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命剧组

玩命剧组
  • 主演:王小虎,梅雪,孙博,白贺珍,白杨,杨俊,李素云
  • 导演:李德威
  • 地区:中国大陆
  • 类型:悬疑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16
有三个青春靓丽的女孩,他们是当下所流行的女主播大军中的一员。每日里你侬我侬,虚情假意,和电脑显示屏另一面的陌生人甜言蜜语,期间孕育了多少杀机而全然无知。某天,女孩们受邀参加某个剧组的电影拍摄工作。这是一部恐怖片,又某个张扬跋扈又小气非常的老板投资。导演自负才气,然时运不济,在巧舌如簧的制片人的游说下,勉为其难拿起了导筒。剧组资金有限,拍摄选在偏远的四合院中进行。开拍不久,老板力捧的女主角就遭到意外伤害。三个女孩演技不佳,又时常和导演发生冲突,此外更有对女主播们怀恨在心的人潜入片场。   更糟糕的是,闹鬼传闻甚嚣尘上

玩命剧组第一集

第三百二十六章 虎头鞋

众人目光自动聚集在静荷和十九姨娘身上,他们自发的鼓起掌来,静荷面色平静,十九姨娘却有些脸色微红,身体轻轻颤抖起来,静荷握着的手心里,已经渗满了汗水,静荷小声道:“娘,别紧张,今天是为我举办的及笄礼,就算您出错也不会有人在意的,只要您开心就好,放松些!”

十九姨娘点点头,但是还是忍不住的担心,她看了看静荷,深呼一口气,今天是女儿的及笄礼,难得冷公子有心,将及笄礼举办的那么盛大,她一定不能毁了女儿的及笄礼,想到这里,她目光坚定了几分。

丞相和夫人,则在几个身穿统一舞服的女子,请上了舞台,坐在刚刚放好的太师椅上,甚是威严的感觉。

十九姨娘走上去之后,站在丞相和夫人面前,行了个礼,恭敬道:“见过老爷,见过夫人!”

丞相见她如此知礼,心中甚喜,连忙将十九姨娘扶起来,坐在了丞相的右边,原本,十九姨娘这样的妾室,是不能与丞相夫人平起平坐的,但是,今日是静荷的及笄礼,十九姨娘乃是亲生母亲,一会儿还要为女儿挽发,因此,才有与夫人平起平坐的机会。

“好!”十九姨娘坐下之后,众人开始大声叫好起来,而夫人此时,脸都绿了,丞相对她,从来不曾体贴过,别说搀扶他,就连给她一个笑脸都很少。

静荷此时站在一边,冷静的看着。

“丞相家不愧是孔圣人的后代,一个小小的妾室,就那么的懂礼知礼,果然门风严谨,我等佩服,佩服啊!”一个矮矮的中年男子调侃道。

丞相脸上带着满意的笑容,自傲道:“孙大人过誉了,圣人后代,若不常常自省,岂不是一笑大方,哈哈哈!”说罢哈哈大笑起来,脖子高高的梗起,赞赏的看了一眼十九姨娘,十九姨娘的脸,瞬间绯红。

“好,既然人已经到位,那么,及笄礼现在开始!”那个胖胖的司仪一样存在的中年时人说着,看了一眼静荷,接着道:“接下来请孔小姐叩谢父母养育之恩!”

于是,静荷走走到丞相面前,朝座位上的三人,一一磕头,道:“父亲,母亲,姨娘,多谢你们辛苦将女儿抚养长大,你们对女儿的关心,女儿至今难忘,女儿现在长大了,是该孝顺你们的时候了,在此,我也祝福父亲,母亲,姨娘,事事顺利,吉祥如意。”静荷很随便的说道。

“起来吧,孩子!”十九姨娘连忙道,然后递给静荷一个盒子,盒子里应该是十九姨娘送给静荷的礼物,静荷恭敬接过,小心翼翼的打开,简单素净的匣子里,放着一对静荷幼年时,穿过的老虎鞋,看到这双鞋的一瞬间,静荷瞬间红了眼眶。

“静儿,姨娘看着你长大,每一双鞋,每一件衣服,都是我亲手给你做的,这双鞋,你没有还没有穿过就已经张大了,娘很开心,娘希望你日后的日子,也不缺衣少食,丰禹富足!”

“谢谢娘亲!”说罢,静荷又拜了下去,真的很感动,十九姨娘是一个很爱自己的母亲,从自己出生之前,她便给自己做衣服,做鞋子,还没有学会走路的时候,十九姨娘给她做的虎头鞋,就已经填满了整个柜子,等静荷支撑着床榻,自己走路的时候,她有开始帮自己做一套一套的衣服,想到这里,静荷又满足,有心疼,又幸福,无数种感觉一瞬间袭来,静荷瞬间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

擦干眼泪,静荷将匣子合好,交给了岚梅,这双鞋,她会放着,永远的放着,这是母爱的见证。

丞相站起身来,亲自将静荷扶了起来,然后从管家手里接过一个盒子,同样递给静荷,也是礼品,同时,他十分感慨的说道:“孩子,你小时候,父亲对你关心不多,你不要记恨父亲,父亲心里是很疼你的!”

静荷点点头道:“谢谢父亲,我知道的,天下无不是之父母,我相信没有哪个父亲是不爱自己孩子的,父亲,以后我会好好孝敬您的。”静荷也颇有些感动。

而后,在丞相的鼓励下,静荷打开了匣子,匣子里,倒是没有什么精致的东西,只有简简单单的几张纸,静荷疑惑的看了看丞相,丞相又朝她努努嘴以示鼓励,静荷将纸拿起来,竟然是几张地契,静荷惊讶了。

“父亲!”静荷将地契拿出来,惊讶的看着丞相,连忙将地契递给丞相道:“父亲,我只是庶女,受不得的。”虽然说家里的所有产业,都掌握在家主手中,而且儿子女儿有分家业或者给女儿当嫁妆的规矩,但是,儿子女儿,只限于嫡子嫡女,静荷只是庶女,根本没有资格继承任何家产,就算是嫁妆也只有金银。

只见丞相将地契重重的放在静荷手中,看了一眼冷卿华道:“虽然你现在是卿华公子的未婚妻,咱们相府的产业远远不及冷家,但是,这点嫁妆,父亲还是能拿的出手的,你就收着吧。”

见此情形,静荷若是再推脱,倒是让丞相下不来台了,于是她恭敬行了个礼,道:“谢谢父亲!”然后,便将盒子递给岚梅收起来。

接下来是夫人,夫人再看到地契的一瞬间,脸色变得极为难看,但是,此时宾客云集,她不敢发作,并且还得保持宽宏大方,和蔼慈祥的样子,夫人朝静荷有礼貌的笑了笑,嘴角的弧度都像是非常僵硬的牵起的样子,然后,拍了拍静荷的小手,也递给静荷一个精美的匣子。

静荷恭敬的接过,小心翼翼的打开,里面金光闪闪,是一个非常好看的发簪,静荷将发簪从盒子里拿了出来,只见发簪金光闪闪,制作精巧,上面镶的还有一些珍珠来点缀,整体看起来非常精美耀眼,静荷道:“谢谢母亲,女儿很喜欢!”说罢,行了一礼,继续将东西,丢给岚梅。

夫人朝她点点头,笑了笑,笑容中颇多无奈和难以述说的复杂。

玩命剧组

玩命剧组第二集

之后还约定好,半个月后不定哪天,他们回来取银针。

莫掌柜将人送出去,目送姜泽北与陈梦恬走入人群中,他这才转身回到后堂。

他回到房间后,第一时间走到,靠在软榻上的壮汉身前。

软塌的桌几上还有陈梦恬,留下来的银子。

莫掌柜的只是扫了一眼,就知道这些银子,足够壮汉的医药费用。

他将银子从桌上划拉下来,手捧着银子将其放壮汉的身边。

“这些银子你拿着,在你恢复期间的医药费,我宝任堂都给你免了……”

不等他话说完,壮汉连忙摆手,“不不不,这不行,掌柜的不用如此。”

莫掌柜的摆手,“你先听我把话说完,我也不会给你白白免费,在你恢复期间,我会在不伤害的前提下,想要研究一下你腿上伤口。”

说完,他打量着壮汉的脸色。

见对方的脸色有些犹豫,但是分明是已经妥协之意。

莫掌柜这才继续道:“你要是同意,这三个月内的医药费给你全免,还会用最好的药。”

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能让他研究的人,莫掌柜的自然不会放过。

当然,他也不会莽撞。

不会拿人命不当回事,在此期间他不会伤害到对方的身体。

壮汉果然点了点头,对方眼中还流露出一丝感激。

莫子轩从始至终一直在一旁守着。

听闻堂哥的话,凑上前,面带一丝紧张的笑嘻嘻,“堂哥,我也挺好奇的,要不这段时间我给你打下手吧。”

莫德业闻言,眉目一挑,望着小堂弟,“哦?你还没出师,这于理不合。”

莫子轩面容登时就急了,“堂哥,没出师所以要跟你学啊,你就带带我吧。”

“你啊你,得亏你小子运气好。”

“这是同意了?”

“哼——”

莫掌柜的继续研究壮汉,大牛的腿伤。

从这日开始,在他身后跟着一条小尾巴,正是莫子轩。

……

姜泽北与陈梦恬离开宝任堂,往不远处的店铺走去。

他们需要买的东西不少。

姜泽北是打算再买些宣纸,他的写字的纸不够用。

家中的粮食也需要补给。

但是这次出门带出来的银子,刚才都被身边的少女留在了宝任堂。

陈梦恬跟在姜泽北的身后走着。

路过一家钱庄陈梦恬的脚步停下来。

她伸手拉了拉还打算,继续前行的姜泽北。

衣袖被拉住,少年不禁转头看向陈梦恬。

“怎么了?”

陈梦恬伸手指了指钱庄,“兑换一百两银子吧,你要去洛阳城读书,需要买的东西不少。

家里需要买的东西也不少,还有日后你读书不能回来,我也不能上山采药,需要用的药材都要用银子买。”

姜泽北本来觉得一百两银子太多。

可听她这一说,想了想轻轻点头。

陈梦恬从怀中掏出两张伍拾两的银票,交给姜泽北,与他一同走进钱庄。

等他们出来的时候,身上揣着九十七两银子。

直到陈梦恬走出钱庄,这才知晓。

原来古代的钱庄,跟现代的银行可不同。

玩命剧组

玩命剧组第三集

浩然的轰鸣声中,在远处观望的李正方等人,此刻的耳中竟是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了,耳朵是嗡鸣不止。

出现这样的情况,是因为其造成的声势实在是太过巨大,才会让他们出现短暂的失聪。

“太可怕了!”李正方怔怔抬头,看着两道攻势交撞,心中不由骇然不已。

他现在才明白,师祖的境界究竟有多高,连天地雷罚,也能挥手招来,实在非人。

但更让他感到震撼的时,江轩和玄阳道人斗到了这个地步,竟还没有败象,似乎潜力无限,底牌层出,还能战上千年万年一般。

天穹之上,两道恐怖到让静虚观所有人都为之颤抖的惊天攻势,在碰撞之时,声势滔天,无比骇人。

最终结束之时,江轩剑意消散,而玄阳道人所召唤的天雷之力,也因为耗尽了所有的力量,化作细小雷弧,直接泯灭。

依然是势均力敌?

众人看到此景,不由愕然起来,他们看得出来,祖师可是使出了真正的手段,但在江轩的手下,却依然被一剑破去,这江轩的强大,恐怕还远在他们猜测之上。

天呐,这个江轩他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

一时间,静虚观众多长老,心中都升起这个奇葩的问题,江轩不过二十来岁的年纪,有这等惊天动地的本事,连玄阳师祖都能战平,实在是太过逆天了。

再想想他们,一辈子兢兢业业,每一日潜心修炼,数十年的苦功,却挡不住江轩一剑,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旁边的众人在震撼,而玄阳道人,心头同样有些没底了。

方才他那一手天雷降世之术,已经算他自己极强的手段了,却依然被江轩给破去了,如此看来,他好像真没有什么手段,能够留得下对方了。

而且最让他感到忌惮的,是江轩深不可测的实力,每一次他提升力量,都被江轩给破去,似乎是个无底洞,不管你有多强,他都能碾压。

一瞬间,玄阳的心中就生出了几分恐惧。

“真是个好苗子,老夫惜材,这一次便放你离开。”玄阳道人面色抽搐一阵,最终压下心头的恼怒,开口道。

“祖师不可放虎归山啊!”

“是啊,玄阳祖师,这家伙潜力无限,若是放他离开,他日他再踏足我清微山,便是我静虚观覆灭之时啊。”

“望祖师三思!”

李正方等人,一听到玄阳道人说要放江轩离开,不由连忙劝阻,生怕被江轩跑掉了。

望见这一群徒子徒孙劝阻,玄阳道人心中暗暗叫苦,他若是能够有本事留得下江轩,又何必说这种话呢。

当即,他再度对李正方等人沉声开口:“你们闭嘴,老夫的决定,何时轮到你们说话了!”

随后,才将目光再度投向江轩:“小友实力不差,若是被我诛杀在了此处,我泱泱华夏,只怕日后又少一位高手了,你走吧!”

玄阳道人表情真挚,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是留了一手,要让江轩离开呢!

江轩顿时冷笑,他再明白不过了。面前这个老道分明是撑不住了,才会说些这等场面话来,什么放自己走,不过就是假话罢了。

可江轩却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他今天来的目的,便是将清微山彻底闹个天翻地覆,让这静虚观完全瓦解,他绝不可能再给这个大敌以任何喘息的机会了!

“我今天既然来了,也就不会轻易走了,有本事便来战,少在这耍嘴上功夫。”江轩眼中泛着冷意,淡淡开口。

“你!”玄阳道人被江轩三言两语,说的面色一阵红一阵白,感觉颜面尽失。

“好小子,你真要与我鱼死网破不成?”玄阳道人似乎也是做出了什么重大的决定,咬了咬牙,再度开口:“既然你欺人太甚,就别怪老夫不留手了!”

“尽管来便是,我倒要看看你这老匹夫有什么手段,敢在这大言不惭!”江轩没有丝毫退让,反倒是步步紧逼。

“好,好,好!”

玄阳道人连说三个好字!突然冲着李正方高喝一声:“开阵!”

李正方忽地一愣,随即骇然:“师叔,可是……”

“开阵!”

玄阳道人兀自一声怒喝!

李正方脸色煞白,忽地一咬牙,对着身后所有的弟子吼道:“众弟子,开启护山大阵!”

众人也是一愣,随即齐声呼和:“是……开阵!”

清微山,一直都有着一道护山大阵存在的,是为了抵御外敌,从宋朝年间,便已经布下了,如今有数百年的历史。

在这期间,静虚观也曾经遇到过生死存亡的关头,都是靠护山大阵,才击退来敌,保全下来的。

只是,如今这些年,他们已经再也没有用过护山大阵了。

那是因为这大阵用一次少一次。不到生死关头,不会开启。

可如今他们就要为了江轩这个少年开启大阵了!实在是让李正方他们肉痛的!

不过,李正方想想也就释然,一旦杀了江轩,得到江轩的异宝甚至传承,这大阵即便是没了,也是值得的!

可最让李正方心中忐忑的是,这个大阵的启动还要吸收启动大阵之人的精血,也就是启动了阵法之后,这些弟子,绝大部分人都要死!而这一点,只有像他这样的高层才知道,众弟子是不知道的。

罪孽啊!不过一切都是这个江轩造成的!如果不是为了这个恶魔,何需要会断送自己门下这许多的性命呢?

这一刻,李正方已经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江轩身上了!

而随着众人的呼应,所有清微山的弟子都同时手中捏动同一道玄妙印诀,开始释放体内力量,渡入护山大阵之中。

“轰隆隆!”

在众多弟子汇入灵力的同时,整个清微山,都是出现了震动,好似地龙翻身。

在经过片刻震耳欲聋的轰鸣之后,在整个清微山的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同时有一道光柱突然冲天而起。

这四道光柱,其气势恢宏,横推万里层云。让清微山的所有人看的震撼莫名!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