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殿骑士的宝藏

圣殿骑士的宝藏
  • 主演:JulieGrundtvigWester,ChristianHeldboWienberg,NicklasSvaleAndersen
  • 导演:Kasper Barfoed
  • 地区:丹麦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丹麦语
  • 年份:2006
1119年,“圣殿骑士团”成立,他们是经验丰富的职业军队,积聚了相当可观的财富。   1307年10月5日,法国国王想通过打击圣殿骑士团,没收其财富,以补充日趋窘困的财政开支。但是,圣殿骑士团却巧妙地把大量财富隐藏了起来。   在遥远的今天,几个丹麦的小孩在一次偶然的情况下知道了这份宝藏,但是打开宝藏需要特定的符号,于是他们决定一起去寻找这份宝藏,但是路途异常艰辛,他们能否找到这份宝藏?

圣殿骑士的宝藏第一集

晚上,叶柠跟着宫野一起到了住处。

叶柠看着那老头子,“大师兄说你有任务交给我,那到底是什么任务呢。”

老头子在那给自己剪指甲,边看着电视边说,“我本来是那么想的,不过看你一点也不珍惜你的身体所以我……”

“喂!”

叶柠啪的一下,先拍掉了他手上的指甲刀。

“哎哎哎,你干嘛,我指甲差点被你弄烂了。”

叶柠瞪了他一眼,“到底是什么。”

他说,“是这样的,有一个女孩子,你可能要负责把她从非洲带回到Z国来。”

“就这个啊……”

“喂,刚开始要给你点简单的任务吗。”

叶柠更是要白他了。

“那这个女的有什么特别的吗,需要我们出面。”

“有钱。”

“……”

现在GT接任务已经这么无下限了吗?

他接着剪指甲,边说,“你不知道,因为你这个身体,花了我多少钱啊,我现在真的是穷的不行了,所以才来了个特殊大酬宾,为我这个项目筹集点资金啊,不然,真的,生活都没办法维持了。”

叶柠这才坐了下来,想着到底也是为了自己。

当然,她怀疑,这个也是他想做研究,顺带着自己有这个条件,正需要这个身体。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个身体还是给她用的了,她还是多少要有点自觉的。

她说,“那好吧,这个人只是有钱是吗?”

“对啊,好像是个Z国的土豪家的,具体我也没问,反正,他们愿意给十亿,把这个离家出走的姑娘给带回来,那我还能说什么呢,这么简单的任务,是吧。”

“是够简单的。”

叶柠现在这么想着,实在是有些太天真了……

他嘿嘿的笑了笑看着她。

“那就定下来是你去了,记得好好的做。”

叶柠出去了,宫野道,“怎么,你接了那个任务了?”

叶柠说,“怎么了,这么简单的任务,还能分到那么多钱。”

宫野挠着头说,“呵呵,很好,很好。”

但是,他还是好好的提醒下,“可是你知道为什么这么容易的任务,我跟大师兄,都拒绝了吗?”

“……”

她以为特意留给她的,所以,其实是被他们拒绝了吗?

宫野说完,神秘的一笑,先溜了。

叶柠赶紧追上去,“喂,喂,你给我回来,到底是为什么,你还没说。”

第二天.

叶柠接到了慕夜黎的电话,说已经做好了准备,请她跟师父一起去那边。

路上,慕七还在问慕八,“哇,这个真的是GT的掌门人啊,看着很普通啊。”

“这些高手看着都普通,你想想小说里的扫地神僧,谁也看不出来。”

“好吧,哎呀,难怪你昨天那么殷勤,今天我不管,一会有衣服我来拿。”

“滚,别抢我的活儿。”

两个人看着慕家将家里最贵昂贵的一辆老爷车拿了出来。

这车本就是古董,是以前的英国王室庆典的时候开出去的,后来被收藏在了大英博物馆,是当年的第一辆这类汽车。

圣殿骑士的宝藏

圣殿骑士的宝藏第二集

“桐桐姐好,我叫薜盈盈,以后还要请你多多关照呢。”

两只粉嫩的小手蜻蜓点水地握了下,薜盈盈的视线很快落到周心桐脖子上悬挂的蓝色名牌上,露出惊诧的表情:“咦,桐桐姐竟然是销售科的科长啊,这么年轻,太厉害了!”

吴胜站在薜盈盈的身后,他用手指抬指着自己,意思是让周心桐夸他。

周心桐好像有意要跟吴胜做对似的,笑吟吟地说道:“这都是董事长的提拔,所以我现在才要拼命工作做出成绩,好让大家都知道董事长的眼光没有错。”

“我相信桐桐姐一定可以的!”薜盈盈无比有信心地说道。

“那你们继续浏览吧,我要去整理下本季度的销售材料了。”周心桐双手抱着材料,跟吴胜和薜盈盈微笑着说道。

吴胜心里那个郁闷啊,明明是他的功劳好不好,怎么都撇到苏筱颖身上了!

周心桐好像故意气他似的,得意地撅着小嘴,晃着高耸的马尾辫,踩着高跟鞋欢快地走开。

薜盈盈是个极聪明的女孩,见周心桐跟吴胜之间的眼神交流,立时把小脸凑到吴胜面前,小心翼翼地问道:“吴大哥,你跟桐桐姐是朋友吧?”

“对,是朋友,很一般的朋友!”

所谓谣言止于智者,但吴胜并不觉得薜盈盈这丫头会相信他和周心桐之间并没有什么,于是只好郑重地提醒了一遍。

“哦,很一般的朋友。”

然而薜盈盈根本不信,露出一副促狭笑容,点点头重复了一遍。

本来还要去其他部门转的,但薜盈盈说她的脚疼,这高跟鞋穿不惯。

原来她很少穿这么正式的鞋子,虽然家里的高跟鞋不少,但基本上都是摆设,纯粹是为了好看。

实在是没有办法,吴胜只好搀扶着薜盈盈来到董事长办公楼层,带她去苏筱颖的办公室休息下。

推开办公室房门,秘书小蓉刚要开口说话,却见吴胜搀扶着薜盈盈走进来。

猛地瞥眼,还以为吴胜怀里的人是苏筱颖呢!

可仔细一想,苏筱颖从来到公司就一直待在办公室没有出现,难不成还有个分身?

直至抬头看到薜盈盈那张娃娃脸,秘书小蓉才反应过来,原来是苏筱颖的闺蜜薜盈盈啊!

作为苏筱颖的秘书,小蓉知道她的很多事情,当然也认识薜盈盈,虽然两人并没有见过几次面。

薜盈盈跟小蓉笑了笑,然后在吴胜的搀扶下来到苏筱颖的办公室。

看到薜盈盈的那一刻,苏筱颖顿时愣了下,还以为自己是在照镜子,直到看到那张可爱到爆的娃娃脸才反应过来。

扑哧!

一向清冷高贵如女神的苏筱颖,冷不丁的捂嘴笑出声来。

“你这丫头,你怎么穿成这样啊,是不是扭到脚了啊,来来,快坐下!”

苏筱颖赶紧过来从吴胜的手里接过薜盈盈,扶着她到旁边的沙发上坐上来。

“没有啦,只是有些不习惯,休息下就好。”薜盈盈立即摇摇小脑袋尴尬地说道。苏筱颖帮薜盈盈脱下高跟鞋,帮她检查了下,笑道:“傻丫头,你这鞋子是新的,新鞋虽然码数跟脚一样大,但是穿起来会夹脚,穿之前你应该用湿毛巾把鞋子捂湿,然后再用鞋楔把鞋子撑大一些,这样穿

起来就不会夹脚了。”

“啊,穿个鞋子还有这么多的东西啊!”薜盈盈看向苏筱颖的视线充满着崇拜和钦佩。

“那是当然喽,女人的脚可是很稚嫩的,要爱护的,不注意下怎么行。”

苏筱颖把两个高跟鞋装到一个盒子里,然后起身笑吟吟地说道:“我去让小蓉帮你整一下,要不然你非磨出水泡不可。”

“谢谢筱颖姐!”

薜盈盈立即礼貌地向苏筱颖道谢。

苏筱颖甜美一笑,走出办公室不到几分钟,然后又回来,只是手上的鞋袋已经不见了。苏筱颖抬头看了眼吴胜,好似想到什么事情似的,她从旁边拿起一个水果篮递给他道:“我听院长说邢国华已经苏醒过来了,好像今天思雨去探望他,我今天有事去不了,你就替你去一趟吧,顺便问问他有

什么需要帮忙的。”

“没问题,美女老板的吩咐,我就是死也一定办到。”吴胜接过水果篮,笑嘻嘻地说道。

“你就贫吧!”

苏筱颖白了吴胜一眼,然后又从旁边拿出一个信封塞到吴胜怀里:“呐,这是你这个月的薪水,省着点花啊,没了可就真没了。”

看着怀里的信封,吴胜感动的简直想哭!

这是他从苏筱颖手里拿到的第一份薪水,真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不容易啊!

摸摸信封,还挺厚,估计至少也有两三万吧。

“就这么点钱就把你乐成这样。”

苏筱颖见吴胜这么没骨气,没好气地说道。

“那可不,我的钱包从来就没有饱过,这次我可以把它喂到撑为止!”吴胜笑嘻嘻地说道。

“行了,赶紧去吧,早去早回。”苏筱颖没闲功夫跟吴胜继续扯下去,立即用命令的口吻说道。

“是,保证完成任务!”

吴胜立即打了个敬礼,然后拎着水果篮飞速离开董事长办公室。

就在吴胜一手拎着水果篮,一手拿着信封,嘴里哼着小曲走向停车场的时候,一辆奔驰SUV行迹诡异地避开医院入口的监控,悄然地驶进医院。

砰砰的两声急响!

一胖一瘦两道黑影从车上跳下来,戴着黑手套和墨镜,对视一眼,朝着住院部的入口大厅走去。

同薜盈盈一样,刑思雨今天也没什么课,于是她早早地来到医院探望叔叔邢国华。

邢国华躺靠在病床上,看着刑思雨眉飞色舞地讲着他昏迷后这些天的事情。

当听到吴胜把那个撞他的人打得不成人样后,邢国华满脸都是感激和忧虑,生怕吴胜会因为这件事而惹上麻烦。

“叔叔,你放心好了,吴大哥很厉害的,不会有麻烦的!”

刑思雨坐在病床前,小心翼翼地用水果刀削着苹果,笑吟吟地说道。

看着刑思雨的眼亮透彻明亮,声音都甜丝丝的,邢国华打趣地说道:“我说思雨啊,你该不会是喜欢上吴胜了吧?”

“啊?”

被邢国华这么一问,刑思雨一愣,手里的苹果咚的一声掉在地板上,然后滚到病床底下。

刑思雨赶紧蹲下身去床底下把那个苹果给摸出来,起身撅着小嘴埋怨道:“叔叔,你说什么呢,我怎么能喜欢吴大哥,而且吴大哥有喜欢的人啦!”

邢国华顿时一愣,吴胜有喜欢的人,他怎么不知道啊!

刑思雨把她那几天住在苏筱颖别墅的事情说出来。

听到吴胜竟然跟苏筱颖住在同一幢别墅,邢国华脸色大变,失声惊呼道:“不会吧,你说吴胜竟然跟董事长住在一起?”

“对啊,难道你不知道吗?”刑思雨一脸不解地看着邢国华。

邢国华重新背靠在床帮上,脸上露出无比惊愕狂喜的表情,喃喃自语地说道:“我早就知道这个吴胜不是一般人,想不到他竟然这么厉害,连那么清冷高贵的董事长都能追到手,厉害啊!”

就在邢国华准备进一步询问吴胜和苏筱颖之间的事情时,病房外面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

刑思雨赶紧将手里的苹果放到盘子里,起身去开门。

房门打开,见外面站着的是邢国华的主治医生。

刑思雨刚要开口,却见主治医生的脑袋突然一歪,一个戴着墨镜的黑衣人从医生的背后冒出来。

刑思雨吓得脸色一变,跌退数步,直接跑到邢国华的身后。

咚的一声,主治医师被扔进病房。

一胖一瘦两个黑衣人走进病房,胖子右脚一踢,把病房房门给关死。

凭着保安敏锐的本能,邢国华立即意识到两人的来者不善,急忙坐起来拿起旁边的拐杖,神色警惕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到我的病房来做什么?”

走在前面的是个瘦矮子,脸上的墨镜几乎是他脸形的三分之一大。

摘掉墨镜,露出一双阴谲邪恶的眼睛。

他的视线从邢国华的身上扫到刑思雨的身上,不由得露出几抹淫邪之色,添了几下嘴巴道:“这小妞儿长的还挺不错的,真想不到这个丑不拉叽的男人竟然还有这么可爱的女儿!”

邢国华似乎是意识到什么,连忙说道:

“如果你们是来找我的,尽管向我动手手了,她不是我女儿,只是我一个朋友的孩子,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说罢,邢国华左手伸到背后,使劲地朝着刑思雨挥手,示意她赶紧逃走。

可能意识到情况不对劲,邢国华猛地起身,抓起拐杖朝着瘦矮子的脑袋砸过去。

与此同时,躲在邢国华身后的刑思雨立即朝着门口跑去。

咚的一声响。

邢国华的胸口挨了一记踢脚,整个人撞在病房上,然后又因强大的力道翻到地板上。

刑思雨刚跑出几小,瘦矮子动作敏捷地伸手掐住刑思雨的脖子,从背后将她抱进自己怀里。

“你……你要干什么……”

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刑思雨顿时吓得脸色苍白,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瘦矮子的个头仅比刑思雨高出一截,他的一只手掐着刑思雨粉嫩的小肚子,另一只手开始在她的身上不规矩地游走,先是在她的平坦的小腹上抚摸着,然后渐渐地朝着上面摸去。

圣殿骑士的宝藏

圣殿骑士的宝藏第三集

李妈吓得一哆嗦,看到一地被打碎的碗筷,黏糊糊的粥和着玻璃碎渣,洒的到处都是。有些碎渣溅到她腿上,扎进了她肉里,看似细小的伤口,动一下撕裂却是般的疼。

李妈没反应过来,后来腿一阵又一阵的痛,她呲着牙嚷嚷了起来:“发什么神经病!”

这哪是佣人对主子说话的态度?

商裳轻挑嘴角,艳丽的脸上漫不经心的笑着,漂亮的手指轻轻敲着桌面,发出空洞又突兀的声音她背倚在后面,潋滟的双眸危险的半眯着,像盯着猎物一般斜睨着对方。

李妈被她看的心里发毛。

“把冷掉的饭菜端上来,你还指望我好模好样的吃进去?夜家每个月支付给你们的高昂工资,就是让你们这么干活的?”她的声音不重,嘴角挂着一抹讥讽的笑,暗黑深邃的眼睛却好似把人的内心看透。

李妈本就心虚,被她这话一提,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热的额头冒出细汗来。

难道被这贱女人发现了?

“是新来的佣人盛的饭菜,她可能误把昨晚的饭菜端上了,我这就让厨房去做份新的。”

李妈提起裙角,就往外跑,然而人还没跑到门口,就被身后一道清丽冷淡的声音叫住了。

“等一下。”

心“咯噔”跳了下,李妈提着裙角的手捏紧,手里冒出了冷汗,半晌,才僵硬的转回头去,装傻的问:“少奶奶还有什么吩咐?”

商裳连手都懒的抬,眉眼夹杂着天生而来的一抹魅惑和冷艳,觑了眼地上的碎渣。

“清理干净了再走,还有——”她停顿了下,尾音带着几分凉意,“如果以后再被我看到有剩菜端上来,我的脾气一向不好,疯起来别说夜煜,连远在别地的夜太太也救不了你。夜家真正当家做主的是谁,你应该知道,我辞退一两个佣人,甚至是封杀,夜爷爷这么宠我,也会由着我,明白了吗?”

“是,我知道了。”

李妈抹了抹额头的冷汗,双膝一软竟是跪到了玻璃渣上,尖锐的刺痛疼得她身体猛地打了个颤,下一刻,她狠狠地咬住嘴唇,咬出了血,也没敢发出一声。

要知道,被封杀是什么后果!

她乖乖弯腰,趴到地上,把染了她鲜血的碎片一个个捡起来,因清闲变得光滑细嫩的手被玻璃片划的一道道伤口,也咬着牙不敢诉苦,快速捡完,连滚带爬的逃出房间。

疯子!这个女人就是个疯子!天呐,她根本无法想象,如果连少爷和太太也管不了这个疯女人了,这个疯女人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思及此,李妈脚步加快,头也不敢回的飞奔的离开。

商裳抬眸懒懒的看着那道背影落荒而逃,她不过是给那群佣人杀鸡儆猴看,以前她太懦弱,怕的事太多,才让这群佣人爬到她头上为虎作伥。

一个个的真以为自己是主子了!

不过,挨个应对这些苍蝇太麻烦,她也没这么多时间,她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商裳掀开剧本看起来。

很快,新的饭菜端了上来,来人是另一个佣人,许是听了李妈的转述,这会儿连看也不敢看商裳一眼,颤颤巍巍的把饭菜端上来,便慌忙的下去了。

闻到香喷喷的新做出来的饭菜,商裳也不看剧本了,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前世在戒毒所,她两天才有一顿冷饭吃,渴了哑着嗓子喊半天,也不会有人端一杯水给她喝。

那些人收了沈依斓的钱,故意刁难她,白天不给饭吃不给水喝,到了晚上,又用各种手段不让她睡觉,既不会让她饿死,又要一点点逼的她神经崩溃。

所以,当看到佣人端上来的冷饭剩菜,犹如那段不堪回首的记忆,她怎么可能忍受的了?

大快朵颐的解决掉早饭,她打开电脑,搜出论坛的最新消息。

她在娱乐圈没什么名气,当看到拍戏受伤的新闻已经消失匿迹,她一点也不奇怪,人们只会被更感兴趣的失去吸引,如果你没本事抓住网友们的眼球,被遗忘是理所当然的事。

至于潜规则的事,如果她没让周子爵删了所有报道,背后加上有人故意推波助澜,倒是会在网上引起不少的轰动。

商裳桃花眸一夹,瞥到最新的一条帖子——最惊艳的古装美女,她敢称第一,没人敢称第二!

敢用这种话来做标题,博主也不怕被其他明星的粉丝抨击。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