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世魔星

万世魔星
  • 主演:格雷厄姆·查普曼,约翰·克里斯,特瑞·吉列姆,艾瑞克·爱都,特瑞·琼斯,迈克尔·帕林,特伦斯·贝勒,卡萝尔·克力夫兰
  • 导演:特瑞·琼斯
  • 地区:英国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英语,拉
  • 年份:1979
本片是英国著名的喜剧团体Monty Python的成员特里琼斯 (Terry Jones)导演的一部荒诞不经的调侃宗教的电影,故事的发生地在巴勒斯坦,讲述了一个普通的男人被世人误认为是弥赛亚(犹太人企盼的复国救主),由此引发了许多啼笑皆非的故事,一如Monty Python所有的电影那般,特里琼斯在这部电影中也使用了大量荒诞无厘头的笑料,电影以圣经为原型,由头至尾都充斥着颠覆,嘲讽的意味,对于虔诚的宗教人士来说,这部电影确实是场巨大的灾难。

万世魔星第一集

乐乐站在餐厅门口四处打量,很快就发现了远处熟悉的车子,她大步朝小宝那边走了过去,带起了一阵杀气腾腾的妖风!

小宝心砰砰砰地跳了起来,急中生智,伸手朝车窗外作了几个诡异的手势,不多久,一群叽叽喳喳的麻雀飞了过来,黑压压地一片,挡在了乐乐面前。

“宁小宝你又给我来这一招!”

乐乐气急败坏,这些麻雀肯定是宁小宝弄来的掩护,就知道她不会下杀手,拿这些小动物没办法,果然……等麻雀散去,小宝的车子已经无影无踪了。

“给我等着!”乐乐气得捏爆了头顶垂下来的树枝。

宁小宝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京都就这么点大,她总会查出来的。

逃过一劫的小宝长松了口气,开启了自动驾驶功能,靠在椅背上,闭上了眼睛。

乐乐是真的暂时不考虑感情问题,还是看不上顾斐然呢?

他后面还要不要再介绍优秀男人?

唉……真纠结!

小宝车子越来越远离市区,在一座郁郁葱葱的大山下停下了,他停好了车子,慢悠悠地上了山,不时有调皮的蜥蜴在前面甩尾巴,或是几只松鼠扔下松子,冲小宝吱吱地叫着。

“今天没心情玩,我要回去思考重大问题。”

小宝怏怏地抓出了一瓜子,洒在了地上,松鼠窜了下来,捧起瓜子往嘴里塞,两颊鼓鼓的。

“再见!”

小宝摆了摆手,朝山上走去,他就知道乐乐会四处找他,所以他不住在市区,而是选择在山上的寺庙里住,他同这儿的方丈有几分交情。

乐乐气冲冲地回了家,现在心情不好,还是回家住比较安全。

要不然她怕自己会忍不住爆脾气,把宿舍这段时间一直看不太顺眼的几个妖艳贱货的脖子捏断了!

眉眉看到焕然一新的女儿,眼前一亮,夸奖道:“这样打扮好看,我就说女孩得化妆嘛,化妆品够用不?不够妈妈给你买新的。”

“够了!”

乐乐没心情陪母上大人聊天,从厨房里找了一堆吃的,抱着准备回房间。

“你还没吃饭?妈再给你做一些!”眉眉关心看着女儿,看着闷闷不乐的,是受委屈了?

眉眉很快便否定了,她家闺女不去欺负别人就不错了,谁能给她委屈?

“不用了,不够我再啃肉干!”乐乐闷声说着,头也不抬便上了楼。

严明顺正好下楼,对乐乐的态度很不满意,喝道:“你怎么同你妈说话的?”

“哎呀……家里哪里有那么多规矩,乐乐你快回屋吃饭吧,不够就同妈说,妈给你做好吃的。”眉眉嗔了眼严明顺,没看出来闺女心情不好啊,一点眼力见都没有。

乐乐嗯了声,闷着头上了楼,严明顺拍了拍脑门,叫住了乐乐,“这个周末回家有事,别去外面玩!”

“什么事?要紧不?”乐乐问。

她还打算周末去找宁小宝的住处呢!

“当然要紧,你到时候回家就是了。”严明顺正然道。

“哦!”乐乐不敢违抗,只得答应了。

等办好了老爸的事,她再去找宁小宝算帐。

等乐乐回了房间,眉眉小声问啥事,严明顺神秘一笑,信心十足地说:“到周末你就知道了!”

他可是精心挑选了十来个精良种子选手,身高性格能力都是最棒的,闺女肯定会挑花了眼!

万世魔星

万世魔星第二集

第705章 感情里没有亏欠和弥补

一条朋友圈被轰炸后,并没有动静。

按捺不住的冷哲远一通电话甩了过来:“靠,你还活着?”

“你醒了?”南宫泽惊诧,这一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他都没有顾忌上他,知道他没事,心便也就放了下来。

“还真是感动啊,总算是记得我还伤着。”冷哲远调侃,语气颇为的怨念。

电话那头一番沉默,此时,南宫泽可没有太多心思与他开玩笑。

“你这是怎么了?和余瑶吵架了?”调侃过后,冷哲远认真起来,那一条朋友圈差点没吓掉他半条命。

又是一阵沉默。

冷哲远激动的叫道:“你们不会真的吵架了吧,因为什么啊?”

受伤昏迷后的事情,还并没有告诉他,现在他可谓是一脸懵逼。

“她......已经离开了盛鑫。”每一个字,南宫泽说的都很吃力,苦涩再次涌入。

“嘶!”冷哲远激动的差点没跳起来,扯动伤口,痛的是眉头紧蹙。

“离开盛鑫,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顾不了疼痛的冷哲远急忙问道。

再次沉默!

冷哲远试探的问:“不会真的是因为我吧?”

“妍芸!”南宫泽淡淡的说,若说倾诉,恐怕也就冷哲远,可能从小关系就非一般,彼此之间并没有秘密。

“陌妍芸?”冷哲远明白过来,认真,低语:“我早就提醒过你,该保持的距离还是要保持,感情没有亏欠,弥补一说。”

“那你呢?”南宫泽反问。

冷哲远笑了笑:“我?什么?是指你姐吗?那根本就不一样,我对一梦的感情,一梦知道,茜茜姐也知道,再说了,茜茜姐对我也只是姐弟之间的情份,这个一梦也知道。

而你......难道就没有看出来妍芸对你的感情吗?女人的直觉最为灵敏,余瑶之所以会生气,那也是她也感觉出了妍芸对你的感情。”

南宫泽一声苦笑,所有人都看出来了妍芸对他的感情,却独独他没有,以为余瑶会明白自己的心,以为妍芸会明白,此时他才发现自己错的是有多离谱。

沉默片刻后,南宫泽低语:“远,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你身边的人与噬血有勾结,你会怎么做?”

冷哲远蹙紧眉头,冷声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绝不相信南宫泽是随口问问而已。

“没事,你伤怎么样?我过来看看你吧。”南宫泽转移话题。

“别,还是算了吧,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把心上人挽回来吧。”

南宫泽便也没有再多说。

——————

本以为是一个好的天气,但清早就阴气沉沉,大雨将至的煞是。

江余瑶趴在窗前,望着窗外,阴沉的天气如此时她的心情一般,沉闷。

敲门声将她的思绪打断,回头,江夏已经开门进来。

“爸说有话跟你说。”语气清冷,但并没有以前那种不和善。

江余瑶还没有应答,房门便已经关上。

姐妹之间好似并没有太多的话语。

收拾好情绪,江余瑶才缓缓下楼,江天耀,莫丽君,江夏全都在。

“爸,你找我?”

这段时间的相处,江余瑶已经对江天耀改变了看法,确实,江天耀改变不少。

“余瑶,来,过来坐。”江天耀缓缓开口,语气轻柔。

江余瑶走过来坐下。

睨视着渐渐消瘦的江余瑶,江天耀一声轻叹:“余瑶,你和......南宫总裁......”

“爸!”江余瑶将话打断:“我和南宫总裁并没有什么,他之所以帮江氏,那也是因为我在盛鑫上班的原因。”

一开口便断了念想,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余瑶,你误会我的意思了,南宫总裁帮助江家,我非常的感激,至于你和他能不能走到一起,那也是你们的缘分,爸也不会勉强,只是看到你伤心,爸这心里也不好受。”

几句话,深深的触动江余瑶的心,愧疚的低下头,可能这十几年来,父女的感情越演越淡,导致她都已经有了防备心里。

江天耀继续说道:“是这样的,你妹妹已经申请了出国深造,而且已经通过,如今已经提前办了毕业手续,最近几天就会过去,这些年我自认为对你照顾不周。

若不是你争气,恐怕也不会念上一个好的大学,这次是一个机会,你要不要跟你妹妹一起出国?这样对你的专业也很有帮助。”

出国?江余瑶错愕,她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离开这座城市,更没有想过会是自己的父亲送自己出国。

以前她可能也期盼过,如今早已经被磨灭。

“怎么?不想去吗?”江天耀试探的问。

江余瑶抬眸,睨视的看向江天耀,问:“为什么让我出国?”

声音充满了警惕。

莫丽君轻笑:“怎么?你这好像是在怀疑你爸爸的用心?”

江余瑶一声讥笑:“本能反应而已,从小到大,我可是从来都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

江天耀愧疚的低下头:“余瑶,是爸亏待了你,这些年让你吃了不少的苦头,爸想弥补,也不怕实话跟你说,看你伤心,难过,我也甚是担心,想借这次机会让你出去散散心,如果你不想去,爸也不会勉强你。”

半晌,江余瑶低声问:“什么时候的?去哪里?”

“美国,下个月一号,机票我都已经定好,若是你去,便和江夏一起,彼此也有个照应。”

下个月一号,那不就是大后天吗?

江余瑶起身:“我上去收拾东西。”过多的话,她也不愿意再多说。

“老爷,外面有位先生说来找大小姐。”女佣前来禀报。

本迈步的江余瑶,又停了下来。

江天耀问:“知道是谁吗?”

“不清楚,他只说是南宫总裁的朋友,说想找大小姐聊一聊。”

“朋友?”江夏心喜的站起来,南宫总裁的朋友,那不就是冷少吗?

江余瑶看了一眼江夏,本不想见,但江夏的表情,让她又改变了注意,脚指头也能想到,就算她不见,江夏也会将人引进来,与其这样还不如省了这麻烦。

万世魔星

万世魔星第三集

第37章 小乔醉酒,陆遇北的细心

能把喝红酒的动作,演绎的这么完美,诱惑;小乔想……非“陆大哥”莫属了。

放下酒杯的时候,陆遇北的嘴唇被红酒轻轻润湿了,沾染了些许红酒的颜色,竟然他的嘴唇看起来粉粉的……红红的。

小乔的脑袋里轰然想到了“草莓”的颜色,真是鲜艳欲滴的红,不由的就联想到了一起;也……想到了那个雨夜,她和陆大哥呼吸相抵,几乎要挨上的吻。

心,又是漏了好几拍,砰砰砰的不受控制乱跳着。

“哎,言小乔,你的脑袋到底在想什么呢?”

“你可是有夫之妇,陆大哥是你能觊觎的吗?”心里,狠狠的提醒着自己。

小乔又摆摆头,狠狠甩开脑袋里的一些想法,看向陆遇北:“陆大哥,你这次救了我,让我保住了妈妈最重要的东西,以后……你如果有需要,我赴汤蹈火,也一定会报答你的。”

陆遇北轻笑:“你这小身板,我要你赴汤蹈火干什么?只要……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能好好照顾自己,我就心满意足了。”

“哦!”

小乔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为什么就连“报答”,陆大哥也是为自己着想呢?

想不通……

算了,不想了。

总之,她以后一定会报答陆大哥的。

午餐快结束的时候,小乔杯里的酒喝完了,头……也有些晕乎乎的,白皙的小脸上也浮起了淡淡的红晕,耳朵更是粉粉嫩嫩的,可爱至极。

小乔有些娇憨的开口:“陆大哥,你怎么成两个了,左边一个……右边一个。”

说完,小乔又摇摇头:“不对,不对,不止两个,有好多好多个。”

陆遇北深知小乔已经喝醉了,起身到她身边,直接将她抱在怀里。

小乔的头晕的厉害,别说走路,就是看人都出现幻觉了。

陆遇北一抱着她,她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头……歪在他的怀里,模样可爱至极。

看来……女孩喝醉酒后,也可以非常可爱,陆遇北推翻了以前的很多认知,一点也不讨厌怀里醉酒的女孩,反而很是怜惜。

抱着小乔,陆遇北下了几步楼梯,大踏步的就要离开。

出门的时候,竟然迎面遇上周维。

周维饶有兴致的盯着陆遇北怀里的言小乔,那一双眼睛简直精明的像狐狸:“呦,这速度发展的够快的啊,果然……陆总就是陆总。”

陆遇北冷冷的瞥了他一眼,沉声道:“说话认真点,她不是你可以调侃的对象。”

周维脸上的笑意更深了:“这就心疼了,得……你陆遇北的面子大,你的人我供奉着还来不及,哪里敢惹。”

陆遇北给出一个满意的表情,抱着小乔上了车。

“回家。”陆遇北出声吩咐。

“是,陆总。”

路上,小乔睡的迷迷蒙蒙,像是清醒了,又像是还是睡梦中,粉嫩的唇微嘟着,样子娇憨可人,小手时不时的抓着陆遇北的衣服,嘴里轻轻呢喃出几个词。

初时,陆遇北还没有听清;可是,小乔的吐词越来越清晰。

“慕寒……慕寒哥哥……”小乔嘴里刚刚溢出这个名字时,陆遇北的神情就不好了。

秦慕寒?

他到底在在小乔心中有多么重要的地位,能让她在昏迷时,醉酒时,各种意识不清醒时唤的都是他的名字。

“慕寒哥哥,难道连你也不要小乔了吗?”

小乔的呢喃,让人从心尖儿疼惜,陆遇北发现……他竟然不忍有一丝一毫的责难,只想更好的,更全面的保护她。

因为喝酒的原因,小乔身上热起来,整个也变得很不安,再加上这个酒入口清香,但后劲十足,更让她觉得体内烧的难受,胃里像是翻江倒一样。

小乔的小手不安的挠着陆遇北的衣服,嘴里痛苦的出声道:“陆大哥,我好难受,这酒一点都不好,为什么都说酒是好东西。”

“小乔难受,胃里难受。”小乔的声音嘤咛了起来。

陆遇北身上名贵的衬衣,被小乔抓的一褶一皱的,不过……陆遇北连眉毛都没有皱一下,纤长的手放缓了动作,轻轻抚摸着小乔的后背,给她顺着气,又轻声的安慰着。

这酒的烈性的确有些大,心情越是燥,胃里就会越难受,是他忽略了,不该听了她一句“可以喝”,就放任她喝。

以后,就算是严格筛选的一些果酒,也只能适宜的饮用少量,至于烈性的酒,以后是碰也不能碰了。

“秦姨,你做些醒酒汤。”小乔安定了一些,陆遇北拨通电话吩咐。

到了家,陆遇北抱着小乔进去,径直的去了房间将她放在床上,脱了外套和鞋子,给她盖上被子,防止着凉。

醉酒后再着凉的话,很是要不得,如果凉胃的话,一定会非常难受。

做好这些,陆遇北才去了厨房,秦姨的醒酒汤已经做好了,不过……刚刚起锅,温度还有些烫。

陆遇北用两个敞口大碗来回倒了好一会,才让温度降了很多。

摸了摸,已经是温热了,很是适宜。

秦姨在一边看着,笑着道:“先生,还从来没见你对哪个女孩,这么细心,这么疼爱。”

陆遇北收起碗,看向阿姨的目光忽然变得严肃起来:“秦姨,关于小乔,对陆家的人,你要做到严封死守,否则……你是知道我的规矩的。”

“知道知道。”秦姨一连重复了两遍:“先生放心吧,这点分寸我还是有的。”

“嗯,那就好。”陆遇北的目光温和了很多。

陆遇北端着醒酒汤进去的时候,小乔已经把床上的被子踢的无影无踪了,整个人蜷缩在床上的一边,身影又小又孤独。

陆遇北的心,又被狠狠撞击了一下,他放下碗,给小乔盖好被子,才将她从床上扶起来靠在自己的怀里,一只手端着碗,靠近小乔嘴边,慢慢的……慢慢的喂小乔喝了汤药。

因为小乔睡着了,所以……汤药不可避免的从嘴角流了一些出来,陆遇北又一一擦干净。

做完这一切,才让小乔重新枕在枕头上睡觉。

忽然,手机响了,陆遇北接了电话,知道是公司有事,正迈开脚步准备出去,小乔侧身翻转了一下,两只手……树袋熊一样的抱住了陆遇北的手臂。

小脸,也靠在他的臂膀上,轻闭着眼睛,颤着睫毛,很是舒服的样子。

嘴里,也轻声呢喃着:“陆大哥……”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