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底毒龙

卧底毒龙
  • 主演:张致恒,沐奕杉,书亚信,卢惠光,维他亚·潘斯林加姆
  • 导演:高峰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动作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8
以卧底警察徐家宝(张致恒饰),受命前往泰国调查跨国贩毒案件,意外结识被黑帮追杀的古惑仔龙少(书亚信饰),混乱之下徐家宝救下了龙少。从此兄弟二人命运在权利、欲望以及兄弟道义之间辗转交织开来。

卧底毒龙第一集

吴悔来到酒楼寻找红衣时,在红衣的旁边坐着一人。

此人是个青年男子,看似二十左右,一身淡蓝色的衣袍,面目英俊,却是隐含有凌厉之意。

看到此人,吴悔体内的五行诀自发的运转起来,一道虚无神识探查过去。

吴悔在看此人时,对方也是有所感应,蓝衣青年转过头来,面带微笑的向吴悔点了点头,神情间蕴含一抹莫名之意。

“少……吴悔,你回来了?”红衣同样看到了吴悔,刚刚要叫少爷,仿佛想到了什么,瞬间改口。

“恩,回来了,这位是谁?红衣,你不介绍一番吗?”吴悔信步走到了桌子旁边,坐了下来,向红衣问道。

“这是……”红衣脸色有些难看,还未说完便是被蓝衣青年所打断。

“重族蓝封,吴悔,我对你有些好奇,你不过是仙君层次,如何拥有虚无之力,禁锢红衣的?”蓝封目光看向吴悔,身上一股圣威缓缓弥漫,却只限于吴悔所在的桌子范围,其他桌椅的食客并未感受到,而且这边的空间已经被蓝封封锁,他们所说的话语也不会被旁人听到。

“重族的手笔不小,半圣大能也派到这里,刚刚我遇到你们首领破虚,原本想要与之一战,没想到破虚既然离开了,倒是有些遗憾。”吴悔摇了摇头,仿佛真的是有些遗憾。

吴悔的话语一落,蓝封与红衣的脸色立时变幻不定。

“放屁,小子,我知道你不凡,不过大话却是过头了,首领何等身份实力,岂能够是你遇到的,就算是遇到,你有什么资格与首领交手?”蓝封忍耐不住,破口大骂起来。

一旁的红衣也是一脸的怀疑,她知道吴悔的实力要比自己强,不过说能够对抗破虚,红衣还是不相信。

“与破虚未曾交手不免遗憾,不过一个半圣也是凑合了。”吴悔手指一点,四周的空间一阵变幻,三人已经处在了一片白雾之中。

“幻境?在我面前竟然敢施展幻境,真是不自量力!”蓝封面露不屑,身上的半圣威能激发出来,向着四面八方冲击而去。

四周的白雾阵阵动荡,非但没有消散,反而是更加的浓郁。

蓝封的脸色已经变得难看起来,在白雾中他感受到了好几种极为强大的神力,甚至还有虚无之力,这些力量融合到了一起,按着某种规律相融相生,以自己的实力竟然一时间无法破开。

“红衣,这吴悔究竟是什么修为实力,当初他擒住你时,用了几招?”蓝封转向红衣,脸色凝重的问道,他知道红衣既然被对方所擒,实力肯定不如对方,红衣已经是仙尊巅峰层次,能够稳胜他的只有半圣大能,可是就算对方真的半圣,想要困住自己也非简单,而现在对方所设置的白雾幻境竟然能够把自己困住,这让蓝封万万没有想到。

“当初,对方只是幻化出一个'困'字,我就被对方所擒,我的实力远不如对方。”红衣回想起自己被擒一幕,脸色依旧有些震撼,对方所实战的手段让红衣心有余悸。

“莫非他真的能够对抗首领不成?”蓝封的心中产生了一种不好的感觉,隐隐相信了对方的话语,若是对方真的有超过了半圣的实力,自己在此等待他不异于自投罗网。

“冰封极光!”此时的蓝封不再留手,其身上泛着一层淡淡的蓝光,蓝光冰冷无比,散发出极强的锐利之气,以蓝封的身躯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激射出去,光芒所过之处,所有的东西都是被染成了蓝色,咔咔,空间一阵阵的响动,竟然直接破碎开了。

此时的蓝封与红衣两人已经不在酒楼,而是出现在一座山峰的山顶,在他们的面前,吴悔正负手而立,神情平静的看向他们。

“你究竟是谁?”蓝封的脸色已经是极为凝重,他不知道对方所设置的幻境是不是其全部实力,不过他想要破开却是拿出了自己的底牌力量,单单对方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已经不弱于自己。

“我名吴悔,与重族之仇不共戴天,蓝封,你莫以为能够破除我在红衣体内设下的禁制,便是能够对抗我,无论你们重族之人来多少,我照收不误。”吴悔一指点出,指尖无光无华,却是吴悔的虚无一指。

面对吴悔这毫无波动的攻击,蓝封的脸色已经变得惊恐无比,他感到了一股强烈的死亡气息,“玄冰刺!”蓝封大喝一声,运转自己最强神通,手中出现了一道蓝色冰刺,直接冲向吴悔。

只是这蓝色冰刺还未接近吴悔便是消散一空,蓝封脸色骇然,急忙躲避,唰的一下,自己的一只手臂已经消失不见。

蓝封再也顾不得其它,转身一步踏出,遁入虚空,他根本没有了与吴悔动手的胆量,自己在对方的手中根本没有了反抗之力。

“天地囚笼!”吴悔看也未看,手中激发出一道五彩光芒笼罩一方空间,那原本逃走的蓝封身影再次显露出来,其周围出现了一道散发出五彩光芒的牢笼。

蓝封激发出一道道的攻击落在牢笼上,发出阵阵巨响,那牢笼却是丝毫没有破除的迹象,依然坚固异常。

一旁的红衣已经是一脸的呆滞,在她眼中高高在上的半圣大能在吴悔的手中竟然丝毫没有反抗之力,随手之间,便是把蓝封困住,这等实力确实拥有挑战首领的资格。

吴悔信手一招,那五彩牢笼迅速的缩小,最后变成了一颗拇指大小的珠子,吴悔手腕翻动,珠子便是消失不见。

“红衣!”吴悔目光看向一旁的红衣。

“前辈……”红衣的身躯微微颤抖,目光看向吴悔充满了敬畏,自己虽然是仙尊巅峰层次,不过红衣知道以自己的实力,对方甚至一挥手就能够解决自己。

“我在你体内设下的禁制解除了吗?”吴悔淡淡开口说道,原本吴悔的实力就堪比圣人,如今有在轮回之境中得到了破虚大量的虚无之力,其实力再次提升,只不过吴悔所拥有的气息依然停留在仙君层次。

“是,之前我被蓝封圣人发现,蓝封圣人出手为了解除了禁制。”红衣点了点头,没有隐瞒,其脸色微微一动,再次说道:“前辈可以再次在我的体内布下禁制。”

“不必了,你若是与我作对,反手灭了便是,如今半圣也已经现身云星帝国,想必其他的重族之人也会陆续前来,你只要为我探查出他们的位置,其他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吴悔口中随意的说道,所说的话语却让红衣的脸色再次一变,“是,一切以前辈做主。”红衣再次向吴悔恭敬说道,面对实力堪比圣人的吴悔,红衣心中再也没有了反抗心思。

吴悔与红衣来到了云星帝国的帝都云星城,这里也是云星宗所属的城市,在城市中有着通往云星宗的传送阵,吴悔得到了云周的令牌,能够自由进出云星宗,不过吴悔并没有打算此时使用,吴悔要先把重族派遣来的人清理一番。

有着红衣的相助,吴悔再次击杀了几位潜入到云星帝国的重族大能,只不过在林林总总击杀了十几位重族仙尊大能后,重族之人就不再出现,十几位仙尊大能加起来对于外界来说是一股极强的力量,任何一个门派多处这股力量,必将成为一个超级势力,只不过在吴悔的暗自出手下,这些人都是无声无息的彻底消失。

直到距离重族计划还有三日时光,依然没有其他的重族之人前来,吴悔猜测重族要施展的计划应该是有了变化。

“红衣,你看看还能否联系到其它的重族之人?”一处客栈中房间中,吴悔向红衣问道,距离上一次击杀重族之人已经过去了十多天,吴悔想要弄清楚重族是否是取消了变化。

红衣拿出通讯珠,注入一道神识,感受其他重族之人的存在,过了片刻,红衣的眉头微微皱起,“我的通讯珠好像不管用了。”红衣拿起通讯珠放到眼前,神情间有些困惑。

吴悔的脸色一动,“看来重族之人对你已经有了怀疑了,切断了你与重族其他人的联系。”吴悔知道,虽然自己借助红衣的力量击杀重族之人做得极为隐蔽,不过重族终究已经陨落了十几个仙尊大能,这必然会引起重族的重视,以吴悔的神识虽然能笼罩整个云星帝国,却不知道帝国外面的情景,也不知道重族如今的计划如何。

“那怎么办?吴前辈,我们还要在此地呆下去吗?”红衣有些着急的说道,若是被重族之人知道自己在帮助吴悔,自己恐怕性命难保,现在只能够寄希望在吴悔的身上。

“再等三天,不过我要前往云星宗一趟,你随我去,云星宗虽然设置了帝国护罩,却根本拦不住重族仙尊以上的大能,我也为其改造一番,即便重族半圣大能潜入云星帝国,云星宗也能够有所感应。”吴悔说道,在他的心中已经有了决意,他不可能一只呆在此地,被动的等待重族计划的实施,他要先把帝国护罩改造一番,留下神念,即便自己离开,只要重族之人潜入到云星帝国,自己也能够感应到。

这帝国护罩是云星宗所设置,吴悔想要改造护罩就要前往云星宗。

卧底毒龙

卧底毒龙第二集

“看孩子。”他不知道怎么哄孩子,被啼哭吵得头疼,索性丢给了奶妈子。

成玦噎了一口,看了孩子一眼,“看也看了,你出去!”

宫曾巴巴凑过来给她打脸,心底却暖乎乎很高兴很满意。成玦给他生了个儿子,他们两人的血肉。

宫曾觉得眼前又亮堂了一些,整日里和颜悦色,平时最喜欢的就是去看当时还未取名字的宫池若,借着看小娃娃的机会死皮赖脸在成玦房里。

成玦看来是妥协了,孩子也生了,还能怎么样呢。

她生了孩子,身体便越来越不好。宫曾心里着急,她生产后越发不愿意见他,对他的厌恶只增不减,一个孩子确实改变不了什么。

宫曾冷着脸,便将孩子从她那里夺走了。

宫池若的出生是成玦不得已生下的,她不愿生下宫曾的种,可宫曾用这孩子重新威胁了一遍她的家人。他说,要生不下来,就杀了她全家。他似乎很喜欢杀人全家,动不动就说这个。

这孩子的出生,从来都是他的一厢情愿,心存幻想。成玦不会给他好脸色,这是一辈子的事了,怎么也不会改变得了。

这个女人,会憎恨他一辈子。

宫曾没抱这个眉眼精致的小家伙,将他远远送去了欧洲德林苑,眼不见为净。

成玦喘着气,骂他畜生,“你要它一个婴儿怎么在陌生的地方活下去?”

“我就没想它活下去。”宫曾笑笑,“你当初不也是不想生下他来着?”

“你拿一个孩子出气,你简直不是人!”她骂来骂去也就只是这几句话。宫曾掏了掏耳朵,混账一样走了,冷心冷肺的。

宫曾总算拿捏住了成玦的弱点,毕竟是十月怀胎从她肚子里出来的,她一个母亲,不管孩子他父亲是个什么样的人渣,孩子还是爱着的。她想要看孩子,就得去讨好宫曾,讨好了才有看孩子的机会。

成玦很累,再美的美人都会红颜老去,她在宫家这深深宅院,老得很快。

她思子之切,来去舟车劳顿,她眼睛里那绝艳的神色渐渐黯淡了下去。宫池若小时候说她眼睛里有彩虹,绚丽夺目。她听完露出一个笑,摸了摸他的发顶。

都说儿随母,女肖父,宫池若长得真像她,没有像他那个混账的老子。

人们说,要是宫池若长得像宫曾,成玦会不会这样爱怜便不知道了。但她是个善良明澈的女子,大抵是一样爱的。

宫池若的出生虽是个错误,但成玦觉得后半生有他也就够了,至少她还能坚持着活下去。

成玦尚未出阁时,小时候给过算命先生算过命途。那看着神神叨叨的老头儿盯了一下她的脸,评价道,极美极盛,盛极必衰。她父亲听完不喜,那时家中已经开始落魄了。

成玦成玦,不得完满。那先生算得极准,她一路走过来,早已疲惫不堪重负。这容貌害了她,也害了很多人。

她看着宫池若尚还清澈的眼睛,心底祈愿道,希望这孩子平安幸福,一生安稳喜乐,万万不要像了她,挣扎红尘,不得逃脱。

卧底毒龙

卧底毒龙第三集

她当是没有看到他,甚至直接穿过他的身影,走到窗边,打开窗户,让阳光照射进来。

怕光的盛博年看到她,眉头紧蹙,甚是怀疑。

他躲在了阴暗中瞪大眼睛看着梅月,像是在怀疑着什么。

梅月回来,再度坐到窗边,目光环顾四周,扫过盛博年的身影的时候,她没有任何停顿,像是完全没有看到他一样。

盛博年再度蹙眉。

这时,门口传来脚步声。

盛博年立刻躲避,在窗帘边上站立。

顾长风走了进来,看到梅月,他立刻转眼,轻声道:“医生一会儿会过来,你现在卧床休息,不要随意起来,懂吗?”

梅月没有吱声,只是望着他,温柔款款。

盛博年眯着眼睛观察着他们,看梅月的神情,再看顾长风的眼神,眉头紧蹙。

他岂能不知道顾长风对齐美然的情意,只是他有点不敢相信顾长风会对别的女人有心思。

昨天晚上,他还看到顾长风在书房里看他们三个人的照片,尤其是对齐美然的思念之情昭然若揭。

他怎么可能爱上这个眼前的陌生女人呢?

梅月?

车祸受伤的女人。

齐美然要重生,就必须得找一个契合的身体藏匿灵魂,否则,不合适,也呆不住。

可是,他竟然无法探测到眼前的女人是不是齐美然,他感觉不到,他的灵力经过几次出入雄戒已经无法探寻到妻子齐美然的气息。

他只能试试。

盛博年扫了一眼顾长风,双眼危险的眯起来,看来不进顾长风的身体是没办法探寻到这个眼前的女人是不是齐美然了。

他快速的闪身,冲着顾长风直奔而来

梅月心里一急,本来不想这么早出现,可是盛博年明显的试探,让她有点着急。

她在盛博年出来的瞬间,就准备动手。

而在这时,门突然被人踹开。

“小心,风爸爸。”盛灵璟尖声喊道。

下一秒,她已经对盛博年出手。

顾长风整个人错愕,还没有动一下,盛灵璟已经跟盛博年的影子打在了一起。

而梅月松了口气。

她不是不想让盛博年知道自己是齐美然,是她暂时还不想让顾长风知道自己是齐美然重生。

她怕顾长风左右为难。

还好,小璟出现了的时机很合适,要不然,她真的暴露了。

顾少皇快速而至,盛博年一看打不过,快速的回到了戒指里。

顾长风面临这种情况,也是呆住了。“小璟,老四,这,这怎么回事啊?”

“风爸爸,你别管了,我跟小叔会保护你的。”盛灵璟说着,看向了梅月:“放心,梅小姐也会保护你的。”

顾长风不解的看向梅月:“梅月?她还身体没有恢复,这博年怎么老是出现,他怎么还打起来我的身体的主意了。”

顾少皇和盛灵璟都没有言语。

明显,他是怀疑了梅月了。

梅月对他们微不可察的摇摇头。

顾少皇这才道:“大哥,我想跟梅小姐说几句话。”

顾长风一愣,看了眼梅月:“梅月,你身体还好吧?”

“我没事。”梅月道:“你去吧。”

顾长风和盛灵璟出来。

房间里只剩下了梅月和顾少皇。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