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爱冒险

为爱冒险
  • 主演:GenieFrancis,TedMcGinley,JoannaDouglas,KatieBoland,JohnBregar,GenelleWilliams,ChristopherCordell,MariaRicossa,GeorgeTchortov
  • 导演:Douglas Barr
  • 地区:美国
  • 类型:剧情片
  • 语言:英语
  • 年份:2009
什么时候你会勇敢地去追求真爱?这个问题是专栏作家佩顿问她自己和她读者的。由于受到过去错误的种种萦绕,佩顿踌躇,犹豫,到底应该不应该和她深爱的男人走向下一步。但是一张来自读者的纸条告戒过她,后悔会伴随而来,因为自己对爱情的热情会消退。佩顿揭露自己的秘密过去会毁灭这段命中注定的罗曼史吗?爱又是否能重生?这些角色是由畅销书作家Angela Hunt所创造,相信这爱情的童话,也许能改变你的一生。

为爱冒险第一集

夜煜又回:

“他们很喜欢你,我听尹灿华说,他们私底下的群里都在讨论,你是怎么把我拿下的。”

商裳拿起手机,看到上面的字,笑了。

这一世,真的一切都不一样了。

真好。

没有按照前世的轨迹在走,真好。

“夜煜,我有点怕,怕万一再变成前世那样该怎么办?”

夜煜:“有我在。”

商裳嘴角弯起笑,睡着了。

……

第二天清晨,商裳刚洗漱完,手机就一阵震动,收到了尹灿华发来的一条微信:

“老板喜欢喝汤。”

“嗯哼?”商裳挑起一边的眉,回道:“是你想来提醒我,还是夜煜让你来提醒我的?”

尹灿华装死没有回。

“喝汤,恩……”商裳翻了翻冰箱,冰箱里面什么东西也没有。

她刚住进这边的酒店来,之前都是哥给她准备饭菜,这边的冰箱里还没来得及买食物。

想了想,商裳换了身清爽的衣服,将头发扎出来,出门采购。

她开车,来到附近的一个小超市。

这儿没什么人认识她,她没必要戴口罩的伪装自己。

她打算炖排骨汤,在超市找了好久,才在一个角落里,找到可怜兮兮的一袋袋装的排骨,又买了点菜。

商裳打算离开,忽然,电视上传来熟悉的声音:“你当你是什么东西!本宫是后,你不过是小小的一个婢女,皇上一时对你感兴趣,你真当你能踩在本宫的头上吗?!”

沈依澜的声音。

还真是熟悉啊!

沈依澜丑闻被爆出来后,网上掀起了一阵抵抗她的热潮,让“沈依澜滚出娱乐圈”,她主演的《朝歌2》也受到了影响。

不过因为《朝歌1》口碑不错,有大量粉丝,又有她跟孔泽的演技撑着,而且,当时的《朝歌2》,沈依澜已经开始恶毒化,观众自然想看这一点。

范彬在《朝歌1》播出后,就想黑化沈依澜饰演的角色,但碍于沈依澜的名气和粉丝,一直不敢改,还以女一母仪天下的设定撑着,这回沈依澜的落寞,他再也不用忌惮什么,轻而易举的,就将颜柔这个角色黑化了。

颜柔的新饰演者余灵对此倒是没什么感觉,她早就想转型,尝试演一下反派了。

忆雪挑唇一笑,看眼前这人,再也没了先前的尊敬,这人也不值得她尊敬,“皇后娘娘,您可能忘了吧,皇上已经封我为妃了。

呵,皇上只对我一时感兴趣,对您呢?

皇上为什么对我感兴趣,您不是最清楚吗?我……可是那个人的替身。”

“你……你……!”颜柔脸色大变,指着忆雪脚步不稳的晃了两下。

……

“颜柔这个坏女人,她的真面目皇上马上快知道了。”

“第一部的时候我还觉得她有点可怜,现在觉得自己当初真是眼瞎了,怎么会觉得这种人可怜,太可恨了!”

“忆雪干的漂亮!我太喜欢这个饰演忆雪的演员了,哦!不知道我能不能有机会见她一面。”

听到超市店员们的议论,商裳心里咳嗽了一阵,唉,该伪装一下再出来的,没想到M国也会有她的粉丝。

为爱冒险

为爱冒险第二集

沐桑凝跟李俊毅轻握了一下手,然后,在李俊毅挽起的袖子,好像看到了红点。

她想要再仔细看一下,又觉得在这种场合不太适合的。

“好了,俊毅,桑凝,今天是你们初次见面,好好喝一杯。”

李俊毅十分高兴,这以后就是一家人。

沐诗雨看了一眼,佣人将三杯香槟端了过来。

温美华早就交待好了,沐诗雨为了避免出错,还是特意在杯子做了一下标记。

她将二杯没有标记的香槟,分别递给了李俊毅和沐桑凝。

“桑凝,欢迎你回沐家,干杯。”

沐诗雨先干为敬,李俊毅看着诗雨都喝了,他看了一眼沐桑凝,“桑凝,欢迎你。”

说完,李俊毅一口气喝完了。

沐桑凝看着他们都喝了,而且他们都是在欢迎她。

她也举起杯子,“谢谢……”

这酒的度数不高,喝起来还有丝丝的甜味,沐桑凝跟着喝完了。

沐诗雨看着他们俩都把那杯加了料的香槟都喝了下去,准备了那么久,她的一颗心,总算是可以定下来。

她不动声色地跟着他们聊天,还不时将沐桑凝介绍给其它人。

没过多久,她就看到李俊毅的脸色不太对劲,而沐桑凝的脸色,倒还如常。

不过,药效是慢慢发作的,她是亲眼看着沐桑凝喝下去的,还不信这样她都还能逃掉。

李俊毅感觉身体有些发热,眼睛也有些发晕。

他摇了一下脑袋,不禁觉得奇怪,他虽然喝了三杯,但是他清楚自己的酒量。

再加上,这香槟的度数并不高的,难不成这样都喝醉了吗?

沐桑凝看到李俊毅的表情不太对,“俊毅哥,你没事吧?”

这是沐诗雨的未婚夫,以后就是她的姐夫,所以,沐桑凝看到他的脸色不太对劲,不禁有些担心。

沐诗雨正等着机会,“俊毅,你是不是喝多了?”

李俊毅摆了摆手,“不要紧,我没醉。”

“桑凝,你不是懂点医术的吗?要不,你扶俊毅去房间里休息一下,顺便给他看看,我在这里招呼客人。”

沐桑凝点了点头,“好的,姐,那我先扶他上去看看。”

“行,快去吧。”

沐诗雨看着沐桑凝扶着李俊毅上楼,温美华也看着他们上楼。

现在还不着急,药效完全发作,还需要一点时间。

她要等让他们生米煮成熟饭,熟到透了,才带着人进去捉奸。

沐桑凝扶着李俊毅上楼,等到她上了二楼,她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她应该扶他去那个房间休息?

她刚来沐家,也不敢乱走,只认得自己的房间。

她思索了一下,还是把他扶进自己的房间,正好可以给他看一下。

刚才她就发现了,李俊毅的手上好像有些红点。

如果自己可以治好的话,那她当然是会想办法的。

李俊毅感觉身体越来越热,脑袋好像越来越晕,走路的脚步,都有些软绵无力。

李俊毅走不稳路,刚进房间,整个人的体重压在沐桑凝的身上,沐桑凝扶不住,正好压在门边上。

门,碰地一声锁上了。

为爱冒险

为爱冒险第三集

第775章 压抑的地方

林菲赶紧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两手扒着床头不放。“才不呢,你家沙发那么小,窝着难受死了。”

“那你还想怎么样?”秦少扬皱眉,他坐在沙发上,黑暗之中,看向床的方向。

卧室的沙发只是偶尔坐着看书用的,只有一米多宽,林菲窝在里面都不舒服,更别说秦少扬这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了,他挤在沙发里也睡不着。

但他现在又不是病人,即便是再没有风度,也不能让女人睡沙发了。

此时,林菲也从床上坐起来,怀里搂着抱枕说,“我也睡不着,要不咱们说说话吧。”

“我和你有什么好说的!”秦少扬怼了她一句,人却坐起来,挺直的脊背靠在了沙发背上。

林菲想了想,她和秦少扬的确没什么共同语言,两个人的交集实在是太少了。并且,他们的出身,生活环境,人生观价值观都不相同,还真是没什么可说的。

“切。”林菲轻嗤了一声,鼓吹道,“本小姐看过的书能装一卡车了,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哎,像你这种没读过多少书的,也难怪和我没有共同话题,没文化真可怕啊。”

秦少扬:“……”

他觉得林菲有一次不怼他,大概就会活的不舒坦。

“那就聊点儿不用文化水平的,我一个国防大学的本科生,和林大才女比不了。”秦少扬不冷不热的说道。

林菲哼哼了声,脑子里想着和秦少扬能聊的话题。

她想了许久,觉得两个人勉强能聊的大概也只有不久之后的婚礼了。

“昨天我刚去过婚庆公司,如果你对婚礼没有什么特殊要求,那就全部按照我的喜好来了。”林菲说。

“嗯,我没意见。”秦少扬回答,然后,又补了一句,“爷爷应该把婚礼的费用给你了吧,如果不够的话,你可以和我提。”

林菲觉得,这群人实在是太不把钱当回事儿了,一场婚礼而已,不过是表演给外人看的,至于这么烧钱吗。土豪的世界,真无法理解啊。

“什么算够,什么算不够?!婚礼这种东西,多少钱都可以办。我问过小婚庆公司,三两万就能办一场婚礼了,如果想砸钱的话,陆少办一场婚礼上亿。我觉得吧,婚礼就是一个形式而已,如果不是钱多的没地方花,砸钱真的没必要……”

“你到底什么意思?”秦少扬突然出声打断她。显然,这男人没什么耐性。

“我的意思是,能省就省。”林菲直截了当的说道。三十万啊,要是能省下一半,她就赚大了。

而秦少扬何其精明的一个人,当然明白林菲在想什么了。“两三万办一场婚礼?那秦家的脸都能被你丢尽了。林菲,你到底多缺钱啊!”

“我各种缺钱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妈透析很贵的。”林菲说道,她从来都不觉得穷是一件多么可耻的事情。她赚钱,她自给自足,她过得很精彩很快乐,她一直都在努力的生活,没觉得有什么可耻的。

秦少扬多少了解林菲家里的情况,他知道她生活不易。

虽然林菲缺点 不少,但总体来说,还是瑕不掩瑜的。她给人的感觉总是充满了活力,似乎在她的眼中,所有的困难都不是困难了一样。

“你需要钱的话我可以给你,就当,是我提前预支你的薪水吧。”秦少扬说道。

林菲听完,虽然有一点动心,但想了想后,还是摇头。“算了吧。你这活儿我能不能最终胜任还两说。”

“哦,打退堂鼓了?”秦少扬挑眉问道。

林菲搂着抱枕叹气,“爷爷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的性子也没好到那里去,我见天的伺候着你们两个,夹在中间受夹板气,估计都要折寿几年。我到现在后背还痛呢,要是上次的事儿再来一次,真是要我的命。”

秦少扬听完,忍不住笑了一声,“你有什么可害怕的,你的戏演的那么好,不去当演员都可惜了。”

“你少寒碜我了,我都是硬着头皮替帮你的。何况,爷爷对我那么好,一直欺骗他老人家,我是真的于心不忍。”林菲说。

“你还有于心不忍的时候?你不是惯会说谎吗。”秦少扬哼笑一声。

林菲在秦家人面前可真真是左右逢源,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那叫一个炉火纯青。

“我是谎话精,可我重来不对家人说谎,我对我妈没说过一句谎话。哪怕她当初生病的时候,我都如实告诉她的。”

在林菲的认知中,家人之间就是要相互信任。如果连最起码的信任都没有,那也就失去了家的意义。

秦少扬听完,沉默不语。他在想林菲的话。林菲说,家人之间不应该说谎,可他从小到大,都一直活在谎言之中。

他不相信自己的父亲,对母亲也不敢全身心的依赖,唯一的爷爷,对他也很严苛。在秦家,最不缺的应该是钱和权势,最缺的大概就是真心。

他的情绪莫名的低沉了,秦少扬翻了个身,重新倒回沙发上,“睡吧。”

林菲愣了愣,觉得这男人简直就像是更年期一样,刚刚还说得好好的呢,这么一会儿就来脾气了。

林菲微恼,一头栽进了大床里。

第二天早上,林菲黑着眼圈儿起床,吃早饭的时候,还被秦姑姑打趣。

“菲菲昨晚没睡好吗?”秦姑姑问。

“哦,我比较认床。”林菲回答道。

“认床啊。”秦姑姑故意拉长了语调,“我还以为你和少扬干了什么坏事儿呢。”

林菲又不是小姑娘,被说的脸和脖子都红了,头差点儿没低进面前的碗里面。

秦少扬坐在她一旁,装作没听懂的样子,拿着筷子给林菲夹菜。

秦老爷子抬头看了看桌上的几人,轻咳了几声,对秦姑姑说道,“你一把年纪的人了,还打趣晚辈 ,好好吃饭。”

之后,餐桌上很安静,只偶尔有几声碗勺碰撞发出的声响。

饭后,秦少扬开车带林菲离开。

林菲看着后视镜中不断变小的别墅,感叹道:“真是再也不想来了,这地方真压抑。”

秦少扬冷抿着刚毅的唇角不语,只在内心冷笑了一声:压抑吗,他已经在这个压抑的地方生活了三十年。

相关文章

评论 (1)
  •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

    回复