侧耳倾听

侧耳倾听
  • 主演:本名阳子,小林桂树,高山南,高桥一生,山下容莉枝,室井滋,露口茂,饭冢雅弓
  • 导演:近藤喜文
  • 地区:日本
  • 类型:动画片
  • 语言:日语,英
  • 年份:1995
正在读初三的月岛雯是一个喜欢看书的女孩,她每次都能在借书卡上看到一个叫天泽圣司名字,因此她对这个人充满了好奇。 雯一直喜欢写诗,有一天她跟好友夕子在讨论写诗的事,夕子告诉雯自己收到了情书,但事实上夕子已有了喜欢的人。更没有想到的是,夕子喜欢的杉村喜欢的是雯,雯一时间感到十分困惑。 雯无意中来到了一个小店,原来店主是圣司的爷爷。认识了圣司之后,听到了圣司对自己理想的追求之后,也激发了雯对自己理想的追求之念。当圣司离开了到意大利学习做小提琴时,雯决定要专心写作。当雯完成了作品之后,她发现原来自己高估了自己,就这样她选择继续考高中,这时她非常想念圣司。 一天凌晨,她站到窗边,突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侧耳倾听第一集

在梁不凡的视线中,一点青蓝幽芒,划破夕阳下的长天,掠过金灿灿的大地,如一线魅影,转瞬到了他的护卫钱江面前。

钱江和另一名护卫一样,得了梁不凡的命令,正在飞奔向山腰树林,要去搜寻陈青。钱江不愧是门阀精英,此刻骤然感应到深入骨髓的危险,根本连头都没抬,径直就向左侧闪避。

噗嗤一声,射雕的元气箭矢掠过钱江的右肋,拉开一条巨大的口子,鲜血迸射!

钱江眉头一皱,心头却反而一松。这一箭虽然击中了他,但箭矢并没有射断肋骨,这种伤势对他而言只是轻伤而已,根本就不影响行动。

钱江有把握,接下来他还能将陈青的脑袋摘下来!

然而轻松只是一瞬,钱江随即感应到冰冷刺骨的危机,全身汗毛倒竖,好似连灵魂都在尖叫,这是身体面对致死危险的反应!

然而此刻钱江正在侧闪,根本就没有应对的时机,他惊愕抬头,一点青蓝幽芒在眼中急剧放大,快的无法捉摸!

当他看到那点青蓝的时候,他的身体就已经倒飞而起,胸口传来一阵烈火的灼烧感,摔出去十几步的距离,从山坡上滚下!

等身体滚落山坡在山脚停住,钱江已经没有声息,只有双眼瞪得极大,还在诉说临死的惊恐与意外。

与钱江共同出击的另一名护卫,叫作章铭,在同伴遭受针对的时候,他就迅速向侧旁闪避,一下子趴伏在地上,利用山坡的角度让陈青无法打击到他。

钱江一箭被射伤右肋,在向左闪避的时候,又被紧随其后的一箭,射中胸膛,这一幕都落在章铭眼里。

他感到四肢冰凉,惊骇的睁大眼睛,在他的视野中,两箭相继射来,钱江在闪避第一箭的时候,等于是自己撞上了第二箭。这说明,对方对钱江的闪避方位,有提前预料到!

这需要何其老辣的经验与眼力!对方只不过是一个乡下穷小子而已,怎么可能办得到?

章铭觉得不可思议,不过他并没有发怔。对方只有须弥境三品的修为,射出两箭后,必然要遁走,先前就是如此,这是他追击的时机,他不能放过!

之前没跟上对方,被梁不凡一顿痛骂,这回章铭说什么也不能错失良机。他一下子从地上弹跳起来,就向陈青的方位冲去!

然而迎接他的,却是一箭青蓝元气箭矢,鬼魅般出现!因为他弹跳而起的动作,完全是主动迎上了箭矢!

看到元气箭矢,章铭骇得发出尖叫。但是他根本来不及闪避,眼睁睁看着箭矢穿透胸腔,章铭满心都是绝望,身体倒飞出去,和钱江一样,从山坡上滚落。

这一幕也被营地中的人看到,无论是谁,都感到意外震惊。一个须弥境三品的修行者,就算再强,又怎么可能用射雕射出三箭?!

梁不凡更是跳将起来。他已经看到了陈青,对方还是在上一次的方位,堂而皇之站在大青石上,对着他们营地拉弓,如此明目张胆,简直不将他们放在眼里!

梁不凡气得一佛出窍二佛升天,指着陈青大骂:“你这个贱民,你简直疯了,你怎敢如此张狂......”

他的话说到一半,就连忙向侧旁跳开。

因为陈青已经对他拉开了弓弦。

青色箭矢转瞬蓄积完成,向他这边飞速射来!

侧耳倾听

侧耳倾听第二集

旁边几个老总得知出事,很快上前恨不得冲中年老男人好好拍马屁。

中年老男人拿过毛巾擦了擦脸,小眼睛瞪着唐夏天火冒三丈道,

“你这小妮子,看我不让人整死你!”

说完,他怒气冲冲的回头看向身后两个保镖,呵斥道,

“来人,给我扒光这死丫头的衣服!”

“是,老板!”

旁边的两个保镖立马走上前,伸手就要捉住唐夏天。

然而就在他们刚上前的那一刻,突然迅速飞过去一个黑影,两人腹部被横空一踹,两个人瞬间倒在地上呜呼哀哉的哀嚎起来。

其中一个保镖还未看清来人,立马冲上前抓住唐夏天的手臂,扬起拳头就要朝唐夏天的脸上挥去。

“放开我!”

唐夏天来不及挣扎,只能紧张的闭上眼侧过一边脸。

就在这时,身侧好似刮起一阵寒风,让唐夏天感到一丝凉意。

不等她反应过来,她的手臂被另外一只有力大手攥住,不等她回神,她被拉入某人的怀里。

而此时,雷亦城一把抓住唐夏天,利落的抬起长腿往男人的腹部狠踹过去。

长腿凌空一扬,力道之大,足以将男人踢翻倒地。

男人狼狈的滚落在地上。

痛的脸色惨白昏倒过去。

又一个保镖不怕死冲上前,阿中一把攥住保镖的手腕一扭,疼得那保镖哀嚎直叫。

“天哪,你这两个人是不是疯了,敢惹王总!”

“来人,给我上!”

“都给我上!”

旁边几个老总见着架势,立马吩咐道。

身后几个保镖都围了过来,看起来架势很大的样子。

雷亦城眸色冷凛,低喝了一声,

“来人!”

这个时候,阿中抬手轻拍了一个掌。

响亮的巴掌声很快响彻在所有人的耳边。

那些地中海的中年男人蓦地感到一股不对劲,回头一看,只见背后有数十个黑衣保镖整齐待发的将他们所有人都围成一圈。

每个人面无表情的瞪着他们,吓得他们的腿脚直哆嗦。

“都愣着做什么,给老子上啊!”

狼狈的用毛巾擦拭脸上奶油蛋糕的王总看到自家保镖都被打趴了,顿时怒骂旁边的几个保镖。

那些保镖战战兢兢的冲上前,但很快就被雷亦城带来的保镖三两下打趴在地上。

一时间,那些王总的朋友们脸色都有些慌。

这气势,看来并不比王总的势力低。

几个人都是一些见风使舵者,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当然是选择偷溜为妙。

“王总,我们还有事儿,下次再来玩啊。”

说完,旁边很快有人偷溜。

“哦,我突然想起公司有事儿,王总,我也先走了……”

几个人相继都准备溜走,王总气得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都是些没用的东西,不就是比我多了几个保镖!

哼,我看谁敢动老子,老子在雷城黑白通吃,黑道上的混混老妖我可是很熟,谁敢惹老子,老子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王总狰狞的说完,厉声瞪向那几个人。

还未等那几个人走,很快就被雷亦城的保镖拦住。

“三少爷,这些人怎么处置?”

这话一出,其中一个男人眼尖的注意到保镖身上戴着的徽章,惊愕的对着旁人道,

“这、这不是雷大首长旗下的兵吗?!”

侧耳倾听

侧耳倾听第三集

晚上,舒唯诺请客,当然是闵北陌出钱。

在酒店包了酒席,请孤儿院所有工作人员和孩子们,去吃饭。

闵北陌也成立了基金会,拨款给这家孤儿院。

吃饭的时候,舒唯诺去给工作人员敬酒前,问闵北陌:“我们的儿子没在身边,我可以喝酒吧?”

“嗯,可以,我不怕酒精中毒。”闵北陌低声笑道。

哎哎,往事不可回首啊!

就是因为那次她喝了酒,才沦落为这个男人的奶娘的。

舒唯诺去敬酒,敬了几桌,也听院长在说:“老舒这辈子到头了,也算是圆满了,她带出一个这么有出息的女儿……”

“院长,什么意思?”舒唯诺喝了一点,有些飘飘欲仙的,怕自己没有听清楚。

“你不知道吗?老舒生病了,医生说晚期了……”院长叹了一声。

舒唯诺的酒杯“砰”一下落在了地上。

怎么会?怎么会是这样?

她的舒妈妈,一直跟她说很好很好,哪怕是病重,还这么开心,也不让她知道真正的病情。

院长一看她煞白着脸,才知道舒小芬一直是瞒着的。

“小诺……”院长担心的看着她。

舒唯诺的身体晃了几晃:“院长,我想带舒妈妈去海城治疗,可好?”

“当然好,海城的医疗水平也是和世界接轨的,能多活一天,能少受折磨更好。”院长说道:“她是真的为慈善事业辛苦了一辈子,哪知道好人没好报,老了要享福,却得了这病……”

舒唯诺重新拿了杯子,再去敬了酒,并且叮嘱孩子们要健康快乐的成长。

她抹去了泪,洗了一把脸后,才回到了舒小芬面前,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

“舒妈妈,和我一起去海城生活吧!”舒唯诺道,“海城的冬天可温暖了,候鸟都来过冬呢!”

“不去了。”舒小芬不想拖累她,“这儿也好……”

“舒妈妈……”舒唯诺没忍住,含泪看着她:“您去好不好?就算我求您了……”

“小诺……”舒小芬叹了一声,“回头我们再说,先吃饭好不好?”

接下来吃饭,舒小芬倒是很开心,舒唯诺已经是食不知味了。

饭后,送了孤儿院的人回去后,舒小芬也要一起回去。

舒唯诺陪着她去收拾行李,“舒妈妈,没您就没有我,无论是什么样的结果,我都想尽尽孝道,希望您能和我一起回海城,而且我姐姐是非常专业和权威的医生,您就让她给您检查一番,可好?”

“小诺,别浪费这些了!”舒小芬安慰着她,“舒妈妈真没事……”

“如果您不走,我也不走,我就在这儿陪着您。”舒唯诺坚定的道。

舒小芬无奈,只好简单的收拾了行李,和舒唯诺一起回去了海城。

闵北陌知道了后,也表示会尽全力去救治舒小芬。

李清萍得知后,没到过新年,就已经是赶了过来,陪伴着舒小芬,安慰着她会好起来。

言心茵也给舒小芬做了全身检查,最后选择了保守治疗。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