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纳德行动

伯纳德行动
  • 主演:卡尔·马克维斯,奥古斯特·迪赫,大卫·史崔梭德,MartinBrambach,VeitStübner
  • 导演:斯戴芬·卢佐维茨
  • 地区:德国,奥地利
  • 类型:战争片
  • 语言:德语,俄
  • 年份:2007
20世纪30年代,二次大战如火如荼。而萨利(Karl Markovics卡尔?马克维斯 饰)凭借一手高超的伪造技巧春风得意,佳肴美女信手拈来,好不自在。但是他的好日子并为持续多久,很快他便因为遭罪被逮捕,随后投入毛特豪森集中营。   时德国纳粹图谋制造大量假币,以扰乱同盟国的经济。萨利的才能得到发掘,他成了这个秘密伪钞制造小组的头目,但良心却促使他选择了另一条路   本片根据阿道夫?博格(Adolf Burger)原著《魔鬼工厂》(The Devils Workshop),书中所述为作者亲身经历,影片荣获2008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和2007年德国电影金像奖最佳男配角奖(Devid Striesow)。

伯纳德行动第一集

流魂叹息一声,何其残忍,但是也很无奈:“会灰飞烟灭,就算重塑肉身成功了,也不会绝对的契合,一旦出现了排斥的情况,那蠢女人的魂魄,就算是大罗神仙也救不回来。”

这话已经说得很清楚,狄远泽低声回了一句:“我知道了。”随后便转身离开,一路低着头。

“喂,喂喂~这就走了?”冥月叫了狄远泽两声,但是却并未得到回应,只好无奈的看向流魂说道:“安白让我们去找一个巫马子的人,你知道这人是谁,在哪里可以找到这个人吗?”

原本漫不经心的流魂听到冥月的话后一下就抬起了头,略显青涩但却唇红齿白的面容上出现了一丝错愕:“巫马子?那蠢女人怎么会知道这个人?这~不可能啊。”

“有什么不妥吗?”

冥月皱眉询问,原本他以为这件事只是会有些麻烦,但是现在看起来,似乎比他想象中要复杂得多,流魂听到询问后立刻回答道:“巫马子不是名字,而是一种身份,是巫族的一个分支,名为巫马。”

“巫马这一支与其他的巫族人不同,他们一生只有一个职责,那便是寻找巫马族灵,但是巫马族灵和天之女一样,已经很多很多年没有出现过了,所以这一支也就慢慢没落了。”

“到现在,也就剩下了一个巫马子,而巫马子,就是巫马族灵的师尊,全权负责辅佐巫马族灵,只是这个人很神秘,要说重塑肉身的话,还真有可能能帮得上忙,去找莫盼吧,她那一族与巫族关系更好。”

流魂简单解释了一下关于巫马子的事情,冥月虽然不知道该怎么找那巫马子,但是从流魂的话里也能听得出来,这个巫马子没有危险。

说完话后,流魂摆摆手准备离开,转身的同时,脸上又挂上了那抹花痴一样的笑容,嘴上喊着宝儿,笑呵呵的守在那阁楼下,狄远泽已经走远,冥月犹豫了一下。

但最后还是朝流魂说了一句:“我在杀学院找安白时,听说那花落白便是天之女,不知真假。”

流魂闻言一怔,但是却没有回头,继续抬头在阁楼中寻找那一抹身影。

片刻之后,冥月追上了站在城外河边的狄远泽,只是他没有立刻走上前去,而是在狄远泽的身后找了块石头坐了下来,远远的看着河边的那抹身影,直到狄远泽自己转身朝他走了过来。

“你要是再不过来,我都以为你要跳河自尽了。”

冥月略带调侃的说了一句,狄远泽却苦笑着摇头说道:“我与安白成婚几年,就没有过过几天安稳日子,生有二子一女,但也几乎没有尽过身为父母的责任,也不知道等易欢他们长大,会不会怪我们。”

说到这里,狄远泽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额头,百年不能相见的易欢,寄身往生莲的泽水,还有不知去向的小柏儿,不论是哪一个,狄远泽都觉得亏欠得太多太多。

“为子,我至如今都没有找到我的夫君,为父,我没有照顾好我的三个儿女,为夫,我更是无法照顾好我的妻子,让安白一次次的深陷险境,冥月,我太失败了。”

狄远泽低声呢喃着,像是在与冥月说话,只是那声音低得,像是说给自己听的一样,然而冥月闻言却嗤笑一声说道:“我以为你站在河边这么久是在想些什么呢。”

“搞半天,居然是在思考人生啊!”听到冥月的话后,狄远泽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却没有再说话,而这时冥月严肃的说了一句:“照你这么说,我与觅儿,流魂与莫盼,还有归一元、沈玉书,天道玄策他们,我们这帮人岂不是全是不忠不孝恶

贯满盈之人?”

“这跟你们有什么关系。”

狄远泽皱眉回应,而冥月却笑道:“觅儿嫁给了自己的杀父仇人,我娶了仇人的女儿,莫盼剖腹取了安白腹中子,归一元更是亲手杀了自己的亲哥哥,沈玉书将紫竹放在紫龙森林中,还有……”

冥月的声音戛然而止,然后又重新看向了狄远泽说道:“还有,你还想听吗?”

这句询问并没有得到回应,冥月又接着说道:“你是不是想说,这不一样,我们都不是自愿的,都是迫于无奈,那么你自己呢?何必双标折磨自己?”

狄远泽依旧没有说话,冥月叹息一声:“好好想想吧,问我想觅儿了,回去看看她,你……起码先将与花落白的婚约取消掉吧?”拍了拍狄远泽的肩膀后,冥月起身离开。

半晌之后,狄远泽抬头朝冥月离开的方向望了过去,却只捕捉到了一道洒脱的背影,最近发生的事情,桩桩件件压在他的心底,叹息一声,狄远泽站起身来,无论如何,逃避解决不了任何事情。

刚刚准备离开的狄远泽平复了心绪,朝冥月的方向飞跃而去,只是还没跃出两步,脚下的土地却突然像融化了一样,狄远泽一只脚陷入了地里,怎么拔也拔不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

不过片刻,狄远泽已经满头大汗,以他现在的实力,就算是三五个九级高手围攻也无法将他留下,但是这一小片土地,却让他瞬间动弹不得。

最主要的是,狄远泽能够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力量在慢慢被剥夺,一点一点的离开他的身体!

“给我留下吧!桀桀桀!”

一阵怪笑声响起,狄远泽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下一瞬,一个大活人就这么消失在了城外的小河边,已经离开的冥月感觉有些心神不宁。

原本想要回去看看,但是想想又觉得自己有些多心,摇了摇头后继续朝城中飞跃,城中有传送阵,按时间,现在许觅儿她们应该已经回到了杀学院才是。

一声闷哼,剧烈的疼痛将狄远泽从昏迷中唤醒,睁开眼睛,面前却是一片黑暗,连半点光亮也看不见,而他全身上下,简直是没有一处不痛。“小子,我的分骨手感觉如何啊?”

伯纳德行动

伯纳德行动第二集

林炎只需到时候偷偷放水,输掉比试就行了。

一时间,林炎看着这两个凶狠大汉很是顺眼。

这两个舅舅,真是他的及时雨啊!

而就在林炎心中稍稍松了一口气。

只觉得剧情会按照他所想般发展下去时。

但是接下来。

事情却是越发超乎了他的想象。

只见,那两个大汉来到他面前。

在打量一番后。

那凶悍的脸上露出了一道笑容。

随后用着很是粗犷的声线说道:

“不愧是采儿妹妹的儿子,唔,做宗主是绰绰有余了!”

“是啊!真是一表人才啊!小子,把这东西拿着,算是我这个当舅舅给你的礼物了。”

这两个大汉用那蒲扇般大小的手掌摸着林炎的脑袋。

林炎神情变得极为愕然。

这说好的抢宗主的戏码呢?

他这两个舅舅,怎么好像一点都不在乎的样子!

那可是宗主之位啊!

放在哪里不是要被抢崩头的东西。

怎么放到这黄泉魔宗里,一个个都是满不在乎,谁爱当谁当的样子?

“唔,我叫应熊,是你的大舅舅,他叫应虎,是你二舅舅,你二舅舅给了你礼物,我也不能没表示,这东西你拿着。”

说完。

这应熊掏出了一根足足有十米长的可怕鞭子。

“这乃是我前不久抽了一只霸天蟒的脊骨做的,力量很大,我把他叫做霸天鞭,这一鞭子下去,大山都要碎掉。”

应熊憨憨的说道。

林炎接过那鞭子。

只觉得一沉,好像整个身子都要被拽到地上去。

这鞭子…不简单!

霸天蟒?

林炎心想,这恐怕是阳实境的妖兽!

可想而知,这应熊的战力不简单。

半步阳实的武者,竟然能够去战一只阳实境的妖兽!

“两位舅舅好。”

林炎答谢道。

这两个舅舅虽然没像他想象般上演那些戏码。

但林炎却是松了一口气,心中一暖。

这才是亲人啊。

没有丝毫的勾心斗角。

不过……

这应无踪取名字还真是够随意的。

老大叫做应熊?

老二叫做应虎?

只不过,这画风怎么到了他妈妈那里就变了?

应采儿…

林炎只觉得这名字恐怕是这位老者绞尽脑汁才想得出来的吧。

“咳咳,好了,去准备准备,时间不早了,把宗主传承仪式搞定了,咱们就去吃点好的。”

应无踪沉沉的说道。

一众人都是打算去准备那传承仪式了。

“慢着外公,这宗主,我真的不想当!”

林炎连声道。

只不过,那应无踪还没说话呢。

应熊跟应虎两个舅舅就发声了。

“什么?侄子你不想当?不行!你必须要当!绑也都得把你给绑过去了!”

“就是!大家伙来帮帮忙,好不容易有一个能当宗主的,千万不能让他跑了。”

这两兄弟差点就上来要绑着林炎去了。

林炎看着这两兄弟。

心中顿时明了。

之前那应无踪说了一个两个都不愿做宗主位,想怕就是他这两个舅舅吧!

“外孙子,这黄泉图已经选择了你,显然你就是我们一直要等着的人,你做宗主之位,正合适!”

应无踪开口说道。

“那我不要这黄泉图。”

林炎立刻说道。

叽叽叽!

那黄泉图听了,立马不乐意了,在林炎的手上盘起了身子叫嚷道。

根本就不像是什么灵器,反倒像是宝物。

林炎大感头疼,看来是甩不开这黄泉图了。

“不行,我不想做。”

林炎硬着头皮说道。

“哼,这样吧,若是你能破开老夫布置的灵阵,我可以让你选择不做!”

应无踪沉沉的说道。

“外公,你乃阳实境武者,你布下的灵阵,我怎么可能破得开……”

林炎对自己也是有自知之明。

这应无踪一看就不是普通的阳实境武者。

他又怎么可能破得开?

“这样吧!我就用知命九重的手段去布置,你要是能破开,我就不勉强你!”

应无踪想想也是,当即再度开口道。

“知命九重的手段?”

林炎面露古怪之色。

随后咳嗽了一声。

“那好吧,外公你说好了,要是我能破开,就不用我去做这宗主了吧?”

看见这林炎突然那么安静了下来。

应无踪眉头一皱。

这小家伙好像对自己的实力很是自信啊。

不过他对自己布阵的手段也是极为有自信心。

当即冷哼一声。

淡淡的说道:

“不错,要是你能够在一个时辰内破阵,我就随便你做不做这黄泉魔宗的宗主了!”

“还有!不能动用黄泉图的力量!”

随后。

他手中拐杖向前一点。

一道磅礴的力量向前涌出。

但这股力量虽然很是强悍,但并没有超过知命九重天。

眼前虚空一闪而逝。

“进去吧,记得了,你就只有一个时辰的时间。”

应无踪指着身前的虚空说道。

“好,外公你可要记得刚刚说的话。”

林炎点点头道。

随后一个越步跨了进去。

虚空中闪过如水波般的纹路后,林炎的身形便消失不见了。

“哈哈哈!这小子的宗主位必定要好好坐着了!”

应无踪等到林炎走入他布置的大阵中后,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其余众人的脸上,也都是扬起了愉快的弧度。

这是一种奸计得逞般的笑容。

他们可是知道。

这应无踪不仅实力强悍,而且本身还是一个灵阵大师!

即便是用知命九重的力量去布置灵阵,那也不是一个知命九重武者可以破得开的。

“看来,我们可以好好的准备一下了,这侄子也没得反悔了。”

应熊两兄弟憨憨的笑道。

“哈哈哈哈!”

众人对视一眼,皆是好像偷到了公鸡的狐狸般,哈哈大笑了起来。

只不过,这一旁的蓝研却是小声的嘀咕起来。

“一群老狐狸想要骗林炎做宗主…林炎才没你们想得那么笨呢。”

此刻的林炎。

已经走进了应无踪布置的灵阵之中。

场景突然一顿变幻莫测。

定神一看。

林炎此刻身处一片山林之间。

四周围有七八座小山。

还不时有一些飞禽掠过。

“外公的灵阵,还真是栩栩如生。”

林炎不由赞叹道。这都快能以假乱真了。

伯纳德行动

伯纳德行动第三集

第1926章 唐糖是幸运的

唐糖有点走神,很快就煮好了一碗清水挂面,她坐在餐厅里一个人吃早餐。

面里没有放青菜,也没有放鸡蛋,她对自己要求并不多,是个能吃苦对生活也不讲究的女孩子。

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跟家人联系了,她也不想联系,等工作稳定了再说吧,至少到时候有底气也有资本。

窗外的雨还在下个不停,丝毫没有递渐的趋势,天空好像破了一个洞,好久没有下这么大的雨了,而且持续很久。

早餐过后,唐糖拿过一把大雨伞便出了门。

巷子里是无车区,她要去外面才能打车或是坐上公交。

刚来到院子里,一声惊雷吓得她浑身一抖,大雨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不断地浇灌而下,地面都成小溪了,还好是穿的高跟凉鞋。

唐糖怕车子难打,撑着大伞迅速往外走去。

昨天见了那个面试官张丽,对方有很诚恳地道歉,因为她在天骄国际设计部工作过,所以最终挑了一份设计师的工作。

薪资也谈好了,唐糖还算满意,两万底薪。

工作五个月就能还清那条裙子的钱了,没有试用期,这是非常好的一件事情。

别人新入职都会先试用半年,这半年基本没啥钱,够温饱都不错了。

唐糖从心里感激那个男人,是他让她有了工作,而且感觉他为人挺正派的,应该是穆氏的高管吧?还配有司机,一定不是一般职员。

而且出手阔绰,应该收入也不低。

迎着风雨走出幸福巷,唐糖坐上了前往穆氏的公交车。

下车的时候雨还没有停,她刚走进公司大门,手机响起,拿出来一看,是张丽打来的。

不等她接通,她看到了不远处大厅门口站着的女人。

迅速朝她迈开了步伐,“张姐好。”

“小唐,有没有淋湿啊?”张丽表示关心。

“没有没有。”唐糖收了雨伞。

张丽伸手接过雨伞,帮她放入了伞架,“走,我先带你去办公室,我呆会儿有个会议。”

“在哪一层?我自己去吧。”唐糖不想耽误她的时间。

两人朝电梯走去,张丽说,“我送你去,这样对你有好处。”

唐糖完全没有听懂,随便问了一句,“什么好处啊?”

张丽没有明说,只是带着她朝电梯迈开了步伐。

穆氏集团的设计部在主楼大厦第三层,走出电梯的时候,唐糖有点小紧张,新的环境,新的同事,而且她已经很久没有过集体生活了,期待又忐忑。

“你有点紧张?”张丽看出来的,边走边转眸看了看她。

唐糖没有否认,尴尬地笑了笑,“有一点点。”

“别紧张,以后大家都是朋友,工作上的事情可以多多交流。”

“嗯。”

两人来到设计部门口的时候,唐糖看到同事们来了不少,大家都在忙自己手头的事情,只有依稀几个空位置。

“你跟我来。”张丽轻拍了下她肩膀,然后朝里面迈开了步伐。

唐糖面带笑容跟进去,然后随她站定在靠窗位置的办公桌前,她说,“这是你的办公区。”

有屏风隔断,还有独立的饮水机,办公桌宽大整洁,上面有笔记本电脑跟一些绿植,还有文件栏,给人感觉很不错。

“谢谢。”唐糖是由衷地感谢她。

“大家静一静!”张丽看向设计师们,她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

办公室里所有人闻声抬眸,大家都认识张丽,因为她是公司老员工了,而且当初都是她招聘的大家。

“给大家介绍一下,她叫唐糖,是我表妹,以后大家多多关照!”

唐糖微愕,但脸上依然挂着得体的微笑。

“好的好的!”

“可以啊!以后大家都是朋友!”

“你好,我叫书菲!”

更有人过来主动跟唐糖打招呼,她也连忙伸出了手,“你好你好。”

张丽给大家介绍完唐糖,她嘱咐道,“有任何事情都可以联系我。”

“好的,谢谢。”

然后张丽离开了,唐糖很快就融入了大家氛围里。

但是她心里很清楚,如果没有张丽带她过来,她很有可能是要被唤作端茶倒水的。

新来的职员都会遭受这样的待遇,任何一家公司都是的,唐糖不是完全的职场新人,她懂。

很快,小组长给她交待任务了,并且帮她介绍这里的工作情况,让她尽快了解这个部门。

整整一上午过去,唐糖收获挺大的。

中午的时候,和同事去了食堂,下午跟同事去递交了文件,见到了不少人,但是没有看到那个男人。

他的办公室在哪一层?

唐糖不知不觉想到了他,觉得他就像一个贵人,仿佛昨天发生的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

如果没有那些插曲,如果她是直接来面试,融入千万人中,她可能根本得不到这份工作。

所以唐糖断定,这份工作就是那个男人给的。

一定是他跟上面的人讲了,所以张丽才会主动联系她。

总之以后见到了要说声谢谢,还有衣服的钱也要还清。

下午的时候,又有一名新招聘的设计师来了,小姑娘刚毕业,扎着一头利索的马尾,脸上带着笑容,显得有些拘谨。

是主任带她来的,并没有跟大家说太多,只是告诉了她办公桌的位置。

“谢谢主任。”

“不客气。”

主任离开后,一个男人将杯子放到她办公桌上,“帮我打杯咖啡,谢谢。”然后拿着文件朝打印机走去。

没一会儿,又有一个杯子放上去,“我要橙子,谢谢。”

唐糖抬眸,她看到不远处那个新来的女孩子脸上有明显的错愕,也看到路过她办公桌的人越来越多,往她桌上放的杯子也越来越多。

“我要温水。”

“我要西瓜汁。”

“我要奶茶。”

……

唐糖替她捏了一把汗,记得住么??

果然,那个女孩子是记不住的,她盯着桌面十几个不同花色不同造型的杯子,咽了咽口水,“我在手机上点单吧,你们再把需求说一遍。”话音未落,她拿起了纸与笔,问道,“西瓜汁要几杯?”

“……”

可是没人回答她了,她又看了看大家,“没关系的,你们说吧,我请客!你们给我这么多杯子我真的记不住,而且摔坏了多不好?对吧?”

于是有人不客气了,“我要西瓜汁!”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