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触碰的爱

无法触碰的爱
  • 主演:陈龙,林鹏,姜超,高姝瑶
  • 导演:徐艺华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8
电影《无法触碰的爱》由陈龙, 林鹏,姜超、高姝瑶、洪紫婷,陈 野,于小澜等偶像明星联袂演绎,讲 述了一位文艺男画家,由于作品不被 认可而穷困潦倒,却在阴差阳错的安 排下,与女主人公相恋,意外中又发 现那只是一段灵魂之约,颇有人鬼情 未了的韵味。

无法触碰的爱第一集

白子悠,努力成为更好的自己,才能更游刃有余的捍卫自己的爱情。

在心中暗暗激励自己,我弯起唇角,将心中的不安与焦虑全部化作了前进的动力。

到了别墅,张妈已经等在门口了。

在她的身后多了不少穿着统一服装的佣人,整齐的站成两排,跟在她的身后。

她们站姿标准,统一将双手交叠于小腹前,徐凯下车给宗政烈打开车门之际,便见张妈带领着身后的佣人整齐的朝着宗政烈鞠了一躬,齐刷刷道:“欢迎先生回家。”

宗政烈在海城的别墅要比北城的豪华许多,占地面积也要大很多倍,进了铁艺门,还要驶上好一会儿,才能到了别墅门前。

路上我听凌叔问宗政烈先去哪里,才得知这里还有一个名字,名叫醉云庄园,简称云园。

这里是宗政烈的独立住宅,宗政烈一会儿要去的老宅,则是宗政家的祖宅,是宗政家的家主才能入住的地方。

而宗政家现在的家主,便是宗政天,宗政烈的爷爷。

所以宗政天在宗政家拥有绝对的话语权,纵使宗政烈是长孙,也不能轻易忤逆宗政天的话,这也是他为什么一下飞机就必须赶回老宅,还不能带我一同前去的原因。

因为宗政天不允许宗政烈带我去,说我没资格进老宅的门。

这些都是徐凯在登机的时候偷偷告诉我的,他担心我误会宗政烈,心里有了疙瘩,希望我知道了事情的真相能够体谅一下宗政烈。

他说宗政烈在北城创业失败,已经落下了话柄,若是再因为我忤逆老爷子,后果恐怕会更严重,让我务必不要因此事为难宗政烈。

徐凯再三嘱咐我,脸上满是对宗政烈的担心。

现在看到门口突然多了的这些穿着跟凌叔身上的制服很相似的佣人,我结合徐凯的话,脑中不禁就浮现起了当初我在古慕霖家的场景来。

与现在的情况,可谓是如出一辙。

心中不禁生出了一丝寒意,我拉着宗政烈的大手下了车,只觉得心里的压力更重了几分。

跟着宗政烈进了门,刚准备换鞋,两个佣人便以标准的蹲姿蹲在了我们俩的面前,轻轻的就将我们脚上的鞋摘掉了。

给我们换好拖鞋,两个佣人站起身来,恭敬的朝着我们鞠了一躬,用小碎步退至了一侧,眼观鼻鼻观心,规规矩矩的站在了墙根,再没有发出任何响动。

上次我来这里的时候并没有受过这样的待遇,乍然得到这样皇家般的待遇,我只觉得浑身都不自然起来。

尤其是换上拖鞋的双脚,走路都走得有些不踏实。

刚打算往客厅里走,又有两个佣人上前,脸上挂着标准的微笑,轻手轻脚的上前帮我和宗政烈摘外套,拿包。

而后,便又是一鞠躬。

看着站在屋里各处的女佣,我由着宗政烈拉着我进了客厅坐在沙发上,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这次来海城的感觉太奇怪了。

仿佛从我们下了飞机开始,我的面前就在上演着各种冲击我眼界的事物。

不论是奢华的车内饰,还是回到云园以后的种种待遇,仿佛都在不停的提醒我,我跟宗政烈生活中的一切,都是那样的格格不入。

心中难免有些不舒服,我正想问问宗政烈一会儿能不能直接捎我去商场,一个女佣便端着一个青花瓷小碗朝着我走了过来,小心翼翼的递给了我,笑着喊了我一声白小姐,说这是特地为我准备上好的血燕,让我趁热享用。

伸手接过来,我不由就皱了皱眉头。

纪嫣然坐在我的对面,看到我的反应,不由勾了下唇,笑道:“嫂子,快趁热喝吧,你肚子里怀的可是咱家的宝贝,别枉费了爷爷对你的一片关心。”

纪嫣然话里有话,尤其是爷爷二字,她咬的格外重。

我不禁回想起了那天在美容院里她跟我说的那些话来。

她说,我肚子里怀的是女孩儿,是宗政天亲口告诉她的,并肆无忌惮的羞辱了我一番。

这件事情我一直记在心里,现在看到她脸上的那抹笑,只觉得格外的刺眼。

她在变相提醒我这件事,挑拨我和宗政天的关系。

在心里冷笑了一声,我慢条斯理的搅动着碗里的血燕,轻轻的喝了几口,笑道:“承蒙爷爷的厚爱,能喝到如此佳品,有机会一定要亲自向爷爷道谢。”

纪嫣然眸光微闪,正张嘴打算跟我说什么,眼睛突然就是一亮,而后就看向了我的身后。

我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就见宗政烈换了一身衣服从衣帽间走了出来。

是一身黑色的西装,里面穿着白衬衫,看起来非常的正统。

就连头发都规整的梳到了脑后,露出了饱满的额头,站在那里,愈发挺拔了几分,

剑眉飞扬,深邃的眼窝中是一双深不见底的星眸,英挺的鼻梁下,一张菲薄的樱色嘴唇微微抿着,因为发型的缘故,整个五官愈发立体了几分,让人看上一眼就忍不住深陷其中,再也抽离不开。

落地窗的阳光正好,洒在他的身上,勾勒着他矜贵的身形,那一刻,我竟有一种他自阳光中诞生出来的感觉。

迎着光,他低头熟练的摆弄着袖扣,黑水晶袖扣在阳光下折射着耀眼的光芒,亦如他这个人,天生自带大明星光环,总能让人一眼万年。

“过来。”

他安好袖扣,抬眸看向了我。

我还处于恍惚的状态,只是本能的站起身来,乖巧的朝着他走了过去。

“左手。”

他扬扬下巴,示意我把手伸出来。

我疑惑看他,乖乖的把手伸了出来。

他微微一笑,伸手就拉住了我的手,而后,一枚残留着他手温的钻戒便戴在了我的左手上。

突如其来的钻石火彩晃得我眼睛都眯了眯,我惊讶的看着手上的钻戒,不可置信的看向了宗政烈。

“已婚已育。”

他屈起手指敲了我脑袋一下,大手轻柔的捏了捏我的手指,便潇洒的与我擦肩而过,心情颇好道:“凌叔,去老宅。”

凌叔应了一声,小跑着打开了别墅的门。

我望着那个迎着阳光朝着门外走去的高大身影,呆呆的站在原地,好半天,直到他上了车,我才傻乎乎的看向了手上的钻戒。

下意识将手抬起来对准阳光,我眯着眼睛看了看那颗硕大的钻石,看着落地窗外远去的车影,唇角一弯,骤然露出一个嫣然笑容。

这个死男人,求婚也太随便了吧!

也不问问人家答不答应就直接套上了戒指,这也就算了,套完了就潇洒的走人了,都不给人反应的机会!

抬手摸了摸那颗硕大的钻戒,我不禁笑着嘁了一声。

有钱了不起啊!

不过被人用钱砸的感觉……好爽啊!

心里美滋滋的回过头,我一抬头,就见屋里的所有人都在盯着我看。

尤其是纪嫣然,一向善于伪装的她盯着我手的眼神就好似要化作一把锋利的刀子,直接把我的手砍下来一样。

她死死掐着手心,坐在沙发上的身体绷得紧紧的,见我看她,眯了眯眼睛,蓦地就冷冷的勾了下唇角。

郑家榆没有跟着我们回云园,小蓝烁被徐凯带着去他的新学校参观,客厅里除了我和纪嫣然以外便只剩下了张妈和佣人。

张妈跟我关系还算不错,我坐回沙发上的时候她便笑眯眯的上来跟我道贺,给我端了一盘水果沙拉。

我朝着她说了声谢谢,让她为我准备一辆车和一个司机,说我和纪嫣然要出去逛街。

车很快就准备好了,去商场的路上,纪嫣然再没有了在宗政烈面前的耐心,整个人坐得离我很远,一句话都没有跟我多说。

她是打心眼里看不起我的。

早在美容院的时候,她瞧不上我的态度就表现的淋漓尽致。

到了商场,我直接找了家咖啡厅,点了一杯果汁,一杯咖啡。

纪嫣然坐在我的对面,双手抱胸,下巴扬的高高的,依旧不说话。

我喝了口果汁,也不说话。

就这样一直耗了大概有二十分钟,纪嫣然终于憋不住了,冷冷的开口道:“你个穷酸货别的倒是没长进,拿腔作调的本事倒是学会了不少,你有资格吊着我么?”

我靠在沙发里看她,依旧不说话。

她皱了皱眉头,冷笑了一声,端起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恶声恶气道:“合同的事,你没忘吧?”

我道:“只要严先生有空,随时恭候。”

“我真小瞧你了,你在休息室那番假惺惺的话,为的就是这件事儿吧。”

她讥笑的看我,满眼的讽刺。

我突然就笑了:“纪小姐,请你搞清楚,找我设计作品的是你,三番两次鼓动我签合同的人也是你。”

“我不管你打着什么算盘,但我想,你有一点必然是跟我站在同一战线的。”

“我们都想帮他。”

她冷冷的起身,拿起电话拨了个号码,丢下一句还不是因为你这个扫把星干的好事儿,便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我喝完果汁以后,她才回来,刚回来,她便将一张写着地址的餐巾纸拍在了我面前的桌子上。

她冷冷道:“他约你在这里见面,我不方便过去,你自己去吧。”

捡起那张餐巾纸,我看着上面的地址,注意到是一家温泉会所,眉头微蹙。

“你那是什么表情,你以为谁都跟烈爷一样,能看得上你?我可没什么下药陷害你的癖好,快去快回,给我卡,我去逛街。”

无法触碰的爱

无法触碰的爱第二集

来不及多想,沈逍快速进入庄园之内。

他前脚刚走进去,妙音就从别墅中跑了出来。

沈逍首先一愣,这大晚上的,妙音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她可是跟凌洛寒一直都住在凌家的。

不管怎么说,看到了妙音,沈逍立即露出笑意,就要跑上出将她抱起来,狠狠亲个够。

可是,还不等他张开双臂跑过去,妙音倒是先冲了过来。

妙音冲过来可不是要跟他拥抱,而是直接出手,十分凌冽的一击打来。

呼!

先天七层的一道劲气,沈逍微微一侧身,险而又险的避开。

我擦!

顿时沈逍内心就是一惊,这是什么情况?妙音是真个出手啊,不是闹着玩。

看这出手的凌冽手段,是想要谋杀亲夫的节奏啊。

之前,妙音就有躲起来,故意偷袭他的爱好,虽然每次都没有得逞。

但这次明显不是偷袭了,而是直接正面出手攻击。

难不成换口味了?

就算是换口味,改偷袭为直面攻击,也不能真个出手击杀吧。

“我说妙音小宝贝,你这是玩的哪一出啊?”沈逍玩味一笑,并没有真正生气。

谁知道妙音一改往日妩媚动情的风格,秀眉微蹙,冷声道:“放肆,还敢叫的这么亲热,你找死!”

呼!

妙音冷喝一声,再次出手袭杀而来,根本就是出手毫不留情。

沈逍大惊,这是什么节奏,玩的未免有点过火了吧。

轻轻一挡之下,沈逍回应道:“妙音宝贝儿,差不多就行了,再玩可就过火了。真想要跟我大战,咱们可以换一种方式,比如去床上,你看如何?”

“无耻之徒,你去死!”

妙音大怒,一把挣脱开沈逍的束缚,反手就是凌冽一击。

这下沈逍觉得问题不对劲了,妙音有问题!

“妙音,你失忆了,还是发高烧了?再胡闹下去,我可真生气了。”沈逍脸色一板,冷声喝道。

这下妙音神色一愣,没有再出手,而是远远的看着沈逍,冷声问道:“你真的是沈逍,不是假的?”

沈逍再次一愣,这叫什么话,怎么还有真的假的。

“我说妙音宝贝儿,你这到底是玩的哪一出啊。虽说平日里你搞点小花样,增添点趣味,我不反对。但今个可是玩的有点过火了啊,怎么连我还有假的。”

“哼,你休想骗我,三更半夜的突然到来,说你到底是谁。”妙音轻哼一声,再次冷声发问。

尼玛,这怎么还越来越起劲了,没完没了是不?

“妙音宝贝儿,你要是再这么无理胡闹,我可真出手了。将你按在地上,狠狠打屁股。”

妙音神色再次一动,这句话倒是有点像沈逍的风格。

“你真的是沈逍?那好,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只要你能答上来,我就相信你是真的。”妙音暂时收手,没有再出手的意思。

沈逍被气笑了,妙音这是越玩越起劲了,怎么感觉有点真假孙悟空的味道,还要给自己提问问题,验明正身。

“好吧,你问吧,有问必答。”沈逍玩味一笑,双手环抱在胸前,倒是要看看这妙音,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现在你来告诉我,我们的第一次在哪里?我身上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这个问题全部回答正确,才能说明你是真的。”

沈逍摇头一笑,可真是花样繁多,不过这样也挺有趣味的。

估计妙音这经常变幻花样来玩,而且实力还强,一般人还真降不住她。

就拿刚才来说,出手就是真的袭杀,那可是先天七层的劲气,一般人谁能受得了。

听完妙音的问题,沈逍更加确信,妙音这是故意玩花样了,哪有提问这么私密的问题,属于两人之间的小秘密。

“我们第一次不就是在这里么,浴池边上,后来辗转到卧室大床上。只是那个时候,咱们还都没有搬过来。”

“要说你身体上不一样的地方,还真不少。天生媚骨,这是别人没有的。而且还有九大名穴之一的蝴蝶梅花穴,更重要的是,蝴蝶翅膀上有七个小斑点,这是蝴蝶穴中的极品,七彩鸾蝶!”

妙音顿时脸色一红,她第二个问题,主要是想问她身体内天生媚骨,这是独一无二的。

可没想到那方面,居然谈论她私密花园地带。

不过,这样一来,更加确认了眼前之人就是沈逍。因为那么私密的地方,除了给沈逍看过,连其她女孩子都没看过。

“哎呀,老公真的是你,你可算是回来了。”妙音这才浮现妩媚之姿,欢笑着扑过来,抱住沈逍。

沈逍一阵无奈的笑意,好嘛,玩了半天攻杀游戏,现在终于露出本色了。

“我说妙音宝贝儿,你这是……嗯,什么味道,怎么一股焦糊味。”

沈逍刚想问她刚才到底玩的什么把戏,忽然闻到空气中有焦糊味。

“哎呀,我忘记了,今晚我值班,煮了点夜宵。看到你来了,就冲出来了。坏了坏了,肯定糊了。”

妙音都没有来得及解释,快速往厨房里面跑。还一边回头,“老公,对不起啊,等会再给你解释。”

沈逍摇了摇头,怎么听不明白呢,今晚她值班?在庄园里面值班?开什么玩笑!

嗯,不对!

沈逍忽然想起来的路上,门口装满了摄像头,简直是无死角的密集安装,肯定是家里出事了。

来不及多想,沈逍快速进入别墅内。

这个时候,女人们都睡觉了,沈逍也不好去惊扰她们。

不是说妙音值班么,那就等她过来,好好问个清楚,到底这是咋了。

就在这时,纪迎春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还有点没睡醒的样子。

“妙音,刚才在外面吵什么呢?”

忽然看到沈逍从大厅内站起来,朝着她笑,内心一惊,脸色大变。

“混蛋,你总算是出现了,受死吧!”

呼!

纪迎春瞬间惊醒,朝着沈逍攻杀而来。如今纪迎春都已经先天五层了,出手同样十分凌冽。

沈逍再次大惊,他刚才看到纪迎春从卧室出来,刚想要笑着打招呼。

这话还没开口,纪迎春就攻杀过来,出手还跟妙音一样凌冽。

这特么到底出啥情况了?怎么女人们见了自己,不亲热也就算了,怎么跟自己在外面找女人,回来要谋杀亲夫的架势。

呃,当然,在外面还真找过女人,白静、浣溪都跟他有过关系,但她们不知道好不好?

尼玛,燕山庄园,到底出什么事了?

无法触碰的爱

无法触碰的爱第三集

肖楠楠把秦海和周燕送到雅芳大厦门口就回去了,周燕刚下车就见到了守在门口的印军,一下子扑到他怀里痛哭不止。印军则被她弄得手足无措,脸都红了。

好不容易把自己女朋友安抚下来,印军走到秦海面前到:“部长,谢谢您了!”

秦海微笑道:“不用谢我,你能出来,都是你女朋友的功劳。要不是她跑去求那个谢峰,你肯定会被关进拘留所。”

印军一愣,一脸惊讶地看向周燕。秦海拍了拍印军的肩膀,笑道,“好了,你今天早点下班,带女朋友出去逛逛。记住,对女朋友好点,这么好的女孩现在可不好找。”

说完,他走到正在旁边看热闹的高胖等人面前,拍了高胖一巴掌,“看个屁,等你们什么时候找到女朋友了,老子也让你们提前下班,现在都赶紧回去上班。”

高胖和虎子等人一脸沮丧地往回走,一边走还频频回头去看印军他们小两口。

等他们走远了,印军这才主动牵住了周燕的小手,感激地道:“燕子,谢谢你!”

周燕白了印军一眼,心里倍感甜蜜,嘴里却嗔道:“笨蛋,跟我还说什么谢不谢的,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被警察抓走。”

“我知道,但是我就是想谢谢你!”印军嘴笨,心里虽然有无数话想说,却不知道该怎么说,看着面前漂亮的女友,他心情激荡之下,竟然将周燕一把拥入怀中,紧紧地抱住了她。

而看到这一幕的高胖等人,更是悲鸣不已,真恨不得立刻取而代之才好。

秦海也看到了这一幕,相信经过今天这件事,印军和周燕的感情肯定会更上一层楼,这倒是把坏事变成了好事。只要他们小两口感情深,以后就算周燕家里不同意他们的事,想拆散他们恐怕也不会那么容易了。

“秦海!”

这时候,忽然有人在后面喊了他一声。秦海回头一看,林清雅和秋叶正从停车场那边过来,秦海就停下来等着她们。

林清雅对秋叶说了一声,让她先上楼去了,然后走到秦海跟前问道:“你怎么出院了,伤好了吗?”

“差不多了,回来修养也是一样的。”秦海笑着道。

林清雅没好气地道:“什么叫差不多了,没好就没好,赶紧回去。”

秦海苦着脸道:“不用了吧,住了两天差点没闷死我。你放心好了,我真的没事了,要不然医生也不会让我出院啊。”

林清雅见秦海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好像真的挺不愿意回医院住着,只好说道:“那你不许再跟人打架了。”

秦海见林清雅松了口,立刻笑了起来:“放心吧,我是良民,别人不惹我,我绝对不会找别人麻烦的。”

“嬉皮笑脸!”林清雅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转头看向搂抱在一起的印军和周燕,好奇地道:“他们是怎么回事?”

秦海把印军被抓进派出所的事说了一遍,最后嘿嘿一笑:“是不是有点羡慕他们,要不咱俩也抱一个?”

林清雅顿时大羞,俏脸也浮上了一层红晕。她赶紧朝左右看了一眼,确定没人听到秦海的话后,低声斥道:“又说疯话,你再这样,我不理你了!”

说完,她赶紧朝公司大门走去,似乎生怕秦海又用疯话来挑逗她似的。

秦海赶紧追了上去,和林清雅有说有笑地走进了公司大门。

与此同时,距离他们不远处,刚刚从车上下来的何威正好看到了这一幕,只见秦海不知道说了什么,林清雅竟然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刹那间犹如百花盛开,美得让人炫目。

何威心里立刻就像倒翻了醋瓶子一样,酸得厉害,支开简仁和王凯后,他走到旁边拨通了电话,不满地道:“史密斯先生,你不是说姓秦的死定了吗,他怎么又回来了?你们到底有没有出手对付他?”

电话那头,史密斯微笑道:“你放心,我们正在着手准备,下一次他一定逃不掉了。”

何威生气地道:“你们最好不要敷衍我,否则大家干脆一拍两散算了。你们也别想用那张相片来威胁我,大不了我去警察局自首!”

史密斯微微蹙眉,不过还是颇有耐心地道:“上次是我们大意了,你尽管放心,我们正在召集更厉害的高手过来,那个姓秦的活不了多久了。等他一死,林清雅就是你的女人,雅芳集团也会成为你们何家的公司。”

“好,希望你们言而有信,而且速度最好能加快一点,我可不希望我喜欢的女人被别的男人弄到床上去了。”

挂断电话后,何威对着雅芳大厦顶楼看了一眼,眼睛里闪过一丝得意之色。

“林清雅,你等着瞧吧,用不了多久你就是我何威的女人了!”

……

下了班,秦海开车载着林清雅回到丽景苑。快到的时候,林清雅说道:“你搬回来住吧。”

秦海从后视镜里诧异地看了林清雅一眼,那眼神直接让林清雅红了脸,赶紧解释道:“你现在受了伤,住过来有云姨帮忙弄点好吃的,你养伤也方便点。”

秦海笑眯眯道:“就因为这个原因?难道你不想吃我给你煮的面条,不想让我帮你推拿,不想和我一起坐在楼顶看星星吗?”

林清雅听了前面的,正准备说“不想”,可是听到最后那句话,她愣了一下,反问道:“看星星?”

“对啊,我们一起坐在楼顶,喝着红酒,吹着晚风,看着漫天的繁星,聊聊天说说话,肯定很舒服。”

还真别说,听秦海这么一说,好像真的很浪漫似的,林清雅立刻就有点心动了。

哪知道秦海继续说道:“看完了星星,我们还可以在楼顶来个浪漫的拥抱,就像印军和他女朋友那样。你想想,在漫天的繁星下面,我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那是多么浪漫啊!”

“浪漫你个大头鬼!”

林清雅没好气地瞪了秦海一眼,她算是看出来来了,这家伙就是个标准的大老粗,脑子里想的也都是那些龌蹉勾当,跟他谈浪漫,简直就是对牛弹琴,不管多么温馨浪漫的事从他嘴里说出来都会变味。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