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列车

死亡列车
  • 主演:本·约翰逊,杰米·李·柯蒂斯,哈特·巴克纳
  • 导演:罗杰·斯波蒂斯伍
  • 地区:加拿大,美国
  • 类型:恐怖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1980
本片描述的是一群大学生在火车上开化妆舞会,不料一名在兄弟会中遭受戏弄的大学新生在心理失衡下混入了这班列车,他不断换装,伺机用各种手法把大学生一个一个杀掉。   本片的女主角Jamie Lee Curtis凭《月光光心慌慌》崛起之后,成为低成本恐怖谋杀片的热门红星。加拿大影坛见猎心喜,遂邀请她主演了这部以火车为故事舞台的影片,并聘请《闪灵》、《发条橙》的名摄影师约翰.阿考特掌镜,导演则由加国的罗杰.斯波蒂斯伍德担任。剧情描述一群大学生在火车上开化妆舞会,不料一名在三年前晚会中遭受戏弄的大学新生在心理失衡下混入了这班列车,他不断换装,伺机用各种手法把大学生一个一个杀掉。相对于同类电影而言,本片的故事场景比较特别,气氛的处理也相当令人毛骨悚然,是一部在制作上有不俗表现的影片,可惜情节安排仍

死亡列车第一集

玉鬓公主几乎在看到宁誉的一瞬间露出惊喜之色,那双眼里藏了欣喜和爱慕,白若竹也是有喜欢的人的,自然一眼就看出了玉鬓公主的心思。

而宁誉的担忧之色太过明显,这两人肯定有事!

不过玉鬓公主很快把头别了过去,拿了帕子挡住了自己的脸,说:“不想见人,你们不用来看我了。”

宁誉眼中闪过痛苦之色,白若竹在旁边看的直叹气,哪个女子愿意喜欢的人看到自己最丑的一面?她能理解玉鬓此刻的心情,但宁誉这个傻小子就没这么好的悟性了。

“我给公主看看,或许有办法缓解一二。”宁誉说道。

玉瑶红着眼睛上前,拉住玉鬓公主的手说:“玉鬓姐姐你别这样,你肯定会好起来的。”

突然宁誉伸手一把抓住了玉瑶的胳膊,他动作很快,表情十分的坚决,一瞬间看的白若竹和太后都愣住了。

他就是急了,不是也该抓住玉鬓公主的手吗?

不过下一秒白若竹就暗叫糟糕,宁誉看出来了!

“你手上是什么?”宁誉问道,他的声音格外的冷,就好像玉瑶是他的仇人一般。

玉鬓公主也吓了一跳,看向宁誉问:“宁公子你这是怎么了?”

宁誉没回答玉鬓公主,依旧是直勾勾的盯着玉瑶,玉瑶心里没有来的紧张,用力去甩开宁誉钳制她的手,可惜她武功好,可宁誉的武功更好,她根本无法摆脱他的钳制。

白若竹这时看到,玉瑶手腕上挂了一串黑色的手串,那些珠子不大,但个个十分圆润,光泽也很好,似乎是墨玉的材质,但白若竹看过去,却觉得不过是一串墨玉手串,没什么特别的。

“这是我娘留给我的遗物,怎么了?难道你认得它?”玉瑶突然露出希冀之色,她确实不知道自己的身世。

白若竹皱了皱眉头,她记得江奕淳查到的消息里,玉瑶被遗弃在碧海派门口时,身上只放了一个和身份有关的玉佩,那这手串是怎么来的?

“你娘是何人?为什么这手串上带了诅咒之力?我说公主的诅咒怎么突然发作了,原来是你搞的鬼!”宁誉狠狠的捏着玉瑶的手腕大声说道。

白若竹想跟宁誉使眼色让他不要说了,可是宁誉在气头上,根本看不到她,而她又有什么理由让他掩盖实情呢?

他不认识楚寒和玉瑶,跟他们没有半点交情,他凭什么要帮他们?

太后大惊,不敢置信的看着玉瑶,“怎么会?这、这不是真的吧?”

玉鬓也十分吃惊,但她很快摇头,“不可能的,玉瑶就想我妹妹一样,她对我的感情不会作假,宁誉你是不是看错了?”

“我不会看错,这手串确实跟公主的诅咒有关。”宁誉还抓住玉瑶的胳膊,生怕她突然败落会动手伤了公主。

玉瑶看看宁誉又看看公主,突然就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说:“我怎么会害玉鬓姐姐?我真的不知道什么诅咒,我几个月大的时候就被扔在了碧海派门口,根本不知道我爹娘是谁,只知道我娘给我留了个玉佩和手串做信物,还记得她说如果发生意外就戴上手串不断搓热,我被关着的时候以为会有人出现救我的,我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若竹脑袋飞快的转了起来,江奕淳那边的消息没有手串,而她跟玉瑶接触过不少时间,也没见她戴过手串,尤其是她习武,手腕上几乎不会戴东西,难道手串以前藏起来,最近才带上的?

如果是玉佩挂在脖子上还好说,如果手串没有戴着,被人掳去的时候怎么会刚好在身上?

“柳木,把玉瑶抓住,如果她是无辜的,哀家自会还她个清白!”太后板着脸吩咐柳木,她就是再好说话,都危害到她女儿性命了,她岂会姑息?

柳木上前一把治住了玉瑶,为了安全起见,还点了玉瑶的穴道,让她不能动弹。

“太后,真的不是我,这明明是我娘给我救命的……”玉瑶哭着说道。

“那你用了它,可有被救?”宁誉打断了她的话,“如果真是救命的宝贝,为何你还要等着太后去解救?”

“那如果我真是害玉鬓姐姐的人,我目的都达到了,我为什么不逃走?”玉瑶反应倒不慢,很快找到了不合理的地方。

宁誉还想说话,却被白若竹给打断了,“这里面有问题。”

她看向玉瑶问:“这手串真的是你娘留给你的信物?可是之前我们住一起那么久,怎么从来没见你戴过?你还记得以前它被你放在哪里了吗?”

玉鬓公主听了也说:“是啊,我也没见你戴过。”

玉瑶露出迷茫之色,费劲的想了想,好像脑袋出了什么问题一样。

“宁誉,她会不会中了迷魂术?就是有人强加给她这一样一段记忆,其实原本她就没这个手串。”白若竹问道。

宁誉这会也冷静了下来,他突然伸手在玉瑶伸手点了几下,又拿出一张符纸念了贴到了玉瑶的额头上,很快符纸无火自燃,就那么贴着玉瑶的额头给烧着了,可把玉鬓和太后都吓了一跳。

等符纸化为了灰烬,倒没有烧伤玉瑶半分,就是她的眉毛、眼睫毛都没被火燎到。

“确实被人下了迷魂术,是有人利用了她。”宁誉说道。

玉鬓公主大大的松了口气,她心底也不相信玉瑶是来害她的。

“但是……”宁誉语气一转,声音又冷了几分,“如果单单一个手串就能引发公主的诅咒,对方自己做就好了,为什么要借由玉瑶的手施咒呢?”

玉瑶心里有些害怕,支支吾吾的说:“我、我怎么知道。”

“因为这手串要引发的是以前的诅咒,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除非是施咒者本人,或者血亲!”宁誉大声说道,“所以手串需要戴到你手腕上,需要你来搓热它!”

白若竹心里咯噔一声响,完了,竟然让宁誉给看出来了,果然该来的是怎么也逃不掉的。

死亡列车

死亡列车第二集

“昨天的亚军是,钱菲菲小姐的打手,散打冠军,侯冠!!”

“什么??”周茂懵了,他做梦都想不到,在这里居然会听见钱菲菲的名字

“你认识这个钱菲菲?”杨爽歪着小脑袋,问道。

“嗯,钱菲菲是聚仙楼的老板,照顾了我许多的生意。”周茂凝重的点了点头,以周茂的了解,钱菲菲并不是崇尚暴力的女人,怎么会参合到拳场里面来。

“县城有许多表面上看不见的矛盾,很多的有钱人都喜欢通过这种方式解决,恐怕她是盯上了谁吧。”杨爽思虑了一会儿,猜测道。

钱菲菲待人一直很随和,周茂从来没听说过她跟谁结了仇,除非...

周茂想到了一种可能,但是他也没有把握,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过钱菲菲了,钱菲菲这次出现在拳场里,让他感觉有些陌生。

“周茂,如果钱菲菲挑战你,你可不能放水,我们的任务重要!”杨爽用异常认真的口吻提醒周茂,她知道周茂这个人太重感情,到时候可能会下不了手。

“放心吧,说不定我和钱菲菲的目标是一致的。”周茂拍了拍杨爽的肩膀,示意她放宽心,这次无论如何周茂都要把陈建川给收拾了,他不能任由这种祸害威胁自己。

“哇,拳赛开始了!”杨爽指着电视屏幕大叫。

周茂看向电视,果然刚才的年轻主持人已经离场,拳台上站着两个手持刀棍,身上穿着护具的打手。

“周茂,你说这两个人谁会赢?”杨爽满脸兴奋,一双眸子里闪耀着精光。

“我哪知道,这隔着电视屏幕根本得不到主要情报。”周茂无奈的耸了耸肩,如果是亲眼观看,他肯定能看出这两人体内蕴含的力量。

“我猜那个小个子会赢!”杨爽指着电视上,身体有些消瘦的青年说道。

“为什么?按照常理来说,不都觉得那个肌肉男会赢吗?”周茂满脸好奇,难道杨爽对这种拳赛有独到的见解?

“我看着个小个子比较顺眼!”杨爽点头说道。

“.......”

电视上的两个打手的体格差距巨大,在锣鼓敲响时,两人都是身形一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向对方。尤其是那个肌肉男,步伐有力沉稳,就算隔着电视周茂也可以听见他那沉重的脚步声。

肌肉男手上拿的是跟漆黑色的铁棍,他面对消瘦男手上的钢刀毫不畏惧,抡起铁棍就吵着消瘦男的身上砸去。

消瘦男一个侧滚,险而又险的躲过了这一击。顺势来到了肌肉男的身后,手上的钢刀在灯光的照射下格外亮眼。他怒喝一声,用尽全身气力朝肌肉男的腿上砍去。

“看吧,我说了他会赢!”杨爽嘚瑟一笑。可下一刻她就愣在了原地。

只见电视里的肌肉男冷笑了一声,手里的长棍来了个一百八十度转弯,在钢刀即将命中自己的那刻,铁棍便狠狠的抽中了消瘦男的身体。

消瘦男口吐鲜血,飞出好几米远。然后锣鼓响起,胜负已分。

“杨爽,你老实跟我说,你在拳场输了多少钱?”周茂同情的看了杨爽一眼,以杨爽的眼力劲儿,恐怕没赢过吧?

“我...”杨爽扭扭捏捏,支支吾吾。

“行了你别说了,我懂了。”周茂按着自己的脑袋,拼命摇晃,杨爽就是那种典型的瘾大技术差吧?

“砰!!”此时房内的门被打开,戴坤气喘吁吁的走了进来,他指着周茂说道:

“走,跟我上拳场,下一场轮到你了。”

“这么快?”杨爽诧异道。

“当然,我们赌场的效率是很高的。”戴坤微微一笑,露出一口黄牙。

怕是想早点把杨爽的钱赢了吧?周茂在心中鄙视。

“那我去贵宾台了,钢铁侠,加油!!”杨爽攥着粉拳,给周茂打气。

周茂朝杨爽投去一个放心的眼神,他深吸了一口气,将钢铁侠的头盔戴上,跟随戴坤朝拳场走去。

一路七拐八弯,周茂又经过了几道铁门,跟随着戴坤朝下方走过了一个长长的楼梯,来到一扇木制门前。

“小子,如果打不过,就赶紧投降。”戴坤深深的看了周茂一眼,提醒道。

他见周茂没有回应,也不恼怒,两只打手放在木门上。

“呜~~~”木门发出沉闷的声音。

“噢!!!哦!!!!”木门打开,观众的呼喊声震耳欲聋。

难怪男人对这种搏击天生就比较沉迷!周茂体内的血液,随着观众的呼喊声加速流转,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战意。

戴坤很敏锐的捕捉到周茂的转变,他看着周茂微微点头,不管周茂的实力如何,但是这种临危不惧的性格,是一个优秀打手的必备条件。

他见过许多初次上拳台的打手被这些呼喊声吓退,甚至有些怯场。

“下面,我们进行第二场拳赛,首先是上场的胜者金刚,对上我们拳场贵宾杨爽杨小姐的打手,钢铁侠先生!!!!”

整个拳场的观众被钢铁侠整个名字雷的不轻,一时纷纷愕然,拳场内一片寂静,落针可闻。

年轻主持人心里把周茂骂了个半死,他刚才念出钢铁侠几个字的时候,他自己都觉得有些羞耻。

“下面,有请钢铁侠出场!!”主持人咬牙继续高呼。

“该你了,去吧,战胜对手,夺取对手的一切,获取观众的呐喊!”戴坤推了推周茂的后背,按照拳场的规矩刺激周茂的战意。

周茂深吸了一口气,从木门走出,在全场观众的注视下,缓慢朝拳台走去。

“我靠,这小子真的把自己当钢铁侠了?”

“这是哪来的奇葩?美国大片看多了吧?”

“你们看,显示屏上现实这个钢铁侠居然是铁牌打手!”

“这拳场怎么搞的,这种垃圾货色也弄来参赛?”

“可能是新人吧,万一别人真的有实力呢?”

“就是,你看这人,身上没有护甲,手上没有武器,要么是真正的高手,要么就是个傻哔!”

观众的议论声以周茂的听力,自然是听的真真切切,不过他根本不在乎。依旧闲庭信步的朝拳台走去。

看着离地有一米多高,四周环绕巨绳的拳台,周茂伸了个懒腰,脚尖稍稍用力,整个人凌空而起,下一刻便站在了拳台的中央。

死亡列车

死亡列车第三集

不出意料。

最终还是其他人妥协了。

众人把王老板劝回了位置上。

刑堂西阁大爷深吸了一口气,道:“念在山主为你求情,特此从轻发落,改极刑为重刑,给你个痛快。”

甄依奇感动的稀里哗啦,也不挣扎了,重重地在那边对着王老板磕了好几个头。

然后,王强看到了王老板影帝般的表演。

只见王老板眼睛里骤然间滑下来两行长长的泪水,哽咽地挥挥手,“带他下去吧,千万别让甄兄弟最后一程有什么痛苦。”

靠。

你说哭就哭啊?

这招我怎么跟你学?泪腺没你发达啊!

王强有点无语。

处理完甄依奇后,刑堂又接着处理了另一个内奸岳依明,就是给甄依奇通风报信那人。

不过岳依明没有甄依奇命好,当西阁大爷说出“极刑”两个字的时候,现场没有一个人反对,刚才还流出“鳄鱼的眼泪”的王老板,此刻也不流泪了,还表现出怒火喷张的表情,口口声声痛斥岳依明是门内叛徒。

速度尤为之快,十几分钟便让人把岳依明带下去了。

两个叛徒都处理完了。

好多人对视了一眼,准备等山主说两句便散了。

确实,王老板再次开口,只不过并不是让他们回去,而是道:“总阁大爷。”

一般正式场合都称呼官称。

而总阁大爷是负责人事升降赏罚的,属于管堂。

这点王强都知道,他有点好奇,这时候叫总阁大爷出来干什么?

一名六十多岁很胖满脸凶悍的老者站出来,拱拱手道:“山主,有什么事情吩咐吗?”

好多人都不明所以看过去。

人都处理完了,不让大家散了回去主持事情,留在这干嘛?

王老板不急不缓道:“这趟能够揪出两个内奸,都亏了新入门的兄弟王戒强出谋划策,他功劳十分之大。”

噢,帮我讨好处?

是给我钱还是什么其他物质奖赏?

王强有点期待,嗯,最好是多给点钱,太缺钱。

可是王老板下一句让他有点坐蜡。

“金石堂当家恒侯三爷的位置空出来了,你们看是不是该推个人上去?”王老板说着,眼睛瞥了瞥王强。

卧槽?

不会让我当恒侯吧?

王强可不想,他一心只想回国内,不想在门内担任什么重要职务,别,千万别,拜托了。

可是怕什么来什么,总阁大爷或许是王老板的人,当下便试探道:“揪出两个内奸这么大的功劳,依我看,要不让王戒强担任那个位置?”

话音刚落,制皇忍不住了,急忙反对道:“不行!绝对不行!”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制皇这句话,王强差点感动说您这是个好人。

王老板疑惑道:“为什么不行?”

制皇肯定不想让王老板的人抓住财政大权,谁不知道王强是王老板保荐进来的,肯定是死忠啊,但是话不能那样说,他找了个理由,“王戒强入门才短短三天,年纪又轻,恒侯三爷那么重要的职务,必须找一个有经验的人来担任,毕竟负责全门上下经济命脉,你们说是不是?”

在场每一个人都点了点头。

哪怕是王老板的人,都本能地认可。

确实,王强入门时间太短,没有什么资历,再加上年纪确实轻,国人排资论辈的心理还是比较重的,所以哪怕他立了天大的功劳,谁都不会真的心甘情愿让他担任恒侯三爷。

王老板又问道:“那你觉得谁担任恒侯比较好?”

制皇脸上表情有点犹豫,可为了继续抓住财政大权,还是咬咬牙厚脸皮道:“我觉得现任插花三爷刘大钊能胜任。”

总阁大爷摇头道:“刘大钊资历浅了点。”

可是王老板却毫不犹豫道:“好,我觉得刘大钊不错。”

众人愕然。

刘大钊是制皇的人啊,您怎么答应了?

制皇先是心中一喜,紧接着脸色一白,想到了一种可能性,急忙张口想要否决,那边总阁大爷却说话了,“既然制皇和山主都推荐刘大钊,那这件事就这样定了。”

王强都在打哈欠了,不是说好给我奖赏么,怎么又扯到别的地方去了?

得,还没玩没了了。

“刘大钊担任恒侯话,插花三爷位置空了出来,你们有谁举荐的吗?”总阁大爷询问众人。

“我觉得金石堂陆行不错。”

“李丁比较好吧?”

“嗯李丁这些年兢兢业业为门内做了不少事,我觉得可以。”

谁知王老板再次发话了,“插花管理催、督、护粮等工作,现在没什么粮饷,差不多相当于财务监事,职位还算比较重要,也比较闲,这样吧,正好王戒强刚刚立了大功,让他当插花,你们看如何?”

制皇又要反对,“不……”

“您老人家刚刚推荐了人当恒侯,我这个做山主的人,推荐个功臣当插花难道都不可以?”王老板眯着眼睛道。

制皇:“……”

王强眼前一黑,刚刚以为躲过了恒侯的位置,千算万算没算到,功劳竟然被折算成自己不想担任的插花?

在洪门内按排排,也称作行,三十六部半管职不同。

比如制皇龙头坐堂等等十三位半大爷是行一,圣贤是行业二爷,而行三则是恒侯、披红、插花三位当家三爷。

然后一直到行十的大么满小么满之类。

这里不得不提一句,没有行四和行七。

之前接受礼堂教育的时候,王强早把洪门内部职位什么搞得清清楚楚,插花大概相当于公司的监事,没什么实权,大概就是个虚职,只是真的出现什么财务上的问题,插花就变成实职了,可以弹劾恒侯和披红,平时呢,稍微配合下披红工作就行。

虽然是虚职,可再怎么说都是行三的当家三爷啊!

最起码身份上属于洪门中高层了。

王强忍不住翻白眼,他算是看明白了,王老板铁了心要把自己绑上战船。

制皇没声音了。

其他人更不用说。

总阁大爷一看,怕生什么乱子,立刻宣布道:“好,那从今天开始,王戒强便是咱们的插花三爷,待会跟我去登记一下。”

王强有气无力道:“好。”

唉,怎么就一下子变成洪门插花三爷了呢?剧本不是这么写的啊。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