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同居小仙

我的同居小仙
  • 主演:温超,范薇WeiFan,许贵源,庞勇,郑旭涛
  • 导演:芋头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9
电视剧里的修仙者夏琦无意中通过时空来到现代,偶遇女主楠楠心生爱意,在“情感大师易半仙“的帮助下展开了追求。可楠楠却对从广告片里过来的西方魔法师Emil“一见钟情”。在和情敌竞争的过程中,夏琦糗态百出。最终Emil走火入魔,夏琪为了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与Emil展开了一场中西方的法术对决。

我的同居小仙第一集

第214章 出发(1)

孙玉兰说不过我,就刺激我:“你这德行的,有人要不错了,你来自农村,本人也是不规不规矩,天天打仗跟个疯子一样,而且你妈还是离婚的……”

我早就想揍她了,听到她说我妈,照着她的脸上左右开弓就是几个巴掌,孙玉兰被打的嗷嗷几声,捂住脸躲避。可是被抓住了衣领子撞到墙壁上,又踹了她的肚子一脚:“你还要不要脸!我妈是因为什么离婚的,你不知道吗?臭不要脸的东西勾引了刘强,然后还在这边得了便宜卖乖了?在废话一句,我今天把你衣服扒了扔到外面去!”

孙玉兰吓得浑身哆嗦,下意识的抓住了自己的衣襟,然后她突然倒退了几步,尖锐的笑了起来。

“现在你也就对我发脾气罢了!你说话不好使的,你爸和你奶奶都答应了,还有你大伯一家都答应了,就算你不认他们,可是你始终都是刘家的孩子,流着刘家的血!这婚事本来就是他们说的算了!”

“算你麻了个X!”我又给了她两撇子:“一群恶心人的玩意以为你们是谁啊,管得了我?”

虽然孙玉兰已经可以的退后了几步了,还是躲不过我的五指山,把她给打的脸都肿了。

孙玉兰仇恨的瞪了我一眼,然后擦嘴角的血迹,扶着墙喘息着:“我就等着看你以后怎么办!你不是牛逼么?反正话我是带到了,以后要怎么样,你自己看着办吧!总之人家给的定礼你奶奶都收了,村里甚至都摆过了酒席通知过了,你现在生是高家的人,死是高家的鬼!”

我真是佩服死了刘家人了,对我们不管不顾,竟然背地里面帮我结亲?

孙玉兰说完转身就走,生怕挨打。

我却走过去扯过她的身子来,她吓得赶紧抬手,保护自己的脸。

可是我没有打她,只是卡住她的脖子:“现在说说你的事儿,你的瘫痪的丈夫呢?李明呢,你给刘强戴了绿帽子的事情他们知道吗?你们刘家到底是什么目的才会让你和刘强结婚?”

孙玉兰仿佛早犹豫预料一样,听了我的话只是一笑:“你现在想用这件事要挟我?呵呵,已经晚了!我告诉你,那个人已经死了,植物人活着也是痛苦的,还不如早死呢!李明如今你也被我送走了,就算你找到了,有什么证据证明?我和你的关系谁不知道?大家都会以为你是胡说八道想要刺激我们,没有人当回事的!你在我的房子外面偷听的时候,就应该冲进去揭穿我,可惜啊,你错过了机会了,那么你就永远没机会了!”

我看着孙玉兰,她倒是很沉稳。说的也的确是事实。

孙玉兰冷笑道:“再说了,你不是不在乎吗?你管这个事情做什么?刘强戴绿帽和你一点关系也没有,还是你想要把我弄下去,重新让你妈上位?”

我笑了笑道:“你说的也是,刘强那样的瘸驴,对你这样的破磨才是真正好的,不用我不管了,回去告诉刘家人,敢打我的主意,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的!”我说着踹了她一脚。

孙玉兰坐在地上,疼的直皱眉头,扶着墙壁好几次才站起来,她阴冷的说道:“村子里面现在谁不知道你现在订婚了?你要是将来没办法嫁给那个人,你就丢脸死了!”

我笑了:“你当老娘是三百前活下来的老封建?这点事也叫事?不过你还挺有意思啊,一方面维护这些封建糟粕,一方面竟然还勾搭有妇之夫,也不怕浸猪笼,你还真是一个矛盾的女人,莫非脑子不正常?”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我是你后妈……”

“我爹早死了,我现在姓王!你给你自己配得阴婚不成?马上滚。”我说着又踹向她的方向,孙玉兰也不说话,站起来飞快的走了。

但是脚下很滑,好几次没有摔倒,我看着她狼狈的样子,忍不住的高兴。

我回到了房间坐下来继续吃饭,孙玉兰家的秘密,还是挺让我好奇的。但是要是查不到的话,我也不会那当回事就是了,至于我的订婚,我就更不在乎了。

“到底说什么了?好像不太高兴啊?”妈妈好奇的看着我。

我笑了笑:“刘家那边看着这段时间的日子过得太好了,想要找到点不自在,给我订了一门亲事。”

咣当!妈和刘瑶的手上的饭碗掉在了桌子上面。

妈气得浑身发抖,扶着桌子站起来了:“你说什么呢?这帮人疯了是不是?你才多大啊,还要考大学呢……我去找他去……”

我拦住了妈:“算了,随便他好了。”

“怎么能随便!这是关乎你一辈子的事情!”妈气的都要哭了:“他们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放过你,这帮臭不要脸的玩意!”

我从鼻子里面哼了一声:“别担心了,这也不是旧社会呢!随便大人说两句话,收了钱,就可以把女儿当成是牲口一样的卖掉了,老娘不愿意的事情谁敢插手?这家人想要结婚?行啊!只要是能打得过我,我就让他们娶回家去,要是不行,呵呵,我就把他们一家给揍死,这事儿咱们不用管,装作一概不知道,老妖婆子不是有本事吗,到时候让她自己想办法给他们家一个新娘子!”

妈咬着牙道:“一定是没安好心的,要是真的有好事儿,还轮到你吗?一定不会是什么好条件的了。”

家里面还有一个刘丽芬呢,要是真的有好的亲事的话,刘丽芬早就冲上去了,她现在的处境尴尬,唯一能拯救自己的机会就是结婚了,必然会截糊啊!可见不是什么好的,就是这帮贱人为了得到好处,也是为了可以辄辱我,故意的。

不过我的经历虽然和书上不一样,但是订婚的岁数却是一样的,真是巧啊。

我劝好了妈,又去看王瑶,她也是吓坏了,虽然被抓走当童养媳的时候是好几年前了,可还是很害怕的,一听到定亲两个字就脸色苍白,直接跑过来拉住我的胳膊。

“姐!他们卖不了我,就来卖你了吗?”

我的同居小仙

我的同居小仙第二集

太医给林莜开了些药就走了,说没事。

周筝筝嘱咐了厨房去煎药,来到床前,握着林莜的手说:“娘,你好些了吗?”

林莜咳嗽了几声,嗓子带着嘶哑说:“年纪大了不中用啦。就摔了那么一跤,就好像得了风寒一般,全身无力。”

“母亲要好好照顾自己,父亲繁忙,奴婢又多有照顾不周的地方。”周筝筝说。

林仲超和周瑜恒都去了北方,周瑾轩需要留在皇宫里稳定军心。所以没有那么多时间在吴国公府里面了。

不像过去,每天只用花一点点时间去公干,大部分时间可以留在家里和林莜弹琴作画。

林莜点点头,因为太过疲累,就用手支着头。可是哪怕那么累了,还是拿着奴婢送来的账本一丝不苟地看着。

周筝筝坐了一会儿道:“母亲觉不觉奇怪,怎么忽然就摔倒了?我怀疑会不会是有人暗算母亲。”

林莜说:“摔倒而已,你怎么又会想这么多呢?虽说人心叵测,但是身边的奴婢都是可信之人,和我也相处挺久了,又如何会做出这样的事呢?想必是你多心了。”

可是,这在周筝筝看来并不是如此。

“听琴,你去查一查画眉的底细。”周筝筝早就怀疑画眉了。

那日,跟在林莜身边的,画眉最可疑了。

没多久,听琴就查到了画眉的底细。原来,哈哈和画眉之间的关系是非常要好的。

“果然是她搞的鬼。”周筝筝眉毛皱紧,脸色一肃。

听琴愤愤然说:“姑娘,若果是她要暗算夫人,那真的是胆大妄为,罪不可恕啊。”

周筝筝点点头:“只是母亲过于信任她,才让她有这个机会。不行,这样的人绝对不可以留在我母亲身边,更不能养在吴国公府。”

留她在吴国公府,无疑是留了一个祸害。

听琴说:“姑娘若是是想要除去这个人,实在是太容易了。”

周筝筝眸子锋芒微转:“我知道很容易,不过,我怕我母亲伤心。所以我必须要有一个合适的理由。”

周筝筝需要一个幌子。足以说服林莜接受这个事实。

听琴拿了杯茶给周筝筝,周筝筝喝了口说:“往她房间里把这个放进去。”取下自己发上一根簪子。

听琴接过:“是,姑娘。”

不久之后,周筝筝去跟林莜说,自己丢了一根簪子:“这簪子可贵了,虽然不少这点银子,可就这样没了,跟府上的奴婢可都脱不了关系。”

林莜说:“那是要好好查查,若是府上有不手脚不干净的奴婢,可要撵出去。留着可是祸害。”

“母亲能这样说我就放心了。”周筝筝点点头,“我和母亲想的一样。”

于是,周筝筝让奴婢去搜查。

没多久,听琴就过来说,已经找到了。这支簪子被发现于画眉的房间里。

林莜优待画眉,给她一人单独一个房间。

所以在画眉房间里找到的时候,那么这只簪子就是画眉偷的。

画眉想说别人偷的,也没有办法。因为这房间只有她一个人睡的。找到的时候在她的房间就是她偷的,根本就没有说别人的理由。

“抓她过来。”周筝筝阴沉了脸。

林莜没有反对。

画眉被抓过来了,叫个不停:“我是冤枉的。”

周筝筝说:“证据确凿,你还敢说冤枉?”

画眉看着林莜,“夫人,真不是我偷的,我是冤枉的啊。你最了解我了。”

林莜叹了口气,看着周筝筝说:“阿筝,你为何……”

“母亲,你不是说,你也赞成我的想法吗?”周筝筝态度坚决。

林莜不再说话了。

似乎感到无法补救了,画眉扑过去抱住林莜的大腿哭道:“救救我啊夫人。”

“扔出去,交给牙婆,就说是会偷东西的,随便她卖哪里。”周筝筝眼中含着杀气,靠近画眉的耳朵说,“你对我母亲做了什么,我都清楚,这是给你最轻的惩罚了。”

画眉惊恐地睁大了眼睛看着周筝筝。“原来姑娘已经知道了。”画眉绝望了。

“带下去。”周筝筝说。

画眉被带下去了。

林莜说:“阿筝,我想单独和你说几句话。”“是,母亲。”周筝筝让奴婢们都下去。

“阿筝,这支簪子是你放在画眉房间里的吧?”能有什么瞒过过林莜的眼睛?

周筝筝点点头:“母亲,你也一早就知实画眉在陷害你吧?”

林莜说:“对,我是知道。可是我想她应该也是有自己的苦衷的。我跟她主仆这么多年了,我希望再给她一次机会,所以当你说要抓她的时候,我拒绝了,但我不想你依然要抓定她。为什么你不可以给她再一次机会呢?”

周筝筝说:“母亲,你给她一次机会,就是纵容邪恶。别的奴婢会效仿的。到时拿什么服众?”

林莜说:“你说的都是对的,娘也知道。算了,既然你已经当众处理画眉了,娘也不多说什么了,就按照你的意思吧。”

周筝筝很满意,“母亲,女儿给你把祸害都理出去,吴国公府就安宁很多了。”

北方。

寒冬深夜,漆黑的旷野如冻在冰窖里一样。

空中,点点星光闪烁,很是显眼。

林仲超穿着一件灰褐色的狼毫大衣,站在城墙上向远处眺望。

凛冽的风把大衣上的狼毫吹的乱舞,似乎马上就要飞走了一样。

“世子殿下,外面风大,还请殿下早点进屋才好。”一旁的侍卫恭敬的提醒道。

林仲超点点头,转身就进屋去了。

虽然战事已停,但林仲超还是习惯性的每日都去城墙上看一眼,尤其是在深夜,如果敌方有所行动,那么星星点点的火把,在黑夜里会显得很是明显。

“呼啦”一声,侍卫将房门给关上了。因为怕风把房门吹开,侍卫还用一根手臂长短的木棍卡在门面和墙壁之间。用以固定。

可即使如此,冷风还是把房门吹的吱吱响,从门缝里钻进来的冷风,如尖刀一样吹的人肌肤生疼。

林仲超坐在木椅前,目光冷峻,呼出一口的白汽。

我的同居小仙

我的同居小仙第三集

正是上古十大神器中排行第十的幽冥鬼爪!

爪上的冰寒之气具有极强的寒毒,一旦被抓伤,将会遭受玄冰阴寒之气入侵,直透骨骸,痛不欲生。

“那就试试吧!”公孙千月说道,抬手之间,冷光一闪,手中已然出现一条闪烁着黑色光芒的锁链。

混天链,上古十大神器中排行第七的存在,可缚神灵,可勾离魂,锁天困地,震碎苍穹。

“按照神器的排名来说,混天链要比幽冥鬼爪强上一些,但是,上古神器都有一个通病,神器所能发挥的力量跟主人的力量息息相关。

契主的实力越强,发挥出的神器力量最强。

月魂使天命者级别的魂力压了千月一头,相应的能发挥出的幽冥鬼爪的力量要比混天链多的多。

再加上,铁爪之类的武器,专克绳索类的武器。

在神器上两人最多相当,剩下的,就要看自身的实力了。”看着赛场上的两人,夜轻羽说道,因为离得太远,听不太清他们的对话,只是感觉,这月魂使,似乎对千月略微有些敌意。

反倒是身后的墨夕,听到了两人的对话,不禁转过头,看向高台上的右护法,摇了摇头。

左右护法的话,这个是右护法,也就是说,还有一个左护法,在哪里?

墨夕闭上了双眼,将神识覆盖整个赛场,下一瞬,蓦然抬起头,看向大衍宗后方那一抹带着银色面具的白色身影。

即便,玉子染的灵魂气息已经隐藏了,但是,他还是可以确定,那是一百年前,被云城子带走的玉子染。

更重要的是,他和台上的那个右护法一样,身上都有着上古神的灵魂气息。

看了看玉子染的方向,又看了眼赛场上还没有发现的公孙千月。

墨夕不禁头疼的扶住了额头。

麻烦了。

轻年和碧落之后,又出现一对麻烦的孽缘。

而且,都是对蠢女人来说,非常重要的人。

如果一百年前他和蠢女人没有离开,或许还能救回一个完整的玉子染,现在的,连他都不确定,他还是不是玉子染,确切的说,他的灵魂中玉子染的成分还有多少。

“怎么了?”看着墨夕那头疼的模样,夜轻羽的脸不禁凑了过来,问道。

“没事,看比赛。”将夜轻羽凑到眼前的脸推了过去,墨夕说道。

与此同时,赛场之上。

“光魂使,我先解决了这小丫头,就去帮你对付那群废物。”转着手中的利爪,月魂使笑道。

“一个小丫头而已,让她再也上不了赛场就行,不要下手太狠了,有损我巫天族的声誉。”面向其他的天神山高手,光魂使说道。

“知道了,我会让她死的美美的。”看着手中的利爪,斜一眼公孙千月的方向,月魂使笑道,下一瞬,鬼魅般的身影一闪,散发着阴寒之气的利爪瞬间向着公孙千月的方向袭去!

面色一变,猛然一踩地面,公孙千月的身影以极快的速度向后飞起,瞬间退后数十米,躲过月魂使攻击的同时。

三道利爪之光横扫而过,砰!的一声巨响,公孙千月脚下的石柱瞬间被切成四段,爆裂开来!

台下的人瞬间吓的毛骨悚然,退后几米。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