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未知的边界

探索未知的边界
  • 主演:JenniferL.Macalady,RachelL.Smith
  • 导演:Ian Cheney
  • 地区:美国
  • 类型:纪录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18
The Most Unknown is an epic documentary film that sends nine scientists to extraordinary parts of the world to uncover unexpected answers to some of humanity's biggest questions. How did life begin? What is time? What is consciousness? How much do we really know? By introducing researchers from diverse backgrounds for the first time, then dropping them into new, immersive field

探索未知的边界第一集

吉六恭敬的朝着温四叶颔首,犹豫不决的看着南司琛。

南司琛无所谓的说:“四叶不是外人,直接说。”

吉六讶异的挑眉,像是在说“你确定?”

他一直在处理女人的事情,又忙于应付记者搜查资料,不知道南司琛和温四叶发生的事。

只担心,说了后两人会闹矛盾。

看南司琛若无其事的吃东西,吉六小心的看了眼温四叶,斟酌了下语言,“女人叫安星月,是星城影视学院的学生。她一直坚持是……少爷侵犯了她,并没有人指使。并称……会把少爷告上法庭。”

影视学院,专业对口。

表演在行,但这样的学生大多都没经历过风浪,稍微严刑逼供一下就会全盘托出。

南司琛眸光一凛,“不见棺材不落泪,关到她说为止。”

吉六颔首,“是。”他也正有这样的想法。

临走前,不放心的看了眼温四叶,她表情淡然,并没有生气。

奇怪,四叶小姐都气晕过去了,怎么现在表现的这么淡定?难道说……

她不爱少爷了?

完了完了,少爷好不容易找到个喜欢的女生,要泡汤了!

温四叶支着脑袋,看着吉六一步三回头,忧心忡忡的模样,笑道:“吉六还挺关心你的嘛。”

南司琛回应,“吉六跟了我十二年。”

难怪感情这么深。

……

新闻热度没有因为温四叶的三言两语而减退,反而越演越烈。

甚至有人曝出安星月被南司琛关押的消息。

为此记者专门采访了安星月的朋友,表示的确有一段时间联系不上安星月了。

大家几乎判定,南司琛关押了安星月,大家纷纷谴责。

南家的人都没去理会新闻,此时若是压下新闻反而像掩耳盗铃。新闻的热点并不影响到南司琛和温四叶秀恩爱,两人没有刻意高调,这一个月来,两人一如既往的看电影,去高级餐厅吃大餐。

偶尔陪温四叶逛街,堪称十佳好男友。

即便如此,也无法洗白南司琛。

温四叶拿着IPad躺在床上翻看新闻,评论持续不停的增加。

【真是瞎了我的狗眼,南司琛是我男神居然发生这样的事,可怜了那个女生,也可怜了温四叶。】

【有没有搞错,发生这样的事温四叶居然也能容忍。】

【楼上此言差矣,南司琛这么一个高富帅,光是用钱都能砸死你。我若是温四叶也肯定继续呆在南司琛身边。俗话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有哪几个男人不偷腥。与其如此,还不如找个有钱的。】

【同意楼上说的。温四叶也没大家说的那么高尚,她的公司和工作室都靠南司琛运营呢。怎么可能因为这点小事踹掉金主。唯一的受害者也不过是那个大学生,不过按照南家的财力,定然不会亏待她。】

底下还有不少批判南司琛的评论,温四叶托腮,漫不经心的滑动屏幕。

都一个月过去了,温四叶新闻热度都没退却?

总感觉有人在背后操纵似的。

也有许多人质疑南司琛和温四叶的感情,她本不想理会,但总会在意。

她不喜欢安星月插在两人之间,也不喜欢有人说南司琛的坏话。

为今之计,生个孩子倒是能堵住悠悠众口,再时间一长,谁还会记得这件事。

有了这个想法,温四叶兴致勃勃的冲出房间,刚到楼下的时候,一道温暖的声音叫住自己。

“四叶。”

声音温柔的能掐出水来,温四叶一脸见鬼的表情看着崔铃兰。

崔铃兰不介意,笑盈盈的走上前,“四叶,厨房熬了鸡汤,我给你盛了一碗,你好好补补身体。”

“呃……”这一个多月来,崔铃兰就跟变了个人似的,对温四叶突然好的像亲妈,“我去找一下夜医生,待会再去喝。”

闻言,崔铃兰紧张的说:“是又哪里不舒服了吗?赶紧去,别耽搁了。”

“哦,好。”

温四叶受宠若惊的离开,走进实验室。

夜啸刚完成一个实验,放下手里的器皿,看向温四叶问道:“有事吗?”

温四叶点头,“我想问一下,这过了半年了,我能怀孕吗?”

夜啸点头,“可以呀。但是我不承担妇科的工作。”

“呵呵,这不用你操心,我会自己去看妇科的。”温四叶问完后,离开实验室。在崔铃兰殷切的目光下走进餐厅拿起鸡汤慢慢喝。

坐在客厅内的南奶奶把这些都看在眼里,都要怀疑崔铃兰是不是自己的儿媳妇了?

南奶奶叫走崔铃兰,蹙眉道:“铃兰,要不要我陪你去清修寺。”驱驱邪。

“妈,好端端的去清修寺做什么。”

“呃,你最近对四叶的态度有很大的变化。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要对付四叶?”南奶奶把温四叶当成亲孙女,就算亲儿媳也不能欺负!

弄了半天,崔铃兰可明白南奶奶担心什么了,“妈,你就放心吧。四叶是我未来儿媳妇,我怎么可能对付她。”

听完这话,南奶奶更加惊悚了。

崔铃兰哭笑不得的解释,“妈,过去我是对四叶有成见。但是阿琛发生那样的事后,我对四叶有了改观。一个女人得多爱一个男人,才会不相信眼见为实?”

换在别人身上,肯定做不到温四叶这样。

南奶奶同样身为女人,立即明白崔铃兰的心情。

是呀,这得多深沉的爱,才能让彼此的信任到达这般无坚不摧的地步。

若是拆散,那多可惜!

为了打消南奶奶的顾虑,崔铃兰说:“妈,我跟你保证,我以后再也不会针对四叶了。我会把四叶当成自己的亲女儿一样疼。”

南奶奶欣慰的点头。

……

晚上,温四叶趁着南司琛没回来,策划大事。

她打开抽屉,把所有套扔进垃圾桶。

她洗了个澡换上一件她自认为非常性感的吊带蕾丝睡衣,这套睡衣压在衣柜底下很久了,终于到了大显身手的时候。

温四叶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身后,素净的小脸因为氤氲的热气变得红扑扑的,比化了妆还要诱人。她在身上喷了点香水,这是自家旗下的品牌,淡淡的薰衣草香,让人流连忘返。

她激动的躺在床上,等待着南司琛的归来。

探索未知的边界

探索未知的边界第二集

听了兽王的话,柳狐仙等五人却是都没有去接兽王的话茬!他们的心都在杨光一个人的身上,就算兽王和古老是前辈,但是他们却没有一定点要跟兽王和古老攀交情的意

思!兽王是一个大咧咧的性格!见到柳狐仙等五人不愿意和他多说话,他却是也没有太过在乎!再说了,被忽视的可不止他兽王一个,古老同样也没有将柳狐仙等五人的注意

力给吸引过去!所以,对于柳狐仙五人的态度,兽王确实一点也没有介意!

和兽王一样,古老也没有在意柳狐仙等五人的忽视!古老也是个开明的人!他知道,柳狐仙他们此刻最需要的就是和杨光沟通,他也很乐得成人之美!“杨光马上就和方沐秋开战了,你们五个若是有事想要跟他说,那就快去吧!我呢,给你们一盏茶的时间,你们要速战速决,不准给我没完没了,听明白了没有?”古老故

作严肃的说道。

“多谢古老!”柳狐仙对着古老鞠了一躬,随即就带着欧冶恭等四人,直接来到了杨光的身边!这个时候,杨光已然在易乘风那里得知了事情的经过!对于易乘风的决定,杨光自然是没有任何意见的!他很想教训方沐秋,只是苦于自己的修为太低,根本就没办法给

方沐秋造成任何的伤害!

但是现在,易乘风给了他机会,让他可以和方沐秋来一场同一层次的对决!这个机会实在是太难得了,杨光是必须要抓住的!对易乘风道了谢之后,杨光就看到了正朝着他这边走来的柳狐仙等五人!见到柳狐仙平安无事,杨光的心立刻就是一松!他也没去管易乘风的反应,而是直接迎上了柳狐

仙,将柳狐仙给揽入了怀中!

“仙儿,让你担心了,对不起!”杨光歉然的说道。

“不用说对不起!”柳狐仙挣脱了杨光的怀抱,将手掌放在了杨光的胸口,语气郑重的说道:“这一战,许胜不许败!若是你让我失望了,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许胜不许败!”兰芝若走上前,将手盖在了柳狐仙的手背上,轻声的说道。“加油!”纪雅茜也如法炮制,将手盖在了兰芝若的手背上,闫凌峰和欧冶恭随后也都照做了!只是片刻的功夫,柳狐仙等五人就完成了和杨光的对话,将时间留给了杨光

自己!杨光倒是也没有什么需要准备的,他只是重新取出了他的那三柄宝剑,恢复了杨三剑的标准状态!在他的背后,还有一个精致的小袋子,那里边装的是打仙砖!整理好了

一切,杨光就买入了角斗场,随后就对着方沐秋勾了勾指头。

“方沐秋,来吧!”杨光歪着脖子,很是嚣张的说道:“敢伤害我的亲人,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狂徒,敢伤害我的女儿,还敢给良娉下蛊,我要是不斩杀了你,我方沐秋三个字就倒着写!”方沐秋怒声的说道。“良娉那丫头,她根本就没有中蛊!”古老微微皱了皱眉,打断了方沐秋的话,有些微怒的说道:“方沐秋,以后你每次出手都必须要给我搞清楚状况!若是你再随便的冤枉

好人的话,我不介意把你给斩杀了!”

“是,晚辈知错了!”方沐秋不敢和古老顶嘴,他只能暗气暗憋,然后将所有的怒火都转移到了杨光的身上!

“杨光,你很嚣张!但是,嚣张是要付出代价的!这里既然叫做死斗场,那么我就不会对你手下留情!你,准备好受死吧!”方沐秋翻手取出了一柄宝剑,合身就朝着杨光扑了过来!冷冽的杀气扩散开来,让在场的人们都忍不住的心中发寒!除了古老跟兽王还有易乘风之外,剩下的人都远远的

躲到了一旁,远离了杨光和方沐秋的战场!

面对方沐秋的攻势,杨光却是没有丝毫的惧意!和龙再兴比起来, 这个方沐秋真的是一无是处!他的招式确实是精妙,这一点杨光也不得不承认!

可是,在经历过了和龙再兴的战斗之后,杨光的眼光提高了不少!在他的眼里,方沐秋的招式跟本就不足为据!

“走一步看三步,现在我虽然还做不到完美,但是我却也勉强的可以在实战中运用自如了!接下来,我就让你知道什么是恐惧!”杨光的系心里如是说道。

带着这样的想法,杨光立刻就出招了!他的左手剑挡在了一个古怪的位置,右手剑。则是直刺向了方沐秋的胸口!

走一步看三步,这是杨光最喜欢的境界,他也很享受这种战斗方式!料敌先机,让敌人难受,这就是杨光的最大乐趣了!

杨光的这两剑看似很不起眼,但是却让方沐秋有种有力无处使的感觉!无奈之下,他只能选择扯招回防!可是,方沐秋想要撤招,杨光却偏偏不让让他如愿!他的宝剑才刚刚有要收回的趋势,杨光的招式紧跟着就变了!他左手的雁鸣剑本来是要阻挡方沐秋的进攻的!但是现在,方沐秋要将招式收回去了,杨光的雁鸣剑立刻就

变抵挡为纠缠,将方沐秋的宝剑给死死的限制住了!

另外一边,杨光的衍空剑仍旧是直刺而出,点在了方沐秋的胸口上,发出了“叮”的一声脆响!

“又是个乌龟壳儿!”杨光低声的说了一句,随即就是手腕儿一翻,带动衍空剑划向了方沐秋的下巴!方沐秋见状大急!他强行的将自己的宝剑给收了起来,然后又重新招入了掌中,随即便抽身后退,拉开了和杨光之间的距离!下一刻,方沐秋的左手上也出现了一并宝剑

,不过品质却是比他的右手剑要差太多了!

“双手剑术,果然是厉害啊!不过,不要以为你会双剑术就有多了不起!我告诉你,我接下来就要破掉你的双剑术,让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场!给我去死!”方沐秋怒吼了一声,随即就再次合身扑上,对着杨光发动了猛攻!杨光也没跟方沐秋客气,他放弃了不完美的走一步看三步,而是用他原本的推算方式进行战斗!即使是

这样,方沐秋的剑术却是仍旧被杨光给逼迫得毫无章法,凌乱不堪!

十几个回合过后,方沐秋就只有招架之功,并无还手之力了!很显然,比武技的修为和境界,方沐秋根本就不如杨光!

“看来,想要轻松取胜是不可能的了!罢了,我也不顾及什么面子了!只要能够杀了这小子,我就算是动用禁招也在所不惜!”放前面的心里如是说道。打定了主意,方沐秋立刻就低吼了一声,直接开启了他所学的一门禁法!这门禁法一用出来,方沐秋的气势立刻就暴涨了起来!相应的,他的攻击力也变得犀利无比!借

助着禁法的威力,方沐秋成功的将局势给扳了回来,并且逐渐占据了上风!“哼,和一个小辈比试,他竟然还用上了禁法,真是越活越回去了!那个谁,易乘风小娃子,你准备一下,找人来接手方沐秋的地盘,让方沐秋给我滚到偏远的地方去反省

!”古老冷声的说道。

“好的古老,我记下了!”易乘风点了点头,很是小心的说道。

“哼!”古老再次冷哼了一声,却是没有再多说什么!不过易乘风也知道,古老的这第二次哼是冲着他来的!古老是不喜欢他的心机!

对此,易乘风却是丝毫也不在意!只要是能够收拾了方沐秋,那他就是成功的!至于古老对他的看法,他跟本就一点也不在乎!

就在这个时候,战斗中的杨光忽然发出了一声咆哮!随着这声咆哮的落下,杨光的气势立刻就狂飙了上去!很显然,杨光也发动了他的秘法,将战斗力给提升了上去!

说来也是奇怪,让杨光给将秘法施展出来之后,他胸口的那血凤灵纹竟然再次变得灼热无比!刹那间,一股无比强大的感觉就涌上了杨光的心头!

“这感觉,跟上一次简直是一模一样啊!哈哈!方沐秋,看来你的名已经注定了,你必须要败在我手里!至于我杀不杀你,那就要看我的心情了!”杨光的心里如是说道。

实力得到了大幅度的提高,杨光当然不会甘心的被方沐秋压制了!他立刻就展开了最猛烈的反击,将方沐秋打得节节败退,如风浪中的小木舟一般,已然是摇摇欲坠了!“你,你的秘法到底是什么,怎么能把你的实力提升到如此的地步!”方沐秋的心里有些慌了!现在,他很想就此打住,不再跟杨光打斗了!可是,作为一名顶尖的高手,

他是拉不下脸去认输的!所以,他只能硬撑着,准备接受一切可能的结局!对于方沐秋提出的问题,杨光却是丝毫也不在意!他只是一门心思的进攻,方沐秋的话直接被他当成了空气,左耳进右耳冒了!

探索未知的边界

探索未知的边界第三集

同样,殷飞白也没有对他说真话,两人各自抱着自己的小秘密。

一阵风,将雨吹进了屋檐走廊,飘了冷梅君衣摆,红衣透了水,看起来更加红艳艳了。

他理了理衣摆,此去麒麟山庄,他是否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只是……若殷飞白知道,自己欺骗了她,她会怎么样?

冷梅君的眉头皱了起来,看起来居然有几分西施皱眉的感觉。

正想着,外头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好像是一支马队似得,马蹄溅开水的声音,还有人的吵杂声,兵器交接声。

冷梅君眼里闪过不耐烦,什么人居然来吵闹他?

他的心里烦,站起身来就走了出去。

远远的,一支马队奔来,眼看是要走过客栈面前的大路,冷梅君便斜靠在门框,挽起一只脚,双手环胸,歪着头,就像一个无限风情的美人,正在勾引着来人犯罪。

马队渐渐近了,也不断有人被杀滚下马来,冷梅君看着觉得不错,起码明天有新马可以换。

一群身穿黑色衣服的大汉,手持长刀,正在与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追逐,很显然,他们就是要杀了那年轻人。

年轻人对付那些黑衣人也很吃力,这会儿已经从马背上滚下来了。

黑衣人也追了上来,显然,是拼命要杀他!

年轻人一路搏命,眼看着黑衣人是越来越少,那年轻人也杀的越来越多。

冷梅君就斜倚在走廊转角,看着那年轻人手持一把剑,冒着夜雨搏命。

约莫着一刻钟,那年轻人总算是杀光了,半跪在地,手持着剑插在地上。

他安静了,雨打在他身上,很快就将他身上的污垢冲干净,露出了月牙色的衣袍。

墨色的长发死死的贴在他身上,他喘着粗气,蹲了好久,这才挣扎着站起身,向屋子这边走来。

年轻人正要开口询问,却在看到冷梅君后住了嘴。

这个雌雄难辨的人,分不清是俊朗还是美丽,只是眉眼满是邪气。

年轻人看出了那红衣人的邪气,便转过身,撑着身子准备走。

“我长得很吓人么?”冷梅君看着那背影问道。

年轻人的脚步停了,转过身来,看着站在屋檐下的人,道:“不是,夜深了,怕打扰。”

冷梅君的手指绕着发丝,在这夜色雨中,有一种莫名的妩媚。

年轻人看了眼他,低下头,“不打扰了。”

说完这话,他就坚持着往前走,牵过自己的马,咬牙翻身上马去。

‘哒哒’的马蹄很快就消失了,冷梅君拂了拂面上的几滴雨水,眼神却又黯淡了下来。

若是,殷飞白知道他本意,那……

顿了顿,他便转身,进了客栈去。

房间里,因为这潮湿的气候,屋子里也多了份发霉的味道,冷梅君直接躺到床上去,也知道在想些什么。

好一会儿,一支紫色的鞋子从他袖子里爬出来,爬到他的肩膀上。

冷梅君斜眼看着蝎子,道:“我是不是想的太多了,她或许,未必放在心上。”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