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磅

七磅
  • 主演:威尔·史密斯,罗莎里奥·道森,伍迪·哈里森,巴里·佩珀,迈克尔·伊雷,比尔·斯米托洛维奇,萨拉·简·莫里斯,吉娜·赫特
  • 导演:加布里埃莱·穆奇
  • 地区:美国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英语,西
  • 年份:2008
“上帝用7天创造世界,我用7秒钟,就毁灭了自己。”   本·汤姆森(威尔·史密斯饰)向急救中心报告自己自杀的情况。是什么让他选择了自杀来结束自己的生命?   追溯往日,本作为调查员,负责调查部分公民对国家经费的拖欠与申请问题。表面上刻薄的他其实内心充满温情。但没有人能够触及他的内心,本心中到底牵挂着什么?   某一天,本开始调查心脏病移植手术等待者艾米莉·波莎(罗萨里奥·道森饰)。在调查过程中,他的心中起了波澜。于是,一个计划在本的心中盘算。本到底隐瞒了什么?   而这些,又与本的自杀有什么样的关系呢?   一份重达七磅的救赎,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本·汤姆森与观众一同探寻生命的意义。

七磅第一集

孟凡哭丧着一张脸,“郁总,不要了吧?我无福消受,我女朋友会弄死我。”

郁脩离也没说话,转头就走……

说实话,他很喜欢目前的生活状态。

有顾夏的生活,两人相互逗比,甜蜜互怼。

每天都觉得乐趣满满,如果五年前忍不住的去接触她。

也许都等不到现在了吧?恐怕早就一颗心被她牵着走……

顾夏是郁脩离见过的,最聪明最聪明的女孩子,没有之一。

顾夏慢热,并不是因为反应迟钝。

包括陆幽对她的感情,她其实一直都知道。

郁脩离知道,顾夏在装疯卖傻,只是因为不想回应而已。

而顾夏这么做的目的,不过是为了自我保护而已。

爱情这东西,是蜜糖,也是毒药。

能甜到忧伤,也能毒发穿肠。

很多小姑娘懵懵懂懂的就踏入了这条路。

可是最后换来的不过是肝肠寸断伤心欲绝。

而顾夏这么高情商高智商的姑娘,已经严严实实的把自己保护在一个躯壳里。

可以这么说,在顾夏眼里,除了她的养父之外,她其实不相信任何人,任何人。

是的,这个世界,你若轻信于人,最后受伤的吃亏的只有自己。

所以郁脩离很明白,为什么他做了这么多。

跟顾夏同居了这么久,却一点进展都没有。

一点都走不进她的心……

不过他并不着急,他相信她是人,不是神。

是人总会有七情六欲,天长日久,顾夏总会让她喜欢上他。

她这样的王者,一旦有了喜欢的男人。

那会喜欢的不得了,保护的不得了吧……

每次一想到这个场景,郁狐狸就觉得,如今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哪怕顾夏暂时不回应,哪怕顾夏现在没心没肺。

他还是愿意,尊重她的自我保护。

等她有一天,真正相信他的时候,那么就会对他敞开心扉。

她的心门一旦打开,住进去的男人,只能是他。

不是陆幽,也不是叶擎,只能是他。

国外某私人岛屿上

穿着比基尼的年轻女郎,一头乌黑的长发直接散落到腰际。

她躺在长椅上,摘下太阳镜。

接过手下的人递来的资料。

扫了一眼后,脸色一沉……

“就这些?”

“回大小姐,只有这些。”

“不可能。”

云霓裳看着这些资料,并不满意。

上面很精短,只有一些基本资料。

姓名:顾夏,年龄:24岁,星座:处女座,生日:农历八月十五

职业:扫黄组协警家庭成员:养父顾建国,家庭住址:XXXXXX

丈夫:郁脩离,闺蜜:林沫果,赵凝雪异性朋友:陆幽

云霓裳将资料狠狠的摔在沙滩上……

“我要的不是这些。”

“可是大小姐,我们目前确实只能查到这些。”

“绝不可能,如果是这么普通的一个人,郁脩离不可能娶她为妻,我不信。”

一提到这个,云霓裳就气急败坏。

她等了这么多年的男人,被一个小协警给截胡?

怎么可能?郁脩离是什么样的人,会轻易将自己闪婚给那么平凡的女人?

云霓裳坚信,这个叫顾夏的女人,身上一定有秘密。

而且一定是一个惊天大秘密……

七磅

七磅第二集

第90章 防贼

刚刚他在她手里的食物上做的手脚她没看到吗?

而且,她从小学习制毒,又怎么可能察觉发觉不了这是“春毒”。

能维持到四五个时辰之后发作。

花街最常用的药物。

尹翊宸随身带这个?

呵,只能说明他早已经准备好了在这场秋猎中把这个用在她的身上。

傻缺。

既然这么迫切,那就成全他了。

荣华把手里的食扔掉又去了一趟厨房,拿了吃的回了营帐。

尹清华正在营帐外面和昨天那个安锦炎斗嘴,看到荣华过来拉着荣华进了帐篷。

“安公子又来干什么的?”

“哼,下午的时候想跟我一起去打猎,我才不稀罕呢,你拿了什么,我快饿死了。”

“一笼包子两碗粥。”

现在已经不早了,两人垫了肚子没有多吃,闲得无聊去了营地旁边的那条小溪里捕鱼。

下午的时候骑马去了林子里,在林子里逛逛,到没有打算狩猎。

晚上的时候大家又是营地外面三三两两的围在一起吃着烤肉。

荣华对烤肉真的提不起来什么兴致,司马诀看她没吃东西亲自给她烤了两个红薯。

这是秋猎的最后一天晚上,明天上午 大部队准备回去了。

大家都放开了,有的人站出来即兴表演,有的人吟诗作对,营地里好不热闹。

荣华啃着司马诀给她烤的红薯,却一直都在注意着周围的情况。

尹翊宸就在他们这个火堆不远的地方,一边灌酒一边吃着烤肉,眼神还时不时的往这边看。

而在尹翊宸不远处,荣应怜眼巴巴的瞅着尹翊宸,好几次试图和尹翊宸说话都被尹翊宸的冷漠吓了回去。

荣华心中冷笑。

上一世不是伉俪情深的吗?

“在想什么?”

司马诀的轻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想有趣的事情。”

司马诀挑眉,“有趣事情就是尹翊宸吗?”

那语气中颇有几分的烦躁。

荣华看了他一眼,“嗯。”

司马诀的脸果然瞬间就拉了下去,荣华被他的表情逗笑了,伸手夹了一块烤肉递到了他的嘴边。

司马诀就是不张嘴,荣华拧着,“快点。”

让人看到了多不好意思。

司马诀撇嘴,吃下了这快烤肉。

尹翊朗和尹清华无语移开视线。

没眼看!

尹翊宸在不远处看着,手里的筷子都快被他撅断。

扯下来一块羊腿放到了的盘子里,尹翊宸拉过一个小厮,“把这个给荣华送去。”

那小厮犹豫的看了一眼司马诀方向,但还是战战兢兢的端着盘子走了过来。

司马诀正想着让荣华再给他夹一块烤肉,不长眼的小厮就走了过来。

“荣华小姐,这是三皇子送您的。”

小厮的声音越来越小,因为司马诀那凌厉的视线落在他身上让他双腿都软了。

荣华挑眉看了一眼尹翊宸的方向,他对着这边勾了勾唇,那张猪头脸因为这个表情痛的瞬间扭曲。

司马诀没说什么,尹翊朗到是气的差点站起来,“这孙子,还想被揍是不是?”

尹清华拉了他一把,“你着什么急?”

“他撬我兄弟墙角,我弄死他。”

尹清华无语。

荣华到是镇定,把尹翊宸让人拿过来的羊腿接过放下,然而在的正在烤着的鹿身上剔下一块肉放进盘子里,对小厮说道:“送给三皇子的。”

小厮拖着盘子的离开,尹翊朗不悦了,荣华怎么回事?尹清华都狐疑。

反而是司马诀脸色好了很多。

“你下的什么药?”

司马诀用仅有两人听到的声音在荣华耳边说道。

荣华忍不住挑眉。

她做的这么隐秘,司马诀怎么看到的?

没错,她确实下了药。

能让尹翊宸今晚爽个够。

无色无味,比“春毒”还强烈百倍的药,药效发作时神志不清,但体能能瞬间提高,持续几个时辰的动力。

这是别人千金难求的宝物,用在这傻缺的身上还是有点可惜的。

荣华给了司马诀一个意味不明的笑意,“好东西。”

“你的笑意可告诉我不是什么好东西。”

荣华看向尹翊朗和尹清华,两人在专心的围着火堆烤肉没注意这边。

荣华往司马诀那边靠了靠,压低了声音把今天早上尹翊宸在她食物上做手脚的的事情跟司马诀说了。

司马诀的脸色瞬间沉了下去,眯着眼看向尹翊宸那边就要起身,荣华一把拉住了他。

“别着急,我刚刚给他的药可是比他的猛,估计……嗯,反正后遗症就是在短时间内他绝提不起来性趣了。”

司马诀看着荣华眼中一闪而过的狡黠,他上一刻还沉着的脸和缓了不少,最后嘴角勾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差点忘了你师父是廖神机,夫人,为夫现在后悔是不是已经来不及了?”

荣华收敛了脸上的笑意,眯眼看着他,“你说什么?后悔?”

“没,为夫开玩笑的……”

“来不及了,你要是敢后悔,我就敢灭了你子子孙孙!”

被荣华威胁,司马诀不仅我没有生气,反而放声笑了,把周围的人惊到了。

卧槽卧槽,大奸相笑的这么放浪,是不成又有人倒霉了?

尹翊朗和尹清华也愣了。

笑什么笑啊,怪渗人的。

在周围视线看过来的时候荣华往旁边移了移。

她不认识司马诀,别看她。

司马诀笑了笑也就停下了,扫了一眼周围的人,那些伸着脖子好奇的唰唰的收回了视线。

司马诀拉过了荣华的手,“没你,我的子子孙孙也等同没有。”

荣华嘴角抽了抽,耳尖都红了。

尹翊朗和尹清华真的是看不下去了,一人端着一盘子起身离开。

世风日下啊!

吃完了晚饭司马诀和荣华去小溪旁的散步,小手还没拉上呢,荣敬忠沉着脸就出现了。

“荣华,回去。”

“父亲……”

荣敬忠眉心一蹙,“嗯?”

威慑力十足。

荣华撇撇嘴,看了一眼司马诀往营帐那边走去。

司马诀一直看着她走进营帐才回头看向荣敬忠。

“大将军。”拱手作揖,很是恭敬。

荣敬忠动了动嘴,也对他作揖,“很晚了,丞相大人也回去休息吧。”

说完荣敬忠率先走开了。

司马诀站在原地叹了一口气。

岳父大人跟防贼似的防着他,他该怎么办?

七磅

七磅第三集

第三百二十章杨圣懿出事了

说着刘半仙摘下自己的眼镜,骂咧咧道:“妈的,这两天实在太背了,一单生意都没有谈成,还是去败败火吧!”

说着刘半仙转身走进一条小巷子中,又穿过两条街,最后来到了一家洗发厅。

洗发厅在二楼,一楼楼梯口站着一个三十多岁衣着暴露的女人,她化着浓妆,躺着波浪大卷发,嘴里还抽着一支香烟。

那女人看到刘半仙过来,立即笑眯眯地说道:“呦,半仙你可已经好几天没来了吧?”

刘半仙目光贪婪地在女人身上打量着,然后搓搓自己的手掌,目光一片火热地说道:“嘿嘿,憋了好几天了,所以今天就过来找你了。”

“好呀,半仙快点来吧!”

随后刘半仙搀扶着女人一起向二楼走去。

进了二楼一间阴暗的房间,两人一起往床上倒去。

“哐当……”但就在两人准备干正事的时候,房间的门突然被人打开。

房间的门突然被人撞开,紧接着一群人闯了进来。

女人吓得大惊,慌忙扯过一张被子盖在自己的身上,刘半仙也大叫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闯进来,赶紧给我出去。”

闯进来的这群人中带头的是一个国字脸的青年,他掏出一张证件,厉声说道:“我们是警察,我们已经查清楚你们这里是一处卖淫窝点了,我们过来扫黄。”

扫黄?

刘半仙到这里来这么多次,一直都好好的,他还是头一次碰到扫黄的情况。

随后刘半仙就被警察带走了,在上了警车的时候,刘半仙才想到之前赵东方曾经对他说自己最近会有一场桃花劫,现在自己嫖娼被抓住,不正好应验了赵东方所说的吗?

同时刘半仙暗暗吃惊,难道赵东方并不是像自己一样高是个江湖骗子,而是真人,他提前算到了这些?

刘半仙现在心里已经后悔死了,早日今日,当初听赵东方的就好了。

不过世界上并没有卖后悔药的,就算现在刘半仙后悔也已经来不及了。

而另一边赵东方跟刘半仙分开之后,就开着自己的车送安舒窈回家了。

“噗嗤……”在车上的时候,安舒窈想到刚才的事情,还觉得有意思,一下子笑了出来。

正在开车的赵东方好奇地看着安舒窈,“是什么事让你这么开心啊?”

安舒窈笑道:“我笑是因为想到那个刘半仙热情向你介绍了半天,最后知道你不打算买他的东西,他气急败坏的样子。”

赵东方也笑着摇摇头,“那个半仙去骗骗别人还行,在这方面想忽悠到我,他的道行还是太浅。”

安舒窈也觉得如此,赵东方捉鬼看风水的本领是见识过的,而那个刘半仙则一看就知道是骗子,想要骗到赵东方的确非常有难度。

因为发生了刘半仙的事情,赵东方跟安舒窈之间尴尬的气氛也一下子被打破了,他们的关系又恢复了正常。

随后赵东方把安舒窈送到家里,他也回去了。

在开车回月牙村的途中,赵东方的手机忽然响了,他一看竟然是李湘韵打来的。

赵东方想到自己似乎也有段时间没和李湘韵联系了,主要是两个人都实在太忙,除了在生意上,他们很难有其他交际。

赵东方心里清楚一般李湘韵打电话给自己肯定是有比较重要的事情,赵东方立即把自己的车子停到路边,然后按下接听键。

“喂,李总,今天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的?”赵东方滑动接听键,笑着问道。

“德行,姐想跟你打不就打了吗?”李湘韵无比傲娇道。

随即她认真地说道:“行啦,赵东方,姐跟你说一件正事。”

赵东方点点头,“行,李总你说。”

“杨叔叔的事你听说了吗?”李湘韵问道。

“杨主任,他怎么了?”李湘韵口中的“杨叔叔”自然指的是杨圣懿,赵东方好奇地追问道,他还真不知道杨圣懿出了什么事情。

“哎……”李湘韵重重地叹了一口气,随即语气复杂地说道:“杨叔叔,因为涉嫌侵犯女病人已经被医院暂停职务了。”

“啥,你说杨主任涉嫌侵犯女病人?”赵东方愣了。

随即他说道:“这绝对不可能,我跟杨主任认识的时间虽然不算特别长,但他的人品我是绝对相信的,说有女病人性侵他我都相信,但说杨主任去侵犯别人,这根本没可能。”

李湘韵苦笑一声,“我也不相信这件事情,但杨叔叔涉嫌侵犯女病人这件事已经闹得沸沸扬扬的了,他也被医院暂停职务了。”

赵东方还是感到非常难以置信,杨圣懿那么一个温和宽厚的人会做出这种事情?赵东方宁愿去相信母猪会上树。

“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医院方面调查清楚了吗?”赵东方询问道。

“总之这件事情没有你想象得那么简单,现在杨叔叔就我办公室这,他想和你商量一下,你要是方便的话就过来一趟吧!”李湘韵道。

赵东方跟杨圣懿的关系非常好,两人也算是忘年交了,现在杨圣懿遇到事情,赵东方不可能不管,赵东方立即说道:“好的,李总你让杨主任等我一会,我现在马上就过去。”

“嗯,那你路上小心点。”李湘韵叮嘱道。

结束了跟李湘韵的通话之后,赵东方便重新启动车子,朝李湘韵的公司开去。

在李湘韵的办公室中,李湘韵放下自己的手机,对坐在沙发上的杨圣懿说道:“杨叔叔,赵东方让我跟你说,他马上就会过来,您先别着急,耐心等一会。”

此刻的杨圣懿满面愁容,“湘韵啊,你杨叔叔这一辈子行医没收过病人一次红包,行得端坐得直,没想到这下晚节不保,几十年的好名声全都毁了,竟然还落得一个侵犯女病人的名声。”

看着杨圣懿的样子,李湘韵心里也十分不是滋味,她只好安慰道:“杨叔叔,我们都相信你是无辜的,这件事情最后一定能弄清楚,还你一个清白的。”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