如此。

嘭!

火护法刚要走出去,门就突然被打开,一个人影给丢了进来。

大家纷纷后退,蝎护法看着地上滚落的人背对着他,脸色了冷沉,他朝一名手下挥挥手,“去,过去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手下得令,抓紧过去,把鲜血淋漓,某些部位还烧焦的人翻过来,顿时大吃一惊,“虎豹护法!这是虎豹护法啊。”

大家顿时吃惊,纷纷走过去,查看。

“果真是老三!”蝎护法蹲下,用手探了探虎豹护法的鼻息,面色陡变,“老三死了啊。”

“什么!究竟是谁歹毒的杀死了老三?老三,你怎么死的这么惨啊。”火护法一听,立马痛心大喊。

王凌柔眉头紧皱,“是杨逸风,一定是杨逸风干的!”

“太可恶了,我势必要跟杨逸风过不去!”火护法震怒,一拳砸在地上。

就在此时,门口传来一股冷冽的气息,众人只感觉到一股阴冷之风漫延,下意识往门口的方向看去。

渐渐门口出现一个人,此人生的威风凛凛,容颜冷峻,身子峻拔,他自带气场出现,瞬间将周围的一切都比试了下去,而他的身边还跟着一个容颜俊美的女子,但此刻她面色冰冷,眼里含着和杀气。

“杨逸风!他就是杨逸风!虎豹护法一定是他杀死的。”王凌柔看到杨逸风,顿时吓得连连后退。

“原来你就是杨逸风?你杀死老三,我要你给他陪葬!”火护法震怒,眸子滚滚浓烈的火焰,就连他的周身都隐隐约约浮现火势。

蝎护法及时阻止火护法,他相对比较理智些,他瞪一眼火护法示意火护法冷静,这才看向杨逸风,“请问,我兄弟可否是你杀死的?”

“没错。”杨逸风言简意赅。

“他主动挑衅我师父,找我师父比赛,如今他死了,也只能怨他自己。”南宫灵萱插嘴道,语气难掩愤怒。

“这么说来是我三弟的责任了。”蝎护法冷笑。

“比试向来有输赢,他既然敢找我比试,那他就该承受这种结果。”杨逸风冷冷道,一股气势不由从体内向蹿出,很快填满偌大的空间,令周围的温度下降好几度。

蝎护法察觉到呼吸压抑,胸口仿佛放置一块大石头般难受,这种感觉令他心惊,这辈子,能给他带来这种感觉的,少有。

“就算是有输赢,你也不该如此心狠手辣的打死他,我要为他报仇!”火护法嚷嚷道,气愤的要死,要不是蝎护法拦着,他就冲上去了。

“你给我住手!”蝎护法露出一股子狠劲,震慑住了火护法,火护法这才停下手中的举动,但他的心里满是疑问,不知道蝎护法为何要阻拦他。

蝎护法再度看向杨逸风,比起火冒三丈的火护法,他的情绪相对冷静得多,“我三弟的脾气我知道,的确暴躁了些,但你直接把他打死,行为的确恶劣。不知道你今日登门,是想干什么?”

杨逸风冷哼,“你们今日追到这里,不就是想要杀死我,我当然是上门找你们算账,你们一起上吧,我会给你们几个痛快的。”

火护法又想冲动,蝎护法拦住,冲杨逸风笑道:“看来你都知道了,既然知道也好办,不过我三弟刚被你打死,可否给我几天的时间,让我把三弟给安葬了,我们另约时间较量。”

“老大,你跟他费什么话?他今天都挑衅到我们的头上了,这口气我们能忍?”火护法脾气较冲。

王凌柔虽然很想让火护法和蝎护法跟杨逸风大打一场,但目前看来,就算是他们全部上去,也未必能够给讨到便宜,反而白白损失力量,她觉得有必要再向冉爷那边多申请几个人。于是赶紧上去拉住火护法,试图劝说,稳定他的情绪。

“王凌柔,真是到哪都有你。”南宫灵萱看到王凌柔心情相当不爽,这女人曾经还试图勾引过杨逸风,之前还与她对战,被她砍掉了尾巴。

王凌柔看到南宫灵萱更是来气,身后屁股后面还隐隐作痛,她的尾巴到现在还没有长出来。

“杨逸风,不知道你可否答应我之前的请求,让我们厚葬我三弟,改日我们约时间再战。”蝎护法看向了杨逸风。

“不行!今天要是让你们跑了,还不知道你们又会玩什么花样。”南宫灵萱拒绝,觉得不能放他们离开。

“你们也听到了,我放掉你们无异于放虎归山,不划算。”杨逸风冷冷道。

蝎护法笑了,把手背在身后,来回走动两下,“我曾听闻杨逸风的大名,那是天不怕地不怕,怎么今日反倒是计较起这种事情了?再说我们兄弟惨死你手,我们要求给点时间厚葬他,这要求难道过分吗?何况依照你的能力,按理说应该是不会担忧这些的才是,又或者是我们看错了你,你为人本就胆小如鼠?

“我师父向来义薄云天,胆大的狠,岂会怕你们这些鼠辈?”南宫灵萱被激怒了,立马站出来驳斥。

“既然不怕,为何不敢答应?”蝎护法再问,语气夹带逼问。

南宫灵萱刚想回复,杨逸风倒是冷冷开口了,“你采用这种激将法对我来说毫无意义,你们对我是什么样子的看法,我丝毫不在意。”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