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清理员

人生清理员
  • 主演:黄河,潘亲御,陈婉婷,林意箴
  • 导演:陈大璞
  • 地区:中国台湾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汉语普通
  • 年份:2020
以命案現場清理員為題材,透過一次次清掃命案現場的過程,既整理了死者家屬的心靈,也療癒主人翁內心深埋的傷痛。

人生清理员第一集

听了幼灵的话,顾以轩沉默了片刻。

片刻之后,他又冷着脸质问幼灵,“那你们俩在车上,他有跟你说什么吗?”

他总有种不好的预感,感觉顾子麒会抢走他的小媳妇儿似的。

“说了呀。”幼灵老老实实的回答。

顾以轩顿时就警惕了起来,赶紧又问:“说什么了?”

幼灵道:“他说让我好好学习,这样你才不会丢下我。”

事实上,后面那句话根本就不是顾子麒说的。

顾子麒也就劝她好好读书,不要总想些不是她这个年纪不该想的事儿。

然,顾以轩一听,心下顿时就愉悦了起来。

他走上前来,一把将幼灵拉进他怀里,很是大方的应道:“就你这么笨,就算再好好学习,也学不好了,不过看在你这么诚实的份上,就算学习不好,我也不会丢下你的,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只要她没说谎,那他就什么都依着她。

但她要是敢背着他去喜欢别人,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答应你什么呀?”幼灵抬眸看着他,一脸的天真。

“以后,不许这么晚回来,不许单独跟子麒在一起,不许不允许我去接你,听到没有?”只要他时时刻刻在她身边,她就没机会去喜欢别人了。

这样,她永远都只能是他一个人的。

“你是认真的吗?”幼灵好像闻到了一股酸溜溜的味道,笑起来,却很正经的问着他。

他这是在吃醋吗?

他也是会担心她去喜欢别人的吗?

因为在乎她,怕她被别人抢走,所以才不允许她跟子麒哥哥在一起的?

这家伙,平时一副凶巴巴的样子,其实心里还是很喜欢她的吧?

“你觉得我像跟你开玩笑吗?听清楚没有,不允许再单独跟子麒在一起。”顾以轩又故作凶巴巴的说道。

幼灵抬高脖子,笑嘻嘻地对着他说:“你亲我一下,亲一下我就什么都答应你,好不好?”

顾以轩:“……”

这小东西是认真的?

他顾以轩怎么能去亲一个孩子呢。

不亲,亲了就没气势了,所以坚决不亲。

“你不亲是不是?那我就要去找子麒哥哥玩。”幼灵作势要下床离开的样子。

顾以轩望着她,眉头不由得皱起,随后一把拉住她,情不自禁的就往她的额头上亲了下。

“这下行了吧?”

“不行。”幼灵摇着头,指着自己的嘴唇道:“要亲这里才算数。”

“你……”顾以轩气急,瞪着幼灵,“你能不能别这么幼稚,再说了,你现在还这么小,不适合亲那里。”

“哼,那我走了。”

幼灵假装不乐意了,执意要走。

顾以轩站在那里,心里有点说不出的郁闷。

她这样,有考虑过他的感受吗?

他现在可是个正常的男人,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亲她的小嘴的话,会让他有那种感觉的。

她在点火她知不知道。

幼灵走到门口,见顾以轩也没跟上来,她便停下脚步回头看他。

见他还站在那里,她就有些不高兴了,站在门口对他喊,“你不拉着我,那我真去找子麒哥哥玩了。”

人生清理员

人生清理员第二集

很快,大家就都集中在了一个房间内。

夜星辰利用这份参赛名单,在网上找出了上一届比赛的视频。

表演赛没有什么好看的,大部分展示的都是一些花拳绣腿,毕竟观赏性的武术重点在表演,而少有实战性。

真正需要关注的是第二轮的个人赛和三轮的擂台赛。

“你们要看清楚这些人的招数,尽可能的去分析他们的武功路数……”夜星辰一边看着视频,一边帮大家分析,特别是上一届的八强队伍,夜星辰基本上分析出了这些人所有的弱点。

这对赵周武他们的帮助非常大,一个习武之人,如果被发觉出了弱点或是命门,那么就算是武功不如他的人也很有可能将其打败。

“老大,我看这些人也不过如此,看来这一届,冠军肯定是我们心远武馆的了。”原本顾一航还觉得这些人蛮厉害的,可听完了夜星辰逐个的分析后,顿时就觉得这些人也没什么了。他们虽然厉害,但弱点也有很多,被夜星辰一一说出后,感觉并不难对付。

“一航,这个想法要不得。”夜星辰闻言摇了摇头,同时看着众人道:“你们也是一样,千万不能有这样的想法。我虽然帮你们分析了这些人的缺点和弱势,但是别忘,上一届的比赛是在三年以前。三年的时间足可以让一个人有所改变。而且每一届的比赛都会有新的队伍出现,说不定现在也有别的领队在和我做同样的事情,所以不能够掉以轻心。”

看完了这些视频,差不多已经是晚上六点多了,大家一块出去吃了顿饭,而后就直接去了天I津I最大的体育中心。

今晚,要在这里举行全国武术竞技大赛的开幕仪式,所有参赛的队伍都要参加,据说还要走方阵。

因为有电视台和各路的媒体直播,所以这个开幕仪式无疑是对各大武馆还是武术团体都是一个很好的宣传机会。这也是为什么明明有很多团队知道自己的队伍根本拿不了第一,还会花上整整一万元的报名费来参加比赛。

没有任何宣传能比得了上电视和网络直播更加的有效果。

夜星辰他们到了的时候,体育中心的大厅内已经聚集了不少的人。

因为每一只队伍都有自己武馆或团队专有的衣服,所以很好区分。夜星辰他们也不例外,来的时候大家都已经换上了心远武馆制定的武术服。

虽然参每支队伍的参赛名额只有五个人,但几乎所有的队伍都不可能只派五个人来参赛,甚至像是夜星辰他们这种除了领队之外只有六名参赛选手都是少数的,绝大多数的武馆或是团队都带来了七八个人,有的甚至一块来了十几人。

这么多人聚在一起,整个大厅内自然显得有些嘈杂,而且人也是越聚越多。

时间不长,一名身穿制服的工作人员走了过来,拿着几张表单,对着大家说道:“来来来,大家都安静一下,下面我念到名字的队伍,答应一声,然后一个一个的排好队,往里面走。”

听到他这么说,大家都安静了下来。

“嵩山少林派。”等大家都安静下来之后,工作人员开始照着手中的表单念了出来。

“阿弥陀佛。”随着工作人员的话音刚落,几个身着僧袍的和尚站了出来。

“几位大师请。”工作人员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这些和尚便朝着体育馆的里面走去。

“越女门。”这些和尚走后,工作人员又念了下一个门派的名字。

“有。”十几名女性穿着统一的服装走了进来,跟在那群和尚的后面走了进去。

“青城派。”

“昆仑派。”

……

随着工作人员一个接着一个的念下去,夜星辰很快发现,他念的这些门派或是队伍,跟上一届的排名一样,一个挨着一个的往下,中间有没有念到的,应该是这一届并没有参加。

“志远武馆?志远武馆来没来?”

随着工作人员按照名单念下去,也会遇到还没有来的队伍,这种情况他就会用笔将这支队伍从名单上划下去,紧跟着继续念下一个队伍的名字。

全国武术竞技大赛的开幕仪式在八点准时开始,因为要走方阵,所以在七点五十之前必须要集合完毕,所以集合的时间被定在了七点,这些从名单上被划下去的队伍就等于是自己放弃了走方阵的机会,谁让他们迟到的。

“心远武馆。”

上一届参赛的那些队伍都念完了以后,很快就轮到了夜星辰他们。

“喂,你们听说了吗,心远武馆的人与昆仑派的赵真明交过手,听说两人竟然打成了平手。”

“真的假的?昆仑派是上一届比赛的四强,这个赵真明可是主力选手之一。”

“真的,我当时就在大厅,和赵真明交手的那个人好像叫赵周武,不过我听说他好像是心远武馆最厉害的人。”

“有一个赵真明那样的成员,即便其他的稍微逊色一些,只要第二轮运用得当,也不是没有可能进入八强。”

随着夜星辰他们站了出来,周围很快就出现了一阵阵的小声议论。看来赵周武与赵真明的那一战到是让心远武馆出了一些小名气。

“名人堂。”在夜星辰他们之后,剩下的武馆或是团队似乎都名不见经传,直到工作人员喊出名人堂三个字。

但凡了解全国武术竞技大赛历史的人都知道,名人堂这三个字代表着全国武术竞技大赛第一届,第二届,第三届的冠军。他们这一只队伍蝉联了三年的全国武术竞技大赛冠军,而从第四届开始,并非是他们失去了第一,而是从那开始,他们没有再继续参赛。

不仅如此,这名人堂好像是消失了一样,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消息,名人堂所有人都好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甚至还因此流传出了很多子虚乌有的灵异事件。

而今,名人堂的名字再现,不知道是否跟昔日的名人堂有关,还是说这一支队伍只是为了蹭热度才起的名字,不过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如今的这个名人堂,包括领队在内,全都是生面孔。

人生清理员

人生清理员第三集

第576章 终章:恢复记忆

左闻此刻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前后都有人,如果想逃走,当然是从乔禾那边成功的几率更大,乔禾毕竟是女孩子,还拖着一个受了伤的。

左闻打定主意后,几乎没有犹疑,立刻向下跑去,周泽琛的反应也极快,他一步上前,两人扭打在一起。

乔禾见他们打起来,心中焦急,不断催促陈卓快点上来。

而左闻也是个练家子,和周泽琛不分上下,两人在狭窄的楼梯间你追我赶,乔禾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她怕影响周泽琛,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左闻则看准时机,摆脱周泽琛后就往乔禾那跑,他手里拿着刀,直冲着乔禾过去……

乔禾抱紧苏洋,正想躲,左闻的身体忽然被周泽琛抱住,由于是在下楼梯,这突然的力量让两人都失去平衡,直接从楼梯上滚了下来。

“嘭”的一声,两人停下。

没人动弹。

乔禾心疼骤然收紧,她一刻都没停,立刻飞奔而去,却见两个人似乎都已昏迷。左闻的状况还好,而周泽琛则是直接撞了头,和苏洋一样,鲜血流个不停。

就在此刻,陈卓带着人赶过来,一行人手忙脚乱把人送到医院,乔禾手都是凉的。

不知是不是已经麻木,她人坐在急救室外,一点反应都没有。

倒是杜黎,急得走来走去,不住地自责,“我要是跟她一起去就好了,一起去的话就……”

“别嘟囔了!”包扎完毕的苏洋率先走出来,“我在里面都能听到,耳朵都快要被你念叨的长茧了。我什么事都没有,放心吧!”

乔禾走上前,见苏洋的确不像有事的样子,才放下心来。

苏洋道:“你放心,泽琛应该也没什么事,他还在做检查。”

乔禾皱眉点头。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乔禾对这些其实已经平静,她早就想好了,如果有一天周泽琛出了什么事,她可能也无法独活。她已经把周泽琛的存在当成了习以为常的事,而且是绝对无法改变的习惯。

所以现在无论周泽琛是什么样的状况,她都能坦然对待。

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医生才允许乔禾去看周泽琛,周泽琛不知是昏迷还是睡了,总之不是清醒的状态。

“夫人,周总的情况我们现在也不敢确定,他以前毕竟受过伤,一切还要等他清醒以后再看才行。”

这些话乔禾已经听过一遍,她淡淡点头,“我知道了,我今晚可以陪护吧?”

“当然可以。”

送走苏洋和杜黎,乔禾一人留在病房。

她都不知道来了这里多少次了,她没有一点害怕的感觉。

乔禾看着还在熟睡中的周泽琛,心更安稳。

周泽琛看起来睡得很熟,他模样安逸,好像今晚发生的事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乔禾握着他的手,困意袭来,趴在床沿睡去。

病房内其实专门给乔禾准备了休息的地方,但她不想离周泽琛太远,只要在他身边就好。

*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偷偷溜进来,乔禾舒适的翻了个身,抱着被子继续睡。

恩……被子?

乔禾倏然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不知何时躺到了床上。

她枕着周泽琛的胳膊,周泽琛就在她身旁,怕她躺不开,还是侧身躺的。

他醒过一次了?

乔禾看着自己占的床铺面积,有点不好意思,她一个陪护的,睡的比病人还好,真是太不应该了。乔禾放轻声音,刚想下床,手腕却被周泽琛拽住,周泽琛轻轻一用力,乔禾便被拉了过去。

周泽琛将乔禾按在怀里,低语道:“再睡一会,时间还早。”

声音还是那个声音,人还是那个人,但不知为何,乔禾总觉得周泽琛给人的感觉和以前不一样了。

她僵持两秒,忽然坐起,直勾勾盯着周泽琛。

周泽琛偏了偏头,勾唇,“昨天才见过,不认识了?”

他语气淡淡的,除了平静外,还多了一丝稳重。

这是失忆的周泽琛绝对不好有的语气。

乔禾按捺住心里的激动,忍不住认出手指,轻轻戳了周泽琛一下。

周泽琛反手握住她的手,温柔道:“怎么了,没睡醒?”

“你、你……你是不是恢复记忆了?!”

周泽琛挑眉,微微讶异,不过讶异的神色转瞬即逝,他很快点头承认,“差不多全想起来了。”

乔禾这回直接扑进他怀里,“真没想到左闻还做了件好事,你居然真的想起来了!!”

大约是太激动,乔禾一不小心没控制住自己的力度,周泽琛吃痛的往后退了一点。他无奈地笑着,笑容如阳光般明媚,“之前我也想起来不少了,和他有什么关系。”

乔禾脸上盖不住的喜悦,“之前想起来多少了?真的吗?你已经完全想起来了?没有遗漏吧。”

周泽琛哭笑不得,“你还想遗漏什么?”

“唔,就是你失忆这段时间的记忆,你还有吗?”

周泽琛点点头。

乔禾忽然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她意味深长地看着周泽琛,“还有就好。”

周泽琛:“……,?”

心里预感不太好。

乔禾笑眯眯道:“某些人啊,仗着自己失忆可伤透了我的心呢。”

周泽琛血液骤然凝滞。

他想起自己刚失忆时对乔禾的态度,还有乔禾号称已经全部录像……

周泽琛绽出乖巧的笑容,“亲爱的,咱俩这关系,就不用说这种话了吧。”

“咱俩?”乔禾微微笑了,“我记得你刚失忆的时候,可是说傻子才会娶我哦。”

周泽琛:“……”

“还说自己绝对不跟我在一起哦。”

“……”

“还固执的不想和我在一个房间睡觉呢,周总,这都是您做出来的事呀。”

“……”

谁来打死他?!

*

周泽琛恢复记忆,对周家来说是一件天大的好事,而李斯和李景抓起来的人也都在地下室内被找到,神奇的是两人居然没对他们做什么实质性伤害的事,几人几乎都没受伤。

至于左闻,他涉嫌教唆李斯李景,伤害苏洋,也逃不出了。

事情算是圆满解决了。

最重要的是,乔禾终于不用提心吊胆担心周泽琛露馅了。

哪知两人刚一回家,周奶奶眼眶便湿润了,她握着周泽琛的手,不肯撒,“好了就好,好了就好……”

乔禾隐约觉得周奶奶口中的好,似乎指的不是这次受伤。

她问道:“难道您……”

周奶奶抹抹眼泪,说:“我自己孙子什么性格,我还能不知道吗。我知道你们是怕我伤心,所以我就……”

乔禾眼圈也有点红。

不该瞒奶奶的,她这段时间都不敢问病情,一定忍得很辛苦吧。

好在都熬过来了。

周泽琛回家的第一件事,是抱着周漾去院子玩,周漾已经可以小跑了,看见周泽琛咯咯地笑,他对这个爸爸已经很熟悉。周泽琛却觉得很奇妙,在他无意识的这段时间里,他的儿子居然已经这么大了。

真好。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