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面人

铁面人
  • 主演: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杰瑞米·艾恩斯,约翰·马尔科维奇,热拉尔·德帕迪约,加布里埃尔·伯恩,安娜·帕里约,休·劳瑞
  • 导演:兰道尔·华莱士
  • 地区:美国
  • 类型:动作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1998
公元17世纪中叶,法国宫廷改朝换代,年轻俊朗的路易十四(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 Leonardo DiCaprio 饰)继位,却是个荒淫无道、暴虐成性的君主。举国上下怨声载道,暴乱不断,路易却从未有半点反省与收敛。此时此刻,曾经风光一时的三剑客们尘埃落定,可是路易设计害死了阿多斯(约翰·马尔科维奇 John Malkovich 饰)的儿子拉乌尔,霸占了拉乌尔的未婚妻,这迫使阿拉密斯(杰里米·艾恩斯 Jeremy Irons 饰)、波尔朵斯(杰拉尔·德帕迪约 Gérard Depardieu 饰)、阿多斯重新拿起搁置多年的剑,密谋推翻路易的暴政。在曾经的好友——皇家侍卫长达尔大尼央(加布里埃尔?伯恩 Gabriel Byrne 饰)缺席的情况下,三剑客从牢里找来了戴着铁制面具的犯人菲利普(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 Leonardo DiCaprio 饰),其

铁面人第一集

第1246章 夜汐番外:发威

睿儿会抓什么呢?

韩芸汐赌睿儿会抓解毒的金针,龙非夜则赌睿儿会抓宝剑,赌输的人要吃掉赢的人亲手煮的面;

顾北月赌睿儿会抓印章,顾七少则赌睿儿会抓算盘,赌输的人要给赢的人当一天的奴才;

唐离赌睿儿会抓那些经籍,宁静则赌睿儿会抓钱币,谁赢了谁掌管财政大权。

睿儿哪知道他肩负了三场输赢?他站了好久好久的,正认真思考着,面对这么多选择,真的好难呀!其实他想要的东西可多了。

但是,只能要一样。

他抓着手指头,越看是越纠结。

而小睿儿纠结的时间越长,大臣们惶恐的时间也就越长。

礼物也献上了,宴席也吃完了,抓阄之后这场宴会应该就结束了吧?大殿上几乎有八成的人,是盼着宴会赶紧结束的!

因为,只要结束了,他们从敢相信皇后近日开大恩,真的不追究他们污蔑的责任,从敢相信皇上今日心情好,不追究他们明哲保身的罪。

终于,小睿儿伸出了手去!

这下,心急如焚的众人总算松了一口气,仿佛看到了宴会结束的希望!而韩芸汐和龙非夜他们则紧张起来,胜负马上就要见分晓了。

全场一片寂静,所有人的视线都定格在睿儿身上。睿儿的手满满地伸向一个印章,抓了起来!

这刹那,顾北月露出了极其欣慰的笑容。顾七少的心情跌倒了谷底。

韩芸汐和龙非夜,唐离和宁静都不输不赢,十分不甘心。

“果然是朕钦定的储君,呵呵,天意!天意不可违!”龙非夜大声说,“睿儿,过来!”

虽然,周抓有预示之意,可是,龙非夜他们并不相信。

睿儿抓了印章,群臣们就都会相信这位太子将来一定是皇帝吗?就都会臣服吗?

这是天真的想法。

龙非夜一把将睿儿抱起来,让睿儿坐在他身旁。他这个举动,比抓周抓到印章的意义更大!

他这是在告诉众人,他对睿儿的期待有多大,宠爱有多大!

太子主动坐到主坐上去,那是大忌讳,可是,龙非夜这个皇帝亲自抱上去,那可是至高无上的宠爱呀!

群臣看得皆是心惊,也都知道皇上此举是做给众人看的。

抓周的东西被收了回去,大家高悬的心便又方落了一些,就等着皇上宣布宴席结束了。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太监突然就闯了进来,非常惶恐。

“皇上,大事不好了!不好了!”太监跪下之后,大声高呼。

“什么事说清楚!”龙非夜怒视。

韩芸汐更怒,“太子周岁宴上胆敢乱说话,若非天大的事情,本宫绝不饶你!”

“皇上,皇后娘娘,那两帮闹事的老百姓打了官兵,要冲到宫门口来静坐!”太监急急回禀。

百里丽香顿是心惊,她不是令人传出消息了吗?那帮人怎么还没停止?

百里元隆立马回头朝百里丽香看去,父女俩面面相觑,都说不出话来。

龙非夜骤然冷声,“要造反吗?周岁宴还未结束,那帮刁民如何知晓皇后铺张浪费了?”

全场一片寂静,无人敢回答。

百里家和萧家两党的人对老百姓闹事都心中有数,而其他人,好歹也都是官场上混了,多少能嗅到这里头的猫腻来。

就像皇上说的,周岁宴都还未结束呢,老百姓哪知道周岁宴上发生了什么?况且,那帮刁民可不是现在从开始闹的,而是在刚刚百里将军站出来直言劝谏的时候,他们就闹腾了。

时间点上就真的这么巧合呢?

心中有鬼的人,不敢出声,而心中无鬼的人也不敢多言,生怕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开罪了哪位国公爷。

百里元隆是汗如雨下呀,他终于看明白了,韩芸汐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过他?韩芸汐就等着那帮刁民把事闹大呢!

要知道,如果韩芸汐治他一个污蔑之罪,他还能辩解。

可是,韩芸汐救助老百姓闹事这事情做文章,一旦被查出是百里家的人教唆那帮老百姓的,那事态就非常非常严重了!

寂静中,百里丽香不自觉按住了心口,此时此刻,她的心跳非常非常厉害,快得她都有些呼吸困难,那心跳像是随时都可能跳出心口来。

她万万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地步,更没有想到事态会严重到这个地步!

她原以为,找老百姓来施压,会给向来重民心民意的皇上一定的压力。可是,谁知道,如今这件事却成了百里家族的夺命锁。

皇上一定会抓几个刁民出来,杀鸡儆猴的!

百里丽香只能期盼,她雇佣的那些领头人千万千万不要出卖她!

寂静中,她终于忍不住开了口,“皇上,皇后娘娘。此前有谣传说皇后娘娘要为太子殿下大办周岁宴,相比那些老百姓也是误会了皇后娘娘。所谓不知者不罪,老百姓们也都不是故意的,千万别让这件事扰了皇上和皇后娘娘的兴致。”

韩芸汐看过去,眼底掠过一抹冷笑。

百里丽香这张嘴可比百里茗香会讨人喜欢,只可惜,她一点儿都不喜欢!

她一个眼神,那个太监便又禀告,“禀皇上,那帮刁民也不知道打哪里听说周岁宴上,皇后娘娘给每个人都用了全套餐具,说什么今晚桌上的碗加起来就又几千个……”

话,还未说完,龙非夜便“啪”一声,种种拍桌!

刹那间,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全场鸦雀无声!安静不过须臾,萧家主萧安最先起身走出,下跪,“皇上息怒!”

这下,所有大臣们从都缓过神来,惶惶恐恐,惊慌失措地起身来,离席下跪,“皇上息怒!皇上息怒!”

众人能不惊恐吗?

这件事太大太大了!

宴会都还没有结束,大家都没有离开,伺候的仆从们也没有离开,那帮老百姓就脸餐具的事情都知道。这分明是有人泄密了,分明就是有人在老百姓背后推波助燃,甚至有人主宰了这件事。

煽动老百姓污蔑皇后,抹黑太子周岁宴,这种罪可是比谋反之罪更重的!

单传的污蔑皇后跟这种罪比起来,都小巫见大巫呀!

百里丽香和百里元隆都傻了,直到百里齐聿提醒,父女俩从连忙下跪。

“父、父亲……”百里丽香就喊了一声,后面的话根本说不出来!

她被算计了!

百里家族被算计了!

要知道,虽然那帮老百姓是她雇佣的,她也确实传出了消息。可是,她还不至于愚蠢到把餐具的事情,把周岁宴上具体的事情都泄露出去呀!

是谁把餐具的事情泄露出去的,是萧家罢了他们一道,又或者是韩芸汐本人?

百里丽香已经无法思考了,百里元隆更是脑海一片空白。他们只有祈祷,祈祷被他们收买之人 ,不要供出他们,千万不要!

然而,龙非夜却冷冷说,“来人,给朕马上将那帮刁民抓起来,一个都不许漏!今夜,如果没有审出个所以然来,谁都休想给朕走出大殿一步!”

这话一出,百里丽香的心跳差点就停掉,而百里元隆的身体已经在晃了,他连跪……都跪不稳。

“就带到这儿来审!本宫倒要问一问他们,本宫怎么不配当皇后了!”韩芸汐冷声。

在场的那么多人喝了她的鸡汤,会有多少人开窍呢?

她近日为何准备了全鸡汤,不是鸭汤不是其他汤呢?真以为赵嬷嬷的老母鸡养多了,没人吃吗?

杀鸡,儆猴呀!

她是在提醒众人,她今夜要杀鸡儆猴呢!

她今日不狠狠抓出个人来好好收拾,这帮人还当她这个皇后是当着玩的?

其实,她原本其实就想半个宴会,借机要各位有钱的大臣们为北历捐款捐资,为灾区筹集点银子和物资,然后以睿儿的名义送去。这也算是她和龙非夜给睿儿的一份礼物。

可是,她才刚刚说要办宴会,百里家和萧家就都有意见了,她索性放话出去要大办特办周岁宴!她再不借这个机会教训教训百里家族和萧家,这大秦权势最大的两大势力只会越来越过分!

所以,她找了沐灵儿想出了餐具这么个坑。

至于外头那些闹事的百姓,她只猜到是百里家和萧家收买的,而到底是百里家收买的,还是萧家收买了,她还真是无法确定。

百里丽香的表现,让她基本猜到幕后主使是百里家族了。

至于餐具的事情,其实没有人泄露出去。至今,老百姓们也都不知道餐具的事情。小太监之所以会那样说,当然是她刚刚命赵嬷嬷出去交待的。

待会把那群老百姓抓进宫来,把领事的几个人抓到大殿里来审,在她和龙非夜的威慑之下,领事的读书人还能把事情说清楚,分辨清楚吗?还不得吓得立马就供出幕后之人?

偌大的场子,安静得非常可怕,每个人似乎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了。若非百里丽香搀着,百里元隆估计早就晕倒了。

百里丽香那表情像是都痴傻掉了,她的手心全是汗,渐渐的浸湿了父亲的衣袖。

这种安静的等待,简直就是煎熬!

终于,殿外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百里丽香忍不住回头看去,只见殿外一群老百姓被侍卫一路推过来,全都跪在殿外。

刚刚还闹得凶,可是到了这,所有人全都磕头,就没人敢抬起头来的。

“把领事的押进来!”龙非夜冷声!

铁面人

铁面人第二集

阮瑶在吹干头发之后,直接推开了靳黎珩。

靳黎珩带着轻笑,站在一旁,看着阮瑶将头发三两下扎起了马尾。

转身,她直接出了房间。

那边,许诺和牧牧也已经休息过来。

“我们今天回家吗?”

许诺在喂着牧牧吃饭的时候,询问阮瑶。

“嗯,回去吧。我估计牧牧也是吓坏了,回家好好的休息,这次也算是失误了,以后出门就得注意安全了。反正我们也玩过了,挺过瘾的。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是不是,牧牧?”

牧牧吃的小嘴儿鼓鼓的,不知道阮瑶在说什么,但是不妨碍他只是阮瑶。

他点着小脑袋,可爱的惹的阮瑶都笑起来。

当天,他们也没有浪费时间,直接飞回了帝都。

下飞机,让人把许诺送了回家,阮瑶则跟靳黎珩坐在一起,回了盛景园。

一路上,阮瑶不是睡觉打发时间,就是看手机,总之她总是在躲避着靳黎珩一般。

阮瑶心中也在煎熬着,终于到家之后,离开进了房间,以休息为借口,躲了起来。

跟靳黎珩之间,偏离了两年的距离,生疏是肯定存在的,尤其,这几天之前还因为高端而起过冲突。

阮瑶可不是没心没肺的,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睡了一觉之后,阮瑶以为靳黎珩应该已经离开了。

看着外面的夜色,懒洋洋的随意披着睡袍下楼找吃的。

只是,她刚开门,隔壁房间的门也随之打开。

靳黎珩一身休闲衣衫,眉目间温柔宠溺。

“丫头,睡醒了?”

阮瑶刚睡醒的红扑扑的小脸儿上,片刻的皱眉,好像在说,他为什么在这里?

靳黎珩轻笑,走过来,大手在她披散的头发上,抚摸着揉了揉。

“下去吃饭吧。张姐一直炖着汤,我让她给你补身体的,晚上喝了还安神,”

阮瑶似乎才回神,“啪”的拍开了他的手臂,手指拢过自己的头发,不情愿着小表情,直接出去下楼。

餐桌上,阮瑶喝着汤,看着高端又发来好多消息,她都没有理会。

从两人分开之后,她一直都拒接高端的电话,信息也不回。

他还说着,等阮瑶回来,他会亲自来找阮瑶,要求复合。

只是,这些话,阮瑶也就看看,心中没有起任何波澜。

朱梓桐知道阮瑶回来,打了电话,约她明天见面玩。

阮瑶也同意了。

吃过饭之后,阮瑶在整理草原上的照片,还修图,自然要让自己最美的样子保留下来,顺便分享一下自己的好心情。

身后,靳黎珩悄无声息的靠近,阮瑶第一时间就察觉出来了。

他身体的温度,那种独属于靳黎珩的味道,阮瑶再熟悉不过。

她也没管,继续看照片。

眼前,忽然一条项链,绕过她的脖颈。

“别动!”

靳黎珩出声制止阮瑶的动作,他已经捏着项链的两端,扣了上去。

阮瑶摸着项链,靳黎珩已经走到她身旁,坐下来,身体微微的靠近,一手还搭在她身后的沙发背上,好似这样就能将她拥抱在怀中一般。

铁面人

铁面人第三集

门贺晶晶说到这里的时候,而且说的如此的清晰,难道贺知礼还不明白吗?还在装吗?

贺晶晶只是冷冷地笑着,继续道,“伯伯,若是这件事情不想被别人知道的话,就帮我们一次,我永远不会说出去。”

贺知礼听到这里的时候,当即就傻了。他的脸阴冷地寒着,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一样,极为冰冷的语气道,“这件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

当时的贺晶晶的年纪并不大,不到十八岁。但是她的思维完全就是一个成人了。

她也很冰冷的目光盯着贺知礼,疑惑的道,“伯伯,这件事情你只问问你自己有没有做,其他的事情我也不会回答你的。”

贺知礼使劲地咬着自己的嘴唇,有那么一个瞬间,嘴唇上都被他咬了一块白白的颜色,若是再用力一点的话,恐怕就破了。

他像是怒了。而且这样表情的贺知礼,贺晶晶从来没有见过。但是她不害怕。她清楚的知道,这次若是不这样做的话,家里是不会有一个人帮他们的。

就是他们那样的成绩,一定不会被那个大学录取的。

顾小谷的成绩又那么的好,即使是莫肖扬再复习一年,他也不会高到哪里去,关键是莫汗青已经老了啊。他已经没有能量再供莫肖扬读书了。到时候的莫肖扬是极度可怜的。

他已经不具备东山再起的能力了。这个时候她若是不帮他的话,要谁来帮他呢?

所以她用伯伯最要命的这件事情来要挟他了。她知道他会很伤心,也可能从此这个伯伯就不会再理她了。

理她或者是不理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莫肖扬这次必须考上他理想中的大学,而她也必须进去。

伯伯生气就生气,血缘关系还是存在的啊?

无论怎么生气,血缘关系不会改变,而莫肖扬这次机会不能失去。所以她宁愿冒着得罪贺知礼的危险,也要这样做。

贺知礼铁青着脸,他是在停顿了很久,或许是在思考了很久之后,才缓缓地道,“你要挟你伯伯?”

贺晶晶只是摇摇头,但是她什么也没有说。

“我若是不答应呢?”贺知礼气得都有些发抖了,他生平最讨厌别人这样要挟他做任何事情,没想到这次要挟他的是他的亲侄女。

“不答应也没有关系,我可能不会告诉外人这件事情,但是家里人我可以告诉吧?至于他们怎么说我就不管了。”

贺知礼的脸再次寒了几分,如同寒冬腊月里的挂在树上的茄子。

他使劲地平静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两个拳头使劲地捏了捏,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贺晶晶也知道这次她的伯伯是真的怒了。但是她必须这样做。所以她不害怕。努力迎着他的目光。

贺知礼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声,道,“我可以答应你,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贺晶晶听到这里的时候,都感觉浑身发抖了,她不知道贺知礼提出的是一个什么样的条件。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