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林木人巷

少林木人巷
  • 主演:成龙,黄正利,元彪
  • 导演:陈志华
  • 地区:香港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普通话
  • 年份:1976
少林俗家弟子小哑巴天性纯厚,深得主持喜爱。小哑巴更照顾被锁在后山的老怪物,老怪物出于感激口授武功与小哑巴,其实他的真意是想通过小哑巴传讯,是想传召青龙、白虎两帮重出江湖。小哑巴打出少林木人巷,后发觉老怪物乃是他的杀父仇人,恩仇交缠,令小哑巴不知如何选择。

少林木人巷第一集

顾柒柒身躯僵硬。

她居然听到了宫爵的声音!

来自于时间之门的另一端,而不是她所在的世界!

她不可置信地,缓缓扭过头去,果然看到男人踩着军靴,如风驰电掣般,器宇轩昂地走来。

十年。

距离他们在这一世相遇足足有十年的光阴过去了,宫爵的脸庞,已透着几许风霜,可那眉目依然是深邃坚定,磅礴的气势让人不敢轻易逼视!

顾柒柒屏息凝神,即便是看到步入中年的宫爵,她仍会心跳加速!

原来,这个男人的魅力不会随着时光老去,他身上那势不可挡的锐气,一如既往地让人窒息而激动。

可是……

宫爵为什么会出现在她的前世?

如果说楚君墨是因为来寻找焰血,才知道了濒死的她,那宫爵又是出于什么理由,来到青城这样一个小地方,找到她这样一个默默无闻的女人呢?

那一句“老子来迟了……”让顾柒柒心头莫名的牵动!

好像正有一个巨大的震撼,和不可预知的真相,一步步在向她走来!

这一瞬,顾柒柒远比看到楚君墨出现,要震惊的多。

她几乎站不稳,整个人扶着旁边的墙壁,才能勉强保持直立,手颤抖着扣住墙砖,眸光一瞬不瞬随着宫爵的脚步,移向室内。

只见宫爵大步跨入室内,一眼就投向黑板上的顾柒柒。

他从怀中掏出一张照片来,与黑板上的顾柒柒对了对。

从顾柒柒的角度来看,刚好能看到,宫爵手中的照片是什么样子。

让她吃惊的是,那张照片居然是她五六岁时候的模样。

小小的人儿穿着朴素的洋装小裙子,扎着天真可爱的小辫子,就好似个粉团儿一般。

宫爵居然拿的不是她成年的照片,而是她小时候的照片,这真是出人意料。

然而更让她吃惊的还在后面。

宫爵看了一眼倒吊在黑板上的顾柒柒,又看了一眼手中小女孩的照片,居然……居然沉声来了句:“嗯,是你没有错!顾柒柒……老子来晚了!”

他收起照片,大踏步径直走向讲台。

顾柒柒在时间屏障这一侧看得都呆了。

五六岁的小女孩照片,和二十多岁的浑身是血的少女,宫爵你从哪里看出来我们是同一个人的?

凭男人的直觉吗?

可,宫爵就是这么肯定,这么相信地朝讲台走去。

他站在死去的顾柒柒面前,脸上流露的痛苦和愤怒,绝对是真情实感:“敢欺辱老子的女人……你们一个个都得死!”

他骤然回身,看向地上横七竖八的黑衣壮汉们,其中有不少还哼唧着苟延残喘。

他冷冷从怀中掏出一把黑色特制手枪。

“呯——!”

“呯——!”

“呯——!”

随着一串串刺耳的枪声,黑衣壮汉一个个头部爆开血洞,瞬间死透!

宫爵收回视线,枪口,指向了距离顾柒柒最近的顾雪雪。

吓傻的顾雪雪哆哆嗦嗦求饶:“大……大叔饶命,我……我是顾柒柒的亲堂妹啊,我也是受害者,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啊……”

少林木人巷

少林木人巷第二集

第五百一十五章 离去的悲伤

当叶星辰赶到医疗所的时候,就见到玛莎姬和黎卫家手上缠着绷带,一脸郁闷的站在墙角抽着香烟,见到叶星辰到来,也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微微抬起头,轻轻的点了点头。

“怎么回事?”看到两人这种表情,一种不祥的预感出现在心头。

“莫翰林去了,老大和杰克受了重伤,还在里面接受治疗!”玛莎姬低声说着,眼中隐隐有泪花闪动,对于她们这样的军人来说,是绝对不会轻易流泪的,可这次车神莫翰林拼死救出了他们,自己却失去了性命,这怎叫他们不心痛,对于她们来说,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就是战友的情谊,为了战友,完全可以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

听到莫翰林去世的消息,叶星辰一阵沉默,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那个一摸到方向盘就整个人兴奋的男子,想到了那天他开着悍马在白云酒楼疯狂冲刺的情况,想到了那个很少说话喜欢沉默的男子。

他真的去了么?

他真的离开了么?

往事一幕幕的浮现在脑海之中,那些年来伊拉克战场,在南非大草原,在撒哈拉沙漠,在……

就是这么一个男子,一直靠着他那精湛的车技,带领着大家奔向一个又一个目的地,陪伴着他们完成一项又一项任务,最后又带着大家一起突出重围,一起回归故里。

这一次,大家都回来了,可他呢?

叶星辰没有哭,也没有流泪,他只是这么静静的沉默着,他知道,如果莫翰林还在的话,他不会希望别人为他流泪。

他是一条汉子,一条能够生死与共的汉子!

眼泪,一片冰凉,那不是男人的东西!

鲜血,一片滚热,这才是男人该有的东西!

男儿流血不流泪,叶星辰抬起头,望着那碧蓝的天空,重重的叹息了一声,莫翰林,你在天安息吧,黑豹的传奇还将继续,黑豹的神话还将延续,黑豹的未来会更加的精彩!

“林克雷斯呢?”叶星辰努力平复了自己的心情,再次开口问道。

“他击杀罗明海后就已经退去,现在应该已经联系上了布鲁斯家族的人,星辰,这次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们想要离开可能很难,你有办法么?”玛莎姬抬起头,朝叶星辰说道。

“这事情包在我身上,不过你所说的布鲁斯家族的二公子此时正在我的星耀酒楼,我想你们要不要和他见上一面?”叶星辰直接开口保证道,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静海市戒严是肯定的,但那也只是表面现象而已,只要有国安局在这里,随便给罗明海弄几个证明过去,就不会有人多说什么,毕竟,在中央政坛的人没有一个是白痴,没有一个人会为了一个死人花费心思,这也是为何一个活着的罗明海远远比一个死去的罗明海威胁大很多的原因。

政治,永远是一个利益至上的东西,也是所有阴谋家才能够玩转的东西,一旦没有利益,也就没有了合作,所谓的感情,这纯属扯谈!

听到叶星辰这么一口保证下来,不仅玛莎姬一愣,就连黎卫羽脸上也是闪过一阵惊愣,毕竟这次事件在国外或许算不得什么,但在国内绝对算得上一等一的大事。

“谢谢你,小星星!”玛莎姬脸上总算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虽然很苦涩,但依旧的那般美丽“不过我们还是不要和布鲁斯家族的人联系了,根本没那个必要,只要他们把钱付清就行了!”

“我们之间何必说谢……”叶星辰却是淡淡一笑,笑容依然带着抹不尽的苦涩。

“星辰,你是想和布鲁斯家族合作对付青帮和山口组?”一旁的黎卫羽却是听出了叶星辰话中的意思。

“不是对付山口组和青帮,是让他们三大帮派相互争斗,我们星曜会现在根本不可能是三大帮派的对手!”叶星辰轻轻的摇了摇头。

“你这是在玩火!”黎卫羽直接说道。

“不错,的确是在玩火,玩得好,星曜会将像太阳一样照耀整个世界,玩的不好,最多也j就是一颗陨落星辰,人生在世,不正是要这么玩么?”叶星辰淡淡说道。

“是啊,人生在世,的确就是该这样玩,我们现在的钱都已经够自己挥霍一辈子了,可不也不愿意离开黑豹么,这也是一种玩呢,我决定了,这次回去交代好一切后就过来跟你一起玩!”黎卫家点了点头,人生在世,不正是一场游戏么?不都是命运的旗子么?

“等着你的到来,玛莎姬,你呢?”叶星辰回头望向了这个比自己大好几岁的烈焰女。

“我?我当然继续跟着老大混了,难道你以为我和冰冰能够平安无事的相处?”玛莎姬斜着脑袋,一双红色的眼眸望向叶星辰,嘴角浮现出一丝自嘲的笑容。

叶星辰脸上一阵苦笑,作为黑豹佣兵团的烈焰寒冰,两人似乎天生j就是水火不容,曾经在佣兵团的时候就一直在打斗,这次到静海市也火拼了好几次,要让他们和平相处,还真比登天还难!

“好啦,你也不用太在意,其实你现在和我们同样的危险,黑道杀戮,不比佣兵生活来得轻松,至少我们可以自由自在,行踪漂浮不定,ju对手就算想刺杀我们也不可能,而你可不同,你必须每时每刻都保持最好的状态,应对任何一件突发事件!”玛莎姬看出了叶星辰心中的难受,开口劝解道。

“呵呵,说的也是,咦,好像已经结束了!”这个时候,治疗室的门开了,几名主治医生走了出来,见到叶星辰也在后,恭敬的叫了一声老板,然后将德林卡夫和杰克的情况说了一遍,知道两人没有性命之忧之后,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叶星辰的电话铃声却再一起响起,接着就听到陈小龙的声音传来:“星辰,我们终于发现了马俊杰的行踪,他上午和一个神秘男子会过面了!”

“那个神秘男子是谁?”

“韦灵超!”

……

少林木人巷

少林木人巷第三集

她说了不会离开营帐,那现在就不能离开,不然对方那些人不知道要怎么怀疑她呢,可是现在,她也不知道要怎么才能去见到沈承桢,之前都是按照他们说的地方,准时去他们就在哪儿等着,现在……

郁飘雪越想越烦,白之夜看着她皱着眉,走到她身边坐下来道:“王爷呢?要不请他回来和你一起面对。”

郁飘雪摇头,“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没关系,这件事我能自己解决。”

她当然知道殷湛然现在有多忙,有多重要的事,可是就在这时外头却传来士兵的声音,“王爷,您回来了。”

郁飘雪一愣,偏过头,果真见到一身尘埃的殷湛然,他整个人看起来都很疲惫,看的郁飘雪心疼起来,一把起身跑过去。

“相公……”

殷湛然见她过来走的更快,直接就跑了起来,一把抱住她,“我相信你!”

郁飘雪就知道他会相信自己,毫不意外的笑了起来。

就在远处的白之夜看着这一幕,原本应该是最熟悉的一幕,结果却这样的遥远。

“王爷……”

白之夜喊着他,一面已经走了过来,殷湛然一愣,他刚才完全就没感觉到这里有人,这会儿看着来人疑狐的开口,“白宫主?”白之夜点头微笑,算是应下来,郁飘雪放开抱着殷湛然的手伸手牵着他,“我给你说,那天黑道的人带着整个千峦峰的人来围着,就说我是杀人凶手,所有人都这样一位,幸好后来是白大哥帮我作证,证明

那天晚上我没有离开营帐。”郁飘雪说着脸上笑了起来,殷湛然心里有些奇怪,看着白之夜,可他却只是一笑,“我不过是说出实话,而且被人之人的目的也疑狐,但是王妃已经查清了,杀人的就是白如雪,也就是箜篌之灵之奴,至于

原因……不明白!”

白之夜说着摇头,殷湛然就十分的奇怪了,白如雪杀任东阳嫁祸郁飘雪,这其中……有关联?

郁飘雪见他皱眉想事情,理了理他的发丝,“你看起来好疲惫,很累的样子,你……”郁飘雪华美说完皱起了眉头,抽了抽鼻子凑到他的左肩膀,“你受伤了!”

殷湛然知道是瞒不过,只好应了下来,“被盛千月刺了一剑,不过已经包扎了没事了。”

殷湛然说着有些不安,“浮沉……死了。”

郁飘雪一愣,有些难以理解,“浮沉,死了?”

殷湛然点头,“是,我亲自背着他的尸体去了血月族的小镇,交给了阿琦。”

郁飘雪愣住了,浮沉死了,阿琦……会很伤心吧!

“他们……好不容易才有今天的,他们……”

郁飘雪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说,白之夜见两人有话要说,而且夫妻分开那么久,就主动离开。

殷湛然牵着郁飘雪的手坐到了树干上去,“阿琦,还怀孕了。”

郁飘雪听着有些不知所措,一个怀孕的妻子见到丈夫的尸体,郁飘雪简直不敢想象阿琦当时的心情。

殷湛然握紧了郁飘雪的手,“我答应阿琦啥盛千月和谢白云两人,不让她去。”

殷湛然说着,只好将事情全部说了,郁飘雪就坐在一边听着,久久叹了口气,“那个空间,又能阻止他们多久呢?”

郁飘雪自言自语的问,殷湛然没有回答,因为他自己心里清楚,那个空间根本就撑不了多久。

郁飘雪没有再说了,有些沮丧的低下头,“要怎么才行呢?”

良久,她又冒出了这句话来,实在是想不明白。

“这边的事情不那么急,先想办法处理掉夜城的事才是要紧。”她说着偏过头看着他,他眼角眉梢带满了憔悴,头发也有些乱了。

“你看你,去吃点东西,洗个澡,好好睡一觉。”郁飘雪说着站起身拉着他要走,可是殷湛然却不动,“你给我说说白如雪那件事,她为什么要杀了任东阳陷害你?”

郁飘雪提起这件事也是不明白,只好将事情都说了一遍,殷湛然听着这话,好看的眉头有皱了起来,

“既然这样,只怕还是要去找沈承桢才好,白如雪不会自作主张,她的所作所为都是沈承桢的授意。”郁飘雪点头,“这点我也知道,可是现在我不知道怎么找他们。”郁飘雪说着很无奈的低头,殷湛然站起身来,“我去找,你就是在这儿等我,既然你答应了他们不出营帐,那就留在这儿,别让别人说闲话。

郁飘雪仰起头瞧着他一身的风尘,“要去也不急于一时啊,你看你都累成这样了,先休息。”

郁飘雪说着看了看周围,“现在都下午了,也不急,先回去休息吧!”

郁飘雪说着瞧着他手晃了晃,有点像在撒娇,殷湛然愣了愣,“也好,那我们进营帐去,对了,白之夜我还要感谢他。”

郁飘雪听到白之夜就笑了,“是啊,幸好他那天帮我呢。”说着这个郁飘雪歪着头看着他,“我之前还在想,他也许是认识你,你们有交情所以才帮我,可是我刚刚看,你们好像根本就不认得啊。”

殷湛然点头,“是,不认得,但他为什么帮你……这个就不用管了,人情我来还。”

郁飘雪见他又是这个大男子主义,最重要的事,他就是喜欢把什么都往自己身上扛。

“我自己欠的人情我自己知道还。”郁飘雪有些不悦的开口,殷湛然无奈笑了,“好好好,你还,我家王妃岂是一般女人需要男人依靠,是我需要依靠我家王妃。”

殷湛然笑着说,这个郁飘雪听起来就很高兴了,“这还差不多,对了,我发觉……你们十大名人不是在一个榜上么,怎么我发觉你们好像彼此都不认得啊?以前淳于恨,好像你也是才认得?”

郁飘雪一边走一边挽着他手,抬起头看着他。

殷湛然点头,“这个名是百晓生排的,我们彼此的确是不认得。”殷湛然这么说郁飘雪‘哦’了一声,现在就排名中的任东阳也死了,这件事闹得这么大啊。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