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宫

十二宫
  • 主演:杰克·吉伦哈尔,马克·鲁弗洛,安东尼·爱德华兹,小罗伯特·唐尼,布莱恩·考克斯,约翰·卡洛·林奇,里奇蒙德·阿奎特
  • 导演:大卫·芬奇
  • 地区:美国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07
二十世纪70年代,旧金山出现了一个自称“十二宫”的杀人狂,杀人后,向媒体寄一封信,留下密码、线索,向警方挑衅,多次的阴差阳错使案件陷入僵局,警方渐渐束手无策。连环杀人案件也引起了《旧金山纪事报》的记者罗伯特(杰克?格兰恩哈尔 饰)和保罗(小罗伯特?唐尼 饰)的注意,他们在警察大卫(马克?普法洛 饰)的帮助下,开始调查这一系列的连环凶杀案件,在和“十二宫”杀手斗志斗勇的同时,他们个人的生活也面临了极大的挑战。

十二宫第一集

阿拉雷的心情很不好。

因为灰灰这个讨厌鬼给他取了一个外号叫“屁雷”,还说他是有史以来第一个能把雷糟践成屁的牛叉人士。

墨墨那个惜言如金的黑心狼说了三个字:“很贴切。”

最过分的是老妈点头附议,连小白那个小狼崽子也拍爪子叫着:“嗷,嗷~”

因此这几天他一直处于对所有人隐身状态。

直到今天林夕亲自下厨做了一碗阿拉雷最爱吃的蜜豆双皮奶,大家才又能看见粉嘟嘟的阿拉雷无比荡漾的滑下林夕肩头用小噘嘴去莲纹青花小碗里戳啊戳,得意得那些水粉色透明丝状腕足甩来甩去,像是妖娆的歌女。

林夕脸上的笑容忽然收敛,阿拉雷也瞬间消失了踪影。

门外,霍寿龄正扬高了声音问翠玉:“去看看太太皇太后可醒了没,最近几日她老人家挂念着万岁爷饭都进得少了许多,晚上也睡不安稳,也不知现下可好些了没。”

阿拉雷悄悄趴在林夕肩膀上问:“亲爱的咩,她说的不是你吧?”

林夕很满意霍寿龄的回答,不愧是自己亲自提上来的掌事女官,这几句话要表达的意思已然是足够全面,且,还给林夕不愿接见外面的女人预先找好了理由。

这就是在后宫从小宫女摸爬滚打一路走出来的人精啊!

霍寿龄浑身都是心眼子,唯独面对林夕时像个傻子一般,从不多言多语,从不说太太皇太后您该怎么怎么了,您不应该怎么怎么,林夕说,她执行,只要在林夕面前,她从不多事。

但是一旦她出面去应付谁或者是林夕不在的时候,霍寿龄总能将一切安排得井然有序,绝不会有所疏漏缺失。

抛开武力和地位,倘若只凭斗心眼,林夕都不知道能不能弄过这个还不到四十岁的掌事女官。

不过还好,林夕虽然不够聪明,做了执行者以后吸取教训,所以看人的眼光还算不错。

霍寿龄是个非常知恩图报的人。

同样的资历,却因为孙寿香是项家安排的人,霍寿龄一直都是被打压的那一个,能过上如今这样一人之下的风光日子,她对太太皇太后是充满了感激的。

所以林夕用起来很顺手。

“外面是谁在说话?是寿龄吗?”林夕的声音里都透着股老态龙钟。

霍寿龄自然明白,这是太太皇太后想要见见的意思。

于是高声答道:“回太太皇太后,是太贤太妃正在跟奴婢说话呢。”

然后自然而然打了帘子,太贤太妃裹着一股寒气走进来,一条白影“呼”的一下蹿将出去,顿时吓得太贤太妃连连后退,一脚绊在门槛上,如果不是身边两个宫女力气够大,她已经摔出去了。

林夕不动声色看了看她身边的两个宫人,并不孔武有力,可是她却知道这两个都是有功夫的练家子。

想想之前的凤于飞,再看看现在那两个宫女,林夕有理由怀疑,这是宫斗剧要改武侠风?

不过么,很可惜啊,你就算弄来楚留香陆小凤,西门吹雪令狐冲,那也统统不是本老太太的对手。

更遑论我还有个善使屁雷的儿砸。

要不是害怕将来落个奸后弄权,谋朝篡位的名声,老子早带着儿砸和三只狼扫平整个皇宫了。

太贤太妃差点没被吓死。

虽然那个白到发光的毛茸茸的东西看着倒是挺漂亮,可是她知道,那既不是白狐,也非萨摩耶,那是狼啊,货真价实、童叟无欺的狼啊!

那一排森寒利齿和阴冷的眼神让她瞬间了解到野狼和家狗的区别,别人都撸猫撸狗,老不死居然撸狼,胆子那么大,你怎么不弄只老虎来撸?

林夕表示,你胆子那么小,也没见你撸耗子啊?

可见撸啥跟胆量无关,跟个人实力有关。

自从上次项清玫跟太太皇太后曲线讨封失败之后她基本上很少来林夕这边。

也因着自家那边越来越势大,朗儿如今依然是皇帝,她自也不必再如从前般惯着这个老东西,谁耐烦一把年纪还给自己弄个名义上的婆婆来伺候着?

一个走街串巷杂耍的货,比那些青楼女子还不如,也就是老东西命好,生生熬死了太祖帝后,不然的话哪里轮得到这个贱女人来自己这里耀武扬威?

如今自己的“亲孙子”已然做了皇帝,可是她不但上面还有个毫无关系的婆母压着,到如今还是个妃!

她熬死了太皇太后,可也没能取而代之。

弄得如今这宫里有太太皇太后,有皇后,她这个现成的名正言顺的太皇太后却只能是太皇太妃!

为了项家,她忍了一辈子,亲生女儿被抱走,她不敢有一丝悲伤,还要强颜欢笑,把哥哥的儿子当成亲儿子来养,几年前为了保住朗儿的名声,她甚至还亲自令人诛杀自己的亲外孙女,只为保住哥哥的孙子。

她付出这么多,一个人在冰冷的宫里挨日子,不是为了百年之后依旧以一个妃子的礼制下葬的!

可是现在,为了项家,为了那个不是孙子的孙子,她还要逼着自己继续忍,继续来讨好这个卑贱如狗、蠢笨如猪的老妇!

只是为了皇家如今又到了需要满娇花这个吉祥物出面的时候了。

一番虚与委蛇之后,项清玫说明自己的来意:“这件事本该是朗儿亲自来请求您,可是他自登基那一日……”

“不是登基未遂吗?”林夕眯缝着老眼,一脸懵逼的问道:“是她们又骗了我老婆子?其实那孙子已经登基成功了?”

要忍耐,要面带微笑。

可怜的太贤太妃脸都要挤木了,终于没有破功,完美保持住脸上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是啊,朗儿他太过操劳终于病倒了,可是国不可一日无主,朝臣们见天的催他赶紧登基,不行了那典礼,总是名不正言不顺的不是?这不,钦天监监正又选了二月初六这个黄道吉日催着朗儿登基。”

太贤太妃说道此处,站起身来对着林夕行了跪礼:“可是朗儿还病着,自己不能前来寻疼他的祖奶奶,而这宫里……太皇太后她又……所以妾只好僭越斗胆恳请太太皇太后您陪同朗儿一起参加祭天祷告。”

呵呵。

林夕冷笑,你丫是想拉老子去当避雷针吧?

十二宫

十二宫第二集

这太让夏璃沫震惊了!

她的脑力,已经是出类拔萃!而眼前这个人,简直是人脑中的电脑啊。

面对夏璃沫的震惊,韩希茗只是拿起了桌上的清水,放到唇边,慢条斯理的喝着。

看他云淡风轻的样子,夏璃沫失笑,真是……好酷啊。

韩希茗看看她,意外的解释道,“我背渴了。既然是你提出的挑战,那么……这杯水,你来付钱。”

说完,站了起来,转身往外走。

这一次,韩希茗没有留下十块钱。

当然了,夏璃沫端来的蛋糕,他也同样没有动。

鬼使神差的,夏璃沫拿起韩希茗喝过的杯子,凑到嘴边。

刚才,他是在这个位置喝的水吧?

夏璃沫粉唇贴上去,仰起脖子,冰凉的水滑入喉咙,她的脸却红了。

他们这算是……接吻了吧?

间接接吻,那也是接吻啊。

——

L中是离岛的重点中学,学校为了升学率,除了日常的课程之外,还设有各项辅导班、加强班。

韩希茗是不愿意接这种辅导班的,可是校长一再拜托他、而且给的薪资也很高,如果他一味拒绝,倒是很容易引起外人怀疑,不得已,他只有接了一个辅导班、一个加强班。

他的班,报名的学生总是爆棚,名额有限,更多的是报不上名的。

教室里,夏璃沫坐在最后一排,翘首以盼他的到来。

“好容易报上名,夏老师的课,真难上。”

“可是,夏老师好帅啊,看着他,都觉得数学也变帅了。”

“就是太不爱笑了。”

“酷啊……”

教室里女生们叽叽喳喳的,都是在对韩希茗的颜值各种舔屏。

夏璃沫戴着口罩,坐在最后面,心里那个得意。

你们心里只能仰慕的夏老师,我都已经和他接过吻了!哼,甩你们几条街!等着,夏老师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

吱嘎,轻微的一声响,教室门被推开了。

韩希茗身穿学校统一的教师制服,手上拿着教材,在各种虎视眈眈的目光中,走上了讲台。

哇……

夏璃沫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真是神特么……英俊!

韩希茗眼里似乎什么也没有看到,只翻开教材,“把书本翻到21页,第四个公式……”

连句开场白都没有,韩希茗从粉笔盒里取出一只粉笔,将头上的一段折断,扔进粉笔盒,转过身,开始写板书。

他的字,遒劲有力,清秀中、笔锋又透着狂狷,像极了他这个人,斯斯文文、儒雅俊秀,却又冷冷冰冰,散发着生人勿进、我很危险的气息。

夏璃沫拖着下颌,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真是好看……

她坐不住了,偷偷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悄悄将摄像头对准了韩希茗。

韩希茗正写完一道题,转过身来。

‘咔嚓’!

一道亮光,突兀的在他眼前闪过。虽然细微,可是,韩希茗还是察觉到了。他眯起眼,视线落在教室的最后排、最角落的位置。

糟了!

夏璃沫忙低下头,将手机塞进口袋里。他看过来了!他是不是发现了?

哒哒……

韩希茗下了讲台,轻微的脚步声,沿着地板,一路往夏璃沫这边过来。

夏璃沫做乌龟状,把脑袋埋的深深的。

嘁。

韩希茗无声淡笑,抬起手,修长的手指在桌面上咚咚……敲了两下。

“拿来。”

他还真是直接,多余的话,一个字也没有。

“呵呵。”

夏璃沫只好抬起头来,尴尬的笑笑,“夏老师,您要什么啊,我吗?我愿意的。”

韩希茗蹙眉,他竟然这样,在他的课上,公然被学生调戏了?

“拿来。”韩希茗沉声,表情更是冷峻了几分。

“……哦。”

夏璃沫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看他好像生气了,只好乖乖的拿出手机。

还没拿稳,已经被韩希茗一把抽走了。

“夏老师。”夏璃沫以为,他怎么也要批评两句,她怎么也要狡辩两句吧?

可是,没有、什么都没有。

韩希茗没收了手机,再度回到了讲台上。他无声的行为,已经给了下面所有的人警告……不要偷拍他,他会没收手机,二话不说的没收。

一下子,女生们安分了不少。

韩希茗看着书本,薄唇轻启。

“下面这题,哪位同学上来算?”

一听这个话,所有人都呈现了龟缩状态。

韩希茗的视线,再次落在了夏璃沫身上。微微勾着唇角,“你,上来。”

“啊?”夏璃沫一惊,她又被他看上了?哎呀,真是好害羞。

夏璃沫忙摘下口罩,噔噔噔走上讲台。

是她?

韩希茗蹙眉,刚才她戴着口罩,没看清样子,她不就是蛋糕店那个小姑娘?

“夏老师。”

夏璃沫靠近韩希茗,小声说道,“如果我算的对的话,你能把手机还给我吗?”

还和他讨价还价?

韩希茗勾唇,微一颔首,“好。”

这道题有点难度,她一个需要参加辅导班的学生,能够解出来?

“呐。”

夏璃沫笑了,“这是你说的啊,不许反悔。”

她朝韩希茗一眨眼,拿起粉笔,转身对着黑板,唰唰唰……不过片刻,半边黑板已经被她写完了。

底下,同学们都惊愕的看着她。

夏璃沫写下最后一笔,笑眯眯的看向韩希茗,“夏老师,写完了……对吗?”

韩希茗蹙眉,看向最后一行……

嗯,竟然对了。

韩希茗略微思索,这个女孩子,会背七千多位的圆周率,这么难的代数她也会,那么为什么来上辅导课?

“夏老师。”夏璃沫把手伸到他面前,“我的手机呢。”

韩希茗扯扯嘴角,“下课给你,继续上课。”

呀……

夏璃沫心花怒放,下课他们要单独见面吗?真是害羞死了,好紧张啊。

辅导课结束,韩希茗从教室出去。

“夏老师!”

夏璃沫气喘吁吁的跟在他身后,追上他。

“你怎么自己先走了,你不会忘了,我们之间还有个约会吧?”

韩希茗微微蹙眉,约会?这丫头,还真能偷换概念。

他停下脚步,从口袋里掏出手机,递到她面前,“给。”

十二宫

十二宫第三集

看着唐峰一行人在台上领奖励,布莱克的嘴角都在颤抖,一个伪越天境高手,再加上一个x级异能者都没有杀死唐峰,原本他还对唐峰抱有一丝愧疚,但是自从昨天唐峰让玄长老杀了马克之后,这丝愧疚

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不仅是愧疚消失了,甚至还从内心中有一种对唐峰的恨意。

布莱克恨唐峰杀了马克,杀了他唯一的一个徒弟,也是他最优秀的徒弟,马克现在就已经是整个世界上最顶尖的那一部分的人了,但是却因为唐峰而死,而且还死的这么无奈。

“我要杀了你!”

布莱克在心中狂吼,看着擂台上欢呼的的狂龙小队,拂袖而去。

唐峰一行人领完了奖励就直接上了邮轮,回到了最开始的那座岛屿,在这里再休整一天,明天就正式返回华夏。

在狴犴羡慕又悲痛的眼神中,唐峰把那三个美女三胞胎给带回了房间。

“战龙!我后悔了!我想要三胞胎!”唐峰带着三人回到房间,直接就坐在了沙发上,看着这三胞胎,唐峰也有自己的打算,不说别的,就是三胞胎的各种头脑再加上她们学过的知识,让她们去帮乔娇娇和张丽影的忙则是绰绰有余,而且她们三个都是天境的高手,这一点是最重要的,现在农场里面虽然地境修为的人很多,但是顶尖战力还是太少了,缺的就是这三胞胎这种修为的高手,而且不仅是这一点,小石头和小离也已经一岁多了,安娜

更是到了上学的年纪,不可能每天都要维拉和李静她们陪着,所以这三胞胎也算是给她们当个保姆。三胞胎被唐峰选中心里面也是开心的不得了,她们三个是一件奖品,注定要被一个人带走,而且唐峰的这几场战斗她们也都看到了,力压x级异能者,实力绝对毋庸置疑,而且唐峰还是一个这么年轻的小伙

子,长的也还挺帅的,她们原本以为会是被一些老头子带走变成玩物,但是现在看到唐峰她们就都把心放在了肚子里。

三胞胎看到唐峰坐下,就直接围到了唐峰的周围开始服侍唐峰,又是揉腿又是捏肩,还有给喂水果的,唐峰紧忙叫停。三胞胎停下来,都是不解的看向了唐峰。

“都坐那边去,别在我旁边。”

“主人,是我们哪做的不好吗?请您直说,我们一定会改的。”三胞胎长的一样,唐峰根本就分辨不出来说话的是老几,直接就开口说道:“你们三个,按照顺序给我做好了,然后先来个自我介绍。”

三胞胎听到唐峰的话,直接就坐在了唐峰的对面,然后第一个就站了起来,开口说道:“主人好……”

“停!别叫主人,叫先生吧!”唐峰要她们三个就是想要利用她们三个的优点,可不是只为了她们的脸蛋和身体,听着她们三个叫主人,唐峰心里感觉别扭的不得了。

“先生,我是大姐,我叫思佳。”

“先生,我是二妹,我叫思琪。”

“先生,我是小妹,我叫思丽。”

唐峰看着站起来的三胞胎,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不是因为她们三个长的漂亮,而是因为这他妈的根本就认不出来啊!这三胞胎长的简直就是一模一样,根本就没区别。

“额…,冒昧的问一句,你们三个有没有什么明显的区别?”

三胞胎齐齐的摇了摇头,唐峰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然后从仙云手链里面拿出了三个手链,这三个手链是他在狴犴那里弄来的,三根手链上有三种颜色的钻石,她们三个带上就能分辨出来了。

“思……大姐过来,以后你就叫小蓝。”唐峰拿出了那根带走蓝色钻石的手链递给了她。

“谢谢先生!”

“二妹过来,你以后就叫小绿。”

“三妹过来,你以后就叫小粉。”

三胞胎戴上了唐峰送的手链,都是开心的不得了,直接就嘻嘻哈哈的闹了起来,唐峰看到三胞胎这个样子,真不知道让她们带孩子是对是错。

“别闹了,坐好。”听到唐峰的话,三姐妹老老实实的坐了下来,然后唐峰就拿出了一个头盔一样的东西放在了桌子上。“这个是我弄到的测谎仪,它不会用那些什么微表情和微动作,而是直接进入神经来判断你们是否说谎,如果说谎,会直接抹杀你们的所有神经,也就是死亡。虽然你们是正义巨人送出来的,但是以后毕竟

是为我服务,所以我一定要检测一遍,谁先来。”唐峰说完看向了三姐妹,三姐妹都是面不改色,丝毫没有什么变化。这个头盔就是唐峰在囚牛拿拿过来的一个普通测谎仪,根本就不会有什么抹杀,他说这番话则是想看看三姐妹到底有没有什么变化,如

果有变化,或者是迟疑了,那就说明她们肯定有问题。“我是大姐,我先来!”小蓝拿起了头盔就直接戴在了头上,另外两姐妹则是好奇的看着大姐,丝毫没有什么害怕,唐峰见此,直接就拿下了头盔,开口说道:“好了,合格了,这个头盔知识普通的测谎仪而

已,没什么特别的效果,看到你们三个的样子我也明白了。”

三姐妹听到唐峰的话,直接就都笑了出来,唐峰不解的皱了皱眉头,开口说到:“有那么好笑吗?”

“先生,我们已经看出来了!这个头盔只是普通头盔,我们学过的所有知识中都没有像你说的这种测谎仪,像你说的那种测谎仪,恐怕还得需要五十年!”

小粉明显比另外两姐妹活泼,直接就笑嘻嘻的说了出来,根本就没有害怕唐峰。唐峰听到她的话则是一头黑线,看来自己真是老人了,编个谎竟然还能被看穿。

“行了,先说说你们自己的情况,我先了解一下,然后再给你们分配任务。”三姐妹听到唐峰的话,都愣住了,唐峰看到她们的眼神,又不解的问道:“又怎么了?”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