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旅馆

狗狗旅馆
  • 主演:艾玛·罗伯茨,杰克·T·奥斯汀,唐·钱德尔,约翰尼·西蒙斯,丽莎·库卓
  • 导演:托尔·弗罗伊登塔
  • 地区:美国,德国
  • 类型:喜剧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09
本片改编自由路易斯·邓肯(Lois Duncan)创作出来的一本深受读者喜爱的同名儿童读物。   16岁的孤儿安迪(艾玛·罗伯茨 Emma Roberts 饰)和弟弟布鲁斯(杰克·T·奥斯汀 Jake T. Austin 饰)被一户人家收养,但这家人却不允许他们养宠物。只能把与 他们相依为命的小狗“星期五”安顿在一所被废弃的旅馆中。旅馆虽然破旧,但是很适合狗狗居住。安迪、布鲁斯与朋友们开始改建旅馆,还发明创造出一系列方便实用的自动装置来帮助狗狗们“自给自足”。很快,这里成了越来越多流浪狗狗的甜蜜小窝。也让身为孤儿的安迪和布鲁斯有生以来第一次体验到了家的温馨与可贵。然而随着旅馆里狗狗的数量越来越多,“流浪狗旅馆”也引起了警察地怀疑,他们逐渐查到了这个地方。孩子们为了保护狗狗打算将其转移,一场斗智斗勇大战就要开始了

狗狗旅馆第一集

李睿见她小女儿情态毕现,兼又对自己亲热,心里高兴得如同喝了蜜一般甜,也是趁人不注意,将右手放下桌去,在桌下找到她的小手后,第一时间抓上去,但觉她小手温热腻滑,柔弱无骨,手感美得无法形容,心头兴奋得不行,忽然产生了一种与她当众欢愉的感觉。

赵纯被他火热的大手抓住小手,微微窘迫,脸色有些不自然,低声嗔道:“是拉勾儿,不是拉手。”说完偷眼看向四下,生怕被人发现这幕小动作,还好,此时众人聊得正欢,谁也没看着她。李睿忍着笑说道:“我知道啊,但我先得找到你的手再说啊。”这个回答无懈可击,赵纯抿抿嘴,也就不说什么了。

两人这是第一次亲近,因此李睿也不敢唐突佳人太过,很快松开她素手,找到其中食指,跟她完成了拉勾的亲热动作。

午宴结束后,宋朝阳没有休息,继续调研,上午调研的重点,在沿河一线公路两旁的民居院落与商用建筑改造规划上,而下午的重点,则落在了受灾村落的重建上。此番省里决定把“首扶会”放在青阳市召开的同时,也下拨了四千万的扶贫专项资金过来,并点明资金的用途之一,要用于受去年洪灾灾害的贫困村的灾后重建工作,因此,市县两级政府必须要落实下去,具体的落实办法,就是对于那些曾经受灾的贫困村,利用那笔资金好好的修缮建设一下,等“首扶会”召开时,从中找出一两个典型来,展示给省领导看,也让省里知道那笔资金确实用到了实处。

去年那次暴雨导致的山洪,让李睿大为受益的同时,可也害苦了山脚下与仙女河沿线的几个村子。山脚下的村子就不用说了,直接遭受山上雨水与泥石流的冲击,受灾严重,譬如西山村,而仙女河沿线的几个村子,则因为仙女河被山洪汇入后,河面变宽,河水升高,漫过河谷与河堤、公路,冲刷了沿河那些地势较低的农家院落。总体来说,山脚下尤其是深山大岭的山脚下的村子,受灾最为严重,整个村子都没跑,而仙女河沿线的村子,只有靠近河边的民户受灾,整体受灾并不严重。

这就把一个问题摆在了宋朝阳、方青云等市县领导干部的面前,该挑选什么样的受灾村子作为典型?是受灾严重的,还是不严重的?是山脚下的,还是仙女河沿线的?这个问题在调研结束之前,貌似谁都无法给出解答。

宋朝阳一行人等,沿上午调研的路线,再次前往九坡镇所辖的几个受灾的贫困村,实地查看受灾村落的村容村貌、修缮重建情况、道路交通、村内留守人员等基本情况,以便调研过后做出最精确的研究与判断。

九坡镇班子成员全部出动,陪同市县两级领导干部进行调研。镇党委副书记李玉兰也现身了,不过她可没时间陪李睿,甚至说句悄悄话的时间都没有,就第一时间被宋朝阳叫到身边伴陪,了解情况。

不得不说,李玉兰这个副书记很有能力,在镇一级的班子成员里面,可以用能力出众来形容。她在前几次陪同宋朝阳在镇里的调研过程中,已经通过各种表现赢得了宋朝阳的认可与青睐,所以这次宋朝阳优先考虑让她伴陪,好从她嘴里了解到自己所想知道的细节内容。

调研过程中,李玉兰行走在宋朝阳身边稍微靠后半步的位置上,不时解答这位市委书记所提出的问题,通常是不假思索,张嘴就来,而且每次回答都让宋朝阳非常满意,这从他经常点头的反应就看得出来。

方青云落在二人身后,眼里看到这一幕,回想自己去年还任县委副书记的时候,李玉兰就已经每每伴陪在宋朝阳身边了,时到今日,宋朝阳对她的青睐重视还是一点没变,这说明什么?心里暗暗寻思,九坡镇党委书记昏聩无能,在其位不谋其政,也该换换了,等本次调研结束回到县里后,跟县委那位沟通沟通,把眼前这个李玉兰换上去,李玉兰既有能力,又受宋朝阳的青睐,想来县委那位也不会不同意,何况他也已经看出自己跟宋朝阳走得很近,自从自己升任县长之后,对自己的工作还是非常支持的,他肯定会认同自己的意见。

李玉兰本人还不知道呢,就因为这次宋朝阳突如其来的调研,她即将迎来官路上的快速提升,直接越过镇长升为了镇委书记。

李睿自然也在调研队伍里,不过心思并未放在调研工作或者李玉兰身上,而是放到了身后不远处的赵纯身上。中午吃饭的时候,他跟赵纯开了那个需要她搀扶走路的玩笑,两人还为此拉了勾,可实际上,他又怎么敢那么做?因此,从下午调研开始他踏上受灾贫困村土地的那一刻,他已经变成了小狗儿,毕竟拉勾时赵纯说得清清楚楚,到时候谁耍赖谁就是小狗儿。

当然,他对变成“小狗儿”半点也不在意,他在意的只是赵纯的反应。调研过程中,他偶尔偷空回头看向赵纯,而对方在察觉他的目光后,也会向他报以奚落戏谑的笑意。每到这个时候,他就非常快活,感觉在跟赵纯恋爱一样,甚至依稀间又回到了初三那年,与老同桌丁怡静的豆蔻青春萌动岁月,怀揣这种心情,走起路来也不觉得辛苦了。

调研持续了两个半钟头,数十人的调研队伍行走了四个村,每个人的步行距离都达到了将近二十里路。饶是大家平时因工作关系都走惯了路的,可陡然走这么远的路,再加上上午也有行走,还是累得够呛,都很辛苦。好在调研到这里也就结束了,接下来回到镇里开座谈会,可以趁机歇上一歇。

回到九坡镇党委政府大院里,在楼内大会议内召开了座谈会,研究讨论下午的调研事项。

宋朝阳首先提出了一个普遍存在于各受灾贫困村的问题:“村容村貌实在太差,尤其是道路与民居围墙,道路方面,还有好几个村子里没有铺装路面,都是土路,坑坑洼洼,车过扬尘,下雨积水,会导致非常严重的环境问题;民居围墙方面,未经统一规划设计就算了,我们对村里民居要求也不像城区那么严格,但至少要做到整洁利落,美观大方,跟得上现代化村镇的脚步,可实际中,村里的院墙要么破败开裂,要么苔藓斑驳,要么布满小广告,可以用脏乱差来形容。就这些个问题,我刚才向镇里的李玉兰书记咨询过,李书记,你现在讲一下解决办法。”

李玉兰知道他是借机给自己表现的机会,让自己在方青云等县领导跟前露脸,这样以后被提拔的可能性就高了很多,心下暗暗感激他的好意,起身道:“是,宋书记,那我就简单讲一下……”

她开始讲述对于宋朝阳刚才所发现问题的解决办法,其实办法也很简单,一个字,修!村里不是没有铺装路面嘛,那就修一条,在村里修柏油路不方便操作的话,就修水泥路。山里的村子都不是很大,大多数都只有一两条主干道,更多的是胡同与小岔路,胡同什么的就不去管了,只修主干道,每个村撑死了也就是五六里长的主干道,修水泥路的话也花不了多少钱。

至于难看的院墙,同样还是修,怎么修?没什么质量问题的砖墙或者新墙,统一上色、建中式墙头、在墙面上绘制宣传新农村文明建设或展示仙女洞景区风光的图画或者古诗词;有质量问题或者破败不堪的老墙土墙,直接全部推倒重建,建好后同样上色绘画处理。当然,这些操作只针对村里主干道两旁的民居院墙,至于胡同里或者旮旯里的民居,暂时就照顾不上了。这样操作下来,将把平白无奇的村里主干道变成一条景观街,也会提升村子的整体环境水平。

试想一下,参加“首扶会”的省市领导干部进到村子里,入目处全是统一着色、绘画、造型的整洁围墙,先就产生了惊讶与赞叹的好心情,接下去的调研考察自然也就只会看到好的一面,而不会去关注不好的地方了。

方青云听后非常惊讶,没想到李玉兰这个镇委副书记胸中竟有如此瑰丽完美的解决方案,就她眼下表现出来的这种能力,做个正书记是完全没问题的,也怪不得宋朝阳那么青睐她,果然是有本事的,心下寻思,必须得尽快提拔她了,既是给宋朝阳一个交代,也是给自己一个交代,和颜悦色的出言问道:“李书记啊,你有没有估算过,按你说的这样操作,每个贫困村将要投入多少资金呢?”

狗狗旅馆

狗狗旅馆第二集

这胖猪一样的男子话一出口,众人又是一片哗然,而乐儿则是眉头一挑。

这下有意思了,还是个有备而来的!

“老子现在就给你们看看!”胖猪男信誓旦旦地说着话,并且还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了一枚枝头雀鸟形状的银簪。

乐儿看着这支发簪,瞳孔不禁一缩,虽然没有近距离的观察,但是她敢肯定这支发簪和自己店里主打的雀头钗是一模一样的款式!

可这雀头钗总共四支,每支款式都是不同的,而这支雀头钗还没有卖出去,所以肯定不会是她玲珑阁里的那支!

“这是我媳妇刚花了五十两银子买回家的发簪,说是什么镶嵌的翡翠,古法上色的银簪,夸地那叫一个天花乱坠!”

“可是你们看,这簪子却是脆的很,回到家里我刚拿过来看看,结果一个用力,它竟然断了!”

胖猪男将断了的簪子给众人看着,如果仔细看的话,能够看到簪子里面并不是纯银,而是黄铜。

“大家都看到了吧,这里面根本就不是银,而是黄铜假冒的!”

“现在大家知道为什么他们可以给大家送这么多礼了吧!”

“什么给大家的优惠,根本就是黑心奸商,骗大家的辛苦钱!”

胖猪男的情绪越说越激动,好像真的煞有其事一般,只是在旁人没有看见的地方,他肥厚的脸上,悄悄地露出了得意的表情。

只是胖猪男似乎还不满意自己造成的效果,还在继续造谣着:“还有更过分的是,这什么所谓的满绿翡翠,根本就是拿着普通石头上的色,沾了水,它就退了!”

“我现在就给大家看看,呸呸~”

胖猪男对着自己肥硕的手指,吐了一口唾沫,然后在手中发簪翡翠的地方,擦了擦,然后等他再拿下来的时候,手指已经变绿,而原本绿色的翡翠变成了灰色!

众人再次哗然,一时间竟然群情激愤起来!

而乐儿还是一如既往脸色平静地看着这一幕,倒是钱忠和其他人已经跃跃欲试想要冲上去,打这个男人,打烂他这张造谣的嘴!

“你这个无赖,骗子,看我不撕烂了你这张造谣的嘴!”

一月是最先想要冲上去的,看到一月如此,其他人也跟着想要冲上去。

“大家快看啊,这些人被我戳穿了阴谋,败了生意后,就要打人了!”

胖猪男竟然还故作恐慌地嚷嚷起来,而周围的百姓还真就被他这一喊,情绪也激动了起来!

“砸了黑商的店,砸了黑商的店!让他们骗我们老百姓的钱!砸了……”

不知道是谁在人群里带的头,竟然人人都喊着要砸了玲珑阁!

“都给我静一静——”乐儿大声喊着,可是人群的声音完全盖过了她!

一直站在乐儿身边保护着她的高晋,看到乐儿如此,他深吸了一口气大声喊着:“都给我闭嘴!”

然后原本热闹的场面瞬间安静了下来!

乐儿一愣,然后悄悄地给了高晋一个大拇指。

“大家先听我说,从刚才就是这个男子的一面之词,就算要给我玲珑阁定罪,也得给我们一个辩解的机会不是!”

“就连杀人犯,上了公堂,县老爷也是要问话的,何况我只是个做生意的呢!”

“那你倒是说啊,这证据都摆在这里,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说这话的还是刚才那个在人群里领头,喊着要砸店的贼眉鼠眼的矮个男子。

“大家别听他们废话,把奸商的店砸了,给我们自己出气!”

矮子男继续怂恿着众人砸店。

看到这里,乐儿如果还看不出这矮子男和胖猪男人是一伙的话,那她就是真的傻了!

“你说的证据不过是他拿来的发簪,你又有什么证据证明这是从我店里卖出去的?”

乐儿反过来质问着,这两个一唱一和的男人。

“既然这发簪是从你店里卖出去的,那你家店里一定还有这发簪,找找便是!”

胖猪男一脸自信地看着眼前的乐儿说着。

“我去!”矮子男倒是热心的很,一个箭步就朝着玲珑阁里跑去。

一月他们看见这个明显想要捣乱的矮子男,就像伸手拦下他,可是乐儿却阻止了他们的动作。

很快矮子男就从里面出来了,还一边大声嚷嚷着:“找到了找到了!一模一样!”

矮子男的声音里充满了惊喜,好像自己发现了一件特别了不起的事情一样。

“现在没话说了吧,说你们是奸商,还不承认!”

矮子男手里拿着发簪,对着乐儿得意洋洋的嘲讽着。

高晋站在一旁,努力握紧了拳头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他很想一脚将这个矮冬瓜给踹出去,可是乐儿会生气!

“你手里这支簪是我家的,可我刚才说的是,你们该怎么证明他手里的那支也是我家的!”

乐儿的手指向了男子手里已经断掉的那只。

“这就是证据啊!两支一模一样的发簪,难道还不算证据吗!你们就别死撑了!”

矮子男就是不顾乐儿说的,硬是摆出了一副“你们一定是在狡辩”的架势!

“当然不算,我家只要是五十两,以及以上价钱的发簪,都是独一无二的,不会做上两支一模一样的!”

“这款发簪是由四支不同款式的雀头钗组成,每支店里都只打造了一支,并且登记在册!”

“这种数量上的事情当然是由你们自己说了算,毕竟我们哪里知道你们到底打了多少支这样的发簪!”

胖猪男有些着急的打断了乐儿的说话。

“是,这种事情确实说不清楚!”

“但是还有一个是没法造假的,那就是凡是从我玲珑阁里出去的首饰,都有我们自己独家的印记,就是不知道你手里这支雀头钗里有没有了!”

乐儿这话一出口,胖猪男下意识地想要拿着手里的簪子去检查。

可是一想到这很有可能是对方的诡计,他又生生忍住了自己的动作!

“你说有印记,就有印记啊!万一我这簪子刚好是你们忘记打印记了,那又该怎么办?”

胖头男的脑子倒也转的灵活,只是和乐儿比,还是差了点。  “这好办——”

狗狗旅馆

狗狗旅馆第三集

金嘉玉?

听到这声音,姬安白一阵愣神,回过神来后却怎么也甩不开金嘉玉的手臂,若不是在晋安域中能够运用的血脉之力有限,她说不定会立即废了这条手臂!

“放开。”

姬安白紧紧皱眉,狄远泽可还在外面看着呢,这金嘉玉,害死人了!

可金嘉玉却并不在意姬安白冷冰冰的语气,笑着说道:“我不放又如何?姬大小姐在绾安郡府的所作所为,可真是好大的气魄啊。”

心脏微微一紧,他是怎么知道的?

姬安白从白封受伤的那一刻起,就已经马不停蹄的赶回了银叶镇,虽然速度没有去时那么快,可是速度也绝非代步兽能够追得上的。

按理来说,金嘉玉绝无可能在她回来之前得到消息。

双唇微抿:“你是怎么知道的”,姬安白直直的看着金嘉玉,温热的鼻息细细的落在了他的脖颈间。

金嘉玉眼角带笑:“这你就不必担心了,那白封是个墙头草,你这样一来,却是直接将他推到了皇兄的那变去。”

说倒这里,金嘉玉微微一顿,又将怀中的姬安白搂得更紧了些:“老祖宗说你能帮我夺得帝位,所以,你就是这样帮我的?”

“滚开!”姬安白的眸中尽是寒意,竟然直接动手,猫尾直接缠上了金嘉玉的脖颈,那模样就像是要将他生生勒死一般。

但是金嘉玉既然已经知道绾安郡城中发生的事,自然对姬安白的猫尾有所提防,身形一闪,虽然避开了猫尾,可却也让姬安白挣脱出了他的怀抱。

“帝位,我自然会帮你夺得,倘若你的手脚再这般不老实,我不保证不会帮你废掉。”

姬安白话音一落,径直回到了银叶镇,继续朝森林赶去,可她眼中那种毫不掩饰的厌恶却让金嘉玉有些愣神,随后便紧紧的皱起了眉头。

身侧的拳头越攥越紧,姬安白不确定,面对着那张酷似卓湖的脸,她是不是还能尽心尽力的帮金嘉玉去夺帝位,毕竟,她连多看金嘉玉一眼,都觉得恶心反胃得很。

“安白,你为什么那么讨厌金嘉玉,他虽然有点神经,但是~人好像不坏。”耳侧响起了阿大略带疑惑的声音,对于刚才姬安白的反应,满满都是不解。

金嘉玉或许觉得姬安白只是想要挣脱他,但是阿大却清清楚楚的感觉到了姬安白身上浓烈的杀意,狂暴得像是下一秒就会将金嘉玉撕碎!

姬安白的身体微微有些僵硬,却抿着唇没有说话,难道她要告诉阿大是因为金嘉玉的长相吗?这种理由,她还真是说不出口。

若不是她一直在告诫自己,金嘉玉不是卓湖,恐怕还真的会控制不住自己。

见姬安白迟迟没有答话,阿大也没有再继续询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一碰就痛。

片刻之后,姬安白落在了森林中的那片竹林前,收起了身后的骨翅,刚落下,就看到了守在竹林外的墨倾楠。

“大小姐!你终于回来了!”墨倾楠急忙跑上前来:“这两天郡王府的聘礼和婚书就要送来了,你这是去哪儿了啊,梦蓝都要急死了。”

姬安白不由失笑:“只是梦蓝急?你不急?”

看着墨倾楠的脸颊逐渐变红,姬安白抿唇笑道:“放心吧,郡王府的婚书,再也送不过来了。”

墨倾楠闻言一愣,随后眸中便绽放出了光彩:“这事儿,解决了?”

见姬安白微微点头,墨倾楠还想再问,竹林中却传来了老祖宗的声音:“安白回来了?进来吧。”

“是。”姬安白恭恭敬敬的应了一声,对老祖宗,她还是极其敬重的,转过头看向了墨倾楠:“有空我在与你细说,梦蓝的事,只要她不想嫁,没有人可以逼她,放心吧。”

看着姬安白缓缓步入了竹林,墨倾楠的眼眶中隐隐有泪光闪动,随后快速跑向了姬家,他要尽快将这个好消息告诉梦蓝。

“丫头,这一趟如何啊?”

“出了一点小意外,总的来说,还算顺利。”

这一次老祖宗没有将姬安白带到玄冰馆那里,反而是与她一块坐在了一件小茅屋门口的草坪上,席地而坐,像极了一对亲密的爷孙。

老祖宗笑着点了点头:“你有什么想问的,尽管问吧,我这把老骨头活不了多久了,再不问,可就来不及了。”老祖宗的话,说得云淡风轻得很,但是却让姬安白觉得有些不是滋味儿。

“老祖宗,那金嘉玉与丹云大陆的卓湖……可有何联系?”

姬安白犹豫了半晌,还是将这个问题问出了口,不弄清楚这个问题,她实在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金嘉玉。

“卓湖?”老祖宗显然是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他已经在这晋安域中待了一千多年,而卓湖才不过刚刚百岁,自然没有听过。

果然,老祖宗摇摇头说道:“没有听过。”

见姬安白怔了怔,眼中闪过一抹茫然,老祖宗又接着说道:“但若是要说与丹云大陆的联系嘛,晋安国原本的国主并非是金家人,但最后却将位置传给了金嘉玉的父亲。”

“金嘉玉他们这一脉,若是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腾蛇一脉。”

“腾蛇!”姬安白双唇微张,眼中的震惊毫不掩饰:“老祖宗你确定吗?金嘉玉身上有腾蛇血脉?”老祖宗虽然不知道姬安白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但是却确定的点了点头:“自然确定,当年大部分的妖族人都来不及赶来,又因为妖王已死,所以晋安域中的妖族人十分稀少,慢慢的,也就被人族同化

了。”

姬安白闻言渐渐平静了下来,知道得越多,脑海中的疑惑就越多。按照流魂的说法,丹云大陆一开始只有人族,妖族是由人族创造而来,那沉羽一族又从何而来?兽灵一族又是怎么回事?腾蛇一脉若是当年进入了晋安域,那丹云大陆中妖族中的腾蛇一脉,又是从哪里来

的?太多太多的疑问,像一团团乱麻一样,缠绕在她的脑海中,怎么理都理不顺。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